卷三·天锋  第八十章 心系一线

章节字数:6638  更新时间:11-06-27 18: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暴雨过后,山中黎明依稀仍带着一丝朦胧的湿意,偶尔有光线透过幽暗重重的密林,刚被大雨冲刷过的峰崖层石叠立,露出嶙峋峥嵘的痕迹。

    几道人影掠过林间,在一方巨石上略作停留,复又继续向前,先后没入石林之中。

    没过多久,又是十余人自楚江方向出现,和先前那批人一样溯流而下,当先两名紫衣少女自怀中放出一双白貂,一路探查,其中一人回头道:“公子,昨晚雨势太大,几乎将所有的气味都冲刷无遗,再往下去,便离沣水渡不远了。”

    “这场雨倒也及时。”身后一个清朗潇洒的声音道,“你们在此分头行动,继续沿路寻找,无论结果如何,日落前在沣水渡会合。”

    “是!”两名紫衣少女齐声答应,身后人马一分为二,跟随白貂迅速离去。

    那说话之人却未随同,独自走出不远,忽然停步,目光穿过时有时无的雨丝落在离江岸不远处的岩石之畔,注视片刻,他抬袖一挥,一块苍龙玉玦飞入手中,映入俊眸轻轻一闪。

    山间一处比较隐蔽的岩洞里,不知昏迷了多久的子娆逐渐清醒过来,神智未曾全然恢复,便听四周破风声连续响起。

    单从风声便可判断,来者皆是修为不凡的高手,并且训练有素,极擅追踪之术。夜玄殇似乎仍在昏迷当中,子娆不敢有丝毫妄动,凝息屏气,暗中功聚掌心,但此刻功力尚恢复不到小半,当真动手,也只堪勉强一击而已。

    外面传来人声:“禀统领,东、北两方已处处寻遍,皆未见到三公子踪迹。”

    接着又有数人陆续到达,“统领,前方数里范围我们都仔细搜寻,没有遇到三公子,现在唯一的可能只剩下沣水渡。”

    那统领背对子娆方向,从这角度看不到模样,只听他沉声道:“沣水渡乃是楚穆必经之路,少原君必然派出重兵封锁,越是靠近那里,三公子便越是危险。”

    子娆心头微微一动,听出这人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白虎秘卫统领虞峥。

    这批白虎秘卫暗中潜伏楚国,昨夜在危急关头助他们逃出烈风骑围剿,如今又四处寻人,自然与夜玄殇不无关系,但子娆亦知穆国秘卫曾经受太子御指使多次追杀夜玄殇,一时难以断定这些人到底是何立场,不敢贸然曝露行藏,正自斟酌,虞峥突然回头,目光扫向他们藏身方向,喝道:“什么人!”

    子娆手心一紧,却听有人含笑问道:“虞峥,探查此处可有所获?”话音未落,一人现身石上,林间轻雾绕云,碧袍飘然若风,负手看向下方,卓逸气度,令人油然折服。

    白虎秘卫已纷纷拜下,虞峥道:“原来是二公子,属下方才无礼了。我们沿江一路寻来,始终未能找到三公子,那王族公主也踪迹全无。”

    夜玄涧似乎眉心略蹙,而后若有所思地看着一众秘卫:“西宸宫八部秘卫向来不离都城,更不该归你虞峥直接调配,你们此次入楚究竟目的何在,倒是令人颇费思量。”

    天宗传人在穆国地位超然,甚至凌驾储君之上,虞峥和他目光一触,随即低下眼睛,稍后道:“西宸宫秘卫,为三公子而来。”

    这话答得模棱两可,似实非真,夜玄涧眉梢一挑,随即悠然扬唇:“我不管你所为何事,但你且记住,倘若三公子有所闪失,我第一个便拿你是问。”

    夜玄涧曾经两度出手相助,又是夜玄殇兄长,子娆略微向前直了一下身子,忽被人自后掩住嘴唇,却是夜玄殇醒了过来。子娆眸光扫去,夜玄殇轻轻摇头,手指在她唇畔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转头向外看去。

    此时虞峥正道:“此处仍是楚国范围,少原君府势力不容小觑,我们无论如何也要赶在烈风骑前找到三公子,同时亦会派人引开沣水渡守兵的注意,希望三公子吉人天相。”

    夜玄涧看了看他,点头道:“如此甚好,你们且去吧。”

    待白虎秘卫与夜玄涧皆离开此地,夜玄殇方松开子娆。子娆侧眸问道:“这批白虎秘卫似乎很着急你的安危,他们再找下去,说不定撞在皇非手里要吃上大亏,你为何不肯现身相见?”

    夜玄殇迎上她注视,略一闭目,摇头道:“在你我伤愈之前,不宜与任何人接触。”

    子娆问道:“也包括你的兄长?”

    夜玄殇一笑不语,试着要撑身起来,却无意牵动伤处,额角顿时冒出冷汗。子娆急忙伸手扶他,他身后一道伤口贯背而过,深可见骨,子娆指尖倏忽一颤,抬眸看向夜玄殇冷毅的面容,随即动手撕下衣摆,低头为他包扎。

    夜玄殇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扭过头来看她。她的指尖轻柔温软,大婚之时盛滟的妆容淡淡褪尽,流露出眼角眉梢清魅的光彩,长发间丝缕暗香幽澈,侧首时有着异样诱人之美。

    夜玄殇便这样看了子娆半晌,突然在她耳边轻声道:“子娆,跟我回穆国如何?”

    子娆不由一愣,抬起头来,夜玄殇轻挑眉梢,含笑相望。

    四目相对间,子娆眸光似笑非笑地一漾:“你若能逃得出追杀,再说这话也不迟。”

    夜玄殇道:“不必着急,待过了这几日,那批白虎秘卫自会想尽一切办法送我们离开楚国。”

    子娆略觉疑惑:“你对他们这般戒备,到时又怎敢肯定?”

    夜玄殇随意笑了一笑:“只要让他们以为紫晶石已在我手中,他们自会执行王令,这点倒不必担心。”

    子娆墨睫轻抬:“但紫晶石并不在你手中。”

    夜玄殇不以为意:“那又如何?”

    子娆盯住他看了半晌,其中思量显而易见,突然道:“老穆王送你入楚为质,原来根本一开始便是为取回紫晶石。”

    夜玄殇微一垂眸,隐有复杂的光色自深邃眼底一掠而过:“不错,那确实是我和他交换的条件。”

    子娆修眉稍紧,不由问道:“你甘冒入敌国为质,随时都有杀身之祸的危险,是和你的父王交换什么?”

    夜玄殇道:“自然是换我想要的东西。”

    子娆略微细起的凤眸中有着丝丝闪动的光影:“但你并没有拿到紫晶石,又如何回国和老穆王交代?”

    “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父王面对太子御的逼迫,当初的想法恐怕早已改变。”夜玄殇轻描淡写地道,“紫晶石已非唯一的筹码。”

    言下之意牵扯穆国内政,子娆没有追问下去,夜玄殇亦不再多说,合目调息,很快便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山中又见雨意,两人所在的这处山谷人迹罕至,一时间无人再次寻来。天色渐暗,终至微雨重重,使得整条山脉都陷入一片模糊的轮廓。

    与夜玄殇相比,子娆内伤并不算严重,调息一段时间便觉好转,再看夜玄殇,仍是静坐一隅,面上隐见光泽淡淡,清穆宁和,分外平静,显然运功正值紧要关头,子娆不欲扰他,悄悄出了洞外,借了一点微光斟酌四下地形。

    未曾走出多远,突然心中一动,感觉到一丝极轻的脚步声息。来人轻功极佳,不过瞬间便往这方向靠近,子娆来不及回头,闪到一棵古树之后,只见有道人影轻灵翻身而至,落地后悉心看察,一边自言自语:“他奶奶的夜玄殇,不过一次没和我彦翎在一起,就闹得这么惊险,人家公主就算美若天仙,你也不用这么拼命吧,真成了恶鬼我去哪里超度你?”

    彦翎狠狠地嘟哝了几句,突然“咦”地一声,抬头往山洞那边看去。子娆在树后听得啼笑皆非,不料他竟能找到此处,眸光微微一闪,袖袂轻转,两道焰光顿时破空飞出,射往彦翎面门。

    此时他两人相距不远,彦翎不防有人偷袭,着实吓了一跳,提气向后急翻。子娆在树后绕袖轻扬,那焰蝶如影随形,逼得彦翎一连翻了十余个跟头,直到一块石岩之前,急中生智,猛地拔地跃起,窜上石顶。

    焰蝶撞上岩石,轻轻盈盈接连绽灭,仿佛消失在一片幽冥灵光之中,无比诡艳奇异。彦翎大喝一声:“什么人装神弄鬼!”

    便听有人清魅一笑,几缕幽灿的蝶光随着夜色闪闪烁烁地飘散,雨丝之中长袂流香,那柔声问话便有了勾魂摄魄的妩媚:“你难道不是来找恶鬼的?”

    彦翎看着树后漫步而出的女子,一时目瞪口呆,半晌突然挠头道了句:“还是物有所值。”

    子娆修眉一挑:“你说什么?”

    彦翎干咳一声,摸了摸鼻子道:“我说姓夜的小子做鬼也风流。”

    子娆不禁“扑哧”一笑:“你倒挺了解他嘛。”

    彦翎东张西望一番,问道:“只有你一人?那小子没在楚江里面喂了鱼虾吧,为何不见踪影?”

    子娆所站的位置,正好挡了彦翎视线,令他完全看不到后面山洞,笑吟吟地道:“你先告诉我怎么会找到这里,我便告诉你他在哪里。”

    “这么说他还活着了?”彦翎满不在乎地挑了挑眉毛,“我又不是虞峥和天宗那帮人,一场大雨便成了没头苍蝇,就凭我金媒彦翎,难道还会有找不到的人?笑话!”

    “你现在人又没找到,得意什么?”子娆慵然扬眸,彦翎似被噎了一下,不由哼地转头,两眼望天,暗中却不停打量四周。

    子娆漫然移步,眸光浅浅一转,指尖绽开数点蝶光,照亮两人之间:“眼下楚都形势如何,金媒彦翎想必很清楚了?”

    彦翎忍不住又哼了一声:“算是服了你们两个,如今除了白虎秘卫和天宗,少原君府当然也在四处搜捕你们,不过被我略施了点小小手段,现在恐怕还在江对岸大费周折,另外,跃马帮和自在堂也派出了不少人手,找到这里是迟早的事。”

    一层光影之下,子娆眉目淡淡,似对这些没什么反应,只是看住他问道:“乐瑶宫呢,烈风骑是否当真封锁了乐瑶宫?”

    彦翎道:“你是指东帝那边?昨晚烈风骑出兵将近五千,将东帝困在离妙音湖不远的地方,原本占尽上风,谁知后来大雨中军阵起火,被东帝擒了主将,与九夷族会合突围而去,这消息够不够?”

    子娆心中顿时一松,知道且兰等人定然也已脱险,问道:“大雨中军阵起火,这是怎么回事?”

    彦翎蹲在石上,一脸吊儿郎当:“这问题你算是问对了人,我已经查过,这要多亏被楚国囚了多年的妙手神机宿英,以‘风雷子’火烧烈风骑,也只有他能做到。”

    子娆因着十娘的缘故,对其师门之术略有了解:“昔年寇契大师冶剑,以风雷子取火祭天,剑炉之火八十一日风雨不灭,有如神助,但风雷子唯有点燃连云藤才有这般效果,宿英是如何办到的?”

    彦翎笑道:“哈哈,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连云藤本身柔韧结实,是制作战甲的极好材料,楚军所用的战甲便是此物制成,刀枪不入,十分轻便。只可惜,没有人知道寇契大师所制的风雷子能使连云藤发挥出这样的功效,寇契大师之后,亦无人做得出风雷子,唔……我若将这消息提早卖给皇非,岂非大大赚上一笔,可惜可惜!”

    子娆横他一眼,垂眸思量片刻,忽然道:“现在有一个消息,你去卖给少原君,一样可以大赚一笔。”

    彦翎问道:“哦?什么消息?”

    子娆挑弄指尖墨蝶,便有一丛细小的美焰在她眸心若隐若现:“你去少原君府,告诉皇非曾在这里见到我,就说明日我会往沣水渡去。”

    彦翎顿时怔住,看她半天方道:“你要我向皇非出卖你们的行踪?”

    子娆轻轻笑道:“没错。”

    烈风骑被迫退兵,冥衣楼与九夷族战士保护东帝离开乐瑶宫范围,敌人投鼠忌器,自然不敢追击。

    为使人马得以休整,子昊下令暂时退往西山寺,这座寺庙在赫连叛军撤往大营时已遭劫毁,此时空无一人,只余一地破败的佛像和几具僧侣伏尸,幸好寺后几间厢房还算完整,遮风避雨不成问题。

    马车一停,离司便急步上前,叫声:“主人!”看到那熟悉而冷静的眼神,心头骤然一松,脚下一个踉跄便跪了下去,“公主现在不知怎样了,主人快想想办法……还有十娘她……她……”

    这一夜身伤心疲,紧绷的弦一旦断开,再也支持不住,子昊眉心微微一蹙,已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竟抬手将人抱起,毫不理会众人讶异的目光,径自往寺中走去。

    身畔温冷的气息,恍若隔世梦回,离司紧紧抓了他衣袖,挣扎不得,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子昊替离司疗伤时,余人休整布防,由叔孙亦负起统筹之责,不免一阵忙乱,直到将双方战士都安排妥当,叔孙亦方得空隙来到偏殿。

    且兰正和商容在商议什么,说道:“军师来得正好,方才我们商量,此处恐非久留之地,烈风骑很快便会卷土重来,在此之前,我们必要想好应对的法子。”

    叔孙亦在她对面坐下,伸手轻拈五柳须,缓缓道:“事情到了这般地步,皇非自然不会轻易作罢,但依我之见,烈风骑也没有那么快行动。昨晚楚王与王后同时身亡,宫中叛乱未平,楚国眼下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大乱之中,皇非纵有通天之能,也需三两日收拾残局,所以我们还有一点时间,至于如何行事,”他看向商容,“一切还要听主上决断。”

    商容沉声道:“此话言之有理,总之我们只要拖过这三日,待苏陵与靳无余援兵赶到,便不会这么被动了。”

    “三日调兵入楚……”叔孙亦自言自语说了一句,方一抬眼,突然站起来,且兰与商容回头,正见东帝进来,亦双双起身。

    “主上。”

    子昊对他们点了点头,看了且兰一眼。他神情似乎有些异样,纵一如既往地平淡清静,却有种幽深的冷冽取代了唇角无时不在的微笑,叔孙亦和商容皆是伶俐人物,当下一起退出室外。

    且兰等了半晌,不见子昊说话,星眸微抬:“我知道你有话问我,我助夜玄殇入宫盗宝,并未打算瞒你,只是没想到会在密道遇上十娘等人,更没想到后来会发生如此巨变。”

    子昊负手站着,淡淡道:“上阳宫之事,你认为是朕授意?”

    且兰沉默片刻,却摇头道:“此时与皇非决裂,便等于相助姬沧,亦使子娆身陷险境,你步步经营这平衡之局,会在紧要关头急于求成,令王族陷入以硬碰硬的被动局面,坦白说,我很难相信。”

    子昊墨染般的瞳心微微一收,似有一丝情绪的波动划破深沉,刹那间,于那无底的黑暗中折射出峻冷之色:“那你以为,换作皇非又如何?”

    且兰对皇非十分了解,这个问题早已反复思量:“皇非纵有取代帝都的野心,却没理由自找麻烦,这时设局对帝都发难,白白令赫连羿人和姬沧坐享其成,倘若少原君连这点耐心都没有,又怎够资格做东帝的对手?”

    子昊冷淡一笑,道:“皇非确实不应如此失策,也犯不着大费周章,弄出上阳宫的事端。”

    “但有一件事却是事实,”且兰说着顿了一顿,“子娆她,并没有否认皇非的质问和含夕的指证。”

    子昊双眸倏地一抬,袖中手指缓缓收紧。此时在他掌心,一只玉瓶冰冷的温度透彻心骨,那是子娆离开君府时匆匆交给离司的东西,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里面是什么。

    上阳宫火起之时,子娆虽独自在君府寝殿,却绝没有可能杀人。

    被他眼神扫过,且兰心头暗暗惊凛,只觉有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自那向来平静温润的眸心散发出来,不怒自威,不寒而栗。但她没有移开目光,这一刻,她要事实的真相,在他手中,是否一切都是棋子?在他心里,是否所有都可利用?

    她不能用整个九夷族做注,赌一个男人的温情,一个帝王的慈悲。

    清澈的注视,坠向那片万丈深渊。室中一时静若死寂,唯闻檐雨如注,渐急渐密,天地重新陷入一片空虚迷蒙,且兰的脸色微微地苍白。

    但出乎意料的是,子昊眼中犀利只是一闪而过,那种令人熟悉的温润竟然再次浮现。并非如常含笑,却有着隐约的怜惜和温柔,一声淡倦轻咳,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子昊轻轻抬手,抚过了且兰纤柔的肩头。

    仅一个轻微的动作,仅一次淡淡的对视。

    且兰心中一颤,仿佛穿透水中冰冷的面具,突然身处那片幽邃神秘的世界,她能够了解到他,亦知道他了解自己,一切畏与惧,一切执着与挣扎,一切宿命与无奈,原来他与她如此相近。

    她轻轻看着他,柔声问道:“现在子娆和夜玄殇定然凶多吉少,皇非绝不会放过他们,你打算怎么办?”

    子昊没再刻意掩饰情绪,只是恢复了清冷的神态:“想令帝都与皇非反目之人不在少数,这番布局,也算得上精妙得当。”说着向外道,“商容,叫他们进来。”

    商容几人一直在外等候,聂七一进门便跪下道:“属下有一个请求,恳请主上务必恩准。”

    他语调中显出不同寻常的坚决,更见悲痛愤恨,商容沉下脸喝道:“聂七,眼前什么时候,莫要乱来!”显然知道他要说何事,及时截断。

    子昊轻轻一抬手,看了聂七一会儿,道:“我只给你两天时间,倘若杀不了方飞白,立刻离开楚都。”

    聂七猛地抬头,没想到他竟会答应,激动道:“聂七多谢主上!”身形一动,退出室外,转瞬消失在雨中。

    宿英原本在旁默不作声,情绪颇为低落,这时皱眉抬头:“少原君府机关凶险,我和他一起去,免出什么意外。”

    子昊目光向他扫去:“妙手神机宿英。”

    这昔日名震一时的称号已不知有多久未曾听过,宿英不由一怔。子昊微微笑道:“我雍朝造工大祭司,莫非只为杀一人而逞匹夫之勇?”

    宿英身子剧震,露出不能置信的神情,忽地跪下道:“宿英……黥面负罪之身,岂敢逾越法典,枉担重任,主上……”

    子昊随手一摆:“你有罪与否,唯有朕可定夺,造工祭司之职,亦唯宿英可任。诸国悠悠众口,十娘在天之灵,皆会看你是否名副其实,你要与聂七同去,便给朕带回楚王胞妹含夕,可有把握?”

    宿英双手微微颤抖,许久方道:“臣,会以整个少原君府回报王恩!”说罢重重叩首,双目之中射出异样精光,纵声一啸,追向聂七而去。

    且兰转回头来:“楚都如今阖城临战,他们这般前去,恐怕多有凶险。”

    子昊闭目徐徐道:“大战在即,更不能失了血性,若我不准他们所请,聂七以后将永远无法再在剑道上有所突破,亦对十娘愧疚一生,而宿英更将意志消沉,妙手神机形同死人无异。”说着双眸一抬,“叔孙亦,你替朕走一趟西山大营。告诉赫连羿人,真正的含回现在人在冥衣楼,他若还想重掌楚国,便来见朕。”

    叔孙亦低头答应,心中不由万分吃惊。令聂七挑战方飞白,宿英劫持含夕,再着手推动赫连侯府势力,这一切安排都将引得皇非立刻出兵,全力针对己方,和先前所料拖延三日的战术相去甚远,在援兵未至的情况下,其中风险不言而喻。

    子昊已起身向外走去,且兰经过叔孙亦身边,以眼神制止了他的问话,微微笑道:“军师速去速回,但愿九公主能够平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