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蝎座)幽冥:哀伤湿润了金瞳与红羽,不再陨落的铁翼再搏天日  (63)铸剑为犁

章节字数:6921  更新时间:14-12-16 22: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是挑战信吗?”“拿给我看看,快点!”“不是,只是。。。”

    熊刃打开了信,突然又合上:“我们,回去说吧,这里不方便,也说不明白。”

    信中:

    “至赤联的,曾经的敌人,我乃商国太子,中壬。

    如今,吾汝皆知,自兵戈息解以来,二国亏损极大,力搏喘息之日,以保国威,然敝国又何不如此,先王因瓦刺巫师蛊惑,对贵国犯下滔天之罪,现巫师已死,先王懊恼不已,于数日前位崩,念对贵国犯下罪行无可宽恕,特以死赎罪,贵国若不计前嫌,敝国愿与贵国交好,特定于肆月上旬武陵会盟,为商求和之策。

    贵国之苦,怨之积深,吾深感知,吾无所为之,惟愿永罢刀兵,永世与大夏交好,不再为矛戈所策,亦为血之所染,如有所意,武陵会盟,敝国愿奉千百两金银,偿之过之过失,还请宽恕,因一切皆巫师之邪术,吾深表内愧,现邪术已解,又何必加深百姓于水火,虚置度金银粮饷事民戈?”

    “你们意下如何?”小卡沉默了下来,一会议室中众人沉思。

    “杀了这么多人?还想要宽恕?分明是来挑衅的!”“说的对,这就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我们族人的血债,只能用血来偿!”“杀了这么多人,那些人哪个是该死的,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也应该杀了他们的族人!”

    “咳咳,诸位,听我一句。”“钟大人?”“子成死了,没错,商朝现在上下乱作一团,二太子中壬登基为王,伊芙利特,借用一下你的言镜。”“契约者大人?”伊芙利特问勾曜,勾曜之前主张的是继续打。“伊芙利特!本亲王命令你,拿出来!”“是亲王殿下。”“言镜,可以让你们看到别人用言灵的方式传达的讯息。”

    言镜之中,是中壬用自己的精力所表达的自己想说的话。

    “赤联的诸位,如果,这些话能代表我的忏悔,我愿意用我毕生的修为制此言灵,为吾之赎罪。先王临死之前,口中一直在念叨着,求和,不要再战,并吩咐我,在登基之后,一定要力求和平,无论是为了大商的子民,还是为了大夏的子民,我们,本都是炎黄的后裔,因萨满邪术的介入,先父深陷囫囵,现已苏醒,感谢诸位能够坚持作战,恐怕,萨满的囫囵,会将所有的族人全部葬送入他们的大网。我们商朝人,本与大夏同出一支,但如今,已经难求携手,唯愿自息戈之日,永不再战,我愿奉上千两黄金,授夏室宗亲为我大商之重臣,邀其共商国事,请于肆月捌日于武陵城南郊,共商和平谈判之事,请,收下我的诚心。”

    “够了!什么东西?分明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传令下去,全赤陵兵马在一个时辰之内集结,我们直接夺下武陵!”

    “够了!你知道,言灵这种东西,意味着什么吗?”“我来说吧,伊芙利特,言灵,毕生的修为一点没错,如果想要使用言灵,每使用一时,就如同抽走了全身的力量,然而这种精神的极大损耗,如同超负荷的劳动没有休息一样,对人体的损害极大,曾经,有魔族过度使用言灵,在未满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满头白发,不过三十便撒手人寰,中壬若用言灵为誓,在我们魔族眼里,这是不可不信的绝对,因为按照我们的规矩来说,如果对方用了言灵,被闻讯者如果不从或者不信,是对使用者莫大的侮辱,这样,对方完全有能力挑起战争,如果你们不为商朝的子民着想,也应该为武陵的子民着想,如果不为武陵的子民着想,也应该为大夏惨死的数万军民想想,那些人,谁是希望有战争的,他们懂得用生命一步步瓦解战争,而你们这些将军呢?而仇恨的杀戮,只会换来更多的杀戮的仇恨,我想,你们谁又不想有一个丰衣足食的时代呢?宁可用生命对赌,只是为了赢下这不可能的战争,换来和平,那,现在,和平就摆在眼前,我们又为何不去珍惜,而是用仇恨,这一战争酿结的苦果,继续去糟践它呢?为了我们的族人想想,选择宽恕吧?结束这场没有仁义的生存之战,那么我们就是另一种程度上的胜利者。”“话虽如此,可商军诡计多端,武陵会盟难免有诈。”“这没问题,我在城外围设下结界,凡是敢对你们不尊或者动手的人,在瞬间化为灰烬,无法超生,这样,你们放心了吧?”

    众人一看没有反驳的余地,在小卡几经劝说之下,纷纷妥协了,4月8日,很快便到了。

    “对了,钟古,你的身体没问题了?”“多亏了乾啊,我早就说过她是有用的,她拿来的药物,给我服下便好了。”

    数天前,乾找到雪茗,商量了一个计划。

    “钟古的病,估计撑不过几个月了,本体,我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之前,你在时空隧道中发生异样而催生出了我这个灵魂新个体,那是不是用相同的办法,我们就能回去并回来,听说,你们那个时代有治疗痨咳的药物。”“药是有的是,但,穿越时空这怎是轻易办到的?”“只要有这个,都没有问题了,把,身体给我。”雪茗将身体靠近乾,乾拿出瞬空符,默念咒语之后两人瞬到了广陵,那处雪茗穿越来的地方。

    “尘封黑暗的大门啊,现在就请打开,现!”“这。。。”黑蓝色的星光凝聚成一扇门,打开了通往现代的道路。“你,到底是不是那个时代的人?”“是的,但,我也是有任务而来。”“什么任务?”“复兴夏朝,让南国的美丽永远延续下去,而不是那滔天的战火。”“既然想要改写悲剧,那为何,不能帮人帮到底?帮助钟古恢复健康。”“说的也是,走吧。”

    乾用催眠术很顺利的到了诊所偷到了青霉素,又用瞬空符移动了回来,乾将瞬空符沾湿青霉素:“目标,钟古的血液!”瞬空符便夹杂着青霉素直接注射到了钟古的血液里。

    “那,真是恭喜了!”“是啊,如果,这次和平是真的话,那我们真该好好聚一聚,别看我奔四十去的人了,我也有一身的干劲呢,让我们一起为我们的世界,完成我们的复兴吧!”雪茗暗自欣喜,也许,不能改写夏朝的结局,但能改写这一个国家的结局,也是完成使命吧?并且,她也希望,并认为所有人都希望,夏朝能够延续下去。

    “哈,等回来之后,喝它三天三夜!”“可我已经戒酒了啊,而且钟先生身体刚好,不适合暴饮暴食!”“勾曜你小子挺厉害啊?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了啊?”“熊先生,是我不让他喝的,这,与你无关吧?”“大老爷们的事,女人家去去去。”

    “话说回来,貌似我们已经到武陵了啊!”

    公元前1673年4月8日,赤联派出代表前往武陵和商朝代表进行了和平谈判,同意以武陵南,长江为界,割让襄陵和赔偿数千两白银几百两黄金作为赔偿,赤联欣然接受了这个决定。

    同年5月初,夏朝重新立国,定于伍月壹日为复国日,战争在此刻宣告结束,赤夏国的国境仅有五座代表城市:西城襄陵,南城赤陵,东城金陵,北城艾陵,中城广陵,定金陵为都,艾陵为军事重镇,金陵为文化重镇(小吃,文人,名胜多),赤陵为资源重镇(红土地,北部是长江,东南部皆是山脉,西部是森林,有丰富的农业资源,北部长江之间还有大片的平原),襄陵为贸易重镇和水利重镇(湘水贯穿全城,地势多变,西部为川蜀天府之国,东部为江浙鱼米之乡,北部为中原平原,南部为湖南山地),广陵为旅游重镇(游山玩水的地方,比较不务正业)。小卡任魔族总督,掌管魔族一切事务,代表魔族的意志,熊刃为赤联,魔族联军大元帅,太史令任艾陵太守,勾曜任金陵太守监管广陵,熊刃任襄陵太守监管赤陵,钟古任丞相负责金陵的日常事务,祸斗与橥獳任贪污监察办,地妖任赤夏国建筑业老总,朱彦隝徯任襄陵贸易总管,幽冥魔邪拒绝官职继续行侠仗义。

    “明天,就是我们正式宣布建国的日子了,魔邪哥哥,你期待吗?”“又是这样的问题,无论如何,我都很期待,我期待一切,这样我们才有坚持活下去的理由,而我们未来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呢?”

    还是那样的一个梦,梦见自己因生存的信念而在父亲死后投入了自己亲舅舅兼杀父仇人的怀抱,被魔罗带回了家。

    “不许出来!不许说话!不许让任何人知道你的存在,知道了吗?”魔罗将幽冥关在了一个比较隐蔽的茅屋里,除了一日三餐由魔罗的独子魔邪负责之外,她根本无法与外界沟通,魔罗不作解释,但她也窥得理由一二,因为这毕竟是他族的地盘,万一有人图谋不轨暗自和卡斯特勾结,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引来杀身之祸,恐怕魔罗所担心的,就是这个,他不敢告诉别人,自己收养了失去亲生父亲的侄女,再大些的时候,幽冥从魔邪口中听说了外面的世界,从天窗爬了出去,可谁知,却被魔罗抓了个正着。

    “你要去哪里?”“我要去找我爹爹,别拦着我!”“你爹爹他,他,他出远门去了,不久之后,就会回来,你若是孤独的话,就喊我爹爹吧!这是你的孪生哥哥,叫魔邪。”从那时开始,魔罗便开始欺骗幽冥,他始终不敢告诉幽冥说自己杀了她的父亲,只是一遍遍的用谎言相劝,并将她也视为自己的亲生女儿,大概,那是一种内愧与深疚酿造的伤口,在悲剧的几年后依旧会隐隐作痛。

    好在,毕竟幽冥和魔邪当时还仅只是小孩子,无忧无虑的,很快就会忘记那些事情重新玩耍起来,但随着二人一天一天大起来,魔罗依旧担心,二人会不会突然明白一切而怨恨自己,怕的是幽冥会不会为父亲报仇,而亲手杀死自己,还有魔邪,他所惧怕的不是万劫不复,因为死亡对他来说比愧疚要理所应当的多,而是那天真烂漫的梦境消散之时,仇恨浸湿了他们的眼眶,他们二人会走上和自己当年一样的不归路。

    几年之后,因叛徒的出卖,卡斯特终于听到了风声,立刻血洗了仅剩的魔氏家族。

    “你们两个,不要出来!”当时两个人还不知道,这是他们共同的父亲留给他们共同的影像,但随后,一个士兵打开了茅屋的房门,将二人领上了山,在森林中默念咒语,将二人传送到了安逸的南方古国,而魔氏家族的所有成员,都在那一场灭绝般的灾难中沦为灰烬。

    幽冥再一次在梦中清醒,凌乱的她想起如今自己还依旧活着,已经是太过幸运,但命运的捉弄,竟让她和杀父仇人的亲生儿子,成为了永远相互扶持的兄长与妹妹。

    在魔邪高大而清冷的身躯背后,是那个早年被惯坏了的,在经历了战火洗礼之后,依旧怀有大小姐脾气的小女孩,但过于早熟对她来说,是过早体验到了悲伤滋味的痛苦,交织着摧残着那本坚定的心。

    好在,如今,商朝人是真心求和,也许,早在幼年就开始摇首期盼的,我们的先人所一直为之奋斗的,那个理想的世界,即将在此刻变成现实。

    赤陵城,5月1日清晨:

    “幽冥,殿下要用一下你的石狮子,据说它能够千里传音。”“为什么?”“殿下要进行演讲了,要让全赤陵城百姓都听见。”祸斗找幽冥要走了石狮子,在赤陵的中心广场上,小卡搭建了临时的演讲台,用石狮子千里传音的功能喊出了那些话,那些**民族一直肺腑却从来没有机会说出的话:

    “今天,我们聚集在此刻,将缔结一项庄严决定:

    自夏商之战争,已经过去了数个月,在数个月前,你们中的众人,曾还抛头颅,洒热血,你们奋力而置身于世外的衷心,你们的英勇,将永远被我们赤夏所铭记!你们的功德,将足以载入史册,并经久不衰!后人不会忘记你们所做的一切,在数百年后,相信他们也仍旧会像今天这样流着泪,来翻阅你们的功绩,这些载入史册,并名垂千古的人物,就是我们,就是我们在场的全部!

    然而,战争之火,已经停息,战争,最终还是为了和平,而和平,就是我们要缔结的,神圣而庄严,激烈而沉重的,我们一直为之朝思暮想,以至于祖祖辈辈都在热切期望的,和平,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眼,终究在此刻,对你们没有做梦,它就在此刻来到我们所有人的面前!

    战争,是用来换取和平的,是被迫的,是极端的,却是必须的,而我们既然已经迎来了和平,就不要忘记我们曾经经历过那些心酸,既然你们不想那样,那么就在和平中给我好好享受,并明白这来之不易,在你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一份责任和资格在交织着,那便是你的使命,先人给你的,后人给你的,你自己给你的,你父母给你的,你孩子给你的,你那些千千万万死去的同胞,曾在你面前,他们曾也诉说,并渴求而无可求的,诉说着要给你的!而如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被上天选中的幸运者,上天把这份天然,而又经过千千万万,我们祖祖辈辈人不断精心打磨的和平,赐予我们,只属于我们中,那些有资格去享受的人,然而怎样享受,我希望靠的是你们自己,而非国家的意志,象征不代表全部,却又代表你们的所有,而所有,不代表你们无权,却代表你们将无偿享有,我们和平的意志呐,在此刻,成为庄严缔结的,在远古就已经定下的契约,在此刻我们回报上天,因为这份契约,我们每一个人都将愿意遵守!

    今后,我承诺,一个充满理性认知,知性理解,民主而和平永驻,相信希望永驻奇迹将现的新的黎明,将从过去充满血腥屠杀的疯狂,充满残暴无知的狂妄中解脱出来,握住你们手中的器械,明白它不光能用来砍下一个人的头颅,更能砍下一个麦穗,一个稻米,甚至一点财富,用他们去耕种,去收获,你们要明白他们的用处还有更大的,而不仅仅限于是流血,虽然,在过去的错误决定中,我们失去了中原,那片肥沃的沃土,但我们愿意用加倍的努力,让金陵,赤陵,襄陵,艾陵,广陵的民众,过上我们一直想要的生活,我们将在此刻,缔结我们共同的承诺!我们将——铸——剑——为——犁!”“铸剑为犁!铸剑为犁,我们将铸剑为犁!”“和平万岁!赤联万岁!吾王万岁,吾祖万岁!”

    “静一静,静一静,现在,熊先生想要讲话!”

    “你们,他娘的不要给我说什么大王万岁,什么他娘的大王,在这里没有大王,只有我们,我们是一切,我们是所有,我们是全部,我们要创造和平,都他娘的明白了就别他娘的从这里叨叨什么万岁,告诉你们,早在中原的时候,当时夏朝还他婊子养的没灭亡的时候,成天他娘的万岁万岁的说的我儿都根子到现在还他娘的疼,够了,都他娘的打住!从今往后,谁别他娘的说什么万岁!想说可以,找你们商朝的大王去!”

    “熊刃!全城人都听见了!”“怕啥?我还怕他们?告诉你们,没有人是天生就是贵族的!我们虽然是大人,虽然是先生般称呼,虽然级别比你们高,但在这个世界,我告诉你们,我们没有人可以不劳动!不肯为自己的成果慷慨赴死的人,不配活在这世上!永远给我记住!好啦,现在,就去耕地,今年秋天,秋收我们要丰收!”

    “等一等,钟先生?”“怎么,放心,我痨咳彻底好利索了,现在浑身都是劲!”

    “咳咳,我赤陵的子民们,不,应该说是大家们,你们要坚信,不要相信权威,无论如何,你们自己的心,永远是你们最真挚的回应,而王权,象征王权的冠冕,只会把真理带入坟墓,杀人的,是政治,而我们既然承诺了要从屠杀的世界中解脱出来,就不应该相信王权,相信的是我们自己!相信的是,你们自己!俗话说,战争来临之际,首先被毁灭的,就是真理,而真理,就是你们自己心中始终回应,并最频繁的那个声音,你们,不想让它毁灭的话,就永远相信,并永远承诺,好的,现在告诉老子,不,告诉我,娘的我怎么也爆粗了,这样,你们要不要战争!”“坚决不要,铸剑为犁,我们要铸剑为犁!万岁,不,农耕万岁,赤联军万岁,赤魔联军万岁!”

    事后,会议室中:

    “我们好像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什么?”“既然建国,我们总不能只有官民,连个皇上都没有吧?”“那玩意有这么重要?”“当然,没有皇帝哪来的国家?”

    “勾曜,你是首都的太守,你来当皇上吧?”“不不不我没那本事,再说我也玩不了政治上那一套。”“熊刃呢?”“拉倒吧,回到襄陵,我陪我儿子先好好玩上几个月,至于你们那什么国家,全他娘的趁早滚蛋吧!”“那,钟古吧?”“我已经是丞相了,自古没有丞相和皇上是同一个人的吧?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那。。。”“卡先生,您?”“不不不,我只是一方军统,一介武夫,岂能担当文武双全之职?”“那你下面那些魔族?”“你说祸斗橥獳隝徯?”“嗯。”“拉倒吧,他们啊,不一定什么时候又去金陵玩了!尤其祸斗,前几天又找我来借瞬空符,我说啊,再借收费了啊!没用!”“那算了,他们要上来,肯定得出大乱子。”

    “你们,晚上想吃什么?”雪茗和乾突然在这时候走了进来。

    “。。。要不。。。”“我知道了,事不宜迟,给我摁住!”“你们,喂喂,有话好好说啊,想下馆子也行,不过赤陵这边没什么好吃的,所以小卡。。。”“不是吃的问题,是。”“你当皇帝怎么样?”“啥?我不是在做梦吧?”“对了,我突然有个好的想法,你们看行不行,从古到今,尧舜唐虞这些明君,不都喜欢那种皇上很闲,下面大臣分工很明确的那啥吗?”“你说的是,让雪茗在前面撑场面,我来负责日常的事务?”“嗯,雪茗仅仅只负责祭祀和修葺,及简简单单的民政,其余的,全由钟古负责!”“钟古可管不了这么多,尤其你们魔族,没准过几天朱彦那个半调子又打架进去了,然后,光保释的问题就得愁死我,要不这样,我们设置两个皇上,人类这边,雪茗为皇,钟古为相,魔族那边,乾为皇,小卡为相。”“好好好,这办法好,这样,皇帝也不敢怠慢咯,你也知道,从古到今,明君都是这样做的!”“这,你们能否问问我愿不愿意?”“那你愿不愿意?”“我想想。”“侍者!”“仆下在!”“带雪茗和乾,就这两个姑娘,去准备量身定做龙袍龙冠,按皇帝那套给我做,我不信硕大一赤陵城连见过皇上穿什么衣服的都没有!”“这。。。”小卡拉住了雪茗和乾,仆人齐刷刷的走了上来,跟绑架似的拉去城内最具威望的张裁缝家。

    过了些日子,登基之后,关雪茗正式登基成为一代人皇,年号天曜,乾正式登基为一代魔皇,年号地启。左丞相钟古,右丞相小卡负责日常事务。

    一代平民,就这么稀里糊涂成皇上了,突然感觉当皇上也并不怎么舒服,有一种歉意感在身上导致浑身抽搐。

    过了些日子,小卡把积霾放了出来。

    “你放这玩意出来干啥?”“积霾,按照我们说好的,不再咬人了哦,变身。”一道紫光之后,原先人见人怕的积霾,这一魔界十三禁兽之首,变成了名犬萨摩耶,奇怪的是,积霾竟然认雪茗叫主人。

    至于名字,之后雪茗给起名叫麦麦。原谅她,过度的紧张神经下是起不好什么好名字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