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

章节字数:3107  更新时间:08-04-09 08: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韩笑盈就那样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动都懒得动一下,手脚都沉重得如果系上了千斤铁锤,她错过了午餐,也错过了每日下午的健身,最后也错过了晚餐。

    齐雨莎中午的时候来敲过她的门,喊她去吃午饭,她没有出声,只是觉得疲惫得动都不想动一下。下午的时候齐雨莎又来过两次,喊她的声音一次比一次焦急,她依然没有回答。直到夜幕低垂,连楚天童都来敲她的门,楚天童几乎把门打破了,最后,韩笑盈听到他开锁的声音,还是做过特工的人有办法。

    “天啊,盈,你真的在房间里,你知道我们为了找你,几乎把烈焰盟都翻过来了吗?”楚天童喊得很大声,好象希望天下的人都听到一样。

    “大惊小怪什么啊,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用得着这么担心吗?”韩笑盈有气无力的回答着楚天童的问话。

    “雨莎来找过你多少次你知道吗?我们都要急疯了,以为你被外星人绑架了呢。”楚天童的声音有点不正常的嘶哑。

    韩笑盈试着对他微笑,结果没能成功,“天童,你真是太夸张了,还外星人,你怎么不说我掉进宇宙黑洞里面去了。”

    “如果我再找不到你,我就会去宇宙黑洞看看了。”

    “啊?”他还真的这么说了。

    “这里是烈焰盟,连苍蝇都飞不进来的地方,你竟然失踪了整整一天,这还不让我们担心吗?”楚天童把房间里的灯打开了。

    韩笑盈的眼睛受到光芒的刺激,不自觉的一闪头,使那灯光不至于直射到她的眼睛里,“很刺眼你知道吗?开灯之前就不能先告诉我一声吗?”

    “那你失踪之前就不会先告诉我一声吗?”

    这一次韩笑盈真的笑出声来,“既然是失踪怎么还会告诉你呢?再说,我也没失踪,我一直都在我的房间里,哪有人在自己的房间失踪的。”

    “那雨莎来找你,你为什么不出声呢?”

    “因为我没听到啊。”

    楚天童紧皱双眉,“盈,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啦?雨莎的敲门声在楼下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你说你没听到。”

    “就是没听到啊。”韩笑盈很无赖的说。

    “再找不到你的话,我们就要去告诉竞堂了,不知道他今天和亦泽在主控室那里忙些什么,连吃饭都没有出来过,我们也没去打扰他们。”

    当然是方亦泽想办法留住了关竞堂,他希望能让韩笑盈好好的沉淀一下整件事情,当然也不希望让关竞堂看出韩笑盈的不对劲。

    “他每天不都是这么忙吗?”

    “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楚天童扶正韩笑盈的肩膀,强迫她面对他,“今天下午的事,一点都不象是你的作风。”

    “没事,就是懒得动而已。”

    楚天童将手掌按在她的额上,“身体不舒服?病了?要不要请个医生过来?听说烈焰盟的医生Terry从法国回来了,让他来看看你?”

    韩笑盈惊跳起来,“Terry回来干什么?烈焰盟里出了什么事吗?”

    “你干什么反应这么大啊?”楚天童愕然的看着一脸紧张的韩笑盈,“他就是回来给烈焰盟的人做做常规的体验。”

    韩笑盈发现自己有点反应过度,不自然的笑了笑,“没什么啦,我这不是关心则乱吗。”

    楚天童是了解韩笑盈的,这是一个处乱不惊的女人,什么事情能让这样一个有大智慧大胸怀的女人草木皆兵。他就那样愣愣的看着她,一瞬不瞬的。

    韩笑盈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喂,你看我干嘛!”

    “你很不对劲啊!”

    “没错,我是很不对劲,因为我很饿,我从中午开始就没有吃饭了。”韩笑盈从楚天童的身走过去,“我要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

    “等一下!”楚天童拦住她,借着灯光看着她尤有泪痕的脸,“你哭过了,为什么?关竞堂他欺负你吗?”

    “你神经病,他怎么可能会欺负我。”

    “我想也是,他哪有那个胆子呢,我可是很严肃的警告过他了。”

    “天童,你还真不是普通的自大!”韩笑盈无可奈何的看着他,“我要饿死了,你让我过去啦,再不吃点东西我就要晕倒了?”

    楚天童闪开身子,让韩笑盈走了过去。走了几步之后,竟然没有听到楚天童跟上来的脚步声,奇怪的回头看到还停在原地看她的楚天童,“你不来吗?”

    楚天童叹了口气,“你这个女人啊,早晚把所有的人都弄疯。”

    “我有那么强吗?走吧!”韩笑盈向楼下跑了过去,楚天童在后面跟着她。

    韩笑盈从厨房里找了一块三明治,放在嘴里胡乱的吃着,其实她真的吃不下什么东西,她只是不想和楚天童继续刚刚那样的话题。

    “雨莎呢?”满嘴的食物使她口齿不清,从来不知道三明治是这么难以下咽,“她应该也在找我吧。”

    “连俊威都在找你,知道你惹了多少乱子了吧!”

    “那他们现在在哪?我们去找他们吧!”韩笑盈就要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楚天童忍不住了,“盈,你就不能明明白白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吗?”

    “神经过敏啊你,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有什么事啊?”那些话是韩笑盈不能说了,“天童,你把你更多的心思放在别的地方好不好?”

    “不想让我担心的话,就把话都告诉我。”楚天童今天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事情弄个明白。

    “我没什么可说的。”韩笑盈苦笑,如果把那些话都告诉他了,他会更担心的。

    “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事情都告诉竞堂,然后让他来问你。”

    “你告诉竞堂什么呀,什么事情都没有,让我说几次你才能相信啊?”

    楚天童不是一个会放弃的人,他想做的事情他就会做到底。

    “盈,你从哪里冒出来的?”齐雨莎的话打断了楚天童刚要说出口的话。

    “我是泡沫吗?还冒出来!”韩笑盈看着从外面跑进来的齐雨莎和贺俊威,两个人显然都松了一口气,外面的天气一定不太好,两个人的脸都冻得通红。

    韩笑盈很庆幸他们能闯进来,可以让她暂时的逃开楚天童的追问。

    “你下午跑哪去啦,来让我看看,有没有少一块肉什么的。”齐雨莎前前后后的看着韩笑盈,“还行,表面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韩笑盈抿嘴笑了起来,“雨莎,难不成这一个下午把你的脑袋急出毛病来啦!”

    “原来你也知道我们急啊。”

    “好啦!”贺俊威看到刚刚被韩笑盈放在桌边的那只吃了一口的三明治,又深深的看了看韩笑盈,“没问题就好!”

    他看出什么来了吗?韩笑盈觉得自己要疯了,怎么看谁都觉得可疑呢,“你们冻坏了吧?外面很冷吗?”

    除了说天气,韩笑盈好象不知道自己还能说点什么。

    “好象是变天了,看样子明天还会下雪的!”贺俊威坐在沙发上,一个下午他被齐雨莎拉着走遍了烈焰盟,这时他才发现烈焰盟还真大,一个下午把他的腿都走细了。

    “下点雪很好啊,可以清新空气。”韩笑盈也坐了下来。

    “明年的收成会很好,瑞雪兆丰年,农民会很高兴!”贺俊威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这些无聊的话,“明年的粮食价格不会太高。”

    “俊威,你说什么呢?”齐雨莎奇怪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民生问题啊。”贺俊威微笑着,“天童,盈也找到了,和我去打台球吧,我好久没玩了。”

    韩笑盈真是太感激他了。

    楚天童看了看韩笑盈,又看了看贺俊威,“好吧,我也很久没打了,因为没有时间。”

    贺俊威站起来,手搭在楚天童的肩上,“兄弟,还记得我们是什么时候打过台球吗?上次我可是把你打得落花流水的。”

    “开什么玩笑,被打得落花流水的那个人是你吧!”

    “不服气是不是?我们打打看!”

    “怕你啊?”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向楼上走去。

    齐雨莎走进厨房,打开火,将锅放了上去,洗了米放进锅里。

    “雨莎,你在干什么?”韩笑盈看着她的动作。

    “我在做饭啊?看不出来啊?”

    “我当然知道你在做饭,你为什么要做饭啊?”

    “你一天没怎么吃东西,不吃东西怎么可以呢,你已经很瘦了,知道吗?那个三明治一定很难吃吧,给你做点粥,我的手艺虽然没有你的好,但总是会比那个三明治好吃多了。”齐雨莎没有停止手里的动作。

    “雨莎!”韩笑盈的鼻子酸酸的,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我不想问你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要记得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站在你的身边。”齐雨莎一边低头做着粥,一边说着,眼睛始终没有看韩笑盈一眼,“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了你,我也会停留在你触手可及的那个地方,你不必费力气,只要回过头来,就可以看到我。”

    “雨莎!”韩笑盈咬住嘴唇,吸了口气,眼泪从眼眶中滑了出来。

    “行啦,行啦,我知道我叫雨莎,你不必一直叫我。”齐雨莎在厨房里忙碌着。

    韩笑盈含着泪微笑出来,有朋友的感觉真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