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手座卢清宵:不归的永劫撕开时间的缝隙,青鸟的血羽奏响挽歌的旋律  (273)大撤退

章节字数:4062  更新时间:15-10-21 00: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曜三年四月五日是一个风水岭,在这一天的十二点过后,夏国正式与之前稳定繁荣的状态从此挥手告别……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噩梦,无尽的征程与溃逃之路。

    南浔,萧柳书院,春开四月,早早攀上枝头的桃朵繁华胜雪,落日的晚风悠然吹过,在一场猎猎盛放灼灼其华之后,在最美的时刻却同急雨一般散落成一地粉红色的心形花瓣。

    李萧和柳惠去了城市里商议战时书院资金缩水以及特殊时期疏散西南方计划去了,幽嘉启此时正在玩耍,突然看到了门口那个一袭黑色水獭皮雨衣的男子,撑着伞,不一会,就听到了叫她的声音。

    栎木栅栏被打开的瞬间,幽嘉启飞快的扑到橥獳的怀中,“爹爹!”橥獳一把搂住了她,说道:“你的四个妹妹都已经上车了,我们也快点去吧。”

    赤陵到武陵的途中,从车窗向外看去,一片油润的鲜绿,牛毛的细雨鞭打着人们的脸,趁机而入的潮湿让人发毛,寒气已经减轻,气温开始回升。

    从北方边境撤离的妇孺及那些伤残的士兵在长矛宪兵的吆喝下排成长长的队伍,背着包袱埋头于撤退的路上,像一阵黄沙席卷绿色的原野。

    “我们知道不辞劳苦的公民们,为了国家的意志,民族的尊严自愿接受了这一切,安全疏散之后我们可以确保百分之六十的食物与水,并尽可能让残破的秩序重回正轨,在路上你们可以看到我们无畏的战士穿过原野越过丘陵,请我们共同为他们祈福,他们承载着民族振兴的希望……”宪兵拉着一辆牛车,牛车上载着广播器,广播器里声音传的很远。

    “快走快走!照看好自家的孩子!保持秩序!纪律!留神自己的行礼,不要给队伍制造混乱!”摇着红旗的头子站在车棚上大力挥舞着旗帜,向南方挥动,而另一边,一面黑旗则向北面挥动。

    “爹爹,我们为什么要往北走?”幽嘉启靠在橥獳的身上,闭目休神,幽冥坐在另一边将一件带皮袄给她披上,窗玻璃上,雨水蒙上了一层阴翳,模糊看去竟像绿色的汪洋。

    幽嘉启用手擦去玻璃上的水渍,那辆红木的华丽马车,正在旁边向相反的地方开去,幽嘉启赶忙叫道:“科梦!”马车忽然停下,那是李萧夫妇俩的门面马车,幽冥认得。

    从车后面跑下来一位小女孩,长的也有几分与幽嘉启相似的相貌,她喊道:“嘉启!”幽嘉启看到后,不顾什么便开门跳下车,拉上那个女孩的手,“李科梦,你父亲同意转移家业了吗?”李科梦点点头,“嗯,家父说我们全家都要去南方,回家乡,你们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我们要去支援前线,小姑娘。”幽冥从车上下来,一把搂住嘉启的脖子,她抽着烟,望着从马车上走下来的李萧,说道:“令嫒真的很优秀,在战争结束之前,保护好她,另外,我的那四个孩子,你也帮忙照看一下好了,嘉启是大孩子了,对不对?”幽冥拍了拍嘉启的脑袋,又再度控制住她,说道:“她长大了,要学会在战火中如何保全自己,但是和平,总归教不来的,当年我父亲把我放在离敌阵只有五百米的城墙边,然后是各种冲锋陷阵,如今,她是幽家的孩子。”幽冥叼着烟管,两颗在阴雨天气闪着光的眼睛充满尊严,“所以,她必须要用实际行动证明,幽家的子嗣没有孬种!”

    李萧的夫人柳惠穿着高跟鞋磕磕碰碰的走下马车,一把搂住李科梦,说道,“夫人,这点不妥吧,您的孩子还小,而且还是我的学生!我们要撤退到南疆去了,你们也不要勉强,总会有人会为这个国家献身的!所以,跟我们一起调头吧!”柳惠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了车轮碾压沙石的声音之下了,那些宪兵的吆喝声也从来不断。

    一个宪兵背着长枪走过来,一把拉开柳惠和幽冥,说道:“法律规定,公民无论是去那里,都不得在战争期间做任何的逗留,不然的话……”宪兵没有继续说下去,大概是不忍于心,毕竟,在这个时期谁再没个离别呢?说不悲伤又怎么可能?

    柳惠拉紧衣服的绑带,小步走到宪兵面前,掏出几张票子说道:“对不起了官爷,您要多少钱您就开个数吧!我们可以给,我们愿意给!但请您看看我们谁像是愿意分别的人?再给一点时间就好……”宪兵默许了,也许是出于无奈,柳惠点头笑了笑,将一叠票子折叠好塞入宪兵的口袋,面色被风刮的发红,却依旧洋溢着外露的热度,“谢谢您,官爷,再一点时间就好……真的,一点时间就好。”

    两辆车子前,两辈人的友情被迫残忍割离,幽嘉启与李科梦在大人的臂弯下面对未知的两极宿命,不知该如何言喻,明白事理的大人又怎能轻松启齿?

    “到那边之后,记得找头子开口要棉衣,脏点没关系,只要耐暖,另外,给你些碎银子吧,黑市上的烧酒都不便宜,如果实在不行,就让我先生给你们派专机空投支票,有什么困难尽管写信上南疆给我看,还有,一定要活着回来哦!”

    幽冥将手搭在幽嘉启的肩上,眼神褪去温度,变得冷淡,面庞上强抿出一丝苦笑,“我会的,你们也要小心天气反复无常哦!”下一刻,她硬生生的将幽嘉启拽上车,不顾她不解的抱怨,只是默许地对司机说了声:“开车,赶上前面的大部队。”车缓缓的开动了,魔力的余温从尾气管喷出,像小鬼低声的哀怨。

    一切都淹没在默许下永劫的大沉默之中了……

    ……

    金陵,凯迈特公主行宫里,铁铎穿着丝绸银灰色风衣,U字绕着脖颈戴着格子羊绒围巾,头戴鸭舌帽,穿着朴素的黑色布裤和一双偏黄的黑色皮鞋。

    今天是宣战并再度南移的第一天,首相早早的就让铁铎赶往行宫,奉劝凯迈特公主珀希亚和民众一起南移,怎想却遭到了公主的反对。

    珀希亚身着紫色的丝绢露肩连衣短裙,一圈金质的肩环凸显了她气度上的非凡与种姓的高贵,她那一双碧绿的瞳孔彷如荷塘中倒映的皎洁的银月般华美,透着些许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一张精巧的锥子脸承载着傲然的眉宇,高贵却不失那份只属于女性的活泼与灵动,在月色下仿佛一只轻盈的飞燕。

    “撤退公文已经贴出了,公主殿下,对您的冒犯,鄙人感到惭愧,但为了您的安全考虑……”铁铎正想解释,就被珀希亚打断了,“为什么,贱种可以毫不犹豫的赴死,贵种却可以口若悬河,视而不见?”她凝眉时,轻轻撇起的透明双唇像水滴般绽放在雪山下清丽的湖泊里,“难道,死亡只要闭上双眼就不存在了吗?难道,嘶鸣捂住耳朵就可以逃避了吗?”

    铁铎毕竟是以汉人常规的思维来考虑的,却没有料到凯迈特人无论男女都是要习武的。

    “请殿下不要难为鄙人,鄙人也是按命令行事,况且,为了您的安全考虑,您的安全!”铁铎强调道,他紧紧的抱住了怀中的公文板,好显得那些条文更能有存在感也更能给他以支持。

    铁铎不敢放肆,只得鞠躬请退,“回,回禀公主殿下,臣下告辞,您再考虑下吧!”

    夜里,珀希亚无心睡眠,她披着睡衣,在月光的庭院中走向一个她好奇的地方,那里有一只海妖,是皇上亲征极北的战利品,汉人当然不懂,但她懂,海妖若不出自非常悲伤的原因,绝不会在每夜发出那样哭泣的歌声。

    囚笼之中,被囚禁的鱼尾海妖,干裂的蓝色皮肤上析出点点盐粒,鱼鳍像是老机械的齿轮再也难以拨动,那歌声中是失去孩子的母亲的沙哑呻吟,全都是,只可惜克诺索斯与金陵相差甚远。

    “你在思念什么呢?”珀希亚用克诺索斯语问道,海妖慢慢的抬起了脑袋,用闪着光的猩红的双眼凝望着她。

    “又是什么逼供的把戏么?我想我很快就会死了,你们怎样处置我都无所谓,只是希望你们能放过我的两个孩子。”海妖的气息微弱,像被海藻污染了的浪涛沉闷的潮声,但因泪水而炙热的瞳孔中,却仿佛有一息依然存在。

    “我想要来帮你,我不是政客。”珀希亚试着用这样的方式安慰海妖的情绪,并尝试了解她哭泣的原因。

    “在克诺索斯,海妖一族的卵壳是帝王的补品,他们无止息的捕杀我们,不会理会我们的哀伤与感情,再后来,教廷站了出来,颁布了法律,保障了我们种族的繁衍,但仍有一些时令的偷猎者,为了金钱和地位,不惜铤而走险在黑市上赚取这份暴利,我的八个孩子,有五个因为这种行径而在胎儿时被强行暴露在空气中悲惨死去,一个被流亡的我带到东方,还有两个,被我狠心扔下海沟……”她说话的时候,红色瞳孔中燃起的希望仿佛夏夜的篝火丛般美丽,那是她最后一丝繁衍的希望。

    “那海沟中的孩子呢?”珀希亚追问道。

    “如今,我能感受到她们活跃的气息,明明很近了,我能感受到她们也来到了东方,来这里找我,通过巫婆的时空魔法。”海妖话锋一落,突然急切的惶恐了起来,“我知道我对于你们人类来说,也许罪恶满盈,我自身也并不畏惧死亡,如果能够要求,就请给我一个痛……”海妖的眼中溢出泪花,突然变作反悔的拙劣,“哦不,我不能死,我还要去找她们!我的孩子,她们还活着!我能感受的到!”反复无常,或许丧子后的她的精神世界,已经垮了,珀希亚站了起来,依然低着头,她想要证明自己并非救世的屠夫,但一切证词在虚伪的污染下已经苍白无力。

    还要创造多少起相同的悲剧呢?在这个时代,多少神话故事都曾描写过的美人鱼的诗篇,却殊不知那凄美的歌声是为何而颂,那宝石般的眼泪究竟为谁而流……

    珀希亚从海妖的口中得知,那种骨肉间通心的感知,宛如被极细的金属丝拉扯着心脏的痛楚,她说也许孩子们在北方,在夏国边境那一带的盆地中,那虽然比这里更要往北,但因为热空气常年无法流通,所以几乎跟雨林毫无区别。

    那里是白河流域,也是战士们出征的必经之路,因其长期有魔力扰乱磁场与风,所以任何飞机都无法飞越,士兵们到了武陵,只好徒步穿过雨林,然而另一边,勒古图佐,这位来自热带地区的蛮王,在那里设下了天罗地网,夏国一千名士兵正要面临极为严峻的考验。

    然而更糟糕的是,首相并不了解那里的地形,为了便于适应大漠粗暴的环境,首相特批重金从波斯购入了一千套波斯沙漠行军套装,是透气的亚麻布制成的袍子,与沙漠夜间用丝绸披风,配上牛皮腰带与牛皮筒马靴,再加上一个骆驼皮制成的能够保温保热的水壶,为一套,还有更让人感到惋惜的是,另外特别进口了二百匹波斯彤鬃烈马,以及牛羊肉干和骆驼奶粉奶片,这些物资早在战士们到达之前就已经被武陵机场拆封了,那些战士下飞机就可以领的到。

    然而他们即将面对的并不是沙漠,而是雨林,在雨林中皮靴是脚癣的滋生器,丝绸披风会积存大量的露水,会拖慢行程,牛皮腰带在那里甚至不如普通布条或者随便抓一条蛇剥皮制成的绑腿更结实束衣,至于保温保热,在雨林里想尝尝二十度以下的水都没有,漫山遍野全是温泉,至于牛羊肉和奶制品所提供的热量,在雨林里这无疑是在作死,至于马匹太好,等钻进去就等着看财政部门如何哭的稀里哗啦吧!至少也得心痛好一阵子,没十天半个月平复不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