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朱彦:人类罪孽暗地的缩影,以绝对不会说出谎言的绝对真实为证!  (83)金革之声

章节字数:7775  更新时间:15-01-14 22: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罪子之名,当冻雨中瑟瑟发抖的灵魂动摇了你的感情,流淌罪孽,在绯红中擦肩而过的亡者成为了你的工具,凝结的灵魂在心脏上刻下裂痕,消逝的容颜让身躯更加冰冷,意志带动身躯,思维已不再纯洁天真,何来杀戮冠冕,或许罪子的骂名是最后的勋章。——题记。

    “橥獳大人,首相大人的命令带到,臣下告退。”传令兵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

    “什么事情?”“有事做了,而且,该死的,指名道姓的说与幽冥有关,要不我去跟他们说幽冥身体不适。”“算了,那样的话,会被不轨之人说闲话的,我去请郎中来看看,看看什么药能治好这眼病。”“人类的药对我们来说不过是草屑而已,魔族的生命力和弱小的人类不一样,她能撑下去的,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再说你想想那些白痴人类自称什么郎中的那几个,有几个不是谋财害命的?之前我听说,有一个酒厂的老总,吃了一个郎中给开的药之后原本没什么病结果就给整出病来了,再说,我生于森林,那些草药我懂的比任何一个人类都多。”

    “那到底要怎样,现在首相大人下达任务,要求我们即日前往边境驻扎。”

    “有一个办法,而且是之前用过的。”“你是说。”“是的,魔族的伤,不仅能从表面主动愈合,更有一种独特的疗伤方式,潜入她的梦境,用自己的法力在她心中修复创伤,这样也一样能复原她的伤口。”

    后来,二人跟雪茗身体中的乾商量好,乾帮橥獳潜入了梦境之中:

    绿草铺成的大地翻滚着能够将人淹没的绿色排浪,不知名的野花含着露水在冰冷的风中逐渐凋谢着。

    “魔邪,这里是哪里?”“你找个人问问不就得了,别再召唤我了,当心遭到梦界的反噬,等你们两个醒来再与我联系。”魔邪隐去,橥獳走到一处大宅院前,劝说仆人放自己进去,说出了幽冥的年龄并说是熟人之后,仆人便放了。“谁家仆人怎么这么好说话?”

    “敢问官人尊姓贵氏,仆等愿为其详。”

    “这是哪里?”“幽府。”“什么时代?”“皋三年。”“二十年前吗?幽冥,这是,你原来的家吗?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也能住在这种地方。”橥獳摸着镂金的门槛说道,迈入之后,竟发现走廊的栏杆是清一色的紫衫木,皆雕刻着武器的铭文,并用玉石嵌着,四周是微微翘起边角的金边。

    石板被精心分割的很整齐,平整的简直可以滑行,在路的尽头,便是幽府的正门。

    橥獳按照之前乾的指示,为避免与无关紧要的过去的人产生冲突,他引入灵魂附着在幽冥的身边。

    梦境中的一切,是听从宿主的安排的,而大多数所看到的虚构的景色,也是跟宿主的记忆有关。

    “少奶奶,您吃一点吧,要不老爷要怪罪了,我们可担待不起啊。”“是啊,您这是长身体的时候啊。”——一帮仆人正在给年幼的幽冥喂饭,当时的幽冥家境还没有衰落,是个大家族的千金。

    那时的幽冥,稚气未退,一双金黄色的大眼睛闪烁在浓密柔顺好似绸缎的墨绿色的长发的前面,略带尖角的下巴,嘴唇线平而薄,鼻尖向下像是水珠的形状,两腮掩映着淡淡的红晕,眉毛懒散,一身白绸衣裙,肩部覆盖着白色的纱巾,圆鼓鼓的腰上系了一条金黄色的丝带,丝带的边角是玫瑰红色。

    “这就是,年幼的时候的幽冥吗?还挺可爱。”不过,橥獳转念一想,谁又能想到,这般可爱的女孩子日后会成为那样一个灾难般的存在,成为杀戮机器,无人能敌,想到这里,剩下的遗憾占据了原本的喜悦,他满心遗憾的看着这注定不复存在的梦境,知道这些无不是幽冥的记忆,只是记忆罢了,而终究不是现实,不过,能做这样的梦,想必在幽冥原本坚强执着的外表之下,也是一个苦苦挣扎想要解脱现实束缚的灵魂吧?

    “想不到,我们竟然是这样的相似,在我的梦中,多数的记忆与那片南阳的森林有关,那是所有的快乐,那是无忧无虑的过往,然而近十年里发生的一切,让什么也,不复存在了。”

    “老爷。”幽烨什么也没有说,橥獳清晰的看到幽冥的记忆中,她认为的幽烨,和橥獳看到的幽烨,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眼前的幽烨面目慈祥,和幽冥一样的圆脸下面略带棱角的下巴与棱角分明的颧骨,双目像是被打了似的扎进了眼眶里,发黑的眼眶不知是过度的劳累还是生来如此,只是感觉那眼睛上浓密的一片黑暗中,一双亮金色的细小瞳仁,瞳仁在眼眶里转不过来,无法上下移动,是因为那眼睛偏小,或是眼影的遮蔽,只是感觉那眼中的亮色像是两道截然不同的光线,好像是金色的太阳周围遍布乌黑的积云一般,长长的眼线拖成了线形,眼袋下坠出现了好几道褶,都隐没在浓密的黑眼眶里。

    他一身常见的紫红色长袍,领子被金丝所绕,平整的铺在宽大的两肩,凸显一种傲然的精神抖擞,九尺的高大身材修长而英俊,只是面容略显憔悴,浓密的黑发在分叉的地方稀疏了,有白鬓,好似深幽的潭水中落了梨花的花瓣,那般零碎的白发,却又格外扎眼,尤其是在阳光之下,显得更是苍老几分,细小的双唇是粉色,却添了一种暗淡的像是灰尘的颜色,是那岁月的黯淡无光擦在不甘的身体上的痕迹所留,紫红色的长袍斜挂着玉坠与一点羽毛,那羽毛的边角是焦黄色的,质地也不如鹅绒白嫩,反倒是显得与主人一样有几分颓唐的秋色,至于玉佩,可以说,夏朝更何况是末年的工艺品,是普遍的先秦文明的大众化作品,这没有什么好说,想看的自己去查资料。

    针一般上挑的鼻翼,与如水滴一般下坠的鼻头,是苍白的秋黄色,只是知道那被河水洗的很干净,不染灰尘,但依旧掩盖不了的还是苍老。

    “爹爹!”幽冥见到幽烨如离弦之箭般从众人拥捧的木椅上轻巧跳下,直接钻入幽烨的怀中。

    “孩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好好吃饭?”“当然有。”仆人只是笑而不语,幽烨知道,但什么过话也没有说。

    “要好好吃饭才能长的和爹爹一样哦。”“那是当然。”“保证吗?”“当然敢!”“不能言而无信哦!”孩子毕竟是孩子,承诺在一眨眼之后又会再次忘记,需要更多的父亲的提醒。

    “爹爹,娘到底怎么样了?”“她只是一点小病,等治愈了就会跟你一起玩耍了,再等等吧,等等吧,不能没有耐心哦!即使是女孩子,也要坚强啊,不能被泪水打败,记住这句话,我们幽家没有被泪水打败的人!”幽烨此时还只能一遍遍掩饰那些真实,怕的是幽冥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从而记恨自己,记恨这个世界,记恨所有欺骗她的人,而幽烨希望,等幽冥什么时候能够明白了什么是谎言的价值,同时又能自我分辨的时候,再将这些事情告诉她吧,毕竟,这不是一个孩子要管的东西。

    眼前的这一切,父女恩爱,仆人和睦,家庭美满,一家三口虽然存有谎言,但也是毕竟是为了爱而作的铺垫,谁又能想到日后竟然是那样的悲剧。

    幽烨向幽冥隐瞒了真实的自己,或许他认为那样不是自己,因为那时真的能让人失去理智。

    公元前1696年的燕北战役中,夏朝一方最血腥的名字,疯狂杀戮机器魅烨幽鵼,恐怖如同满族人的噩梦,少数幸存的人都知道,那场战役,是萨满与汉族开战有史以来损伤最惨痛的一次,而汉族这边在人力极其匮乏的条件下,迫不得已才要求刚刚参军的幽烨,这个因为几年前盗窃被捕之后,将功赎罪之后因为军功而致富的家族,然而幽烨为了正名,参加了夏军对萨满的作战,那是一次夏朝的自卫战争,结局以燕山为界,两方势力转攻为守,各自恢复元气,为图大治。

    幽烨作战时,双手轻轻合拢,两指抵近嘴唇,轻念咒语,无数哀嚎之声的幽灵战士从地狱被召唤回到了人间,成千上万的通体腐朽的僵尸从坟墓里爬出变成刀枪不入的死士,成为刀枪不入,弓箭不透的最强战士,扭转战局之后,夏朝不再追击,以燕北为界,赢得最终胜利之后,幽烨立功被封爵,数月之后终于得以回到阔别半年的家乡,见到了那时年仅不到十岁的女儿。

    他所必须要隐瞒的,越是不想去透露反而越是发现命运弄人,他会经常幻听到幽灵的哭声,那是能力的副作用,是狂化的魔鬼的诅咒,是使用能力所必须偿还的代价,魔鬼不会给人和魔族以任何占便宜的机会,反之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占这个便宜。

    后来,风声走漏,等卡斯特一方势力介入其中的时候,卡斯特知道了幽家拥有一个十分神奇的麻袋,便要求幽烨交出,幽烨与魔罗商量之后,决定反抗,可谁知,等幽烨回到村里,才发现魔家和幽家皆被惨遭屠戮,幸存的族人们顽强抵抗,最终致使卡斯特侵略军元气亦大伤停止前进。

    另一边的魔罗,惨遭失败被迫与闻讯赶来的卡斯特达成协议:“为了你的族人,你襁褓中的孩子,你的家庭,给我杀了幽烨,这是我恩准你为我们家族做事,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敢有怠慢,我先抓走你的孩子。”“我。。。同意,不要伤害他们。”

    而此时两次挽回大局的幽烨,已经没有力气再支撑正常的生活了,他显得衰老,颓唐,尽管年不满五十,却如八十的不能自理(甚至更老)的老年人一样,稍微一动都得喘上一会,而此时的幽冥,正处于活泼好动的年纪,而幽冥的母亲,又因为在战争中受到惊吓而导致神经失常,并于几个月之前彻底失踪。

    大部分的下人,因为幽家在朝廷上没有威望,也就没有前途,所以都各奔东西了,仅仅只剩下几个嫡系的亲属帮助照顾幽冥和幽烨,这一对父女的生活虽然落入了贫困但也勉强能够支撑的下去。

    小日子如果这样过下去,兴许也不会那样,但魔罗,正在为了一件让他始终懊悔终生的事情,而行走在不归的道路上。

    那是一个和煦的早晨,幽府虽然年久失修但族人们将内堂打扫的是一尘不染,也有几分家的味道。

    幽冥刚刚醒来,就听见屋外流血的声音。

    “什么人在这里?”是父亲苍老的声音。

    “哦,看看你的样子,幽烨,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怎么,还不肯将麻袋交出来吗?”这个说话的人是当时被洗脑的小卡,想必小卡也一定在后悔这件事情,但当时在卡斯特这一既绝对,又强势的人的指引之下,容不得你半点怠慢,否则卡斯特是一定会杀了他的,而小卡,也是被迫做出这件事情的,杀人的真凶,是不流血的政治。

    “你们,别想,永远别想。。。咳咳。。。”“瞧你都憔悴成什么样了,好吧,魔罗,还记得之前大人对你说的吗?而且,延长一个动物的死亡是很残忍的。”小卡走了出去,魔罗被赤裸裸的拿了出来。

    “你,难道你。”“我不想杀你,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抱歉。”“不要这么说,杀手还在外面,是不是,只要我死了,他们就会放过你的孩子。”“是的,你,哦不,快停下!”

    魔罗恍惚之间,幽烨抓住了刀子刺入了自己的心脏,刺入之前的瞬间,催发出言灵跑到了魔罗的耳朵里,随即,倒在了血泊之中。

    “事情都办完了吗?比我想象的要快啊!”

    言灵起作用了:“能听我一个请求吗?如果你有资格活下来的话,能否带走我的女儿,只要她活着,我们总有能够复仇的机会,但是,她,还有你的孩子,他们不是复仇的工具,他们不该死,不该为这个腐朽落寞的朝代牺牲,而我们一直都错了,无论是一味逃避的我,还是被蛊惑的你,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家和活下去的条件,既然有生存的资格,那么请你也把她带走吧,兴许她能够帮到你们。”

    “我照你说的做了,我杀了他们,我杀了他们啊!按你说的,放了我的族人和我的孩子,还有。。。”“还有什么?你有跟我们谈判的机会吗,现在,麻袋,给我交出来。”“我不知道幽烨放到了哪里,也没有资格决定。”

    小卡搜遍了房间,最终从画像后面搜出了麻袋,还是拿走了。

    “该兑现你的诺言了吧?放了我的孩子啊!”“别急,里屋好像还有点动静,好像还有一个小老鼠。”里屋的幽冥顿时吓的脸都白了,但当门被开启的瞬间,幽冥在小卡反应之前冲了出来,窜上魔罗的身体:“爹爹我好怕,你终于肯来接我了!”“哦,这是?”魔罗无法阻止,只是呆立原地,瞬间也明白了父女二人的无形默契,那就是幽冥必须活下去,而这一切,都要看魔罗是否配合。

    “这,这是我的孩子,雪,这是雪,是我的女儿。”“你不是只有一个儿子的么?”“是的,很小的时候我就把她寄养在她舅舅家,但现在,我想,她是跟我的。”小卡没有说什么,但此时所有人都知道,这点小伎俩是瞒不过这位身经百战的老将的,但小卡此时也是一种退让,那是他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感情,也是第一次容忍眼皮下面感情的滋生,后来,多次决定的时候小卡都承认,这次决定是有史以来最正确的一次,要不是日后因为幽冥的原因而让卡斯特沉眠了十年,天知道这个世界会被仇恨折腾成什么样子。

    就这样,幽冥为了活命,更是为了父亲的种的延续,投入了杀父仇人的怀抱,投入了亲舅舅的怀抱。

    “舅爷。。。我。。。对不起,我。。。”“不要说对不起,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放心,无论如何,我也一定会让你活下去,一定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你不会比任何人差!”

    魔家被杀光之后,魔罗用尽最后的力气如同递过承诺的接力棒一般用尽力气打开传送,借用梦魇族的力量传送幽冥魔邪到了商丘,他们找到了一条安生的道路,魔邪认商丘打铁的大师鬼冶先为师傅,学习武器的使用,鬼冶先也希望自己的手艺能被传承,而他的四个孩子又实在不怎么成器。

    商丘城被商军攻破的那年冬天,雪灾不断,黄河冰封,谷水洛水枯竭断流,凌汛从中游传至下游,无法河上捕鱼,更无法耕种,鬼冶先的突然失踪,魔邪认为商丘已经无法待下去了,于是,魔邪和幽冥又逃到了金陵,在逃回去之前,二人在广陵与卡斯特的秘密基地守军不期而遇,战胜守军之后打入老巢,本想杀死卡斯特以报当年杀父之仇,正巧这时卡斯特所有的干将都已经派出执行任务,二人直接和卡斯特打了起来,就在体力即将不支的时候:

    “愚蠢的东西,以你们两个的力量,尚难近身,难道能以这样的水平杀了我吗?”“太低估你了是吗?混账,即使是那样我也必须让你死,否则,怎么能给死去的千千万万族人一个交代?”“你那死鬼老爹,竟然还养了这样一个余孽,并且养到了这么大,可真是家门不幸啊!”卡斯特一挥手,魔邪摔了跟头,卡斯特抓住了幽冥。

    “混蛋,你想对我妹妹做什么,放开她,和我打啊!”“哦,如果我就是不呢?”就在这个时候,幽冥的金色眼睛突然间睁开,刺眼的金光将黑暗的塔照的形如白昼,刺穿一切的亮光,让卡斯特昏厥了过去。

    “现在,只要我们刺穿他的心脏,我们就能完成复仇了!”幽冥义无反顾的刺了下去,之后,二人打开梦魇朋友的传送通道到了金陵,可没想到的是,这致命一剑并没有让卡斯特死去,只要元神还在,凭借他的修为,睡上十年之后还可以继续存活。

    到了金陵之后,幽冥与魔邪二人劫富济贫,成为家喻户晓同时官府最头疼的怪盗,盗贼,他们的原则是只偷得来不义之财,是为当时官府最害怕的人物,然而他们偷了之后,如果对这个狗官很不满的话,就会在他的上司的案牍上留下一块写满该官罪行的木板,所以,虽然官府恐惧,但民众爱戴,二人很快从金陵立足,还从城郊弄了一块菜地,盖了一间木屋,收了几个金陵的乞丐,在自己门下,从此两个人和一帮乞丐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二人抢来的财物一半救济灾民,其余的就当做自己和那几个乞丐的生活用品,既没有虐待,更没有凌辱,因为他们曾深知那是人民疾苦所在,但很遗憾的是,幽冥永远改不了的毛病就是见义勇为,魔邪曾戏称她为:“外强中干霸王花。”

    不久之后,她揍的街区混混和帮会再也不敢声称金陵是他们的地盘,打的作恶的人无法立足于世。

    幽冥还特别喜欢养猫,那只叫小雪的猫,便是其中一只。

    那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深夜:

    “大哥,这一带的猫猫狗狗最近多了不少啊。”“是啊,猫狗肉的生意就因为这样才能做的红火啊!”“今天再去城南转一圈看看有没有上当的。”两个人操着一口流利的广东腔,一米五的矮个子,一口龅牙,满脸麻子,说话声音畏畏缩缩,见了人连忙躲远,这种是连乞丐都不如的存在,但他们家饭店的生意,那可是金陵数一数二的。

    “大哥,果真有诶!”“亲爱的猫猫狗狗们,哥哥带你们去过好日子怎么样啊?”“是啊,有肉吃哦,跟我们走吧!二弟,抄麻袋!”“好嘞,哥哥你小心着点!”

    “小心什么?我说你们两个男的总跟这帮流浪猫过不去做什么,我看你们那可真是咬碎了牙的不爽啊!”“小妮子,你懂啥?”“就是,你懂啥?”“那你们知道,鬼见愁是谁吗?”“谁?”“在下。”“没听过,继续,去去去,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别没事找事,我们还有正经事!”

    “我爹爹可是,魅烨幽鵼。”“她,她,她说啥?”“魅烨,幽鵼,传说中那个杀人越货的能够操控死人的恐怖分子?”“承认吧。”“娘呀,不要吃我啊!”

    事后,幽冥抱着小雪回到家:

    “妹妹,又去打人了?”“是,稍稍惩戒一下而已。”“人呢?”绑结实了扔到秦淮河里顺着飘走了,下次我看如果时间足够的话应该扔长江,秦淮河水流太慢了。”“这还不慢?已经够快了,那几个人没有活路了。”“碰上我,只是他们倒霉,下次投个好胎吧!”

    后来,有看到抛尸在河中的人并报了官,官府派人挨家挨户搜查:

    “怎么办?”“你捅的篓子,还不长记性,当初我娘之所以烦你,不就是因为你不长脑子吗?”“说得对啊,所以,我也没指望你这个笨蛋哥哥来解决,我自己捅的篓子,我自己能处理,用不着你操心费力。”

    幽冥一个人跑了出去,与官兵正面对决,将所有官兵全部绞杀光之后,没想到官府竟然动用军队,无奈幽冥只好借助风的力量飞到高空对地作战。

    “我,就是那样不被人待见的怪物,也许,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能够自己处理事务,等到这一切都结束之后,你们,就会喜欢我吧!”

    一个闪失,小雪飞了出去,战争结束之后,幽冥费了很大的劲终于找到了小雪的尸体。

    “遗憾吗?后悔吗?如果我们逃走的话,哪会像今天这样,什么也没有了,有时候,能忍,就忍吧,何必呢?猫死不能复生,埋了便是。”“逃走,跟你父亲一样吗?一样软弱吗?一样无能吗?凭什么,就是因为软弱无能,我们才落到现在物是人非,什么也没有的境地啊!”

    “够了,不要没处发火,就跟我吵,永远明白我是你的哥哥,我有权利管教你,看住你!这是先父给我亲口说的!”“不就是你有个好爹吗?要不是你爹当初杀了我爹,我哪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局面,我们,应该是互相为敌才对啊!什么妹妹,什么哥哥,真可笑,我何时承认过!”

    “随便你好了,捅出篓子,我也不帮你解决了!你自己,自生自灭去吧!”

    幽冥自此与魔邪分道扬镳,随后,她重蹈当年父亲的覆辙,私自开启了力量用御灵术唤出了小雪的灵魂,将自己的元神给那只死猫,让猫重获新生呆在自己的身边,这只幽灵猫,后来也因为幽冥的灵力,而逐渐有了能够召唤灵魂的能力,能任意用元神变换形态,最喜欢的就是在打仗的时候变换成虎,并且叫声一摸一样,起到威震和恐吓的作用。

    再后来,幽冥终于闹大了,眼看收不了场的她在万念俱灰之后决定自裁,这时魔邪突然出现夺下她手中的刀子。

    “傻瓜,你怎么能这么放弃你的生命,抛弃我们所有人?”“谁,又会在意我?当个死人也比活人要舒服的多啊!”“你敢死,难道就不敢活吗?多少年,我们一起走过来,你难道真以为这次就闯不过去了吗?我已经想好了办法,我有一个朋友叫祸斗,他能帮我们躲在地下,在那里,虽然会很无聊,但我们可以因此而补充我们的元气,几年以后,我们东山再起,怎么样。”幽冥失声痛哭了起来,在魔邪的怀里,只是那哭泣,让魔邪也心软了,原谅了她的所有过失:“痛哭一场,意识到我们还能好好活着,还有一腔报复没有偿还,所以,无论是眼泪,是汗水,还是血水,还是口水,都是有意义的,都是有价值存在的!”

    她微笑不语,随念动咒语的祸斗一起遁入地下巢穴,那里是容身的栖身之所,以此补充她残破的元神,调和不稳定的力量,安稳她的脾气性格。

    “迷失在哈迪斯诅咒与杀戮与罪孽之下的灯塔,没有照亮希望只有死亡绝望,充盈着谁的怨恨,湮灭一切,吞并世间,当溢满黑暗之血,也就是仇恨肆虐之时。——诅咒之眼。”

    “契约魔幽冥,贪婪之心,能力解封,将能力释放,同时契约橥獳,守护之心。”

    “从此,我们的心便连在一起了,守护的意义,我要向你证明,不仅魔邪能够守护你,我也可以,我要用守护,像守护那片森林一样,守护你,化解你的仇恨,化解你无止境的贪婪,到那个时候,你是我眼中的绿色,而我,或许是你永远的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