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修】  【正文 修 共52章】1-4

章节字数:11797  更新时间:15-06-14 16: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

    完全没有征兆,从绵绵的细雨变成滂沱的大雨只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雨水洗刷着这个世界,视野之内俱是白茫茫一片。

    难道是台风要来了?唐唐心里头有的没的的瞎想,用以排遣心里头的抑郁。不对啊,台风不是一般都是在夏季吗?立春都还没有到呢。

    闷重的雨点敲打着车窗,唐唐的心情也愈发糟糕。他按着自己的胃,因为没有吃早饭,那里已经隐隐的开始疼了。

    唐唐这边还在低头烦躁中,突然整个人就往前冲,紧接着又被安全带倏地拉回座位,后脑勺撞在车座上,眼冒金星……

    这视野正好可以看到前方,才发现外头的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更猛烈了,有几株树苗都被连根拔起,直接摔打挡在了路中央。而不懂得放缓车速的林敏贞,则在路被阻隔住的瞬间直接踩着刹车。

    这样的车技,真的能安全的回去吗?唐唐心有余悸,他抬头看后视镜。

    林家虽然不能说是富得流油,但也算是富甲一方。

    林敏贞一个女孩子,平时出行自有转车接送。这会儿也是被大雨气到,熄了火,又踹了踹车子,后视镜倒映出的脸蛋上写满了恼火二字。

    因为天气,因为人。

    这种人,似乎觉得什么事情都不能和她作对,都应该顺和她的意思。唐唐默默的诅咒。活该事事不顺心!

    唐唐高中一毕业就利用假期考了驾照。

    那个时候考驾照还没有那么严格,时间也不需要拖大半年,母亲唐心又给他找了关系,一有空车驾校的教练就call他去练习,科目三路跑从上手到考试花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后来担心长久不练手车技会生疏,唐心又直接把自己的甲壳虫丢给唐唐开。大学毕业后又在爷爷唐帆的赞助下买了一辆雪佛兰,每天有事没事就出门兜风景。

    但这个时候他自然也不能讨人嫌的开口说,“林大小姐,我们换个位置,我来开吧。”他只恨不得隐形算了。

    打从搬进林家大宅起,唐唐就觉得别扭。

    当初他和林君在一起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还有林敏贞这么一号人物。当他同意住到林宅的时候,他对林君的感情说的矫情一点就是“逾越了理性超过自然”,典型的智商为负值。刚住进林宅的时候一切也都顺利,变故全在一个多月后外出旅游回来的林敏贞了。

    第一次见面林敏贞对他还挺客气,微笑点头问好,礼节完美无瑕。几天之后,林敏贞和自己的一群闺蜜在客厅谈话,明里暗里的透露着这样一个讯息,她是林君的未婚妻。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很愤怒的跑去林君的公司质问林君,谁知道,正在看文件的林君却只是风轻云淡的抬头反问,“我当时没有和你说过?”又低头处理文件。

    一句话粉碎他满腔的质问。他记得那个时候自己不知所措的站在林君的书桌面前,不知道是去是留。

    林君这才慢悠悠的站起来,抱住他,给了他两个选择,一,分手。二,留下来,他会爱他待他如往昔。

    他把所有的感情都投进去了啊,怎么可能选择分手?唐唐记得自己那个时候凄惶的模样,像落水的人渴望抓住任何一块浮木一样抓住林君的衣角。

    “和她的婚约是我父母定下来的,我只是把她当做妹妹看。你留下来,咱们之间的关系不会有任何改变。我依然会对你好。”

    “你真的会对我好?”

    “我骗过你吗?”

    “……”沉默,唐唐伸手抱住林君的腰。“你不要骗我。”

    这句话等同于留下来了。他的回答根本就在林君的意料之内,林君当时就自得的搂住他,蜷起食指在他的头上轻轻的弹了一下,“恩。”

    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傻透了。

    半个月之后,唐唐每天在林家大宅和林敏贞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

    若是林君在家还好,林君不在的时候,那大小姐的眼神直接透露着这样一个讯息——你怎么就不去死呢?!讲话夹枪带棒的,恨不得把他丢进油锅里头炸个十万八千遍的。

    唐唐在心底翻了一个白眼。

    又想到昨晚上临睡前他还以开玩笑的口吻问林君要是林敏贞哪天爆发了找人套他黑麻袋怎么办?但是,林君只是无聊的瞅了他一眼,被他翻来覆去问的烦了,丢下一句“小敏没这么无聊。”就睡过去了。谁知道就今天早上,林君出门还没有多久,一直对着他爱理不理的林敏贞竟跑来敲他卧室的门。

    那会儿他身上还是赤裸的。

    因为林君喜欢比较粗暴的性爱,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总要过很久才能消除。昨晚又刚和林君亲密接触过。

    唐唐为了避免林敏贞给他安排一个‘衣冠不整’和‘放浪形骸’还有‘故意炫耀’的罪名,他特地的擦了把脸穿上衣服。

    但就这样耽搁了几分钟的时间,开门的时候林敏贞的脸色已经臭的可以。看见他出来,下巴一抬,“呦,还真是大牌啊!”。

    不管怎么说,一个男人总不好和一个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女人吵架。唐唐只能小心翼翼的赔着笑脸,“有事吗?”

    “你跟我出来。”

    唐唐深呼一口气,跟着林敏贞出门。

    原本以为那大小姐是想让自己跟她去逛街帮忙从头到尾拎袋子,结果!居然是把自己带到这荒郊野岭,狠狠的骂了一下午(?)。

    从没家教到没人要,从男小三到当牛郎,完全抛去了在外人面前的淑女形象,对着他破口大骂了整整两个小时,尖酸刻薄足以媲美泼妇骂街。

    唐唐一边磨牙一边宽慰自己,太子女嘛,又长得一副好皮相,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脾气大点很正常。

    据他探听到的小道消息,林敏贞从小就寄养在林家,是世交之女。

    原本不姓林的,但是因为太受林父林母宠爱,直接改了姓氏。

    林父林母还在世的时候,对林敏贞就宠上天了,林君对她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冻了。林敏贞可以说是准林太太了,原本指望着不久之后就能红毯铺地风光进门,谁知道半途插一个自己进来,大小姐估计在私下里鼻子都要气歪了。

    这样一想,好像也能理解她对自己不待见的情绪了。

    看着外面的大雨,林敏贞心中隐隐有一个念头成型,她抬头,后视镜也正好照着唐唐抬头看她的样子,她直视着后视镜,下巴一抬,“你下车。”

    唐唐不可置信的瞪眼看着林敏贞,今天他一句话都没有回,忍了整整两个多小时,这是得寸进尺吗?

    “非要我说第二遍吗?下车。”这一句说的更加流畅了,林敏贞还带着得意和嚣张扭头,微笑着强调,“这是我的车!请下车!”

    唐唐咽了一口唾沫,总不能在车上赖着,只得推门下车。

    不过什么都不做的下车唐唐也不甘心,推开门的时候,唐唐故意叹了一口气,刺激道,“我说,要不你今晚试试在他面前跳脱衣舞,看他对你会不会硬的起来?没准呢你技高一筹就把他又掰直了?”

    唐唐说这话的时候口气也有些冲,他在自个家里也是被人宠着长大的啊。

    这一句话直接让林敏贞破功。她带着嫌恶的表情,还有像看臭水沟里面的灰老鼠一样的眼神。

    “你真恶心!”

    “你想赶我走你和他说啊。他不是那么宠你吗?你不是说什么他都会答应吗?他要让我走的话我绝对不留下来。”

    唐唐心里头愤怒成一团,面上却还是故意装作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可是,好像他对你真的一点性趣都没有啊。”唐唐肩膀一耸,大大方方的走了下去。

    一下车整个人就被淋湿了,冷风带着冰气窜进身体抚摸肌肤,唐唐只穿着一件长袖,这骤然下降的温度让他只打寒颤。

    “砰。”他又大力关上车门。

    “他不是同性恋!你才是!”林敏贞在车厢里面咬字清晰,“如果没有你,我和他早就结婚了!你但凡有点羞耻心,就早点自觉地收拾衣服走人吧!我也真是醉了,头一次见到做小三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人!”

    林敏贞开车虽然慢,但一分钟后,也已经消失的没影子了。一眼望去,只剩下两排行道树。

    唐唐一向不喜欢下雨天,不喜欢地面上蓄积的水坑,不喜欢空气中弥漫的所谓的混合了泥土和碧草的芬芳。

    “尼玛的就你这车技,路上肯定撞车!”唐唐环住身子念念有词,顶着风雨开始往回走。

    头顶上雷电轰鸣,这附近又都是树木,唐唐心里头也有些瘆的慌,不会被雷劈到吧?那多冤呐。

    但是这一切都是自找的不是吗?

    狂风席卷,唐唐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被狂风刮得往后踉跄几步,唐唐咬着下唇,觉得喉咙有些哽咽。

    这就是自己忍辱换来的结果吗?自己当初难道就是希望一直和一个看自己不痛快的女人在一起吗?!图什么呀?!

    自己和林君的关系,会持续多久呢?

    2

    林敏贞颠簸着把车开到国道上来后,雨已经小了很多。

    这会儿属于下班高峰期,大家都赶着回家,时不时的就有车从边上超过。

    林敏贞不敢逞强,她缓缓的把车停在路边,打算打电话回林宅让人来接。可是手摸到副驾驶座上才发现上面空空如也,这才反应到早上出门急,根本就没有随身带包走。

    “真是扫把星。”

    林敏贞敲了一下方向盘,打在喇叭键上,车子发出一声急促的“嘟”声。她又自感没趣的收回手。

    林敏贞在车子里面闷头坐着,打量着大马路,听听交通广播,突然灵光一闪意识到这条路是林君下班的必经之路。

    如果能够搭着君哥的车回去?这样一想,林敏贞兴致勃勃的撑了一把伞走了下来站在马路边等候。

    先前的暴雨蓄积着雨水顺着地势缓缓的流入下水管道,林敏贞嫌弃的看着地面上的垃圾袋子,挑了一块干净的地板站着。她长相靓丽,在路边没站到一分钟,就有一位殷勤的奔驰车主在她面前停了下来问她需不需要帮助。

    林敏贞挑剔的打量了他一眼,连话都没有回,依然对着车水马龙的马路翘首盼望。奔驰车主讨了个没趣,摸摸鼻子自己开车走了。

    看着手表上的分针一点一点的逼近12这个数字,但是从面前驶过的车还是没有看到熟悉的B字标识,林敏贞的心不由烦躁。也算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当分针和时针重叠的时候,林君那辆宾利真的在她的面前呼啸而过。

    林敏贞高兴的挥手叫喊,但是马路上充斥的都是车喇叭嘟嘟的声音、车轮摩擦着地面刷刷的声音,雨水哗哗的声音,很快就掩盖了柔媚的女声。

    林敏贞不死心的又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追了上去,一不小心,高跟鞋陷进了一个坑洼的水坑,整个人径自崴了下去。

    雨伞飘到了一边,身上沾满了泥水,脚踝有些疼,看上去狼狈不堪。

    而那辆在路中间的宾利,却已经不见了影子。

    林敏贞的眼泪一下子就委屈的掉了下来。

    “怎么了?”感觉到车速减慢,林君把目光从文件中移开,抬头问开车的王成航。

    “刚才好像看到敏贞撑着伞站在马路边,但是车辆太多了,不大确定是不是她。”王成航跟着林君有十来年了,两人又是少时的玩伴,私底下说起话来没有特别的讲究上下级的关系。

    这个时间点敏贞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马路边?林君摇头失笑,看着手中的文件调侃道,“你确定不是压力太大导致幻觉?要不要我给你放个假。”

    王成航一想,这个时间点在马路边看到林敏贞的可能性确实不大,又把车速提了上去。“你要愿意给我假期我求之不得。”他也用调侃的口气回道。

    长得好在这个社会就是占优势。

    林敏贞在这边梨花带雨的哭着,有个行人擦肩而过之后又犹豫的退回来。

    “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林敏贞抿了一下嘴,借助着对方的手臂站起来,“你能把手机借我一下吗?我出门急,忘记带了。麻烦了。”

    寻思着林敏贞这娇小的模样,也不至于拿了手机就跑。对方很痛快的借了手机。

    林敏贞拨通了林君的电话,开口就是委屈的“君哥……”声音哽咽,唯恐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自己在哭。

    林君正和王成航开着玩笑,接到一个陌生的来电时还挺诧异。谁知道,电话一接起来,那头的声音竟是林敏贞的哭腔。

    林君忙收敛了玩笑之心,紧张,“小敏,你怎么了?”

    “君哥,我刚才给你的车挥手,你都不停下来。”带着爱嗔的责怪。

    “……”真的是小敏?王成航没看错。“我马上回去,”

    “倒车,回刚才那地,是小敏。”林君对着王成航吩咐道,又继续安慰林敏贞,“你怎么了?车子抛锚了?

    这个路段不能转弯,王成航加速到后一个红绿灯口转弯,又折返到前一个红绿灯口再转回来。幸而这两个红绿灯口不过两千米远。

    林敏贞趁着这空当和路人道了谢,拾了伞一瘸一拐的坐回车上,拿着湿巾仔细的擦身上的污渍,她可不想一身狼狈的出现在林君面前。

    林君打着伞敲林敏贞的车窗。车窗一按下来热乎乎的暖气就扑面而来。

    林敏贞眨着眼示意着自己的无辜。

    “脚崴到了,有点冷。”

    林君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林敏贞湿漉漉的长发贴着肩膀的模样,又骂不得,只得不痛不痒的数落道,“怎么不叫人跟着就跑出来?”

    林敏贞当然不会主动说自己是为了教训唐唐才不让人跟着,她抿着嘴唇撒娇的扯了一下林君的衣袖。林君的脸色没有放缓,林敏贞娇憨的打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林敏贞脚扭着了,林君干脆横抱着她进自己的车子。

    林敏贞整个人缩在林君的臂膀里面,脸上的泪痕都还没有擦干净,就又带上了甜甜的无辜的笑。

    “我刚就说看见你了,林君还说我看花眼了。”王远航笑着和林敏贞打招呼。

    林敏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摔倒哪没有?”林君抽了张纸巾给她擦拭,认真的为她检查。

    “擦破点皮。哎呦,轻点!”林敏贞吃痛的叫唤。

    “哼,让你疼点长个教训。”话是这样说,但是林君还是放柔了动作。“身上都湿了。”

    林君按起隔离窗之后,脱掉林敏贞已经湿了的衣服,拿了一件他的备用的宽大的衬衫给她套上去,又拿毛毯子裹紧。

    林敏贞拽紧了身上的毛毯子,又叫了一声,“君哥。”

    “恩?”林君拿出碘液细细的为她给她擦拭。

    “我旅游回来之后你就没有和我在一起过了,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呢?”

    “胡思乱想什么!”林君腾出一只手在她的头上摸摸,“就是爱胡思乱想身子骨才这么差!”

    “我现在已经九十四斤了。”林敏贞嘟囔着小嘴巴,突然反应过来,“对了,我的车子还在后面呢。”林敏贞紧张的问道,“会不会被交警拉走啊?”

    “没事,我来处理。”

    “恩……阿嚏。”林敏贞吸吸鼻子,“我已经叫小马来拉了。”

    林君抽了一张纸给她,“没事跑出去淋雨,现在感冒了吧?”

    背后的茶色玻璃慢慢的低了下来,王成航通过车内后视镜看到林敏贞满脸绯红,一副我见犹怜的娇弱模样,心里明了,这大小姐估计是着凉了。

    再对上林君的脸,“开快点,小敏发烫了。”语调是没什么变化,但是林君的手臂却把林敏贞搂得更紧。

    果然生病了。王成航加大了车速。心里有些狐疑,这林敏贞没事怎么会跑到大马路上来淋雨呢?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林君又拨了一个号码给内宅,通知他们把吴医师安排到位之后,帮林敏贞把散落的发髻挽好,手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林敏贞的背后轻轻抚摸。

    “君哥?”林敏贞拽了一下林君的衣袖。

    “恩?”

    “冷。”

    林君伸手把毛毯子盖在她身上,裹得更紧了。

    “君哥……”

    “怎么了?”

    “唐唐还要在咱们家呆多久呢?我不喜欢他。”

    林君闻言,只是安慰的摸摸她的长发。

    林敏贞心下一沉,知道林君是不愿意就这个话题谈论下去,也就识趣的安静下来。不过自己今天和唐唐那样撕破脸,也算是表明态度了。自己这边不逼迫林君表态,唐唐那边也该有所动静了。

    林君抱着裹着毛毯子的林敏贞走进大宅子,大家都关切的围了上来。

    林君扫视了一眼,人群中没有唐唐。

    这都已经是吃午饭的时间点了,唐唐难道还在上面睡觉?不是都叫他要尽量准点起床了吗?林君有些无奈的想,等到了晚上又要叫嚷着睡不着了。

    想着每次唐唐都会偷偷摸摸的爬起来打LOL,然后哭丧着脸被自己揪回床上,林君就觉得自己是提前养儿子了。

    “淋了雨有些发热,吴医师你跟上来检查一下。”林君抱着林敏贞上楼,管家还有吴医师还有几个小护士跟在了他的身后。

    林敏贞把脸埋在林君的胸膛里,拽着他的衣服,撒娇道:“我不想喝药,躺躺就好了。”

    “看医生怎么说。”管家在前面推开主卧的门,林君轻轻的放下林敏贞,帮她盖上被子之后,一旁的吴医师立刻过来帮林敏贞检查。

    “37。5℃,有些烧。我开一盒阿司匹林。如果发烧到38℃了再吃四分之一片。”吴医师交代着护士。

    林君退后了几步,目不斜视的问站在身边的管家:“起来吃饭了没?”

    整个宅子,能让先生问话的只有两位,一位是现在正躺在床上林大小姐,一位就是早上跟着林大小姐出门但是现在还没有回来的唐先生了。

    “这……”管家有些踌躇。

    “还在睡觉?”林君的声音有些严肃。

    “不,早上和大小姐一起出去了。”管家压低了声音。

    和小敏一起出去?林君蹙眉,点点头。

    “只是着了凉,不碍事。”把了一会儿,吴医师站了起来对着林君恭敬的回答。“我开点中药叫人熬一下就好了。”

    “中药好苦的。”林敏贞拉着坐回自己身边的林君的袖子,和他商量着,“不吃中药好不好,吃西药就好了。”

    “听医生的。你的身子骨本来就不好。平时叫你锻炼都不听,这个时候吃吃苦头长记性也好。”

    这一点完全没有的商量,林君帮她掖好被子:“你先躺下来休息。捂一捂出身汗就好了。”

    “好。”

    林君示意着管家和他出去。

    虽然心知林君是出去问唐唐的事情,但是林敏贞却不能阻拦,只能乖巧的点点头,在林君走出去之后握紧了被子底下的手。唐唐,你真是太讨人厌了!

    “你说早上唐唐和小敏一起出去的?”林君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的波动,管家也不敢添油加醋,就一点一滴的如实把早上的那一幕说出来。

    “早上您走之后,敏贞小姐就去敲唐先生房间的门,然后唐先生连饭也没有吃就和大小姐出去了。”

    连饭也没吃?林君心道,到时候又要捂着胃喊疼了!

    林君有些头痛,这两个人还真的是一点都不给他省事,他一不在家就又闹事。

    “Butonlylovecanstaytryagainorwalkawaytryagainorwalkaway……”林君拨打唐唐的电话号码,却发现唐唐的手机铃声就那样隐隐的从卧室冒了出来。推开门,果然,唐唐的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的欢腾。

    连手机也不带!林君不悦,“你把王成航叫过来。”

    “好。”

    “怎么了?”王成航悄声无息的走过来,站在林君的侧身后。

    “你去查一下小敏那辆车子的路线,出去找一下唐唐。”

    “好。”王成航点头,没有问为什么,心里已经亮堂的跟一个明镜一样了。

    哎,这不是明摆着大小姐又演了一场正室仗着身份教训‘男小三’的戏份吗?王成航倒不好奇林君会站在哪一边,肯定是林敏贞这一边没得商量了。他总不会给从小到大的林敏贞没脸,不过,他会怎么哄好唐唐呢?

    王成航八卦着,送房子?送钞票?还是直接二话不说滚到床铺上去解决?

    车子滑翔出去,王成航看着林敏贞车子里面路线记录,摇摇头,这还得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呢!

    3

    “卧槽!”

    这已经是第三辆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完全不放慢车速、直接把泥水溅到他身上的轿车了。唐唐冻得牙齿打颤,干脆站在了一个破旧的废物回收站旁边,借着上面残损的塑料棚勉强的遮点雨。

    到底还要多久,林君才会派人来找他呢?早上走的太急,没有带手机。这走过来的地又荒凉的不得了,也没办法找人借一部手机打电话或者打的回去。

    阿嚏!唐唐食指捂着鼻子,抽抽,阿嚏!再这样下去会感冒啊!林敏贞,你这个女人真是太讨人厌了!今天回去了,这件事我和你没完!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唐唐在心里咆哮,然后捂着肚子曲着身子,胃又疼了。

    雨势渐渐弱了,空气中开始响起啾啾的鸟鸣,扑腾着翅膀不知道从哪个草丛堆里头钻出来。被雨打湿的翅膀呼呼扇了好几下才跌跌撞撞的飞起来。唐唐拧了一下衣服裤子上的水,在蒙蒙的细雨当中继续往回去的路上走。

    “嘟嘟……”前面传来车喇叭。

    唐唐没有抬头,径直往路旁边再靠靠。

    “嘟嘟……”那喇叭坚持不懈的又按了一下。

    我擦!再往旁边靠就要掉下去了!唐唐恼怒的抬头,这才发现那车是林君的座驾。正停在自己的前方,连忙走过去,拉开后车座钻了进去。

    驾车的是王成航。

    虽然知道林君亲自开车出来找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真正看到的时候,唐唐还是无法忽视心底的那一抹沮丧之情。

    他不可避免的拿自己和林敏贞作比较,如果今天在外面的是林敏贞,林君会不会亲自出来找?天平在不可能和当然之间倾斜,最终落在了当然之上。心情愈发低落。

    王成航把他脸上的表情变化看的一清二楚,心里头揶揄道,我也不想这个时候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也希望是大老板开车出来找你,这样我就可以坐在桌子旁边好好的吃我的中午饭了。

    “毛毯子去哪里了?”唐唐哆哆嗦嗦的在车厢柜子里面翻找,王成航这才记起来,车子里面原本的那一条毛毯子已经裹在了林敏贞大小姐的身上了。他一手驾车,一手解下自己的西装外套递到后面去,然后开大了车里的暖气,“过一会儿前面有一家超市,你先凑合一下。”

    “谢谢。”唐唐的嘴唇已经冻得发白了。他脱下自己的衣服,拿着面巾纸擦拭掉身上的水渍,披上王成航的西装外套。

    车子里面的暖气已经开到了最大,但是可能因为被冻得狠了,唐唐怎么也感觉不到体温的回暖。

    王成航把车开的很快,上了市区之后随意找了一家超市就停了下来。

    “在车上等我一下。”王成航交代了一句就匆忙下车。没几分钟,他走了出来,把手上拿着的浴巾、艳俗的红色毯子还有一盒内裤丢给了唐唐。

    “没卖暖手宝,我买了个杯子倒了开水,你先凑合着捂捂暖暖身子。”

    “谢谢。”

    唐唐按起玻璃,脱下自己的裤子,拿浴巾把身子擦拭一遍之后,整个人都钻了进去。这才又按下隔着的那块茶色玻璃。

    “你一直透着后视镜打量我,是不是觉得我很狼狈?”或许是心里面压抑的太久了,唐唐忍不住开口问王成航。

    王成航大大方方的收回自己打量的目光,对唐唐的问话权当做没有听见。

    又开了一会儿,王成航又把车停在路边,唐唐好奇的看他这回是去做什么。

    王成航进的是一家早餐店。

    唐唐的心一沉,如果林君也像王成航这样的细心,那么他根本不会遭遇今天的处境吧?

    “这个时候你肚子估计也饿了,先吃一点吧。我记得你胃不好来着。”王成航递过来一袋的小笼包,还有几袋豆浆,他自己手边也留了一袋小笼包,一边开车,一边往嘴里递小笼包,一口一个,吃像相当的平易近人。

    “恩。”唐唐默默的打开袋子,闻到小笼包喷香的味道的时候,肚子忍不住叫唤了一声。

    “他不喜欢把时间花在处理感情问题上。”王成航干掉一袋子的小笼包之后,终于有多余的力气说话了。

    他是谁,他们心知肚明。

    王成航看着唐唐,有些同情他现在的处境。其实一开始,他就不是很看好他和自己老板这一对组合。

    老板虽然长相好,有钱又多金,但他不是一个好情人。他有强烈的掌控欲望,他要求一切事情的发展都顺应着他的计划,包括感情。

    而唐唐嘛,又有太多自己的主见,他是一只小猎豹会对着别人挥舞爪子,而不是一直小家猫只会懒洋洋的躺在太阳底下让主人给顺毛。

    唐唐知道这句话,明着是在安慰劝说他,林先生他不是不关心你,只是他没那么多时间花在这上面,所以你受了委屈就忍一忍林大小姐就算了吧。但实际上何尝不是在警告敲打他呢?人家林大小姐以后会是明媒正娶,你只是半路插边进来的还是客气点的好,别总想一些有的没的。

    “我知道,今天的事情和大小姐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突然脑子不清楚了跑出来淋雨。”唐唐带着讽刺,为什么又要他忍?唐唐忽然笑了一下,“没准我这次回去就直接和他掰了也不是不可能。”

    王成航果断的目视前方,他今天一句话也没有和唐唐说过。等下事情会怎么发展和他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唐唐这话一说出口,心里也蓦然大震。

    和林君掰掉?原来他的心里还有这样的念头?不由的拽紧毛毯子,一言不发的吸自己的豆浆。

    “麻烦你送我去市区吧。SUKI对面。”

    “现在?”王成航小心的措辞,“你不回去?”

    “算了,回去吧。”唐唐郁闷的发现自己的没有带钥匙出来,唐唐按起玻璃,把手臂压在自己的眼睛上面。

    车子开进市区后车速慢下来,隔三差五的就有红绿灯堵着。拐上别墅山庄之后速度又提了上去。

    感觉到车子停下来之后,唐唐抬起一直垂着的头。放在身边的裤子还是湿漉漉的,唐唐面不改色的把它套了起来。

    4

    雨过天晴,透过阳台还可以看到远处脊鸣山支起的那一道彩虹。被云雾遮掩着,除了赤色,其他的颜色都有些模糊。

    林君坐在二楼正厅的沙发上,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脊背却挺得笔直。听见楼梯传来脚步的声音,他收回漫飞的思绪移开膝盖的文件放到玻璃桌上站了起来。

    “唐唐。”林君走过去,“怎么弄成这样了?赶紧去换一套衣服,小心感冒着凉。”

    林君伸手想把唐唐湿成一缕一缕的头发从额头上拨开。

    唐唐的衣服裤子皱成一团,还在滴滴的淌水。滴在地毯上,瞬间就晕开了一团。他这模样,堪比路边被人遗弃的小猫。

    唐唐后退了一步,没好气的挥开林君的手。

    pia的好大一声,林君的手背立刻红了一块,林君皱了一下眉头,收回手。不满唐唐这态度,又加重了口气唤了一声,“唐唐,不要耍小孩子脾气。”

    “我耍小孩子脾气?”唐唐拔高了声音,“林君你……”讲点道理好吗?尾话咽回肚子里。

    “好了。”林君似乎怕唐唐就这件事情和他闹,突兀的打断了唐唐的话,“好了,早上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现在小敏也淋了雨正发烧,你就不要再去找她不痛快了。让她好好休息。”

    王成航站在楼梯的拐角处停住了脚步,上面正在吵架,这个时候走过去绝对是吃力不讨好。挑眉在心里头讪笑了一下,果断扭头下楼。

    声音忽高忽低的飘进耳朵,刚才在车上已经敲打提点过唐唐了,但唐唐还是和老板吵起来了,也如他所料被林君镇压下来了。虽然他从来不觉得老板会为了唐唐去警告林敏贞,但老板确实这样做了之后,难道就不怕真的寒了唐唐的心?

    纵观全程,王成航觉得唐唐被自己老板这样的人带在身边,还真是挺倒霉的。他那副皮相完全符合当代女人的审美观念,没有夸张的肌肉,身材修长,待人接物温文尔雅,不管是不是发自内心,总是给人以赏心悦目的感觉。可是,怎么就偏偏走上了同性恋这条不归路呢?怎么就偏偏死心塌地的爱上了老板呢?

    王成航叹气,果然,冥冥之中全是命啊!

    “她能淋什么雨?”唐唐觉得这事荒唐的可笑。他现在浑身都还滴水呢!带着尖锐的鄙视的情绪,“是!她的命就比我金贵,难道我的命就如草芥吗?”

    林君疲惫的看了他一眼,他从早上处理公事到现在,脑子超负荷工作了那么长时间,小敏就算了,连唐唐都不能稍微体谅他一下吗?怎么一个两个都要给他惹事?

    “要不是因为你说你会处理,我干嘛要一直忍着那个疯女人?我从小的家教只叫我尊重淑女,没让我伺候泼妇!”唐唐都想跳脚了。

    这话说的有些过了,林君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他本就是疏离感很强的人,站在人群中间自有一种睥睨众生的感觉。唐唐在林君面前从不是强势的人,被他这样一说(?),气势顿时萎靡了许多,看着脚尖低着头不说话,以此来表示自己的不满意。

    “唐唐,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不讲理。乖一点,不要闹了。”

    一听这话,唐唐原本慵散着的站姿突然一扫而空,又是我的错了?他换了一种对峙的笔直的姿势,微仰着头和林君对视。忽的又像想到什么,深吸了一口气,捂住额头,小拇指挡住有些泛红的眼眶,“我知道了。”

    不会是哭了吧?林君有些头疼。

    “好了。进去换一身衣服,身上都是水,地毯都弄湿了。”甩一鞭子之后一定要给颗糖吃。林君伸手想搭在唐唐的肩膀上,但是又被唐唐躲开了。

    很明显抵触的反应。

    地毯都弄湿了。这句话林君的本意只是为了说明唐唐身上全是水,但是在唐唐听起来,却刺耳的可以。

    尤其是这个时候他正生着气,听什么都不顺耳。

    连地毯都比我的身体重要?唐唐和林君擦肩而过,喉咙有些痒痒的,说出来的声音有些哽咽:“林君,我淋了整整2个小时的雨。你明明知道原因,却还是叫我不要闹事。”

    “唐……”

    “好了,我现在很困,没什么事就不要敲我房间的门了。”这回换做唐唐打断他的话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衣服沾了水的原因,唐唐觉得脚步笨重无力。

    “不吃饭了?”林君的声音也很飘渺

    “肚子很饱。”其实肚子很饿,但已经完全恶心的撑了。唐唐很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带上门,还上了锁。

    听到卡擦的上锁声,林君怒极反笑,还真是长了脾气了呵!连门都敢当着他的面就上锁!

    “周管!周管!”林君提高了声音,削瘦的周管家从一楼跑上来:“先生,怎么了?”

    “把午饭热一下送上来。”

    “好的。”

    “扣扣”陈妈端着盘子站在唐唐的房门口,敲了三次门都不见有人来开门,有些为难的看着坐在大厅的林君:“先生,唐先生不开门。”

    林君放下文件,从回来到现在心里也积了一些火气,还真的跟他打起冷战了呵?

    “让周管家把备用钥匙拿过来。”

    周管揣着钥匙过来打开门,一推开门就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林君率先踏进去,唐唐连衣服都没有换,就着湿淋淋的衣服黏在身上的模样,木楞楞的坐在床尾的一角不知道在想什么。看到林君进来也没有站起来,连眼神都没有瞥过来。

    林君气乐的走过去,数落道:“怎么连衣服都不换?还真当自己是金刚不坏?”

    “不要你管!”唐唐转了一个方向。

    陈妈端着饭蹑手蹑脚的走进来,放在柜子上之后退了出去,并带上了门。

    林君走进浴室取了一条浴巾,打了一盆水放在唐唐的身边,又从衣柜里取了一套棉衣坐在唐唐的身边,自然的拉高唐唐的双臂,帮他把衣服脱下来,然后拧开毛巾在他身上擦拭一遍,再用浴巾把身上的水渍擦干,最后给他穿上衣服。

    这一过程唐唐都很配合,但是当林君把手伸到唐唐的裤头时,唐唐伸手按住了他,别扭的站了起来,“我自己来。”他手上抓着裤子走进浴室,关上门。

    林君摇摇头,害羞?亲都亲过了,舔都舔过了,还害羞。

    “头发也记得粗粗冲一下,不然会长虱子。”他自己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床单,把湿漉漉的床单替换掉。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唐唐走了出去。

    唐唐的头发滴答着水,林君拿了一条毛巾粗略的擦拭了一下,把鸭汤端到了唐唐面前。

    “先喝汤去去寒。小心烫。”林君口气温和的招呼他,“等下胃疼了又要叫嚷。”

    鸭是特地联系一户农家从小用稻米喂养大的,熬成的汤上面有一层浓浓的油,虽不见热气往上冒,但却能烫的人舌头通红。

    “你去管林敏贞,我胃疼不疼关你什么事?”唐唐硬着口气。

    “呦呵,还真的闹脾气了。那说好,要真胃疼了不要来找我。”林君话是这样说,但手已经舀了半调羹的鸭汤递到唐唐的嘴巴前,唐唐一口含了进去,含糊不清,“我一定要她跟我道歉。”

    “我代她向你道歉行了吧?”林君还是笑着没把这当一回事,夹着菜又给他送到嘴边。

    唐唐咽下,:“我是说真的!我要她跟我道歉!”

    “唐唐,别闹事了。”林君的口气带了一点严肃,“吃好了睡一觉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我最近很忙,你不要再闹下去了。再说了,你一个男人,跟她一个女人计较,也不嫌掉面子?”

    “这不是男人女人的问题。”

    “那这是什么问题,攸关生死的问题?”林君又喂了一口汤。煲了两个小时的鸭汤,喝一口一直暖到胃。

    “我和她根本不可能共存。”

    “别胡闹。退一步海……”

    “你是不是又要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干嘛每次都是我忍我退啊!”一听林君倒现在还是不肯松口,唐唐骨子里面的倔强也被逼出来了,他拒绝再吃林君舀过来的饭,“你出去。”他站起来把林君往门口推,“出去!”

    林君被他推得烦躁,手上的汤都喷溅了几滴出来,只好放下碗,嘱咐道:“好好好,我出去,记得吃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