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座)勾曜:你所熟知的世界已不复存在,你究竟如何才能将它复原  (40)晨光轻舞

章节字数:4305  更新时间:14-11-28 17: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赤腥,冥蓝,禁忌之力吞噬世间一切,希望,救赎,朝阳的光辉爬上地平线。

    无论黑夜如何漫长,朝阳终会升起,抚平大地的伤痛,破晓换来救赎。——题记。

    “那里,我看见了!勾曜,太史!”雪茗站起来招手。“危险,快坐下!”熊刃连忙拉住雪茗。

    “还好,否则气流会把你卷走的。”“明明没什么事。”“你看着没事!殊不知这轻轻一晃就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到时候就是我也难救你!”“哼,不安好心!”

    “对了,痨咳这件事情,一定瞒过太史令和勾曜!”转眼,龙降落到了地面。

    “快来个人帮我,勾曜晕过去了!”“看着挺厉害的,怎么身子骨这么弱?”“别这么说,其实,他也付出了不少。雪茗,托你的福,我终于活着回来了!”“回来就好,不要说托谁的福了!”“对了,熊大人,这一代的商军基本上已经清除,商朝人在以后很难再发动这么大规模的进攻了!”“那太好了,对了,附近有一座城,叫赤陵,如果那里的人民不反对我们,我们就可以顺理成章以夏朝王室的名义进城,而我们将受到欢迎。”“希望如此吧?最好不要再打仗了,我也打腻了!”

    等走出了丛林,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红色的原野和沉睡在冬日空气中的小麦,泛着一丝冷寂。

    “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取名叫赤陵的吧?土竟然是红色的。”“有什么好的,这种景色在艾陵也有!”“你吃醋了?”“没有,为什么,最近你总是喜欢和别人争吵?”“是,担心你啊,我真担心有一天,你从这个世界上不复存在,然后,我又将去往何处?”“不会的,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希望如此吧!”

    有幸,进城的时候士兵并没有拦他们,而是退立一边低着头。

    城里,不少忙着做买卖的商人正在开摊,但却没有吆喝的声音,整个城市徘徊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冷淡。

    “建立在战火中的和平,都是这样,前些年,在中原也曾有过这样的情景。”“只可惜现在,一切都不再了!”“我迟早会杀光所有与我们为敌的人!”“小声点,你吓到路人了!”

    熊刃此语一出,满城人向这边看过来。

    乾走路的时候没有声音,不过也并不奇怪,毕竟她只是一个灵魂和躯壳的存在。

    “给我滚开,你们这些该死的,肮脏的萨满!”一个小孩扔了一颗石头过来,正巧被乾单手接住。

    “怎么了?走吗?”“没什么,一颗不高兴的小石头而已,你们先走吧!”乾面无表情,惯用的冷漠态度让扔石头的小男孩看到了自己最害怕的东西。

    “地府里来的恶鬼,你们这些恶鬼,来我们这里做什么,卷起你的铺盖快点滚吧,滚啊!”

    “你是在说我么?”乾用冰凉的指甲捏着那个小男孩的脸,小男孩便放声大哭。

    “水生,不要怕,娘在这里,哦不怕不怕!你看什么,滚出去,滚出城去,该死的萨满,还嫌杀的人不够多是不是?再不走,我报官了!”

    “我希望你能说出一个理由,否则你所说的上述的谩骂则不成立!”“理由就是,你们这些该死的萨满,赤陵城不欢迎你们,带着你们肮脏的躯壳,滚出赤陵,滚出中原,滚回你们极北去啊!孩子他爹,去报官,说这里有萨满人进来了!”

    “你误会了吧?我们刚刚也在被萨满人追诶?”“你虚假的嘴脸代表不了什么,赤陵不欢迎你们的到来,这里不需要外界势力的介入,相反,我们能管理好我们自己的城!”“是的,水生娘说的对!萨满的走狗滚出去!”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事情大概要闹大了。乾被千夫所指,没有人相信她刚刚也逃过一劫。

    另一边,背着钟古的熊刃和背着勾曜的太史令,还有雪茗带着熊飞,也就是小羽冲,走在前面,没有看到乾没有跟来。他们进了一家客栈,不过没有钱付。

    “店家,这个兄弟累了,先放您这歇歇,阿雪,你来看着他!”“羽冲,听关姐姐的话,不要乱跑。”“知道了!”“官人住店吗?”“等他们回来再说,店家,先谢谢了。”“不用谢,张家客栈一向来者是客,绝不拒接!”“谢谢,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不用客气了,我也知道,城外来的,城外一定很乱吧?”“我们刚刚逃出追捕!这里,是哪国的属地?”“国嘛,大概是夏国的附属,但自夏朝灭亡那天起,我们真不知道归顺于谁,前不久,萨满人介入这里说这将成为他们的地界,但我们都不同意,认为还是归属夏朝的统治,因为,张氏,是金陵国的嫡系附属,金陵没有背叛,我们自然不会背叛。”

    “果然,商军还是早我们一步找到这里来了,他们人多不多?”“为首的一个名叫完颜肃德,其余者不过几个小喽啰,没有什么实力,前几天随主子一起出了西门,然后就再也没回来。。。”

    “完颜肃德?不就是,太史令杀的那个吗?”“勾曜你醒了?”“还行吧,本小爷什么时候这么弱了,只是有点累而已。”

    太史令与熊刃在往前走的过程中,密谋了一个计划:

    “你,看到那些粮车了么?”“看到了,难道你想?”“抢了它,不,准确的说是偷了它!”“这么多我们吃不了啊!”“那你有钱付么?”“这倒是没有。”

    计划完了之后,太史令便上前与小贩讨价还价,熊刃在后,准备好刀子。

    “你们,是外乡人吧?”“是的,还请店家海涵,我们没有恶意!”“哼,谅你们也不敢有!票子呢?”“没有票子。”“熊刃,准备好!”“明白,你赶紧闪开。”“行了,店家,我不跟你耗了,再见了您呐!”太史令一只脚将粮车推到自己身边,双手摁住车把就开始狂奔。

    “我的车,这可是这几个月的口粮啊!你们,换我车子!”“慢着店家,如果你配合,我兴许会饶你一条生路!”“你,你们是?”“很抱歉,我不想说!”“是萨满啊,萨满又来了啊!”

    “萨满怎么又回来了,前不久我在山上砍柴的时候发现了大量的萨满军尸体,怎么还有活着的!”“哼,他们也许是逃出来的吧?”

    “外乡人,你们是什么人?”“官人,救救我,他们是萨满啊!”“你就这么点胆?怎么经商?”

    熊刃抬头一看,成百名弓弩手在城墙上举箭瞄准,一名类似长官模样的带着高帽的官员在城上。

    “还用问,他们是萨满人啊!”“外乡人,你们是萨满吗?”“我。。。”“看看他的行为,即使不是又和萨满有什么区别!”“我最后问一遍,你们到底是不是!”“我们是赤联!”“放箭!”“浮屠盾!”熊刃用盾牌一挡。

    “怎么可能,你是能力者?”“能力者怎么可能来这里?”“能力者来这里做什么?”“是萨满吗?”“兴许是来帮我们的也说不定!”

    “城上的朋友,也许我不知道你们出自何种的寓意,但总而言之,我们刚刚逃脱萨满人的追杀,山上的尸体,就是我们所为,现在,主导战争的敌将已经被我们所全灭,请相信我,我们没有恶意,只是远道而来见这里有座城,进来避避风头。

    “还不把箭收回去,想害死我们吗?他们可是能力者!”

    “能力者?这边的称呼?”“我看是的。”

    “我原本以为你们是萨满,如果是的话我们将杀死你们然后对商军宣战,现在看来也许不用这么麻烦了,能力者们,你们愿不愿意与我们合作,对抗商军?”

    “当然,我们本来的目的就是如此。”

    “对了这个东西,你们认识不认识?”太史令掏出了怀里的那块带着体温的令牌。

    “这,这是艾陵的太守哇!你们,你们怎么能这么做?帮助我们的人来了,快点迎接!”

    另一边,乾被一帮人越围越多,已经看不见外界,围观的人群大多怒目圆睁,仅有极少部分是凑过来看热闹的。

    “滚出我们的城,滚出中原,滚回你们的极北啊!该死的萨满,你们杀够了没有?没有的话,就请给我们个痛快吧!”

    “你误会了,我不是萨满!”人群中走出来一名壮士。

    “跟这些萨满废话有什么用?该死的萨满我要跟你决斗!”“大壮,不得妄言,她只是个女人家!”

    “女人,萨满也分女人吗?他们杀人的时候分男女吗?他们处罚人的时候分男女吗?今天,我要为我惨死的兄弟们报仇!”那大壮掏出一把小刀刺入了乾的心脏位置,不过,乾只是个灵魂,是没有心脏的。

    “现在,满意了吗?原来,这就是愤怒,感觉也不过如此。”乾一只手抓住了刀子。

    “不会流血?你是什么东西?”“这不归你管,人心那点东西,可真是繁琐的让人恶心,连同恶心的还有你这东西!”

    “我扎中的,明明是你的心脏啊?为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但目前,你可以叫我乾,在我还没有厌倦这个名字的时候。”

    “什么狗名字,我就不信了!”刀刚抽出的瞬间,乾的伤口便愈合了。

    “无助吗?绝望吗?这都是你的情感吧?我能体会的出。”乾将冰冷的手放到大壮的脸上,吸走了他的元神。“呼,又多一份,貌似精神更好了。”

    刚刚还有的强硬,被乾这么一吓吓成了懦夫。

    “虽然说目前我还无法理解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我会尽量去学着理解你们的情感的,所以不用怕。”“求求您不要吃我们。”“放心,我还没这么多欲望,再说,你们那苦涩的元神恐怕会让我难以下咽。”

    “求求你,放过我们的孩子!”“前一秒强势,后一秒哀嚎,真是有趣的小东西。哭了?”

    乾走到那个小男孩旁边:“抬起头,看着我。你哭什么?之前为什么拿石头砸我?即使我不是人类,但也会疼,如果没有理由,那么你这次是欠我的,所以,以后我会让你还的。”

    乾用手擦去那小男孩眼角的泪滴:“眼泪很咸,这种东西就是悲伤吗?恐怕还夹杂着其他的情感。”

    张家客栈:

    “阿雪,我们把食物带回来了!还有二十两银子,城守大人说了,如果我帮助他们抵抗外敌,那么我们就可以一直住在这里!阿雪?”

    “你们谁看到乾去哪了?”“你说那个女鬼?找她干什么,丢了就丢了,免得祸害人间!”“不,别这么说,她不是那样的鬼,她只是不懂与人交往,这能慢慢磨合的!”“算了,你去找吧,用不用我们陪着你?”“不用,我一个人能办妥!”

    “乾,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大群人全跪在你身边?”“没什么,只是被我征服了而已!”

    “小姑奶奶,那是您的朋友啊?”“暂且算是吧?怎么了本体?”“跟我回去!”“算了,你们起来吧,我先回去了!”

    “呼,找回来了!”“记住,下次再走丢,我们谁也不会帮你!”“别自作多情,人类!至少我能凭着自己的本事解决问题!不像某些人!”“你。。。”“哎呀算了,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小姑娘计较什么,熊刃,你的度量也太小了吧?”“对于这种人,没有宽恕的余地!”“她是你的盟友啊,是仅存不多的盟友!如果你连这都不能包容,又能求谁能救你!”

    “我会保证我不会被商军捉住,那样的话就不会被人救。”“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你也在发抖吧?我能感觉到你心底的那丝邪火在逐渐暗淡!”“乾你会读心术?”“不是,仅仅只是能感知一点你心里的想法,仅此而已。”“那样,熊刃就无法再说谎了!不是吗?”“关小姐你怎么能帮着这个女鬼说话?”“别女鬼女鬼的叫,我的名字叫乾!暂时是叫这个!”“那你永恒的名字叫什么?”“没有,要那东西做什么?”“连永远承认的名字都没有,你跟鬼魂有区别吗?哦,多了个躯壳!”

    “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元神吃掉?”“你不会的因为你吃不下,对我是在赌,可你不也一样!”

    “算了,这样争吵下去没有意义,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做吧?对了,太史令,勾曜,你们两个的诅咒,已经有十分之九的心被魔鬼吞噬了,我倒是有个好办法能解除魔咒!”

    “什么办法?”“还是算了,毕竟太危险了,会有生命危险的!”

    “我愿意尝试!”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