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天锋  第八十七章 风起云涌

章节字数:5648  更新时间:11-06-27 18: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日暮下的西山水军十里连营,军旗招展,气势非凡,战士精良的装备与彪悍的士气,四万兵马三百余艘战船,无不显示出这仅次于楚都水军的第二大驻军有着不容小觑的实力。

    主营上座,神情略显局促的年轻男子看向两侧,轻咳一声道:“赫连侯爷、叔孙先生,明日……明日当真要入楚都吗?皇非如今入宫主政,大权独揽,岂肯同意由我继位,更有烈风骑虎狼之师,多数朝臣也都听命于君府,此行恐生不测啊!”

    叔孙亦再入西山大营,同时送回楚国二公子,赫连羿人对东帝的态度再无疑虑,自是万分配合,当即道:“先王薨逝,理应由公子继位,皇非有何理由推脱?我赫连侯府会力保公子登基,皇非若是违抗王旨,西山大营精锐,也非那么容易应付的。”

    近旁饮茶的叔孙亦略一抬眼,看向仍旧满面踌躇的含回,放下茶盏微笑着接口道:“侯爷所言甚是,何况帝都正式颁诏册封公子,此次更由王上亲自出面,一切早已安排妥当,公子无需过虑。”

    “唉,军师有所不知,”含回摇头叹道,“那可是烈风骑,西山水军与王师加起来,兵力尚不足其一二……这……唉!事已至此,莫之奈何,便由侯爷全权决断吧。”说着惶惶然起身,做了一揖,“两位定还有要事商谈,我……我便不打扰了。”

    赫连羿人使了个眼色,便由赫连啸带了人护送含回前去休息。目送这未来的楚王离开,赫连羿人隐含不屑地轻哼一声,道:“还是军师说的对,若让二公子知道此行真正的布置,怕不要吓掉了魂,届时两军交战,但愿莫因他影响了士气。”

    叔孙亦唇角微扬:“这也未必是坏事,二公子如此文弱怯懦,侯爷应当满意才对。”

    赫连羿人一怔,随即哈哈大笑:“的确的确!这还要多谢王上隆恩,局中设局,计中有计,王上的安排当真妙不可言,不过……有件事我还想请问军师。”

    叔孙亦道:“局中局,计中计,皆需侯爷配合才行,王上对侯爷可是寄予厚望,侯爷若有什么顾虑,但说无妨。”

    赫连羿人起身一让,亲自送叔孙亦出了大营,低声问道:“一山不容二虎,一国不容二主,王上究竟打算怎样处置含夕公主,若真用她与皇非交换,万一给对方可趁之机……”

    话外之音,叔孙亦自然明了,微笑不动声色:“侯爷放心就是,楚国从此以后将不再有含夕公主,唯有帝都御阳宫左夫人、楚国新君之胞妹,深受王恩。”

    赫连羿人心领神会,笑声之中,两人拱手作别。

    “拿走!不吃就是不吃,你们出去!”含夕怒气冲冲地将一盏热汤摔在地上,青冥与鸾瑛两人又哄又劝已是一日,终于耐心全失:“你……不吃便算了!”端着饭菜忍无可忍地站起来,刚刚转身,忽然一幅青衫映入眼帘。

    暮色下不知何时到来的人,衣上丝纹缈然仿若天际最后一抹云光,静立的身影,无声无息。

    和那双幽邃的眸子一触,青冥鸾瑛双双低下头去:“王上,她……”东帝却只轻轻抬了抬手,示意她们退下,便独自向内走去。

    含夕面向床榻,抱膝而坐,听到脚步声进来,不由怒道:“说了让你们出去,难道没听见吗!”不料一回头,生生怔住,半晌颤声道,“子昊……哥哥……”

    夕影斜入,半照帘幕,子昊驻足床前,淡淡一笑:“听他们说你一直没吃东西,这是怎么了?”

    含夕紧咬红唇,眼中隐约泛起泪光,直起身道:“子昊哥哥……你终于肯见我了!”

    子昊便这样看着她,神色平和似是倦意浅浅,声音之中却有着清冷的温柔:“你若想见我随时都可以,直接找我便是,何苦和他们发脾气?”

    含夕下意识地伸出手,牵住他的衣袖,委屈道:“可是他们说你闭关疗伤,什么人都不见。”

    子昊笑了笑:“他们没有骗你,我的确闭关了两日。”

    含夕微微一怔,欲言又止:“你……”子昊已在她身旁坐下,问道:“这么想见我,有什么事吗?”

    含夕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男子清隽的轮廓,手中的衣袖越攥越紧,突然低声道:“子昊哥哥,你告诉我,告诉我实话,究竟是不是你,杀了我的王兄?”

    少女低咽的声音,竟似有着哀求的意味,暮色夕光,淡洒衣襟,在子昊眼底映下深深浅浅的痕迹,一脉静流幽幽,无波无澜。面对含夕满是期冀却又隐含着一丝害怕的注视,他略一瞬目,摇头道:“不是。”

    “啊!”含夕瞪大眼睛,急切地看着他,紧接着再问,“那,那又是不是你让子娆姐姐去上阳宫,杀了王嫂和小王子?”

    子昊淡淡道:“子娆没有杀任何人,上阳宫中你所看到的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难道是有人假扮子娆姐姐吗,那子娆姐姐为什么要承认?”含夕满目不解,继续追问。

    平静的面容下,子昊唇角不为人知地一紧,从含夕的角度看去却像在暮光下形成了一弯好看的轻弧,过了片刻,方听他道:“她,那是和皇非赌气呢,一场误会。”

    “原来是这样!”含夕顿时如释重负,又惊又喜,竟是丝毫不去怀疑他的回答,或者在她心中根本便不愿相信还有其他答案存在,“既然是误会,那你和皇非不会再兵戎相见了对吗?可是……”她撅起嘴道,“你为什么要派人将我带到西山寺来?这里到处都是佛像,烦都烦死了。”

    子昊目光掠过她娇艳的脸庞,淡笑道:“我记得答应过你,回帝都的时候带你一起去玩。”

    含夕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泪痕,眼中却因他的话突然透出晶莹的光彩,叫道:“你要带我去帝都!”

    “不记得了吗?我在子娆大婚时同时颁下的王旨,王族左夫人可不能再留在楚国了。”

    子昊微微侧首,若有若无的笑容倒映在含夕翦水双瞳之中,轻轻一漾。“呀!”含夕抓着他的手触电般地收回,双颊飞红,绯若流霞,低头小声道,“子昊哥哥……你,你说什么呢……”

    耳边男子温润的声音低低恍如夜半私语:“两天不吃东西,可会没有力气随我去帝都的。”

    含夕娇颜羞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却又忍不住悄悄抬眼瞥他。只听他在身旁轻轻一笑,微微低咳,抬手拂拢她散在肩头的秀发,转而向外道:“离司。”

    垂帘掀起,离司端了托盘进来,双手奉上:“公主,这是主人特地吩咐为你准备的药粥,你看合不合口味。”

    子昊亲手取过粥碗,试了试温度。他的袖畔有着月融冰川清流冷冷的气息,含夕眉梢眼角掩不住笑意,乖乖接过来,抿了一小口,抬头看向子昊一笑,便将粥慢慢喝光。

    离司接过空碗,微微欠身,悄声退出,放下垂帘驻足室外,听到含夕模模糊糊地问:“子昊哥哥,帝都真的有好玩的异兽吗?你可答应过我,要帮我找只像雪战一样可爱的灵兽。”

    子昊依稀答了句什么,含夕的声音越来越低,娇俏的身影依在青衣男子宁静的怀中,说着说着,竟就这样沉沉睡去。

    离司无声叹了口气,手中的空碗还有淡淡残留的药香,离心奈何草的药效将会使含夕毫无知觉地沉睡七日,等她再次醒来,应该已在御阳宫柔软华丽的金帐中,只是那时,楚国的命运不知又将如何?

    有时候,或许不知道才是最大的幸福。

    离司独自站在那里出了会儿神,隐约见主人替含夕盖上被子站起身来,移步上前打起垂帘。

    子昊的身影沐了柔光,似是有些疲倦,暮色迷离,而他神色沉默。离司轻轻叫了声“主人”,青衫飘落身畔的一刻,突然听他低声道:“离司,替我用药。”

    离司一怔,同时一惊,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伸手扶去,指尖所触,惊觉他衣衫竟已被冷汗浸透。

    一缕血迹沾染了丝袖的纹路,仿佛利痕勒入心头。

    巫族心蛊的遗祸,大非川之行的代价。

    离司能感到身畔皮囊里不安的躁动,内中金蛇仿佛是嗅到了鲜血的气息,迫不及待地想要破出樊笼寻找血食,她心中一阵战栗,急道:“主人,这法子不能这样用,闭关之前曾用蛇毒克制毒性,现在刚过了三日,怎么能……”

    “我知道。”子昊打断她的话,“用药吧。”

    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离司竟没有像以前一样惟命是从,默然片刻,忽地双膝跪地,叩首道:“主人……主人请恕离司不能从命!”

    子昊甚是意外,眉心微收,转身看她。离司抬头,声音略略有些发颤,但那股坚决的意味却丝毫不减:“主人,金蛇之毒本就无药可解,这样频繁地使用,无异自绝生机。公主她一片苦心,大婚之时反复叮咛,一次次心血渡药,她……她宁愿以命换命来解您身上的剧毒,但您却为了王族帝都,这样不顾自己身子,公主若回来,您让离司……怎么面对公主,怎么向她交代……”

    子昊的手猛地一颤,目中惊涛骤起。

    离司脸色白得骇人,甚至连身子都在微微颤抖。十年主仆,侍奉朝夕,从来不曾质疑主人的决定,此时此刻,她不知自己哪来那么大的勇气,话说出口,周身力气似被抽空一般,对视的目光分寸难移。

    苍白如霜的脸色,绝无声息的静,极久的沉默,久得仿佛历过千年,直至万劫成灰的尽头。

    离司一动不能动地跪着,只觉得自己像要被那怒涛卷没,神魂无存。但突然,子昊移开了视线,转身刹那,低抑的话语如烟飘散:“以命换命……朕除了这片江山,还能用什么换她平安。”

    天意无可期,人力有尽时。

    在离司遽震的目光中,他唇畔似是现出一抹极轻极淡的笑痕,随着那丝倦意洇散开来,熟悉的神情缓缓重现,风息云退,终至完美,平静无瑕。

    落日,孤山,余晖似血。

    眼前身影,单衣薄衫逆了残阳,原本素净的颜色仿佛化作天边云焰,灼痛满眼满心,离司猝然闭目,两行泪水,溅落尘埃。

    一局棋,黑白纵横,一柄剑,寒若秋霜。

    国丧中的楚宫罢丝竹、尽歌舞,却不掩灯火重重的雄伟,楼台金殿伫立如初,无星无月之夜,不同寻常的气氛,暗地潜流自这大楚中枢之地汹涌运息,弥卷夜色,吞向四方。

    棋局之前,少原君俊眸之中突然闪过笑意,不过是微微抬头,站在近旁的骁陆沉却若觉利剑出鞘的锋芒,不由自主地一凛,便听他笑道:“好棋,非凡的对手,总不会有令人失望的举动。”

    “君上相信善岐带回来的的消息?”此时众将齐聚殿中,最先发问的却是侍奉在侧的召玉。

    皇非指尖把玩一颗棋子,眸光点墨,冷静含笑的语气,恍若一刃冰流:“想要控制棋局的走向,便莫要只看一颗棋子,且兰是个聪明的女人,一个聪明人绝不会做出脚踏两只船的傻事。”

    召玉向跪在殿下的善岐瞟去,道:“君上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东帝的安排?”

    “一番深谋远虑,一步万无一失。”皇非眸梢倏挑,“无论楚国与帝都孰胜孰负,九夷族皆有后路可退,举族无忧。”

    骁陆沉接口道:“既然如此,君上何以还要接受九夷族的提议,曾经背叛君府之人,留她何用?”

    皇非哈哈一笑,扬袖间棋子入局,转身道:“陆沉,男人应该心胸大度,容人所不容,女人是用来宠的,偶尔犯些小错无伤大雅,何必斤斤计较。”

    不羁之语,狂放之姿,骁陆沉一愣,尚未回味过来,皇非已抬头示意:“青青他们回来了。”

    果然话音未落,易青青、展刑等人回宫复命,召玉当即上前问道:“如何?可找到白姝儿那个贱人?”

    易青青夫妇对皇非见过礼后,便道:“不出君上所料,白姝儿彦翎果然与夜玄殇会合,夫人目前平安无事,也和他们在一起。”

    皇非淡淡道:“人呢?”

    易青青将过程大概回禀,最后道:“只要一有消息,跃马帮立刻便会传来,我们也已加派人手继续追踪,相信他们过不了沣水渡……”

    “不必再追。”皇非突然打断她回话,“立刻派人通知太子御,要他调兵全力截杀跃马帮商船,否则放走夜玄殇,后果自己承担。”

    易青青与展刑皆是诧异,不由相互对视:“君上何出此言,跃马帮哪来的胆量,敢助夜玄殇与君上作对?”

    皇非面若冷玉:“这世上从无绝对之事,至于我何以作此判断,便要飞白解释吧。”

    殿下众将之首赫然便是此时应该正在七城的方飞白,而原本调往边境的四将之二,息朝、严天亦早在全然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回到楚都。方飞白沉声道:“郡主有所不知,乐瑶宫之变后,东帝迫于形势,调动王族大军入楚,兵力估计在四到五万之间。据我们潜入扶川的探马回报,这支王师所有军需粮草全部来自七城,而负责筹备的正是跃马帮少帮主殷夕青。”

    易青青吃惊不小:“怎么可能,跃马帮难道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七城重灾之地,又何来供给数万大军的军粮?”

    方飞白道:“跃马帮定是提前便做好安排,从七城运出的军粮实际皆是来自楚都,否则任他富可敌国,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集数万粮草,由此可见,他们与帝都早已达成共识。这等方略手段,这等胆量气魄,殷夕语也称得上是女中豪杰,敢作敢为。君上,”他略略沉思,侧身道,“跃马帮送走夫人与夜玄殇,虽说对我们的计划稍有影响,但就目前形势来说,我们没有必要在此浪费太多时间。”

    皇非声色不露,指尖沿着那金雕玉质的棋盘划下,“嗒”地一声轻响,一枚棋子落手,牵动棋局乾坤,风起云涌:“说下去。”

    方飞白眼中透出冷静果断的神色,简单道:“扬汤止沸,沸乃不止。”

    皇非随手提了两枚棋子出局,掷入盒中:“那么,你要如何釜底抽薪?”

    方飞白继续道:“失去帝都的九域,无人挡得下烈风骑的兵锋,放眼天下,穆国九夷皆不足虑,但君上的老对手宣王,他的动向至关重要。”

    皇非眉梢一挑,望向窗外。

    重楼金阙,巍巍楚都,满城灯火壮丽的景色瞬间展现在眼前,一片辉煌,震撼人心。他将目光投向北方天幕,笑意锋芒,比那星色更加夺目:“姬沧,他一定会来,否则从今以后他将再无资格做我楚国的对手。三日时间,也足够东帝做好一切准备,放手一搏,公平较量。”自信张狂的话语,突然间扬手回身。

    一声龙吟,一道惊虹,逐日剑光出鞘,寒锋照射眉睫。

    “最具资格的敌手,最有价值的赌注,此日此战,本君期待已久。”

    当先方飞白一掠战袍,抚剑跪拜,身后二将随即跟上:“叩请君上下令,烈风骑神羽四营已全部回师,东路两营由息朝率领,西路两营由严天率领,神翼营三万伏兵由末将领军,明日踏入我大楚国界,便是赤焰军最后一次与烈风骑为敌!”

    召玉侧步移身,屈膝禀道:“楚都城防水军十六营五万精兵,冲锋舟三百艘、艨艟三百艘、战船四百一十二艘,将于明日午时整进攻西山大营,未时前保证拔营取寨,控制西山,侯府叛军不留一人!”

    丰云上前一步,与善岐并列跪奏:“烈风骑中军营、神锋营,神炎营整军待命,王城内除都城军右三部留守之外,左三部禁卫两万、都骑全军六部已于接天台完成部署,总兵力七万五千,随时恭候王师入境。”

    “善岐待罪之身,请率神锋营当先迎战,若不能带回含夕公主,愿受军法处置!”

    倾天之网,不败之局,随着一个个利落果决的声音,骁陆沉、易青青、展刑、邝天等烈风骑骁将先后跪下,二十万铁血之师,剑指九域,兵临天下!

    一场和谈,谋尽江山,万里烽烟逼天阙;两种结果,倾国相算,九重战火照神州。

    三个不同凡响的王者,三方争天之战,何人的家国,何人的天下,何人的鲜血,何人的胜败?

    夜色,狂澜,风急,云动。

    大非川绝谷之前,赤焰军百战精兵已跨越险川天堑,接天台百里之外,洗马谷王师的铁蹄已踏上楚国的大地。

    是四海一统的开始,还是乱世逐鹿的祸端?战云密布的天际,黎明即将到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