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座)东谷莺煖:阖上眼睛的夜莺,怎样逃离这悲惨的命运?  (163)骄阳花田

章节字数:8478  更新时间:15-05-04 23: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胜利呼唤,幸运女神仿若在朝我们微笑;万岁之潮,一切为了眼中的她。——题记。

    “比赛开始!”以赛将竹竿剑放在左侧的肩膀,站立原地,向对手鞠躬致意。

    因为友谊第一所以选手的身上被绑上了护具,武器也被改为竹子。

    更早一些的时候,幽府:“娘,现在什么时候了?”“天还没亮,估计是卯时,以赛在更早的时候就出门去了,怎么样?”“糟了,我答应他的。”“答应什么,就你这一副样子?”“我答应他要让他品尝家的味道的啊!怎么办!”“其实也没什么,离比赛开始还一个时辰,你稳住性子,厨房在那里,时辰到了我让祸斗叔叔载你去!”“真的吗,太谢谢你了!”“我们谁不是呢?不过当年我可比你心细多了。”

    一个时辰之后,幽府地下,幽冥掀开石板,走下地道:“你确定祸斗叔叔在这里吗?”“当然确定,这本来是我们用来逃生或者排水的地道,不过看着现在也没这么多烦心事了,于是乎该让祸斗利用了,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改成了什么样子,这也是我第一次下来。”

    下水道的前面是一条岔路,等转了弯却才发现原先的污水被排空了,前面,一辆接一辆的石头马车整齐排在干的水坑里,拱形的墙壁上点了灯,此时身着蓝紫色制服的侍者走了过来:“请原谅因工作操劳,请带小孩的旅客前往左侧通道进行乘车!”数一数那车厢竟有八节。

    “这是什么?”“八成又是从皇上那里学来的,我们一开始以为是西方的法术,后来才知原来不是,看来谣言是真的,她果真跟我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好在现代的科技在这个时代用魔法基本上都能够弥补,雪茗的绘画技能不错,能够将很多现代的建筑和工具在纸张上画出平面图,然后写下性能,随后纳械司拿去讨论,或者是由专攻的人士精心制造,这石头列车便是仿造的现代地铁。

    从乘客的规模来看,貌似在幽府的地道里运行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至于到底修到了哪里,这就得问地妖建筑队了。

    “娘,我们要这样去吗?”“要不然你想走着去,直到饭菜凉了以后到那黄昏的体育场,如同郊外的落叶一样被风凌乱?”“我是说,坐马车还要给钱啊,这个难道就。。。”“女士,请出示票据!”“喏,证件在这,你们的上司不过正五品,凭借我二品的身份没有叫他给我磕头已经不错了!”“是,部长万岁!”

    石头列车虽然外表看着粗糙,但内部结构至少还是木质的,只是一层石头外壳,内部有灯笼,茶桌,木躺椅,以及茶壶,点心台等等,外形好像是古希腊神话里常见的行走宫殿。

    “欢迎乘坐自走式列车玂獄三号,本车开往城南区锦江湾,列车长祸斗在这里祝大家旅行愉快。”

    幽冥去了驾驶室,看见了祸斗:“你近来就从我家地道里搞了个这个?”“是啊,怎么样呢,毕竟这是皇上的旨意,是在为民造福。”“谁知道她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管她呢,不管怎么说我感觉这创意还是蛮不错的,比正五品的特派队员要好的多,毕竟我是喜欢自由的啊!”“你的地道挖到了哪里?”“你猜?”“到锦江边?我刚刚听到你说。”“不,那只是市区线路。”“郊区线路到火镰子山?”“只是郊区还不够。”“那你修到了哪?”“狄国首都夷京,大理首都黎京,商国首都邯郸,夏国首都赤陵,都有直达的哦,往后准备修的更远直达新德里,甚至德黑兰,雅典。”“你不受限制的野心还蛮疯狂的。”“还行吧,我喜欢这样!”“叔叔,那你的车子靠什么拉着跑?是马吗?”“是能力啦,别忘了我能够操控土质变软变硬,并在土中移动自如,那么问题来了,这山洞虽然是我和地妖兄弟挖的没有错,那你们觉得这列车以什么作动力呢?”“隐形的马?”“御风符之类?”“都不是,知道地妖的召唤术吗,他能让地鼠兴奋为他劳动,所以操控地鼠在我们的车子下面挖洞前进,我们的车子靠我与土壤的粘合,自然牢牢的粘在土上,就算是地面的十二级台风也无法动摇分毫!”“听起来好残忍。。。”“还行啦,至少比那些人类强多了,什么斗狗斗熊斗狮子,好好对待那些老鼠。”“知道,您就别操心了部长。”“慢着,这是什么?猪饲料吗?上面这是。。。能让你们家的耗子老老实实的吃下耗子药,无怨无悔的驾鹤归西,纳械司荣誉出品,保证吃下此药的耗子服从任何命令长达三天。。。我哥他这是研究了些什么?”“不是这个意思,耗子既然能服药听话,那为何不能让它们为我们干活呢?作为交换条件是我们对人类宣传耗子的益处,让人类了解耗子,并给他们饭吃作为工钱,有糖果甚至是饮料哦,事实证明我们并没有虐待耗子们。”

    此时,赛场上,伊奥科斯和陪罗斯在比拼嗓门:“加油,干掉那个小混混,那个血统不正的夏人!”

    “首相,要我去制止吗?以赛可是您的爱将,岂能受如此羞辱?”“法老和亲王那两个也算是吃饱了撑的外加喝多了闲的没事干,现在他们正在兴头上就别去打扰他们了,以赛的本领我知道,他是能够稳定本性的。”

    陪罗斯随后又将脸凑了过来:“斯库里阁下,您认为以赛和我的人,谁能赢得最终的比赛呢?”“单人预赛而已,休以终论。”“是,让您见笑了,不过呢,他的对手可是我从斯亚贝当高原上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好材料,号称梅加巨兽的韦卡纳斯,曾是斯亚贝当奴隶主们垂涎三尺的巨人,他曾两臂撑开活鳄鱼的嘴巴,以长剑穿腹,知道吗,他胳膊上的菱形印记,就是当年的疤痕,荣誉者的标志呵,而你的下属,恐怕在身高上。。。略显悬殊吧,以赛·奥加斯,都说你刀法如神如鬼,如今我倒是要瞧上一瞧,我凯特尔帝国人才如潮,何理畏你一夏国从五品都尉?”

    其实说起来在身高上,一米八的以赛对阵将近两米的黑人,简直庞大的不像人类,真不知道是不是巨人症,或者基因突变,再或者是魔物吧?

    “比赛正式开始!”比赛开始之后,以赛执起竹棍面对对方的雄伟肌肉,连忙从侧身试着攻击绑在腰上的分数收录装置,可对方却用手臂和棍子将他拦了下来。

    比赛规则是新定的,要求选手用任何的方式攻击对方身上位于脖颈,心脏,腹部,额头上的护具,击中算得到一分,反之对方得分,以赛不敢贸然攻击,如果被拦下或者攻击不是要害的地方对方将得到高分。

    他试着斜砍,正着推棍,却无奈被敌人一一拆招,一下场上的比分变为了凯特尔3:1夏,以赛只有一下碰到了对方的小腹。

    “这黑人虽然看着体型庞大,但移动速度并不是太慢,也许能够从反应上取胜。”

    “看啊,那个白人泄气了,加油吧大巨人,给我狠狠的打!打倒这个连国籍都没有的人!”在当时无论国人还是世界,在这个世上,没有国籍的人是要遭到唾骂的,以赛是一个流浪者,一个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剑客,曾被雅典列为通缉犯,随后逃难到商,被商驱逐后来到了夏,总算有了落脚之地。

    以赛的心中回想起她,而她,是不是正在场地的角落上看着自己呢,为自己挂心,还有决赛的双人同台,她的实力肯定是无法抗衡的,而自己如果连这一份爱意都保护不住,还有什么脸面存在于这个世上,两米的黑怪,任你再怎样力大无穷,只要是人就一定有他力不从心的弱点,即使不是要害也要当成要害来应对,像岳母说的那样,场上无法预料你的敌人,那么就从改变自己开始,改变策略灵活应对。

    “你总是逃避,总是寻找捷径,爱是没有捷径的,只有付出努力。。。是的,太依赖捷径和速度了,终有一日将遇到极端的对手,总有一些人不肯给自己留有余地,那样即使是寻求希望,也终会因不可靠因素而破灭,所失去的,恐怕还不仅仅于此,嘉启,你教给了我太多太多。。。作为感谢,我赌上战士的名誉,正面应对这个并不强大的懦夫,来吧!”

    场上的事态顿时发生逆转,原本被黑人打的毫无招架连忙后退以求保护自己要害不被击中的以赛突然奋起反击,用剑抵住了黑人迅猛的进攻。

    那黑人想必也肯定是一锤子买卖的打算,他可能准备速战速决将比分拉大然后以正面搏击在场上消耗,但他可能知道自己的体力是耗不过以赛的,以赛可是经过长途奔波的人。

    果然,一鼓作气之后,黑人的体力明显处于下降的态势,不仅在攻击速度上转慢,连挥剑搏击都有跟不上的时候,以赛一旦找准时机,便刺中要害上的护具得分,不过几分钟,比分便被拉到了凯特尔5:18夏。

    “我的天呐,夏国的队员奋起反击,越战越勇,敌人的锐气被耗光了一样,他被迫转入防守,而我们大众都知道,反击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比敌人强大的毅力和耐力,他是否能坚持住稳操胜券呢,而他,又是否能在敌人强势的反击下,找回曾经的辉煌将敌人的攻势再次打回原形,请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地下:“诸位旅客,您所憧憬的本次路线的第三站,赤陵体育中心,到了,请诸位旅客带好行李下车!”“现在几点了?”“让本列车长告诉你吧,小姑娘,现在都快巳时了哦,距离辰时已经过去很久了!”“糟了,饭凉了!”“你做的些什么,有关系吗?”“有的,我们该怎么办?”“真拿你没办法,上楼!上去以后我抓着你,我们用飞的方式能绕过很多弯路!”“多谢!”

    抱歉以赛,赶不上你的英姿飒爽,但愿能够将这一份你一直期待的爱,送到你的手里,即使它并不可口。。。这也是我对你说出爱的唯一方式。。。

    中场休息期间,陪罗斯亲自走到赛场的边上为韦卡纳斯鼓劲,并为他献上饮料,以赛在赛场的另一边,首相只是冷冷的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克法为他送上毛巾:“以赛,还可以吗?如果你不行的话换我上也是可以的。”“不,你不了解那个黑人,经过了上半场我总算是摸清楚了他的习性,这种纯粹的攻击方式,完全不要命的狂热,任凭是谁也是无法招架的吧,这种时候即使是拼尽全力也无法阻止他的力量,只是,这种力量和流沙一样会在攻击后任何一次动摇的时候迅速在体内流失,抓住机会准备反击,但问题是,下半场你说我是直接选择进攻呢,还是在防御之后再选择机会呢?”“还是用上半场的方式吧,毕竟我想这么短时间之内他们是商量不出什么对策的,有些时候,急于求成的创新,反而不如老套路更加成熟耐用,也不一定是所有的改进都朝着正确的方向去走的,要善于听从自己的建议,而别人的指责往往只是凭空的借鉴而已。”

    “谢了,只是,她果然还是没有来吗?”为什么,明明不想让她担心,却还是一丝落寞在心头挥之不去?难道你真的融入了我的生命里了?

    “以赛,我来了!喂!”“她果然,她果然来了,克法,好兄弟,看看吧,我说过她不会这样无情的抛弃掉我们的!”嘉启扑入了以赛的怀里,以赛明显体力透支,竟无法将她抱住,只能勉强招架便将她放下,面带笑容,背后却是歉意。

    “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以赛,明知道你今天的比赛很耗费体力,我竟还没心没肺的睡到凌晨,我,也许真的不是一个称职的女人。”“没关系的,我应该劝说首相将场地迁到城北,毕竟这里离你们家有两个时辰的路程,你能赶来,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不怪你。”

    下半场开始之后,以赛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迅速挥剑冲着那黑人的剑砍去,想用蛮力使其退缩,随后却难以招架再次被碰到了要害,以赛站起,开始认真的面对眼前的人,并在场地上将他诱入自己的计划之内,以半招半回避的方式避开他的力量,在回避的同时用剑击破他腹部的要害,并在重复几十次之后,那黑人最后的一点胜利的愿望也垮掉了。

    “这是妖术吗?躲躲闪闪怎么可能会赢?”“两米多的大块头再灵活能顾惜全身?真是笑话,他就像是发红了眼的斗牛一样明显,根本没有机会再选择躲避了,他的局面很糟糕,他只能全力以赴抵挡这些进攻,但任何一次大意的复仇,都有可能换来几倍的打击,他虽然可能还有力量,但目前的局势却依旧是压倒性的,以赛完全制止住了他的机会,等于断送了他的分数。”

    除去几次零星的打击,以赛完全有信心控制局面,他在一次次挑开敌人的剑的时候,在敌人双手来不及反击的时候,命中护具,敌人捡起剑,欲要反击,然而慌忙使那黑人的手已经出汗,已经不再稳定,脚下也已经颤抖了,两米多的身体像是一座山一样垮下,站起来,却也无济于事,他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任人宰割了。

    最终,以赛以下半场三十多分的成绩最终锁定胜局,最终拿起红色的丝带绑在竹剑上宣誓了自己的胜利,嘉启钻入了他炙热的怀抱,呼吸着那份激情和畅快淋漓。

    “预赛结束,接下来进行双人对双人击剑赛,请选手准备!”

    凯特尔国这边:“好的,下次啊,图索雷斯跟韦卡纳斯一起,一定要将这耻辱报回来,好吧,让我看看他们接下来的另一名队员,什么?没有资料,斯库里这是。。。算了,一会场上就知道了,唉,丢人现眼啊!”

    比赛很快便在中断后继续了:“嗨,观众们,欢迎继续锁定这里,请随我的手一起向台上看去!现在,身穿红色护具的是我们的东道主队员,一位是常胜都尉以赛·奥加斯!另一位,呃,叫幽嘉启,和部长名字很像,难道是亲戚吗,请问幽先生,您准备好了吗?”

    “哪里来的豆芽菜!”“是啊,不要拖我们奥大神的腿啊!”“快下去啊,我想奥加斯先生也不希望这个豆芽菜来拖他的后腿!”

    “我准备好了,开始吧!”一声稚嫩的女音打破了歧视,随后赛场一片喧嚣:“诸位,诸位,安静一下,大家注意,这是格斗类竞技比赛,进行到如今,这还是第一次有女性参赛,这真是史无前例的奇迹!”“那个,解说员,我觉得你可以歇一歇了,不要这样打击我们的士气,如果你还觉得我们是一个国家的话!”“部长万岁!”“万岁!怎样,你今晚,还想与朋友通话吗?”“什么?”“今晚还想不想与好朋友联系了?或者说你有老母亲,有妻子和孩子?信不信我有权利断掉你家的线,老娘我有的是钱,不差这分毫!”

    解说员妥协了,为了今晚能够跟狐朋狗友约点打三缺一,只能忍了。

    “嘉启,小心一点,对面那个图索雷斯看起来也不是善茬,虽然那个黑人我有数,但这一个,黑人交给你对付,这个新来的交给我!”

    不是以赛推卸责任,是比赛要求一个人对一个人,而不是一个人歇着看着敌人群殴同伙乐开怀。

    “我能行的,放心就好。”“护具还紧吗?要不要我帮你松一松。。。”“没关系的,一会记得吃我给你做的。。。你一直说想要家的感觉。”“我知道,我会尽量去品尝的!”“我爱你。”

    对面的两个黑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够了还让不让单身狗活了啊!

    “喔喔,我好像看到了两头愤怒的公牛,他们奋不顾身的奔向体育场的另一边,看啊,以赛终于放下顾虑,抽剑应对敌人,他顽强的和敌人抵抗在了一起,难解难分!”

    “嘉启,怎么样,不要,不要过去,嘉启,小心!”以赛身边的嘉启竟勇敢的冲上前去,一米五对阵两米,结果可想而知,被敌人击中腹部(虽然说有护具)但毕竟小身板是抵抗不住那种推力的。

    那黑人不知道是出于兽性大发还是因为之前的失败让他蒙羞,竟在推倒嘉启之后将竹剑举高。

    “嘉启,快闪开!”以赛见状一脚踹开图索雷斯,连忙用胳膊挡住了韦卡的剑。

    “如果连我最爱的人都守护不了,那我算是什么男人,所谓的爱,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对最信任自己的人食言啊!”以赛反过来一把抓住韦卡的剑丢到了很远的地方,又将自己的剑递给他。

    “嘉启,谢谢了,你已经做到了第一步,而这是男人的决斗,我保证会用胜利的欢呼来迎接你的拥抱!”

    以赛脸上皱纹紧缩,鹰隼一般浓而深的瞳孔凝固了仇恨的血色,两边的唇角肌肉被紧紧的咬在了一起,头稍低,利刀般的浓眉突然间如滑坡般直下。

    以赛动用能力吸收了周围的空气将空气转化为固体,借助固体的风划过空气,撕裂了对手的竹子,将对手身上的护具挑出老远之后,一剑抵近喉咙,韦卡的喉结竟能感受到那刺骨的寒冷:“如果是公平的对手的话,我会合理的对待每一个与我为敌的人;但这种以大欺小,仗势欺人的行为,简直是无法赎还的罪过,你应该为你的罪行感到羞耻,停止你的傲慢,我有权利剥夺你的资格,下冥狱吧,让哈迪斯来审判你的罪过!”“住手以赛!不要!”嘉启从背后一把抱住了他,他瞳孔中的炙热骤然冷却,眉毛舒张,嘴唇张开,深深叹着一口气。

    “为什么,我身上的罪过已经多到无法偿还,可你为什么。。。”“那是逃避,是不负责任,而我们原谅了你,为什么不肯原谅自己,你的温柔,你的体贴,难道只会存在在昨夜,只是繁华不再的光景吗?那样,和回光返照又有什么区别?”

    释放:

    看过太多,这些花落,

    是否有一次,歌声为我,

    欢愉的呼吸,过往如梭,

    权利撼动四方,欲望主宰一切,

    有方圆的宫殿,皇上的一天,

    我想把这权利解放,归属人民,

    这国家的杀戮,谁也没信心,

    像是,经历过一场赌局,

    谁还在担心,谁还在不离不弃,

    一问一追溯,一轮万次泪,

    曾有一次为你停驻,宫殿里的执迷不悟,

    时间一次追,万次恋了谁,

    应酬贪了杯,谎言贫了嘴,

    曾有一次为这世界看出,却还是蒙蔽双眼,

    继而执迷与不悟,谁能看清。。。

    有一双眼睛,看不透繁星,

    不同是澈是清,是实是影,

    是昏是明,一切都太轻,

    熟知权利,荣耀皆空,

    日夜这囚笼,

    飘落的蒲公英,都在低语,

    嘲讽着这季节,

    朝服搭在两肩,可有不阿谀,

    戏弄着那曦斜,

    在傀儡仆人,装蒜臣子戏弄过的早朝后,

    一次次伪装,和现实差距远大,

    熟知权欲,人性全空,

    熟知阴谋,日夜惶恐,

    枝头的夜莺,都在暗语,

    嘲讽着这秋天,

    命运背在两肩,曾有不荣誉,

    希望好比是天平,总把这虚假珍藏,

    命运好比是监狱,总把这人生伪装,

    悲伤的皇权里,权欲的囚禁,

    有没有倒塌,你是否担心,

    日夜的宫殿里,理想被囚禁,

    惶恐这唯一,终将被夺去,

    王冠消散须臾,真理重复步骤确立,

    受怕这天地,终将是禁语,

    不过在那之前,新的改造计划已经就绪,

    命令揉成一团,抛在脑后,

    带上最好的珍宝离家出走,

    突然变的自由的皇帝陛下,

    微笑欢声笑语,起舞断断续续,

    将自在,变的拿手。。。

    完。

    “让我们回到赛场,刚刚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哦什么,黑鬼,哦不,凯特尔队员们投降了,他们说夏国选手的眼睛就如同能够把人心中所有的情感全部剥夺一样。。。有这么可怕吗?好吧,这次,算是夏国队胜利!”

    “万岁!”“以赛那点算什么,他们是没见过幽冥的眼睛。。。那才叫真正的恐怖好不好?”“我真的幻想什么时候我娘出场,他们还不跪下喊我叫娘啊!”

    “嘉启,你伤着哪里没有?”“没事,我真的没事。”“刚刚你被推倒的时候,曾强行不想倒下,所以,别想瞒我,脚踝一定扭到了不是吗?”“对了,给你做的饭菜,怎么都凉了?”“没关系的,大中午头的,凉菜也好。”

    嘉启走回来,明显一个不稳,被以赛抱住。

    “你快尝尝吧!”嘉启打开饭盒,暗黑料理现身,说实在的那其实是一团糯米团,只是煮的太过了所以有些糊,所以颜色不怎么正宗。

    “做饭的缘故把手都烫伤了么?米饭把肩膀也给伤着了。。。好吧,毕竟是认真做的,再说反正也毒不死我。。。”其实嘉启背上的伤口只是幽冥变成鹰之后抓她肩膀的爪痕而已。

    “呃,没事,味道还不错,只是。。。那个,明天,来郊外一趟,我们一起野餐吧!”“好啊,等等,你是不是觉得我做的饭太难吃了,所以。。。”“怎么会呢?”以赛微笑着又吃了一口。

    “够了,我知道我不够资格爱你,不够待在你身边的资格,不过我会努力的,请你一定相信!”“我怎么会不相信,你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啊,只是做的不够好而已,女孩子不需要去搞这种野蛮的竞技,我怎么就糊涂了呢,竟然让你去比赛,看来我真的是太糊涂了,为我努力的你,为我们共同前进奉献的你,快乐的你,悲伤的你,愤怒的你,开心的你,哪一个不让我为你动心,笑吧,我最喜欢你笑了,知道吗,其实,你也教给了我不少,何必在意那些人呢,我们始终只是我们自己。”

    下午,其他场的比赛也陆陆续续的比完了之后,黄昏时分:

    “嘉启,收拾东西我们准备走了!”“哦,好的!以赛,明天见!”“嗯,明天见好了!”“哎呀!”“嘉启,怎么样,没事吗?”“怎么了?”“坏了,我怎么忘了女孩子是很容易受伤的,看来我真的是糊涂了,怎么能把你当成男人来看待呢?岳母,她的脚踝。。。刚刚在比赛之中。。。”“这样,我去找那两个该死的黑鬼理论!”“慢着,幽冥,不要伤了和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凯特尔国正在我们的外交突破点上,我们要尽可能忍气吞声,知道凯特尔帝国供给给我们多少果糖类资源吗?”橥獳抓住幽冥的胳膊,强行将她从盛怒状态中拉了回来。

    傍晚,以赛背着嘉启走在回家的路上:“以赛,对不起,我是不是应该。。。”“傻瓜,你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啊,根本没什么重量的。”嘉启能够轻易的感受到,以赛身上多处擦伤的痕迹,以及那些汗水不断地流过发丝发梢,他的手臂一直在颤抖着,支撑着她的重量。。。

    晚上,橥獳翻看着幽冥缴获来的那个罪恶探测器,回想起了这是数十年前,山神送给共工女儿的礼物,然而,那个女儿就叫东谷莺煖,只是因为共工当时的罪恶,而不得不让她改随母姓。

    “这样想一想,事情便清晰了很多呢,我是不是该让大家原谅你呢,山神既然赐予你这样的礼物,肯定不是为了让你用它去寻找罪恶,而是远离他。”

    二十年前,杜旗,山神居所:

    “哦,欢迎欢迎,水神大人的令嫒可真是漂亮!”“山神爷爷好!”“真是好孩子,共工,不要再谈那些东西了,孩子,爷爷送给你一样法宝,这种东西呢,叫做罪恶探测器,能够探测人身的罪恶,瞧,这样一点,你的是白色的,果然小孩子是没有任何罪恶的,而我们,孩子,无论处于怎样的环境,也一定要保持住一颗向往宽容的心,世间的一切都在更迭,唯有仁慈,是永恒不变的主题!”

    橥獳当时就站在山神的一边,他印象中的东谷莺煖只是一个和嘉启一样的孩子,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迷失了心性成为了屠夫。

    橥獳从探测器中提取出这一段画面,用幽冥的录音法器录下来:“也许,这个世界的改变,就从这些仁慈的证词上开始,东谷,你若愿意相信我们的话,我们会想办法证明你的清白,你和我们一样,都曾是迷失了道路的孩子,现在这个世界,不需要如此巨额的死亡和仇恨,不缺少勇士,却唯独缺少信心。。。但愿你能够明白,父亲,水神爷爷,你们,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