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手座卢清宵:不归的永劫撕开时间的缝隙,青鸟的血羽奏响挽歌的旋律  (286)子夜微星

章节字数:2176  更新时间:15-11-02 20: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谢谢,谢谢各位的捧场!愿战争结束之后,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不悔的爱情及,真实的幸福!”科尔雅招手后,双手交握于两肩,诚恳施礼,献舞结束。

    成群的银星组成舞会的壁穹,点落衣羽及裙裾。

    晚间,幽冥叩响了橥獳的办公室大门,橥獳赶忙将脸底下,在水盆边过了一遍冷水,忙道:“进来!”

    幽冥全副武装,身披貂裘抱臂站在门口,道:“该出征了,舞会的童话结束了,从今天开始,辉煌将会被重新洗牌,而我们,必将稳操胜券。”

    “今晚?”橥獳松开手中的烟蒂,惊呼道,他望着那幽冥身着一袭褐色呢子大衣,在衣领上附着一圈银色的羽翎,一顶软革银剑军帽下,两瞳在漆黑的遮影下闪出锋利夺魄的有神金光。

    幽冥坐下,从衣内口袋里掏出一个红木盒,从盒子中拿出玉米芯的烟斗点着深吸了一口,忧深叹道:“橥獳,你我皆知这行程之长,其血腥程度恐怕远超我们所能测度之及,橥獳,不要告诉嘉启。”幽冥脸色泛出夜紫色的光,她苦笑说,“拜托了。”

    橥獳从桌上抓起酒杯,倾身舒臂将酒水递给她,他点头道:“战争开始,我们即使有天大的本领也无法预测是否能在毫无仁义的猩红废墟中存活下来,总有积极的疯子会去顶替我们的,你何必抛弃自己的孩子去奔赴前线,要知道孩子最需要一个母亲!”

    幽冥仰天,望着半残的月光渐渐在乌云遮时隐没,她长叹道:“我已经逃避了二十多年,对不起,橥獳,这是我的命,我们幽家祖祖辈辈为潼关卫,有是杀身成仁之死士,从不出善生恶死之亡徒,事已至此,无论谁都逃不出永劫,算好的劫数一样,那么,我可以奢望你的理解吗?”

    橥獳将手搭在她的肩上,柔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带上我和嘉启。”橥獳点点头。

    丞相府,会议室里,伊尹坐在最中央的沙发上,戴着眼镜去读一份关于幽冥刚刚拟好的出征请求,一堆政客围坐在他的身边,伊尹的沙发边上是一个火炉,他尽量靠着火炉好让自己暖和一点,虽然说是四月但北国的夜晚是非常寒冷的。

    “凌晨一点那女汉子会被带离房间,去见自己的亲人并和他们诀别,同时那些战士也会做好最后的准备,将有数十名女奴为他们做全套的护理。”伊尹用银色小手杖的尾部敲了下公文纸,“军需官会为他们整理好干肉和丝绸睡袋,然后他们会连夜出征,你们将程序顺一遍,然后各就各位,别弄错了,要知道这军机一时之差就可影响整个国家的全局。”伊尹摘下眼镜,揉了揉眨着的小眼,端起桌上的酒杯抿了一口,橘色的长杆吊灯照的他面色微醺,略带疲惫,眼神中浑浊的泪光充满了憧憬之意。

    胡彻看过后递给孙正碑,孙正碑接过时咬了咬指甲盖,问道:“胡彻。”胡彻点头道:“我在听。”孙正碑弹了下纸,问道:“出征的指挥官是谁,安排好了吗?丞相,原谅我的不敬,只是,我不知道一个弱女子有何政绩,她既无身份,亦无官职,反倒大气凛然,毫无愧色,这不符合常理啊!我看雷将军和胡将军都比她要合适的多了。”

    伊尹用戴着戒指的手上挑说道:“胡彻,不要在意那无聊的话题了,你送出征的战士们从西北角出城,趁着今夜雾大,用瞬空符传送到潼关城中,记得让护送队挑个好地方,还有,要送上祝福。”伊尹特别叮嘱道。

    胡彻点点头,皱眉头道:“我已经吩咐军需处给每个士兵都准备了全身的棉服,可你的报告上说是要缣麻的,士兵将无遮无掩的行走在寒冷的森林里,可今晚郊外的气温保守了说也没有十度,这他妈的是想干什么,您想让士兵搞行为艺术吗?”

    伊尹抓着酒杯,慢条斯理的解释道:“从明天中午开始气温将会回升,除非放弃速度,不然一身棉服在明天将会是个负担,我试着联系下潼关里的百姓,看看有没有谁会煮姜汤,借个锅用用,本来丝绸睡袋就算是负担之外的重物了,那些小年轻可驼不起。”伊尹说道:“为了胜利,我们只能丢车保帅,好了诸位,是成是败,就看明天生死一搏了,胜利万岁。”伊尹直起身来,熄了会议室的灯,走去睡觉。

    散会后,幽冥来丞相府拿兵符,偶然听到在侧殿有胡彻和孙正碑正在对话。

    “一个长的有几分姿色的女人,为什么丞相会这么信任她还交给她兵权?我真想不明白她到底有什么后台在支撑。”胡彻叹道。

    孙正碑晃了晃指头,说道:“她一女人,一点修养也没有的女人,除了脸蛋和身材,还有什么资格能让她弄到兵符?”

    胡彻惊讶道:“这样说来,她是用了不干净的手段了?”孙正碑抠了抠牙板,咬牙道:“她简直是婊子里的耻辱,真不知道她到底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

    就在这时,幽冥拉着幽嘉启从大门口走进来,她来领兵符。

    孙正碑一见幽冥当即垂下两手,滑上滑下的指着幽冥厉声讽刺道:“开玩笑吧?您的主意,您想要和丞相一起被载入史册,从此飞黄鹏达吗?天知道你是用了怎样不干不净的手段!不要脸的戏子,用你们盗贼业内行话来说,就是‘抢风头的烂婊子’吧?”

    幽冥自然是听到了他们所有的对话,她抽出剑来一下子抵到孙正碑的喉咙上,说道:“我会证明给你看的,一场公正而恢弘的战役,将从一个被歧视的女人的眼中开始,一步步向着黎明奔进!”

    科尔雅化了三人之间的矛盾,她拉着蓝石慈海的手,笑着说道:“这孩子说他认识潼关的某一酒肆,如果幸运的话我们晚上或许可以留宿在那,不至于在荒郊野外扎营了。”

    说完,拿了符纸和兵符,在子夜时分化为晨星,二十多名精锐的战士背着行囊在潼关城下降落了。

    眼前,破败的城墙与零碎的木屑呈现,蓝石慈海指着废墟道:“那里,我爹爹的酒肆就在两条街后面,那块大石板的拐角。”他比划着,叹道:“唉,真不知道酒肆旁的糖果店还开不开了,自从满人频繁出现,潼关就和其他地方断了音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