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战谋  第一百零五章 突发奇袭

章节字数:6663  更新时间:11-11-13 23: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面皆现敌踪,跃马帮和冥衣楼众人早被惊动,警声响起之时,墨烆、聂七分别自左右侧轩掠出,彦翎、宿英等武功略逊之人亦同其他天宗弟子一起,扑向主堂。

    半空箭密如雨,即便以墨烆两人身手之高,亦不敢直撄其锋,双双被逼回室内,剑化利芒,挡下四周破窗而入的攻击。

    彦翎落地一连数个急翻堪堪避过箭矢,叫道:“乖乖不得了,外面至少有近百弓箭手,麻烦麻烦!”

    墨烆、聂七倏然退回子娆身边,绝不容她有失,“公主,对方人多势众,不宜久战。”

    夜玄殇早已抱起软榻上毫无知觉的兰音,随手挥掌震得从门口穿入的利箭倒飞出去。殷夕语银鞭入手,“后堂有密道通往城外!”

    夜玄殇将兰音交到子娆手中,沉声喝道:“带他们撤!”夜玄涧亦是身形一闪,拦住殷夕语和易风向后送去,“不可硬拼,天宗所有人听从九公主调遣,走!”

    碧袍飞扬,千云枪现出当空,归离剑龙吟出鞘!

    子娆心知这宅中众人要安全从密道撤离,并不被衔尾追上,至少需要半炷香时间,此时若令敌人破门涌入,遭其围剿,双方必成混战局面,纵使他们其中部分高手能够全身而退,跃马帮与天宗多数弟子却绝无可能突围,必死无疑。

    众人能否安然脱困,皆取决于牵制敌人的时间长短,眼前唯有归离剑与千云枪联手,方可能抵挡对手四面八方的攻势,以增胜算。子娆深悉此点,当机立断,携了兰音向后飘去,同时下令众人全部撤退。

    彦翎怪刀入手,当前探路,离司和易风负起照顾兰音的责任,所有弟子在子娆、殷夕语、墨烆、聂七四名武功最强之人的掩护下,陆续向密道中撤离。

    宅外一处房顶之上,太子御身着金边虎纹武士服,身后十余名东宫高手环伺而立,神情冷鸷地看着不远处利箭所向的密宅。在他右边,背负宽刃长剑的连相向侧挥手,再次下令放箭攻击。左边另有一人身披黄襟深蓝长袍,体形高挺仅次于连相,目光半阖似是不太在意周遭一切,鲜有表情流露,但惹人注目的却是他负在身后的一双手,肤色明若晶玉,显示出他身怀某种邪异的功法,正是夜玄涧方才提过的“邪针”应不负。

    太子御通过应不负在兰音身上施下手脚,追踪到跃马帮此处暗舵,当即调兵来袭。首批赶来的自是东宫直属亲卫,以及负责行动的连相、应不负。连相老谋深算,因顾忌夜玄殇等人强横,并不立刻动手破宅,令弓箭手居高临下封锁出路,将众人压制在宅内,以候白虎军重兵到达。

    禁军兵马不断增多,四周民舍无不门窗紧闭,唯恐一个不慎便遭池鱼之殃。

    “增派箭手,无论如何,这次绝不能再让夜玄殇走脱!”太子御目含凶光,兄弟三人此时已绝无情义可言,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应不负阴柔的声音响起,“殿下放心,即便困不死他们,夜玄殇也会因兰音夫人身上的阴阳极刑自己乖乖送上门来,更何况,我所施的追踪之法无人能够破解,何愁他们走脱?”

    连相冷冷道:“哼!逃命只是妄想,我们已调兵封锁所有出路,只待白虎军赶到,便可将他们一网打尽。”

    太子御冷哼一声,目光投回战场。

    箭雨更密。

    千云枪回扫利芒,夜玄涧清啸一声,身形向上冲去。

    枪势突破屋顶,碎木残椽夹杂真气凌空飚射,四周飞箭如遇庞大的气墙,去势纷减。

    夜玄涧凌空旋身,来箭尽数落空,纵使在杀机四伏之下,一人一枪仍是极尽潇洒,飘逸难言,如沐碧山烟雨,予人完美天成的优雅之感。

    太子御霍然而惊,怒喝一声,“放箭!”连相则心叫不妙,与应不负同时向密宅扑去。

    箭矢破空之声再起,夜玄涧此刻上升之势已尽,只要向下回落,在连相与应不负赶到之前,四面箭雨已足以将其射杀,想要当空改变方向,几乎是不可能之事。

    近百支利箭自附近高墙瓦顶同时射出,织成一张密不通风的箭网,向夜玄涧尖啸而至。

    当此千钧一发之际,屋顶破洞忽有一物飞起,却是一截断木,不偏不倚送至夜玄涧脚下。

    夜玄涧长笑一声,足尖轻点,借助断木送来的强劲真气,身子陡然拔高丈许,仿若烟云随风飘升,又似快逾闪电,令人感觉玄异莫名。

    箭雨失去目标,纷纷空坠。

    连相快上应不负一线,抢至破洞上方,宽刃剑身化寒芒,往夜玄涧迎面截去。

    岂料身临半空,下方堂内真气狂涌,龙吟剑啸伴着旋风般的烈芒,以莫可挡御之势冲天而起,非但将掉落的箭矢迫回洞外,更将连相全身笼罩。

    夜玄涧此时奇迹般旋身,碧袖无风飞扬,御空而起,千云枪势若白虹,带着令天日失色的浩瀚真气,卷向下方。

    天下何人,能挡归离剑与千云枪全力一击!

    连相蓦然色变,即便身为穆国首屈一指的上品高手,硬拼此招也必落得骨折肉裂,命丧当场。当此劣势,他显示出精准的判断和强横的武技,狂喝一声身形猛坠,宽刃剑顺势下劈,全力迎上锋芒夺命的归离剑。

    双剑刹那交击,发出一声震耳的闷响。

    “连首座客气了!”

    剑气爆空激射,夜玄殇哈哈大笑,与对手错身而过冲出主堂,尚不忘反手一剑,再送迫不得已向破洞落去的连相一份厚礼。

    屋顶之上响起连串劲气爆破之声,归离剑顺势截向随后而至的应不负,两道人影兔起鹘落,瞬间交击三十余招,可见速度之快。

    千云枪失却目标,却是说止就止,在高速下冲的势子中倏然横移,行云流水般向侧扫去,姿态优美从容,恰好将应不负漫空袭来的毒针尽数扫回。

    人影乍合而分,夜玄殇一剑劈得应不负骇然疾退,心满意足地撤回夜玄涧身边。

    连相一落至堂内,尚未立足,便被一道夺面而至的炫耀光华逼得狼狈滚开,右侧复加银鞭劲风袭体,大骇之下疾身横移,在墨烆与聂七雷霆般射来的剑光中,功聚后背破窗而出,免去丧命当场。

    应不负眼见对手会合一处,心下大凛,决不肯单身迎敌,重蹈连相覆辙,凭空换气斜坠,落向侧面屋脊,但堪与归离剑正面硬拼及其随行而止的高明身法却亦显出不可小觑的实力。

    四人交手只在电光火石之间,高处弓箭手尚未来得及再次搭箭,太子御已自牙缝迸出一个狠戾的“杀”字,身后高手分作三组,当空扑来!

    夜玄涧扬袖回身,目中神光大盛。夜玄殇薄唇挑起寒利的锋芒,一言不发,剑光罩向对手。

    东宫高手六人一组,自左、右、前三方凌空扑至,其后更有穆宫禁军精兵,分持长矛斧盾,组成包围阵势接踵而来,务必要将两人迫回密宅,围而歼之。单是这道防线已经难以突破,更何况尚有太子御、连相、应不负等高手在旁伺机而动,只要被东宫禁卫缠住,任你武功盖世,亦无法抵挡随之而来的重兵围攻,倘若白虎军再在卫垣等军中高手的率领下赶至,面对这支可与烈风骑、赤焰军抗衡沙场的精兵铁骑,那除了血战至死,二人便是别无他途。

    夜玄殇多年来不断遭太子御追杀,以寡敌众早是习以为常,更兼深明兵法之道,先发制人,瞬间判断形势,在当先一组敌人刚刚落足瓦面,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一刻,早已闪电般切入敌阵,归离剑寒芒爆现,四名敌手顿时喷血后跌,阵形应声溃散。

    夜玄涧俊目微合,一声暗叹,碧袖逆风飘飞,千云枪再不留情,身形一闪,左侧敌人眼前骤花,尚未弄清形势,已然刀折血溅,魂断枪下。同时另一人被枪尾扫中,惨哼一声震飞出去,更撞散后面同伴,千云枪收放之间,再有两名敌人齐齐丧命,带着飞溅的血花滚下屋脊。

    刀剑利啸同时自身边响起。

    夜玄涧心知若不能硬阻左右来敌,被他们形成联手攻势,那冲入前方敌阵的夜玄殇必将瞬间陷入腹背受敌的危险局面,当下足踏奇步,枪法展开,每一次银芒闪烁,必有对手殒命当场,杀得敌人心裂胆寒。

    千云枪再回手中,顺势横扫,又一名敌人血溅当胸,右侧一刀一矛同时攻来,夜玄涧枪势微收,反手送去,不偏不倚绞中矛身,对方浑身剧震,兵器脱手,被枪上怒潮般的真气震得口吐鲜血,向后滚跌。

    此时夜玄殇一声长笑,侧身闪退,“二哥枪法再上层楼,何时放手与玄殇切磋一下!”归离剑带出一道凌厉电芒,正中上方劈向夜玄涧肩头的长刀,铮然声响之中,长刀竟难挡一式,被他以重手当场震断,用刀者胸口爆开血光,恐怕至死亦未明白发生何事。

    前方六人早已命丧归离剑下,而夜玄殇左臂、后背现出两道血迹,及时接过夹击夜玄涧的攻势,以轻伤为代价,换来片刻轻松。

    夜玄涧一枪震毙二敌,从容撤身,“收拾了这些虾兵蟹将,看你有何长进。”

    夜玄殇哈哈笑道:“我可不会留手,二哥当心输招!”说着人随剑走,夺目利芒罩向对手。

    迎面禁军高手前赴后继地杀来。

    现场除太子御外,唯有应不负再未与两人正面对手,立于屋脊高处,颇有些隔岸观火的味道。连相被逼出主堂,却已发现众人正欲撤离,当即撮唇厉啸,调兵阻拦。

    围攻夜玄殇两人的禁军中分出三队执长矛重盾的精兵,落往庭院,向着主堂扑去。

    “留他们活口!”

    连相挥手下令,务必要挡下子娆、殷夕语等人,以牵制夜玄殇无法独自突围。长矛首先冲破门窗,便在此时,主堂中突然射出无数蚕豆大小的玄色圆弹,落地之后轰然爆炸,生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浓烟,正是“妙手神机”宿英亲自制作,原本用以攻城陷阵之用的雷火暗器。

    整个庭院瞬间被黑烟笼罩,散开刺鼻气味,冲至近前的禁军人人涕泪齐流,头昏目眩,接二连三在烟雾划出的禁区外倒地,余者仓惶退避,再无法前进半步。

    连相见机算快,在烟雾罩身的一刻斜飞出去,落向对面屋顶。整个主堂过半没入风吹不散的烟雾当中,宿英手中火雷为数不多,全部用上也仅够支持片刻,这时再见炫金色的火光绽烁闪现,飞烟之中,点点墨蝶形成一个完美的圆阵,忽而同时盛开耀目的火焰,主堂的木质门窗顿时被点燃,火苗不断窜起,其势难遏。

    烟火舔食屋舍,随着接连不断的“噼啪”声响,椽梁檐柱很快开始倒塌,连带周围建筑亦逐渐没入火势。火起之时,子娆等全部撤入秘道,同时封闭入口,即便禁军能够扑灭大火,等他们发现秘道,众人早已顺利出城,摆脱追击。

    “夜玄御,就凭你区区禁军,也想留住我兄弟二人吗?”

    夜玄殇见得火起,知道众人应当安然离开,纵声长笑,与夜玄涧双双拔起,离开陷入火势的主堂,迎面扑向禁卫高手最密集的一处,反守为攻。

    归离剑划出令人心悸的寒芒,千云枪席卷风云。

    两人再无顾忌,放手对敌,几乎无人堪为一合之将,一时剑光枪影,劲气横空,禁军强大的攻势源源涌来,亦不断有人跌落屋脊,敌我不分的鲜血溅染衣襟,战况愈发惨烈。

    外围弓箭手分据高处要点,引弓待发,以防两人突围逃脱。太子御立在阵前,仍旧不曾出手,森寒的目光却紧紧锁定血战中当者披靡的玄衣身影,他与连相、应不负皆在等待最佳的时机,无论夜玄殇二人武功如何高强,在这样无有间断的围攻下也必有筋疲力尽的一刻,待到白虎军赶至,便是他们授首之时。

    而夜玄殇亦在等待。

    面对四面八方蜂拥杀至的敌人,原本平静的屋舍已在烈火浓烟中化作可怕的战场,衣上鲜血,手中剑锋,从未有任何一次厮杀如今次这般。敌人不断跌飞,横尸遍瓦,血肉飞溅,绝无可能在归离剑与千云枪下留得性命,但却有更多的刀枪以车轮战的方式围攻过来,令人生出杀之不尽的感觉。

    “叮!”

    兵刃交击,归离剑精芒爆现,迎面攻来的两刀一剑立时震飞,对手溅血殒命,四周敌兵无不丧胆,而夜玄殇身上亦再多两道伤痕,在这样重兵围攻的情况下,受伤在所难免,唯看你与敌人谁更狠些,心慈手软绝活不到最后。

    “变阵!”

    太子御目现寒光,再次发出号令,禁军剑手闻令略缓攻势,后面却抢上数十名盾斧手,在两列长矛手的配合之下,改变战术,向两人重压而至。

    如此战阵,威力非常,战斧利光闪烁,皆有百斤之重,如果正面硬撼,足以震破对手护体真气,伤残肢体,而巨盾却将敌人周身要害严密保护,再加长矛伺机配合,无论远攻近搏,皆是占尽优势。

    夜玄涧冷哼一声,挑飞敌刀,闪电前移。碧袖影中,千云枪蓦然急旋,如渊龙出海般携强横无匹的风云之气冲向敌阵中央,在电光火石之间发出“当”的巨响,震过全场厮杀之声。

    敌阵当中巨盾应声崩裂,碎片伴血四射,盾后敌人连惨叫声亦未来得及发出,利斧脱手,震毙当场。左右矛手尚未举矛反攻,眼前剑光惊现,再下一刻,已成剑下亡魂。

    鲜血溅染长空,夜玄殇旋风般转身,归离剑锋芒激闪,被撕开缺口的敌阵如遭洪水,顿向两边溃散。夜玄涧慑敌立威,提气震喝,“夜玄御,有胆与我对面一决!”

    夜玄殇劈飞一名斧手,纵声笑道:“王兄莫要与我争抢,这薄情寡义的家伙是我的!”

    太子御眼中杀机遽盛。

    忽然之间,铁蹄震地之声传来,白虎军终于赶到,同时亦多宫城守军五千骑兵,率军者正是长骑将军颜菁,重重向密宅包围而来。

    太子御等人在白虎军出现的一刻腾身而起,向战场中两人凌空扑下!

    两柄劲气激啸的长剑,以及应不负诡异变幻的手掌,皆以夜玄殇为目标,发出最为凌厉的攻击。以此三人的武功,只要夜玄殇被他们任何一人绊住刹那,另外两人必可取其性命,夜玄涧正缠身战局,难施援手,夜玄殇一死,何愁他人顽抗。

    太子御凝聚毕生功力的一剑,当先劈来。

    夜玄殇眸心深处异芒乍现,脸上散漫的笑容忽然化作冷酷无比的神情,面对联手攻来的两剑一掌,心神骤然提升,进入空明无物的境地,四周如潮喊杀之声仿若消无,包括眼前致命的剑光,但敌人的剑锋掌劲,却似一丝不漏地反映出来,变得缓慢至极,清晰可见。

    归离剑出!

    “嘭嘭!”

    电掣光影之中,归离剑以绝不可能的高速,不分先后地挑中两柄长剑,发出如中败革的两声闷响,劲气漩涡般自三剑剑锋处爆开,太子御、连相同时剧震,夜玄殇则腾空翻身,足尖恰好踢向应不负拍来的一掌。

    真气交撞,应不负脸色一白,向后微闪,却正对上脱开敌手、破空射至的千云枪,大骇之下两掌疾拍,险险避过枪锋洞体的厄运,闷哼一声斜飞出去。

    夜玄殇硬撼三人,凌空翻出,一口鲜血喷入袖中,落地之时倏然抬眸,在归离剑强势的剑气笼罩下,四周一时竟无敢举刀上前之敌,刹那间时光凝滞,当剑锋再起,对面太子御感觉眼前自己欲杀之而后快的对手仿佛脱胎换骨,其人其剑,有着骇人的威慑直慑心魂,却再无半分破绽可寻。

    “多谢太子殿下替我砺剑,他日此剑若名传天下,当不忘殿下之功。”

    夜玄殇唇角逸出绝冷的笑容,归离剑突然自手中消失,下一刻,一股凌厉无匹的剑气穿云裂石,横过刀光剑影的战场,直取太子御眉心!

    太子御微一愣愕,仿佛魂为之夺。高手相对,一线可定生死,连相大惊失色,狂喝一声:“殿下!”宽刃剑脱手前射,飞身抢出。

    “此我兄弟之间旧账,连首座请回吧!”千云枪破空阻断去路,碧衫凌风而起,幻出枪影无数罩向连相。

    太子御浑身一震,终于回神。

    归离剑被连相掷剑一阻,劲气略减,太子御亦是了得,当此千钧一发之际显示出过人的剑术修为,暴喝一声横剑劈出。

    剑气交击,狂飙往四处激散溅射,立时石飞瓦碎,当前禁卫惨叫遭殃。

    连相迫不得已出拳前击,难尽全力,当场被夜玄涧强行震退,负上不轻的内伤。太子御口角溢血,往旁错开,夜玄殇现身剑影之中,哈哈大笑,借反震之力凌空疾旋,落下时与夜玄涧会合,投往战圈之外。

    “哪里走!”

    卫垣等数名高手跃离马背,先大军一步往空中截去。卫垣一声长啸,半空提气,倏然超前众人,一支长矛现出手中破空飚射,务必要在空中将夜玄殇迫回地面,好让正从四面聚拢过来的兵马将其困住。

    白虎军中四骑冲出,另有高手当先赶至下方,只要夜玄殇被拦截下来,绝难再次脱身。

    太子御、连相、应不负三人亦同时追击,往夜玄殇所在扑去。

    夜玄殇如同磁场的中心,成为整个包围网目标所向,目中冷芒带出强大的自信,忽然凌空拔起,归离剑横过近丈空间,后发先至劈向长矛。

    矛剑间爆出惊心烈芒,夜玄殇大笑道:“舅父大人当心了!”

    卫垣吃亏在下方无法借力,被迫得连人带矛向侧堕下,此时军阵之中忽然射出一点晶莹光芒,似轻电疾闪直取卫垣足心,战圈四面同时漫开诡奇的轻雾,杀伐场面顿见迷蒙。

    夜玄殇越过卫垣,与夜玄涧一剑一枪齐齐杀向随后赶至的颜菁。卫垣不愧穆国上品高手之称,冷哼一声震矛下劈,准确无误地截中偷袭而来的袖刃。

    “叮”的清鸣声中,白姝儿娇柔身姿现出迷雾,水袖如云拂出,卷上当空反击的长矛,一个旋身借力,便那么轻飘飘地升上半空往夜玄殇二人逸去,姿态袅艳,美妙难言。

    她原本外出办事,回来恰逢太子御重兵封锁此地,恐怕夜玄殇二人难以脱身,借助大自在四时法潜踪匿迹混入军阵,在此关键一刻出手相援,更在暗中伏下部属接应。

    “三公子这边走!”

    围兵之中迷雾更甚,逐渐散发出夺魂的幽香,将太子御等人尽数阻住,应不负深悉烟中混有迷人暗毒,袖中劲风拂出,当先临阵退去。

    颜菁迎上二人,同时面对归离剑与千云枪,就算是渠弥国师亲临亦难讨好,何况本便是虚势阻拦的颜菁,与夜玄殇硬拼一招后,借千云枪澎湃而来的真力向后飞去,落地时尚不忘迫出小口鲜血,造成无力追击的假象。

    夜玄殇所待,正是这天罗地网看似成形的一刻,因有卫垣与颜菁的暗中配合,突围方才变成可能,反手一剑劈向太子御,凌空笑道:“殿下不必送了!”

    白姝儿袖袂若舞,似化轻烟飘向夜玄殇身边,两人迅速靠近夜玄涧双翼,组成锐不可当的三角阵形,向早被千云枪杀得东倒西歪的军阵中冲去。卫垣与颜菁先后受挫,其后无论是白虎军还是禁军高手,面对三人联手攻势,皆是难挡其锋,纷纷向两侧溃散,严密的包围圈终被撕开缺口。

    漫天迷雾遮蔽阳光,混合了尚未扑尽的火焰浓烟,将整座密宅乃至道路重重覆盖,为突围提供了绝佳的条件。

    卫垣目送三人脱出重围,落至震怒的太子御身边,挥手下令,全军追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