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战谋  第一百一十八章 情兮何兮

章节字数:4871  更新时间:12-07-02 01: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满天喧哗,满殿臣民在尘寰之下渐渐退去,当所有人的身影消失,所有荣光安静,漠漠微雪中只余了二人,他与她,历经了一朝铁血烽烟,无数生死牵念之后,在王域神殿高处,相对,相望。

    他的掌心血滴成泉,她的手中剑寒如霜。

    丝丝鲜血沿着她的剑锋徐徐流淌,一直流进眸底心海,火焰样地烧,微雪轻轻覆上海面,在那血染的焰尖瞬间成冰。

    一滴冰泪,刹那清华。

    子昊抬手,蹙眉问道:“子娆,发生了什么事?”子娆身子一侧避开他的指尖,他伸出的手停在半空,掌心剑痕泛出一丝细微的痛楚。

    他凝视她片刻,放手,转身,语气似乎也带上一层淡淡的冷漠,“下雪了,先进殿吧。”

    子娆看着雪幕中他飘摇的衣袍,他脚下的从容从未因谁而改变,有多少次他独自转身,留给她的,只是一个静冷如澌的背影。漫天雪落,在身边织出无尽的囚网,而她心中便似冰窟一般的冷,像被什么戳穿了无底的深洞,一直一直坠下去,坠到不绝的深渊中。

    大殿内万籁俱寂,唯有近百盏夔龙鎏金长明灯照亮漠漠穹宇,在一殿朱红焕彩中无声无息地燃烧。

    殿门在子娆身后徐徐关闭,彻底隔绝了一切声息光影。子昊衣袖轻轻地飘扬,一直向殿上王座走去,他清冷的背影没入灯辉深处,淡淡传来一句问话,“谁准你回帝都来的?”

    身后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子娆的声音幽幽响起,穿透寂静的大殿,像是闪过黑暗的箭光。

    “我杀了他。”

    子昊脚步一顿,侧首回眸。

    “我杀了岄息,长襄侯岄息。”

    子娆一瞬不瞬盯着殿前的君王,他的一个眼神,一丝情绪。他眼底蓦然震动,仿佛石块投进湖心惊起的波澜,在她唇边渐渐泛开凄艳而冷嘲的笑,“你果然知道,王兄,果然没有什么事能瞒过你,你一直清楚我的身世,对吗?我根本不是什么王族公主,也根本不是你的王妹。”

    子昊转身与她对视了片刻,眸光略深,“从哪里听来的胡言乱语,你就是因为这个回来,当着满朝文武在大典之上胡闹?”

    “王兄原来是恼我扰乱了册后大典。”子娆冷笑,笑中却是哀凉,“放心,我不会耽搁王兄太长时间,不过几句话,问清楚了一了百了。王兄大婚,我本也没资格参加,话说完了我自然会走。”

    子昊眉心微微一蹙,“子娆,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说的都是事实,王兄一直不许我回帝都,不就是不想看到我这个不该出现,甚至根本不该存在的人吗?真正的九公主二十年前便已经死了,现在的这个子娆不过是别人算计王族的阴谋,从一开始便也该死。”子娆一瞬不瞬地凝视面前熟悉的面容,一直看进他深海般的眸。

    子昊站在策天殿王座之前,迎视着她锋利的姿态。满殿灯火映入他漆黑的眼底,一片明明暗暗,似乎是深海里洒下了一天幽静的星辰,无论隔了多近的距离,永远叫人看不清晰,永远那样变幻莫测。良久凝视,他最后轻轻敛去了深邃的目光,只有声音中一如既往的清冷令人感到那种属于君王的漠然,“你已接任王族宗主,亦是雍朝王位的继承人,在策天殿前说出这样没有分寸的话,太不应该。”

    “事到如今,王兄还要对我隐瞒吗?”子娆蓦地打断了他的话,“岄息没有死,我的母妃也没有死,我究竟是什么人,王兄心里一清二楚。若非如此,你为何要杀歧师,要除掉商容,要贬黜昭公?”

    子昊扶在座案上的手微微一紧,削薄的唇角隐约透出几分锋利,她的眼中流露嘲讽的滋味,向着这深深大殿,座上君王,继续道:“如果不是他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你怎会借刀杀人除去追随十余年的老臣?又怎会将三世功勋的宰辅逐出帝都?王兄向来行事干脆,这时候如何却敢做不敢当了?是不是怕这见不得人的秘密传出了去,有损王族颜面,遭尽天下之人耻笑?”

    子昊修眸一抬,脸色瞬间比方才苍白了几分。

    王族二十年来最深的秘辛,东帝一朝最惊人的阴谋,自她口中揭开赤裸裸的真相。他做任何事从来没有后悔,却在这一刻,后悔让她留在穆国。

    派出的影奴没有传回消息,他终究还是迟了一步,没能及时阻止事情的发生。她亲手杀了岄息,无论那人是谁,如何该杀,那毕竟算是她的父亲,这一手弑亲之罪,她要如何承受?

    大殿中心灯火影重,将伫立在那片无垠黑暗中的女子映照分明。那样熟悉的眉目,曾经多少次微笑相对,每一次深夜回眸,他与她,都能在彼此的目光中汲取温暖,走过血腥杀伐,踏过红尘生死。

    然而她说得没错,他真正的王妹,雍朝的九公主二十年前便已经死了,现在这个陪伴他多年的女子,与他容颜相似,宿命相连的女子,原本是他最痛恨之人的女儿,亦是巫族与凰族精心的阴谋,子氏王族最大的威胁。如同昔年九华殿上那抹朱红的身影,她的美丽与放肆,会像烈火一样焚毁整个王朝。宿命冷酷,哪怕他贵为天子,也无法改变这场荒谬的恩怨。

    一股血腥味,自喉中直冲入口,昨夜反复不休的药毒险些便要发作,却被他强行压了下去。口中血,徐徐咽回,胸口一阵阵的闷痛却暗潮般袭来。他原以为即便如此,他仍旧可以护着她,在有限的时间里除去一切知情之人,亲手布下一颗颗棋子,推动那场牵动九域的大战。她终将沿着既定的道路,平平安安登上王位,拥有最强的依恃和整个王朝的力量。没有人会质疑她的身份,即便有人无意窥知真相,在至高无上的权力面前,亦无法对他所要保护的人造成任何伤害。

    直到现在,这仍是他能为她做的最好的安排。就连这场大婚典礼也一样,他会给她一切,绝对的安全。至于她是谁,谁的身体谁的灵魂,是妖是仙,是亲是仇,是劫数还是宿缘,那又有什么关系?放不下,舍不开,看不破,何必放,何必舍,何必破?是缘是债都是她,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个人,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一世的牵绊。

    子昊依稀笑了一笑,扶案落座,调息片刻之后,方才缓缓开口,“不错,你说的这些的确没错。二十年前发生的事对于王族来说是不该出现的隐秘,我不会允许任何人知道真相。歧师偷天换日犯下重罪,死有余辜,商容与伯成商也是我亲手安排,不过那又如何?这些本不是你该过问的事。”

    他唇角的笑痕透露着漠然,仿佛这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根本不足为道,就像是一局棋,一曲词,一瓣花那样简单,轻描淡写,无关紧要。子娆死死咬着嘴唇,几乎咬出血来,脱口便道:“那又如何?杀父弑母不共戴天,王兄是何等人物,除去一切知情之人,自然也不会这么痛快放过我,想必是要让我受尽折磨,偿尽孽债才肯罢休。”她看着金座之上熟悉的容颜,两行晶泪,划落清颜,“其实我早该知道,王兄心中没有什么比这雍朝天下更重,我这副皮相,总还有些利用的价值对吗?现在穆国诸事皆了,王兄已经不需要再拿什么王位来哄我了。”

    子昊眸色微微一沉,“子娆,你心里便是这么想的?你我之间当真是仇人,我利用你控制穆国,传位与你,也不过是虚与委蛇的手段?”

    高高在上的王座中,他云墨般的王服被朱红的龙纹衬得雍容高贵,满殿灯火灿烂,仿佛一片金色的海洋,他在光明之下,她在黑暗之中。

    子娆微微仰头,泪水溅落在冰冷的玄石地面上,晶莹破碎,点点成伤。她从来没有见过他穿上吉服的样子,那金色光海中喜庆的颜色让他清冷容颜也带了几分暖意,如玉出尘,不胜风流。然而那温暖不是为她,在他身边执手相伴的女子永远不会是她,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原来从一开始她便没有这样的资格,原来她从来不曾懂他。

    十余年相依,不过一场荒谬,千里相思,不过一厢情愿。玄塔之下,长明宫中,九华殿上,翠竹林间,红尘眷恋不过梦幻,这个在她心中胜过一切的男子,她可以为他赌上一切的男子,轻而易举便已毁掉她的所有。她不知道自己是谁,应该是谁,如果她是他的王妹,那么他永远是她的哥哥,她嫁他娶,姻缘何从?如果她不是他的王妹,那么至爱成仇,至亲成怨,七情六恨,何以相对?

    无论怎样她都不是他需要的那个人,他不要她。

    一心执念,万千利刃割向心头,不知伤口在何处,不知伤了有多深,只是痛得人鲜血淋漓。

    “在王兄心中,雍朝真正的继承者应该是九夷女王才对,她会为你诞下储君,正大光明地成为你的王后,不会让王族蒙羞受辱。至于我这个冒牌的公主,王兄没有亲手杀我,已是天恩浩荡。”子娆从怀中取出大婚前他赐下的密旨,一步步走上策天殿,笑容凄艳,有种绝决的美,“子娆永远不是王兄的对手,王兄其实无需如此费心。我已替你杀了岄息,他们造的孽统统我来还,还清了这份血债,你我从此恩仇两清,我与王族也一刀两断,再不相干!”

    “子娆……”子昊深深蹙眉,开口唤她。子娆却似什么也听不见,泪水已尽,心也成灰。

    “至于王兄这份恩赐,子娆不敢受,也受不起,你我总算兄妹一场,要杀要废,还请王兄给我一个痛快。”

    她染血的玄衣似莲光绽放,整座大殿在明明暗暗的灯火中逐渐沉寂。莲华似血,重重成刃,子昊幽深的眸底似有某种异样的情绪轻微涌动,仿佛深渊之下急遽的暗流,刹那席卷而过。自从在这策天殿至高之处做出那个决定,直到此刻他才发现,七年前的那场棋局他真正输了,彻彻底底输给了昭肃承圣显王后凤妧,输上了雍朝的江山,王族的天下。

    多少年心血,究竟为何?算尽一切,却又如何?

    龙座上犀利的刻痕嵌进掌心,心头闷痛越来越重,带来阵阵强烈而空虚的晕眩,子昊微合双目,勉强忍过一时,再睁开眼睛时,眸中现出难以掩饰的深深的疲惫。

    “你从穆国回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些,从此一刀两断,再不相干。”

    他淡淡开口,淡淡相问,那倦极的眸色中有着些许嘲弄的滋味,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这弄人的天意。子娆面对他似乎永远不会改变的平静,哑声答道:“对,从此以后,你我两不相干。王上的家国天下,还是留给你那位温婉高贵的王后吧,子娆从来不稀罕这江山王位,从今之后,我与王上,与王族,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她将决绝的话一句句掷出,像是劈向那无情宿命的剑光,每一剑都鲜血淋漓,要将那些无法改变的残酷事实与自己一起,击得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子昊却从此沉默,只是静静凝视着她,那居高临下的目光仿若无尽冷雪冰霜,一重一重一分一分地落下,在那片燃烧的怒海之上,结成万里冰封的苍凉。那样深那样冷的目光,一直看进她的心里去,看穿她的前尘今生,看穿一世沧海桑田,看穿命运荒谬的玩笑。

    子娆突然不能动,也再说不出一句话,那漫天飞雪当头浇下,心中那烧得肺腑灼痛的火焰猛然一熄,方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在那深深浅浅的赤色之中回荡,慢慢击中心海深处,翻起一片滔天巨浪。

    她到底在说什么,怪他,怨他,恨他?这个曾经用生命维护她的男子,占尽了她二十年岁月悲欢的人。

    他苍白若死的面容不见一丝表情,无喜亦无怒,无悲亦无哀。子娆突然觉得怕,那种说不出的恐惧就像天地俱毁万物成灰,他一句话不说,大殿中静得骇人,唯有高处神宫血色的封印明灭流动,光影闪烁。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一手扶案,缓缓站起了身子。“子昊……”子娆不由轻轻叫了一声,心中一阵强烈的不安。

    然而子昊只是站定,半晌不见动作,只一丝极轻的声音,在死寂的大殿中响起,却是他右手撑案,越颤越是厉害,一道裂痕蓦然出现在金案之上,随着手底紊乱的真气寸寸延伸。

    神宫之上的封印突然绽放出似血的异芒,血光化龙,飞旋着冲向他袖底闪烁不定的灵石,一瞬间漫空赤红,刺目如盲。异芒中喀喇一声轻响,那道血印生生向八方裂开,继而全然黯淡下来,只余下灰烬一般微弱的痕迹。

    封印破裂的一刻,子昊身子如遭雷噬,微微一晃,唇畔溢出丝缕鲜红的血迹。

    “子昊!”子娆见势不对,刚刚上前一步,子昊挥袖振拂,一道强势的真气击向殿下,在她身前寸许之处轰然炸开,生生将她震退。

    金砖地面裂开一道刀斫般的裂痕,在他和她之间划开分明的界限。

    一步绝决,恩怨两清。

    子娆尚未站稳脚步,子昊已一合目,僵在了原地,片刻之后微一侧首,呛咳声中,接连两口鲜血喷了出来。

    “子昊!”

    子娆骇得脸色发白,才叫得一声,他又一口血呛出,回过头,却缓缓笑了,“好,你既然不稀罕这王位,朕自然不会勉强你,这道旨意便当朕从来没有下过,从今往后,这世上再也没有王族公主,你与朕,两不相干。”低咳声中抬袖一拂,那密旨隔空落入他的指间,仍带着她妩媚的温度,缠绵的幽香。

    黑曜石夺人的灵光在他指尖缭绕纷飞,如云广袖无风轻拂。子昊真力集于掌心,方要催动九幽玄通毁掉这以金蚕天丝织就,水火不侵的密旨,不料略提真力,心间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袭来,剧咳不受控制地冲口而出。那痛楚来势汹涌,狂潮一般冲向全身经脉,眼前一黑之下,满殿灯火骤然模糊。

    哐啷一声,他手底金案被失控的真气生生震裂,当子娆反应过来抢前来扶时,子昊身子已向前直摔下去,大片殷红的鲜血自他唇角涌出,仿佛止不住的洪流淹没了最后的意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