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恶魔的笑声

章节字数:3230  更新时间:14-10-01 09: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眼看婚假即将结束,欢颜竟然连自家老公都没能见上几面,实在令人匪夷所思。这天,欢颜决心拿出以前在大学里通宵学习的劲头,非等到雨西回家来和他当面说上话不可。

    越是焦急等待,就越是觉得时间过得极慢,午夜十二点,凌晨一点,凌晨两点,欢颜强撑住自己不断往下耷拉的脑袋,愣是冲泡了无数杯咖啡将自己定身在客厅的沙发里,喝到后来连胃都开始有些疼了。

    已经是凌晨三点多,欢颜几乎是半躺在沙发上。就在这时,大门处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欢颜腾地一下从沙发里跳起来,冲向大门,和开门进来的雨西碰个正着。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见到欢颜,雨西似乎有些吃惊,声音里明显带着不悦。

    好不容易见到雨西,欢颜这个兴奋呀,比刚才喝那些咖啡可管用多了,完全没有听出雨西声音里的别样情绪,“我在等你呀,都好多天没看到你,真是想死我了。”

    说完欢颜就扑上去抱住雨西。

    雨西被欢颜紧紧抱住,欢颜把脑袋埋在他的肩头,完全没有发现到雨西眼中闪过的一丝寒意和不耐。

    毕竟是软玉温香抱满怀,雨西楞了一下,还是展开双臂环抱住了欢颜,声音里也多了一分温情,“说了不用等我,你不是最爱睡觉的小懒猪吗?何必这么熬夜呢,对身体不好。”

    “原来你也知道熬夜对身体不好啊,那你还天天熬,你岂不是自打耳光。”又可以抱住雨西温暖的身体,又可以闻到雨西身上熟悉又好闻的气息,欢颜的心都醉了,前几日的不快和寂寞一扫而光。

    欢颜始终没有发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原来她的欢喜悲伤可以左右雨西的情绪,而现在已经彻底倒过来了,雨西的一颦一笑掌控了欢颜的喜怒哀乐。

    见雨西良久都不发一言,欢颜心想一定是太累了,忙松开紧紧攀在雨西脖子上的双臂,“你一定累惨了吧,公司里出什么大事了,要你这个老大亲力亲为这么多天。”

    “我先去洗澡,你赶紧上床吧。”雨西确实是一脸的疲惫,眼睛里满是血丝。

    “那我帮你先去放水。”欢颜谨记自己小妻子的身份,“你是穿那件米色的浴袍吧,我帮你拿好。”

    见欢颜如此雀跃,忙东忙西,雨西本来冷淡锋利的眼神慢慢褪去,有种可以称之为温柔的情绪开始出现在他眼底。

    “你的报复计划刚开始实施,你不会就这么轻易结束了吧,你若想知道欢颜是不是只爱你一个,你必须多考验她几次,这点时间也实在太短,根本达不到你要的效果。”他心底的小恶魔瞬间现身。

    “雨西,快来洗吧,水温我都调好了。”欢颜从浴室里露个小脸出来。

    雨西使劲摇了一下头,想把那个小恶魔驱走,可是小恶魔尖利的笑声久久不肯消失。

    “还楞在那里干嘛?快来洗呀,也好赶紧去睡,我在床上等你。”欢颜觉得这话说得有点容易产生歧义,忙又补充了一句,“我没打算干嘛,就想等你一起睡着而已。”

    “这就来了。”雨西一路走,一路就将大衣、外套、衬衣啥的都扔到了沙发上。欢颜一见,忙一路跟着过去收拾,把大衣和外套挂好,把要换洗的衣服放到洗衣篮中,一副居家小妻子的形象。

    见雨西关上浴室门并听到水声,欢颜这才心满意足爬到床上去。等啊等啊,雨西始终都没有从浴室里出来,周公已经无数遍来问候过欢颜了,欢颜真正熬不住,头一歪沉沉睡去。

    许久,雨西才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卧室,他坐在床边,看着欢颜沉睡中的容颜,那么美好无暇,他不由得痛恨自己起来。

    自己都在做些什么呀?他何其忍心让欢颜天天独守空房,切切期盼,这难道很有趣让自己很有成就感吗?如果是这样,可为何,自己的心已是痛到无法言说。

    欢颜正在做一个好梦,她梦到雨东在大派喜帖,喜帖上那张婚纱照中他和夏晴笑得那么灿烂,那么幸福。这个世界多美好,有情人终能成眷属,她开心地说:“雨东,你好棒,你终于成功啦!”

    雨西心中的小天使刚刚开始发挥作用,冷不丁听到欢颜梦中的呢喃,其他的没听清楚,那一声雨东却是听得清楚明白。

    “你看你看,欢颜心里最爱的人还是林雨东吧,她对你的好不过是伪善,或者说是可怜你,她觉得她自己是普渡众生的菩萨呢,而她真正放不下的人一直都是林雨东,她连做梦都在呼喊林雨东的名字,你何曾听到欢颜梦里呼喊过你的名字呢。”小恶魔尖利的声音又在脑中回荡。

    雨西一咬牙,离开了卧室,睡到了客卧的床上,他耳边一遍遍萦绕的是欢颜那一声声雨东,还有小恶魔刺耳的笑声。

    等欢颜次日醒来,一摸身边,床上凉凉的,哪里有半分人影。

    “雨西,雨西,你在吗?”

    没有任何回应,如果不是看到洗衣篮中有昨夜雨西换下的衣物,她简直怀疑昨夜根本就是一场梦。

    欢颜忙冲到餐厅,桌上空空如也,没有早餐,没有留言,什么都没有。

    欢颜彻底傻了,就是再迟钝再白痴的人也完全可以感受到来自雨西的忽视和冷漠,这究竟是为什么呀?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吗?还是自己做错了却没有意识到呢?

    泪意渐渐涌上心头,欢颜真是敲破头也想不明白,始终爱自己爱到无法自拔,将自己视如珍宝的林雨西怎么突然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这真的是不科学呀!

    电话铃突然想起,欢颜一震,一定是雨西打回来的,一定是雨西找她。

    “欢颜呀,起床了吗?”原来是老妈打过来的电话,欢颜想起来了,今天是婚假最后一天,原本就和老爸老妈说好和雨西一起过去吃晚饭的,也算是新娘子回门。

    欢颜的心一下凉了半截,如今连雨西身处何方都不清楚,怎么能够夫妻双双把家还呢。

    心里虽这么想,声音里欢颜可不敢流露出一丝半点,她忙用最标准的上海嗲女儿的腔调回答,“老妈,这么快你就想我啦,人家刚醒过来,还没起床呢。”

    “就知道你贪睡,一定缠着雨西也天天陪你睡到中午头才肯起来吧。”不过是一周没见到女儿,沈妈妈却觉得仿佛半辈子没看到一样,天天盼着小两口回娘家的日子,今天可算盼到了。

    原本还噙在眼眶中的泪,被老妈这么一说,唰地一下全滚落下来,鼻子也一下就塞住了,竟是一句话都接不下去。

    “欢颜,怎么啦?声音听上去不是很舒服的样子,是感冒了吗?”毕竟是母女连心,沈妈妈仍是听出了女儿声音中的异样。

    欢颜正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老妈的感冒二字给了她灵感,索性就翁着鼻子说:“老妈,大概是穿少了,昨天开始就有点流清水鼻涕,今天好像嗓子也开始不舒服了。”

    沈妈妈在电话那头轻笑,她完全理解错了,她以为是小夫妻新婚燕尔,一准是晚上的床上运动太过激烈,还不肯太太平平就去睡觉,结果累到了也被凉到了。

    “你呀,自己身体要当心,有些事情有一辈子时间去做,不用那么急在一时的。你也要劝雨西当心身体,他工作可比你忙多了,压力也大多了,你不仅要照顾好自己,还要照顾好雨西来。”

    欢颜当然听得懂老妈话中深层次的意思,她在心中暗暗叫屈,这十天来,就看到雨西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哪里来什么着急呀!可是她根本无法解释,只好含糊点头应答,“这个我晓得的,我们会注意劳逸结合的。(哪里有劳么,我根本每天都逸的发慌好不好)”

    “今晚你爸亲自下厨,你和雨西别来的太晚了,早点吃完也好早点回去休息,你明天就要去上班了是吧。”

    欢颜一个劲咬牙,心中暗下决心,今天无论如何要联络到雨西,不能让老爸老妈为自己担心,“知道了,我再去关照一下雨西吧,我们争取晚上七点左右到家。”

    “那好,你也别再赖床了,赶紧起来吧。”

    “遵命,母后,我这就起床。”

    挂掉老妈的电话,欢颜的泪再也忍耐不住,反正屋子里除了她连个鬼都没有,她放声痛哭。最憋屈的是,她都不知道自己哭的原因。

    等把眼泪收干,欢颜毫不犹豫拨通了雨西的直线电话。

    “我找林雨西。”仍然是依纯接的电话,欢颜毫无表情地说。

    “是欢颜呀,林总正在开会呢,回头我让他给你回电话好吗?”

    “依纯,麻烦你让他马上过来接电话,现在、立刻。”欢颜从未用这么命令和严肃的语气和依纯说过话。

    依纯一时被吓住了,略一犹豫,马上答道:“好的,请稍等,我这就去请示。”

    能在雨西身边干这么多年,依纯早就成长为一个超级优秀的行政助理,包括揣摩老板的情绪指数。从雨西婚宴第二天就来公司工作开始,她就察觉出一丝不安和诡异。虽然雨西整个工作状态和平时几乎没有差别,但是很多工作细节上的变化,让依纯可以很明确地感受到雨西的不同。以前谈到欢颜时眼中的似水柔情消失了,变成了命令似的留言,而且老板身上那种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越发浓重,搞得公司里要向他做直接汇报的高层也人人自危,生怕汇报过程中被抓住小辫子,这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