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0.0

章节字数:2625  更新时间:19-03-15 00: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10。0

    十五年是多久?

    对人来说,他的一生可能已经过了六之一二,但对于这个狐妖来说,却足以让她修炼出她的第九条尾巴。

    她是狐妖中第一个拥有九条尾巴的狐狸,因此她也被其它妖怪称为九尾。

    她不甘于做个妖怪,她想修成正果,晋入仙藉,自古以来,妖就是邪恶的代名词,晋升为仙,简直比登天还难,而她想做的,就是改变这种偏见,打通妖和仙的这条道路。

    首先,她必须强大,强大到所有人、神、妖都知晓她的威名。

    当那个叫姜尚的老头找到她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成功一半了。

    姜尚虽是个除妖的,既是找上她,必然是要做买卖的,除妖师狡诈,九尾不会不知道,但姜老头开出的条件足够诱惑她——姜尚是这世上唯一一个拥有封神资格的人,帮了姜老头,也就是帮了自己。九尾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她知道,姜尚下了很大一盘棋,首先便是让她附身到苏妲己的身上,苏妲己本还算是个美人,有了九尾妖力的滋养,再加上狐妖本身独特的狐媚功夫,整个人就愈发动人了。姜尚便开始大肆散播这苏家有天下第一美人这个消息。

    因为冀州侯与商王开战战败,为了讨好商王,有人便怂恿冀州侯苏护将妲己献给了商王。

    苏妲己的顺利入宫才只是一个开始。

    她本以为姜尚千辛万苦把她送到商王身边是为了杀死商王,但其实,比这个更简单。她要做的就是迷惑商王,让商王沉溺于纵情声色之中,让商王朝一点一点摧毁在商王他自己的手中。

    九尾卧在绫罗乡,不自觉地笑了,她回想着姜老头的计划,众人皆知姜尚追随西伯侯,西伯侯要造反也是迟早的事,“这是让我来把他对手的剑活活折断啊?呵,不对,是要我把这把剑活活浸锈,让他成为废铁。”

    “爱妃!”

    九尾抬头看向眼前这个正向自己走来的男人,他,正是十五年前那个雨天背着弓的布衣少年,当初九尾万万没有想到这柄要折在自己手中的锈剑,正是那个傻乎乎地说要把这个天下打过来送给自己的男人,她记得他身上的味道。九尾自己都怀疑这是不是上天开的一个玩笑了。

    “大王,何事大驾光临啊?”

    “今日想让你陪陪孤。”纣王的语气很轻,好像生怕惊扰了面前这个美人。

    “今日大王想去何处?臣妾陪着便是了。”

    “猎林。”

    “狩猎的话,臣妾早就腻了。”九尾慵懒地地伸了个腰,“若是实在想去的话,请大王另寻他人,臣妾恕不奉陪。”整个朝歌,怕是只有她一人敢这么跟堂堂的商王讲话了。

    “不,今日孤只想爱妃陪我去走走。”

    九尾微眯双眼,她略有思索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最后懒洋洋地从舒服的塌上起身,似是敷衍地回道:“好吧,刚好也躺乏了,正好出去走走活动一下身子。”

    出行并没有带多少人马,二人就像寻常夫妻一样走在猎林的小道之间,男人穿着一身很旧的布衣,背上背着一把普通的弓和一些箭,女人穿着略显随意。

    待走到偏僻一些的位置,男人便叫身后的几个随从撤去,只剩他们二人继续前行。

    “近日,有大臣上谏,说你是妖妃,让孤将你赐死。”商王轻描淡写地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大王怎么看?”九尾如同抛绣球一般将问题又抛给了商王。

    “还有大臣带着些方士,当着孤的面说你是妖怪所化,你可知晓?”

    “呵,这宫里都传遍了,臣妾能不晓得吗?”她冷笑,“大王可否记得,一年前,臣妾与大王同行落难之时,遇到的那个难产的妇人吗?

    “记得。”

    “当时妇人明明已无药可救,腹中孩儿也危在旦夕,可妇人却央求我们剖开她的肚皮,救她的孩子。我照做了,可是后来却被谣传为,臣妾好奇女人如何生产,活生生剖开待产妇人的肚皮。大王,您听出什么道理了吗?”

    “爱妃有何见解?”

    “只要世人认定了我是个祸世妖姬,无论我做什么,我都是个残忍暴虐的祸,大王口中的大臣们,不过是群无能之辈,只敢上谏,不敢动手。”九尾说到这里,竟然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

    “可你在孤心中,永远都不会变。”

    “大王恐怕早就知道臣妾不是苏妲己了吧?”九尾看向这个英武的男人,他比初见时看上去更高更魁梧了些,也更成熟稳重了些。

    “你入宫当天我孤知道你不是苏妲己了,”男人仿佛一切都了然于胸,“百姓皆传冀州侯家有一美人温婉贤淑,孤年少时,也有过一面之缘,她确是一个柔弱女子,更何况妲己是冀州侯的掌上明珠,他把女儿送到孤手上犹如羊入虎口,可你不一样,孤第一次见你时,从你眼睛里看到的是桀骜。”

    “既然你早就知道我不是苏妲己,为何还要把我留你身边这么久?”九尾脸上浅浅的笑意被冷漠替代。

    他突然往后撤了几步,搭上一只箭,自信地拉开起弓,箭尖指向九尾,嗖的一声,箭疾速飞了出去,箭头贴着九尾的发髻飞了出去,正中不远处的一丛草中。

    “走,去看看,我射中了什么?”

    走近那草丛,九尾优雅地蹲下抽抽出了那根箭,顺带也抽出了一只满身是血的兔子,这时,天空中突然下起了雨,这场景让商王不禁联想到十五年前的少女。

    “你是她?”

    “你不惧我吗?”

    “有何可惧?”商王脸上展开笑颜,“故人重逢,本是可喜之事。”

    “我是个妖怪,你当真不惧?”

    “万物皆为生灵,众生本就平等,没什么可惧的。”商王的话让九尾有种莫名的触动。

    “众生平等……哈哈哈,这四个字说出来轻巧,做到何其难?”九尾挼了挼耳边已被雨水浸湿的发丝,“被我毁掉的生灵多得我都数不清了,这四个字在我面前太轻了。”

    “确实很轻,你本能将我商王朝一举消灭,这对你来说轻而易举,可你为什么要伪装成妲己?你是姬发派来的奸细吗?”

    “我……”九尾突然睁开了眼睛,商王突然的质问让她从梦中惊醒。

    她先是缓了缓,然后又开始苦笑,“我什么时候也像人一样开始做梦了?”

    “爱妃,你醒了?”商王的手拨开了绫罗乡的一层层帘,最后坐到了九尾身边,“方才来的时候,她们说你睡下了,我就在外面等你醒来。”

    对上商王那张英武又宠溺的脸,不知道怎么回事,九尾心里乱糟糟的,“大王等了很久吗?”

    “不久。”商王握住她的手。

    “我不信,我要问她!”九尾故作撒娇状,向一旁的侍女问道:“大王等了多久!如实回答!”

    “回娘娘,大王等了快有一柱香了。”

    九尾突然笑了起来,“若是被那些大臣们听了去,又要说我魅惑大王了!”

    “任他们说去,孤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九尾突然有点害怕,害怕商王知道自己不是妲己,虽然刚才只是一个梦,但是梦境成真也是迟早的事。九尾不是一个患得患失的妖,也不是优柔寡断的妖,但是刚才那个梦太真实了,她甚至怀疑商王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妲己了。

    “大王,战事如何了?”

    “败了,闻太师也加入叛军了。”商王说得淡然。

    “那如果最后西歧叛军胜了呢?”九尾这句话让一旁的待女大惊,全天下恐怕只有这个女人敢在商王面前说这句话了。

    “胜败都是常事,就算亡国了,我豁出这条命也要保全你。”商王似乎也对这场战争的结果有了自己的答案。

    九尾挑起秀眉,“我可用不着大王来保护。”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