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蝎座)小卡:堕落血路的仇恨之子,爱的双臂拉起落日的挽歌  (59)作为雄性的选择

章节字数:6228  更新时间:14-12-12 01: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些秀才到底被关在了哪里?还有那什么鱼刺,还有那什么太史令,都在哪?”“你问我我哪知道!”“都消停消停!”

    “亲王殿下!我们可找到你们了!刚刚那场雾,让我们都走散了!”“回来就好,橥獳,幽冥,魔邪,还有这位,是地妖吧?”“十分荣幸,我的亲王殿下,大地之子愿意为您效忠。”“快请起,不必多礼,现在是大敌当前。”

    众人走进了铭牌标价的宫殿。

    “喂,你们觉不觉的这像是个圈套?怎么可能想去哪都被人知道了?”“知道是个圈套,不过如果你不敢闯,他会轻易放过你吗?”“这到也是。”

    “黑镜,多重幻境!”

    “我怎么感觉我们像是在兜圈子?”“我觉得也是,这个宫殿本来没这么大!”

    “你这是做了什么?”太史令问科篾勒瓦刺。

    “通俗一点说,是结界,我用黑镜制造了多重组合的幻境,让敌人永远迷失在里面,永远永远,别想找到出口,而且,运气好的话也许会碰上同样迷失在里面的怪兽哦!”

    “你放了什么进去?”“别着急,你答应投奔我了,就不要想着背叛哦,我可是什么都告诉你了。”太史令眼神突然变的非常严肃。

    “哈,别这么严肃嘛,放轻松点,我呢,不过就是放了几只那种东西进去。”“那什么东西?”“呵呵,几只,不是生命体的,生命,只要我不死,那些怪物永远不会死,现在,外面的怪物也逐渐醒过来了吧?”

    “我,去休息一会!”“不看了吗?赤联全员死在一起的镜头,真不知道有多精彩,黑镜,保存之后带给子成殿下看看!”

    太史令不是累,而是,卡斯特的灵魂再次准备出窍。城外,蒙面剑客刚刚醒来,满身焦黑。

    “海涅尔!海涅尔!”蒙面剑客准备抽剑,却看到了不远处,卡斯特在向这里飘过来。

    “很痛苦吗?如果我没有叫错你的名字,你,是叫海涅尔吧?”蒙面剑客没有说话,便把剑放在了卡斯特喉咙的位置。

    “哦,让它再刺激一下又如何?”卡斯特抓住剑头,插入了自己的喉咙,没有流血。

    “你伤不了我,以你的本事,还不够资格,不过,如果你很痛苦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让你解脱。”

    卡斯特的办法是,让蒙面剑客海涅尔钻入他所作的傀儡容器里,在必要的时候放出来为他效力,作为条件,卡斯特可以帮助他减轻痛苦,让他好好休息。

    “能,帮我摘下面具吗?”“当然可以。”“谢谢。。。”“你果然不是东方人。”“我曾经是,斯台瓦尔国的王子,海涅尔。斯台瓦尔。”一双如海水般碧绿的瞳仁,在飘金的太阳颜色的头发之下如同两颗翡翠,瘦高的颧骨,淡淡偏黄的嘴唇,一圈并不浓密的腮络胡,如水晶挂坠般标准的鼻梁。

    曾经,海涅尔在爱琴与伊芙利特相识,双方父母很快接受了这桩婚事,但好景不长,因爱琴岛黄金的发现,引发了狂热的淘金风暴,海涅尔告别妻子去淘金,可曾想,这是最后一次活着见到她,等再见的时候,已经不是人类,而是魔族,且不是爱琴,更不是斯台瓦尔,而是,千年之后的东方大陆,那个名叫南巢的荒芜之地,在人类的身体毁灭之后,死亡的海涅尔被宙斯瞎么合眼的雷电劈中,继而化为魔族重生,在时空裂缝里孕育了魔族的重生体,下一次降落的时候,却被科蔑勒瓦刺所救,伤好之后,才知道这已经是千年之后,被科蔑勒用黑镜诅咒咒掉了人性的一面,变成傀儡守护这片城,没有知觉,没有感情,所有的一切都被封存在心底,直至这一刻终于得以解脱。

    “卡斯特先生,我还有一事相求!”“说吧。”“如果,有一天看见我的爱妻伊芙利特,告诉她,我对不起她,但,我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容器,进来休息吧,有用你的时候,你一定记得赶紧出来,还有,现在,请叫我主人。”“遵命我的主人,我为您效忠。”

    一道光之后,海涅尔便成为了卡斯特的手下“愚蠢的男人,魔族是允许有爱情的吗?还有伊芙利特,居然站在他们那一方,迟早,我会让你们知道我们谁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走了多久?”“不知道。”“那还要继续走下去?”“当然!”

    “出动吧,饮鸩止渴的亡灵们啊,用你们的怨念,去湮灭我们共同的敌人的光辉吧!”科蔑勒对着黑镜施法,将灵体输入黑镜诅咒中的境界,那片没有出口的世界。

    “你们就给我死在这里吧?永远都别想出来。”

    “前面,那是什么?”“是敌人,准备,散开,当心被击中,女人靠后!”“勾曜!”“什么?”“你只是个凡人,没有远程作战能力,所以。。。”“可,我还有拳头!伊芙利特,什么时候,你学会担心人了?”“我。。。”“伊芙利特,我们魔族,尤其是契约魔,不能对自己的契约者有任何感情,这是规矩!”“是,契约者大人,属下抱歉。”

    “勾曜,快闪开!”一把利剑飞过,勾曜险些躲开,差点擦中皮。不远处,一个身披铁甲,满脸不带一点血色,双眼充满鲜红的仇恨颜色的人,笔直的站在原地,一只手臂腾空放出金属的利剑。

    “求求你们,杀了我,我做不到,我好痛苦,求求你们。”

    “什么?我没听错吧?”“当心阿雪,他是在骗你!”“求求你们,我怕控制不住自己,这,已经是我最后的理智了,我不想与你们为敌,但,我做不到,我无法碰到自己。”

    “这,这是怎么回事?卡先生?”“他是中阴灵,是人死后受诅咒无法投胎的灵魂,被装在别人的躯壳里,被诅咒所染,死不了的话会永远的杀下去,直到累死为止。”

    “那好,摧城龙,磁场压爆!”“等等,别这样,麻痹他的话,太痛苦了吧?”“那你说怎么办?喂,勾曜,你干什么?”勾曜走到那个人面前,用匕首一下刺穿他的心脏,在瞬间,那个灵魂脱离了身体,沉重的铁甲倒在了地上,灵魂飘走了。

    “这是我见过的,最弱的敌人。”

    黑镜的另一边:“全他娘的是废物,我还指望他能杀了这些人呢!”“你吵什么吵?”“哼,他们反正也突破不了这里,就让他们转死在里头又如何,黑镜,多重诅咒,诅咒翻倍!”

    走了几步,众人突然发现岔路又变多了。

    “怎么回事?鬼打墙?”“糟了,我想,我们确实是落入圈套了。”“那我们联手打出去。”

    结果是,能力被强制解除了。“我以前听说过黑镜这一魔物,可以让企图伤害镜之结界的人无法使用能力打碎镜子。”“那,你说怎么办?”“再走下去也不是办法,等吧,地妖还在外面。”

    “你说那傻大个会来救我们?”“嗯,我相信他!”

    “我有个办法!”幽冥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什么办法?”“也许,实体无法穿越这层屏障,那将人的声音传出去应该不难。”“别想了,就算能传的出去,谁又能听的见?”“传音石狮子,现!”“这什么东西?”“之前,我去准备出征的时候,误打误撞找到了这个东西,封印之后做了改良,现在,它已经可以融合音系法术了。”

    “那要怎么用?”“你们谁嗓门大?”“祸斗!”“不不不,亲王殿下,您过奖了!”“在窑子里的时候,你的声音甩出去两条街都能听见,你说最合适不过!”“好吧!”“把头对准石狮子的嘴,然后发声。”“就这么简单?”“嗯,试试,我希望没有问题。”“废话,谁希望有问题!”

    祸斗走到石狮子旁。“怎么说?”“对准了说。”“我是说,我对谁说?”“对地妖说!”

    “地妖,我的朋友,我是祸斗,听见了吗,打死那死蜘蛛,我们在城中间的宫殿里!对,就你看到的那座。”“你怎么知道他看到了?”“我猜他一定看到了。”“喂,直播呐!”“地妖朋友!如果,你念在我们是老乡的份上,快来帮兄弟一把吧!完事后,我知道哪里有美酒,有美女,我们去泡妞!对了,我这还有那些美女姐姐的名片,如果你救不出我来的话,可是一切都吹了哦!”“祸斗你在说什么你知道吗?想丢死人是吗?”

    “你们看!屋顶开始塌陷了!”

    地妖一声巨吼,宫殿的顶部被掀开了。

    “是地妖,地妖果然来帮我们了!祸斗,祸斗呢?”“揍着呢!喂,都停一停,想办法打出去,地妖的攻击让结界变弱了。”

    众人一松手,祸斗又土遁了。

    “再结界恢复之前,大家一起冲出去!”“摧城龙,我们走!”众人跑出了结界。

    此时,在黑镜旁边的科蔑勒遭到了反噬,勃然大怒,要求绝对不能让他们突破第二重结界,然后第一重,那时,他就无力抵抗这么多人了。

    “加固结界,绝对不能让他们再打开第二重结界。”

    “能力好像恢复一些了!”“有效了!”回头一看,祸斗又回到了地妖头上。

    “我们现在怎么办?”“我能感知到黑镜的原型的位置,来吧,只要你们相信我!”“相信乾吧,她的预感通常非常准确!”

    “果然有座四合院!”熊刃想要踹门,小卡拉住了他。

    “我来吧,木元素,急速生长!”橥獳催发了一颗树,坐在树枝上,树枝伸进了屋内。“什么人?”“你爷爷!树种弹射!”“哇!”“什么声音?”“科什么鱼刺,你适可而止吧,把那些人类统统交出来,我们可以饶你不死!”

    “黑镜诅咒!枯萎!”树木急速枯萎,重新腐朽,橥獳摔到了地上。

    “我可以随时用结界限制你,包括下任何至毒的诅咒,所以,我看大势所去的是你们。”

    众人砍了侍卫冲了进来。“都别动,站在原地,别想着进攻,不然他就没命了,知道吗?”

    “你对橥獳做了什么?”“诅咒而已,不过是,让他失去力气,你们也一样,黑镜诅咒,失去力量!”

    众人只感觉到了身体一沉,随即再也爬不起来了。

    “全身的力量像是被抽光了一样,你,我迟早要杀了你。”“哦,现在的你们,有这个能力吗?如果我想,可以随时轻易宰了你们,而你们,不过是一群蝼蚁,在诅咒面前,什么都是免谈。”

    “你们不是想看看你们的目的吗?那些被关的秀才。”“你把他们怎么样了?”“黑镜,打开第一重结界,隐蔽空间!”原先的房屋没了,转变的空间是一片漆黑的无边无际的旷野。

    “在这里谈,貌似更流畅了呢,黑镜,放出那些秀才来!”黑镜将那些人一个一个的吐了出来,足足有三十多个。

    “没这么少,肯定还有很多!”“那些啊,早就受辱自尽了,真是可惜,现在就剩这些苟延残喘的东西了,不过,杀了你们反正是迟早的事情,嗯,在死后我会让你们变成傀儡怎么样?你们一定很羡慕那些傀儡吧?拥有永恒的生命。”

    “放弃了死亡,也就意味着放弃了生命,没有轮回,也就意味着你的一切都将止步!”“呦呦,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不好意思杀你们了呢!你们知道,为什么,那个地妖没有冲上来救你们吗?”

    “他在打开第三重结界的时候,自己也迷失在了第二重结界,那,将是永远的,梦魇。现在,让我想想怎么杀了你们,不要妄想挣扎了,你们不可能活着,我早就布好了最后的结界,将你们的能力,不管是人是魔,统统强制解除。对了,让你们看看一个熟悉的人,太史令,出来吧!”

    太史令突然出现。“尊敬的大人,找我所谓吩咐何事?”“太史令?你,你真叛变了吗?”“是的,赤联不会有好结果的,跟着你们,只会被死亡的阴影所蒙蔽,所以,不如就此打住,投奔明主。”

    “你的信仰,你的灵魂,你的追求,都去了哪里,明明是一起在战场上爬过来的兄弟,为什么?难道,你是在骗我们的吗?”“非要这么说,确实是这样。”

    “太史令,你是不是被控制了?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够了,我最讨厌你们这种叙旧,太史令,给我杀了他们,就现在,先从那个女人下手,争取一刀毙命,别说我残忍,我他娘的经历的残忍比这多的是,这算什么,让你们死就是不错了!”

    “他们可真烦人,而且,十分不可信任!”太史令说出这样一番话。

    “那就杀了他们。”“这样,为了表示我的忠诚,我将在一个短小的仪式后杀掉他们,现在,我至高无上的大人科蔑勒,请允许我献上忠诚。”

    太史令双膝跪地,在下跪的瞬间,用匕首**了科蔑勒瓦刺的腹部。

    “虽然,他们确实很烦人,但你觉得,阻止生命自然规律,玩弄他人感情的人,可信吗?我亲爱,哦不,该死的科蔑勒,跟在你身边的这些天,我终于受够了!”

    科蔑勒颤抖的手划向黑镜,轻轻触摸一下。“咳,限制结界!”“能动了,暗夜流火,上!”伊芙利特一箭刺穿黑镜,太史令抽出鲜红的匕首,科蔑勒倒下了。

    “都能动了,那就走吧!”

    “保宪,欢迎归队!”“至于,我所说的那些,别当回事。”“太史令,你别装淡定了,我能读出你心里所想,是想拥抱吧?”“这。。。”“乾我真谢谢你刚刚没乱说,否则那什么鱼刺起疑心就麻烦了,现在,快走吧。”“你们先走,阿雪,之前的一切,是我对不起你。”太史令的眼泪,打在身上,无论头脑,还是心口,都感受到了那股炙热的暖流在血液的每一处细胞上沸腾,很烫且很持久,但就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

    “下次分开,请一定和我说明白了。”“你不是,有勾曜陪着你了吗?”“也许吧。”“好好爱他,他会给你幸福。”“那你呢?”“谁知道呢,至于这个,你就别管了。”那时的雪茗,并不能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随后发生的一切,却让他懂得了太史令的因为所以,而他只能紧紧靠近用尽全身的力气来体会,舍不得放弃这手中的,第一次,也是全身的温暖,冰封的心,在此刻完全消融,随后,却又是火山爆发。

    趁着卡斯特沉睡融合海涅尔魔力的这段时间,太史令终于获得了短暂的清醒,不过,一切还只是暂时。

    几天之后,“太史,我们马上就要到赤陵了!”“赤陵吗?终于能回来了呢!”

    “那些魔族可真不讲义气,谁都不肯带我!”勾曜怨声载道的走了回来。

    “行了,大家能力都恢复了不是,都赶着回去补充精力呢!”

    “小心,我感受到一股杀气,你们两个,没有能力就赶紧躲起来。”“出来吧,差不多有三个人!”

    “野兽的知觉吗,嘿嘿,太史令,今天,就是你被铲除的日子,你这个恶棍!我要为我村里惨死的公民报仇!”“什么公民?”“还不承认吗?他可是我们的杀父仇人,赤联的走狗!”

    “勾曜?这是怎么回事?”“嘘,别出声,我们都没有能力,而且,太史令对付这三个人应该不成问题。”“是吗?话虽如此,不过我还真是有点担心。”

    “大哥,那草丛里好像也有人!”“是吗?原来还有同伙,难怪这么嚣张。”“你敢碰她?”“怎么不敢?啊,我的手!”“大哥,你,去死吧!”太史令一刀削断了三人组中老大的一只手,老二看见怒火中烧拔剑砍来,太史令一刀横上,直接挑断对方的手臂。

    “你们,是要逼我?”“大哥,大哥,你怎么样?老三,护着我们,咱先走!啊!”“老二!”太史令一剑从背后斜下,直接砍断对方的脊梁骨,顿时休克过去。

    “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大哥吧,我们家里还有八旬老母啊!”“等等,太史令,放过他们!”“阿雪,你。。。”“你想让魔鬼苏醒吗?你心底的那个!”“他已经。。。算了,你们两个,在我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快点走吧。”“娘啊!”两个人顾不得那个尸体,连滚带爬跑了回去。

    “多日不见,你竟还是这样心软,只是,怕用错了地方。”“那,什么又是对的地方,是杀人吗?”“不是。”“既然不是又为何。。。”“住口,这不需要你来教我!心软,迟早会害了你!”太史令说话的时候,瞳仁里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火焰像是快要跳起来一样。

    “你啊,就是会对我凶,我管不了你,谁又能管你?你娘吗?你不是说,我很像她吗?难道你忘了?”“勾曜,带着她走!”“什么?”“带着她走,你们两个赶紧走!”“为什么?难道还是不为什么吗?”“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我们走吧?”“勾曜,行,走,你以为我怕你?就是会对自己人凶!”“是啊,对啊,那就走啊,别让我再看见你!”

    “卡斯特,为什么,为什么总在这种时候醒来?”“谁让你有召唤死神的属性?嗯,我的宿主,未来,选择站在我的一边吧,我已经看见那个黑血变成的**了,他如果不除将是一大祸患,还有那个女孩,据我所知,通晓读心术之人本就少之又少,更何况这种由灵魂这种高度自由的灵体直接变成的魔族在进化时本就不受任何约束,而读心之能力的最终能力,则是比诅咒更可怕的控制,千年之前,曾也有一位读心能力的魔族,最终差一步问鼎天神之位,却因为能力负荷而死,而你,我已经同化了你很多,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变成一个完整的魔族。看看这个,那两个盲流回到了他们的城,给那些士兵告了状,而你,是否感觉到那颗跳动的心脏无法止息愤怒了呢,仇恨的怒火又是否已经燃烧了呢,用那座城的百姓,去满足你心头之恨吧!很快,你就会明白,你的选择,是对的,因为所有人,最终都将成为刀下鬼,包括,你周围的一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