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蟹座)幽嘉启:在绽放笑容的晨曦中,破晓的光辉爬上地平线  (119)守夜精神

章节字数:8654  更新时间:15-03-04 18: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们之所以能够在床上安眠,是有坚强的奉献之人为我们守夜,擦干为无情之人流下的泪水,我将偿还你丢失的梦境,生命终究会延续。——题记。

    首相府:

    “今日将大家召来,是为了一件事情,之前,我们首相府的守夜人因母亲病危,被迫回乡侍奉父母,然而,如今守夜一职空缺,你们谁愿意担任此职,不是义务,我将给你可观的报酬。”

    “切,又累又脏,还得打扫卫生,赚那点钱还不如好好休息一晚上好呢!”“是啊,万一干不好丢了文件是担不起责任的,会被人耻笑都算轻的了!”“又是这样,每一次要求有担当的时候,就他娘一个个的磨磨唧唧,一到有要求的时候鸦雀无声,我们的规矩真是越来越放纵了!越来越不像话了!说话的人给我站出来,别再让我重复第二遍!”

    “首相,从今往后我来守夜!”“很好,大家看,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啊,你们要多向幽冥学习,散会!”“谢万岁!”

    “幽冥,你行啊,这种事都敢揽。”“无所谓了,反正晚上也经常失眠,再说你们不觉得首相府的夜景会很漂亮吗?”

    广陵:

    “小戎,那些孩子呢?”“在隔壁,让他们在白天乖一点。”“那个,你就不想送他们到庶察司吗?”“你说庶察司?你不知道庶察司被称为是儿童的地狱吗?”“为什么?”“不法者会用很廉价的价格,把庶察司里面的女童当做免费的妓院,庶察司的司长只靠月饷养不活越来越多的难民,而如今,因为你们魔与人杂交,鱼龙混杂造成了人魔混血,而我们人类有些氏族的陋习里不允许这种行为,尤其是女童,不是丢掉,就是溺弃,弃子的增加,直接导致了庶察司入不敷出,司长要把自己的薪水和家产全赔进去,依然养活不了这些难民。。。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女童,另外,真不知道为什么人魔混血的女性产物,都长的那么标志,这样的身材,不被当成免费的妓院,还能做什么?”“他们不怕给那些孩子造成心理阴影吗?”“很抱歉,即使我是太守,也依然无权管理,我只能把这几个孩子放在我这,但愿皇上不要要求她们送进庶察司吧,我只能做到这一步。。。抱歉。。。而且,我们种族之间的歧视,貌似越来越严重了,人瞧不起魔,将长着尖耳尖牙绿毛的孩子丢掉,魔瞧不起人,凶杀案多发在冲突地区。。。你去哪里?”“钥匙,对了。”“干什么,你疯了吗,要是将这些孩子带到庶察司,他们有一半是活不过成年的啊!”“干什么,谁说我疯了,我看你们才疯了!谁说要将他们带到庶察司了!”“那是哪里?”“首相府,再要不橥獳他老家也行!”“你真是疯了,首相府,你怎么不说皇宫呢!”“你不是说不能让皇上发现吗?”“当然也不能让首相发现!”“首相那边我会处理的,至少这些孩子不能待在爬满跳蚤的储藏室!”“我会想办法改善他们的住宿条件!”“怎么改善?你夫人的闺房吗?还有别的男人是吗?你想从中搅黄他们然后你来顶替是吗?”“我说过让你冷静一下,我会想办法的,把钥匙还给我,听话,都给我回去!晚饭之后再出来!”

    “不用回去,跟我走,我们回赤陵,对了,广陵这里既然百废待兴,那么她们待在赤陵,会比待在这里要舒服的多!”

    “你们不许走,首相和皇上,还有那些大臣,任何一关过不了,她们肯定会被送到庶察司,那里半数以上活不过成年!待在这,我会保证他们的住宿和饮食,虽然我们广陵并不富裕,但至少不会让他们挨饿,有我一口吃,我就会分给他们一半!我说到做到!”

    “我幼年丧父,母亲疯癫,我从庶察司待过几十年,我不也一样好好的挺过来了吗?”“现在今非昔比!庶察司,我有一个朋友在那里工作,那里的孩子会被有钱的地主进行性侵!有一半都活不过成年!”“那让他们滚啊!”“怎么滚啊!现在金陵人简直富甲天下,有钱的富商都不满足于秦淮两岸,他们的欲望在向各城蔓延。”“难道要等整个夏朝所有的妇女都被残害了,你们才会出手吗?”“我们没有权利干涉他们,他们是合法的商人,况且夏律里没有任何一条有关性犯罪的处罚!”“我是宣传部部长,我有权利商讨改革宪法!我甚至可以发动运动!”“那时间太久了,那些有钱的老爷们兴许已经将妇女都啃光了!”“不管怎么说孩子不能待在这里,他们浑身都是跳蚤!”

    “我让他们去河里洗澡!”“一年一度吗?盛大节日吗,哦孩子们,想要洗澡吗,那么好好冲一个,要不然又要等明年了!是这么说的吧!”

    “你到底想怎样?首相可不喜欢被别人拿主意。。。他们的议会更通不过!”“议会长是个好说话又通情达理的书生,从他入手兴许。。。”“读过书的更是无法理喻,他们会搬出一大堆没用的条令条例来,结果百无一用!”“那么我哥,我男人,他们应该能说的通,女皇陛下呢?”

    “即使这些都说通了,进谗言的,你又怎么能保证!”“我撕烂他们的嘴!我有权利掌管声音的大小!”“那么你让他们住在哪里?”“我是首相府的守夜人,我可以让他们住在任意一处!”“好吧,但愿吧,孩子们,跟这位姐姐去。。。一定要听话,不要惹那个白头发的。。。”“知道,那个白头发的是怪物!”“脾气又坏又蠢!”“白毛猪!”“首相听见肯定不满意了,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喜欢白色。。。”

    首相府:

    “太阳落山之后。。。祝你好梦,你或许可以到天台上去看星星。”“小心着凉。”

    “橥獳,你也走吧。”“没事,我晚上也没有事情。”“白天事情这么多,又是开会,又是法案,还有赤陵搞绿化的计划实施第一步。。。别再骗我了。”“低级的玩笑没有用了吗?那么你难道有什么秘密,女人啊,通常会在有秘密的时候变的敏感。。。”

    “你打算帮我保守秘密?”“代价是爱。。。”“你真是。。。孩子们,进来吧!”

    “这些是。。。”“是广陵被抛弃,和阵亡将士的孩子们,他们无家可归,你要保证的是,不要将他们告诉任何人,尤其与庶察司相关的。。。”“你也知道庶察司遭遇性侵的暴行了?只可惜夏律里没有明确的规定和条文,无法对那些阔佬进行处罚,哪怕是金钱。。。也没有权利。。。反倒是滥用私刑是重罪,不要想不开了,能挽救多少就挽救多少吧!”“挽救一词和能力一样,依照你的襟怀而定,你的胸襟越大,挽救的也就越多,反之一切都是虚无。。。”

    “等等,你们吃的这是什么?”“什么?这不是饼干吗?”“不像是,虽然样子像,但是。。。叫贺兰他们看看。”“这么晚了,肯定都睡觉了!”“算了,等明天再说吧!”

    “说到我了吗?我就在你们身边。”“嘉黎,你想吓死我啊,你淡妆出门真是能吓死人啊!”

    “净说我不爱听的,你们不是念叨我了吗,于是我就瞬移过来了!”“我看是本来就没走吧,你们来了也没用,薪水只会发给我一个人,你们呢,顶多会受到表彰而已。”“谁稀罕人类的铜疙瘩,人类的铜疙瘩在五十年前对我们来说不过是无用的东西,而现在,也勉强只能买一些人类制造的小玩意而已。”

    “你来的正好,这些孩子吃的这种饼干,你帮忙看看这是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是黏土,某种软制的土壤,是养鸡用的某种饲料里为数不多的掺杂物之一,我小时候在庶察司那会从记事开始就开始吃这种东西,会烧肠子的,幸亏我只住了三年,据说食用几年之后肠子会完全烂掉的,据说曾经共工手下的部队中,有一支王牌军团长期饥渴难耐,连续食用了一个月的这种黏土,又因为长途跋涉导致肠粘膜遭受过多损伤,当敌人捅开他们腹部的时候,他们居然没有人有完整的肠子。”

    “难怪那些孩子活不过成年。”“这样说,也就是因为这该死的黏土。”“是的,好在,我们当时食用的,还不是完全的土壤,是掺杂在窝头里的。。。那样还稍微可以消化,但如今,随着人口剧增,庶察司入不敷出便只能。”“那么戎肃枭他。。。该死的,我找他算账去!”“等等,也许不是他的错,广陵刚从灾难中醒过来,这样也是情有可原。”

    “我好像记得,首相说餐桌上摆满了什么来着。。。”“明天招待贵宾的宴席。。。那么。。。”“你们两个该不会想?”“一堆孩子能吃多少,填饱肚子才是正经的事情。”

    结果,啃精光之后,一堆孩子和三个大人(准确的说是两个大人。)一起躺在餐厅的椅子上睡着了。

    第二天:

    “欢迎商朝访问团再次光临我国进行国事访问,我们尊敬的友邦执事大臣,外交大臣,财贸大臣,还有最重要的,庖需大臣。。。请品尝我国精心准备的美食。。。请。”“谢了,不过听说,你们这里,主食以糯米和各种汤为主,是吗?”“是的,希望合你们的口味。。。”“不毕这样对自己苛刻,尝惯了大鱼大肉,也需要一些汤食来清清胃口。”

    小卡和随从的几人接待了商朝的一堆吃货,就在打开门的瞬间:

    “你们昨晚是怎么守夜的?”“啊。。。你们是。。。”“啊,请允许我向大家介绍我们的宣传部长,后勤部长,药阁副长,还有可爱的孩子们!”“你好。”“见过部长。”“大家,失陪一下。。。”“首相,这次还想要什么契约,准备睡陪喝啊?哦对了,我觉得干脆我们直接把邯郸拿下来算了,那邯郸可是个好地方。。。北边山,南边河,还是燕国,晋国,齐国三国的中心枢纽。”“小姑奶奶,我求求你别再提这些事情了行吗?这次我们请的可是张店的食神和大殷的执事大臣,他们的功勋兑换成金钱可以买下我们一座城!”“这么重?”“那些孩子是怎么回事?叫你看好看好偏偏在这个时候出岔子,想办法弥补吧!”“对不起,那些孩子,请你们一定要同意,他们是。。。是广陵阵亡将士的孩子。。。”“怎么只有女孩子?”“男孩子都被领养了,当然只有女孩子,求你一定要她们留下来!”“拨通庶察司。。。幽冥你做什么?”“别忘了传音的法术因我而起,我自然也能掐断所有线路!”

    “这样你可以被指控出卖国家!”“去你们的政治吧,庶察司是什么地方你应该清楚。”“我怎么会清楚,那些人类的地方,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这些日子,越来越多的魔族来投奔我们的国家,我们国家是魔族的偏安之地,他们厌倦了战争,改杀戮为宽恕,希望人类与他们之间能够彼此谅解,也有的人类与他们交配,产下的孩子是人魔混血,这样的孩子一般天生丽质,却又一般十分不祥,嘉黎就是这样。。。因为他们的陋习,所以氏族上的长老要求溺婴和递送庶察司,要求恩断情绝,男孩子还好,用一种叫长命锁的东西锁住就可以消除误会了,但女孩子呢?她们的遭遇呢?你们到底有没有上心。”“男尊女卑是自古的铁律,这点断难改变!”“那你所谓的仁慈,也会和之前的姒履癸的拯救一样成为千古的笑柄!”“笑不笑我不知道,谁能断言身后事。”“那你就葬送在麻木的政治泥潭中尽情的挣扎到死吧!该死的政治走狗,政治应该为人民服务,而你们现在是在奴役那些人民!”“那这与把孩子们送到庶察司,有什么联系?我搞政治,我哪能了解庶察司做了什么,相隔十好几个部门!”“知道那些女孩子在庶察司里遭遇了怎样的不公吗?这都是因为政治的麻木,那些金陵的富商,赚了钱,不满足于金陵妓院,特意跑到庶察司,要求他们堂而皇之的开办这项业务,要求幼童时期的女子被奸淫羞辱,等长大了有一半都活不过成年,而死因大多是肠子被搅烂,我手里的,便是罪魁祸首。”

    “我会考虑你说的,现在,带着那些孩子走。”“不,解决之前别想让我走!”“拼命三郎他娘来了也没用,这事不是一朝一夕的短期政令!”“不要为麻木找借口了,好吗,知道你的麻木会招来憎恨吗?哦,你知道吗?知道你都在做些什么吗?因为你的麻木,兴许又有一个标志的女子在涉世未深的时候就遭遇肥男的性侵!而你政治上的收敛,必将成为日后的祸害,而非幸福的指标。”

    “我会考虑的。。。现在,啊,十分对不起啊,耽误你们这么长时间,真是不好意思。”“没事,看着被人食用过的东西,有平等的感觉,我们的政治要求我们一律平等,不如我们和孩子一起用早餐吧!”“好,请坐,真是对不住你们了!”

    早饭过后:

    “幽冥,至于这一件事情,我给你一个机会,七天时间,三个人,你只需要让三个人赞同你,和三成的百姓赞同你,在七天时间里,那么我就修改条例,改善庶察司待遇,将所有性侵者实施阉割。”

    “还要鞭笞,再浇上竹灰,然后放火。。。请你为那些受辱的女子着想吧!”

    “对了,顺带一提,部门里的员工不算,你必须要让其他部门的人信服,三个人,无论什么职务,只要不是自己部门上的。”

    第一次尝试:

    “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像你这样的。”“能不能换个说法?”“除了你以外的都可以,我一点不挑,真的。”“你能不能认真点。”“那么,都进来吧!”“你怎么知道?”“你哪次不是这样?”

    “这个,说起来,我想,你也不想让。。。”“你说的。。。首相提醒过我。。。要慎重,说这有可能破坏外交。”

    “我知道你,看着,你觉得这些孩子可不可爱,可你希望他们活不到成年吗?”

    “这种猫咪一样卖萌的眼神,最受不了了,圆滚滚的毛茸茸的,让人无法自拔,更俏皮的脸上那一抹红晕,眼巴巴的盯着自己,让人心头一颤。。。真想搂在怀里抱一抱。。。”“只要你愿意,抱多久都行!”“好,你说什么我都同意,不过,你说的是什么事?”“没事,你们好好陪大哥哥玩,姐姐出去一趟,午饭时间见!你想抱哪个就抱哪个吧,别起色心就行了。”

    第二个:

    “祸斗!咱俩喝,来,先干为敬!”“来,承让承让!”

    傻子祸斗不知道,其实幽冥那桶不过是水!“哎呀,喝不了了!这酒劲怎么这么大?”“废话,用复制符将酒精增加三倍,还将我这一坛子里的酒精全部用瞬空符转移到你那里,看你一坛子下去不昏迷了才怪!”“你说啥啊,怎么听着像苍蝇嗡嗡的叫啊,像是没穿裤子的鸟在我眼前飞,快打下来给我吃啊!”

    “喝的怎么样?”“太够劲了!这酒真他娘好喝!”“那么,你是不是我的兄弟!”“那当然,没说的!”“那么,我决定的事情!”“没说的,我同意!”“签字!”“好,签字!”“再见,一个人好好享受美梦吧,我帮你盖上,小心别着凉了,这才三月份!”

    第三个:

    “哦,朱彦。”“哦,伊芙。”“哦,我是你的唯一,你是我的什么?”“木头。。。”“别扫兴,说正经的!”

    幽冥正巧进门,点燃蜡烛吼了一嗓子:“谁家小狐狸精在我家卿卿我我,连个蜡烛也不点!”

    “糟了,你快出去,拿上衣服!”“好,好。。。诶,等等,这是我们家。。。”“也是。”“你个木头,她在耍我们你没听见吗?”

    “幽冥,是你吗?”“是的,很抱歉打扰两位。。。这个,伊芙,这个送给你。”

    “哇,什么啊这是?”“增幅魔法水晶,可以增强魔力的,而且还是高品质的饰品,取自南海,我花了二十两买来的。”

    (其实不过是个橥獳从森林里抠出来的迷之石而已,据说是某种粪便。。。)

    “伊芙,你说,我们是好闺蜜吧?”“那是当然,你是我最好的闺蜜了!”

    “那么,有一些困难,想要你的帮助!”“尽管说,我一定帮你!”“那么,把这个签署了!”“好的!”“等等,什么事情?”“哎呀,你个木头,闺蜜说的还能有假?赶紧签吧!”

    完成任务:

    “橥獳,你知道吗?三个人凑齐了!”“别高兴的太早,你至少要让三成的赤陵市民赞成你的建议。”“而且,首相将随机抽出十名市民,询问是否同意,然后这事才能操办。”

    “不过,幽姐,有一点我是真佩服你,能够把魔邪的对萝莉的无防御触控,把祸斗的酒鬼属性,再把伊芙利特的虚荣心全部利用,还不知不觉,你可真是。。。”“可真不是人。”“本来就不是人,好了,快想办法怎么获取民心吧!”

    “发传单?”“保持卫生,你不去植树了?”“演讲?”“讲的太多了?”“跳舞?”“关爱孩子你别弄成妓女招揽客人。”“唱歌。”“也只能这样了。”

    最终决议:将酸与橥獳,贺兰嘉黎,幽冥,魔邪,祸斗,伊芙利特六个人的瞬空符贴在会场的六处,届时将制造磁场,将众人带到新野,橥獳的森林,带到那里之后将五名孤儿穿上精灵装,为幽冥和嘉黎伴舞。

    七天很快就过去了:

    “欢迎免费观看歌剧,欢迎了啊!赤陵剧场时刻欢迎您!”

    观众都陆续进场之后:

    “怎么还不开始?”“主持人去做什么了?”“快开始啊!”“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变了,我们这是在哪里?”“我好像看到一道白光,然后,我们就到了这里,这里是?”

    “欢迎大家来到新野森林,我很荣幸能为大家献唱。”

    “新野?那不是几百里之外吗?”“商朝的属地?我们怎么会?一定是在开玩笑。”

    “好吧,不管你们信不信,现在开始!”

    延续:

    出演:幽冥、贺兰嘉黎。

    像被封冻的结晶,像是魔力的纯粹,

    像辽阔的月光,洒满照亮在这,千年梦境的星屑洒下的白河,

    像被分离的梦境,像被打碎的青睐,

    像青蛙的荡漾,游动起来涟漪,百年缘分的童谣终结的地方,

    我祈祷低语,即使这声音沙哑并不动听,

    为我逝去的好梦,为我将重叠的背影,

    辗转在这轮回的时空,如今我将属于谁?

    为我逝去的梦境,为我将出演的角色,

    覆灭在这璀璨的星火,梦已经逝去了光彩。。。

    我希望,有一盏光,照亮我心中的质问,

    我希望,有一支烛,炙热我冰冷的命宿,

    请还不要哭泣啊,命运不该在这,悲哀的深渊之中,冻结,

    满是伤痕的突变的道路尽头,何方殊途照亮我的心,

    我曾质问天空,如今我将属于谁?

    我曾质问大地,分别的道路尽头,死亡会在何时来临,

    始终的感叹,在祈祷的突变中低语,

    不回忆,因为突变之前更加深邃是地狱,

    暗暗的心,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想毕我还能够,在这抛弃的角落上,

    谁还会继续走下去,

    在悲伤的绝境前,在敏感的质问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活下去,

    满是伤痕的这条路尽头,如今我将属于谁?

    满是失望的这条路起点,如今我不能流泪,

    燃尽了梦境的烛光,是谁还要继续,

    不甘心覆灭的失去,那么就在原地站起,

    有人会将斩断的缘分再续,

    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在悲伤的结局前,在等待的覆灭里,活下去,

    是悲哀的意志相信着,我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无比的坚信,

    那声音说,

    请还不要哭泣啊,爱不会在悲伤的深渊之中冻结,

    你的祈祷有人来青睐,你的生命有人来延续,

    请还不要忘记啊,爱应该在悲伤的结局之前明白,

    你的祈祷有人来低语,他说,

    请你放开声音来歌唱,哪怕声音沙哑而断断续续,

    请就这样再次延续吧,生命的结局不该在此刻画上句号,

    愿光的命运点亮我们的身躯,在这和平角落,黑暗依旧在如蛇般蔓延,

    请还不要哭泣啊,擦干泪水的臂膀挽回不了失望的意志,

    请还不要忘记啊,即使斩断了缘分,依旧有人来继续,

    亡者的意志因为再续而不会动摇,爱不应该在,绝望的深渊之中,一遍遍在覆灭里冻结,

    有人会让他永远延续,请这样挽回,即使是祈求也是,这般的希望着,

    请还不要哭泣啊,在这悲伤的深渊里,我们应该能够,有资格的相信着,

    我们不灭的意志,终将点亮这深渊,我们终将会,将我们残存的生命延续。。。

    看不清的亲人面庞,我们的生命却还在延续,

    我们有我们的相信,我们应该就此坚信着,

    因为我们的延续,我们有资格有我们的自信,

    所有的生命都在无比的坚信着啊,请还不要在悲伤之中哭泣啊,

    生命不该在冰封的雪原上冻结,应该我们还有我们,像划亮烛光般,将我们的希望来延续。。。

    请无论是谁,都该这样相信着,相信着生命不应该绝望,不应该就此冻结,

    请一定相信,生命未完待续实在是可惜,可是我们依旧可以,

    请永远铭记在,在这悲哀的冰封里,让我们凿碎,我们会紧紧抓住我们唯一想要的东西,

    请还不要哭泣啊,命运不该在,这考验里动摇,

    请还不要哭泣啊,生命应该在,烛光里能延续,

    满是伤痕的这条突变的路啊,尽头的分别终将还是会来临,

    我们请我们自己,不要哭泣啊,因为我们的路,不应该在这里断断续续,

    我们有我们的心,没有背叛的逆光,请一定这样相信,

    在逆境的结局里,在悲伤的冰封下,生命一定要,永远继续。。。活下去。。。

    因为在这断断续续的故事之中,梦依然还会再继续。。。

    “谢谢,谢谢大家的捧场,祝愿大家的梦想都能够实现,可即使没有生命,一切都是白搭,或许你们也知道,每年有成千上万的人与魔的混血儿,死于非命,那是让每一个人都应该痛心疾首的,人与人性,到底磨灭到了怎样的程度,人的心,到底还能堕落到怎样的低谷,才能看到下限所在。

    我们不能奢望没有战争,不能奢望衣食无忧,现实剥夺了几乎所有的幻想,都无声的破灭成了汪洋,或者灰烬,或许我们平安时,会嘲笑那些同一时间死去的人,或许我们受难时,有人会嘲笑我们的卑劣,然而此情此举,是否就证明了人类的愚蠢,每一个人是否应该深思,为自己思想套上枷锁的不是政治因素,更不是国家,而是自己的心中的欲火,不要奢望为国家做什么,但至少也要为自己做什么,空荡的世界,总是回荡着死亡的终末,暂时胜利的灵魂,夸耀扩大自己的功绩,却扩大不了土壤,因虚荣心而残害相信他的每一个人。

    我们魔族从来没有想过要奴役人类,我们已经彻底悔改,然而为何罪孽无法宽恕,即使一时无法,谅解为先,资格在后,仁慈在前,那为何会有终末,为何会有绝望。

    成功的途径分成河流,阻碍前进的,我们要用石子禁锢他,顺畅通行的,我们筑造水坝来保护他,其实这还远远不如石子的简简单单。

    我们曾在黄河,在白河,在泾渭河畔,我们质问我们的国家,为何如此沧桑,看见夕阳,我们赋诗一首,然而为何我们即使知道了伴君如伴虎,却都在伴,知道怀有仁慈,可转身又谋生杀人之心。

    我们曾想,奢望与现实的差距,现在我们明白了,那其实就是第一个人和第二个人性格上的差距,甚至还可以缩短到字面,但就是这样的差距,竟然能拉开生与死的隔阂,哀伤的作秀,不如亲手来挽救,即使不能挽救世界,那么至少从此杜绝歧视,杜绝攀比,这样才能杜绝仇恨和死亡的疯狂滋生,才能挽救堕落在愚昧之中的麻木的民族,解放他们麻木的心,也许明天这个世界就不是如此,谢谢。”

    “那个,如果你们希望我们能够挽回这个世界的残破,那么就奉献出你们的话语,明天,我们的首相会从你们之中随即抽取十个人,询问你们关于庶察司改革的问题,大家看,我手中的就是庶察司给未成年少女们食用的伙食,这种东西有个学名叫黏土,会腐蚀人的肠胃,或许就在动摇的瞬间,又有人因肠胃腐烂而只能吃流食,你们一定说那样节省粮食吧,很可惜,我们不缺粮食,我们缺人性。”

    “与我们一起,全面杜绝这种徒增的死亡,杜绝人魔之间的互相歧视,终有一天,人类和魔族,都会互相理解,彼此冰释前嫌,痛痛快快的活下去!”

    幽冥等人将群众送回赤陵之后,便散场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