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朱彦:人类罪孽暗地的缩影,以绝对不会说出谎言的绝对真实为证!  (81)曾经的心与现在的他

章节字数:7373  更新时间:15-01-12 21: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过去的双眼犹如繁星般闪烁,而今被灰尘蒙蔽,已经不再透明,吟诵你的故事,为何如今反射出漆黑光芒,遮蔽天地,你难道甘心让蒙蔽自己的灰尘再遮蔽世间的美景?瞻仰这个世界的美丽,已经失去了毁灭的可能性,将希望化为温柔的羽翼,我也将拥抱璀璨的崭新黎明。——题记。

    “傻瓜,不行的话就别再逞能了,回去吧,妹妹,妹妹你。。。怎么了?”魔邪清澈的如水般流转的像是掺了冰的鸡尾酒般清冷的湛蓝色眼仁中,看到了幽冥的眼神正在黯然失色。

    “没事,应该没事,就是进了沙子。”“别动,千万别揉,我帮你吹。”

    后来,无论怎样也揉不出来之后,魔邪绞尽脑汁的帮幽冥想办法恢复视力,可也无济于事。

    “眼病只能慢慢养,药物刺激没用。”“橥獳,你懂的还真是不少。”“那又有什么用,曾经我懂得可比现在多。”“哦,说来听听,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五十年前,夏朝局势全面由盛转衰,孔甲执政后期,阳夏迎来了一次日食,顿时人心惶惶,有人言极天下大乱之征兆,乐师们拼命弹琴,秀才们整理书卷准备出逃,没有人敢在阳夏待着了,孔甲也不例外,但此时他却下达了一个极其荒唐的命令。

    “南阳的大片森林,在阳夏的西南方,然而极其茂盛,众所周知,我们的南方有大理国,有蛮族,如果我们的南方茂盛了,证明我们在北方就要衰落了。”

    孔甲让一个叫刘磊的人指挥军队,前往南阳砍伐了大片的树林,因为自己膨胀而虚假自信而无知愚昧的自信心,被摧毁的却是另一番天地,而橥獳,是这片森林孕育出来的精灵。

    橥獳本是精灵一族,日夜与蜜蜂,与花草为伴,饮朝露为解渴,食花蜜而果腹,日子过的和谐安宁,然而唯独到了那样一个日子。

    “森林吗?真是可爱的故事,不过,结局一定不怎么好吧?五十年前到三年前,四十七余年,各种无法想象的灾难从中原横肆蔓延,先是日食,然后是四方诸侯起义,起义了还不算,他们以屠城的代价诠释自己的荣誉,对我而言,那不过是一帮畜生的行径罢了,然后,不知为什么商丘赤堇山的大爆炸之后,水灾,旱灾,连年不断的灾害过后是痨病肆虐,肺结核让十有八九的青壮年死于非命,可惜啊,当时我还是孩子,我父亲也经常提到,是不是天,就真的抛弃我们汉人了吗?”

    “用交加凌虐这个词更适合些吧。”“这是形容花朵被秋风所摧残的?难道你觉得那些人比喻成一朵花,很恰当么?”“你要明白,花不仅能被风吹落,更能因为风的原因而扎根更深,梨花,桃花之类的咱暂且不论,就说舍子,即使在坟地这样环境极其糟糕的地方,依旧可以顽强的活上十年,要知道,人一生又能有几个十年。”“对于魔族来说,那是无穷无尽的。”“这些废话就如同我们永恒的生命一样,无穷无尽,但很可惜,是没用的。”

    每座森林,都是你无法想象的生机勃勃,然而人类却往往只能看穿它的毛皮一点,沧海一粟,可笑的是,那些人们认为的所谓看懂了一切,其实不过是蒙骗其他人的伎俩罢了。

    林中住满了人的肉眼无法看到的生灵,他们会在万籁俱寂的深夜下显出独一无二的形体,花草摇摆着茎叶,动物们轻盈的漫游,露水与萤火虫用自带的光点,那是迷路的人看到的用最高贵的礼节点亮的归途,代表着森林的尊严与敬意。而白天的他们,总是小心翼翼的隐匿着行踪的痕迹,而普通人类的脚步总是太过匆忙,有的是来京城赶考的秀才,携带着厚重的书箱与成捆的谁也看不懂的竹简,秘密般地吟诵着自己认为是正确却谁也听不懂的夹杂着浓重的不知名地方的乡音来写出的诗书礼乐,对于他们来说没有时间注意这个哪个,只有阳夏城是他们最终的归宿,他们此时还依旧天真的认为,首都就真的代表一切,然而真的是这样吗?其实哪一个朝代,到了一定时期都会有很多人将首都当做圣地,但又有谁能注意那些真正被忽视了的东西,那些人从不肯驻足仔细聆听生灵们交头接耳的秘密呓语,他们说那只不过是小孩子的玩意,而十五岁就算作成年人了,然而在他们真的这么以为的时候,才是真的失去了一切。

    这世上有太多顽固有自作聪明的大人,不肯接受超乎自己常识之外的所谓的新鲜的东西,只有那些没有经过世俗的玷污,真正明白快乐是什么而从不知道悲伤是什么的小孩子,才真正懂得欣赏生灵的美丽,什么:“花儿在笑,鸟儿在唱歌。”那些大人只当是什么也没有听见,便清点人数之后继续赶路了,有些秀才,是三十多岁的老秀才,带着孩子来京城赶考的,他们无心欣赏这些花草,只是希望能够考个名分然后在京城安家落户从此脱离农民这个他自己认为是屎盆子的东西,这直接影响了夏朝末年的数次灾难,洪涝,因为工人去赶考没有人加固河堤,痨咳,因为京城人流量日渐密集,空气流通较差,再加上洪涝的影响,痨咳之灾也传播开来,饥荒,因为人口数的剧增,大城市里饿死的人比比皆是,原先人人向往的都市生活成了有幸活下来的少数人心中永远抹消不掉的梦魇。

    他是橥獳,于时光近乎是静止的流光溢彩的树梢之间,沐浴天之恩泽汇聚地之灵气所生,从小信仰作为植物的信仰,教条是:“所有生命都是接受了祝福而诞生的,凡是为了生存而生存的生命都是可贵的,都是值得尊重的。”树的精灵们代代世袭这样的理论,他们相信这样的理论会让后代受益永生,他们没有生命的终点,或是,生命终点离他们还很遥远,魔族大部分的种族,对于生命是个很模糊的概念,他们只认资格,不承认亲友的关系,这样直接导致了他们会厌世的原因,魔族之所以会厌世,就是因为漫长的生命太过于孤独,没有人陪伴,而当厌倦了漫长的永生,身体内急剧波动的情感冲动会冲破时间静止在生命的期限,当身体重新开始运动并生长并一步步走向衰老之时,迎来凡胎的那一天,也就对魔族来说是迎来死亡之时,因为大多数魔族活了几百岁才会厌世,这时他们一旦回到人类的形态,会直接衰老腐朽,所以魔族提倡避世,修身养性,尽量避免俗世喧嚣,而这一切,在卡斯特降临东方这片土地之后,一切都彻底改变了,对于那些活了千年的魔族来说,他们之前的世界和现在简直就是天翻地覆。

    在千年前,那时的人类还不知道什么叫做仇恨,只知道填饱肚子的东西哪里追寻,生命会在何时迎来低谷高潮与终点,稻麦五谷粗粮棉花水果在什么时候会有好的收成,雨季和旱季需要防范什么等等,看着复杂,其实当时的人类也就知道这些,像那天真的两人住在伊甸园里一样,然而那颗毒苹果,将欧洲人推向血腥屠杀的战争的时代,而在中国产生的却是不公平的责任感与资格与阶级上人心各异的拥护,最终将中华民族推向了四千余年的地狱,我不应该说什么时候能够完全解脱,但至少有权利希望地狱能降降温,以免成为汉族永远的伤和仇恨。

    自从有了国家,有了领导者之后,这片土地的人们经受的灾难也越来越多,逐渐他们开始分立成两派,一派主张共同劳动,一派主张拥护领导者上位成为主宰,领到大家,最终农民与那些被洗脑的初级官宦打了一架,对立的纯粹厮杀的结局最终还是以官宦的胜利告终,那个领导者就是大禹的儿子,启,宦官的首领,是伯瑶伯夷等等官员。

    然而这对于魔族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其他魔类我暂且不说(根本说不完,光山海经上二百多种加上北欧,希腊,阿拉伯,英格兰,犹太,吉普赛神话加起来一万多种魔族。)

    单单对于橥獳来说,人类野心的狂妄在之前并算不了什么大碍,而且他还感觉很好玩,觉得那些人类简直愚蠢之极,但随后,他们发现,愚蠢也是恐怖并可怕的一种,人类在愚蠢之极的时候,人人做事都简直与恐怖分子无异,无人例外,而对于魔族来说,他们恨不得杀光那些人类,在之后他们却遗憾的感觉到,他们错了,他们根本阻止不了人类无异于自我毁灭的行径。

    孔甲派出的部队在南阳疯狂的屠杀着森林中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而魔族却在无数阻挡皆无法阻止的情形之下被迫后撤,但人类依旧没有收手的意思,因为国王大人说了,这片森林阻碍了他的视线,所以都该砍除。

    大地摇晃,鸟群惊飞,山河支离破碎,被毁掉的是大量的紫衫,松柏,樟木,檀木,桦木,榉木,各种经历千年风沙毫不动摇的树木在积淀中自豪诉说着百年经历的风雨尘埃,心路历程坎坷多姿,然而谁知道却阻挡不了曾经还是最弱小的人类的锯木铡刀。

    疯狂的人类为了为国王砍开一条通往毁灭的道路,不得已将南阳,这本是中原南部最富饶的土地上所有的一切都如那破碎的梦境一般,再也不复存在。

    愚蠢的行径不会停止,那些人类的铡刀又指向了精灵的故乡,那些缠绕在巨木上的巨大藤蔓,这是橥獳的真实身体。

    “这还是那些逐水而居,围火而息的人类吗?该死的,他们这么做整片森林都会死去!”“冷静一下,橥獳大人,我们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为什么?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整片森林全部毁掉了吗?”“我们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是无法移动的,我也,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像几百年前那样,橥獳,相信我,这样做会有用的,双手合拢,呼吸那份安宁,相信沉淀了万年的光阴,那远古的山神会给我们以安慰,忘记疼痛,忘记肉体,相信我,只有这样了,山神的故乡,是我们最后的家。”橥獳照着另一个精灵的方式这样做了,忍受着钻心的疼痛,那些人类砍开了拦路的藤蔓,殊不知那正是橥獳的本体所在,然而对他们来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

    橥獳最终昏死了过去,昏倒之前还听那些人类隐约在说着什么。

    “这藤蔓怎么像条蛇一样?”“砍掉不大吉利吧?蛇可是小龙,砍掉会折寿的。”“那就到这了,时候不早了,收工收工!”

    橥獳恢复了一些神智:“该死的人类,你们以为这样就完了吗?”“冷静一下,再冷静一下,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感谢他们吧,没有继续锯下去,否则,我们全部都得完蛋,现在,愈合你的实体伤口,好好休息吧。。。”

    然而橥獳哪里是休息的了,第二天一早,趁着其他精灵不注意的前提下,独自跑到北部的空旷地带,那原本明明是紫衫与松柏与百灵的乐园,然而他看到的却是:

    一个个的空虚的木桩无声伫立在碎屑与星光都极其惨淡的黑夜下,惨淡的月光不肯多投一丝白光于地面,只肯将一条条好似精密裁剪实为仅有的眷顾的光束投于这片悲伤的大地,仿佛祭奠死亡,在沉默中哭泣的恢弘墓园。

    熄灭的,是那对希望的光火的渴望,他发疯了质问其他精灵族人这到底是为什么,答案不一,但却没有他想要的,这个痛苦的场景,是一切都已经黯淡无光的绝望,惨痛的教训是无法逆反的殊途,同胞的惨死不会没有复仇,即使是植物也有他所存在的价值,而如今,却已经什么也不复存在。

    精灵用最后一丝力量变成人形,去人类的大城市里寻仇,误打误撞的打到了洛阳城。

    橥獳发疯了似的去找人类报仇,变换成人型却惨遭洛阳人肉贩子的欺骗在马戏团干了几个月的小丑受尽凌辱,手中的力量仿佛被封印了一般的使不出来,后来被残忍的抛弃在路边,又冷又饿的他碰上了卡斯特。

    “孩子,告诉我,你想要什么?”“给我能够复仇的力量,我要让所有人类偿还我族的鲜血,证明他们的死不是白死!”“很好,我将赐予你力量以及永生,记住你的仇恨,在我门下待着吧。”

    仇恨如同种子落入了心底悲伤苦涩的土壤,萌发出张牙舞爪的漫天爪牙。

    仇恨,不仅会憎恨他人,更会憎恨自己,一旦心脏被植入了仇恨,那将是终生无法抹去的伤痛,不亚于殊途同归与英勇就义,那是深层意义上的勇敢和表层意义上的不负责任。

    “后来,卡斯特沉眠之后,其实不仅是我,更是大部分魔族,皆对卡斯特的行为感到质疑,感到手上沾染的那些血腥本不该让它存在,可又为什么呢?我们来自五湖四海,因为相同的目的,对人类无论是无知,愚蠢,狂妄,贪欲,人类的各种情感玷污了这个世界,我们魔族因而憎恨他们从而被卡斯特这个真正的幕后人物操控,变成酿结更深的仇恨的工具,最终我明白了,仇恨,有什么意义,不如重头再来,当你真正看开之后,你再也不会说我要力量,而是会说,能够活着就是力量的一种,比任何方式都更加强大。”

    “卡斯特在十年之前突然陷入沉眠的事情,你知道多少?”“不知道,当时我在外地执行任务,等交差的时候却发现卡斯特不复存在,当时所有组织上的干部开了个会,草草结束之后就各奔东西了,连卡斯特的样子都没再见过,只知道给我们开会的,就是现在的小卡,首相大人,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十年前,我们的首相大人说:仇恨,只会换来更多的仇恨,所以,无论为了我们,还是为了人类们,让我们选择宽恕吧,谁天生就想要战争,我会很乐意杀死你!在那之后,仇恨之心这个组织便瓦解干净了,直至卡斯特召唤出了沉眠在地下的我。”

    “直说好了,十年前,让卡斯特元气大伤的,是我和幽冥,而真正让卡斯特陷入沉眠的,是幽冥用祖传的御灵术吸取了卡斯特大量的元神,但之所以没有导致死亡,是因为当时我们才二十岁左右,面对两千年的修为的妖怪,能够让他睡上十年已经很不错了,我只能做到这一点。”

    “她,你说幽冥,能够让卡斯特沉眠?”“是的,骗你我天打雷劈。”“这。。。”“你不是喜欢她么?我希望你不会因为我这一句话而影响了你自己的思考,主见,也是力量的一种,既然你想要,那么我就告诉你,别丢了。”

    “幽冥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精灵族,喜欢的女性无不是温文尔雅的淑女,这我知道,以前在金陵你看妓女的眼神无不充满了敬畏,我明白,你的审美观很优秀,可我必须告诉你,幽冥是个什么东西,说真的,每当想起这些事情,我都会很反胃:”

    十几年前,魔邪的父亲魔罗杀了小舅子幽烨,带着负罪感将幽烨的女儿幽冥带到了自己家中,几日之后,出于安全的考虑将幽冥送到了庶察司,当做失踪人口的儿女养了起来。(有点像孤儿院,其实在那时候就已经有了。)但邪门的是,幽冥到那里的第三天,庶察司司长的女人因受不了喝醉的司长的凌辱而上吊自杀,几个月后,怪事越来越多,先是食物中毒导致大半失踪人口儿女死亡,后来庶察司还遭遇过土匪的洗劫,大肆的屠杀导致人数减少大半,政府不管不问,也许政府认为这些是被放弃的人。

    但就在幽冥十五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夜里,庶察司突然遭遇大火,周围的民众说当天晚上在梦里都听到了幽灵的抽噎之声,像是鬼魂在哭泣,像是不甘心,但之后那些人都精神失常了,救援的人员赶到的时候,发现庶察司无人幸存,以为全灭的人们搜寻并确定着一具具被烧死的尸体,这时候突然发现幽冥正坐在椅子上用刚刚睁开的金黄色眼睛看着他们,那些人后来也一并疯掉了,没有人能说明原因,而唯独只有我和我过世的父亲知道,幽冥的眼睛,在平时只是半眯着的,从来不敢轻易睁开,而一旦睁开,几个时辰之内就会有人死去,她是这场灾难中唯一幸存的人,后来被好心人收养,结果那座城在几个月之后遭遇萨满的屠城,全城无一幸免,等到萨满走后,郊外的流浪汉进城,却发现,活下来的,还是幽冥,这个仅仅十五岁的小女孩。

    “怎,怎么会?幽冥不仅仅只是一个不满三十的魔族吗?在魔族里仅仅只是幼童的年龄了,怎么会这么邪门?”“就是这么邪门,而之后,我父亲被卡斯特发现,族人遭到屠杀的时候,他用尽最后的力量将我们从中原送到金陵,我们在金陵住了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幽冥和其他女性有极为不一样的地方,既不温柔腼腆,更不装腔作势,琴棋书画样样不会,翻墙揭瓦倒是可以开班授课,人女性什么犹抱琵琶半遮面什么的,跟她更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人女性有的十年没出过家门,她当时可是金陵一代街区传奇,在她住在金陵的那段时间,金陵的小流氓明显减少大半以上,大家送给她一个外号,这就是所谓江湖人称“鬼见愁”的幽冥,也就是我妹妹。”

    “啧,说的简直就跟野生的一样,感觉什么也不会更是楚楚可怜啊。”“她从来不需要别人怜悯,相反反倒是我这个哥哥简直无法与她相提并论啊,在性格上简直相差太多。”

    “妇女之友先生,与街区传奇鬼见愁女士,谁也想不到两个人会是近亲,这可真他娘的讽刺啊。”

    另一边,赤陵情报部:

    “我要见情报部长。”“遵命首相大人。”

    “伊芙利特。”“臣在。”“闲话不多说,时间紧迫,用你的言镜帮我查一下五陵之中,近三年来失踪人口之中,有没有一个叫左玄的男人,大概四十多岁。”“好的大人,可你怎么知道他四十多岁?”“以前在组织上我与他合作过一段时间,他自称左玄,是卡斯特的左护法,本名悬幽,能力是电磁与爆破。”“好的首相大人,可您知道这么全为什么还用我查。”“只是确认一下,是否他是真的离开卡斯特了,如果没有,那么我们就糟糕了,前一阵子,幽冥去金陵与一群自称龙帮的混混打了一架,那些混混居然声称左玄是他们的上司,我知道左玄的性格,他这脾气绝对不会容忍手下受一点欺负的。”

    “有了,悬幽氏,本名左玄,居然是一片空白,连相貌也没有,怎么会?怎么会有一片空白的人?”“也许真的是他,他现在在哪里?”“广陵,那里有结界,我只能探究到这里,如果强制突破结界,言镜也会碎掉。”“明白了,该死的,这是想跟我对着干啊,希望他已经背叛过卡斯特了,不然,天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任荣,雷毅铁,熊刃,张举金。”“属下在!”“金陵,广陵,赤陵三城,加强防卫,一个月之内都将施行全城宵禁,如果有人强行突破,一概武力解决,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明白了吗?”“这,可是大人,这做买卖的刚刚放开。”“顾不了这么多了,如果左玄这该死的寻仇找来了,你们谁也不是他的对手,我将在城墙上布上结界,如果类似左玄的雷系法术的人一旦进入,我的结界将会困住他半个时辰,记住,只有半个时辰,用瞬空符回来找我,我们一起去抵抗左玄,否则,你们不是左玄的对手,不要贸然抵抗,就连我的最高级的结界,也仅仅只能限制他不过半个时辰,这已经算是超常发挥的极限了,如果他闯进来,后果不堪设想。”

    “那左玄真有这么厉害?”“当然,别看其貌不扬,他一旦发火,连我都得避让他三分。”“你可是能一刀砍穿山头啊!”“他的雷电可以直接贯穿山头,精准打击可以对军作战,让三百人瞬间化为灰烬!”“真,真有这么厉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只是几十年前的他,至于他现在如何,我们根本不得而知,也许,更厉害了也说不定。”

    “我有个办法,雷电最怕水导电,我们往城楼上放上水桶,你的结界困住他之后我们往他身上浇水,绝对管用,还有铁链子,应该也会管点作用。”“我相信你,于今之计,也没有不相信的余地,去办吧。”

    “左玄啊左玄,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右玄空幽大人,是因为被卡斯特给予生命的原因而必须追寻他,而你,完完全全的自由之身,为什么,要跟我们对着干,跟这个世界的格局格格不入呢?放下仇恨不好么?还是你有你的想法,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呢?卡斯特只会将这个世界引向毁灭,而我们会让魔族走向兴旺,今后,我们赤联与仇恨之心这个组织必有一战,究竟谁才能赢呢?和平只是表象而已,只是表层意义上的自我欺骗,只有卡斯特死了,这个世界才真的算是和平了,接下来到底该怎么走,如果是乾在的话,一定会告诉我的吧,可你,又在哪里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