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战谋  第一百一十六章 血亲相刃

章节字数:4349  更新时间:12-07-02 01: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玄衣幽幽落于王殿,通天重帷四散如烟。

    她将目光微垂,看向月色一般闯入殿中的女子,丹唇薄挑的浅弧如一丝笑痕,“子娆。”

    子娆不动,只是凝视。

    琅轩宫中斗转星移,王陵道上风烟残阳,曾如春水轻风的目光,曾经渐渐消失的身影。

    拂过少女鬓角的指尖在月色下带着浅浅温柔,冲天火光中坠落的泪水有着花雨样的美。

    二十年来珍贵的记忆,雕刻成仇恨镌于心头的痛,化入那一盏盏药毒熬成滚烫的汤汁,一滴一滴浇下,在静水里激起汹涌的深流。

    子娆指尖缓缓嵌入掌心,那细刃般的疼痛泛出丝丝涟漪,在灯影不及的暗处,她不动,却似乎连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母亲。”

    许久,她终于轻唤,向着金座之上神色睥睨的女子,那轻微的字节尚未清晰,便似坠落风中的星火,一瞬明灭,寂寂成灰。

    然而肩头忽然一暖,一人手臂将她笼住,男子身上干净利落的气息,臂弯里强势深沉的温暖,如同山川环抱河流,阳光覆照红尘。子娆紧绷的身子不意一松,他只是在她身旁站定,那气息令人心安。

    那种笃定的力量,仿若无数次重围之中,后背相托的感觉。

    子娆慢慢抬起眉睫,满殿灯火倒映眼底,刹那间有种夺人的光。岄息的声音便在此时响起,“母女重逢是否也应该谢谢我,若非当年我督造王陵留下出路,何来你们今日相见?”

    子娆霍然回头。

    大殿高处,婠夫人徐徐起身,以一种俯视的姿态,“子娆,你该杀了这个人。”她仿佛戏言,轻描淡写,那一线柔艳的声音却有着绕上心头的蛊惑,像一根细细的丝,轻轻地缠。

    夜玄殇眉心微微一蹙,子娆已是反手挥袖,呛啷一声,归离剑落入她手中,一刃清光,直指岄息咽喉。

    “你以为逃出帝都,天下便无人能奈你何吗?那药毒的配方究竟是什么,若你不说,今日我便彻彻底底,让你替王族陪葬!”

    殿外隐隐轻闪,划破苍穹照亮殿阁,碧玺灵石七彩光芒若水,灌入剑锋散开凛冽的杀气。

    岄息细眸一漾,尚未说话,婠夫人莲步稍移,檀口轻开,“即便他说出配方也于事无补,自下毒那日起,他便没打算留下解药,二十年毒浸骨髓,那人早已没救了,或早或晚,最多去得痛快些。”

    “不可能!”子娆手底异芒浮泛,咫尺之间笼罩岄息全身,“别以为我不知道巫族的手段,天道循环,生生相克,就连四域噬心蛊都有活路,你手中岂有解不得的毒?”

    岄息不疾不徐笑了一笑,悠悠负手前行,那剑锋一寸一寸抵上他的咽喉,他在剑光中笑得越发邪媚,“果然,昔时倒让凤妧料中,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个人,会让那东帝心甘情愿做任何事情,亦会为他不惜一切。不过可惜,那药毒确实无解,我若留他性命,你又如何继承王位,登临大统?”

    “他与那凤妧苦心谋划,便是要夺东帝之位,岂会留下活路?东帝若不死,又岂会放他活路?他二人必有一死,不共戴天。”婠夫人的声音轻响在灯火之中,飘移迷离,似是海面浮云随着雪与月的微光浮泛生姿,忽而遥远空洞,忽又于心间缅邈回荡,缠绵不休。

    夜玄殇方才便已察觉她言行有异,似是正在施展一种极高明的摄魂术,而子娆关心则乱,更兼对她这母亲心无防范,正被她一步步控制心神。“子娆!”他手底一紧,欲要将子娆带回身边,婠夫人忽然指尖微动,一丝极淡的血光透过灯辉倏然散开。

    夜玄殇身子猛地一震,就在他触到子娆的刹那,左臂间一股急遽无比的痛楚像是利箭一般生生扎进心头,那剧痛似有生命,沿着周身血脉迅速冲散。他闷哼一声向后退去,当即跌坐在地,全力运功抵挡。

    “夜玄殇!”子娆一惊回头,就这瞬间,夜玄殇素来含笑的脸上已是血色全无,一重诡异莫名的血光正自他心口之处隐现,活物一般渐渐漫向全身。

    “今日已是晦月之夜,他身上的血蛊支持不了多久了。”婠夫人透过大殿望向风雪长夜,重云将月色遮挡全无,却有光流如蛇窜动,不断在黑暗深处闪现诡谲的异亮。

    碧玺灵石的幽光也似感应到血蛊阴寒的死气,一颗颗透出清烁幽莹的色泽,越发明亮夺人,更有一道紫芒自子娆袖底透出,映得归离剑上一片寒光刺目。

    “一命换一命,除了巫族离境天传人的元阴血气,没有任何东西再能压制四域噬心蛊,救他性命,你还不动手?”婠夫人忽地转头,厉声喝道。

    岄息身上突然金芒大盛,喝道:“凤婠!你当真想置我于死地!”

    婠夫人眼中透出寒戾如冰的杀机,“二十年前我便说过,我绝不会放过你,岄息,你的命必将断送在我的手中。”

    “哈哈哈哈!”岄息看着她在灯辉烟云下一步步走近,忽然仰首大笑,目光一转落在子娆身上,“你想借刀杀人,却根本找错了人。不要忘了我是谁,想要这丫头杀我?她会杀任何人,也不会杀我!”

    夜玄殇周身血色越来越浓,几乎将他整个人笼罩,子娆剑尖向前一送,顿时在岄息苍白妖异的皮肤上刺出星芒般的血珠,“即便没有血蛊,这世上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比我更想要你的命!”

    “但你绝对不会。”岄息斜眸看着她手底被真气贯透的长剑,那利刃的锋芒只要微微激发便会令他血溅当场,而他却似有恃无恐,既不畏惧,亦不躲闪。

    “我赌她一定会。”婠夫人声音透过剑光,逼向他眼前。

    岄息伸出一根手指抵上归离剑,挑唇轻笑,“你不觉得吗?她会杀谁,也不会杀自己的父亲。”

    一道异芒劈裂暗云刹那间冲照天地,照得整个大殿雪亮如昼,更照出那张妖美无匹的脸。修长细眸中,一缕缕诡然笑意,像是万千蛛丝缠住了对面同样魅冶的女子。

    子娆眸心骤然裂过惊电,睁大眼睛看着岄息,“你……你说什么!”

    “他说他是你的父亲。”婠夫人依旧站在灯火深处,烟云在她身边缭绕,幽冷的声音缠绵而无情,“不错,他是你的父亲。”

    子娆猛地回头,“你胡说!我的父王是襄帝,王族的君主!”

    “对。”婠夫人唇畔忽然飘出一丝轻笑,满殿灯火渐渐燃尽,漫天风雪之夜,向着大殿沉下。

    “你的父王是襄帝。”她媚艳的语丝游离漂浮,目光也似陷入了一片幽暗的回忆,徐徐罩落在明眸夺人的子娆身上,“你出生那一年,琅轩宫中碧水莲华开得妖娆,你的父王赐你名字为‘娆’,子娆,他想要一个美貌如我的女儿。”她轻轻地伸手,似是想要触摸那玄衣女子神似的容颜,但一刹那,晶紫色的眸心却又转出怨戾淬毒的光。

    “但他不知道,在你快要出生的时候,重华宫那个女人耐不住寂寞,竟瞒住他偷偷与别人生下一个女儿。那个贱人,与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私通,生下的女儿连两天都没活过,便已经奄奄一息。那样的孽种,本便不该活在这世上,可是岄息,你这个禽兽不如的魔鬼,竟然暗下毒手令我早产,与那巫医歧师发动禁术,以巫灵之血开启九转玲珑阵,生生催散我女儿的魂魄,替那该死的孽种移魂续命!”

    她越说越快,一字一句都是几欲噬人的恨,金蛇般的流光不断割裂雪夜窜照大殿,天地间似乎碎成一片片惨白,迸落了所有颜色,失却了所有光影。

    子娆仿佛被那电光劈中,一动也不动地站在瞑暗的大殿上,在婠夫人凌迟般的目光中,剑锋指向二十年来恨之入骨的仇人,面对着自己依恋渴望却无法靠近的母亲。

    很小的时候,母亲便不亲近自己。琅轩宫三千宫殿如海,有着侍从如云宫奴千百,有着连绵不绝的花苑琼海,一重重殿阁永远走不到尽头,母亲的身影便像轻纱背后的月光,在那雕栏碧水之间飘然流淌,每一次她想追上她的脚步,却总是只看到一剪曼丽的背影,绝尘而去,从无回顾。

    那年生辰父王赐给她一件很美的衣服,那件幽冥玄衣原是凰族的珍宝。她穿了宝衣在落英之下起舞,风起如烟,仿佛有星光坠入云海,点点灿烂的金芒飞旋绽放,一天一地,美不胜收。跟随的侍女赞不绝口,纷纷言道九公主乃是天女下凡,生来便带异相,然而她回身时看到母亲遥立相望冰冷的眼神,漫长的玉阶隔开不远不近的距离,天边流云,花落无声。

    第二日她的侍女被逐出宫去,从此宫中很多人都有些怕她,妖女仙姝人皆敬而远之。于是她常常一个人玩,也很少再见到母亲的影子,偌大的王城如此空旷,亦是如此无聊。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一个人,在一片碧色如水的竹林中,她撞见那双眼睛,那一丝温润的笑容。

    她不再觉得孤单。

    身边那一袭清雅的白衣,在九华殿前云辉中,在长明宫中灯火下,她和他相伴,拥有一个个微小的秘密,她喜欢和他在一起,她发现了他身上那些残酷的事情,从此她恨上了一个人。

    突然有一日,他成了雍朝的天子。

    琅轩宫一夜血流成河,那个女人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踏尸步骸走进花海琼苑,母亲推开她护在身前的剑,漫步迎上杀戮的刀锋。那女人在血染的火光中回头看她,凤衣艳艳盛气凌人,目光却如母亲一样,带着错综迷离的爱恨。

    那个女人不肯放过母亲,亦不肯放过她,他用性命替她交换来的,只是暗无天日的囚禁。玄塔之下多少岁月,她一日日的思念,一日日祈祷。他身上多少痛楚,她便恨了那女人多久,恨了那岄息多久……

    如今,那个女人死在他的手中,而岄息在她剑下。

    子娆手底的剑光随着轻扬的玄衣潮水般翻涌,然而却再无法前进分毫。她眼中只见那双妖异的眸子,婠夫人和岄息的话语仿佛在天外响起,一重重风雪席卷不休,一道道惊电不断劈下。

    “当年你连自身都难保,若不是我偷梁换柱,你以为那孩子能在帝都活下去?七年玄塔换来一条性命,总算还是你的女儿。你若不认她,自有人认。”

    “当日我是输给了凤妧没错,但看谁能笑到最后,如今她早就灰飞烟灭,我却手握这天下,穆国、帝都,哪个不在我掌控之中,谁生谁死,谁胜谁负!”

    “凤妧败在东帝手里,却留下这丫头,让他二人相依相伴。到头来东帝仍是斗不过她,要将这江山拱手相让,我便坐享其成。你要过河拆桥,先想清楚是谁布了这一局天下,谁给你今天荣华,谁造了这女儿出来!”

    “你若不死,穆国的新君便要化成蛊尸了,你说她会不会答应?我不会杀你,我要让你尝尝死在自己女儿手下的滋味,我要你一命偿一命,一命换一命!”

    一命偿一命,一命换一命……

    一命偿一命,一命换一命……

    一命偿一命,一命换一命……

    子娆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响声,风急雪利,电闪雷鸣,将这世界击得粉碎,亦将她自己凌迟万段。此时夜玄殇仗着精纯的真力勉强压制血蛊反噬,睁开眼睛便看到她眉心血艳的莲华光影急遽飞射,幽冥玄衣仿佛被天风吹起,无数金芒星辉,一重重炫亮夜光。

    漫天风帷像被撕裂的飞烟冲向四面,在异彩光华里烟消云灭。透过蛊毒弥漫的血雾,似乎是那嗜杀的玄女重降人间,袖里剑光,开启幽冥地狱之路。

    夜玄殇霍然心惊,大声急喝,“子娆不要!”

    然而已是迟了一步,万丈金殿,长电裂空,一袖惊光,三尺血溅!

    清光撕裂天痕,赤色漫空而起。

    玄衣飞退,秋水剑光上带出一溜飘飞的血痕,落向冥冥灯火深处。岄息的笑声戛然中断,手握脖颈,喉咙里面喀喀作响,不能置信地看向前方曼立的身影,鲜血沿着他的指间汩汩泉涌,流作一条条狰狞的血河。

    他伸出手抓向子娆,似乎想说什么,却已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夜玄殇跪在地上,手底鲜血流出,仍保持着握上子娆剑锋时的姿势,看向灯火深处的目光充满了怜惜、疼痛、无奈、哀伤、感慨等等无数复杂的情绪。一道金光自岄息心口浮现,倏然飞闪,没入包裹着他周身浓重的血影之中,他的意识瞬间模糊,整个人被一片强烈的金辉吞没。

    与此同时,岄息向后倒去,呯地一声,血泉随着那跌落的身影喷上半空,细微的血雨飘落,子娆微微仰头,对着大殿上美艳的女子微笑,轻轻说道:“母亲,如您所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