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沉思年少浪迹  四十一章 不值一提

章节字数:2939  更新时间:15-02-10 17: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节打完,出乎意料的,20:25,会合队竟然领先5分,究其原因,与万重山干系甚大,受了开局的影响,不论是带球进攻,还是断球防守,他感情色彩浓重,常常因为看不惯会合队所为,便意气用事造成犯规,落入了会合队的陷阱里,导致场上队员把握不了节奏,无法组织有效的配合。

    “重山,你理性点,这是比赛,有什么气私底下撒,你要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第二节我代你吧,你冷静冷静。”趁着第一节结束休息的空当,老胡皱着眉头道。

    “不行,今天老子非要亲手把他们打出屎样来,不然老子白长了这么大块头,老胡,接下来的比赛,我尽量克制住,你放心,我会把分数追回来的!”万重山望着对面的会合队,万般的不服气。

    老胡看万重山一脸要杀人的模样,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退了回去,我看他吃瘪的样子,不觉好笑。

    老胡道:“笑什么?重山正在气头上,我要是换下他,谁知他会闹成啥样,与其这样,还不如放开手让他去干,没准有了上节的教训,这节他学乖了。”

    我道:“重山要真是这样,他那么大的块头真是白长了,你看吧,这烂摊子,除了你没人收。”

    老胡道:“你就这么不相信重山,何况就算重山接着莽撞丢了分,小燕子他们也不是吃素的。”

    我道:“我不是不相信重山,只是重山性格直受不了鸟气,不然你也不会仅仅是出言吓唬他了,一旦重山发挥失常,场上只剩下两个首发,对阵会合队五个首发,想赢球谈何容易!”

    老胡道:“想不到叶子你看得很透彻吗,算了吧,重山既然要打就让他打吧,大不了后两节我们多费点力气扳回战局就是了。”

    我顿了顿,突然道:“假如扳不回怎么办,你说我们晚上会炒了重山的菊花吗?”

    老胡僵了下脸色,看了看场上的重山,黑线满额,我哈哈一笑,继续看球。

    有了上节的失利,这节重山打得确实要稳得多,具备了中锋的基本素养,配合其他球员逐渐得心应手,战队整体实力迅速提升。

    会合队变化也不小,嚣张气焰没有因得分上升而上升,反而有种沉寂的感觉,尤其是面对重山时,几乎没有小动作,究其根本,许是他们得罪重山的后果很惨痛,君不见卷毛的小手红彤彤的,都微微肿了起来,看得我们也动了恻隐之心,暗叹重山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下手太重了吧。

    老胡开着玩笑道:“果然是欺软不欺硬,看这些龟孙子还敢不敢玩阴了,打残你们,关门,放重山!”

    我没想到局势居然会发生这么大的逆转,会合队竟无人敢亲近重山,这么一来,重山反而成了最轻松的人。

    少了不干净的小动作,到了第二节中段,两队便打平了,意识到再不调整战略就有可能被我队反超,会合队队长以鞋带松了为理由找裁判暂停比赛。

    会合队队长趁系鞋带的关口,小声吩咐了聚上来的队友们,向裁判点了点头,比赛又重新开始。

    虽不知道会合队长如何布置新的方阵,我猜想无非是尽量制造我方犯规,从而掌握更多的球权。

    重山的防守没有变化,防他的人多了份谨慎,不轻易招惹这头魔神,重山素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为信条,既然对方不招惹他,那他也就不会招惹对方,否则,休怪他手下无情。

    一时半会看不透会合队新的布局,此轮球权掌握在我队手上。

    丁鹏拿球,我真怕他又来三分,打到现在,这小子投了好几个三分,是投进了一两个,也浪费了许多投篮机会。

    幸好这下他没投,而是把球传给了小燕子,小燕子得球杀进二分线,防他的人是个黑胡子,黑胡子紧紧跟着他,伺机而动,看他阴厉的眼神,仿佛就像条等待猎物的毒蛇。

    小燕子晃他不过,准备传球出去,不料手还没伸出便感受到了一股掌风传来,匆忙改变方向,原打算传给东方位的司空,不得已传给了偏内线的重山。

    “叶子,你看清了吗?”老胡眼瞪得老大,眉宇间溢出了浓浓的杀气。

    “嗯,刚才会合那名队员掌势打出的方向好像不是球而是小燕子的手,怕是想断了我们得分的希望。”我看得分明,那个黑胡子出手的姿势,仿佛就和气急了的重山般,根本不是在打球,而是在打人,亏得小燕子素来鬼精,不然挨了这一下不肿也红!

    “这个挨千刀的会合,有钱人了不起呀,个个出手不干净,俺胡铁花非要灭了他们!”

    “小燕子如此,怕司空不会好过哪去,得知乎司空一声,免得他糊里糊涂地中了招。”

    “嗯”

    场上的局势以会合队长系鞋带为分界点,此时他们的打法一改第二节开始的低沉,变得狠厉阴毒,迫不得已,为了保障我队两投手的安全,减少他们拿球的机会,眼见重山又要动怒了。

    这球打得真窝囊,要怪就怪在,我们没有会合队熟悉比赛规则,没有好好研究隐藏在明规则之下的潜规则,以至于我们打人就是犯规,会合队打人则属正常防卫。

    我不由看向丁灵琳,发现她眉头紧锁,不知是厌恶己队的手段还是担心比赛的胜负。

    减弱小燕子和司空两人的影响力,我队犹如削去了左右臂,整体实力大为下降,第二节终以40:50的十分差距落后于会合队。

    中场休息,两队对持。

    “你们够阴呀,幸亏我反应快,不然死都不知怎么死的,真是FUCKYOU!”小燕子火冒三丈,又用了那个无比猥琐的手势。

    “你哪只眼看到了我出手,有本事告诉我呀,没素质,恶俗,难怪球打得不咋滴!”黑胡子人模鬼样地翘着兰花指道。

    “是吗,有种你们发誓,敢不敢发,不敢发你们就是孬种!”万重山早就看会合不爽了,此时不动口何时动口。

    “你让我发,我就发,当我是你跟班呀!”卷毛受了重山一掌,愈发疼痛,可谓恨透了重山。

    “才大一,你们就这么阴,以后出了社会还得了,岂不是祸害苍生!”愤青丁鹏在大义面前正气凛然。

    “阴?呵呵,你不会未成年吧,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谈道理,可笑真是可笑!”杀马特满脸看不起丁鹏的样,真是气煞我也!

    “我们退下,不必和贱人多费口舌!”老胡大踏步立于前,拦住躁动的我们,深深地看了会合队长一眼,满带挑衅之色,好似在说,你有种别跑,他妈地给俺等着!

    “听说上届工商出了位十年不遇的奇才?”

    会合队长慢悠悠说道,轻柔的声调似乎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魔力,把我们的脚步统统止住。

    “是有怎么样!”老胡不客气道。

    会合队长道:“他叫楚留香是吧,人称香帅,宜大三公子之一?”

    老胡道:“你不配喊他的名号!”

    会合队长道:“配不配不是你说的,听说他曾带院队参加校赛,却为了一个女生而中途放弃,以至于院队三败建工,不知这传言是真是假……。”

    老胡道:“这不关你的事,你无须多问!”

    会合队长道:“我认为是真的,今日一看工商队的风范,遥想楚学长,恐怕多是沽名钓誉之徒,根本不!值!得!一!提!”

    最后五个字,会合队长几乎一字一顿,声调拖得冗长轻浮,恍若化成一把把利剑,刺得我们心里血流不止。楚学长是工商的象征人物,没有楚学长,可谓就没有当今工商的名望,我们怎能容下别人如此诋毁于他,真是天大的可恶!

    老胡须发皆张,拳头握得轰轰响,气得脸通红道:“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怎么,想打架,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们,再发生类似冲突,即可取消资格!”裁判见两队剑拔弩张,忙丢下矿泉水赶来遏制。

    “取消就取消,今天非废了你们不可!”老胡最看不惯的便是有人谩骂楚学长,他是真的怒了。

    我一看裁判脸色不悦了起来,匆匆附在了老胡耳旁说道,老胡啊,你莫要冲动啊,冲动是魔鬼,一旦取消了比赛资格,我们不仅拿不到冠军,还成为他人的笑柄,楚学长好不容易为专业建立起来的名声,也有可能一落千丈,倘若楚学长得知此事乃是他最好的兄弟所为,你觉得楚学长作何感想。

    老胡听了我的话,气得颤抖的身体渐渐平静了下去,向裁判道了声对不起,又与会合队长说了句走着瞧,便带着我们退到了篮球框底,等待着第三节的开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