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羯座)巴赤鸢:希望,救赎,抚平大地的伤痛,我将为新生歌唱!  (133)愿望心

章节字数:4105  更新时间:15-03-17 2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约定了幸福的人,恍若天涯的期盼却又近在咫尺,跨越时间的旅人,终将缘定永恒。——题记。

    收拢阳光的剪影凝聚在夕阳的最后时间,洒满每一个角落的是那些活泼的花瓣,伴随着无声流淌的歌谣,充盈着每一个人的神情。

    勾曜手持一束银合欢,将青年的面孔轻轻低下:“一起去玩怎么样?我记得你说过的摩天轮。”

    如昨日沐过的夜之月华,轻染今日清晨滴落在芦荟上的露水一般的夜色短发,一双俊俏有神,大的像是茭白一样的眼眶,瞳仁中泛出淡淡的银光,像是钉子一样牢牢的将爱情的视线紧锁在眉心,澄澈晶莹的视角,透出洁白的灰尘飞扬在光线渗透的十字光晕里,好似能品尝到情感酝酿出的甘甜,而那种滋味竟渗透到了心底。

    最后的阳光是恋恋不舍的自然,却只是黏黏的,像是覆盖着绒毛的麦穗,放射出的好似是芒针。

    沾染了日光的面容,红彤彤的涵盖着幸福的微笑,那好似是成熟的草莓色的嘴唇,莹莹发亮的眼睛,坚毅果敢的鼻梁上窄下宽,呈倒立的丁字形,此时伫立在雪茗眼前的这个,能刺痛双眸的男人,连无法转移的目光都不受控制的微微发涩了。

    朦胧一片的日光里,那暖橙色的面容竟好似是熟透的柑橘,像是能流出汁水一样,流淌的是幸福,收获的是甘甜。

    二人静静的望着手中的银合欢,那银白如星辰触动如绒毛般点点乖巧惹人喜爱的小型花朵,既不高调的让人烦乱,更不让人时刻关怀,只是静静的,有一丝银色的伤感存在在,像是水滴一般滴在广纳百川的爱河之中。

    二人在盛开着梨花和梧桐花的街道上漫步,往勾曜所说的秘密基地走去,当然,他们只在摩天轮面前停留了一眼,毕竟勾曜还是恐高的。

    阳炎:

    旧事如梦,谁清洗了浑浊,芳华娟然,未卜看出了错,

    谁明白风雨中始终守候,是身为胜利的誓言,

    黄金色的天空,愿他不再踸踔踌躇不动,

    啊风雨逐渐的清晰,还有雪和泥,

    啊落花摇曳的清新,还有爱和你,

    始终伴随你是我唯一,唯一的珍惜,在这浑浊不堪,我依然相信,

    自由自在的星,不管存在怎样重复的立场,

    无论是阡陌是黑白,都是摇篮在爱意的氤氲中永远存在的意义,

    活泼脱俗的水,还是否记得祸难时的干涸,

    无论是倒出是清净,都是长廊中徘徊的调侃中永远如此的美丽,

    不要相信别离,因为你是我今晚的欢乐,为你而,我放出的清晰。。。如雨点浇灌心。。。

    莹莹紫白梧桐的花,雨落之前忧伤出的伪装,是你俏皮的容颜,

    不想再看到的心伤,不想再破碎的背影,是你我重叠相信缘分吧。。。在这爱意之今。。。

    对等的恋情,不等同的幸运星,是祝福的音译,需要被注意。。。

    自由自在的幸运星,非关这悲惨的命运,

    永远对等的心,哦,你是我唯一,永远的对等的心,在这碧绿色的隐蔽,渴望你的手臂。。。

    不要等希望回避,不要等灯光隐蔽,占卜不出未来的你,而我期待现在的唯一,百分百的信心,希望在,在这回荡绿色的记忆的角落里,渴望你的手臂。。。

    浮华的阳炎,我们的青睐,

    只有绿色的世界,怎么说都太过单调,

    还有那青鸟的水塘,树上缠绕的巢穴,我们也愿意,旷野上更方便的浏览,

    自由自在的幸运星,接触你的星影,愿希望不再次回避,回忆中永远的祝福意义。。。

    为你吟唱为你欢声起舞,为你祝福为你奠基铺路,

    爱不需要回避,回荡着的不是阴翳,

    是我与你永远的祝福意义。。。

    像那摩天轮周遭盛开的地方,请带我去你青睐过的方圆百里,祝福过的永远的回忆,

    还有那莹莹紫白的梧桐的花,像是那归属感的衣襟,淡淡飘落的地方,

    寻找你梦里的异乡,回答你此生的梦想,始终铭记你的哀伤,不会在此刻回避,而粉碎过的回忆,练就了,现实的意义。。。

    紫色白色的梧桐的花,雨水打湿的地方,还有你梦中回肠异乡,归属感飘落的地方。。。成就了忧伤的希望也是甘甜的梦想。。。

    啊,爱在祝福的地方,成就我们的理想,

    请青鸟带我去,完成祖先们未完待续的家乡,

    在那盛开着的地方,有我们永远被祝福的希望。。。

    金陵,蒲公英林:

    “这里,是我娘曾经带我来过的净土,不受世俗喧嚣的污染,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淳朴,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听听它们的对话,像是归属感的气息,阿雪,你知道吗?其实,你很像我娘。”

    “有吗?这。。。”“其实啊,不仅身材,声音,处世方式,都基本上截然相反,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你很像,在你的怀抱中,总有一种与她一样的馨香。”“嗯,我想她在天上,也一定默默的用祝福的方式来守护着我们吧,无论战争,无论苦难,饥荒,疾病,我们只要还活着,就总有聚拢在一起的时候,而是否。。。我能够永远爱你。”

    梧桐树潮湿的树干周围,一些菌类植物在暮春的时候生根发芽,还有那丛低矮的蒲公英。

    墨绿色的成熟的世界之中,古老而沧桑的树木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生灵,无论生,还是死,身边总有陪伴和守护,那莹白的像是笑意一般的祝福和感谢,是永远的使命必然性和永远的愿望。

    “阿曜,你知道吗?在我们那个时代,看见蒲公英,只懂得默默欣赏,又怎么能懂得它们的情趣呢?”“每一次的盛开,总要意味着有老去的生命,那些菌种的苏生意味着腐朽的再一次利用,是死亡的原基塑造了这些自然的繁荣,也就是说,很快,也就会有生命在不知不觉间死去了。。。”“那他们,岂不是很悲伤才是?”“不会的,相反啊,他们反倒是会很快乐,这永恒无止境的生命的繁荣,正是用等同的代价换来的,而他们不是真的死去,而是下一次的轮回,又要开始了,算了,不说这些了,许愿的话,你准备好了吗?”“是的,我说。。。”雪茗声音越来越小,只见勾曜双膝跪地,冲着一棵看上去年轮最宽最深的梧桐树行作揖礼。

    “娘亲大人在上,请允许我,做出如下的承诺,今后无论生老病死,无论饥荒战乱,无论财产贫富,无论高低贵贱,今生今世,只有一个女人,我和阿雪,此生永远不变的誓言,在此刻缔结,即使下一世,请保佑我们再次相遇,娘亲,我还是您的好儿子,你的好丈夫,希望我们永远是一家人。”

    赤陵,潘阳湖畔:

    “喂,我说,你也少喝点吧,魃,当上水军总督也不意味着从此就喝酒不醉了!”“科尔雅,倘若你不爱我,那便可以。。。倘若爱,咱们一起。”

    “跟一群整天没事干的东西。。。有什么一起的意义?”“怎么又忘了,既然想变成人,就别管这么多规矩,能享受的时候尽情享受便是!”

    魃半醉着从河边的酒店走了出来,不远处传来的持续的喧嚣的声音震耳欲聋,二人必须尖着嗓子说话,彼此才能勉强听的见。

    “今晚是为了什么而庆祝?”“一呢,我就任水军总督,二呢,祸斗他那个半成品的老婆的孩子出生了,听说是个男孩。。。”“你们都不该喝,男人的责任呢?去了哪里?”

    “将军,将军,首相万岁!”跑来了一个水兵,连忙给二位行作揖礼。

    “嗯,万岁。”“是的将军,大桥的初始检核已经完毕,等待您的登临!”“不是早就通行了吗?”“啊,那是实验期。”“那时候没问题为什么现在就不行?”“请配合我们工作,这是你我彼此分内的事情。”

    “哦,分内的。”“是的,请您不要为难我们,这还有一些小问题,我们可以边走边谈。”

    “我们优秀的士兵,可以发现任何问题。”“这。。。可还需要您。”“哦,不不,你们可以的。”

    “魃,配合下工作,而且酒再怎么喝也没用了,士兵,带路吧。。。你敢说一个不字,当心我把你酒瓶子给你冻住。”“哦好的夫人,首相阁下说,虽然我们工期提前,但是原定弧度不能改变,否则会撑不过明年的洪水。。。您也知道,虽然今年水量不大,可明年可不一定。”“哦,有意思,你是什么出身。”“哦,我爹是桥梁设计工人,据说我们先人都是,将军。”

    后来说白了就是士兵说了一路意见魃点了一路头,科尔雅在一边出神入化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幻想着各种可能的美景。

    “喂,你看,哎呀别抱着你那酒瓶子了,他去拿证件了,我们正好趁这个时间好好看看景色,你看啊,那野鸭子怎么样,如果我们也能养的话。。。”“哦,继续,对了,那是鸿鹄。”“什么?你说那跟野鸭子一样的就是鸿鹄?”“你想看看青鸟吗?其实跟麻雀也差不多。”“笨蛋魃,喝死这辈子吧,这辈子交代这里算了!”

    “将军,这里出了一点小问题,请您先回避一下。”

    “出什么事了?”“几个年轻的人想要跳河而已,这种事情多的是,不稀罕。”“嘿,你们下去,不然我判你们死罪!”“他们想不开?”“我看是。”

    一队士兵冲上前去将四五个书生赶到桥对岸,要求他们离开,然后不知道怎么几个人就跟触电一样突然对其中一个书生麽样的人尊敬起来。

    “你看那是谁。”“哦,真有意思。。。遇见大粗腿了?把你这将军冷落到一边了?”“张学士?什么时候内阁也对工业未完成品感兴趣了?”“今日月亮不错,这四位呢,是今年要参加科举的重点保护人物,你也知道,现在一个识字的价值可不小嘞,过去一个秀才成不了气候现在一个秀才就能比五十个打仗的长矛手要厉害的多。。。值钱。。。所以啊,这书生可就不再羸弱了!”

    “真有意思,阁下准备让书生打过这些哨兵吗?不过呢,今天我想确实是你们不该站在这里。”“作为内阁首席和曾经的进士,我有权利对所有文人负责,请放下傲慢。”

    湖边的风逐渐由暖转凉,像是顺滑的冰泉在下体串流,拱形的桥下是蜿蜒的月光,在桥的两端扎眼着如箭般锋利的寒芒。

    后来,魃和科尔雅解释清楚误会留下祝福,书生们作揖还礼以诗答谢,其中包含自嘲也包括现实:

    书生:

    纶巾聒乡问楚荆,客落萧田始潘栈,

    工新旧怀拟雀乘,志从千贤赋碧收,

    天水普霜拭镜开,云霞夕暖掩树栖,

    发弦杯言晓烛枯,抚琴难尽无做结。

    二人在草地上,说说笑笑不愿回家,直至东方吐白。

    “喂,魃,你有没有想过,你姓什么呢?”“没有,这种东西很重要么?姓名什么的。。。”“名字呢,就叫赤鸢好了,姓氏,当然是巴了,合起来叫巴赤鸢,怎么样?总比之前的那个名字好听的多不是吗?”

    “好吧,就这个了,我很喜欢,对了,闭上眼睛,把手张开。。。”“。。。这是什么?灰不溜秋的。。。球体?”“是野鸭子的蛋,回去煮了吃也许能补一补。。。我刚刚趁着他们不注意掏的,别让他们看见,要不然都想要,这东西油多,比鸡蛋补。”

    “谢了,不过你也知道我并不是汉人吧?这种东西怎么能吃呢?即使你再给我解释,也没用,不过是孩童喜欢的玩意。”

    “那么就等它孵出来好了,如果能将我们的法力给它的话。。。也就是说。。。”“他也能变成人,是这样吗?”“嗯,它是我们的孩子了,当娘的一定要负点责任!”“当爹的不也是,不过我怕你把它熏坏了。”“倒是你,别动不动就使用暴力什么的。。。”“放心。。。至少,我们都还健康不是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