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羯座)巴赤鸢:希望,救赎,抚平大地的伤痛,我将为新生歌唱!  (145)为相信的可能性平铺的承诺

章节字数:6317  更新时间:15-04-05 1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细碎如雪星屑,重复幻梦之心,悄然飘落璀璨的流华,岁月的篇章中,我宁愿抛弃一切,也会在坎坷中为你逝去的一切奠基。——题记。

    “芭蕉叶粉末可以遮盖身上的体味,银丹可以迷惑男性,让他们争相跪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恐怕这是每个女孩子所梦想成为的比比皆是,您呢,自然也不会例外吧?”

    “部长在做什么?”“跟情报部的通话?”“可能是吧?听起来还是挺重要的事情。”

    “啊,好,关于角斗的废除问题,我自然同意,是吗?好的,谢谢,谢谢您的好意,签字的话,你们谁愿意签就替我签了算了,反正我那狗爬字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必须是亲笔,这种时候怎么还这么多规矩?行,等我回来一定,谢谢,拜托了!”

    “什么事情这么严重?”“兰达尔·蒂尼斯与伊奥科斯·哈瑟和陪罗斯·特里斯打了起来,他们之间的一些纠纷和安卡拉的最终归属问题而已,好在不存在于我身上,帮我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他们可真健忘,他们居然忘了赫梯的主权。”“在强势下没有人权,你不够强大你活该被分裂,要知道推动世界进展的不过是统治者的个人意愿而已,健忘的人不会考虑民众的权利,永远如此,现在这个也不例外。”

    “赫梯本来就是游牧的民族,被两个住石头屋的民族不知道出于怎样的理由打了两次,第一次还勉强撑得住,第二次再来,却面临被分割的命运。”“赫梯人无法在安卡拉说这是我们的国家,因为旗帜的颜色竟如此陌生,想想看,这会多么悲惨,连旗帜都不属于自己,人民都无法证明民族的纯正。”“那些屠夫不会理解,或许他们会认为,贱民能给留条命就算是奢侈了。”

    “庆幸的是至少我们还没有。”“曾经有过,兴许以后也会有,国家是游牧的,民族是不可靠的,统治者,终究是要把头放在绞刑架上的。”“这可难说,有人证实过吗?”“当然,因为这些人想方设法的去证明一个十岁的私塾学生都知道的问题,他们说草是从天上飞下来的,是神的恩赐,但事实证明那些草是他一泡尿弄出来的,所以他要求民众去向夜壶膜拜,你能说还有什么比这更荒唐吗?很抱歉我们五十年前就经历了一次,现在想起来祖宗是笑话没有错,他们确实做错了也必须认错,可认了之后谁又会去改变,深受政治毒害的各种主义者难道还会挖开他的坟墓去证明吗?答案是肯定的,他们确实会这样做,在那些主义盛行的时候,就连死者都不能安宁,更别谈猫猫狗狗了。”

    “每一个人都想拼尽全力自己信仰的纯正和伟大,可是有什么用呢?只能跟爹娘说说而已,而统治者呢,在上位之时就已经写好遗书和修好陵墓了,他们为了什么呢?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会死在绞刑架上,为了证明自己的伟大,所以想要在死后想多被人抬一会,不过最终是扔进化粪池还是进陵墓,我们就管不着了。”

    幸运星:

    像红颜的印记,

    穿梭冰蓝的呼吸,

    擦过你肩膀的殷勤,

    我的梦里因为此刻属于你,

    酝酿的回忆,

    是不忘记的欣喜,

    不朽的时间是漫长的弧线,

    不断记载着属于你的利益,

    无论坎坷的铜墙铁壁,

    无论时间的漫长磨叽,

    我只要抓住,一件我想要的东西,

    穿梭于时空的那里,

    像念念不忘尽头你氤氲的眼底,

    还有你等量情感的阴翳,

    都是幸运的星影,

    我在这种冰蓝色的氛围之中沉溺,

    像抱着石头沉入江心,

    冰冷挚爱变为炙热唯一,

    愿他不留余地的遗憾,

    能像我所希望的那样,

    那样有信心,

    那样等待,

    那样出现在我的面前,

    不断出现在我面前,我希望记忆是实际,

    因为有逼真的呼吸,还摩擦在我的耳边,

    如果我能停止这世界,怎样看待这时间,

    隔着玻璃看你氤氲中永远沉溺,

    不用再等待,

    我愿意在青田上刻下印记,

    无论沙尘海水,冲销不掉这份欣喜,

    我始终存留信心,

    是你的吻留下的永恒印记,我就像幸运星,

    我始终愿意,愿意在营造的空间里,永远沉溺,

    沉溺无论现实还是回忆,不怕海水漫过衣襟,

    只愿意抓住自己想要的东西。。。

    如果我能停止这时间,在拥抱中永恒塌陷,

    我还在记忆里重温红色弧线,自私的双唇吻在眼前,

    如果我能停止这世界,在氤氲中看望云霰,

    我还在现实里重复冰蓝月弦,豪壮的胸怀溶化心间,

    哦,人为何如此疯狂,我竟如此狂妄,

    如果我能停止这按键,在沉沦中回荡耳边,

    我还在岔路口想起洞石青田,爱意的纪念刻在笔尖,

    如果我能停止这沙浅,在涛声中丢人现眼,

    我还在礁石上观望天骄浪涟,打响的天籁印入脑琏,

    叹一声人为何如此疯狂,只是爱上就难以平息,

    苦海无涯何处问津,只是今天还不愿意离开你。。。

    我愿意这是真心,多少年回荡的脚步还印证着真正的你,

    记忆中弧线平波沙痕浅,消愁酒杯一个月花去了几千,

    现实中平淡浩世尘飞灭,沉迷假日多少年同一个枕边,

    变炙热为唯一,拥抱全身心的回忆,

    只是这爱情贯穿着我与你,

    永远的星辰祝福属于你,

    生命不会回避,懦弱全部都已隐匿,

    这时差名为相信,充满了祝愿中的唯一。。。

    只是这心情贯穿着让相信,

    永远的路上保佑属于你,

    生命留下印记,恐惧全部都已消隐,

    这世间名为愿意,充满了希望中的唯一。。。

    只是我愿意和你在一起,简简单单的属于你,

    只愿意这心情,平安的路上铺平了尘埃,

    只留下幸运星,祝福中的印记。。。

    完。

    “部长,这个,后勤部送来的礼物。”“放那吧,刚刚情报部的说了,接收杜旗的事他们腾不出人手,要我们宣传部派人去接手,正好呢,我和橥獳在那里还有一点事情要谈,所以当然要穿制服了。”“仆下认为,您是否应该穿礼服呢?毕竟。。。是那么隆重的场合。”

    侍者拿来了一个铜盒:“请任意挑选几件吧!”“我不记得我们买过这么多的首饰。”“后勤部的美意,特使说请您笑纳。”

    其实,在他全身心付出的时候,她却不懂得如何还礼,这种失落感自始至终让她难以坦白,他想要改变她的命运,而她只想单纯的和他在一起,即使相隔了界门纲目科属种,即使是情感与家族相差甚远,甚至年龄,他也希望能将情感的种子植入她的心底,而她希望能够找到立足之地,好让家人博得一份安慰。

    即使他明说这份感情不需要回报,良心上的无法满足也会将心情推向低谷,粉饰的荣华富贵里,总有一份不情愿在其中,是任何扭捏作态和温婉似水都无法挽回的,更可怕的是她深知这一点,而他却对此感到烦厌,这或许会成为另一条情感线上的交集或者此地的分裂,更无法相视而笑与彼此彼此。

    解除诅咒的感激还没有出口,这份感情的单向付出便已经成功突破了四位数的银两,即使不用偿还,那份对于第一次的盲目与无知,到底会在何时醒悟,这让她无时无刻不头疼万分。

    带有时光流逝的奶油一般柔软的阳光停留在窗台上轻轻的挪移,空气中漂浮的尘埃无时不在闪烁着寂寞的纤光,油纸的窗户好像被光点亮了一样,映出外界的大体轮廓。

    隔着窗户看世界,永远是被渲染过的虚假,但世界只有虚假才配被称之为完美,现实总是缺少点什么关键点,感情不也是如此,单方向缺乏感情,双方向缺乏耐心,没有方向缺乏选择,进了坟墓像是丢了半条命,没出生的娃娃亲缺乏主见,谁不是如此?

    流光莹莹,时光与韶华兼并如水,横向拦截波折不断,纵向总是平添麻烦。

    薄如蝉翼的金箔,寸许的表层缠绵着男子的情怀,幽冥让侍者将吊坠挂在耳朵的软骨下面,用一根极细的丝带网罩住耳朵。

    “部长,您感觉还好吗?”“还可以吧?只是有点沉,含金量看来不低。”“只是。。。为什么要带上跟耳罩一样的饰物,这样大概会影响听觉。。。”“你知道我是魔族吗?”“是的,从建国那天开始,首相就给我们说明白了。”“耳朵是辨认人魔的特点之一,如果不罩住,吓着路人该怎么办?你也知道,总有人喜欢用这一点来作绯闻宣传。”

    在侍者用胭脂将眼影描成曜石灰之后,又拿起口红纸在嘴唇处轻轻几抿,随后拽起石榴花一般的褶子裙,那裙子上好像是涂了花粉的肉粉色。

    在窗边站定,因妖修的原因无法在太阳下睁开的双眼如今为了他努力正适应着这一份光明,努力的酸辛中带有香甜的温柔,她也心甘情愿。

    “铃铛,你也知道,我的先人是猫头鹰通过修炼变成的人,而我,也继承了这一份,并不如愿的基因,而现在我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这样在窗前站定,努力适应太阳睁开眼睛,灰尘只有面对阳炎的高贵,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而我们,往往连灰尘的十分之一的毅力都没有。”

    一头如潭水般深邃的墨绿色长发,像是不见瑕疵的绸缎和密林中不见日光的瀑布,耀眼的金色瞳眸正为了迎接太阳的恩赐而努力脱出黑暗适应光芒的洗礼,终将蜕变,在生机勃勃的岁月里,冉冉生辉,流光溢彩。

    “部长,您确定要穿制服吗?”“那当然,这次与政治有关,如果穿便服岂不是显得太没水平了?”“可是。。。”“什么可是?”“洗衣店把您的制服和水军弄混了,他们估计不懂白金色官服和白绿色军服的区别,而且这是一身男性制服。”

    幽冥已经在脑海中幻想了穿一身男性制服出门约会会出现怎样的误区。。。

    “还好还好,帽子至少没有和衣服一起去洗,至少。。。至少算是个身份象征。”

    幽冥边说边将一身粉红色的纱披肩披在身上,固定好耳环和罩子,再次确定无误之后,准备出门:

    “嘉启,我的帽子,多谢。。。孩子,这些事情等你长大自然就明白了,以赛也会这样想的,他会祝你幸福的,我们也会。”说完从幽嘉启的脑袋上摘下帽子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杜旗南郊市场:

    夜幕的星辰闪烁如嵌在黑绸上的钻石,终年仓促的河流与往来不绝的人群在市场上你来我往。

    中原的街景,总是较为南方更加热情,豪放,但也略有空旷。

    碎石板与土铺成的街道不似金陵的石板路那般平滑,但也富有情趣,人群在这种街道上行走竭力装出一副自然和适应,在逞能中这座城市便扩大了规模。

    幽冥头戴一顶白色大毡软革军帽,帽子正中央是一朵天竺葵上向下的锋利的剑与翅膀。

    身穿一身粉白色露背丝绸连衣裙,肩膀部位用金色的丝带捆紧,披着淡淡的如水雾一般与衣服极为协调的粉色纱衣。

    “你在哪?我要到哪去找你。”“河滩上,那棵槐树下。”“知道,稍等。”

    之所以橥獳把约会地点放在槐树下,那应该也是因为同族的气息能够让自己稍微安心吧?看得出来事情的危险性是有那么一点的。幽冥在心里这样想到。

    幽冥在白河的河边抚摸着桃木的栏杆散步,时不时的向桥下张望,看看橥獳到底会在哪个方向出现。

    “喂,橥獳,是你吗?”

    月光在空中愈发的升高了,淡紫色的恢弘如光焰降下如细沙般的灰色纤光,摩擦时间的高大槐树立在河滩的一边,从阴暗潮湿只有一半时间能晒到阳光的河坝下面钻出来一样,只是那粗大的枝干带有极为顽强的生命力与阴暗潮湿的角落所不符,或许就是因为潮湿的雨水滋养出足够的活力,才塑造了饱满的根茎。

    橥獳一身褐色的呢子皮衣,银色的肩章向下延伸到袖口,被月光照的闪闪发亮,连空气都凝结了一般的小麦色的俊黑脸庞,带着苦咖啡色的微笑,一头淡绿色的卷发与闪闪发亮的潭水蓝色的瞳眸正默默的祝福着大坝上的她。

    她努力的向他招手,想要让他看见自己的这一份热情,但透过他那一双终日弥漫雾岚的忧伤瞳孔,看到的只有深邃至极的寒冷。

    “喂,我要从哪里下来?”幽冥没有等到回应,或是距离太远,迫不及待的她因为楼梯距离自己所在的方向实在太远,两边都是,可能是当地人建造这里的时候不想让那些行人为了方便在槐树下歇脚吧,当时的中原人对这种古树和顽强的生命体总是很尊重的。

    她慌忙的转头看了一下四周无人,于是迈起脚,一闭眼便跳了下去。

    黝黑俊美的半国字脸面颊,两腮的边角衬出莹莹的月光弧线,那三角形尖尖的鹰钩鼻,丁字形的面部构造,上唇略厚下唇略薄的微咧的嘴巴呈现V字形。

    橥獳单膝跪地,双手的肘部置于膝盖和胸口,一只手托住她的背部,一只手在大腿的裙子下面,静止片刻之后他搂住了她。

    “我只能听见你的心跳,即使是这也足够了,请原谅我三日之前的不辞而别,这于信任的彼此之间毫无关系,我自私说出的话,即使是忘掉也是感谢,我爱你,爱你身边的所有人。”

    抱住的瞬间,当他的下巴触碰到她的额头的时候,鼻尖竟将帽子的顶端碰掉在沙地上。

    “你怎么还带着这么沉的东西?多不符合你的穿着,你以为路人会怎么看待呢?”

    “不是说好了来交接领地的么?”“都结束了,早在你来之前我都做完了。”“那你为什么不给情报部的说一声?”“说了你还会来?”幽冥的脸顿时红了大截。

    “那个,我们现在去哪?”“你愿意听我说话?”“当然。。。我又没有怪你什么,比赛太激动了,自然会说些不由自主的废话啊!”“别给我的逃避找理由了,错在我而不是你,好在一切都结束了,你也无须去管这么多了,明天早上,士兵会将我们的旗帜插在杜旗的白河之上,我们终于收复了这里!”“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你不想欣赏一下这里吗?正好我刚刚熟悉了这城中的一些建筑。”“少来,这里往北不到十公里就是你家,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是吗?你是凭直觉吗?那你想知道我们要去哪里吗?”说话的时候,橥獳便掏出一叠子瞬空符贴在了她的胸前。

    澹澹的礁石分裂着磅礴的暗流,紫色的乌云密布在水晶色的谢幕之夜,像淀粉紫薯一般给人感觉是厚实而敦厚,但亦容易被拆散。

    波涛如凝脂一般自宽广的河道上泻下,时间滴染月华,沐浴清辉,飘渺忧伤仿佛沾染露水的绸缎,看不见的时钟,诅咒欢乐的时光逝去的那般轻轻松松。

    空气中传来夜来香魅惑性粘稠的香气,紫葡萄藤轻轻摇曳在河堤的支柱上,面对万顷碧涛毫无惧色。

    “行了,这藤蔓是纯天然的,不会断掉的,来试试吧!”橥獳简便的将一块木板固定在两根藤蔓之间,制成了一个秋千,藤蔓的另一端是一棵柏树的长长的树枝,粘稠的树汁与沟壑纵横的年轮固定住了秋千的两端。

    “这。。。”“不要犹豫了,你不觉得这里是一个天然的荡秋千的好地方吗?”“你叫我冲着白河怎么荡?万一断了我不是等于直接投江自尽?”“你不会游泳?”“听说这河里有暗流。”“你能力用不上?”“用能力会更麻烦,羽毛沾了水是飞不起来的,况且这么短时间也不可能启动能力。”

    “不会的,你往下看!”橥獳早在幽冥犹豫的时候,悄悄用能力从断崖下织了一张巨大的藤蔓网。

    细碎如结晶的星光似水般清新亮丽,河流的波浪反射那群星点点合拢在波涛的起伏之交集之际,夜来香的花瓣像缀满香囊的包裹,携带着柔和醉人的阳炎之气。

    江岸的风声,像音符一样吹入脑海,迎着风浪推动秋千,墨色的长发随风摇曳,尽管能力再怎样的巨大,这种不借助亦不疲劳的人工逐梦的简单机械,竟有一种任何魔力都无法达到的感觉。

    风和花香巧妙交融,铺面而来,月光倒映湖水此起彼伏,倏尔远逝。

    “那个,橥獳,谢谢,我还这么说你,可真是抱歉。。。”“抓住了,风有点大,帽子摘下来,它可比你瘦多了。”

    “橥獳,你快看!葡萄藤的花开了!”“那是自然。”“你怎么一点也不感到激动呢?”“激动在你眼中就是羡慕吧?如果爱情是开花的话,那么生儿育女就是结果了吧?相反呢,我倒是觉得这些葡萄花应该羡慕我们,因为我们有六个孩子。”“是啊,其中一个快成年了我这当后娘的也挺高兴。”

    轻飘飘的金色染黄了条条柔软的枝蔓,那毛茸茸的绿叶掩映着冶艳的风采,沉甸甸的花儿像是缀满字迹的信筏,沉默的粗心大意般,自私的只会对心爱的人表露心声。

    “这样一来,就方便多了。”“你还管什么误会吗?拜托,那已经不是主要的问题了!”“那。。。那就好。。。”“我怎么感觉你心事好像很重的样子?”说着幽冥便将冰凉的手放到了橥獳的脸上。

    “你居然脸红了,真是无法理解,别人脸红正常,可你一个植物人竟然也会脸红,这可真是。。。”“因为我已经找到了真正的心,就是你所赐予的,我也回答之前那个问题,答案是,我永远不会再离开你,基本的每一刻,我都将和你一起度过。”橥獳单膝跪地,再次执起她冰凉的手,直至吻痕如烙下刻印般刻骨铭心,直至手上血管都再次沸腾,他才放开。

    “你让我怎么再相信你?”橥獳恍然再次抬起头,望着那双金色的瞳孔,他看到的再也不是死亡的血腥,而是少女的天真和纯洁,以及善良的一面。

    幽冥摸着自己痒丝丝的手,抱住橥獳的脑袋靠近自己的胸口,解开衣带:“你真是傻瓜,连这种问题都想不清楚,我这不是已经原谅你了吗?”

    “诶。。。”“看来你可真是植物神经,算了,为了稍稍惩罚你一下,我们就比一比谁先从断崖跑到第二个街道!”幽冥拉起衣服,系上丝带,带上软革帽,大起大落的拉着橥獳的手跑向杜旗城中的第二客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