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座)魔邪:忘却的猩红闪电催动激进的心灵迈向崇高的黎明  (100)政治家的夜晚

章节字数:8590  更新时间:15-02-05 20: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浮梦的沉迷是粉碎性的绝望初始,落尽的繁华是欺骗性的政治策略。

    政治的谎言交给人们蒙蔽现实,用梦去营造辉煌,当夜色最终燃尽天空,黑暗之下一切也将披露无疑。——题记。

    雷毅铁出发之后,赤陵:

    “女皇陛下,橥獳求见。”“他来做什么,让他进来。”

    “参见,对不住了。。。荆棘捆绑。。。我劝你不要乱动,动的话我会封死你的咽喉,现在,将积榝唤出来。”“召唤,积榝之霾。”“很好,荆棘,松。”

    雪茗瘫倒在地:“你这是。”“契约者大人,这事情与你无关,快点走吧。”“好,别互相伤害。”“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积榝,去打开地窖的门。”积榝照做了,被橥獳一拳打到地窖底部:

    “卡斯特沉眠之后,你去了哪里?如果你不是原本的无辜,就是演技高明的戏子,大家相信你,接纳你,抛弃以前对毒兽的歧视改为兄弟一般的称呼,我认为我也可以,那为什么,卡斯特的走狗放出的毒会与你有关?你到底,跟他们在一起做了什么,你到底站在哪一边,今天,我看什么都不重要了,我要杀了你为我们精灵一族报仇,为新野被摧毁的大片森林报仇,为流离失所的大夏子民们报仇,你已经没有活下去的资格了!”

    “如果我真是要叛变的话,以我的能力,为何不直接从赤陵下手呢?为何还要跑到离这里万里以外的新野?”“你怎么知道新野遭受袭击?你一直在皇宫里待着!”

    十几年前,在战争还没有爆发的和平年代,积榝被卡斯特托付给空幽,由号称死亡的君主的空幽来培养。

    十余年前,广陵,望江塔,空幽与积榝之霾,此时两个人还是上下级的关系:

    “积榝小弟,亲王陛下已经将你托付给我,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直接上司了,今天小卡斯特不在,众将士都已经去执行任务了,虽然,今天的防御确实空虚,但今天有一笔大买卖不容错过,卡斯特陛下将在这里与萨满的巫师进行契约的签订,是一笔极大的买卖,而我们的成名之路,也会从这里开始,这里,承载过多少人的梦想,我们的,世界的,以及全部的,而现在,我们是永生的。”

    突然:“有刺客!刺客来袭!”“大家跟我上!”“大人,刺客用传送阵逃走了!”“快追!”“慢着,传送阵的威压改变了,我们跳进去的话还不知道会去到哪里!”

    “这。。。您看。。。”后来,卡斯特证实被幽冥魔邪所伤,元气大损睡了十年,这时候,正是夏商之间战争开始的时候,卡斯特失去能力沉眠不醒,为了掩人耳目和掩盖不利,还有要保证商与魔之间的契约签订继续进行,为了这笔大买卖,空幽化名右玄,悬幽化名左玄,两个人对外封锁了消息,政治由两个人合作执行,对外关系依旧沿用卡斯特的策略。

    几年之后,夏朝因为商朝的进攻而几乎全面溃盘:

    “汤老儿,给姒履癸的礼物准备的怎么样了?”“他已经服下了。”“很好,这种药会让他失去理智,变的真假不分,说起来,还得谢谢我的小跟班,你说是不是,积榝。”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进攻南线?”“我们派出的雪兽将在11月份让商丘宿迁徐州一带气温骤降,很快,今年冬天他们是没有收成,更无法制造的,积榝,我的朋友,好好看着,并记住,这不过只是一个开始,人类的贪欲,最终会导向死亡的不轨,而我们将谱写历史,最终成为世界的主宰,当这片大陆的人都死光了之后,我们将成为新生世界的领头人,你知道,什么是万物将死之哀吗?等这个大陆的生灵全死绝了之后,我们便有能力重新创造一个理想的世界,跟我,一起期待吧!”“您与商汤的合作,到底是一种掩饰,还是确有其事。”“那不过只是一种,如你所说,掩饰而已,他们想要力量,我们给他们提供就是,等这个世界被他们亲手毁灭之后,我看他们还留着这所谓的力量来做什么。”

    夏朝末年,商丘一带雪灾的真正原因,是空幽手下的雪兽所作所为,而姒履癸因积榝的毒,而导致了精神的萎靡,随后,商军压境,于12月下旬攻破阳夏,随后,姒履癸在南巢畏罪自杀。

    只可惜,对外封闭的谎言,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夏朝灭亡之后,商朝朝廷由有魔力的傀儡师掌权,随后,积榝之霾告诉了商朝人,因为卡斯特的沉睡而导致之前的契约作废,傀儡师的力量也只是装出来的而已,商朝便发生了政变,不久之后战火停息,与夏朝余部议和。

    积榝之霾被空幽发现,随后在公元前1674年的年末:

    “我知道你跟他们说了些什么,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叛徒,你的行为很荣幸的激怒了我,念在你是我手下最得力的战士的份上我不会让你死的太痛苦,作为战士你明明发下誓言要誓死效忠卡斯特,可如今,你已经没有活下去的资格了,与其让长老们来审判你,不如我现在就结束你,想要让我从哪里下手呢?我相信你会理解的。”

    就在空幽即将下手的时候:“慢着,我想你漏掉了一点,只有这一点我想,你是没有资格杀他的。”

    “哦,小卡斯特,那个**,在本尊死后也想着占有一席之地吗?可复制品最终只是卑劣的,即使你是他的血脉,也不过如此,看开点吧,于今的局势,我们不妨再来一次,将卡斯特的力量吸收掉,三七分怎么样?”

    小卡上去一膝盖顶中空幽的肚子,将积榝救下:“瞬空符,御风诀,转移!”嗖的一声两个人便消失了。

    让事情回到现在:“好吧,你为自己赢得了喘息的机会,不过,只是暂时的!”

    话说朱彦与祸斗两个人掉进了广陵的结界。

    “祸斗,你小子指甲该剪了!澡也该洗了!”“这叫男人味!你这鸟人懂个啥?”“你少他娘的给我废话,抓住了,否则你就得摔死,火翼坚持住,一点也好,延迟下落速度!”“地面塌陷!”“等等,那不是地面,那是房顶!”“地面变软啊!”“你当是吃软糕啊!”“一说起来我肚子又饿了!”扑通一声,两个人落到了马棚的稻草上。

    “还好还好,虽然有点疼但至少没事。”“我们魔族可不像人类,要是他们早摔成饼了!”“你能否少说点吃的?这没卖夜宵的!”

    “我看你应该后悔没坠落在妓院。”“别说话,我感觉外面有人来了,你听!”

    “大人,西城俘虏一名鸟人!”“东城两名!”“北城一人!”“南城坠毁的鸟人已经自焚!”

    “我们有人牺牲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别管那些所谓的俘虏了,先藏好。”朱彦和祸斗钻入了稻草堆里。

    “大人,他们一共多少人?”“数不清,但肯定还有!他们这是自讨苦吃,我们广陵城不需要别人的插手!”“就是,陛下说过,我们是最幸福的自由之城!”“陛下万岁!”

    “陛下应该指的就是卡斯特了,如果知道他在哪里就好办了。”“但他认识我们。”“这倒也是。”

    “被洗脑的家伙们,什么时候这帮魔族也开始玩这一套了。”“看来咱们首相的那一套就是这么学来的。”“这些人简直可笑的有点过。”

    等那些人走了之后:“貌似是安全了,我们走!”“翅膀收起来,你不想活了吗?”

    “喂,那两个鬼鬼祟祟的!看见过长着翅膀冒着火的鸟了吗?”“没有没有,我们连鸡都没杀过。”

    “我去他居然信了。”“难怪说洗脑的人傻啊!”

    二人在广陵走了老半天,居然没有看到一栋房屋,四处都是平地上的废墟,被扫的很整齐。

    “这些废墟都被下了结界,而针对的是人类,也就是只有我们魔族能认的出来,对于人类来说,这里什么也没有。”“这样做的目的呢?”“不知道,或许不过如此,曾经我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明明到处都是市场,到处都是买卖,怎么现在?”“这里曾经可是一万人的家,可惜现在,一切都不再了。”

    走了很久,终于看到了一座塔:

    “怎么好像看不到塔顶?”“我也觉得奇怪,他们还在搜捕我们。”“呵,连我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能叫搜捕。”

    二人走进塔里:“这里还挺宽敞,从外面看就是根柱子。”“魔族经常会有这样的建筑,这样的塔在外面看不过是一般的楼,可在里面,却是长长的走廊和楼梯,有的地方已经掉了瓦砾,看起来十分陈旧的样子,看来这里的工匠真是够懒的啊!”

    塔里没有守卫,上了二楼,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红色的地毯,镂金的墙壁,镀了金的门框,沿地毯的道路一直向前,数一数竟有十扇门。

    “借宿吧?”“要不你去?”“你可是勾搭年轻少女的专家,还是你吧?”“好吧!”

    祸斗随便敲开一扇门,里面不出意料的竟真是一位女性:

    “哦,美丽的女孩,只有你一个人吗?今晚可否让我这个流浪的人寄宿在你开满鲜花的屋檐下。”随着砰的一声,门关了。

    “我就不信了,妓院都没有我进不去的门!”“冷静一下,也许有别的原因,对了,我们带着证件,要不,试试!”

    “开门,赤联空指部部长,贪污办司长,以公事公办的名义寄宿在你家一夜,如果不开门的话我们将采取强制性措施。”

    那女性将朱彦和祸斗抓了进去,把门一关,在门边站定:

    “你们知道,你们刚刚都说了些什么吗?”“很抱歉,夫人,我们只是想要借宿。”“外面来的?”“是。。。”“你们,不会是僵尸吧?”“怎么会,我们可是和你一样的人类,不用害怕的,姑娘,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我睡地下,要不衣柜也行。”

    “我没说不行,但。。。刚刚那样的话,你们知不知道,这在这里是杀头的罪。”

    “怎么会?我们是赤联的人,怎么可能被杀头。”“赤联,是非法组织,我不管你们事出何因,只此一晚,我是看在心疼你们才留你们的,明天,请不要说跟我有任何关系,多谢,洗了睡吧!”

    “为什么,我们应该以赤联为荣。”“那是被诅咒的地方,我们还不想就这么结束我们的生命!”

    夜里,祸斗和朱彦就在地上打了地铺,突然听到响声,那女性起床穿好衣服:

    “喂,朱彦,你看。”“什么?亏你小子想的出来。”“哇,正点哇!”“别吱声,她出去做什么,这么晚了。”“要不?我们跟出去看看?”

    那女孩上了三楼:

    “奇了怪了?他们好像从来不往一楼看一眼,就好像一楼不存在似的。”

    三楼上:“堇,你来了。”“你说的满载着荣光的会议,在今晚不是吗?”“是的,我们去五百层。”“那里。”“那里是高官的地方,是最荣耀的一层,更是我们朝思暮想的地方。”“哦我的先生。”

    “那个男的是谁?”“看上去像她男票,怎么,你别告诉我你连这醋都吃?”

    “继续跟上去。”

    只见男的摆出一道跟小卡那张一样的瞬空符,一下子噌的不见了。“他们这是。。。”“上去了,五百楼是吗?”“该死的,要我们有那张符纸,我们就能回家了!”

    朱彦用飞行的方式也飞到了五百楼,看到了塔顶的下一层。

    万紫千红的斑斓星幕,映照着金属制品的精致墙壁,那用铜银雕刻成画的勾勒弧线下,是洒下的繁星,五百层,是类似于舞会的场所。

    “快进来,藏好了。”“你确定藏在这里不会被发现吗?”朱彦和祸斗找了一辆推车。

    一会车子动了,小二将车子推离大堂。

    “看看我找到了什么。”“香蕉皮?”“是的,广陵盛产又滑又粘的香蕉,特别是皮很筋道,所以。。。”小二从后面推车,而祸斗和朱彦藏在了推车的车厢里,祸斗伸出手,拿着香蕉皮往小二脚下一放,吱的一声小二脚下一个不稳脚踝处碰到了车底杠,车由于惯性飞速向前,直至撞开车库的门才算是勉强停下,祸斗从车顶盖子下面爬了出来,朱彦出来之后祸斗将小二的衣服扒光扔进车。

    祸斗扮成了小二:“因为这套衣服适合我的体型。”“那我怎么办?”“你看到那个瘦高个了吗?”“那个跟电线杆一样的?”“嗯,跟你一样,我想办法把他骗进来,你想办法杀死他,衣服上不能沾血,能做到吗?”“能的。”“很好。”

    “先生,我们有一些事情想请您过去了解一下。”“我的永生药呢?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再发?”“等等就发,先跟我们过去。”天知道什么是永生药。

    “在这说不行吗?”“人多有几分不便,请您谅解。”咣当一声,朱彦拿锅一下敲晕。

    “你用个小声的行不行?”“这个直接,要弄不死报官了就麻烦了,不过说起来你真有当小二的潜质呵。”“去去去,赶紧穿吧!”

    祸斗一出门,发现那个被那个官二代男性搂着并唤作堇的女孩,正在椅子上回头张望着什么,祸斗的心头一颤。

    乌黑的像是夜色般的漆黑如绸子一般披散的直发下,蓝紫色的眼珠散发着俊俏的光影,眼睛中若有若无的云霭般的雾气好似在绝望之中凝结。

    “喂,小二子,给爷倒杯茶,这是你的荣幸。”“别这么说,那个,倒杯茶,热乎点的就行,宁权这个人就是这样,您多担待啊!”“堇,什么时候你开始怜悯这些贱民了,连二百层都上不来的贱民,在五百层只有做狗的份!”“就是,要我看啊,宁哥,咱不用这么对那小二说,咱像使唤狗一样使唤就可以了,你何必还这样那样。。。”“祸斗,忍住,别生气,在我们还没有摸清这是什么地方之前。”“我知道,倒是你啊,装的像是老爷一点。”

    朱彦在位子上坐定,紧接着,空幽便到了这里:

    “我广陵的子民们,一月两度的,愉快的,光荣的,永生时刻又要来了,今天,很荣幸我们有一个特邀嘉宾,那便是,敢于冒犯我们的威严的,这个谋逆的反贼!”

    “因为我们的领土,被我们的敌人所冒犯,所以,亲王殿下要求我们对外扩张,让更多的人享受到跟我们一样的永恒的快乐!在新野,偏偏有一些谋逆的贼寇,欲要冒犯我们,被本尊一招秒杀,现在,将这个尸体处以绞刑!”

    绞刑架上的人被蒙住抱走之后,大家欢呼,鼓掌,甚至有的都已经跳了起来。

    “他们有什么好高兴的。”“你不安分于一个仆人么?不过,我猜可能是因为这些人不懂绞刑的痛苦吧?”“他们应该为此付出代价才是。”“在我们弄清楚这里的秘密之前,我们还是少说话为好。”

    “现在,进行下一步,由官方人员为你们发放永生丹!”

    “永生丹?什么玩意?真是可笑,人类也想要永生?”“越是没有的越是想要,人类都这奶奶样。”

    “大人,您的丹药!”“哦谢谢。”“能服务于您是卑职最大的荣幸。”小二行礼。

    “朱彦,这球形的跟那**官似的这药丸是个啥?”“收起来拿回去问问首相。”

    “请大家尽情欢愉在此刻吧!这座塔,是我广陵大国唯一的希望,是我们的永恒之塔,是希望之塔,我们在这里有无尽的愉快,无尽的欢愉,你们都要以此为荣,并大呼万岁,这是你们的责任!”

    “喂,小伙子,咋不吃啊?”“什么?”“你是第几层的居民?”“四百层左右。”朱彦撒谎了。

    “哦,挺厉害啊,父母还健在不?”“不。。。请不要谈这种话题,在这美好的夜晚。”“我也是,不过,我们现在可以得到永生了,哦,感谢我们的神,我们永远的卡斯特的恩赐吧!他能赐予我们快乐和永生,这里没有痛苦,只有辉煌始终如一!哦,他是我们的神!”

    看来,这些人都把卡斯特,和卡斯特所研制的这种丹药,当成是神一样的存在了,而在赤陵和金陵等地,谁都知道卡斯特是罪恶的最终根源。

    “大家安静一下,现在请看今晚最隆重的节目!”“哦哦,嗷嗷!”各种激情的吼声震耳欲聋。

    “听起来不像是人的叫声。”“那都是狗叫,相信我是对的,我比卡斯特懂的多。”

    “今晚的节目是——”大家的神情更激动了,虽然祸斗和朱彦都觉得没什么激动的。

    “那便是——左玄大人要表演的,电击僵尸!”

    “这个僵尸,是没有听我们的话,而私自溜达到塔外的,众所周知,离开了塔的庇护,没有人能活下来!这些僵尸,也同样,都该去死!而你们只要是听话,乖乖的在塔内待着,食用我们的丹药,我包你们幸福永恒!”

    左玄一上台,双手合拢向前,僵尸被捆在柱子上,四周的伴舞的人举着火把和刀。

    那僵尸通体黄褐色,神情木然,但干枯的双眼里是明显的对在场所有人的憎恨。

    后排的堇对宁权说:“那空洞的眼神里,好似闪过一丝一毫的怒意,好像想要把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杀光似的,我好害怕。”“怕什么,我们万能的卡斯特大人会处理的很好的,我们只需要感谢他们,知道吗?在这里,我们什么也不需要去做,又何必向往外面的世界呢?”

    此时在祸斗的脑海中,祸斗已经将那个叫宁权的公子哥杀上几十遍了,但随后:“权,你知道吗?我怀上了你的孩子。”“哦,柯堇,我的小宝贝,几个月前你已经说过了,不记得了吗?显怀了之后你就会记得的。”“马上就要有小小宝贝了,到时候你还会这样叫我吗?”“当然,像卡斯特给我们承诺的永恒一样,他,始终是我们唯一的神,而你,是我唯一的牵挂。”

    “祸斗你去哪里?”“我去洗把脸。”表示随后某不服之人已经哭晕在厕所。

    观众们神情越来越激动,就连宁权也是,唯独柯堇感觉有几分感伤和落寞。

    那僵尸被左玄手下的人捉弄嘲笑一番之后愤怒的张开血盆大口,但是什么也咬不着。

    “该死的白痴,给你这个尝尝都是便宜你了!”左玄放了一颗闪电进去,僵尸惨叫一声,又被他手下的人盖了一脸大粪。

    “哈哈哈哈——”连绵不断的笑声传来。

    “看看,这就是背叛之人的下场,在几个月前,他动摇了他的信仰,而如今,这就是他永远的下场!”“卡斯特大人万岁,帕勒克家族万岁!”“他将永远万岁,谢谢你们!现在,今晚在落幕之前,我们要证明他的美丽,我们将请人来杀掉这个僵尸,我将在四百九十九号楼之间抽取一层的观众,在抽出其中一人,请他或她,来完成这至高无上的光荣伟大壮举,他或她,将成为勇士!为信仰而战!万岁!”“万岁——万岁——万岁!”

    抽奖的人走到后台,祸斗看见那是宁权,与抽奖的人商量着什么:

    “昨天的礼物你收到了吧?不管怎么说也得念第二层第三间,柯堇小姐的名字,记住了,如果你照做,我也会兑现我的承诺,和令媛成亲,并出资资助你们家,让你们家早日登上三百层。”

    “那她,据说不是已经有身孕了吗?你不怕她娘家的?”“她娘家双亲已经失踪,你知道我们今晚逮住的这个僵尸是谁吗?你去查一下他的资料。”

    “这个僵尸,叫柯坤,难道。”“是的,这正是她的父亲,有身孕算什么,要不是念在她父亲当年的恩情上,我怎么会光明正大的迎娶一个贱民?我可是勋爵,是广陵的豪族,跟一个贱民,就算她能给我生儿子又能如何,那种野种不配继承我们的家族!”

    祸斗连忙跑回了观众席,坐在了朱彦旁边,主持人走到表演的地方,宁权回到柯堇的位置上,柯堇被叫上了台。

    “抽中楼层!第二层!”“怎么这么低?”“我去,第二层的贱民。。。”

    “第二层,第三间房,柯堇小姐!请上台前来。”

    “杀了他,杀了他!”“快点杀了他,快点,贱民!”“果然是懦夫,连这样的勇气也没有吗?”“低贱的种族,还能指望他们做什么?”“不过是比僵尸高一个等级而已!”

    虽然人变成了僵尸,面容也已经腐朽到看不清楚,但依旧在面容的布局上,往日的温情一丝仍存。

    “这。。。”柯堇两腿发软,踌躇几步竟跪下哭了起来,被绑在柱子上的僵尸也开始准备挣脱。

    僵尸挣脱了铁链,挥舞着双臂跳了下来,将主持人掐死之后来到了柯堇的面前,竟也想伸出手。

    “危险!堇!”宁权跑到前台,将柯堇拽到自己的身后,释放出火焰烧死了僵尸。

    “想不到会出这样的事,你们承办方是怎么个作为的!”“多谢大人指教,我们一定,一定注意,对不起啦,这些银子就当是一点谢礼好了!”“哼,下不为例!”“诶是是,快低头谢恩!”

    会议结束之后,祸斗和朱彦快速下到二楼,在门口,碰上刚下来的柯堇。

    “你们在门口,没有睡吗?”“你眼睛肿了?”“没有。”“别再掩饰了,你。。。为什么。。。”“什么?”“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蓝紫色的眼睛很美很漂亮,像是夜空的颜色。”

    “滚开,放手啊!算了,回屋睡吧。”

    屋内已经有人了。

    “什么人?”“你,你是哪位?”

    “征收处,这,还要我提醒吗?来征收你这个月的赌金了。”“赌金?”“这两位,是你的客人吗?是第几层的。”“平民楼层而已,抱歉,税官先生,我,没有赌博,我也不会赌。”“少扯了,吃了那药谁不会赌?”“我没有吃。”“给你三天的时间,把药吃下去把钱给我,否则,你,连同你的朋友,一起滚出这座塔,卡斯特大人是仁慈的,让你们这些贱民住在三百层以下,已经是对你们的宽容了,而你们,不要不知好歹,没钱就给我滚出去,变成僵尸,还是自行了断,都随便你,我只等你三天的时间,记住哦,只有三天,告辞。”

    税官走了之后:

    “三天之后,我能去哪里呢?”“赌博的话,我可以教你的,你叫堇是吧?”“姑娘您别听祸斗的,他是属于那种上午腰缠万贯进赌场下午能光着腚出来的那种。”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你们,一定来自外面的世界。”

    “你,没有出去过吗?”“几年前,这里还是繁华的都市,可随后,有一个自称夏后氏的太守,统治之后,将这里的大片土地用一种毒素污染,这座塔的地下,有不为人知的秘密,我推断,那里肯定隐藏着某种炼制毒药的药池,从那里制造的毒液,污染了除了这座塔之外的,所有的土地,水源污染,要比陆地还深,所以,卡斯特大人说这是由于外地的水源污染了广陵本来的沃土,并用药物控制了我们的思维,我的爹爹告诉我,那个药物,不管谁来威胁,都不要去吃,象征性的作态便是,那些被洗脑的糊涂蛋是不会追究的。”

    “那个药,可不可以,给我看看。”“当然可以。”

    “谢谢,这座塔,到底是怎么回事。”“二百层以下,是他们所谓的平民,也就是贱民的地方,三百层以下,是官吏的娱乐会所,四百层以下,是授勋的爵士的乐园,五百层以下,是那些高官的地方,等级极其森严,要不是宁权,我永远都无法攀登这么高的楼层,而四百层以上的人,有特殊的符纸叫瞬空符,听说可以在几万公里之内自由穿梭,只可惜,那是千两难求的密宝,是皇族才有的东西,对,一定是。”

    “你想要,我可以送你一箱,要不是出门没带。。。”

    “不要说这种笑话了,你们来自哪里?”“赤陵。”“你们还想回去吗?”“当然。”“能不能,带上我,抱歉,我知道这样的想法会很荒谬,但是,在这里我已经受够了,我想逃出去,我的爹娘,在几年之前说要出去寻找更适合生存的地方,但至今亦了无音讯,但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回来的,一定,难道不是吗?”

    “很抱歉,你爹爹,很可能已经,变成僵尸了。”

    “我知道,凡是想要逃走的人,最终都会变成僵尸,至于原因,很有可能也是因为污染,因为这样,我们无法离开这座塔半步,一旦离开,就再也回不来了,但是那些人却有办法去巡逻。”

    “我有个办法,等夜深之后,我们去塔顶,看是否能贴近结界,然后,用通讯的这个东西,拨通情报部长,然后,会有人来救我们。”

    “真的吗?”“你肯相信我们吗?”“我当然愿意,从我见你们的,第一眼,就相信。”

    “对不起,好像,你还怀有身孕。”“这碍不了什么,只要能逃出去,开膛破肚也在所不惜。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