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座)勾曜:你所熟知的世界已不复存在,你究竟如何才能将它复原  (23)鸢尾草冠

章节字数:2337  更新时间:14-11-09 08: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长江之水向东,鸢尾花瓣映月含羞,历史灾难背后,恶魔意志悄然展现。

    太史和钟古一行人亦乘船到襄陵,有幸一路没有遇到什么风大浪急的险情,柔软的阳光相当和煦,水面逐渐升温,照的整个河谷暖融融的。

    “大人,江上风大,您回屋待着吧?别伤了身子,路不远了。”“下去,谁允许你和我说话了。”太史一身棉麻衣料的白衣,双目无神直视前方的江水。

    奔腾的江水不断回流,两岸的山崖交织着阳光幻觉般的光晕,眼角微微干涩,不知是因为思念的痕迹在眼眶中流失还是因为风浪的摧残。

    “已经多少天了?”“半个月了,不过,我们赶的正是时候,这种天气实属少见。”“不知道阿雪他们怎么样了,真想再见一面,只可惜还有更多的事需要去忙啊。”

    正午的日光逐渐下沉,太史就在船头不知道孤单了多久,吹倦了风,也是时候该进去歇一歇了。

    等转过了山崖,硕大的光影更加接近那远近如一的赤橙色,近了定睛一看竟是满山崖的鸢尾花。

    色如烟火形如喇叭的鸢尾如同成千上万的鸟儿在起舞,赤橙色在免受阳光干扰的距离之时又变成了偏银的紫色。

    成片的鸢尾冒着灼烈的日光和江上的狂风大片扎根,群曳不绝,纯紫色中透出一丝莹白,莹白中透粉,惊艳的外表下是不动声色的坚强。

    “大人,您回屋休息吧,坏了身子,得多遭罪啊!”“船家,能停下船靠岸吗?”“能的,大人您这是要?”“没什么,你们在船上等等我,吃点东西也好,毕竟,你也划了一上午的船了,该歇一歇了。”船上四个船家连忙扶着太史上船,便回舱里热酒去了。

    “划船是个很累的差事吧?”钟古在一旁扇火,问休息的舟子。

    高耸的山峰下,一块只有几人落脚之地的空地呈现在眼前,太史一步跳上岸,这是他自从入江以来第一次踏上陆地。

    高悬的石壁上石灰色的沧桑划下了勒痕一样的图案,长满了潮湿的青苔有的还沾染了雨露的气息。

    在石块的夹缝中固执着几颗淡紫色的幼年鸢尾草和上面早已成熟的深紫色花瓣。

    太史独自登上山,采了不少的鸢尾草花。

    叶剑形,质薄,淡绿色。花梗着花数朵,花冠紫白色。外3枚较大,圆形下垂;内3枚较小,倒圆形。雄蕊与外轮花被对生;花柱3裂,扁平如花瓣状,覆盖着雄蕊。

    夕阳在山的时候,太史终于回到船上,舟子们连忙上前搀扶,满身泥土的太史狼狈不堪。

    “您这是何苦啊?鸢尾这种东西,药用价值低而且并不稀有!”“是啊,我们村里就有,您要是想要的话,给我们一个铜板,我们就能给您采来一筐啊!”“与你们无关,开船吧,熊先生估计都等急了。”“是的,遵命大人。”

    天色已晚,夜班的舟子已经划起了船,船舱内用珍贵的油点起了灯,众人围着油灯取暖,一盘冷了几个月的干粮,两碗汾酒。

    夜色渐浓,带着沉重的相思衬托出哀伤的气氛,太史用那纤长的手指巧妙的将花瓣编成了花冠,紫色透白的华丽,胜过一切珠光宝气却独有自己的韵味。

    洁白的皓月当空,青蓝色的光洒向湖水,照出一片明镜般的浩瀚,远近的山被照出了青黛色,看起来像是乌黑的一片,时不时看见南飞的大雁在月光下组成了稍纵即逝的叠影,像那逝去的一切那样被月光分割成一道一道的。

    往事如沙,如寂静却暗涌的江水一般涌向脑海中:

    十余年前,有施与中原爆发了大型的战役,太史令的父亲看到了商机执意要去友好访问并求订自己的武器。

    月光如水的夜晚,太史炎穿衣的声音带来一片沙沙声,手下将剑磨的光辉冉冉,发出刺耳的嘶鸣。

    吵醒了太史令母子,当时的太史令不过是一个孩童,还不能理解父亲的所作所为出自何种的目的。

    “老爷,你要去哪里?”“有施,盐城郡!”(今江苏盐城)“那里,不是已经打的不可开交了吗?”“所以,我要去那里赚钱。从赤堇山到盐城西城的道路已经打通,此商机不可错过!”“去吧,善待当地人民,否则老天会惩罚你的!”再难听的话太史夫人不想再说了,毕竟销售武器则意味着用来杀戮,即使不参与战争,手上的那些沾了鲜血气息的铜币也将成为现实。

    “爹爹,别走好吗?”太史令当时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幼童,只是年幼的时候头发很柔,皮肤很白,看起来跟女孩子一样。

    “等你大了就会懂这些了,我的孩子,作为商人,你要明白,商机就是命根,不可错过,即使让你丢掉生命,这就是这种行当的规矩!”太史炎转身出门,太史令心中的千言万语在一瞬间皱缩成了一团乱麻。

    再大些的时候,太史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妻子,过了些年也有了孩子,生活幸福而和谐。

    但紧接着,父亲被有施国极端分子通杀的消息传到艾陵,太史不由得开始憎恨自己北边的这个国度。

    为了躲避战乱,太史来到中原做官,接替父亲的职位并一路干到了左丞卿。

    曦发五年春,中原境内爆发了大范围的痨咳之灾,染病之人无不是年轻人,而太史因为有着父亲遗留的特殊基因幸免于难,只可惜孩子却没有,包括妻子涂山,母亲,一块死在那场痨咳灾难中。

    他是唯一的太史家族的后裔,继承了这个血腥的名字,被刻上了战争传播者的骂名,用血腥换取暴利,用杀戮换取幸福。

    太史炎常说,太史令是受星宿天驷庇护而出生的,胎记上封印着非同一般的力量。

    早在幼年,太史伸出手就可以使物品上升下降,但掌握不好继而摔的粉碎,大些的时候,太史炎用长命锁封住了太史令体内的力量,太史令才勉强可以克制自己的外泄能力。

    今夜的月光来日将不再有,但你们,是否在同一条江上也曾,或者将要欣赏到这样的景色,请记住,留不下的那片月光下,用自由和光明的花朵编制成的花冠,将是对你的礼物,我的雪茗。

    另一边,雪茗和勾曜在江上互相青睐,产生交融的无可挑剔的情谊。勾曜会时不时的吹奏一曲,也正应了这柔美的月光,照的江水宛如镀上了一层银,一层没有瑕疵的纯银,三颗心彼此寄托月光的长远,在同一条命运的渡口互相依靠,驶向相同的目的地,所迎来的是,万劫不复的劫难,还是扣人心弦的情感,还是平淡如月如水般的美好情谊,恐怕,已经不重要了,至少,有一个值得寄托思念的人,在身后默默的注视着两个男性,而那两个男性,也将源源不断的奉送上名为爱的种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