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蝎座)小卡:堕落血路的仇恨之子,爱的双臂拉起落日的挽歌  (56)痴情小姐与勇敢先生

章节字数:5150  更新时间:14-12-09 21: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千年的仇恨酿结火种,代代如生生不息般永远延续;十年的约定守护远古契约,年年在茫茫战争中走向吞噬。——题记。

    “勾先生。”“卡先生你来了,什么事?”“我这里有个礼物想要给你看看,不知道可否赏在下一个光。”“什么东西?”“就是。。。这个。”勾曜看到了那片紫色的光点瞬间晕了过去。

    “人类果然不堪一击,你也听到了吧,不出意外的话,伊芙利特小姐。”勾曜没有反应。

    “我知道你在听,所以,伊芙利特,关于你的记忆,爱琴的悲剧,我已经看过了,关于你,我想,你一定痛恨卡斯特吧,与波塞冬勾结,毁掉爱琴的文明,还强迫你到这片东方的土地来寻找契约者。如果,我说的没错,给个回应,契约勇敢的,绝望之人。”

    勾曜的身体上不出意外的闪出一道红光,伊芙利特脱离了契约者。

    “你是谁?”“很抱歉,也许时隔十余年,你就不认识我了。”小卡轻轻一挥手,头上的那头白发又变成紫色。“这个呢?”“卡斯特大人?伊芙利特叩见大人!”“我不是卡斯特,可以说,我只是他的**,不要怕,这里很安全,即使我们怎么骂卡斯特也没有问题。”“真的?”“嗯,比如,卡斯特我踢你个黄口小儿,炸你一个遍体鳞伤,再来一个外焦里嫩,让你家祖坟气的冒白烟!一起跪下叫我爹!”小卡骂完,一片寂静。

    “你不想活了吗?”“有什么了不起,卡斯特已经失势太久了,不是千年之前的那个了!”

    “真的吗?”“嗯,而且,我们正在准备为复兴魔族做准备,不知你是否有兴趣成为我们的一份子,我们与卡斯特是敌对的,并且,最终的目的也是杀死卡斯特,据我所知,你也憎恨卡斯特吧?爱琴的公主殿下,在你还是人类的时候,你可曾记得,是卡斯特间接毁掉了你的一切。”

    “住口!”一道火光擦过头发,差点烧了小卡的毛。“放肆的平民!”“好吧,公主,如果我告诉你,卡斯特虽然沉睡,但目前已经醒了,而且,如果你不希望他吸收了你的能力从而导致这个世界毁灭的话,不希望爱琴的悲剧在这片大地上重演的话,你只有和我们合作!你本是人类,因为和卡斯特签订契约而一步步被蚕食而堕落成魔,被卡斯特威胁寻找下一位契约者,来弥补你心底缺失的勇气,直至,你遇上了这个人类,如果我说的没错的话,请你给我个准话。”

    “记忆,千年之后,还有几分是真实?”“你的意思是?”“心言之镜!**先生,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遇上勾曜的,我这里有一段关于我的记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进到镜子里来吧!”“哦,不怕我泄密吗?”“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十余年前,卡斯特决定沉眠之前,曾统计了所有手下魔族的契约,发现,唯有伊芙利特还没有契约者。

    “伊芙利特,为什么,我制造了这么多场灾难和战争,你却依旧没有找到可以契约的人?”“那些人。。。”“住口!高傲的你,总有一天会因为没有人类元神和鲜血的供给而后悔的!”“那您的意思?”“如果,这个月内,再找不到可以契约的人,我会将你变成人类。”“那。。。”“不要以为变回人类是好事,当厌倦了永生,被封存的力量重新开始在体内转动,当你变回人类那一天,就是迎来心脏无法承担高负荷的时候,在那时,你会立马死于心脏病,所以,你的自由,只有一个月了。”

    后来,伊芙利特便被魔族们丢到了人类的世界,阴阳差错丢到了金陵,自己寻找可以契约的人类,若超过一个月,自己变回人类,就会无法适应人类的体质,而死于心脏负荷。

    十多天过去了,她依旧没找到合适的契约者,不仅仅是因为那一头无法被东方人所理解的金发,还有那一双时而冷若冰霜,时而娇红如血的蓝红双眸,半人半魔都是这样,无法成为完全的魔族,也不是完全的人类,直至有一天,她遇上了一个让她终生无法忘怀的人。——女装般勾曜。

    当时的勾曜仅仅只有8岁,在身高上与女孩无异,并且,以为是金陵此地水嫩粉滑的原因,男性长的像女性也没什么大不了。

    “呦呦呦,这里有个落单的小妞在这里哭诶!”“是啊大哥,来来来小妞,哥哥带你去我们府里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啊!啊?”“一头金毛挺特别的嘛,番邦的人吗?”“是啊,这种货色可真不多见了。”

    “离我远点。”“你说什么?”“敢对我们大哥这样说话?”“啊!!!我的手!”“下次断掉的,可不是一只手了,赤罂粟丛!燃烧!”伊芙利特一下断掉了他们其中一人的手,其余人见状连忙躲闪,但都在一场绚丽的烟火中化为焦炭般的灰烬。

    随后,伊芙利特便在角落又哭了起来。直至很久以后:“喂,你是魔族吗?那些法术好厉害!”伊芙利特抬头一看,一女仆装束的小孩正在旁边看着她。

    “你不怕我吗?”“你要是想杀我的话,不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我是说,我是个恶鬼!”“我知道,而且还是个爱哭的小鬼!”“我真的是恶鬼啊!你看!”伊芙利特随手召唤出一朵火焰。

    “嗯,你看,这朵更配呢!当心烫着,火可不好玩!”勾曜摘下旁边的一朵蔷薇,插在了伊芙利特飘逸的金发上。

    “你叫什么,这个恩我记住了,以后我一定会去找你!”“我叫。。。算了,不告诉你了,对了,想找我的话,去金陵宫殿,我是那里的世子!”“你不是个女孩吗?”

    不远处:“找到世子大人了吗?”“没有!”“笨蛋,去那边找!天黑前找不到我们都得遭殃,勾廉大人有令,一定要找到小祖宗!”“喂小祖宗你去哪啦?快出来吧,天要黑了回家吃晚饭啦!”

    “抱歉我先撤了,记得有事去府上找我哦!”勾曜闪人。“喂,你的花!”“是你的花,很配哦!”

    在往后几天,宫殿门口,伊芙利特都会拿着那朵凋谢的蔷薇去找勾曜。

    “女孩,这里可不能进!”“我找勾曜?”“嘘,这可是说不得的!”“他是我的朋友!”

    宫殿内:“少主人您不要整天想着出门闲逛,也是该到了饱读典籍的时候了!”“勾曜!是你吗?”“是你?”“少主人你去哪里?”“烦死人了给我退下!”“您?”“改天再说!”

    “勾曜?”“你怎么来了?”“能不能让我进去,我有很紧急,很麻烦的事情!”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那你所说的紧急而麻烦的事情是什么?”“这个,你想要吗?”伊芙利特点燃了火,在手里攥灭。

    “好神奇,你怎么变的,是什么戏法?”“只要你做出一点牺牲,我可以让你拥有这一切。”“我愿意,真的能玩火吗?”此时的勾曜心里想,等我学会了举着火冲出宫殿,老管家和那些侍卫就再也不敢拦我了,正是狗都烦的年纪的勾曜,用熊孩子的思维与伊芙利特签订了人魔的契约,同意将自己的心割给她,而伊芙利特想要的,只是勾曜的那种雄性的勇气。

    小卡从镜子里走了出来。

    “这人类也该醒了吧,怎么这么能睡?不过真是意外,这么男人气概的人类竟然小时候喜欢穿女装。”“喂,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女装?”雪茗推门而入来找勾曜。

    “呃,我们在说。。。”“这个女人是谁?怎么坐在勾曜的床上。”“我还想问你呢,怪不得我的能力恢复的这么快,原来都是拜你所赐,你的血液,真是让我垂涎啊!”“你,你是魔族?”“我来解释吧,这位,是勾曜的妻子,关雪茗,这位,是勾曜的契约者,伊芙利特小姐。”“希,希腊的公主?”“你都知道了?”“哇,你演讲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可真是很霸气啊!还有,你带的那些首饰,都是金吗?爱琴是个怎样的国家?”“雪茗你别。。。”“这,我也不大记得了,毕竟都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是吗,那。。。”“该死的,卡先生你对我做了什么?”“尊敬的契约者。”“勾曜你醒了?”“没做什么,只是。。。”“大人,熊大人让我通知您!”侍卫推门而入。“什么事?”“没什么,如果您可以的话,请到门外说。”“头好疼,卡先生,我回来之后,你最好跟我解释一下,我头上这个包是怎么回事!”

    砰的一声之后,伊芙利特附到雪茗的耳边:“你就是他的妻子吗?告诉你哦,勾曜八岁的时候喜欢穿女装!”“真的?”“嗯。”“你们两个。”“保密。”“没想到啊,外表这么霸气的勾曜,居然,居然喜欢穿女装。”

    勾曜回来了。“什么事?好像很急的样子。”“没什么,太史令传信回来,说明天晚上,科蔑勒鱼刺什么的要举行庆功宴,庆祝剿灭赤联,明天晚上,将是他们最松懈的时刻,所以,卡先生,我们联手出击吧,我们需要你们魔族。”

    “很好,伊芙利特,不要再回到勾曜的身体里了,加入我们吧,我们会有足够的元神供你食用,不用再吞噬人的生命了,你会是一个自由的灵魂!”

    “小卡,那些灵魂到底怎么来的?”“你想知道?出去我告诉你。”出去之后:“曾经,我在殷城用镰刀在每一个商兵的身上划下结界,这种结界不会直接要他们的命,但会将他们的元神渐渐吸收掉,时间可长达一年,在这一年里,他们所有人的元神会在我的意念的操控下直接释放出来,供我的子民们享用,且享用不尽,但只要我想让他们死,那些商兵就是生不如死,而且,这种结界还会自动分裂,在一个商兵死了之后,结界便会自动选择另一个宿主继续吸食,直至容器储满,不过,就我那帮弟兄们,这么能吃的前提下,是永远不会满的。”

    “怎么说的跟把元神绞碎了做成元神罐头?再封装好了直接食用,而且保质期特长似的?”“什么是罐头?保质期?”“没什么,你就当是幻听就行了。”“你们人类世界的东西,可真是有趣啊!比那无聊的地底世界有趣的多!”“是吗?你想学的话,我随时可以教你,但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是,只要我随意伤害无辜的人或者鬼,任凭你处置,我绝不还手。”“不要忘了。”雪茗刚想转身,碰到了勾曜。

    “勾曜?”“你也知道了?明天我们就要出征了,这次是我们首次进攻,效果一定非同小可,我们要让商军记住,赤联不是好惹的,我们自从。。。(此处省略自吹自擂二十多字)”“诶诶,行了,打住,明天出征,知道了,我去买菜,给你们吃顿饱的。”“谢谢,不过,这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是最后一顿饱饭了。”

    晚饭之后,勾曜叫雪茗上了屋顶。

    “你感觉怎么样?”“明天,我能不能跟着去?”“当然能了。”“这次怎么这么爽快?”“我们进攻,我们要摧毁他们的一切,又不是逃亡,怕什么,你正好欣赏一下我们的英姿飒爽。”

    “行,我知道了,你不困吗?”“那些话先放一边,你知道这是什么树吗?”“不知道。”“是槐树。”“无聊,有什么用。”“来,折下一片树叶,看着,小时候,父亲大人教过我,说一旦感觉自己不是那么坚强了,在父亲又不在的时候,可以试试吹吹叶笛,这样,就会感觉父亲大人就站在身边。来,看着,沿叶脉对折一下,对着叶脉吹,嘴唇稍微虚一些,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簧片。横向对口,唇微扁,舌抵下腭,向叶儿呼气就可。不响则慢慢调口型、呼气轻重,一定会发声的。来试试,小时候啊,一旦想哭了,就想想父亲吹过的叶笛,这样,就会感觉爹爹好像就站在身边一样,只是,幻想终究还是幻想啊!”

    “早晚有一天,你会变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的!”“你觉得我现在是不是呢?”“你小时候是不是喜欢穿女装?”“这谁说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小时候第一次遇见伊芙利特,是穿女装的哦!”“那纯粹是小孩子不懂事,再说管家磨磨唧唧的管这么严我平常样子肯定出不去门,变成女仆,就说出门买菜,侍卫就放了。”“玩的怎么样?”“还行吧,至少不像现在这样,那时候,无论怎么疯,都没有被砍头的风险,结果现在,唉,总有一天,我会把天上的星辰都握在手里,让他们看看,我们勾家人是有这个基因的!”“那祝贺你早日实现哦,女装少年!”“不要提这个字眼!”“知道啦女装少年!”

    楼下,熊刃和小卡坐在一块,商议明后天的行程。

    “他们真不怕把屋顶踩塌么?”“年轻人嘛,需要发泄情绪嘛!”“那他们怎么这么能说?而且越说听着越暖味。”“人这是投机了,你儿子都六岁了,就别问了!”“唉,奔四十的人咯!”“我倒是很期待呢,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发动进攻。”“只要你想进攻,以后有的是机会,我们可是要翻盘的,彻底扭转局势!”“行了你去睡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忙!”“晚安!”

    “小卡,你上来干什么?”雪茗和勾曜看见小卡一跃而上。

    “这么好的景色,这么好的夜晚,不看太可惜了!”“管他呢,我们继续,你是我的男人。”“你是我的女人。”“你们。。。”“怎么?电灯泡去去去。”“什么店?”“和你说了也白搭,走吧!”“你的意思是,我没有资格,看着,乾,瞬空符,给我过来!”瞬间,乾便落到了小卡的旁边。

    “大晚上的你又干什么?”“好歹在别人面前也让别人看看吧!”“凭什么?”“就凭你是我的女人!”“我们不是人类,何必要按人类的方式来?”“管他呢,我高兴了就行!”

    “抱紧点,乖。”“你也是,勾曜。”另一边“你说是拥抱,怎么演技这么差?”“谁想跟一冰块子拥抱?这么冷的天,搂着你冷气嗖嗖的往我身上飞!”“那就给我放开!”乾一把把小卡推下了房顶。

    “不乖的女人,可是要受惩罚的哦!”“你想怎样?喂,放我下来!”“这么高,你可不敢放开我了吧?”乾和小卡飞到了高空。

    “对了,那个月亮,可真是刺眼呢!盖住好了!黑云,遮住那个光球!”

    “勾曜,帮我把天上的那两个碍眼的东西给我弄走,还有那坨黑云。”“好的,伊芙利特。”“遵命主人。”“把那黑云给我烧了!”“令箭!云开雷散!”一道火光刺破天空,噼里啪啦的打着闪电把云彩打散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