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座)勾曜:你所熟知的世界已不复存在,你究竟如何才能将它复原  (25)都是诅咒的错

章节字数:2606  更新时间:14-11-16 14: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喜欢雪茗就回去找你的涂山吧,今后阿雪由我来守护!”勾曜挥拳对太史,太史白皙而憔悴的脸上没有一丝喜怒。

    “你刚过加冠礼,还不能算是一个完全的男人,你有什么资格守护阿雪?”

    勾曜呲牙,太史眼睛盯着勾曜的嘴唇。

    “别太嚣张了!”勾曜打了太史一个耳光。

    “该死的东西,力气长了不少啊,看来我有必要认真对待了!”太史挥拳向勾曜,勾曜双臂交叉闪避后退,却被太史一脚绊倒,同时双手交作,一手拉开勾曜的胳膊同时另一拳打在勾曜的肚子上。

    “不认输的话,会很痛的,我劝你最好不要再与我打了,你打不过我的。”

    “才不,就不,我永远不会认的,该死的东西是你吧?你答应过阿雪什么,求婚了吗?共舞了吗?拜堂了吗?爹娘认可了吗?你凭什么说她是你的女人?我无法原谅你的行为,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冷静了,至少在这一刻没有!”

    力气比之前强了不少,估计都是那个胎记在隐隐作用。

    太史漫不经心的招架招来的是勾曜更多的愤怒,一拳打空瞬而揍到了太史的脸上。

    真是,有点后悔和他打了,是不是,像勾曜这样的孩子更适合阿雪,不对,那为什么我要这样想,我才不要输给这个勾曜。

    “金陵小儿,你的力气有待见长,但终究还是打不过我的,回去,把奶水喝饱了再回来吧!”

    简直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有蛮力,但性情也太不稳定了。

    太史前脚走,后面的勾曜顺势偷袭,却被太史一把摁住手腕,头磕在磨盘上。

    “我警告过你,你认为是什么意思。”

    勾曜的身体急剧发热,皮肤肿胀。“你疯了吗?开启星宿印的话,会受诅咒的啊!”

    “我能感知到这附近有很多不同的星印,如果能与其互相召唤并开启,机会是很难得的,不好好利用岂不是可惜了?”

    “你,真是疯了。”

    “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多少人趋之若鹜呢!”

    太史令突然在眼前消失,在瞬间构成了一条稍纵即逝的弧线擦过空气,一只手让石墨化为灰烬,让勾曜感受到一种异次元的威压。

    另一只手解开衣服上的扣子,露出胸口的契印,“外置契印,不止你有。”

    “那这个呢?”勾曜手轻轻一点,太史便飞了出去,身上的衣服也被撕扯成碎片,飞之前将勾曜的上衣也变成了灰烬。

    “诅咒的威力呵,那我们不如决斗吧,点到为止,胜的人拥有阿雪,输的人自己滚回老家!”

    二人摩拳擦掌的准备释放能力,周围的空气在瞬间变成了黑压压的一团乱麻,凡响的秋叶被刮的漫天都是。

    二人胸口的黑色烙印隐隐发光,银灰色的光芒在金黄色的世界里耀眼而璀璨。

    “只要我愿意,我随时可以让你生不如死!”“那不妨就试试看,谁才是有资格的人!”

    勾曜连忙催动胸口的契印发动能力,同时太史却仿佛蒸发了一般的穿过勾曜的身体从背后一只手突然脱离虚幻,身体前倾便划过一条弧线瞬息间勾曜已经能感受到太史的呼吸。

    正在犹豫太史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时候,太史飞身而上一只脚将勾曜踹倒,同时一只手抓住勾曜的肩膀。“我劝你不要乱动,否则会很疼。现在的你,跟我不是一个档次,就连发动能力的机会也不会有。”那股血色的气息愈发浓烈,像带着血腥味的让落叶都加快了入土的速度。

    “只要能控制住你的手脚,也就等于控制住了你发动能力的余地,现在的你,仍需要发动的介质,那即是指尖与人相接触的可能。”

    “混蛋,有本事放开我!”“真是跟小孩子一样,小心强力挣脱会很疼。”

    但最终勾曜还是挣脱了,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抖擞了精神,凌乱的发丝翩跹起舞。

    “喂,你们在做什么,有这么热吗?衣服都脱了!”雪茗从屋里走了出来,二人连忙停止。

    “没什么,我们,闹着玩呢!”太史搂住勾曜的肩膀,微笑对雪茗脸上的一抹红晕。

    “那个,谢谢你之前把我带到这里来,真的,谢谢。”“进步了不少嘛,都知道谢谢了。勾生,你调教的可真不错。”“哼,什么时候太史大人也学会说这种玩笑话了?”“一直都会,只要你喜欢,我会经常对你说的!”

    “身体没有大碍了吗?”“好像没什么事了,不,是本来就没事。”“像个小动物一样的好奇心呢,不过我喜欢这样的你。”太史与雪茗的关系让勾曜由为眼红,发红的双眼充满了愤怒的意思。

    “喂,你们。。。”“怎么了?”“没什么,只是某人大概需要点调教罢了!”雪茗看到太史的脸色突然变了,肩膀一耸,像抖落了纤光般的轻松愉快,但气氛却正好相反。

    “你们不许打架,我们是同一战线的。”“也好,对了雪茗,最近,我看到襄陵城里有很多有意思的玩物,都是艾陵没有见过的,我们去玩玩怎么样?”雪茗微微点点头,太史脸上重现了那抹笑容,如花般在午后的烈日下轻巧绽放。

    “对了,勾曜,你来不来,去晚了不等你了哦。”“我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语毕,勾曜望着二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咣的一拳打在树上,因为能力的原因,打出窟窿也不会感觉到疼。

    “胸口这份欲望始终无法平息,伴随着焦虑,伴随着愤怒,无法原谅,即是力量的强行介质开启的瞬间。”勾曜一拳将树打烂:“这一切,都是诅咒的错,对的,一切都是诅咒的错,自然无法原谅一切!”

    十余年前,金陵北城:

    “有施国常年对外征战,造成大量伤亡的同时也造成了城内的饥荒,而如今,那些饥民仗着胜利之国的名声公开借我国的军粮以资他们的军饷,然有施国王连年奢靡盛行,不度百姓之财,尽搜刮之人力,乃民之怨言天之盛怒难平。然而我们国家亦不是粮之富裕之地,虽心存不甘但难有其力。”勾曜的父亲勾廉,在北城大殿上对众人下令:“我大越在广陵一带鲜有驻军,因八代先人曾认为我国与有施世代交好,于今之计已无瓜葛,定当团结全金陵黎民百姓攻打有施,趁着战乱之际充裕我国的用度,这样借助有施的土地来经营我们的民生,也是保我们一方百姓之乐土安宁,亦是强兵声势之良策!”

    效忠之后,金陵派出百余人攻打有施,有施因对外侵略和国内萧条自然挡不住金陵的攻势,很快败下阵来。

    但勾廉为了减少伤亡在战斗中不惜动用契印的力量,如疾风劲草般的摧拉枯朽,让有施被迫投降。

    有施投降之后,勾廉在庆功宴的当晚不知去向,勾曜的母亲当时的王后派人搜查了满金陵宫,最终在储藏室里发现了已死三天的勾廉。

    储藏室里没有堆着什么东西,只有还剩半桶的烈性米酒和浑身的血迹,和一支折断插入胸口的箭。勾廉死时一只手抓住剑尾,向下拉扯,另一只手自然从箭头滑落到心脏上方,好像想放的更舒服一些的自我安慰似的。

    一场战争的胜利者,选择了用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全是因为诅咒的狂妄而无法克制。

    勾家的诅咒的内容是:

    在战斗中用指尖触碰可使力量提升到极限,从而导致了力量逐渐不受限制的生发,从而导致的负面影响是欲望无法节制,从而恼怒,从而疯狂,从而堕落,最终,外泄的结局只有一个,那便是结束生命,只有这样,才能逃脱欲望带来的痛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