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朱彦:人类罪孽暗地的缩影,以绝对不会说出谎言的绝对真实为证!  (77)罪孽之心、绝望之心、喜悦之心、冠冕之心

章节字数:3926  更新时间:15-01-07 22: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触手的罪孽如断绝的根系,惩戒成了偏离目的的毫无意义的野蛮杀戮,当绝望的双瞳映出曾经的绿洲,我将契约下定永远忠诚之心,并时刻铭记能力的源泉乃是喜悦。——题记。

    夜已经深了很多,会议室的金属制的桌子被月亮罩上了一层银霜,闪闪的像是精灵的眼睛又好似不止息的河流在雨季里奔腾。

    “你困了吗?”“还可以,我很擅长熬夜的。”“如果是困了,那么去睡就行了,我不勉强你,毕竟,让你知道这么多实在是有点。。。”“大人,您究竟何时与我契约?”“再等等,克法,目前我的精神还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等到了那时候,我会主动跟你契约的,如何?”“首相大人,我已经等了很久了,我简直快要疯掉了,首相大人,算是我求你了,好吗?我将力量全部奉献给你,只求你能够为我分担一点痛苦,好吗?”

    “怎么了?这植物怎么还会说话?”“你。。。”“女皇陛下,您先回避一下,等我完成契约之后,你再出来。”“这是魔族吗?怎么跟一盆乱草一样。”

    雪茗说出话之后,小卡连忙神色紧张地张开手臂,打开屏障。“不要冲动,这可是女皇陛下!”“怎么了?”“还好还好,不然,一旦他发动能力,你很快就会死。”

    “什么东西这么可怕?”“罪孽之血的撒鲁姆森。”“什么意思?听不懂啊?”小卡瞬间咬牙切齿,暴跳如雷,而雪茗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惹着了这两位。

    “给我进去!一会完成契约之后再出来!”“喂,你敢命令女皇陛下?”“这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知道罪孽之血是什么东西吗?”“什么?”“我只能和你说这么多!”砰的一声,小卡将木门关上。

    “给我开门啊!”雪茗一开始还很不情愿,不过很快,她就再也躁动不起来了。

    门外,捅破窗户纸,依稀可见泛起的金光,无限的沙粒尘埃携带着绿色的光线将小卡包围。

    就在此时,一粒沙尘突然碰掉了门锁,雪茗跌倒在地,爬起之时,也被吸入了那团结界里。

    以下用白话叙述【闯入名为罪孽之血的撒鲁姆森的结界,聆听罪孽之心克法。撒鲁姆森的故事】

    公元前1800年,埃及开罗,尼罗河克法绿洲附近,一行饥渴的阿拉伯商队行走在距离埃及开罗不远的荒漠上:

    “阿尔斯,你看,大家快看!”“萨斯希,不要再胡闹了,我们还得赶路!”“是真的,你快看那棵植物,阿尔斯老师,你告诉过我,那棵植物是我们的奥森!【الأملواحةالأعشاب】!”

    众人眼前不远处,零散的几棵比较刺眼的金黄色类似麦穗的植物,但没有芒针,很像是狗尾巴草,但却鳞次栉比,比麦穗还要饱满的多,在正视的时候是金黄色,却在太阳底下变成了棕黄色。

    “太好了,是奥森,居然是奥森!”“居然真的,太好了,我们离开罗不远了,今晚就在这附近露营吧,明天兴许幸运的话,就能赶到开罗城了,这些商品,正是开罗的市民所需要的啊!”“是啊,我们又能大赚一笔了。”

    所谓奥森,是古阿拉伯语绿洲的意思,而他们所看见的,正是沙棘,这种草生长在离水源地不远的半干地面上,扎根很深,垂死的人只要有力气挖到它的根,就能喝到水,同时,这种植物一旦出现,就意味着离绿洲不远了,所以有个别称叫希望绿洲。

    “小卡,这里是哪里?”“你不是在外面吗?怎么也进入结界了?一旦外人闯入结界,结界的威压就会相当大幅度的提升,会发生意外而产生湮灭啊!”“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到?”“怎么可能。”小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都略感呼吸困难的结界威压,居然对一个人类女孩毫无用处。“你到底是不是人类?”“这还用说?”“等等,你之前说过乾曾是你灵魂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你是不完整的灵魂个体?是吗?”“是,可以这样说。”“那大概是因为不是完整的人,体内还有一半沉睡的魔族,所以,结界才没有攻击你,只是提升威压来保护自己罢了。”二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所谓结界威压,是契约魔在与人类或者更高等级魔族契约的时候,释放的一种考验,契约者必须要经受住魔类的这种考验,同时了解它的过去,才能成功契约,一旦无法忍受这种威压,则契约魔会认为你是弱者,会用反噬的方式吞噬掉你的全部,或者产生自我毁灭的湮灭反应。

    后来,阿拉伯的商人采集了一些沙棘,带给了当时一直喜爱奇珍异草的埃及法老王,当时执政的阿门埃玛特,但他们不知道此时阿门埃玛特已经死了,此时在位的是他的后代塞索斯特里斯。

    “一百五十年前,克法本是一片绿洲的名字,而克法本人也是绿洲中的一棵修仙的植物,但随后因为某种原因变成了人形,同时也能恢复回植物的形态。”

    塞索斯特里斯发现,沙棘这种植物的根系极长,特别是生长了几十年的沙棘,他奇葩的思想认为这种植物可以用来在行刑的时候加深犯人的痛苦,可以用来捆绑,要比麻绳效果好的多,因为这种植物会在垂死的时候分泌一种黏液,同时会产生一种让人无法集中精力同时奇痒无比的粉末带有异味,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犯人。

    突然记得曾经在现代的生物课上学过类似的知识,这种植物里含有大量的酸,通常在保护自己的时候会让组织释放出这种物质,而这种酸对于人体极其有害,但幸运的是,这种酸并不会污染水源,而正好相反的是,沙棘这种植物无论是茎还是毒液,茎碰到水会迅速收缩,勒紧,同时在水里越泡越软,焦渴的人很轻松就可以将沙棘从土里拽出来。同时,毒液的酸性碰到碱性的液体就会化解,而北非大多为碱水池,所以并不用担心污染水源。

    克法这片绿洲,被独裁的法老毁掉了,从此商旅不兴,交通不便,水土流失也十分严重,物种减少,整个国家变得赤贫可危。

    也许,这就是埃及后来被罗马所征服的原因吧?

    克法本是一棵普通的沙棘,被当做用来惩处犯人的刑具,无论是用作鞭子,还是用作绳麻,对于它原本高贵的灵魂来说,皆是一种侮辱。

    太阳神贝斯特拉再也看不下去了,自己的子民在用本可以降福的绿洲,带来希望的奥森,用作拉人进入死亡深渊的刑具,在埃及的鞭刑极盛之日,降下暴雨与雷电,将一切罪孽的深根全部连蒂拔起。

    “克法,本是充满希望的绿洲,充盈着富饶的水源和生命的期盼,缓缓流淌在每一个旅者的内心,凡是精疲力竭在这片被诅咒的旷野上的生灵,找到那片绿洲便能重燃对生命的渴望,之所以多么可贵的绿洲,因为每一个为生而活的人,都是可贵的,只要有足够的勇气,哪怕力量上是缺失的,如同沙漠一般渴望水源,只要有了信念和意志作为支撑,相信有一天阳光总会刺破黑暗,带来拂晓。”

    “撒鲁姆森,堕落的罪孽流淌成了干涸的鲜血,用自己的方式惩罚着那些犯人,自以为是正义的行为却只能得到天谴,无边的仇恨与绝望滴干了,等待的是如干尸一样的渐渐腐朽的命运,我,撒鲁姆森,不甘心于这样的命运,然而克法的希望,遇上撒鲁姆森的罪孽,我名为希望,但姓氏却是罪孽,我的心里也铭记这片罪孽,作为惩罚,死者的痛苦将在每一个夜晚在我的心里留下伤痕,我将忍受不足他们百分之一却也足够痛苦的死亡天谴。”

    “魔族十三禁兽顺位第三,时空沙棘:克法。撒鲁姆森,与契约者大人小卡进行契约,融合成功,罪孽之心,将能力解封释放,就算再次献上这颗头颅,也不会背叛。”

    “契约成功了吗?”“好像。。。是的。”“你,你的脸。。。”“怎么?”“有一个类似蜈蚣的黑色印记。”“这大概,就是契印了。”

    “契约魔罪孽之心,献上忠诚,永远忠诚于我的主人,喜悦之心的主人,小卡。”

    “喜悦么?这就是,我的心的唯一情感,难怪,不过,我很喜欢。”

    魔族在成为契约魔之后,将住在主人的心里,听到召唤的声音便为主人服役,作为交换,主人的情感和魔族的情感会互相影响甚至互换。

    “罪孽,是我作为主人,必须要承担的痛苦,现在,你的罪孽之苦,将有我来帮你承担,而喜悦,也将让你快乐,而不用被虚伪的谎言和无耻的罪孽所蒙蔽,你的世界,也将拥有快乐。”

    对于克法来说,那是一片荒漠上冉冉升起的日光,照亮并温暖了他,整夜干涸而寒冷的心田。

    “本体,怎么回事?”等等,这个声音:“乾,你醒来了吗?”“不要让小卡听到。”“是吗?”“我不想让他为我担忧。。。”

    “我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我也希望。”“本体,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是不是。。。”“说吧。”“这样,让我与你签订契约,从此,你是我的主人,而我,将在你危险的时候随时可以醒来。”“这。。。”“我保证不会为结界加压!”“不是,我是说,我也有契约魔物了,魔族十三禁兽之次,开膛手以赛。奥加斯和魔族十三禁兽之四,积榝之霾。”“是吗,难怪,这样又何须多我一个画蛇添足,我去找别的灵魂契约了。”“等等!之前的话就算了吧,而现在,想要契约就来吧!”

    “因绝望而堕落的灵魂,饥渴着鲜血的味道,因绝望而湮灭的心神,吞噬着生命的价值,匆匆夺来的仓皇,是那未卜的未来映照无存于心的过去,我,乾的绝望之心,在此刻与我的本体,关雪茗的冠冕之心,签订契约,无条件奉上我的所有,我将永远忠诚。”

    “绝,绝望?乾你怎么?”突然想起之前小卡说过的,原来,真被他猜中了,果真还是,逃不过这种情感吗?

    绝望之心,与雪茗的冠冕之心对应。

    “我的另一半灵魂,从此以后,就用我那富丽堂皇的冠冕的心房,来抚慰你干涸的心田吧,用那勇敢的一切,占据在我们的同一水平线,从今以后,我们既是一个整体,又是两个个体,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你的绝望,我也将勇敢并无私的接受,也请让我的冠冕的荣光,能够照亮你的黑暗,我可是,女皇陛下啊!”

    “我的力量还很脆弱,而且,没有更多的元神可以让我脱壳,所以,在寻到适合我的元神之前,就让我一直住在你的心里吧?我会帮助你,用我的读心术帮助你。”

    “其实,你不帮助也可以,只要你能够承认我这个伙伴,那比什么都重要,毕竟,冠冕之心将是孤独的冠冕,而你,却是不同的存在,带给我新鲜的感受的同时,你也需要我的光荣来弥补吧?所以,你并不亏欠我什么,反而,我倒是很希望能这样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