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座)勾曜:你所熟知的世界已不复存在,你究竟如何才能将它复原  (38)满目猩红

章节字数:5058  更新时间:14-11-27 21: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炙热战火刺痛双眼,生命如流星般陨落,就算这身躯遭到毁灭,我也将化为利剑刺向黑暗。——题记。

    天色渐暗,伴随着簌簌的雨点降下雨滴,墨绿色的森林之中藏匿着未知的杀气。

    “果然,不出我所料,商军在搜索这片丛林!”“那边好像有个山洞!”“太好了,我也看见了!”

    碧绿的天空下,成千上万的雨点如傀儡师的丝线般倾泻而下,好像垄断一切希望的绝望之线,在如洪流倾泻的世界中无依无靠,感觉到四周像是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自己,明明知道那仅仅是幻觉,操控傀儡的巫师已经死了,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怕什么?

    “阿雪,你冷不冷?”“没事的,我本来就不是那种特别娇贵的女性!”“我知道,不过,不行的话不要勉强自己,现在情况危急,我们想不出也不敢去想后来会发生什么,但,有问题的话一定不要硬撑,那会拖垮你的!”“我说过没事,我也看见那确实有个山洞了!”

    “果然,是个不小的洞呢!”“你怕不怕?”“怕什么?”过度的担心只能换来没有必要的反问。

    众人就在洞里席地坐了下来。

    “披上,这样就不冷了!”“你的手?”“没事的,你肩膀的伤口不受凉就好,听我的话,一定捂好了,乖!”太史突然露出的笑容让雪茗很是意外,但在将衣袍披在雪茗身上的时候,太史的手突然抽搐的疼了起来。

    “果然,剔骨刀名不虚传,相传可以单刀削断鹿角,更况人骨,还好还好,之前用能力挡了一下,要不,这只手就难保了!”“给我看看!”“不行,真的没什么事!”“那你叨叨什么?”“我,没事,打扰你了吗?抱歉。”“为什么,最近这么反复无常?”“我对,之前的一切,对你表示抱歉。”太史令用额头轻触雪茗的鼻尖,在当时代表抱歉的意思。

    “阿雪,不要再缠着太史了,能,陪我一会吗?”勾曜在一边躺在石头地上,大喘着粗气,可能,这种透支体力已经对他的身体造成创伤了吧?

    “累吗?”“当然!”“累就给我老实一点,当心这么大声会被商兵发现!”“你,有没有有一次,哪怕只有一次,像你喜欢太史令那样,你也喜欢我!”“什么?勾曜你说什么?”太史怒目圆睁的站了起来。“坐下吧没事,大家都好好休息一下!”熊刃劝阻到。

    “勾曜你要是不服气的话,我们找机会好好比试一下,看看谁才是没本事的人!”“哦,不如就趁现在啊!”“勾曜你消停一点吧?大家都累的不行了!”雪茗拦在两人之间。

    “她这么一说,和你计较反而显得我量小!”“本来如此!”“我不跟你计较,要比,比比谁杀的人多,今天早上,我杀了三千多敌人,而某位大人,一直在被窝里睡到敌人打进来才醒。”

    太史的喉结突然间颤动一下。“勾曜,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大家不都是一起的吗?”“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明白的!”

    过了良久,众人终于安顿下来。

    “搜索这片区域有什么收获吗?”“没有,蛇找到好多大人!”“今天晚上能开荤了!弟兄们有肉吃了!”“白痴东西,我说让你找敌人啊,谁要是找到敌人,我当场赏给他五十两白银!”

    “该死的,出价这么高,看来是非得找到我们不可啊!”“怕什么,一起打出去!”“你的体力。”

    太史提醒道,勾曜突然注意到自己的体力出现极大的亏损,而熊刃得驾驶工具,雪茗,乾,钟古,熊飞又是老弱病残。

    “大家,大家快躲到里面的洞,里面还好大一块地方!”“为什么?”“这里有你说话的余地吗?”“乾你发现了什么!”“不管怎么说,你们相信我就好!我有预感,商军马上就要发现这个山洞了,你们赶紧过来,转过这个弯,躲到里面!”

    “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鬼?”“熊刃,相信她吧,现在,她也是我们的朋友了不是吗?”“这倒是,量她不敢欺骗我们!”

    圆形的山洞在山谷脚下仅仅只敞开一个一米多二的缺口,向下是石头台阶,再往下便是宽敞的洞穴,从外界很难进入里面,在里面却很容易躲藏,而且洞内比较干燥,气温和气味都比较适宜,甚至带有淡淡的花香。雪茗他们是走了大运了。

    众人躲到了山洞内部,在转角往里。果然,不久之后,商兵便进入了山洞。

    “现在怎么办?冲出去跟他们拼了?”“不,等他们靠近,我逮左边那个,你逮右边那个!杀死他们,不能有声音,明白了吗?勾曜。”“暂且听你一次!”“不是一次,是必须。”

    “三,二,一,拽领子!”天衣无缝的配合速度,二人成功将两个倒霉的商兵控制住了。

    “熊刃,别大声说话,你那粗嗓子容易被发现!”“熊刃,你用刀子捅他们的心脏,我捂嘴,你争取一刀毙命,能做到吗?”“当然!”

    清脆的两刀之后,两名商兵便失去了生命,几个人联手将他们扔到了洞的深处。

    “在无尽的时光中等待腐烂吧!”熊刃看了看自己满是血污的手。

    “太史,等等怎么办?”熊刃将自己的手给太史看。

    硕大的洞穴深处,血色的光芒照亮了洞穴的墙壁,比火光更亮,是太史心里的那个紫发恶魔的红眼放出的光。

    “红色的恶魔眼?太史你不会?”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太史已经趴在熊刃的手上舔了起来。

    太史的心中,两个灵魂之间:

    “就这么,渴望鲜血么?”“好歹,有一次这么强的诱惑的鲜血,不好好享用怎么能行呢?”“能,再做个交易吗?这次交易之后,我的灵魂,任你宰割,我愿就此立誓,一旦反悔,魂飞魄灭!”

    “这可是你说的!”“我说的!”“我原本还以为你会考虑很长时间的,没想到,真是意外呵,说起这人的欲望啊,可真是。。。”“把,你的力量赐给我,我有急用,求求你!”“你真的不怕么?一旦这次交易完成,我所吞并的可是你整颗的心啊!”“你哪来这么多废话,快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好的,遵命我的宿主大人,魂饲,现在开始。”

    梦境中传来的血色,凝结的齿轮重新开始滴答作响,随着红眼恶魔的出现,太史渴望鲜血的欲望更加鲜明。

    “快住口啊!?你怎么了?清醒一点啊!”

    太史令突然又恢复了神智。

    “谢谢,给我几分钟,阿雪,乾,还有小羽冲,我很感谢这些日子遇见你们,今后,如果我横遭不测,请一定记住我的话,一定要坚强的走下去,不要被诱惑和欲望所蒙蔽,熊刃,我的神智已经不清,即将被魔鬼同化成同类,我将化为厉鬼刺向那片黑暗,直至一切恢复初始,勾曜,陪我一起赴这场黄泉吧?你也是,魔鬼契印的宿主,你的契约者,火神伊先生!”原来,太史令早就知道勾曜的诅咒是什么了。

    “你怎么知道?”“没有时间这么多废话了,你如果同意,便陪我一起去死,我们将化为厉鬼燃尽一切,这个世界的一切罪恶都将在此刻终结,如若不同意,出门投降,不管左转右转,你不配你头上的冠帽!”“谁说的,赴死的感受,魔鬼的附身,莫名其妙的让人有几分兴奋的感觉呢!好的,我同意!不过,完成契约需要大量的鲜血作为媒介,而且,最好是鲜活的血液。”

    语毕,两个人一起向雪茗这边走过来,眼里闪烁的皆是那片血色的光芒。

    “来吧,既然你们想要去死,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来吧太史,勾曜,用你们的嘴唇尽情的吸食吧,如果我的死能够换来这个世界的重生,那么我的使命也将完成,那样,至少我是有价值的。”

    雪茗连忙解开衣带,以便二人能够痛快一些,但二人并没有走向雪茗,而是绕过雪茗走向那两坨尸体,他们的血液还没有干涸,还有跳动的余温,鲜血是媒介的话,这两个尸体又怎能不行。

    奈何桥头,炼魂路上,三途河畔,可曾见过这般血腥的场景,二人不顾一切的扑向尸体,用颤抖的嘴唇咬破僵硬的血管贪婪的吸食着,连同那些没有入口的血在血管的边缘喷涌而出,在墙壁,在石洼,甚至在脸上,在身上,在别人的身上,那种无限类似于悲鸣的声音夹杂着无限的悲咽传遍洞穴,传遍雪茗的心。

    吸食之前,两个人曾还是人类,可如今却已化为修罗的厉鬼,身上铺满淋漓的鲜血像是拉扯着一面光荣的旗帜,二人缓步走出石洞,那一瞬间,雪茗的星星,在眨眼之间如陨落般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从天而降的惊雷滚滚,与这个自认为糟糕到必须要毁灭的世界。

    那一刻,他们已经化身为鬼了吧?不,我依然不能相信,他们,几分钟前还曾有血有肉的在我面前,在这个山洞中回荡着他们欢乐的交谈,即使那并不融洽,但在此时已经亲如一家人。

    雪茗像丢了魂一样地在原地坐着,余下的众人沉默不语。

    “过了多久?”“不知道。”“那,他们到底是怎么了?”“很抱歉,这我也不知道!”“那?”“羽冲,听话,到关姐姐身边,爹爹一会就回来,听话,乖!”“关小姐,能替我照顾好羽冲吗?”“你要去哪里?”“去支援他们,毕竟,我也是十二个被契约者之一啊!”熊刃,这一绝对数一数二的好将军,和并不怎么称职的坏父亲的形象,在雪茗的眼底变成了一条弧线,继而消逝在雨渐渐小了的世界之中,连同那两个人,一同逝去,他们,并没有死,至少,我宁愿相信他们还活着!

    又不知过了多久,剩下的,仅只有雪茗,钟古,熊飞,乾,四个人。

    “你,饿吗?”“还可以。”“我去找点东西,烤着吃吧?毕竟,这火还挺旺盛。”

    “这四周,能有什么?”“浆果,可不可以?”“随便了!”突然想到这团火的红色,跟血的颜色较为接近,突然一阵恶心的抽搐,恐怕,太史和勾曜,甚至熊刃,再也看不见这样的光了!

    “关姐姐,你哭了吗?”“没有,那,只是外面的雨水而已。”“不要再骗我了,我知道你们什么意思!”“抱歉,我不想解释,也不能说。。。”如果,那些悲伤能够有一个句号的话,我宁愿现在就让这一切赶紧结束,而不用背负永恒的罪孽!

    “乾,能离我近一些吗?为什么,你和我们这么疏远。”“人心那些东西,果真还是太复杂了,不过,我觉得何必去理会那些感受诶,把敌人都杀了不就得了吗?又不是做不到,凭他们三个的能力。。。”“住口,我不许你胡说,太史,勾曜,他们不是那样的人!”“明明脆弱的像蝼蚁一样,在强大的时候故作可怜,在弱小的时候却尽情展露自己的强势,你们这些人,可真是让我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啊!”“那,你说,他们还有回来的可能性吗?”“这不是摆明了吗?他们这是想死啊!”“你纯粹在胡说八道!”“哼无聊,先睡了,你和他慢慢聊吧,对了,不用担心吵到我,我只是个灵魂,是不怕被吵醒的!”“我知道,你那只是一层元神固态组成的躯壳。”乾没有吱声,已经睡去,只有灵魂的人没有呼吸,并且很容易疲劳。

    “关姐姐,乾姐姐,是鬼吗?”“很抱歉,我也不能说。”“一定是吧,我最讨厌鬼魂了!”“不许胡说!”雪茗又回头看了一下早已睡的不省人事的乾,回过头,现在,也只有你才不是冰冷的鬼了吧?曾经,总觉得血肉之躯就是多数的存在,而瞧不起那些幽灵啊,瞧不起那些死人和将死之人,现在,才发现当身边的人一个个的都化身为鬼的时候,人类,也有如此软弱无助的时候。

    过了一会,钟古浑身湿漉漉的回来了。

    “呼,拿到了,看看我摘的,新鲜的大浆果,还有一些树枝,来,我们来烤着吃,雪茗,忘了那些痛苦吧,在这里,你只能靠自己!”

    “给,新鲜的,趁热吃!果汁会渗透入果皮和果核,这种果子的核在烤焦之后是可以食用的,来,尝尝!”

    “谢谢,钟先生,您,惋惜吗?”“什么?”“我是说,你对那三个人,现在怀着怎样的感情,请恕我语无伦次,我,已经快要崩溃了,对不起,我,没有胃口,这些果子,红的好像血的颜色,很可怕,对不起,羽冲,你吃了吧!”“嗯,谢谢关姐姐!”“不用了,钟先生,这一切,我真不知要怎样面对,对不起,又让你们讨厌了,我看着那些人一个一个的从我眼底化为魔鬼,一个个的冲出人心的束缚,变的冰冷而残酷,我,到底要怎么办?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对不起,我,又要让他们讨厌了。”泪水不住的在眼眶中打着三百六十度的转,变成了空虚的幻影在眼前幻出那些人的笑容,哭声,自己,好像被控制了一样,也想去哭泣。

    “你,还只是个小姑娘啊,不过比羽冲大上几岁而已,想哭,就好好的哭一场吧,因为,哭出来就好多了,我从小的时候,因为身体软弱无法继承家业,眼睁睁的看着我亲爱的弟弟踩着我上了位,继承了这份庞大的家业,而我却什么也没有得到,那时,我也不过是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好的哭了一场,然后决定离家出走寻找一片新的天地,然后,我混到了如今的境地,哭泣,有些时候确实能让人明白一切,明白并感谢这个世界,所以,想哭的话,趴在我腿上,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吧!”

    “太史,太史不是说,他最讨厌我哭泣的样子吗?”“那是他的不对了,但如果想哭,没关系,我不会告诉他的!相信我!拉钩?”“嗯!”

    光芒在湛蓝的星空中骤然消失,泪水不受重力控制地洒落遍地,化为咸涩的冷雨,他们曾是她走夜路时的启明星,如今却拖着赤红色的不祥征兆的火光坠落,如同连将她的世界彻头彻尾的焚烧毁灭,连同那些经历生死,温存相依,充满悸动的美妙回忆,也统统化作了满目疮痍的废墟残亘,无法遏制的痛哭之中,她鲜活的初恋死去了一次,只想用哭泣来逃避一切,但也是人之常情。

    “慢点哭吧,慢慢去体会,他们的牺牲不会没有复仇,夏朝还将延续,我们还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在,我们就要用自己的方式战斗着!”

    “用,自己的,方式战斗着吗?谢谢,谢谢您,钟大人,您真是我的好先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