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朱彦:人类罪孽暗地的缩影,以绝对不会说出谎言的绝对真实为证!  (80)逞强在真实中的奏鸣

章节字数:6966  更新时间:15-01-11 22: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向来被轻视的资格,于时光酝酿仇恨的阴霾;尘世喧哗缭绕,展现真实的力量。——题记。

    金陵监狱:

    “近来这广陵出事以后,犯人明显多了不止一点啊。”“这不,又逮住四个,抢粮可是重罪,不过没想到真有人犯。”“更可笑的是他们明知道我们就在旁边还说动手,这不是明摆着要找死么?”

    狱卒们将极北的四个人关进了监狱,当天晚上:

    “谁,谁在那里,报上名来。”“暗号。”“哦,对了,暗号!”

    “暗号就是,你该死。”狱卒看到了不远处一个黑影,搭弓拉箭的时候,黑影的方向放出无数蓝紫色的闪电直接劈中弓箭,狱卒全体当场身亡。

    “你们这么无能,被一帮小角色给制服了?”“大人,您终于来了!”“那些人会妖术啊妖术啊!”“那半调子的伎俩我也会。”“大人。”“不要叫我名讳,叫左玄就可以。”“遵命左玄大人。”“你们看清楚那几个能力者的出手方式了吗?”“没有,但,我知道他们中最弱的是谁,可以先把最弱的抓起来要求他们来找,然后一举击溃。”“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把那帮能力者给我做掉,无论你们怎么做。”

    “海哥,他们最弱的是谁?”“三哥,你问我我哪知道。”“他们里面不是有一个抱着猫的女人吗?”“你说那个黄眼珠子的那个?”“诶对,就是她,一直跟那个红毛关系很不错。”“可那红毛看起来很厉害。”“没事,把她单独骗出来不就行了。”

    另一边,金陵城西:

    “没钱的捧个人场,有钱的捧个钱场,李氏祖传二胡乐演奏会,现在开始。”结果没人理。

    突然一个人走到了李萧面前:“官人照顾我生意啊!呃,勾曜。。。”“老朋友相见,还是和从前一样会用官腔啊。”“呵,托你的福份啊。”“此话怎讲?”“说起来,我破产有一半也是因为你的原因哦。”“仔细想一想也确实是。”“语气中没有一丝歉意,你可真是担待的起。”“这次我请你,来。”勾曜从怀里掏出酒瓶。

    “事到如今,也就你跟我能聊到一家去了。”“不还有你的女人吗?”“什么女人,那不是她,那只是个鬼魂而已。”“你别吓我,我胆子小经不起你这下子。”“阿雪闲的没事不知道从哪招来一个会读心术的女鬼,更可怕的是那女鬼能够不用身体接触,就能够控制和读取人心,这是闻所未闻的邪术啊!”“你是时候去庙里烧烧香了。”

    “破产了,你还有下一步吗?”“只有这个祖传的二胡了。”“到我宫里去吧,当个乐师,每月十两银子。”“这么多?”“还不算大型舞会。”“那个二胡也可以吗?”“当然,如果你可以的话。”“那有劳了,以后就得跟着你混了。”“说这么多,你就一点不记恨我么?”“不啊,当初要不是你爹勾廉,哪有今天的我。”

    记忆是十余年前,两个人还都是小孩子的时候:

    “有施国背信弃义,我集结全城富商筹集资金,就是为了今天出征。”“多加小心,廉兄。”“谢了李秦,至于有施之前抢夺中原而充裕了自己国家的战利品,我会按照三七分的约定赏赐于你,金陵第一富商与金陵国太守之间的约定,可是不能轻易更改的哦。”“当然,您放心去吧,我会在后方为你祈祷的,另外,战场上,照顾照顾我的孩子,虽然刚过十五岁,但毕竟也只是个孩子啊。”

    战场的局势总是变的很快,就在众人都以为战争结束肯定是自己赢的时候,稳操胜券的勾廉看到的却是敌军的巨兵阵,南蛮象骑兵。

    “前面那是什么,竟然能冲破我们的先锋阵。”“回勾太守,那是。。。那是大象。”“有施国的秘密部队,相传虽然行动缓慢,一直作为后盾保障,想不到,他们这次居然会让象兵们打前锋,这。。。”勾廉突然想起,李秦的儿子李萧,这个当时年仅十五岁的男孩也在先锋营里,他想起之前答应过李秦一定要照顾好他。“该死的,可真够下本的啊,明明都已经差不多完蛋了还要来个困兽之斗,这有施国真是,该死。”“太守大人,您不会是想要。。。”“我们是战士,即使是战死,我们金陵人也要如此。”勾廉的身体里迸发出黑色的火焰,双瞳被血腥所染,早已褪作白鬓的两鬓被黑色的火海所淹没,全身是无法靠近的气场。“太守大人,快停止吧,即使是多死点人也没什么,至少我们一定能活下来。”“住口,战士以能杀敌为荣,现在,你们退后,我不想误伤友军。”“可你的力量。。。”“太不稳定吗?对了,别告诉我儿子,这一切都是命令,你们从军第一条规矩是什么?”“无条件服从命令!”

    骤降的气温与急速飙升的体温加上看不见日光的大雾天气,噩耗伴随着滚滚阴云而来,挥动手臂如流水般放出的愤怒质感的黑色雷焰,将世间万物宰杀殆尽之后迅速扭转局势,士兵们此时都在感叹着一种劫后余生的幸运,人类拥有了魔鬼的力量,也就意味着人类有了人类认为却是魔鬼的意义上的可以得到肯定而否定的却是生命的资格,友军感叹站在自己一边,敌军则在无尽的恐慌与绝望之中走向末路。

    “太守大人呢?”“那里。”“你们看,那是什么!”众士兵看向滚滚阴云般的天幕,火焰化为轻烟飘向渐渐展露晨曦一角的天空,勾廉成功救下了李萧,皆时,有施国与金陵国在盐城城南一战,有施国全军覆灭,金陵国大获全胜,顺势攻入城内屠城。

    第二日,金陵国国主勾廉与金陵第一富商李秦二人在金陵主宫举行宴会庆祝胜利,庆祝的过程中,勾廉突发异样说是去上厕所,结果三日未见。

    “太守大人到底去了哪里?”“太守夫人说如果七日之内寻不到就不要找了,还有四天时间,必须找到!”“不是七天之后就不用再找了吗?”“夫人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到时候去少主人那里哭上一整天,少主人能饶了我们,他可是独生子啊!”“报!”“慢点说,别慌。”“地窖,在地窖里,勾太守的,遗体。。。”

    众搜寻的士兵连忙赶到地窖,发现勾廉已经气绝多日。

    “血迹凝结在箭头上导致锈蚀,估计是第一死因。”“还有这几缸米酒,死因已经很清楚了,少爷,少爷你。。。”“我没事。”当时的勾曜还不过十岁多一点。“廉兄是为了救我的儿子而死的,他为了救我的儿子不惜开启魔鬼的契印从而走向神经失常的道路,所以,我也有一份内疚和负罪感,今后,勾曜由我来抚养吧?只靠一个女人恐怕是不够的,所以,今后我也会为抚养这个孩子出一份力,他需要父亲的时候我也会站出来。”

    后来,李秦在二人逐渐长大并结义之后去世,李萧与勾曜一直互相扶持,几年前,勾曜母亲病逝之后,勾曜正式成为金陵太守,而李萧则继承了他父亲的财富,结果被勾曜一场冲动化为灰烬。

    “我知道你是恨我的,恨就恨吧,能有什么?”“仇恨,多么虚假的话题,如你所言,而就算恨,又能有什么实际意义,不过是遮掩心虚的表现罢了,而仇恨,最终换来的只能是更多的仇恨,我们何必如此,冰释前嫌重新开始吧,对了,你说的我会考虑的。”

    “对了,这个送你!”勾曜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

    “这个是?”“是征收上来的醋栗,挺好吃的,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对了,听说你父亲挺喜欢的。”“呵,兄弟送的我怎么敢不喜欢,不过,前几日广陵太守刚刚被吊死,原因是因为贪污,你可小心着点了,我可不想看着自己的朋友被吊死,那样我也会很痛苦的。”“不可否认,卡先生抓的可真他娘的多啊,连你什么底细全给你抖出来,前所未有的,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是一种浩劫,不过你放心,我保持现状就行,我的人民还没有像广陵那样分化严重,金陵人民活的很好,基本上都有肉吃。”“那你也得小心一点啊,毕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另一边,赤陵城:

    “该把身体还给我了,乾。”“明白。”“终于还是自己身体用着舒服,心里面太闷了。”“谁让你心眼这么小?”“小吗?”“你自己都承认了。”“对了,之前,我试着读过勾曜的心,千万不要现在告诉他你在这,他会逼死你,质问你为什么讨厌他,其实他最讨厌,不过,我不希望他知道你的存在,毕竟,你也知道男人都是占有欲极强的生物,尤其像勾曜这种。”

    “说他他就在,我能感知到周围的事物的走向,估计勾曜朝着这里走来了。”“你的本事可真是不小,不过一会可不要多说话了,我不希望我跟自己对话被别人当成白痴。”“莫名其妙。”

    “阿雪,是你吗,还是。。。”“她不在这里了。”雪茗撒谎了。“我知道,如果,乾,能遇见她,能否为我捎一句话,告诉她,几天以后,我二十岁寿辰之日,请她来金陵宫一聚,我会设大宴来招待她。”“嗯,我会的,你放心吧!”“对了,有没有人说过,其实你笑起来也很好看,乾,难怪卡先生会喜欢你,虽然我对你们魔族并不了解,但我确定,卡大人一定对你也是真心的,像我对阿雪那样,所以,不要辜负了他的心意才是啊。”“知道了,我会转达给,她的,还有什么事吗?”雪茗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勾曜走了之后,如雪花般飘落。

    强作欢颜,只会让心口如滴血般的痛,无法阻止的泪水,竟是为自己的谎言而流,不是后悔,不是憎恨,而是纯粹的惋惜,惋惜为什么向我表白的男性,决定在二十岁寿辰这样的日子邀请我去赴宴,而我却说我不是我,让他错认为我是另一个人,明明,我才是关雪茗啊。

    另一边,金陵夜晚的街道上,人已经很少了,幽冥背着大家来到这里。

    “出来吧,我如约来了。”“有意思,这就是之前横扫我们两个分舵的小女人吗?真是胆大包天啊,贵三哥被你打的这么惨,我们也要为我们的结拜兄弟报仇啊!”

    “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我背着大家把危险的四个人和另一帮混混全部打改了,但这篓子可真是越捅越大啊!你们上辈子是住马蜂窝的吗?”

    “大哥她骂你耶。”“是哦,我们也听见了!”“小姑娘,到底是什么人指示你干的,说出来,我们兴许会饶你一条小命,不说的话,家伙伺候,知道我们龙帮的规矩吗,老子大名常胜龙,在极北可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看姑娘你这么水灵,划破了脸蛋恐怕也是不好的哦,所以,看在我们两方的尊严和和气上,只要你答应嫁给我儿子,我就饶你一命,并纳你入帮。”

    “哦,听到有意思的说法了,如果我不照做呢?”“那就对不起了,对了,事先提醒你一句,这些人手里,是石灰,那些人手里,是丹砂,怎么样,你想先享受哪一样呢?是想被石灰烧伤眼睛变成瞎子好呢,还是想被丹砂烧毁皮肤呢?顺带一提,如果想同时享受两样的话,我们也会照做,不要想逃,逃不是我们龙帮的规矩,当然敌人也不行,进了我们的圈子,就要按我们的规矩来,这是极北人的信条,更是作为战士的荣誉!”

    “可这里是金陵,不是极北,你们的规矩,在这里不管用!”“我们龙帮人即将占领金陵为我们的据点,更何况会在乎你们这些杂种。”

    “金陵是我们赤联的首都!”“以前是,现在不是!”“首相大人不会放过你的!他在金陵弄了很多监视器!”“那些苍蝇啊,早都被左玄大人爆掉了,还怕什么?”

    “白痴东西,这样我只能我我谢谢你们了啊,你们可知道我是魔族而不是人类,更不是普通的能力者,而且,这套衣服沾上血会很难洗啊,我那笨蛋哥哥又得唠叨了,唉,打就打吧,一击致命又如何?”“少胡扯了,一个抱着猫的娘们能有什么力气?”“二狗你疯了吗?还不记得之前的教训了?他们能力者,尤其是魔族的,哪个杀过的人都比我们见过的还多。”“哼,何必长她志气灭我帮威风,弟兄们,石灰和丹砂拿稳了!上!你们都知道该怎么做。”“跟那娘们拼了,给龙帮争光!”

    “我说过,衣服沾上血会很难洗,而且,有意义吗?”“你怕了?”“你们是真的想找死?”“嚣张的娘们,丹砂,石灰,统统给我扔!”

    “老大,那娘们脸蛋子这么漂亮,我们何必用这么大力气。”“那都是表象,二狗,跟着大哥你要学的还有很多,贵三你也是。”

    幽冥眼睛轻轻一睁,一道金光从眼睛里闪过,变成扭曲的空气震掉了所有的不洁之物。

    “我的心脏,怎么?”“这是什么妖术。”“不知道,空气,空气都扭曲了。”

    “相传,在雅典的某一个海滩,有一座被冥王诅咒的灯塔,灯塔的作用本来应该是照明,为迷失的船只指引方向和照亮暗礁所在,而这座灯塔的作用则正好相反,所有被这座灯塔照到的物体都会迷失方向,即使你的目的地就在眼前,你恐怕也永远走不到那里,现在,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迷失灯塔之眼。”

    “少胡扯了,灯塔,灯塔怎么会有那种作用。”“那你们不妨走动一下试试,看看能不能走直。”

    “糟了,迈不动脚,脚,脚,怎么,我的脚呢?”“坚定自己的意志,不要被妖术所迷惑,我们的双手还能用,投出那些丹砂和石灰,烧了她眼睛!”

    他们做的没有错,这样确实能让幽冥无计可施,迷失之眼的作用是能让人和物体迷失原本的方向,失去轨道和重心从而无法站立,更无法移动,但缺点是自己也会受到一定影响,并有能力反噬(狂化)的危险,而且,自己也会被迷失,如果精神不佳,现在的幽冥,在之前横扫几个分舵的时候,精神就已经受到了一定影响。

    “灵魂怨念波,起。”幽冥一抬手,扭曲的空间更加强大了,那些被次声波搅的心神不宁的混混们受到了更加强力的影响,身体也颤抖起来,并产生了幻象。

    “该死的,如果魔邪在就好了,如果是他的话,一定会轻而易举的灭掉那些混混吧。”幽冥又再次想起了魔邪,之前的战斗,无不是魔邪在她的身边作为援护,保护她不受敌人的直接伤害,而现在,幽冥一个人恐怕支撑不了这整个局面。

    另一边,魔邪发现幽冥不在了,叫醒了朱彦隝徯,祸斗和橥獳去追她。

    “大晚上的能有啥事,那小妮子也许就是上湖边散散心,能有啥啊能?”“我有预感,她在金陵,我们的能力是相辅相成的,自然也有心上的相通,她的情绪极其不稳定,很可能有事瞒着我们,也许,正在跟别的能力者打架也说不定。”

    “幽冥对付不过那些人吗?那也活该,谁让她平时逞能来着。”“别这么说。”“那你担心的什么?”“我担心的不是她,而是担心那些盲流们,会被,我妹妹的宠物杀掉的啊。”“你说幽冥怀里的那只叫小雪的白猫?”“哈哈,就那只猫,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一只猫能做什么?”“我们现在冲出首相大人的结界了,祸斗,瞬空符带着了吗?”“带着了,目标金陵城西,转移!”

    另一边,金陵:

    “你还有什么办法,硬是揉眼的话,丹砂会更深入哦,你马上就要变成瞎子了,可真是可惜了这水灵。”“大人,妖术消失了,能动了,能动了!”“你还有什么办法,想逃吗,这是不可能的,我外围的弟兄们早就把这一带都围了个严实,现在,考虑一下吧,看你长的也有几分姿色,嫁给我儿子怎么样啊?”幽冥突然想起了橥獳。

    “你休想,杀猪男!”“你怎么知道的?”“是啊,她怎么知道?”“大哥以前就是个杀猪的啊?因为卖猪干了养猪场然后发了大财,常记肉铺在极北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原来是卖肉的,那为什么非要走这样一条路?”“还不是这些官府逼得,当做军用物资缴获了我的摊位,将村里全部的猪肉全部征用了个一干二净,我他娘的自打娘胎里就看着你们这些富贵人家的不顺眼,你们都是王八蛋!”

    “一口一个脏话,只会让人讨厌的啊,现在,召唤,碧睛虎!”

    那小白猫跳了出来,一声猫叫在巷子里变成了回声却是恐怖的虎啸,伴随着凛冽的寒风在月下摇身一变变成了白毛蓝眼的老虎。

    “老虎啊,老虎啊,大人,这真是虎啊!”“不过是小把戏罢了,老子闯南闯北什么东西没见过,就是类似的老虎也曾能战他个百八十回合!”

    “真的吗?你还真是有趣呢!”幽冥示意,老虎一声吼召唤来无数的幽灵老虎,各个通体青绿色的幽光,透明的身体却寒冷的让气温降至零下。

    “不就是降温而已吗?极北可比这里冷多了,那里我们都不怕,还怕你个装神弄鬼的小妮子,你们几个,抄家伙上,把她给我绑了,我们回寨里喝酒,吃肉!”

    幽冥一声令下,幽灵老虎们将那些人撕成碎片,血花四溅,哭爹叫娘比比皆是,顿时一片血海染红墙壁,化为血肉横飞凝结成的幽灵风暴,横扫一片。

    “这,这,放手一搏吧,剩下的人,喂,上啊,你们干什么?”那些喽啰们都躲在了常老大的身后。

    “娘的个靶子的,老子跟你这小妮子拼了!”幽冥转身出巷。“可以了小雪,对了,至于这些人,哦,吓尿了,什么,你想杀了他们,行,杀就杀吧,别弄的太脏就行,我出去透口气,血腥味搅的我心神难凝啊!这样会减少战斗力的。”

    另一边,魔邪一行人迅速赶来,端掉几条街的小混混之后赶来了这里,发现了身上沾有血迹的幽冥与那只叫小雪的猫咪,巷子里面是成堆的尸体,幽冥完全睁开的金黄色瞳仁映照月光显得无比晶莹透彻,像是晶莹的柠檬汁,又像是浅白琥珀的样子,而小雪眼中的一抹亮蓝散发的是凛冽的幽光,象征死亡的光芒。

    “那些人。。。”“你们怎么来了?”“这,都是你干的?”“喂,魔邪,我们来干啥,大晚上的连个觉都不能睡。”“是啊,完全没必要来这一趟啊,你看,这不是解决的挺好的吗?”

    “以后别这样了,有什么事别藏着掖着,毕竟我是你兄长,我有资格知道这一切。”“那只是你个人意义上的。”“逞强的话终有收不住的那一天,所以,以后有什么事,我希望我们能一起分担,像之前那样。”“随便你,我无所谓,多你一个少你一个有什么关系,不过,哥哥你有时候可真是妇女之友啊,连说话都带有一种脂粉气息。”“有吗?我怎么。”“有,有,我证明你有,我也觉得。”“哪里有?”“哪里都有。”“别吵了,一起回去吧?”“好吧,对了,这些尸体,放这会烂掉的。”“你想?”“用麻袋装吗?太脏,我怕玷污了我们的家族。”“对了,朱彦,你全烧干净不就行了?”“诶好主意,天火,降临!”

    彻底焚毁一切的烈焰,是仇恨的花朵,是愤怒的见证,是守护的执意拉开战争的序幕,被焚毁的人见证了自己的愚蠢彻彻底底的将罪孽以失去方式的代价偿还。

    勾曜寿辰的日子也近了,雪茗该考虑如何告诉勾曜自己就是雪茗,她该如何让自己有勇气来承担,一切在此刻还只是个开始,而左玄大人,在广陵望江塔,这个仇恨之源,卡斯特的老巢:

    “他们是哪里来的小家伙?胆敢这样做,我悬幽,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至于龙帮那帮废物,死了就死了吧,本来也没指望那帮人类能做出什么,传令下去,军队集结,目标金陵,占领金陵之后,我们再向赤陵进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