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朱彦:人类罪孽暗地的缩影,以绝对不会说出谎言的绝对真实为证!  (82)金色瞳孔的秘密

章节字数:4498  更新时间:15-01-13 22: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吟唱幸福的歌谣,是年幼时代沉迷的向往;如今美梦堕入黑夜,坠入永无黎明的日子,灾难之中幸存的生还者是胜利的音符,是燃尽辉煌历史变作的灰烬,仇恨只会让心迷茫,你可曾为我,感到悲伤?——题记。

    让事情回到二十年前,皋投江自尽前的几年,那时,魔邪的父亲抚养了幽烨的女儿,因族人的反对而将这个不是亲生女儿的女儿放到了庶查司。

    而在那之前的一年里,幽冥一直被寄养在魔罗,魔氏家族的领地上,与魔邪一起,然而幽冥的舅娘,也就是魔邪的娘亲,对于幽冥这个女孩,却是百分百的不同意。

    将幽冥带回魔家的时候,天空上飘着凛冽的霜风,吹的人根本睁不开眼,到了家门口,魔邪给父亲开了门,随即就跟幽冥一起回自己屋去玩了,当时两个人还不满十岁,然而,魔邪睡着之后,雪便逐渐停了,幽冥好奇的走出来的时候,隐约听到了橘黄色火光所照亮的,魔邪父母的屋内:

    “唉,老头子你把这小孽障带回来做什么?她那死鬼老爹都被她咒死了,我怕她,这小魔鬼什么时候也把我们咒死。”“不管怎么说,我答应了他父亲,要把她抚养到十五岁成年,到时候,下面的路,就该他们自己走了,也许,我们也活不到那个时候了。”“你真是疯了,她可是卡大人的敌人啊,把这余孽带回来,不是迟早会要了我们的命吗?我想村民们也不会同意的,你这个村长,也不做一点村长该做的工作,整天想着就是发善心,要不就是跟孩子玩,你个老不正经的。”

    “我已经决定的事情,断难改变,别忘了我即是家主也是村主,而你,做好一个妇人该做的才是本分啊。”“唉,我拗不过你,不过,几年以后你可别后悔,也许,用不了这么久,不过,我还是劝你早点杀了她,以免以后把灾难带到这里来,我可不想。。。”“住口!老婆子,你何必跟一个女孩子较劲,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她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到了年龄嫁人不就是了,你何必这样呢?又不吃你多少,再说我们也不算穷,靠着村南口的那片麦子能养活咱们自己!”

    之后,村里按照政府的要求请了一位名落孙山的秀才来当教书先生,政府义务帮助建成私塾一所,魔邪,幽冥,和同村一些相对较富裕和家境较好的孩子去学习,有一次,魔罗也想旁听便站在窗外,不久之后,看到了被一帮同龄小孩欺负的幽冥。

    “听说她爹爹是个死鬼啊。”“死鬼是什么?”“不知道,反正也不是啥好东西。”“咱欺负她吧。”“别惹毛了她啊,我听说,她的眼睛是可以睁开的!”“她不是瞎子么?”“那可不一定,听说啊,她的眼睛是金黄色的。”“那,那不是怪物么?”“会吃人吗?”“会杀人吗?”“听说她的眼睛瞪谁谁死,我听魔邪说的。”“那不是巫婆吗?”“也许真是那样。”

    在众人的嘲笑之下,幽冥站起来拿起木棍,轻轻出口一个字:“滚。”声音低沉但让人能够感受到那种威压,但一群小孩子又能懂什么。

    魔罗远远望着幽冥,突然发现幽冥即将睁开眼,冲过去一把搂住幽冥扑倒在地。

    “你们,想被杀吗?回去找你们的父母亲去,听话,快点走啊!”

    “村长大人?先生?我们?”“闲话不要说,快走,事后我跟你们解释。”

    那帮孩子一哄而散之后:“幽冥,幽冥,听见没有,能听见吗?清醒一下,清醒一下,我的孩子,扰人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何必这样呢?”魔罗抬手揉着幽冥的眼皮,虽然是半眯着的,但幽冥可以依靠声波定位确定方向,看的比人还清楚,而且可以感知周围的不明物体。

    幽冥什么话也没有说,不过魔罗可以感觉到幽冥日渐的沉默是不妙的征兆。

    只有魔邪愿意与她玩到一家去,可能是因为两个人血缘和性格都相接近的缘故,更是因为魔家人对所剩无几的幽家后裔的一种愧疚。

    “舅爷,为什么,他们都说我的怪物,是不祥的存在。”“不,他们只是在胡扯,你怎么会不祥呢?其实啊,你是我们最喜欢的存在,如果,你感到孤单的话,不如就叫我爹爹吧,这样,从今往后,魔邪,就是你的亲哥哥,老婆子,过来。”魔邪的娘只能不情愿的坐了过来,默不作声的接受了这个本该是孽障的,不应该活到现在的孩子,叫自己一声娘亲。“娘,娘。。。”“老婆子,快回答,听见了没,多乖的孩子!”“。。。诶,多乖的孩子。”叫完之后,魔邪的娘亲便走了出去。

    魔罗知道,幽家人已经全族毙命,早在幽烨还在的时候,魔罗的姐姐,也就是幽烨的妻子,因为幽烨长期的战争而导致神经失常,逐渐堕落成吃人血的魔族疯子,于灾难来临前几个月失踪。

    幽冥再大些的时候,因为盛怒杀光了邻村的所有人,原因是邻村的几个游手好闲的人对幽冥进行亵渎,杀光之后,官府要派人捉拿她,魔罗几经遮掩,贿赂,终于,在主动提出代替受罚之后,被官府打了五板子。此案最终不了了之,官府是昏庸的,才没时间理会你这些蝼蚁。

    而此时,幽冥正在考虑如何回家,正在思索如何跟村民们交代的时候,捡到了一颗硕大的宝石。

    原先的哀愁变作喜悦,幽冥意识到,之前听村民们讲过这一代的宝石很多,每一颗不出意外都是个好价钱,幽冥三步并做两步,两步并做一步地跑向村庄。

    “娘亲,你看。。。”“滚!我怎么会生了你这样的女儿,你不是我的女儿,不是啊,你这个恶狗,只会给村民们带来灾难的恶狗,狗一样肮脏龌龊的眼睛,我恨不得用剪子戳瞎它,滚啊,你倒是滚啊,我才没有生了你这样的女儿!”

    幽冥将红宝石塞到了怀里,像揣入了一颗石头一般钻心让心口疼痛,含泪环顾四周,竟也找不到一丝温情,夜深之后,幽冥捡到了那把剪刀,倾盆大雨飘落的时刻。

    “怪物吗?也许,我就是这样一个本不该存在的人吧,也许,对吧,一定是这样,所谓亲人,不过是虚伪的面纱而已,是没有意义的回忆而已,这该死的眼睛,只会带来杀戮,也许,当个瞎子就没有这么痛苦了。”幽冥不再犹豫,狠心扎了下去,酸涩后流逝的疼痛加上钻心刺骨无法弥补的肉体伤害过后,在短暂的昏厥之中醒来的幽冥,惊恐的发现眼睛竟然没有一点损坏,只是那种疼痛还熟记于心。

    “为什么,明明我这么使劲刺了下去,却还是没有,对,一定是没有使劲,所以。”

    类似的伤痛之后,眼睛又再次复原了。

    “幽冥,幽冥,你在哪,你在哪啊?”魔罗的声音响了起来,看来是来寻她了。

    “爹,你快看,她在那里!”“不要叫那是她,应该说那是你妹妹。”“是的,我妹妹,但娘。。。”“不要管那个疯婆子!”“是。”

    “你们,为什么还要来管我,我不是怪物吗?我不是让你们讨厌吗?好啊,现在我不需要你们了,都给我走啊,快走啊!”

    “你怎么能是怪物呢?你明明是我的孩子,是跟那些孩子一样的,哦,相信吧,你是跟那些孩子一样的,是一样的,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眼睛,眼睛只是用来看这个世界的东西,不是谁的工具,更不是什么武器,听话,乖,我们回去,我们回去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魔邪,快点脱下你的外套!快点!”“是,回家吧?妹妹。”那是魔邪第一次称呼幽冥作妹妹,虽然现在已经念习惯了,但在那时,脱口却不想要经过多少心理准备,幽冥可是杀人机器的后代,是罪恶因子,更是必须铲除的异类,魔族在某种情况下会产生一种叫做罪子的魔族,这种魔族要比一般的魔族更可怕,但也更容易失去理智,然而这并不同于十三禁兽,他们是可以听从命令和安排,并有自己的主见和理智的,要比十三禁兽好管的多。

    后来,幽冥发现,无论她想怎样破坏那双眼睛,最终都会复原,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原先那个羞涩的小姑娘也逐渐长成身材凹凸有致的美女了(当时的人成熟较早,十岁就相当于现在十五岁),但身上的秘密,也在逐渐的被抛开。

    她逐渐发现,自己有了能够感知语言波动和心灵波动的力量,能够控制某种声波影响人的大脑,一种可怕的次声,最大的威力可以直接摧毁人的意志和击溃人的精神,使之顷刻间陷入无尽的癫狂,同时,幽家祖传的御灵术被她玩的更是炉火纯青,可以随便召唤浮游灵为自己所用,为自己所谋,召唤灵体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需要大量的精神作为赌注,但一旦反噬,就像赌马压错,将全部玩完。

    后来,卡斯特也终于发现了魔罗,并发现了被魔罗偷偷养大的这个余孽,这个极其不祥的存在。

    魔罗也察觉到了自己定将难逃一死,安排了商丘的庶察司,希望之后能够保存一份幽冥魔邪二人的名单,以供日后所需。

    灾难终于降临,魔罗战死,全族人遭遇杀害,而魔罗和幽冥则被通过梦魇的方式传送到了商丘,找到了庶察司,幽冥因为没有劳动能力同时又是女性,无法被雇佣,而魔邪则凭借着对工具的精通干起了打铁的工作,与鬼冶先(对,没有看错,正是67话四个炮灰兄弟的父亲)互为师徒。

    几个月之后,商丘庶察司突遭大火,只有幽冥一人存活下来,她逐渐明白了眼睛中封印的是什么样的力量,那是一种禁忌的魔力,永远的金色光芒是希腊雅典受冥王哈迪斯诅咒的迷失之光,可以帮助体内的力量不受精神限制的发挥,但发挥不当会迷失自己的一切,但至少,幽冥至今还仅仅只是一个逞能的带有大小姐脾气的女性罢了。

    魔族的身体结构,在二十岁之前生长起来与人类无异,也能吃人类的食物,并靠这种方式来补充精力和体力,但在二十岁之后身体就会选择一个年龄静止,这个年龄是魔族完全开发出力量的年龄,一旦完全使用出自身的力量,时间便会从此静止并永生,所以,魔族有的是老头子,有的是年轻人,更有的六七岁的神童开发出力量,那么永远都会保持六七岁的麽样,同时也分男性女性。

    “幽冥的过去,可真是多灾多难的啊,但好像没有多么可怕啊。”“是那样就好了,之后在金陵的时候,你能相信,一个年纪尚不满二十岁的小姑娘,能连杀数十人毫不眨眼吗?并且,她能十分自由的操控灵魂,无论中阴身的鬼魂,还是游荡在人界的浮游灵,甚至刚死的灵魂,人的心魂,言灵,都能被她操控,她的能力与梦魇相当,同时又拥有最神秘莫测永远不知道深浅的实力,便是声波操控,所以她能主导战争的走向。”

    “奇了怪了,怎么看幽冥也不像是会杀人的人啊?”“谁知道呢?我也不敢相信。”“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妹妹,作为哥哥也一定会很有压力的吧?”“正好相反,她可是,我唯一的家人啊。”

    另一边,赤陵会议殿:

    “首相大人,陛下,这商路被封锁之后,市场上一片萧条,是否能够通融一下,现在很多来自襄陵,绍兴,嘉兴,中原,武陵的商人,都在城外等了好几个时辰了。”

    “可。。。”“臣以性命担保,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如有问题,斩我便是!”“那,那好吧,传旨,放开贸易,但士兵站岗的数量必须增加,并随时提高警惕,我真的担心,如果左玄这时候溜进来可怎么办啊?我可不希望刚刚繁荣的城重新变成一座死城。”

    “首相大人,现在朱彦祸斗魔邪橥獳他们几个,可都闲着啊,你为何不?”“诶对,传旨,祸斗与朱彦,任前线侦察员,伊芙利特,继续监视这附近的一切异常,克法,在赤陵周边布下陷阱,熊刃,回襄陵并通知襄陵民众防范随时可能来到的威胁,地妖,去金陵帮助勾曜,防御来自北部的威胁,魃,潜入秦淮河,一旦秦淮河出现异样,立即展开搏斗!橥獳,负责伤员转移与安顿救治,魔邪,保护好幽冥,并留在赤陵协助我,至于雷铁毅,张举金,任荣三人,则负责金陵与赤陵的警卫工作,这样,任荣你去金陵,张举金你去南浔,雷铁毅去襄陵,拿好你们的瞬空符,现在,去吧!”

    瞬息之后,人去殿空,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您是否有点过于紧张了呢?”“是啊,我也不敢确定,左玄到底什么时候会来,也许根本就不会来。”“那你还。。。”“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但是,如果没有防范的话,我们岂不是等于坐以待毙,这种时候,就得出动出击啊,但其实,我们还是很被动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