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羯座)巴赤鸢:希望,救赎,抚平大地的伤痛,我将为新生歌唱!  (140)难分的清浊

章节字数:3583  更新时间:15-03-28 21: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无法挽回的逝去,如江水的东引般无效的眷惜;今日重燃的恨意,谁会放任弱者的求情,而强者的筹码,会是叙旧后的转变,还是永世为敌的诅咒?

    皎洁的光晕自地平线以西南扩散到东方,那柔软如羽绒般的白色细沙,将彷徨模糊如水般的月光衬托拉伸在肆无忌惮般的夜空下,那黑色的乌云密布遮挡不住蓝色的群星闪烁,天地相接的那片黑云幕布的天空下,是纯蓝色的海浪与纯白色的月亮所融合的最完美无瑕的地方,那真像是一块黑玉,一块没有渗透光辉,却莹莹衬托在周遭的玉。

    斑斓的泡沫状的浪花无止息的吹面的爽风,携带着暖融融的夏意与凉飕飕的潮湿感,惬意温存中又带有一丝粘稠的倦意。

    交集时间:

    倾听过多少人的脚步,谁曾在此刻,为留意中,谁在驻足,

    回首不尽,脆弱是回避,想要哭泣着没关系,却还痴迷着不会醒悟,

    粉碎和消逝一般,这粘稠质感的湿寒,侵染身躯我只能不断踌躇,

    风声中的归途,好似在路过的时候聆听到诅咒,恶魔低语,耳畔转个不停,只是这一般意义,

    相逢拥挤世间,回首哀怨声中,

    谁也不会沉默,只是因为不甘心驻足,连带着回首,更不会交错,

    在路途,空荡遥远的地方,

    不驻足,回荡呢喃的希望,

    在你曾回首的时间,这古老的时钟还眷顾着经年,

    在你曾暗淡的光年,这新生的花开还奢望着昨夜,

    花朵般的温柔,贯穿你与我,

    不会在意是怎样的成果,

    守护彼此挚爱,厮守的交错,

    始终留念是今夜的堕落,

    守护如流星穿过,感情如静止蹉跎,

    蹉跎中堕落,堕落中的你我,

    我不想奢望太多,

    只是希望能够有交集哪怕是过错,

    我也愿意在这里,让时光记下这里的经年如梭,

    当我两鬓青丝,甘愿在等待中化为泡影。。。

    腐朽在光影中的岁月,是哪一天的堕落,

    记忆中痕迹穿梭,回到当年的等待,

    我也不会认错,哪怕时光流转的蹉跎,

    跨越坎坷,再次百感交集的执着,等待中沉默,

    哪怕回忆还能够,回忆是折磨,

    我也这样干脆的堕落,

    在你心中反客为主,

    在你现实占有地主,

    穿梭在你心中梦,寻找不再的孤独,

    不愿意看到你的伤心,不愿意回到那过去,

    只是愿意,现在的身躯,还能够拉近我们,守护在一起,现实中的痕迹,到那梦境里,百感交集。。。

    我会穿梭你心,在你心之留下的足迹,定能够,拉近彼此永远的甘心。。。

    “。。。魃,我问你,你有没有,哪怕一次,动摇过,喜欢上我?”魃用手按着她银色的长发,那如冰如瀑布,顺滑又好似绸缎沾染月露清辉的发丝,魃,一双淡灰色的瞳仁中努力想要反射出一丝男性的温柔,宽大的额头细长的睫毛,用黑而健康,瘦而结实的身体近距离摩擦着她,仅仅是一丝温柔尚存,也会有千万条弧线因此而交集在一起。

    “嗯。。。为什么还不说话?”“嗯,是落叶。”“抱歉,也许是我问的太急了些,嗯,你刚刚好像说了什么,又是我幻听了吗?真是不应该。。。等等,这个季节南方怎么会有落叶?”

    “更正一下,送给你。”魃用能力砍下一朵峭壁上的鸢尾,悄悄的放在了科尔雅的头上,随后摘下托在掌心里拿给她看。

    “这,这个季节不会落瓣,那,难道是你爬上去摘的?五百多米,怎么可能,不行,这么重的礼我怎么能收?”“其实也没什么。。。用能力摘的咯。”“你骗我?”“你以为。”

    魃默念咒语,水中腾起一道涟漪在旋转一周之后飞到魃的身边变成了一条龙:

    “水凝咒,滴水石穿,聚划刃!上!”魃身边的水龙嗖的一声飞到了一块较为平坦的峭壁上,划下了一个大大的篆体的“爱”字,随后水龙砍下无数的鸢尾花瓣回到二人身边飞速旋转着,二人瞬间被紫色的花海包围了。

    “鸢尾的花语,是华丽的梦,正如如今的你我,愿共赴同一场梦境,在茫茫的人海中,我愿意相信彼此才是唯一的真实,请允许我,在奥运入场式上,正式娶你为妻,今后无论经历什么,无论世道如何更迭,岁月弥漫怎样的尘埃,我们一定会凭借鸢尾作为信物,不管在哪里,都能再一次的认出彼此。”

    第二日晚,舰队安全返回锦江港:

    “港口上怎么这么宁静?有点不大对劲。”“确实,以往这个时候都有人撒花的啊,况且我们还拿着圣火。”“魃。。。你让张先生跟水手们走吧!”“我知道,张先生,你跟着水手,从这条巷子过去,走几公里有驿站,坐马车或者用符纸,都随你的便。”“这。。。”“这是命令,你们的第一条规矩是什么?”“无条件服从舰长的命令!”“我会保证舰队和每一个人的安危,这也是我的职责,请你们给予我必要的信任,谢谢!”

    张举金带着水手们从小巷子走了之后:

    “阿雅,抱紧我,在我身边。”“谢谢,那个,也许。。。会是一场恶战也说不定。”“熟人见面,不请我喝杯茶吗?我的挚友。”

    “少给我提那个名字!愚昧——雪魁,果然是你!”“跟你开玩笑真没意思,怎么断定是我。。。这种时候还带着女人,你可真想的开啊!嗯,这张脸,啧啧,我可真是走大运了啊,本来以为会是谁家女孩,没想到竟是我们的老朋友,维根的唯一余孽,图兰斯特的悲剧引导者。”

    “阿雅,不要动手,我们打不过他。。。你一定是为了别的事情而来的吧,不然以你的性格,不一会就能解决我们,所以,我断定之所以要这么久,你一定是有比这更重要的目的,很荣幸我对你还有利用价值。”

    “你还是像当年那样谨慎,可怕的个性一点没变,的确,确实有一件事情。”“你一味的提起当年的事,是想让我在这里杀掉你吗?”“如果你想的话,请便,我会记住你的,小子,亡命的银蟒——魇魃,与憎恶的紫蛛——禺京,并称为复苏时代的死亡与仇恨的奠基品,为庆祝仇恨降临而生的你们,如今怎么变成了这副德行,而我此次来的理由呢,也很简单,希望你们加入我们,我们便会既往不咎。”

    “你这是在向我们妥协吗?很抱歉,即使你诚心悔改,我们只能从轻处理你。。。看在昔日的战友的情分上,而鉴于你近十年来的种种罪状,我这对你也能算是仁至义尽了。”

    “你们的帝国,仅仅只是堕落的回光返照而已。”“相同的言论,对于你也将不过如此,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好好考虑一下吧,如果你们诚心归顺,我将以我在组织上不错的关系为你封一个名分的,但如果继续叛变,结果呢,美好的夜晚不适合谈这种类型的恐怖话题,希望你们谅解。”“你自以为是故意摆出的仁慈只会让人感到比之前的愚昧更加恶心的可耻性,如果你是想得到我们的原谅的话,现在也不迟,否则,我们将对你进行驱逐!”

    “安心,我不会多待的,这一来说的也说完了,二呢,据我所知,靠吞噬人类恐惧为生的您,和生性质疑怯弱的她,是无法在一条平行线上产生交集的吧?执意的后果呢,恐怕阁下是无法兑现那些诺言的吧?”“你在窥探我。”“明天会是非常盛大的盛会,我不想打扰你们的雅兴,这封信给你们,卡斯特陛下很希望能够知道你们的下落,并给予相应的精心的款待,好了,一个月以后见,为了表示诚意,我们不用任何筹码,任何人质,不来呢,也没有关系,如果想来的话,随时恭候,晚安!”

    “阿雅。。。这个。。。”“住口,我不想听,回家吧,至于叛变。。。当年爹爹为了国家出生入死,呕心沥血,最终却因为一次子虚乌有的政治运动而死于叛变,死后还要背负叛国者的罪名,我怎么能相信这些所谓的政治家,魃,你也不要被迷惑。。。”

    “怎么又忘了,要叫我巴赤鸢才是,至于那个名字,一切的不愉快本应过去了才是,我爱你,一会的入场式上,我将会对你求婚。”

    让事情回到现在:

    “疯狂尸沉浦江,死亡死于浦西旷野,仇恨变成石像,至于这个恐惧。。。叫伊芙利特过来!”

    “首相万岁!”“。。。关于恐惧的君主,你了解多少?”

    “广陵江中曾发生过闹水鬼的案件,不过那些水鬼一个被乾小姐割掉了脑袋,另三个被我用火煮熟了卖给肉铺了,对了,肉质据说比猪肉劲道比牛肉软。。。”

    “最好小心点。。。”“有什么问题吗?”“没有,你下去吧。。。如果我相信你们,人类又能否在脱离那场充满了仇恨和分歧的灾难之后,走的越来越远?而卡斯特手下,到底还有多少张所谓的王牌呢?或者说,一切都仅仅只是在虚张声势。。。传令兵,把吹哨的给我叫进来!”

    “首相万岁,我是这次球赛的主要裁判官,愿意为您效劳。”“看看这些礼物,挑中喜欢的就拿走,您也知道,我们国家很看重这场球,我不希望它成为遗憾和污点,所以你明白。”

    “啊哈,当然,我当然知道。”“你应该明白这次的哨为谁而鸣,这将是决定胜负的主要原因。”

    第二天不到五点,裁判员被几个大汉拉到了邯郸使馆:

    “欢迎您,尊敬的裁判先生,我是商国的丞相,我姓伊,单名尹,字令元,很高兴能与你见面。。。昨天的礼物收到了没有。。。收到了?那么,夫人喜欢吗?很好,你应该明白这场球赛对于我们国家来说,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能赢,我们便可以重振国威,另外,大老爷们可是都将赌注押到了我们队,那些金银珠宝组起来能堆满一座城。。。给我黑死他们,明白吗?”

    裁判长此时正面临着有生以来最困难的抉择。。。

    “让我死了吧!两队都这么重视,得罪夏国这帮妖精能整死我,得罪商国那帮赌输了的大老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上我家去砸门!”

    此时,首相府:

    “今后裁判长的家将由情报部覆盖,他们的任何出入消息都将被全面监视,为保证不会发生不公平的现象,这是必须的办法!明白了吗?伊芙利特!”“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