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定军  第一百二十五章 陆上行舟

章节字数:6045  更新时间:13-03-18 18: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城中烟火纷纷,宣军数处粮仓同时着火,火借风势猛烈至极,映红半边夜空如血,斛律遥衣接连避开几队赶去救火的士兵,趁着混乱离城而去。她先前已和子娆约定看到火起后便到城外五松峡见面,而后再一起与易天等人会合,此时情知事情紧急,全力施展身法向约定的地点赶去。

    山野风急,斛律遥衣一路穿林越溪,黑夜之中向东疾行,她心下焦急,片刻不曾停顿,遇到荒林山涧也不绕行,只是轻身纵起一掠而过,就像夜风滑过树梢,落地之时一个前翻,轻轻弹起,瞬间便又飘出丈余。就在这时,风中突然传来咦的一声轻响,遥衣一心赶路并未留意,身后左侧树林中嗖地蹿起条人影,居然后发先至,比她更快一步抢上落足之处。遥衣吃了一惊,立刻提气向前纵去,半空中一个旋身生生拔高半丈,越过那人头顶落向飘摇的树梢。

    那人赞了一声“妙极!”亦是足不沾地,凌空而上,身影一闪便到了遥衣对面的树上。遥衣在黑暗中目睹他的身法,只觉此人轻功之高绝不在她之下,甚至比起瑄离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一夜之间连遇两名轻功高手,不知此人是何来路,心中暗自警惕。只听那人笑道:“小姑娘身法真真不错,这么夜了急着赶路,要去哪里?”

    遥衣借着月光凝目打量,只见来人原来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满眼嬉笑神色,看去甚是机灵,夜风中他背靠明月,单足立在树林之巅,身子随着树梢起起伏伏轻若羽毛,但无论风吹树摇却是纹丝不动,单是这份轻身功夫便足以令人刮目相看。遥衣并不识得此人,蹙眉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挡住本姑娘去路?”

    她一开口,那少年又是咦地一声,道:“原来你是柔然族的人。”遥衣道:“是又怎样?你究竟是谁,还不快快让路!”那少年双手抱胸,随着树梢忽上忽下,说道:“小爷这几年命犯太白,不利西北,少在北域露脸,看来名头竟弱了些。唔,柔然族轻功这么好,人又这么漂亮的年轻姑娘,让我想想……有了,你叫斛律遥衣!”遥衣一惊之下脱口道:“你怎么知道?”

    那少年嘻嘻笑道:“这天下之事少有我不知道的,我还知道你其实是在后风国出生,因为母亲是柔然族人,所以后风亡国之后才归附柔然。也难怪你轻功这么好,不过你的身法虽然好看,但比起后风国的自在逍遥法却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遥衣听他提到自在逍遥法,心中灵光一闪,猛地想起方才在行营之中,那瑄离的身法武功原来是出自后风一族,只不过较之大自在四时法更加诡异迅疾,身形气质也绝然不同,所以一时间竟没有想到。她记起瑄离说过少原君欲设计对付王族,眼见已误了不少时间,不欲再行耽搁,冷冷道:“哼!本姑娘轻功如何怎用得着你来评判!姑娘我还有要事,懒得跟你浪费时间。”说罢足下借力,向前射出,便自那少年身边一掠而过。

    那少年见她着恼,越发觉得有趣,笑道:“你既是柔然间者,这么匆匆忙忙赶路,定是有什么重要情报,这事我却不能不管!”口中说话不停,他人似飘叶倏然后退,眨眼间便又出现在斛律遥衣前方。遥衣暗中吃惊,脚尖一沉,借着树枝弯曲的力道突然向左飘出,这一下出其不意巧妙至极,谁知那少年也是了得,半空中身形一转,如影随形,她向左去他便在左,她向右冲他便在右,夜色下两道人影轻烟一般在林梢纠缠,越转越快,越飘越急,遥衣连用了数种身法,却始终无法摆脱对方,心下焦急,突然娇叱一声,回手拔出泠雪双斩,便向那少年刺去。

    那少年哎呦一声,翻身后退,手中现出一柄奇形短刃,当地架住遥衣当胸一击。遥衣自他兵刃之上借力而起,半空中双斩接连刺出一十三招,只听叮当之声连绵不绝,那少年也以快打快挡了她一十三招。两人一口真气用尽,双双落向下方,不约而同在涧水之上一点,借力跃上岩石,复又缠斗在一起。那少年虽算不上一等一的高手,但身手异常灵活,尤其轻功卓绝,手底频频接下泠雪斩凌厉的招数,还有空闲嘻嘻笑道:“柔然族归附宣王为臣,你是替他们传送军情吗?不如说了出来,小爷免费帮你带到如何?”

    遥衣见他这般缠斗中开口说话而身法丝毫不缓,自己便无论如何做不到,当下也不理会,只是招招抢攻,但是久战不下,心中不由焦躁,眼见一时无法胜过对方,心念稍转,突然哎呀一声,失足落往山涧中。

    那少年吃了一惊,俯身看去,只见她躺在水中一动不动,慢慢沉向水底。那少年急忙跃下山岩,几个起落便到了岸旁,伸手便去拉她,谁知耳边忽闻轻笑,遥衣张开眼睛双掌一翻,砰地击中他胸口,同时人自水中冲起,带起一天晶莹水花。原来她料知硬闯不成,便诈伤落水闭住气息,等他前来查看时,即刻出手偷袭。

    那少年反应算快,听到笑声已知不妙,急速向后撤身,遥衣这一掌出其不意,仍是击中他胸前,打得他撞在石上,口吐鲜血昏了过去。遥衣落在他上方,俯身笑道:“姑娘有急事要办,今天且不跟你计较,下次再让我见到你,看我不要你好看!”说着转身便走,刚刚举步,忽听破风声响,暗器击向背心。

    遥衣急忙向侧闪去,却听当当两声轻响,那暗器半空激撞,改变方向,不偏不倚正打在她小腿筑宾穴上。遥衣轻声惊呼,不由自主向下倒去,却听身后有人哈哈大笑,那少年跳起来连点她数处穴道,转到她面前拾起地上两枚铜钱,掂在手中道:“你这丫头鬼精灵,小爷险些着了你的道,现在你被我点了穴道,我问你话,你说是不说?”原来他方才被遥衣打了一掌,借着后撤之势已经卸去大半掌力,遥衣本来内功也不甚高,这一掌又是水底偷袭,所以难尽全力,他中掌之后立刻吐了一口鲜血佯作昏迷,却等遥衣离开时趁机将她点倒。

    遥衣不留心反被他暗算了,又气又恼,咬牙骂道:“人前装死,背后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解开我穴道,大家光明正大再打一场!”

    那少年将手中铜钱一收,蹲下身笑道:“小爷才不会再上你一次恶当。喂,我问你,宣国那边有什么情报,你急急匆匆又要赶去哪里?”

    遥衣瞪着他道:“我就是不说,你又怎样!”

    那少年笑嘻嘻道:“不说吗?你不说也没关系,我自有办法让你开口。”说着眼珠一转,伸手捉了什么东西便向她脸边凑去。遥衣大吃一惊,叫道:“你干什么!”

    那少年在她身边坐下,慢条斯理地道:“你若不说,我便捉些蝎子毒虫放进你衣服,让它们一只只慢慢往上爬,爬满你全身。”

    遥衣呸地一声道:“好不要脸!你敢对我无礼,我就杀了你,把你大卸八块!”

    那少年将一只毒虫放在她颈畔,得意地笑道:“你现在动也动不得,却又怎么杀我?”遥衣感觉在身后毒虫蠢蠢欲动,吓得尖声大叫起来。那少年作势扯了她衣领道:“说不说?宣国到底有什么要紧情报?”

    遥衣骇得脸色惨白,仍是咬牙道:“我……我不告诉你!”那少年手一松,遥衣不由放声尖叫,骂道:“你这小淫贼,挨千刀的小淫贼,你快住手,不然我杀了你!”她毕竟年少,一边骂着,一边觉得毒虫滑腻腻钻进衣领,复又想到已经赶不及向九公主示警,不由急得哭出声来,“小淫贼……呜呜……你害死我了,害死九公主了……我若能动弹,一定……一定杀了你……”

    那少年听到“九公主”三个字,突然一愣,问道:“你说什么,九公主怎么了?”

    遥衣哭道:“她被你害死了……啊!你快拿走虫子!你不拿走虫子,我什么都不告诉你!”

    那少年想了想,便凑上前去伸手道:“喂,我帮你拿出虫子,可要把手伸进去了。”

    遥衣见他伸手过来,又恨又羞,加上穴道被封气血不畅,一急之下竟然昏了过去。待到过会悠悠转醒,只见那少年正蹲在面前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她感觉衣服中的毒虫已经被取出,突然间脸上一红,挥手便向那少年打去,骂道:“该死的小淫贼!”那少年靠得太近不及躲避,被她一掌打在脸上,向后跳开,“喂!你怎么一醒来就打人!”

    遥衣发现自己穴道解开,跳起来道:“你……你无耻!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那少年捂着脸连退两步,急道:“且慢且慢,先把话说清楚!早知道不该一时心软解了你穴道,北域这地方果然背运,我金媒彦翎居然会被女人骗了又打,打了又骂。”

    遥衣一愣瞪大眼睛,“什么?你是金媒彦翎?”彦翎没好气地道:“那是当然,小爷行不改姓坐不改名,金媒彦翎便是小爷,原来你倒听过我的名头。”却听遥衣继续道:“原来你就是那个被魔云教追杀,又被宣王下了诛杀令的小淫贼!”

    彦翎唇角一抽,悻悻道:“魔云教那群大小道姑,不分青红皂白便说小爷偷窥她们洗澡,小爷明明只是路过,一群道姑有什么好看的,哼,都还不如你长得美些。”

    遥衣杏目圆瞪,想起刚刚他替自己取出毒虫,一定有过肌肤碰触,不由面红如霞,狠狠啐了他一口。彦翎虽不知道柔然族已经暗中投效王族,但斛律遥衣却知道九公主与穆国三公子关系非比寻常,而金媒彦翎又是夜玄殇的至交好友,顿足道:“都是你,阻拦我替九公主送信,九公主若是有什么意外,便都是你害的!”

    彦翎闻言满心不解,待遥衣将冥衣楼如何计划劫粮,今夜她又如何潜入行营,如何窥见少原君设计杀人,如何听到瑄离布下陷阱一一说明,彦翎听得出了一身冷汗,他本是奉命潜入合璧打探军情,半路遇上斛律遥衣,认出她是柔然族人,误以为她替宣军传送密报,这才设法阻拦,却不料阴错阳差,惹下这等麻烦,叫道:“乖乖不得了,这下不妙,美人公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恐怕有人重色轻友,要跟我翻脸无情大义灭亲!”

    遥衣恨恨瞪他道:“那也是你活该!”

    彦翎急道:“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无论如何,我们先去看看再说。”两人无暇再多计较,当下离开此地,一路全力展开身法,不过半炷香时间便到了五松峡,却四处不见子娆等人踪影。彦翎四下看察一番,知道他们已经来过,刚刚离开不久,斛律遥衣亦发现了子娆留下的暗号,指示他们已往宣军运粮必经的苍雪长岭而去,两人迟了一步,复又沿路追下,只希望能在冥衣楼遭遇宣军暗算之前找到他们。

    却说子娆与冥衣楼暗部动手烧了合璧粮仓,在柔然族的掩护下顺利撤出城外,待到五松峡,久等不见斛律遥衣前来,恐怕误了劫粮之事,于是留下暗记先行赶往苍雪长岭。

    雪岭之间,山路盘旋,易天率漠北分舵部众已在通往合璧的必经之路布下埋伏,待子娆等人到达雪岭古道,两面立刻有人传出讯号,过不片刻,易天与两名副舵主现身崖上,向子娆俯身拜下。一轮明月挂上山崖,子娆站在月光之中,回头问道:“情况如何?”

    易天答道:“各处都已布置妥当,只要他们进入峡谷,便是万无一失。”

    子娆道:“可清楚护卫军队有多少人?”

    易天道:“很奇怪,方才我们的人回报,对方仅有不足百人,且不见牛车马匹,但粮队行动十分迅速。”

    “哦?只有不到百人?”子娆亦是有些意外,微微细眸思索,这时候,前方古道传来一阵奇异的响动,似是流沙碎石层层落下,又似河流水声重重不断,很快便向峡谷而来。两名冥衣楼暗部倏然出现在月下,双双跪下,“启禀公主,宣国族粮队已经进入埋伏,是否现在动手?”

    子娆却不说话,只是轻轻抬手,心中不知为何,有种不祥的预感。明月忽然隐入浮云,谷中一暗复又一明,当月色重现时,宣军粮队出现在峡谷入口,众人凝眸看去,顿时皆觉惊讶。

    只见月光如水,山间古道上宣军粮队整齐迅速地向着峡谷前行,军中无牛无马,运载粮草的竟是一艘艘半丈有余的木船。船身赤红一色,双面皆绘有巨大的玄武标识,其上堆满粮袋,前无桅帆后无舟楫,但在这崎岖颠簸的山路上依次前行如履平地,除了前方开路的护卫军队,每隔几艘木舟便有两名战士骑马在侧,如此百余艘粮船连绵不绝,速度竟比马匹更快,让不由人生出这批船队是在长河大江之中顺流而下的错觉。

    “公主。”易天低声道,“情况好像有些奇怪,但对方人手不多,是极好的机会,要不要动手?”

    子娆徐徐道:“陆上行舟,天工瑄离机关之术出神入化,果然名不虚传。传我命令,避免近身作战,格杀所有护卫军,只留一个活口便够,务必小心船中机关。”

    “是!”易天起身传出命令。平静的山谷中忽然响起尖锐刺耳的呼啸,冷箭与暗器自两侧山崖射出,向着前行中的粮队罩下,仿佛漫天的光雨照亮黑夜,光亮之中,血色与惨呼皆被淹没,马匹惊鸣之声,在倏然而现的刀影中猝然而止。当黑暗重新降临,一百多艘粮船安静地停靠在山谷正中,两侧护卫军已换作数十名神秘无声的黑影,鲜血自沙砾之间浸下,月光流淌,微微泛出晶莹的赤色。

    冥衣楼部属行动干脆利落,从突袭开始到结束不过半炷香功夫,整条船队落入掌控,除了领头的护卫之外,其他人几乎连敌人都未看清便被格杀,易天率人检查,发现所有护卫都是来自赤焰军隐字营的普通战士,越发觉得奇怪。子娆与暗部自山崖来到现场,那领头护卫被带上前来,子娆从一艘粮船上收回目光,问道:“你们是赤焰军隐字营的人,为何负责运送粮草?”

    那领头侍卫认出她是王族公主,愤愤骂道:“好个少原君,居然与敌军勾结,让我们兄弟前来送死!”

    子娆眉梢微蹙,若她此时见过斛律遥衣,知道皇非暗杀隐字营上将白信一事,定能推测出他一箭双雕,既要设计暗算王师,又同时铲除隐字营中不服命令的将士,但遥衣尚未赶到,所有内情便也无从知晓。子娆审问数句,见那将领始终说不知粮船机关,心下不耐,看着他的眼中突然现出一点清幽的微光,那将领与她目光相触,神情蓦然一怔,跟着慢慢变得迷茫。

    子娆柔声道:“告诉我这粮船之中有什么机关,如何会在陆地上行进?”

    她的声音在月夜中缥缈动听,如同一场幽美的梦境,一幅曼妙的轻纱,那将领脸上现出迷醉的神态,却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们自玉渊出发之时便是如此,一路上粮船都是自行前进,无需有人操纵。”

    子娆微觉诧异,眸心幽光盈亮,复又问道:“你们运送粮草,怎么会从玉渊来此?”

    那将领道:“这批军粮早便到了玉渊,昨日突然接到少原君命令,要我们隐字营负责将粮草运送至合璧,而且指定要走苍雪长岭这条路。”

    子娆闻言一凛,方才那种模糊的不祥感突然掠过心间,似一把寒光毕现的利刃,几乎是不假思索,她转头向正在检查船上机关的部属喝道:“所有人撤离粮队,不要轻举妄动!”就在她话音落时,丝丝火光自船身玄武神图之上亮起,百余艘粮船形如光龙,忽然赤芒大作,剧烈的爆炸声随之震响。子娆喝令之际,冥衣楼部众已经撤身后退,但船上机关发动迅疾,整条船队轰然爆炸,急火流焰冲向四方,此处峡谷便如一座骤然喷发的火山,刹那之间,被炙热的烈火全然吞没。

    机关爆起的瞬间,子娆见势危急,手结莲华法印扬袖击出。半空焰火之间晶光大盛,莲华千影化作明美夺目的光盾与漫天飞火蓦然相撞,溅出流光万道,如雨激散。便这千钧一发之际,子娆与身边数名暗部飞身疾退,而那护卫将领被流火落石击中,长声惨叫,顿时化作一团烈焰。子娆等所处的位置本便靠近峡谷口,谷外原是一道横流而过的山涧,此时被大雪掩盖深可及腰,几人纵身而下没入雪中,谷口爆炸震天动地,烈火冲流扫向雪地,灼得人发肤炙热,几欲燃烧。

    无数火石划过夜空,阵阵热浪冲上山崖,剧烈的爆炸持续甚久,几乎过了小半个时辰方才平息。当火势稍缓,子娆自雪中起身,发现除了易天与十余名暗部高手侥幸逃过一劫,其他部众皆尽葬身火海,尸骨无存。峡谷中所有粮船也早已化作灰烬,唯余一地乱石余火,兀自烈烈燃烧,山崖之上融冰若血,映出绝地末日一般惨烈的景象。

    面对此等情景,众人无不心惊肉跳,一时谁都说不出话,不想这粮船之中竟藏有如此恐怖的火药机关,倘若方才见机稍慢,或是没有莲华术法全力一阻,他们此时也已丧身在这峡谷烈火之中。易天转头看去,只见重重火光照在九公主清魅的容颜之上,那双凤眸凛然如雪,正注视着蔓延山谷的残火。山谷尽头是无底的黑暗,却忽然有一个白衣身影徐徐出现在遍地赤焰之中。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