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手座卢清宵:不归的永劫撕开时间的缝隙,青鸟的血羽奏响挽歌的旋律  (291)梨歌倾城

章节字数:1465  更新时间:15-11-08 18: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她睁开双眼,他那定格在夜色微光里的闪耀笑颜,浮现在眼前,她意识到,那些可怕的事情,终于要在他最坦然的时候到来了。

    清风拂过,阳光洒下一片金黄,美丽的邯郸城迎来了新的白昼,站在城北的旷野上慌张四望,归时迟雁,落香梨雨,徘徊的花瓣碎片在光阴里乱了轨迹的分寸,在被泪光所染的视角中见去,仿佛少女不小心弄丢的千千万万写满爱意的信筏,只是添弄了些许凭空的炫目,做了太长太久的梦,在这一刻结结实实的醒来了。

    街上,为统治者而作秀的一片井然繁华,还依然如此,但那些街头治安队员手中提起的砍刀好像在提醒她,这是个动荡的年代了,以前不是,现在已经是,因为在和平时期他们的刀是老老实实待在刀鞘中的。

    征战者,结伴而行,即将一路纵马高歌,那里刀光剑影,那里环佩叮当,事后会有无数的人来瞻仰你,你,一举成名的英雄,血路在梨花雨下铺开,那仿佛是身后挥手送别的妻儿的眼泪,这个有梨花的四月,往往会因离别而显得更加在意。

    仓皇岁月里,晴日在林间晓雾被揭开面纱时飞速的腾升,好像怕误了谁的丰功伟绩的碑堂之光,淡金色的阳炎为梨瓣点了甜蜜的淡妆,暮然侧首,你就在我身边微笑。

    以赛身披硬牛皮的护具,肩上有落梨轻擦白绒,鼻息灵动,笑意淡漠,却依然如昔日,散发着凝神散虑的迷人微光,让她不禁想要努力在迷茫的双眼前刻下对他的印象,生怕会遗忘掉难以再温的笑意。

    即使那样脆弱,她也想要像捧起玻璃渣一般回首思索,胸中燃烧着久久跃动的火焰,难道就此用沉淀的方式朽烂掉青春的一切?

    再一度相见,不知是何年,或许永不得照面,记忆或许就将静化为噩梦里的幻电。

    “谢谢你的陪伴,希望下次见面时,你还活着。”嘉启攥住了他冰冷的羊皮连指手套,在他错愕间叹息这太过昂贵的要求。

    “我会的。”以赛愉快的眨了眨眼,点点头,用黑色的手套攥住银光在鞘的佩剑,轻点太阳穴致敬,剑鞘的薄壳在无私的光照下泛起坚实的银芒。

    “那……”嘉启攥住了他的手套,迟迟不敢放手,以赛温柔的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已是暖春了,为何还穿这么厚?”嘉启思来想去,脑海中的千言万语,终定还是这句能使他听来踏实。

    “啊呐,山上冷,我们要去高处扎营的,呵,很高的地方。”以赛笑着说,语气是那样轻快,如飘起的梨花,落音无声,却出奇的沉重。

    嘉启搂住了他,用鼻尖擦着他肩上的软软凉凉的绒毛,两臂交握在他的背后,那层牛皮真的很生冷,含着淡淡的烟草香,还有皮革香,男人的气息竟这样亲切呵,从来没有过,而此刻,最近的距离,也是最远的吧。

    “以赛,我不会有事,你也,不许有事,真的,昨晚,我们的眼睛都那样明亮了,泪水那般晶莹滚烫,是彼此的体温,难道,那还有假吗?”

    放不开的手,因命运的牵引似做戏般踌躇,在一片光影交错中,齿轮此刻闭合将意味着彼时撕开的巨大的黑暗,谁不会有很多的无奈?谁想看着襁褓的婴孩失去亲切的父亲?谁想在洞房一日后夜静守孤纸冰泪焚心?

    “我答应你,嘉启,等我回来,不会有事,真的是,太好的践行祝福了不是吗?”以赛急促的喘息声敲进了她的肺腑,伴随着风的叹息奏响了战端的序曲。

    “以赛,该前进了,不要向命运低头……”她说着,一边强忍一边缓缓放开抓握的手,指尖残留着他的体温,放于唇边,紧紧闭合,啜饮这份弥留的香甜。

    昔日的他们正风华正茂,目光里充满了亲昵与信任,脸上总是挂着春日暖阳般的和煦的笑容,可以毫不犹豫的把后背交给对方守护,而如今面对的却只有一个背影,直面相对的瞬间却形同陌路,隔着无法逾越的遥远距离一般,或是落寞,或是怒不可遏的喊出对方的全名,想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究竟是有多么爱他(她),只可惜,得到的回应,只有凛冽的风声和划过耳畔的质问的声音。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