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鱼座)关雪茗:覆灭的诗史绯色的翼,继日的蓝星占据了日光的锋芒  (5)夏朝的祈祷者

章节字数:2025  更新时间:14-11-01 09: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红白战争之后很容易想到,文化遭到了多大的摧残,而变为奴隶的人在六百年里一直受严峻的等级制度的压迫,直至武王迁都之后才有所缓解。

    雪茗不禁叹息道,一旦想起这些历史,而自己在此时正面对着这波澜壮阔的未来,已知结局却不知过程,下决心要改写却不知如何写起,真的,有能力改写这一切吗?让夏朝延续,让奴隶制与无尽的战争都被姒履癸所碾碎,而自己要做好辅佐他的人。

    眼前又出现了赵梁的身影,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却让弥天的阴谋席卷整个世界,如果改写的前提是必须杀了赵梁的话,那么又该从何下手,未来的迷惘似乎证明了改写的路并不好走,这个时代看似简单却有太多的线条穿插其中。

    暗红色的长袍穿在身上像是加厚的棉服,而几件金首饰穿戴在上身却类似是沉重的枷锁,雪茗拼命的适应着沉重的历史服装带来的压迫感,却误打误撞的闯入了前厅。

    前厅的大门上刻着大禹治水的种种事迹,可见夏朝人认为大禹是他们的先祖,对大禹更是数不尽的赞誉之情,随便挑一个路人问大禹是谁,那路人只要是国人,皆以圣人大禹王的称呼对答,弄的雪茗都不好意思继续问了。

    进入前厅便踏上了大理石的小路,看似宽敞其实非常狭窄,两旁的银杯上盛满了蜡油,以及没有完全烧尽的蜡块,银杯上轻轻用手触摸便能感觉到冰冷的凉意下细如发丝般的线条,墙壁是用土砖加鸡蛋清以及某种颜料涂成的暗红色,有的蜡烛还没有烧尽,还有点点如星辰般闪耀的余光。

    雪茗取下了一个银杯,只要打开墙上的铜扣银杯便自然脱落。

    有幸雪茗穿的是暗红色的长袍,所以一不显眼二不嫌冷,在阴暗的密道里反而成了一种保护色。

    走了不知多少步,反正感觉像是穿越了很远的距离,隐约听到某个男人的声音在什么地方回荡,声音中虽然含糊着但依旧能感受到那种赞誉的声调,数不尽的尽是赞美的词汇。

    等完全转出了密道,却发现从一尊雕像的后堂转了出来。

    而大殿上,一位年纪比较小的男性(应该说是男孩)正在双手合拢,虔诚的念叨着什么听不懂的话。

    不远处的侧面,一尊七条蛇缠绕起舞的雕像,七条蛇的蛇嘴上都插入了油烛,油烛的光芒照的玉蛇晶莹剔透,带有多少的褐黄色斑点,那是长期碳化的痕迹。

    暗红色的厚重的幕布遮盖着窗户的一半,傍晚的阳光斜撒进大厅,就连空气中的浮尘都好像在闪烁着寂寞的纤光。

    那男性念完之后对着雕像拜了七次,拿起写上字的木条插入了金蝉麽样的香炉里,那字是标准的金文,写的是四个大字:勾曜硕海。

    当然雪茗并不认识,等那少年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之后,她才发现那少年身上竟然披着天蓝色的袍子,袍子下面是褐黄色的内衣。

    少年的衣服上数来数去竟然有七条蛇组成的图案,竟然跟那尊烛台上的图案极为相似。

    少年拍完土抬头望了望手持银烛的雪茗,连忙低声道:“伏羲堂怎么可能会让女人进来?你还穿着睡衣,成何体统?这是对我祖的不敬,这是对上天的不敬啊!”雪茗听到之后,连忙问道,“这是哪里?”“这是我们祭奠先祖伏羲氏的厅堂,自大禹建国至今未曾有女人入内,而如今岂可破例,这会引起天怒啊!”“这,不让女人进?”“是的,不想掉脑袋就跟我走!”“为什么?”雪茗话还没说完,那少年上来摁住雪茗的脑袋便拉出了厅堂,随从的官员看到这种情况连忙赶上来帮忙,被那少年厉声喝退。

    “呼,安全了,你这个女人,以后记住,胆敢擅闯伏羲堂,你的脑袋就不能要了。”“这么严重?”“是的,先祖定下的规矩。”

    那少年的声音较为清脆,而清脆中又显示出一种不成熟的破音的声调。“你怎么穿睡衣就出来了?”

    雪茗看了看自己穿的紫红色的长袍,突然明白这不是这个时候的衣服而是睡觉害冷时穿的衣服,难怪,古人绝对不会傻到用完全束缚行动的衣服当做常服。

    “算了,认识一下,我是勾氏,淮越国的世子,字硕海,单名一个曜字。”少年说话很单纯,但从话里已经听出了多多少少的命令式语气,雪茗不禁想到,难道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都惯用命令式的语气来说话?

    簌簌的叶被北边的黄河吹来的风吹的摇摆不定,黄昏时的河流总要刮起阵阵北风。“申时到了,我要去参加宴席了,再见。”“我也去。”“你?你是几品的官员?况且还穿着睡衣?不用担心,我会为你保密的,不过看见别人就另当别论了。”勾曜说话的时候隐约有种笑意从字眼中蹦出来。“抱歉,失态下。”勾曜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两只手捂住嘴,难怪是个未成年人,笑点竟然这么低,不过也难怪,这样一个时代,无聊的也只有自找快乐的余地了吧?

    申时已过,城楼上的武士擂响猪皮的鼓,士兵们关闭长倾城门,一过申时,就是众大臣们起舞作乐的时候,再也不接受任何的谏文以及诉讼,但相对的,从卯时到申时,除了上厕所以及用膳,任何时间都必须接受臣下的谏文以及诉讼,否则丞相就有权利代表王来办案,但姒履癸当政的年代比较特殊,国内大事全有关龙逢丞相来全权负责,而姒履癸常年征战。

    “抱歉,你快回去换一身衣裳吧。”“我不认路,但,对了,这个令牌,你认不认识。”

    勾曜领着雪茗在半个小时以后找到了那令牌所指的房间。“你住在这,你是宫女?”“暂且是吧。”“不多说了,我要去参加宴席了,再晚就禁止入内了,那么我母后不骂死我才怪。”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