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座)勾曜:你所熟知的世界已不复存在,你究竟如何才能将它复原  (32)梦境之所

章节字数:3767  更新时间:14-11-23 20: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恶魔如影随形,你在黑暗中惊醒,我祈祷低语,窥探你的梦境,只是愿为你拂去悲伤,再度进入安眠。——题记。

    雪茗静静的守在勾曜的床前,勾曜已经睡了整整两天了,诅咒爆发的后果是耗尽精神。

    前不久,熊刃与钟古前往襄阳督战,商军果不其然已经在江北驻扎了大量的兵力准备进攻,看样子,襄陵即将迎来是和中原一样的劫难,不过,为什么在夏朝的时候中原屡遭天灾人祸,到了商汤手里却风调雨顺,难道,真像那句话所说天要亡我大夏吗?

    “但愿,勾曜能早一点醒来吧?”还有太史,从那天晚上之后一直怪怪的,他的身边总是有一种气场让人无法忍受,神经和心脏受到压迫几乎窒息的感觉在怀抱的瞬间体会的淋漓尽致,而勾曜,熊刃则没有这种感受。

    诅咒,果然是不一样的。那么,他们的诅咒到底都是什么呢?至于勾曜,雪茗仅仅知道他单纯的像是一张白纸,而不像太史有太多的秘密。爠老如果是十二人之一的话,那么诅咒很可能是天罚的一种,按此类推,勾曜与太史可能也会受到某种惩罚,但相差之远无从下手。

    “你在想什么呢?为什么,不愿意醒来,难道现实就这么难以承受吗?”雪茗试着摸了一下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潜入他的梦境,我的本体。”“怎么潜入?”“把你额头对准我的手,我帮你施法进入他的梦里。”

    “抓着他的手,这样能使灵魂成为相互的媒介。”“好的。”雪茗的好奇心依旧没有消除,她听了乾的话潜入了勾曜的梦里。

    看不见日光的硕大天盖如白绸般遮蔽了人的大部分视线,空气中飘着的雪花中夹杂着黑色灰烬般的颗粒,含着雪花的风吹在身上很冷,打在身上却很热,夹杂着一股浓烈的酒气袭来。

    这里,就是勾曜的梦吗?看不清道路的前方却看得见远处的山上依稀亮起了灯光,循着光芒走去却发现光芒被雪所埋没,而雪愈下愈大,从颗粒到碎片再到块状固体,打的人身上热乎乎的,浑身发痒的不自在。

    灯光由落日般的红变成了夜空般的紫,一闪一灭好似眼眸的闪动。

    “这勾曜,这是什么该死的感受啊?”伸出手像揉揉眼,却突然发现雪花打在手上很热,像是体感的温度。却在瞬间攥成了一滩水。水化之后,颗粒状的灰尘在水中逐渐凝聚,化为字迹,雪茗定睛一看(虽然夏朝用的是金文,但在这里是梦境,也就是说宿主的未知的一切全由探索者自己决定语言和文字。)手心张开,逐渐清晰了四个大字:“喜欢,阿雪”。

    雪茗的脸顿时像柿子一样红了,原来,埋藏最深的情感居然是喜欢。

    但梦境,终究是虚幻的,却在虚幻中铭记了现实的最深处的真切,用现实作为补偿来弥补那些无法承担的沉重的遗憾。这也就是,做梦的意义吧?

    乾轻轻一松手,雪茗便醒过来了。“怎么样,看到了什么?”“没什么。”雪茗这时才惊奇的发现,睡着之后,自己的手一直抓着勾曜的大手不放,而手心却是炙热的,像是那炙热的雪花一样。

    原来,在梦里感受到的温度,是你的体温呵。

    松手的瞬间,勾曜竟然露出了笑容,像那多日被阴霾所蒙蔽的天空突然绽放光华一般。

    “娘,别走,陪着我,我好冷。”睡着的勾曜,简直就像是个小猫,想不到醒来那般慷慨霸气且大男子主义灌顶的男性,在睡着后竟有这般无助的一面。

    “对不起,我战胜不了那份孤单,所以、”“不,不用说了,我们都一样。”勾曜没有在说什么,并且,雪茗可以断定他是梦话,因为,没有哪个醒着的人会说这般奇怪的话,当然除了太史令。

    “你是,想娘了吗?可怜的勾曜。”雪茗将勾曜的四肢重新放回被窝里,勾曜沉沉睡去,诅咒的创伤还没有完全消失,大概是这样吧,等熊刃回来问问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又过了些日子,不知是不是前线胜利了的结果,襄陵城内的人明显较之前安稳了不少,之前,常常有人寻衅滋事,所用武器皆是中原没有的奇物,有些,即使是勾曜也不认识。

    听熊刃说,这是商汤故意要求士兵扮成平民入城扰乱民心军心使其士气低落民心背离然后再逐个击破,不过,头一场战役的大捷让商汤的速战速决计划落了空。

    “小姐,钟大人他们回来了,要我通报您一声!”“知道了!”大概又是战争赢了,回来商讨下一步对策的吧?不知不觉间,雪茗越来越想窥探太史的内心,总觉得这个执意要接近自己却又刻意疏远的男性,身上一定有太多的秘密。

    “乾,你有办法让我潜入太史的内心世界吗?”“有的,不过你得先让他睡着。”这可,难办啊?太史令和熊刃两个人可是出了名的夜猫子,在半夜很少睡觉,从浓重的黑眼圈就可以看得出来。

    “那,灌醉他,可不可以?”“只要是神志不清的,都可以。”那就好办了。

    雪茗找熊刃要来了烈性的米酒,同时自己又装了一瓶井水,将两个坛子让仆人帮着拿到太史面前。

    “阿雪,这次这么突然,找我有什么事?”“你酒量怎么样?”“还可以,没有摧城先生的大。”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这坛子酒,熊刃说他也喝不下几杯,更况你太史令乎?

    果真如此,在喝了几杯之后,太史令便晕倒在了桌子上。

    “你们,把他扶到床上!”“遵命。”仆人互相示意把太史令一个抱头一个抱脚的扔到床上。

    “慢着点,醒了就白搭了。”“这酒劲这么大,没有一天一夜是醒不来的!”仆人竟然敢和雪茗顶嘴,不过雪茗没觉得有什么。

    一个大男人,怎么才这点酒量啊?不过,这样也省了很多麻烦。不过,没看出来,太史令醉倒的模样还是挺帅的。

    正容亢色的弧线下俊俏的鼻梁和非常刻薄的嘴唇,白皙的发光般的面庞下覆盖着鲜艳的血色,就连睫毛也如音符般跃动,伴随着那有节奏的呼吸,真像只小猫一样。

    “出来吧乾,告诉我下一步怎么做。”“手放到他的额头上,把你的额头贴在我手上。”

    突然发现,太史的额上竟已冒出致密的汗珠,像是雨点般粘湿。

    窗外,红色的血液凝成枯槁中夹杂的血块,金属器械散落了一整个天空,时间的日晷散发出淡紫色的光焰像那纯白的夜光般闪耀在月色之下。

    成堆的尸体如多米诺骨牌般盛满一整个房间,房间的角落,那个浑身颤抖的青年,便是太史令。

    “不愤怒吗?不痛苦吗?有施国的太子杀了你的爹爹,杀了你的族人,现在,你是唯一一颗仇恨的血种,无论是为了你的家族,还是为了你自己,你必须站起来!”

    “不,我爹还活着,不要骗我!”“那,把他们都杀了怎么样,不该死吗?不该去死吗?不该为你的族人偿命吗?不该昭告天下有施全国人已经沦为奴隶了吗?”

    雪茗就在另一边做旁观者看着这一幕。

    “那个鬼魂,我认识他,相传他是由因太史家族制造武器传播战争和死亡,死在太史家族的武器下的冤魂凝成的地缚灵,这种灵会控制人的思维,主导人的行动,但无法实际伤害一个人。”“那,太史的情况岂不是很糟糕,告诉我,我怎么救他?”“你疯了吗?我们两个的能力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啊!”“那,怎么办?”“这毕竟是过去,是已经发生了的故事。”“很可能,这时候太史令的父亲炎刚在盐城被杀,有施讨伐太史世家,杀光了所有太史家的年轻人。而,唯一放过的就是太史令。”

    “同意和我合作的话,我将给你力量,过去的一切都将成为你的力量,成为你的全部,我们将作为主宰者,主导这个世界,很痛苦,很悔恨是吗?那就把他们都杀了怎么样,看吧,你的族人正在遭受有施人的屠杀,你应该去救他们!”

    后来,太史使用魔鬼赠予的力量撕开了时空的裂痕,将一切敌人葬送在异次元,但很不幸,其中也有自己的族人。

    在那片血色与仇恨与火光交织的夜色下,太史令竟罕见的流出了泪水。

    “这是我最后一次因为自己而流泪,从此以后,我永远不会再哭了,我不喜欢,让魔鬼看到我软弱的样子,他说,他喜欢坚强的宿主。。。。。。”

    看到这里,原来,太史不会哭的原因,竟也是因为那个魔鬼。

    “无法体会身边人的温度,无法让身边的人感受到自己的温度。”“这,是太史的诅咒吗?”

    没有泪水,也就意味着没有思念,没有思念,也就意味着没有悲伤,没有悲伤,也就意味着没有痛苦,没有痛苦,也就意味着没有过去。

    后来,太史令回到了商丘赤堇山,去冶炼武器,在山里,与魔鬼发生了争执,狰狞的魔鬼将山笼罩,将自己的力量分解成十二个个体依次附着在十二个“被选中的人”身上,其余的三百余人,皆作为祭品献给了魔鬼,而魔鬼食用了三百个人的灵魂,实力大增。赤堇山塌陷之后,夏王不再过问,但已有谣言传出,传成了各种各样的说法,太史背负着十二分之一的诅咒,回到艾陵做他的太守,却在走之后,中原遭遇百年不遇的痨咳之灾,母亲,妻子,儿女,皆丧生在那场灾难之中。

    后来,太史逐渐有了在夜晚外出的习性,全是因为在梦中,太史做的梦皆是与魔鬼的相遇,并重复去看那些仇恨化作枯槁的画面,那些曾经似曾相识的面容的头颅,那些凌乱一地的器皿与金属,那些血腥的财富。他的梦,可以说简直就是修罗的方场,魔鬼的乐园,所以,太史再也不愿意晚上熟睡,熟睡之后立马用坚强的意志力叫醒自己。

    原来,这一切诅咒的罪恶根源,竟也因为太史令。

    太史家族,果真没有浪漫的童谣,有的只有无数腥风血雨的屠戮与无止息的财富,他笑容背后掩盖的,远远不止自己所知道的那些,还有很多无法理解的情感。

    “为什么,一定要紧锁自己的心呢?为什么,一定要承担那样的诅咒吗?这一切只是为了那个没有童谣的家族,这般痛苦真的值得你追求吗?”

    雪茗再也没有了窥探的心情,于是,在醒来之后默默的出了太史的房间,吩咐仆人不要叫醒他,让太史好好休息休息,雪茗能做的仅此而已。

    “乾,帮我一个忙,你不是能够控制梦境吗?”“能的。”“那,帮我潜入太史的梦境,驱逐那些小鬼!”“我只能制服比我级别更低的,要不,我也将面临被吞噬的风险。”

    “尽你所能就好,一定要让太史安静的睡上一觉。”

    雪茗含着泪水跑了出去:“对不起太史,我竟不知道,你竟活在那样的世界之中。”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