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物语:鲜血滴于玫瑰永不凋零的爱,皎皎冰辰,披上子夜祈色的沉默  (370)西西里之海

章节字数:2942  更新时间:16-06-21 22: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海上的艰辛生活一直是海员们解决不了的难题,在出征以来几乎停滞了的时间里,都困扰着只能靠服用杏仁、核桃等坚果来弥补油性营养匮乏而带来恶果的士兵。

    人们饱尝酸辛,士气低垂,却总是同纤夫一般劳作。被海上毒辣的烈日和持续不消的潮气,整日地,加在他们的身上。

    清淡无味的饮食让他们的血液不畅,加上暴露在紫外线强光之下,因此引发的病变,大多是血管塞车。而最要紧的新鲜果蔬,本就不多,经过十余天,已经见了底。

    水手们常说,在七月的地中海上来一趟旅行,给人的感觉就像‘把鲜肉扔进沸水里皮开肉绽般活活受罪。’

    船上的人因为燥热而无法安静待着,像索伦西斯就常常脚踏三艘船,或到伊奥科斯的船上行宫里喝点酒,或是到邓兰钦那里拿咖啡豆换茶叶。总之,三船劳工在烈日下急的不可开交时,索伦西斯端着香槟的身影看起来且浪漫且悠闲。

    好在是忍无可忍的日子凑合了一段时间接着,宣布靠岸补给的消息在某一天传遍了船头船尾,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之后,各路军官决定兑现诺言,当晚,三艘战舰正式在西西里海上驿站抛锚挂钩。

    “是西西里又不是西海岸,在我们自己的领土上,低调什么?”军营灯火区外面,旗杆下,提着香槟的索伦西斯指了指那面蝎子旗,不满地抛了抛嫌弃的手绢,“通知你们的士兵,换了旗子再上岸。”

    “等一下,不要换回狮子,太招摇了。”伊奥科斯朝旗手勾了勾指尖,“西西里名义上固然是泛雅典的领岛,可毕竟靠近西方。像自家鱼塘里的另一个世界,很难想象里面都有些什么东西。在鱼龙混杂的不管制地区,只站在高处,是不会有人愿意拥戴我们的。没有了拥戴的公文白纸,即使有了泛雅典的署名也是空话一句。”

    索伦西斯提着铁丝酒架,不耐烦的转身走开,“算了,到了西岸金子归我就好,亚麻珊瑚什么的,拿去给学院派的孩子们编花环吧。”

    “拿下西岸,对你来说是多大的挑战?”伊奥科斯临走时喊住了索伦西斯。

    “除了对卡塔兰土著仍然一知半解外,不会再有任何问题。”索伦西斯轻轻挥了挥袍子,“拿来与我们相比,显然他们不成体统。”

    “索伦……”

    “还有什么事?”听到伊奥科斯再次叫住他,索伦干练的瞳孔里焕焕闪过一丝促狭的月色。

    “没什么,我们第三次的合作,一定会比前两次顺利的多。”伊奥科斯眯眼笑着点头说好。

    “一定会。”索伦西斯用左拳轻轻砸在心口,“这互相祝福的手势,好像当年的两位王子在一艘船上相互致敬的光辉瞬间。”

    索伦西斯将手搭在伊奥科斯的肩上,见伊奥科斯如有心事,自讨没趣的抄手下了船,“算了,我先一步喝酒去了,你最好快点。触礁以后再惋惜,可就晚了,趁着我们还漂着的时候就多享受享受吧。”

    “只是船上有个家伙还没有睡醒。”伊奥科斯说完自话的同时,估计索伦已经找到舞伴了。

    伊奥科斯走进他的独立舱室,轻脚踩到熟睡的莘宁前面,眼角氤出一汪特别明媚的蓝晕。

    “你说什么……”莘宁梦中的指尖上下跳动,被伊奥科斯稳稳托住递到胸口。

    “我说啊……我还不曾向你献上婚后的第一个早安吻呢。”伊奥科斯耳间的秀发自然垂下,体温的重量沉沉压下,伴随着亲吻落下一阵特别的酥痒,如同是他倾尽一生的承诺。

    “喂喂,你别闹,哪里来的早安吻,这才是半夜啊!”睡意全无的莘宁惊醒后将他推到一边。

    “爱奥尼亚,时间对于我们我们还有什么意义,等到了太阳落下的地方,我们都会永恒存在。”伊奥科斯好像赖在了床边,发梢杏仁油的香气,及唇齿间流露出的伯罗奔尼撒果酱味道,馥郁在他分外动人的异域情迷,一瞥是沉沦于求索精神的笑意。附在她的身旁时,馨香的像立身于基菲索斯河畔的花海,水晶一样的眸子里流淌着温泉水般至骨绵软的体贴,璀璨如沉寂海岸上飘散的碎花,透过窗棂撒入潮湿的船舱里。

    “到陆地了吗?”莘宁坐起,仓促欣赏着飘进来的各色花枝蔓叶,新鲜的风从飘忽的窗台上涌进来。

    “是啊,跟我到岸上去。”伊奥科斯说着,抱起莘宁就要走出去。

    “喂喂,我还没睡醒呐!”伊奥科斯无视了她的挣扎,欣赏着她在怀中的娇小,恣意的容颜上倏的挂了一丝微醺的红晕。

    “你在什么时候苏醒都不要紧,因为我始终会陪在你身边,千年万年,我的爱永不因时间而改变。”他扬起头,秀发飘逸时,额间系紧的彩带如流霞翩跹。

    ‘——☆——’

    西西里港,沿海行走,天边的极光碎成了缭乱珠帘,在神话的支线里涌映着雪白的波浪,沿山整齐堆砌雪白的桥梁,像是落月下的水晶宫殿,发散着神圣却也古朴的光辉。

    远山坐落的金色古堡,巨大的方尖塔抖擞着周身中空清丽微蓝的青色光环,附着的藤蔓顺着海水映在塔上的淡蓝色波影慢慢向上爬去,初开的蔓生花朵融化在月夜初生的洗礼中,渲涂上淡淡紫银色的梦幻。

    一潮一潮的声响在衣裙下轰鸣澎湃,心中的激动再难自抑。

    伊奥科斯蓝蓝的眼睛静静看着海岸,被亿万缕纯净的光华玷染的安静深邃,像一口冰冷的寒潭由内而外蕴纳了幸福的甘甜。

    ‘这样的景色,恐怕一生再难遇到了……’莘宁在心里默默思索着,不知怎的就被他听到了唏嘘的微声。伊奥科斯不但是雅典的王,更是在黎明时刻诞生的神圣之子,体内蕴藏着最纯粹的光明力量,这样的人,即使是倾尽一生来追逐,也会像像暗夜的星辰永远得不到清晨露水的芳泽一样,难以产生交集。

    我们在时空中路过,如同平行线的两端被紧紧相系。我们的命运坦诚开阔,可以毫不犹豫的奔向星辰大海的彼岸,有神在天堂聆听我们在用号角许愿……

    “那对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等得到了永恒的生命,看多少次也没有问题,只是……”伊奥科斯蓝色的眸子闪闪发光,晶莹剔透的像一面水晶镜子照穿了她的心事,他伸过手来捧住莘宁的脸蛋,如获至宝似的露出怜惜的神色,“爱奥尼亚,到底还要我倾尽多少天下,我才能真正得到你的心呢?”羊奶似的月光淌在他的侧颜,投在他的眼睑,像轻展的蝶翼一闪一闪,仿佛有关于世界的欲望,都从那里振翅而起,向光明飞去。

    为什么要为我倾尽天下?

    莘宁在心里几乎要这样喊出来了。

    你是古典希腊最辉煌的君主、你为希腊留下了享誉欧亚的太阳神灯塔、你举起火炬的样子会成为七大奇迹、你说过太阳神照射到的每一处,都是希腊、你的国度从此永不沉船……

    “爱奥尼亚/伊奥科斯!因为爱情让我们问心无愧!”相识太久的两人,何时已经默契到了异口同声的地步了呢?是不是因为在我的心里,还有你哭泣的灵魂存在着?

    不知是谁攥的谁的手,只知道双方都很用力,莘宁靠在他的臂弯下,情不自禁的说出这样的话。

    “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如果我可以为你而永远存在,再晚也不要紧,再远的两个人,到了不规则命运的尽头,也都有他们相遇的那一天,我相信,不久的将来,这一切都会实现。”

    “你相信命运了吗?”莘宁小心翼翼的说道,事实上,因为我们走的是不同的直线,所以,根本不会有交集……你许诺下的一切都会实现,因不久的将来你的死去,使这一切都沦为谎言。

    “爱奥尼亚,我本不愿相信,我恨这命运,恨的是它夺走了我的自由,我的年华;同时却也爱这命运,因为是它让我拥有了你……”伊奥科斯对莘宁伸出手来,“像一个雅典男人一样作出承诺吧,既然可以交集,就不要再有分开,记住我已经得到了你的心,这世上,还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

    除了永恒的生命,你几乎得到了你想要的全部一切。

    在二十三岁的年纪做到,能不能算是已经问心无愧?

    你的一生,其实都很美好。

    你不该死在不久的将来,我绝不会让那件可怕的事情发生,绝不会!

    因为你说过,‘既然可以交集,就不要再有分开……’

    你是雅典人,你的话都是汪洋大海的真理。

    当然,这句话是假的,真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