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科尔雅:漆黑一片四处流淌着红色的世界,如何才能寻到真正的幸福  (179)没有审判的罪孽

章节字数:5299  更新时间:15-05-24 21: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啜泣的灵魂引向彷徨的歧路,分别的双手错开情感的交集,或是永远的宽恕或是万劫不复,或是重生或是轮回。——题记。

    那孩子是在当场被擒获的,据说擒获的时候满口胡言乱语,交代更是一塌糊涂,但显然,这并不是职业杀手,幽冥在半夜回到赤陵,嘉启照顾着莘宁,橥獳在中厅坐着,沉思着。

    幽冥脱下脏乱的衣服,神情憔悴的坐到沙发上:“如果莘宁有什么事,我一定要亲手杀光所有麦卡国人。”她咬着牙痛恨着他们,其实不过是一个年轻母亲的无助。

    “给你,哈瑟送来的慰问金,二百余钱。”橥獳将一个鹿皮钱袋交给她:“哈瑟说他很感激这位东方女性,奋不顾身的行为将得到雅典娜的保佑。”

    “你,就一点不为女儿担心么,万一她的伤口,我不敢去想了,无论多少血色,我也不愿意去管了。”幽冥的抽噎换来了橥獳的同情,比起橥獳的魔力,其实他更有一种能够化解人愤怒的力量,他能神奇的将最愤怒的人抹消愤怒,甚至在他的怀里痛哭。

    “缘由天命定,再怎样插手,也只有心安理得和惶恐与难受,这两种唯一方式,莘宁是个好女孩,我相信她能撑过去的,为爱献身会感动宙斯,愿他免除她的病痛与磨难,神圣的雅典娜,我爱你。”

    “去他的伊奥科斯吧,要不是他勾引我女儿,又怎么能出这种事情。”“知道吗,在白天,你是我心目中的天使,可到了夜晚,你却是令人恐惧的恶魔,你有双重的性格善与恶,如花与天空被分割在世界的两端,一种是有生命体的半日生命,另一种却是永恒不变的挚爱,你白昼里行善,夜里便作恶,为何不能尝试以一种人格去压制另一种人格呢?”“作恶自然不能好死,而扬善,恐怕我们是做不来的吧?于人类眼里,我们何时不是低贱的呢?有时候其实我也在怀疑,为什么他们可以自喻高贵种族,而我们,却要忍受不平等,像奴隶一样为他们去服务?”“魔类是孤独的,是战士,而人类,什么都是,我们的单一性又怎么能和他们的多样性相比呢?”

    蓝石慈海,是一个只有八岁的小男孩,如今主谋已经被击毙,就剩下这个杀手落网了,或许,审判他,能从他身上得到惊天的秘密,而这种欲望很快吸引了很多舆论界,可是他们忽略了最简单的一个问题,赤陵话和潼关话简直无法交流,就算有办法,有翻译,可八岁的孩子,在受过恐吓之后,又能说出些什么?

    赤陵上层连忙受理这件事情,由政要对外封锁消息,谎称内部事情,当然,从一个孩子身上入手明显是不妥的,为此首相特意召集了政要们进行陪审会议。

    朱彦,祸斗,橥獳,幽冥,魔邪,伊芙利特,贺兰杜泽,地妖,兰达尔,维克多,李萧,关雪茗,巴赤鸢十三个人展开讨论,最终将决定是否给孩子定罪,如果最终十三票赞成,那么孩子将遭受牢狱之灾,反之则无罪释放。

    十三人都开始发表观点:

    朱彦隝徯:“我反对孩子有罪,因为他只是一个孩子,受人怂恿再正常不过,我们不要在线索断了之后就随便找人来替罪,这是反人类的罪行,这等于把我们的国家送上了外交的绞刑架!这简直为人所不耻!”

    祸斗:“错就是错,既然他敢这样去做,就一定要承担后果,鲜血不是白流的,如果他不能为自己的罪过做出相应的承担,那样他会得寸进尺!我支持定罪!”

    橥獳:“之前我用罪孽探测器探测过,他的灵魂是白色的,这虽然并不足以证明他确实无罪,但对于证明他的心灵的纯洁,我看绰绰有余,我反对定罪!”

    幽冥:“我是一个母亲,你们也应该明白那种焦急,如果你们的孩子遭受到如此疼痛的折磨,你们会怎样做,我感到我疯了,堕落了,我无时无刻不想将所有的罪人全部碎尸万段,这孩子的罪过无法宽恕!我支持定罪!”

    魔邪:“我支持定罪,不管出于什么缘由,他的神经受到自己的支配,这样的罪过不应该被饶恕,更何况对雅典王来说,如果我们放纵了犯人,将会有成千上万的舆论砸向我们,定罪并不是将外交送上绞索,有罪就应该判刑,这是铁律,这是祖宗的规矩!”

    伊芙利特:“但他只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受到怂恿是很正常的事情,在我们毫不留情的用法律宣判一个人的同时,也许他的母亲正在举着火把发了疯一样到处寻找,我们目前要做的是帮助他找到母亲而不是以私心定论,以懒惰定律,让母子分别,请你们理解一下母亲的心吧,任何一个母亲都不忍看到自己的孩子遭受如此的折磨,他的心还没有成为固执,还有教育再塑的可能,我反对定罪。”

    贺兰杜泽:“既然,既然幽部长的孩子已经没大碍了,又何必固执在这呢?如果什么都是孩子的错,那么还要大人来做什么呢?我们在这里工作,一日三钱碎银,可你可曾想过这三钱碎银换来的粮食是出自谁的手,他是一个健康的男孩子,应该为社会劳动啊,如今我们缺乏劳工,缺乏力量,我们为何不想怎样去弥补而却想着怎么以权谋私去亏空这个社会?我反对定罪,孩子需要自由,这是当下我们应该做的!”

    地妖:“我支持定罪,犯人应该受到惩罚,任凭是谁也无法逃脱!”

    兰达尔:“我的陛下遭遇了奇耻大辱,脸面何存?目前最重要的是将所有犯人全部绳之以法,这种事情刻不容缓,所以我支持男孩有罪。”

    维克多:“按商人的话来说任何一颗种子都有他的奇迹,任何一点金币的价值都是属于未来的期翼,为何不能将他放在光明的环境里生长,却偏偏要让他沉寂在黑暗里死去?我反对定罪!”

    李萧:“我看不一样,他的存在已经扰乱了市场的秩序,再这样下去秩序也将一起崩毁,所以我支持定罪!”

    巴赤鸢:“于今之计没有商量的余地,只有效率才能证明我们有能力办好这件事情,我支持,谢谢!”

    关雪茗:“那个。。。毕竟是孩子,孩子有错父母来教育不就行了,再说这样定罪的话对他的心灵肯定是没有好处的。。。所以吧,还是判无罪好了。”

    “支持定罪7:6反对定罪,现在双方展开辩论。”

    “孩子姓蓝石,名慈海,从名字中便能看出父母极高的寄托,这样的孩子丢了,恐怕父母也是极其焦躁不安的吧?”

    “伊芙利特小姐,名字不能代表一个人的本性,这未免太片面了些。”魔邪辩到。

    橥獳能够明显感觉到幽冥在啜泣,她的神智真的已经快接近疯狂的临界点了,在那个时期,受伤感染的概率是极高的,一旦感染只能等死,他们此时只能默默祈祷,伤口在感染之前就愈合吧?

    “我的侄女被暗箭所伤,箭上涂有毒液,还敢说这是无心的吗?”魔邪站在幽冥的一方,他们真不愧是兄妹。

    “魔邪,你不知道的是,我从孩子身上找到另一件东西,恰好能反驳你的意见,大家看,这种东西是一把匕首,对,它很锋利,这母庸置疑,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被人怂恿,谁家父母会交给孩子这么危险的东西,况且这种刀子,我曾经服役的时候见过,这分明是麦卡瑟维斯奴隶联军的标配武器,试问,如果他们的父母想要杀人,为何不自己动手偏偏要嫁祸到一个孩子的身上,况且这把刀子造型精美,奇特,不出意外应该是军官的配置,设想一下一个连饭都吃不上的叫花子,怎么能是麦卡国的军官?所以,这分明就是敌国的阴谋,与孩子没有关系,不要再内斗了!”

    橥獳为了证明这一点,松手,咔嚓匕首掉了下来,直接戳穿了桌子:“这样锋利,即使在我们这也是少有,怎么可能一个不满十岁的孩童,能拥有这样的东西。”

    “哼,说不定是那老东西输光家产以后仅剩的传家宝而已,再说这个孩子本身来历不明,我们为何要花掉大量的精力选择宽恕,一个下马威不是很好的选择吗?”祸斗说道。

    “孩子的身份已经确认,是我们夏国的人!只是,因为我们失地,潼关给了商国,这种割让不是他的错误,而是我们的错啊,不要怪罪孩子,是我们这一代的遗留问题,我相信我们有办法处理!”伊芙利特站起来,看着橥獳,看着地妖。

    “说的很有道理,兄弟,我改变立场了,宽恕孩子的罪过吧,我们要以人为本!”地妖笑了。

    “傻大个你说什么?”“是啊,以人为本,不是我们最想要的吗?”“我觉得这孩子有罪,你动摇不了我,她差点害的我的孩子去死,这个仇是无法忘掉的!”幽冥抓起橥獳插入桌子的那把匕首,对着朱彦隝徯:“说不定,这把匕首确实是别人给的,别人想怂恿,这没错,可他脆弱堕落的意志和品行,也欣然接受了这点,他的父母知道了这些,为何不去阻拦呢,为何不去阻拦反而放任他杀戮呢?所以,这孩子一定是在手刃了他的父母之后,再受到役使,来到这里,潼关那里,老娘我有几十家仇家!这次刺杀雅典王才是借口,杀害我的女儿才是真正的目的,不然怎么可能平时不动手,偏偏在她和他跳舞的时候动手,世上还没有过这样巧合的事情吧?再说,一个漠北的流浪汉家庭,普普通通又怎么会精通武器,据我所知孩子在被抓住的时候,曾用这把刀捅伤两名士兵,这孩子绝对不止十岁,凭他娴熟的手法便可以看得出来!所以这孩子无论如何是有罪的!”幽冥拿着刀用眼睛上挑,看着朱彦,那眼神阴森可怕像是丧偶的寡妇:“如果我的孩子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杀死他全家,之后,我也自尽!”幽冥咬牙切齿,没曾想朱彦一把夺过刀子,毕竟她只是女人,在力气上肯定不如男人,再加上长期的精神折磨使得反应神经已经退化了很多。

    “我最烦别人拿刀子对着我了,什么叫孩子不可能娴熟,知道漠北那边人都是怎么长大的吗?小姑娘,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娇生惯养,他们三岁学会割肉,五岁上马,八岁管理牧场,十岁就可以与狼单打独斗!这种刀子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小儿科,知道吗,每一个漠北人从小就喜欢耍刀子,他们会很多的花样,十岁的孩子会娴熟的知道人体的非要害部位,这并非神奇,在那里人人都懂!”

    朱彦抢过刀子在空中耍了起来,那刀子像是变成了好几把一样被速度极快的扔来扔去,朱彦边耍还能谈笑自若,一会功夫耍完了,朱彦手上竟没有一个伤口。

    “好多的,剑茧?”幽冥渐渐冷静了下来,被橥獳护住,他转头说道:“我带她先去冷静一下,你们慢聊便是。”

    里屋,幽冥抱住橥獳使劲的哭了起来,她想自己的女儿简直想疯了,真的期待她能够健康,只是在那个时代,受伤后只能看造化如何。

    “幽暗的冥冥之中,也许,就真的只能祈祷了,无论结果如何,我们只能静观其变,幽冥,不要再沉浸于鲜血之中了,想想我们的幸福生活,你欺负了我这么多,我不也一样忍受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何必不宽恕自己,在仇恨中解脱多好呢?”“如果,孩子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你也跟我一起走!”“好啦,想哭就哭出来吧,她会好起来的,宙斯说过,要保佑她,知道吗,今天伊奥科斯陛下在锦江港特意召集了数十名传教士祈求她的健康!”

    幽冥选择了妥协,地妖选择了妥协,魔邪在橥獳和朱彦的劝解下也选择了妥协。

    “伊奥科斯亲王来了!”众人起身,伊奥科斯将大衣放下,随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我的意见,是反对的,我国与麦卡瑟维斯的战争,应当由我们来承担后果,你们肯让我这个屠夫和你们坐在一起,我已经万分荣幸,我们所做的,不是为了让天下苍生免受皮肉之苦,解决温饱问题吗?那为何还要助长邪气,让生灵涂炭,看在我们的后代的份上,苦难应当在这一代结束,所以,让我们选择宽恕吧,对了,幽女士,我已经请了最好的郎中,用了最好的药材帮助她包扎,现在感染的概率已经很小了,另外贺兰嘉黎小姐正在为她作驱毒魔法仪式,估计不久之后就可以下地跑步了!”

    “太好了陛下,您真不愧。。。呃。。。”“兰达尔,你敢违抗本王的意思?”“臣不敢!我选择反对,谢谢,加我一票!”

    “祸斗怎么办?”“地妖,晚上我们去喝酒怎么样?”“好啊,呃,祸斗,你去吗?”“是啊,别管这一桩事情了,选择反对,我们晚上一起去喝,怎么样啊?”“好好,反对就反对吧!”

    “那么,重新投票,结果,反对12:1同意。”“巴赤鸢,你疯了吗,你这个铁石心肠的东西,为什么这样选择?”“难道你没有怜悯之心吗,你没有娘亲吗?没有家庭吗?”

    “请冷静一下,诸位,我并不是想和你们对骂,只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即使我们放过了孩子,将他放回了这个自由的世界,他又将怎样生存,再说,幽冥你曾杀死麦卡的一位子爵,麦卡国难道就会袖手旁观吗?再说这个孩子存在对他们来说是暴露秘密的隐患,所以在政治上他们肯定会将这个孩子害死!但是这是在我们的土地上,所以,他们更会栽赃我们,说是我们的错误,这样,百姓会怎样想,男孩的家长会怎样去想?你们有没有想过,而且,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该怎样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你们考虑过没有,目前我想伊芙利特已经在搜索他的家长,但这段时间我们必须将他摆在我们能够看到的地方,所以,我反对释放这个孩子,我们应该保护他到他的父母来接他的时候,这里距离潼关有数千公里,中间要越过长江,十万大山,中原,黄河,最终爬到天险,到达高坡,最终回到漠北,一个孩子怎么能做到这些?我的提议是,由我和科尔雅来领养这个孩子,直到他的父母来为止,并且,在这段时间,去关爱他,而不是教导,去温暖他,让他感受到温暖而不是法律的无情,我会以将军的身份通知首相,如若不从莫怪我三千水军不讲情面!”“你要兵谏?”“不得已只能这样,但道理在我,首相也必须服从。”

    最终判决结果,所有反对的人表示了赞同给男孩定罪,但为了保护他,罪名将不再审判,不再入狱,而以监督之名送到巴赤鸢的将军府进行软禁,其实是保护,科尔雅经常带着这个孩子,凭她的能力完全可以保护的了他。

    再后来,伊芙利特终于找到了孩子的父母,这是黄土高坡的一户贫农,伊芙利特为了表达歉意特意送去三百两白银以表示慰问,并将一块救兵符和五张瞬空符送给他们,救兵符可以在他们危难的紧急关头召唤出夏国的救兵,瞬空符可以瞬间移动。

    他们说是因为管教疏忽才导致了孩子被蛊惑的激进行为,他们保证日后一定严加看管。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