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座)东谷莺煖:阖上眼睛的夜莺,怎样逃离这悲惨的命运?  (178)难以诉说的恨意

章节字数:6832  更新时间:15-05-24 16: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满是伤痕的路是否走到尽头,期待的黎明在哪里升起?回头满眼凄凉的往事,无法忘却封存的苦难。——题记。

    潼关,昔夏两千甲士与犬戎交战之地,荥阳之役后,潼关归商,夏室举国迁安。

    受到邀请的人们,再次聚集到一起,他们总是没完没了的开各种的舞会,以各种奇葩方式来表达自己对悲伤的不满和对快乐的同情。

    潼关天险,肃杀的白雪堆积在连绵的山丘之上,紫色的长空因鹰的盘旋而显得肃穆萧瑟与凄怆,淡灰色的云雾缭绕在那旧日的烽火台上,夏长城蜿蜒之际,残砖碎瓦掉落了一地,跌跌撞撞的风会不断瓦解它的灵魂,主人已经不再了,姒履癸也好,十七皇也罢,这天地也好,江东与晋州也罢,烽火与舟子也罢,都过去了,剩下的唯有缅怀而已。

    原先姒履癸的西北行宫曦缨阁,意为夏国人对太阳表示忠诚,他们着装整齐之类,如今已经被改造成了又一舞会场所。

    只是这一楼阁不像金陵那般雍容富贵,不像广陵那般楚楚动人,不像赤陵那般盘虬卧龙,它是行宫,是聚垒,来到这里的人都知道,十年前的这里,是伤兵与厉鬼的哭嚎淹没的风沙,说不定,眼前的一砖一瓦,是自己最亲爱的人也曾为其奋斗的理由,他们热爱这里,只是于今理智看来,鲁莽毫无意义,说不定,脚下埋藏的白骨就有他们逝去的容颜。

    四十的年长之人,步履蹒跚,他们总是最忠诚的那一批,他们身着行军的服装,头戴红巾,肩披裘皮,鹿皮手套与皮靴,白色的征衣破旧了,和那白发一样无法梳理,也在千年的悲伤里凌乱着,和思绪一起飞向十年前的梦魇里。

    地下长眠的是孩子,是不满二十的青壮年们,地上伫立的人却已白发苍苍,而此刻,他们又重新回到一起了。

    这里的一切都是这样破破烂烂的,讽刺的是居然有商人不辞辛劳在这里花费重金重修了战楼,将崭新的旗帜重新挂在了战楼上,战楼立刻恢复了往日战争的狰狞面目,只是那旗帜太新了,与这样的楼阁显然配起来多了几分人工的味道,就没这么诗情画意了。

    潼关城,大夏的边界城市,这里同样聚集了南北的各路的商人,江浙的商旅每日会来这里用茶叶交换蛮子的羊皮和奶酪,那些蛮子的夫人自认为似的将丝绸披挂在身,肥胖的身体一下验证了丝绸的弹性,好在蚕丝的弹性极为优秀,他们欣喜若狂自以为淘到了宝贝,在亲人面前显摆,吸引了路人对暴殄天物的蔑视眼神,对夏人来说那是极为荒谬而且可笑的。

    勾曜等人正在与商国潼关太守站在战楼上交谈着,询问着这里的风土人情,可惜的是他们的谈话并没有人做下笔录,不然那一定是近代史学家最关注的古代战事进程问题,由此可推断出一个朝代的兴衰史,连同宗族的关系,兴许也会像钓鱼一样轻松从历史的泥潭里钓出来。

    “那些犬戎的蛮子,不知现在关系如何?”“哦,也许十年前我们还是是兵戎相向的敌人,可现在,我们彼此合作的十分默契而且愉快!”作者无力还原那些高大上的谈话内容,很抱歉。

    勾曜听到了太守自豪且傲慢的声音之后,他不知不觉也放下了对蛮子的歧视心理,说真的,市场经济的道路并不好走,因为到处都充满了艰难的歧视色彩,懂得爱国的人,却不懂得爱人的国才有真正爱国的人。

    书生们同样来到这里,为庆祝科举成功,特意从遥远的中原赶来边疆,为先人献上一曲,一诗,一词,他们也很快乐,只是他们并不懂武夫的存在价值,他们是互相看不起的,每个朝代的朝廷上,总会有成千上万的读书人为边疆战事感到担忧,联名上书或者大声骂朝,这都比比皆是,而那些真正的武将呢,却畏畏缩缩,我们现在所见的什么豪情壮志的保家卫国的英勇之辞,其实皆出自那些恬淡人生的书生之口,真正的战争是肯定带有恐惧的,不然你指望放下刀子拿着一纸空文去赴死,纸上的东西自然是无助的,同样也是无畏的。

    潼关词:

    青藤sky良心原创,仿冒必究:

    岚弥潼骨,忠烈肃穆,秋作乱风舞,五百均殁,二十行役,焦革十日旗屠。

    强奴挥血瓢,黄雁铁井残羽消,白发晓沉殍,先皇威名今安在,樵夫笑罢秋收桥,十指掂土。

    琼浆漾漾,祭酒谁生甘辱?

    鸣条枯槁,关边花草,锁崖横眉梢,两室镌名,三世俱易,烽木千夜寒烟。

    樯橹檄文挑,书生忠国干简薬,军将析势软,前人伟绩已斑驳,童子声闻桀时谣,五里戎马。

    荒宇荡荡,江东又一门户。

    呜呼,自古沉绞肃杀之尸罗列,何止五里学堂哉?文人长眺其短见也!

    薬:yao,竹简上的某种油脂,起到保鲜和醒目的作用。

    大意:

    紫色的雾岚弥漫着风沙的沉淀,潼关那永远忠诚的潼人的尸骨,英灵的哀叹千年的肃穆,秋日的萧条作为风不知疲倦的舞动着,想想五百人,整整五百人殁于此地,其中大部分是二十岁的劳役青年,烧焦的皮革,纪念长达数十日的旗人的屠杀。

    强大的奴隶们挥动盛满鲜血的碗瓢开怀畅饮,老去的黄雁栖息在冶炼铁器的井口,残羽不再焕发光亮,变的日渐消沉,白发苍苍的老者晓得那沉寂荒郊野外的英灵的死因,却不能一一指出,亦或是他们不想,死者尊严的顾忌,亦或者是于心不忍,先皇啊,你昔日的威严今天在哪里呢?难道甘愿化为杨枝甘露,变成樵夫一样的贱民,那无知的笑柄吗?十指掂起黄色与殷红交织的土壤,酒杯里的琼浆漾漾泛泛,谁生来甘愿像没有尊严一样被辱没?

    鸣条的失败,枯槁的恐怖摧残着边关为数不多的花花草草,铁锁在悬崖上勒出裂痕,像是冷峻的横眉下战士安静的心情,这里镌刻着两个宗族的名字,三代人的更新换代,烽火的木炬上,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寒冷烟雾。

    樯橹里,指挥的将领将檄文送往国都,书生为国家效忠,他们的笔尖磨平了竹简上面的保护油,而军队的将领,却分析形势不对,像瘫软了一样高谈阔论,可厌地不断夸耀自己昔日的功绩,前人的伟绩已经斑驳了,童子在课堂上都不用在乎姒履癸的名讳,他们嘲笑着,朗朗的徘徊着,动听的歌谣,难道在文人的心中,残酷的战场只是五里的戎马吗?

    荒漠与穹苍都留了下来,故人不见了,唯江东又一片新的门户啊,经济在那里复苏了!

    啊,自古最残酷暴虐的行尸走肉聚集的地方,怎么能和仅仅只有五里地的学堂相比呢?是文人们的长远计划与他们短小心眼的矛盾,在作祟啊!

    让事情回到现实,人们围着篝火跳舞,那些老者在沉默里去了,年轻的人呢,像十几年前一样,围着篝火跳起了舞,只是他们不是为了驱赶野兽,说起来自从中原的饥民到了这里以后,这里就真的再也没出过什么野兽,以后中原那地方多闹几次旱灾,然后将饥民们驱赶他乡,这天下基本上就太平了,人丁就能兴旺了,至于肉是涨价还是降价恐怕就得另说了。

    围着篝火,魔邪和嘉黎盘膝而坐,嘉黎躺在魔邪的怀里望着天空,听着一边雅典娜的传教士在这里摆弄着雅利皮欧斯的名曲,镀金的竖琴在月下弹奏出的声音像是涌泉,另一边呢,那些犬戎蛮子也丝毫没有怠慢,他们的长笛回荡在原野上,只是这肃杀听起来也稍微婉转了一些,大概这就是心理作用吧,会将人引入迷途,放弃还是前进任由人们来选择,只是选择好了明天却在后天哭泣前日的风景。

    那声音里有一种埋藏很深的哀伤,像是一汪泡影般的清泉,心脏沉入水底那般,是月光都无法探知的深处,难道真如诗中所云:自古名将如红颜,不叫人间见白头?恐怕他们的亲人,也在战争中淡去了,而他们,是否又会像逝去的人一样重新拿起刀剑,其实父母们所拼搏的,不就是为了永罢刀兵吗?为什么我们会让他们的意志埋没,为什么我们想要抹去他们的光辉,大力宣传自己的鲜血,自己的汗水,自己身上坚硬的钢铁,却完全忽略了十余年前他们也曾那样想过,只是完不成命运的考验,就注定了要被风沙侵蚀,那时,也许武夫们也会后悔,为何当年不多读点书考取个功名呢,又怎么会暴露在荒郊野外忍受这种酷刑?

    洪荒词:

    自洪荒初始,深海低吟般的,

    长笛萧然其所,古之战场也,

    人民在逃窜,风雨摧驳船,

    注定命运的帆,无论再哭喊,

    为何违背人生本该的熟谙,

    每个人都曾有过的念想,自洪荒初始,

    未曾似这般,绝望与酷寒,

    徘徊的眼泪中,有亲人的一面,

    垂旗的边塞,有居于山巅的明月,

    像你的谎言,不断摧残的誓言,

    有沧海来加码,踏遍这桑田去寻找,

    被摧毁终将,还是得不到,

    家人的厚爱,如今的存在,

    没有温度的那份疼爱,泪只在这边塞,

    连希望也只能,随波逐流,

    神圣的妖魔忘记了世界的起因,像封印的暴虐鬼怪,

    谎言聚拢的这梦,终究将溃落,

    你会不会退缩,万事都蹉跎,

    划开深渊的爱与痛,自古将士人间不见有白头,

    从注定的那一刻,命运深深勒紧,

    铁器在握,光影都浓缩,

    就要坠落和塌陷,在这沧海不变的桑田,

    在这誓言未完成的可惜年轻容颜,

    空有的衣装谁人懂其中的刀剑卫冕,

    只为战绩彻夜无眠。。。

    雨水滴在屋檐,泪水杯酒桌面,

    深深磨损弓弦,把这青春贡献,

    从注定的那一刻,边角已然走向殊途,

    你我的同归,从这里踌躇,

    旧日昔夜,群星殁曳,

    荒凉尽情展现,渺远星光的一瞥,

    刻于身体是碎片,颤抖不已,绯红光晕腾升而起,

    划开誓言的真和假,爱与痛并排太仓促,

    遍布伤痕的明月之光,还在,却不回答,

    像这剑雨落下,激不起太多的沙,

    遍地的肃杀,百年的蒹葭,

    沧桑聚变的天下,终末的脸颊,

    还在群星摇曳,月光一瞥,

    终究会陨落,不复存在的容颜,

    自古名将若红颜,不叫这人世间,现白发,

    举杯邀来幽暗的夜,将领们舍弃一切,

    这是个没有神和鲜血的世界,

    如神魔忘记了,世界的起因,

    将领忘记了,战火的初衷,

    不复存在的塌陷,炉火里冶炼,

    年轻的铸铁,将爱和一切,

    全都斩断了,全都失去了执念,

    连同这故事书页,也丛生荆棘画面,

    迷失在旷野的哪边,哭泣这执意太无拘无限,

    不惜代价继而没有害怕,

    谁人懂这刀剑下,荣耀的卫冕,残存的血。。。

    何等方式来淬炼,王者的佩剑?

    完。

    夏长城,潼关山脉一带,天然的天险无限制的滋生,自古是兵家必争的地方,然而谁要是瞄准了这里,几乎没有人能够生还,无论胜利者还是失败者,都注定了要有八成的埋葬概率,伤残更是无数。

    “首相特线,潼关的人民,我大夏的战士与你们同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生命是最可悲的存在,然而,这一切将在不久的将来得到最优质的改变,但请一定相信我们的努力,将在不久之后重新见证一个世界的面貌,它将乘舟破浪,披荆斩棘,将一个没有杀戮,没有歧视和奴隶的社会展现在公民的眼前,也请执着的活下去,国家富强,人民安康,生产力在这个世界将卓然标举!谢谢!”幽冥将录音器开到最大,远在赤陵的首相的声音在不久之后传到这里,士兵致敬,教士祈祷,灵牌被火光照亮。

    广场上,露天的舞会正在举行,琉璃的编钟整齐罗列,竖琴,二胡,萧瑟和鸣,长笛悠悠,丝竹悦耳,众人献技,无分高下。

    莘宁与伊奥科斯搭讪,彬彬有礼的雅典王自然迷倒了不少女性,但若不是受过良好教育,对于那些傲慢的人来说卑劣形同蝼蚁,高贵宛若天仙。

    夜烛:

    香吻并占有,我们的全部,

    引接献出,欲望的十字路口,

    随着这节奏的舞步,我们的路途不会太痛苦,

    轻易说出口的忠贞,总是熬不过时光的考核,

    将心爱刻于夜光之烛,希望爱也成为精神支柱,

    不会停下脚步,不会忘记欢呼,

    只是这夜晚的烛为你流苏,愿你的心永远幸福,

    将想要的全部占有,像下一次遇见的路口,

    平常母庸置疑的孤独,现在所有的恍惚,

    都为爱情相铺,感谢坎坷旅途,

    教给我们世界悬殊,赠予我们坚定之初,

    钟声何时会为我们停驻,看那季节正准备顽强里复苏,

    人为何不沉浮,安于堕落深窟,

    有沉降自然会漂浮,何必不执著,

    请和命运同步,祈祷的顷刻的烛,

    从每一个脚步,都不再踌躇,都不会再轻易服输,

    从今天开始,过去只跟自己有关,

    看看那世界的面目,灵魂在虚无,患得患失逃不过的劫数,

    哪里的凋零丛苦,哪里的复苏,

    轮回一遍是你的命运,选择了坎坷的路,

    在路上的荧光希望之烛,永不迷失方向。。。

    如果可以,现在就向你,献上全部,

    既然承诺不会认输,且选择了这样的路,

    又何必再踌躇,白白的辜负,

    辜负这旅途,真实的命宿,

    是拥有你的怜惜,最忠诚的人物,

    亲爱的,当我抓住,怀里的馨香。。。再不会放开。。。

    完。

    “我跳的怎么样。”“雅典的高尚模式吗?您可真会说笑。”“这叫圆舞,你要喜欢的话,我教你好了,腰部收紧,呼吸放松,肩膀扩开,将手搭在我的肩上,预备,走!”

    几段舞步之后,伊奥科斯放开她想让她自行控制方向,可就在这种时候,偏偏意外发生了。

    酸与莘宁旋转到伊奥科斯面前的时候,突然从角落里射出一针,瞬间刺穿她的胳膊。

    “红色警报,红色警报,通知边防人员戒备,通知戒备,全军整理行装,严守关卡!”“保护雅典王!陛下趴下,快点!”一个士兵拿来盾牌,四五个士兵将中间的伊奥科斯围住,让他趴在中间。

    “陛下,请罩上这个护甲!”一个士兵拿来了类似乌龟壳的东西,两根丝带,想要将乌龟壳扣在他的身上以便防箭。

    “紧急消息,紧急消息,首相,现场一片混乱,不法分子已被擒获,伤一人,无人死亡,注意,各单位加紧巡逻,逃犯一律击毙,全家格杀勿论!”

    “够了,本王用不着戴这种东西,都给我让开!”“陛下,可是危险!”说着,伊奥科斯连忙跑到幽冥身边。

    “莘宁,你怎么样?”“别来添乱了行吗?王爷?哦。。。”幽冥将昏迷的莘宁给伊奥科斯看,伊奥科斯连忙从胸包里掏出来一瓶液体:“这是奥林匹斯山下的糖草熬成的糖浆,能补充血糖不至于休克,好生休养吧,对了,快找医生!”贺兰嘉黎就在旁边,连忙跑过来诊断:“不是致命要害,这大可放心,只是这箭上的毒药可以防止伤口愈合并杀死细胞,不及时包扎感染了会很麻烦。”

    在转移到安全地方救治的同时,幽冥去了伊芙利特那里,伊芙利特将犯人的信息全部查清:“犯人名叫蓝石慈海,潼关本地人,这次行刺的目标是雅典王伊奥科斯·哈瑟,幽冥,我怀疑这其实内有隐情。”“他的家庭背景怎样?”“家庭背景贫困,家徒四壁,饥寒交迫,这样也能想清楚了,这样的人最适合被怂恿。”“也就是说他并不知道莘宁是谁,而目标只是雅典王,那可能与雅典的宫廷纠纷有关系。”“是的,他受雇于瓦徳希·纳索西斯子爵,这是一个被雅典驱逐的奴隶兼战争贩子,在麦卡瑟维斯被伊兹密尔国国王埃弗拉肯·麦卡二世恢复身份洗清罪名,他不分国界,不讲国威,不效忠任何信仰,有自己的组织,只为出价高的人用鲜血谋取暴利,而且,据我猜测,以我们国家的边防情况,他想出境只有两种选择,一,海上,二,空中,而目前除去广陵机场平台,潼关机场平台,就只有赤陵和金陵,用脑子想问题的人都知道,没有人会往老虎窝里钻的,他想去赤陵和金陵,广陵这三个地方,除非是活的不耐烦,不然他只能从潼关飞回伊兹密尔,关于伊兹密尔的飞禽,那里并没有太多的物种,只有不会飞的鸵鸟和这种黄褐色的翼龙。”“那,现在潼关机场的情况怎么样?”“还好,还在我们通信范围之内。”“通知机场今晚一定严格戒备,绝对不能让可疑人物就这样溜走。”“他带走蓝石慈海的可能性并不大,这个人并没有太多的利用价值,只能算是棋子。。。而且,按照麦卡瑟维斯人的惯性,他们会在成功的当天晚上欢庆胜利,这是跑不掉的,而可疑的酒店,城内只有三家,想想看,一家就在太守府的旁边,离机场最远,要路过市场,并且不露天,里面还有妓女,一个连我们话都说不利索的人怎么可能涉世这样深,另一个地方靠近兵营,这根本不用考虑,而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市场北部的距离我们不足十公里的铁库酒馆。”“那里的人文怎么样?”“不知道,反正那里没一个好人。”“你算说了句实在的,以我的名义,调派一百名赤陵暴风雨组武卒,一个时辰之内在潼关集结,他们有瞬空符,也会用。”“可是武器什么的。。。你也知道南方的武备不适应这大漠烽烟。。。”“无所谓,过来再现场发,怕什么?”

    潼关兵营,一百名武卒在依稀的白光之中出现,立刻列队整齐,每人拿一把匕首,一把长矛,一把紫衫长弓站在原地,等候待命。

    他们身穿褐色羊皮大衣,肩膀部位是铸铁的铠甲,头戴纶巾虎纹盔,身上以软革和棉花布料等等的缝制的厚重的三层式防箭纤维,腰上和腿部膝盖以及胳膊上皆以刷过桐油的桦木甲片为保护。

    士兵们领到箭矢后在分分钟便组装完成,听候幽冥的调遣:“首相万岁,诸位战士,我们的国土遭遇佞人的威胁,而我们以坚定的意志和步伐,绝不向那些不法分子妥协,我这里有一份被授权的命令,有皇上的玉玺大印为证!”雪茗的玉玺就在他们手中,谁想要都没关系。

    兵营门口:“请等一下,部长,谁给你的授权?”“皇上的命令,胆敢违抗,格杀勿论!”“请谅解,这是我们的工作,女皇陛下对此事毫不知情,况且这样冒昧的行动恐怕得不偿失。”“真有意思,有谁能阻挡大夏的武卒暴风雨队,优秀的士兵能饱经风霜的考验,他们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你不下跪已是重罪!”地勤看无法阻止连忙让开,放任幽冥通过。

    铁库酒馆,纳索西斯在这里开怀畅饮,按计划的步骤今晚将起飞飞回麦卡瑟维斯,他认为雅典王伊奥科斯已经下了地狱,自己的任务也完成了。

    突然间数百只长箭着火后划破苍穹,一道耀眼的血光注定了灾难的降临,酒店瞬间被火海吞没,早已部署在周围的士兵以酒店着火为信号展开行动。

    哀嚎遍地,数百生命就此化为灰烬,绚丽的光火之中恶魔在狞笑,她终于露出了作为恶魔的本来一面,毫无畏惧,毫无痛苦,直至走向深渊与死亡。

    幽冥终于看到了那个惊慌失措的大胡子,棕黄色头发的人,他穿着打扮也跟夏人有极大的不同,是一身窄连裤袜,上身红色的短袍的衣服,眼珠是灰褐色的,明显有地中海人的相貌。

    当然他并不是幽冥的对手,她很快便结束掉了他,回到家里,好在莘宁并无大碍,因及时得到治疗,只是,目前棘手的问题是,这个叫蓝石慈海的小男孩,到底该如何处置。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