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  第一章 听醒木一声收

章节字数:2681  更新时间:15-03-20 17: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聚餐的日子定在星期六。

    有了期待,时间总会过得极慢,钟上的时针便如蜗牛般爬行。

    在煎熬中,苦苦地挨了四天的等待,直到星期五傍晚,副部才给了我短信,让我明天起早点,陪他买些零食。

    星期六清晨。

    我到超市门口的时候,副部已来了,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王怜花。

    心理部两大男副部之一,长得瘦瘦的,戴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仿佛邻家男孩。

    置办零食的时间并不长,长的是花心思琢磨女生喜爱吃的零食。

    部门碰头的地方,是公交站牌。

    我们到的时候,部门的其他人差不多到了。

    女副部,风四娘;另一个男副部,熊猫儿。

    我们从宿舍而来,将去一个名为雨山湖的地方。

    这是个传奇的公园。

    说它传奇,是因为每届心理部聚会必去此地,也是因为宜大大部分部门必去此地,更是因为宜城只有这么个免费而美丽的地方。

    人拜访多了,便成了神话。

    温黛黛没有来,只有她一个没有来,我想问,却不好开口。

    幸好,风副部开口了。

    “黛黛等会儿过来,大家等等。”

    原来她会来。

    我当然会等,一个人长这么大,等的时间还少么,何况还是等女人。

    曾风闻有位学长说过如此至理名言,他说,男人一生之中,至少有十年是白白浪费了,这十年里男人起码有五年是在等女人换衣服;还有五年在等女人脱衣服。

    我是信了。

    她来了,衣装清爽,气质如兰,好不美丽。

    她望着我笑了,笑了高深莫测,笑得我不知所措。

    我隐隐有了担心,深怕她突然对我开口。

    本来我是想她跟我开口的,现在看她笑了,我却不想了。

    人之变化,果然如风倏忽。

    她开口了。

    她说,叶开,那晚你舞得真好。

    聪明的女人不会戳痛男人的心,因为她懂得,这男人啊,就像处在叛逆期的小孩,你越是刺痛他,他越是恼你。

    但又不能纵容他、放过他,一次也不能放过,放过了一次,就得放过他两次、三次,逐渐放过,成了习惯。

    温黛黛无疑是聪明的女子,他没有直接点出那晚舞会我的尴尬,而是婉约地道出那晚她猜出了我的身份。

    我笑了笑,比哭还难看。

    我说,你的舞也不赖。

    她笑了笑,比花还好看。

    她说,可惜没有你的舞伴妖艳。

    我额头流出了汗,这女人啊,真喜欢比较。

    我说,你比她高雅。

    她笑压朝霞,道:“你不怕你那女友听了去,回头找你算账?”

    我道:“她可不是我的女友,只是舞伴。”

    她“哦”了声,似乎没想到。

    我道:“你怎么没带家属过来?”

    她道:“我若说他不是我的男友,你信吗?”

    这下,我算是知道了,一个女人平时再多么内向多么含蓄,一旦她和你较其真来,也够你受的。

    我若是说不信,她又岂会信我;我若说信,她言外之意又是什么?

    我忽地怔住了。

    她浅笑地悠然从我身旁穿过,低声浅笑道:“他是我的男友。。。。。。”

    此刻的她,难道不像那荒郊古寺里头的狐狸么。

    好在公交来了,猫儿副部一声令下,我们急匆匆地挤进公交车里。

    车里,自然没位。

    从到宜大来,我便没坐过有位子的公交车。

    一路摇摇晃晃、碰碰撞撞,费了半个小时,我们终于到了雨山湖公园。

    公园正门竖着个彩绘雕塑,塑的是“雨山湖”三个字,从雨到湖,逐渐飘起,从远处看,宛如一条彩色丝巾在风中飞扬。

    从外往里望,郁郁青葱,尽是常青树木,偶尔传来清脆鸟鸣,颇显得环境清幽。

    王学长道:“我们先找处草地,做做游戏,中午再去吃饭。”

    做游戏?我暗道学长没搞错吧,我们都是大一了,还做游戏呀。

    不过有饭吃,总是好的。

    我们跟着王学长进了公园,假山绿树,石刻塑雕,尤为雅致。清风徐来,沾湿衣衫,但见近处碧波荡漾,游船点点。

    那清澈的水,便是出自雨山湖吧。

    湖岸两旁垂柳石径,只叹时节不对,倘若春天到此,定是杨柳依依,岂不文雅。

    沿着湖畔而走,不断深入公园,曲桥卧波,长廊木榭,甚为古典,看之令人顿生思古之幽情。

    又行了片刻,一片大草地映入眼帘,奇怪的是,时至秋季,草色不黄,依然泛青。

    “便在此地了。”王学长道。

    “好咧”。部门的另一个男生金无望道。

    一干女干事顿时欢悦地像群小鸟,笑得青春绽放。

    待我们全都坐定,猫儿学长才开口道:“大家想玩什么游戏啊?”

    我道:“老鹰抓小鸡?”

    九个女干事全都笑了。

    猫儿学长道:“老鹰抓小鸡倒也不赖,咱部门就俩男生,一个当老鹰,一个当老母鸡,刚刚好。”

    我说:“学长,你开玩笑的吧。”

    “怎么不愿意?“猫儿学长顿了顿,忽而露出“邪恶”的表情道:”那好,时间还早,你们先聊聊,我和风学姐、王学长给你们想个绝顶的游戏!”

    “绝顶的游戏?”

    我们全都奇怪地望向猫儿学长,猫儿学长一副不可说的模样,深深地勾起我们的好奇心。

    “叶开。。。。。”

    突地,温黛黛坐到了我的旁边。

    “嗯,有事?”我不解风情道。

    她道:“你还没忘记你的承诺吧。”

    我道:“承诺?”

    我只记得丫头还少我个承诺,我什么时候差了温黛黛的承诺。

    她幽幽道:“你果然忘了。。。。。。”

    最近发生的事比较多,请原谅我大脑储存信息过多,短时间无法准确定位文件夹,待我好生思量。

    我看向温黛黛,她娇颜含怒,眼波流愁。

    蓦然,我记起了那晚。

    我道:“你是想知道我的前女友?”

    “原来你没忘记。。。。。”

    犹如春风化冻,温黛黛温婉如初。

    我道:“这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啊。”

    她道:“可是。。。。。。你说,我长得像她呀。“

    是啊,她长得像她啊,如果有个人长得像我,我岂会不想知道他的过去。

    人不都这样么,对关于自己的一切,永远那么感兴趣。

    这实在算不了什么。

    我道:“可是,你毕竟不是她。”

    她道:“但是我的身上,有她的影子,不是么,而她的身上,不也有我的影子么?”

    我道:“在我的眼里。。。。。。”

    她道:“在熟悉的人的眼里。。。。。。”

    我闭上了口。

    如果一个女人使了劲想知道某件事,她多半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道:“我说。。。。。。”

    她道:“我听。。。。。。”

    听醒木一声收,故事里她还在等候,说书人合扇说从头,谁低眼,泪湿了衣袖。。。。。

    回忆漂洋过海,又回到那年的秋天,叶落满城,金黄铺街,风卷残红多少凄凉。

    那一天,秋季运动会,我和仙儿合影了,照片上只有我们两人,那是第一次,亦是最后一次,至少是高中最后一次。

    我还记得,那天阳光不是很强烈,空气湿润润的,仿佛刚下过雨般。

    那天,我把仙儿送到了她的家门口,当然,我没进去,她不许我进去,我也不敢进去。

    我回去的时候,刚好碰到了路小佳。

    说是刚好,不如说他已等了我好久。

    他说,叶开,你赢了。

    我说,我输了。

    他说得是仙儿,我说得却是比赛。

    他说,你懂我的意思么?

    我说,我懂。

    他说,那你说你输在了哪里。

    我说,鞋子穿错了。

    他咆哮地说,鞋子穿错了?!

    我说,是的。

    他突然全身颤抖了起来,哈哈大笑了两声,说,叶开啊叶开,你再装傻,休怪我路小佳不客气。

    我说,莫非你说得不是比赛。

    他说,你明明知道我说得是仙儿!

    我说,是仙儿啊。

    他歇斯底里地说,你别说你没和仙儿合影!

    我说,哪有怎样?

    他说,但是她却不愿意与我合!

    他说这句话时,极为怨毒地看着我,那眼神,仿佛要吃了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