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修】  【正文 修 共52章】5-8

章节字数:11101  更新时间:15-06-14 15: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5

    半个多小时之后,林君再次推门进来。却发现唐唐还是就着他先前离开的模样。

    放在桌子上的饭菜一动没动,鸭汤也还剩半碗。

    林君眼尖的发现换好的床单上面还有血渍,皱着眉头走过去抓起唐唐的手:“手松开。”

    指甲掐进手心,也不知道维持着这样握拳的状态多久了。

    “这个时候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小敏还在生病,你这边就想自残吗?一个两个都不让我安生。周管!周管!叫个护士过来。”

    唐唐和他形成对峙的局面,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不理会林君。

    “去,给他手掌包扎一下。”

    这个小护士是新来的,被林君这样带着脾气的吩咐一下,连手指都在抖。

    唐唐把手伸到她面前,“麻烦一下,我自己控制不住。”

    小护士明了,这分明是情绪过于激动做出来的无意识行为。

    “可能会有点疼。”

    “没事。”

    林君就站在边上看着。

    小护士小心翼翼的,轻手轻脚的帮唐唐把五指张开:“我给你消毒一下。”

    “恩,你做主。”

    “啧。”消毒水带来的刺激性让唐唐忍不住抽气,林君看着心烦,走过去接过小护士手上的棉签:“忍着点。”

    英俊的男人蹲下来为情人包扎的场面确实很感人。但是唐唐却无法再有那种心动的感觉,这一回,轮到他略显冷酷的看着林君的行为。

    小护士站在一边不知所措。“你下去吧。”林君吩咐道。

    林君包扎好之后从抽屉取出一只指甲剪:“这些指甲该剪掉了。”他抬头看了一眼唐唐,拿起他的一只手仔细的剪掉那些过长的指甲,上面还沾了斑驳的血迹,看着有些碍眼。

    “恩。是该剪掉了。”

    唐唐的指甲留的比一般人要长一些,那是因为林君在床上比较暴力,唐唐常常被他搞得下不了床,为了找一点心理平衡,他也想在林君的身上制造一点痕迹。所以就留了指甲。但他怎么可能真舍得伤了林君?有时候只是浅浅的在背后刮几下用来气林敏贞罢了。

    但是现在,似乎都没有这个必要了。

    左右,在某些事情上,他的重要性永远比不过林敏贞。自己主动离开总比以后被人狼狈的轰出去好。

    “你一定会和她结婚,对吗?”

    林君仰头,想要去安慰唐唐,但是看着唐唐软硬不吃的态度,只得叹口气道:“婚约是之前父母已经定下来的。”

    “可是事情是会变的。你不是说你对她只有兄妹的感情吗?”

    林君也知道这次林敏贞做的确实过分了,他思考了片刻:“如果你实在是不愿意和小敏一起住的话,要不还是像之前那样,我们去李苑那里住?”

    听到前半句话的时候,唐唐心里面还隐隐有雀跃之情,听到后半句,整个精神就low下去了。

    “我今晚我回我自己那里去住。”。

    林君不高兴的皱眉头,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蹲着身子仰起脸:“还是要赌气?”

    唐唐看着已经剪好的一只手,似乎在自言自语:“你会和她结婚,我搬去李苑,那我们这样算什么?骈居?不对。法律根本不承认两个男人在一起。”

    “你胡说些什么,什么骈居不骈居的?”

    “林君,如果你要和她结婚,我们就分手。”

    从一进门看到唐唐在自残林君心里就憋着火了,他也知道唐唐心里头委屈,所以他一直都在哄着他顺着他,这会儿听到分手,林君气的直接砸了指甲钳。

    “唐唐,你说这话考虑清楚了吗?!”林君面色阴沉的问出口。

    说“分手”,不过是上下唇瓣动动罢了。可是真分手……

    “我不想做小三。”

    “谁说你是小三?!”林君直接反驳了这句话。

    看唐唐低着头没了精神的模样,林君又软下口气:“好了,我会和小敏说清楚的。不要再拿自己的身体闹脾气了?乖。要吃什么让厨房给你做,我过会儿就要去榕城,要和安业签一份合同……”

    这话还没有说完,唐唐又倏地抬头定神看着他,林君直觉有哪里不对,噤声看着他。

    唐唐心里酸涩,胸腔似乎被一双大手抓着,连呼吸都困难了。明明很想哭,但是眼眶里却是干涸的,他一滴眼泪都哭不出来。张张嘴,第一次说出来的话却是哑音,清了清嗓子,又咽了一口唾沫,“明天是十号。”

    林君剪好最后一个长指甲,放下了指甲剪站了起来,一脸的莫名其妙。他脸上的表情述说着这样一个疑惑,那又怎么样?

    唐唐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他连林敏贞的宠物狗换了一款沐浴露都能闻了出来,却唯独忘记了他和他提起过的,十号,是他的妈妈要过来的日子。他答应过的,陪他和妈妈吃一顿饭。

    这就是林君承诺的会待他一如往昔的好?算了吧。或许林君是真的爱他,但是他对他的心意终究投入的不够多。

    一场感情里面,如果一个人的付出一直高于另一个人,那么迟早会出事的。久而久之,他就会把对方的爱当做理所应当。

    而感情里面的疲惫就像是野草一样,它会顺着缝的疯长,直到让每一处都染上荒芜的迹象才肯罢休。

    林敏贞的针对,林君的偏袒,都只是一点一滴,慢慢的汇聚起来,到现在,已经成了一眼要喷发的山泉了。

    唐唐看了一眼周围的布局,最后收眼于林君的身上,一字一顿的开口:“我妈妈明天要过来。”

    林君这才想到,揉揉额角有些抱歉:“对不起,这段时间太忙了。礼物我已经叫人买好了,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不用了,我自己去吧。”唐唐摇着头拒绝了,“她不是生病了吗?你还是先在她身边照顾吧,要是她知道你和我出去了,指不定就发展成肺炎了呢!”还是忍不住的就带上了嘲讽的口气。

    林君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在唐唐柔软的头发上摸摸,给他顺毛:“小敏不是那样不识大体的人,我之前都答应你了,等下我陪你去。”

    于是衬托之下,我就是那个不识大体的,一直无理取闹的家伙了?唐唐眼底闪过阴霾。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了。反正,哎,我又没和妈妈说过我们的关系,你这样突兀的出现反倒不好解释了。”唐唐勉强笑笑,其实按照原计划,他就是想在今天把林君介绍了自己的妈妈,告诉妈妈,他会是接下来的日子里面和自己一起生活的人。可是现在,回头看看自己的准备觉得那就是一场笑话。

    “对不起。”林君摸着唐唐的脸,“我让王成航留下来陪你处理这些事情。”

    “不用了,他是你的助理又不是你的保姆,中午出去找我还耽搁了他吃午饭的时间呢。别忙活了,随便叫个人送我过去就好了。”唐唐踢蹬着脚丫子,几下之后站了起来,不去看林君的脸色,自己收拾了手机,身份证,钱包,钥匙什么的。

    “恩。”林君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身子,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今天的事情就不要生气了?”

    “恩。”唐唐随口应付着。反正生气也没用,还气的自己胃疼。

    “先把午饭吃了?”

    “不吃了,肚子很饱。”

    “都没吃几口……”

    “我说你烦不烦啊,我不想吃。”

    “好吧好吧好吧。帮我和阿姨问个好,拿卡自己随便刷,看中什么买什么。”林君转过他的身子,“这周带你出去吃烧烤,恩?”

    “恩。”唐唐烦躁的搪塞着。

    林君送着唐唐下来,王成航正坐在沙发上喝花茶,看到他们一副和好如初的模样,不由在心里赞道老板真是好手段,笑着站起来打招呼,“这是要去哪?”

    “唐唐要回去一趟。”

    王成航面色不改的看着林君带着唐唐走出去,这到底是真的和好了还是假的啊?想起唐唐在车上不假辞色的说出没准他就会离开林君也不一定,王成航的心就七上八下的不安稳。

    林君送走唐唐之后走了进来,见王成航一脸入神的模样,好笑道:“怎么了?还真的要我给你放个假回去好好休息啊?”

    王成航回神,也乐呵呵的接受调侃:“可不是嘛!”到底抵不住关心,凑过来耳语,“他不生气了?我接他的时候看他积了一肚子的火气呢!”

    林君撇了他一眼,不以为然,还是不觉得这件事情能有多严重。

    “唐唐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林君对这个问题没有太大的热忱,“准备一下,去安业签一下单子。”

    “好。”王成航答应下来。反正当事人都不觉得有什么了,他就不那什么不急那什么急了,就算天塌下来都还有个高的人顶着呢!还是关系到钱包的公事比较重要一些!

    6

    林君说什么也不同意唐唐自己一个人回知明小区,叫了司机小吴送唐唐回去。唐唐走出门的时候没多大感觉,在车上发了一会儿呆回过神来就觉得头重脚轻。浑身冷的厉害,唐唐估摸着自己可能也是发烧了。

    林君的短信在唐唐上车没多久就发过来了,无非是一些宽慰的话,唐唐一目十行看过去,简单粗暴的按了删除键。

    下车的时候脚下一个没稳打了踉跄,吓得小吴连忙解开安全带下来扶他。

    “唐先生,你没事吧?”小吴关切的问,“我送您上楼吧?”

    “不用了,只是起来太猛而已。没什么大碍。我自己上去就好了。”唐唐谢绝了小吴好意送自己上楼的提议,自己捂着昏昏沉沉的头扶着墙上六楼。

    太久没有回来了,钥匙插进去来回转了好几下才打开。

    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灰尘味。唐唐一时没有没有回味过来,放在门把上的手停了好一会儿才收回来。

    当初花了自己全部积蓄的房子现在竟是冷冷清清的。

    所有的家具上面都盖着一层防尘罩,防尘罩上面还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厨房没有半点储粮,所有电器连插头都没有插上去,阳台没有一件晾晒的衣服……多久没有过来了?

    唐唐手抚上鞋柜旁边的全身镜,手指划过的地方现出一道道光亮的痕迹,反射出四五张蹙紧了眉头的脸。

    手上亦是浓厚的灰。

    以前不是这样的。

    唐唐打开水龙头洗手,刚出来的水还有点阻塞,噗嗤噗嗤了一会儿清凉的水才慢慢流出来。

    唐唐还记得当初怀着欢愉的心情,每个周末哼着小曲儿做大扫除,每个死角每处污渍,他一丝不苟的打理自己的小窝并且乐在其中。

    自己家的大人到现在都还把他当成一个孩子宠着,每个月都会往他的账号里面汇钱。而一个月交十几张插画或者走几次T台秀挣得那些钱也够他一个人挥霍。

    他不愁吃穿,周末的时候还会约朋友出去唱K,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

    直到遇到林君——遇到林君之后他就很少回到这个他真正的家,跟着林君流连于大大小小的公寓,再到后来正式入住林家大宅子。之后,回来的次数就只手可数了。再逐渐的,知明的房子就成了摆设。

    唐唐踏步进卧室,掀开防尘罩,一脸疲惫的躺上去,手臂挡在自己的眼睛上,满脑子混乱的不能安静下来,仔细去深究,却抓不住哪怕一丁点的想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当唐唐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因为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

    睁开眼看到的却是长条的日光灯,这里是哪儿?

    唐唐费劲的扭头,喉咙干涩的疼,连咽下一口唾沫都觉得是一把钝刀割过。

    “唐唐。”再入眼的就是唐心紧张兮兮的样子,难得见到她一脸素颜。

    “mom?”

    mom怎么会在这里呢?

    唐心评估的眼神在唐唐的脸上来回扫了好几遍,直到确定唐唐现在确实醒过来了然后开始发脾气。

    “你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我今晚上提早过去,你都要烧死了!”唐心在唐唐的背后垫了一个枕头帮他坐起来,又气又疼。

    她不是大力士,一米六的个头九十斤的体重,让她只适合做一个小鸟依人的小女人而不是只手遮天的女汉子。但是看到自己唯一的孩子一脸通红的躺在床铺上,连呼出来的气都炽热的烫手时,唐心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他扶到车子里去送到医院的,直到唐唐挂了吊瓶温度下降之后,她才感觉到浑身酸软。

    “医院?”唐唐尽量缩短讲话的词数,反正他嗷嗷喝奶的时候什么话都不会说唐心也知道自己要什么。

    “你以为还在家里?”唐心递过来一杯温热的开水,上面插着一根吸管。

    “发烧了也不知道去医院!你这是怎么了?”唐心女士发脾气,“每次问你过得好不好,你都说好……结果又把自己搞成这样子,你真是!叫你和我一起住你偏不,你这样子叫我怎么放心得下呢!”

    唐唐勉强的叫了一声:“mom。”

    “诶。”唐心收住话头,紧张的摸唐唐的额头,“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滴的太快了?”

    喝了几口水之后喉咙好了一些,唐唐插科打诨道:“还是单人房呢?”

    “你……”唐心心里这个气呦,“我打电话给爷爷了,他托了关系的。不然你以为嘞?”

    “嘿嘿。”唐唐牵强的笑了一下,看着唐心心疼的表情,唐唐突然就觉得漫天的委屈都涌上来了。他示意唐心靠近,然后依恋的把脸颊贴在唐心的手上,在林君面前流不出来的眼泪就都顺着唐心的手背流了出来,看阵势还绵延不绝。

    “你别哭啊。哭什么啊?”唐心的心都要被他哭碎了,“遇上什么事情了。跟妈妈说说啊,谁欺负你了?”

    “mom。”唐唐抬头,“我这次和你一起回去。”

    “啊?”唐心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当初磨破了嘴皮子都不肯松口今天怎么就答应的这么干脆呢?连忙应下来,“好啊,好啊,妈那边你的房间早就准备好好的了。”

    “mom。”唐唐安心的把脸又放了上去,就像小时候被人嘲笑没有爸爸一样,再一次躲进了母亲的怀里,“我讨厌这里。”他孩子气十足的抱怨。

    唐心瞅着唐唐的脸色,也不敢开口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过一段时间吧,唐心想,等过一段时间唐唐身体好一些了再问也不迟的。现在,就让唐唐好好养病吧。

    唐唐趴在唐心的膝盖上面哭了一会儿,等情绪平静下来之后觉得有些赧然。蹭啊蹭的又回到床铺上,露出一双红通通的眼珠子,“还要多久啊?”

    “半个小时,还有一瓶。”唐心理理唐唐的头发,“你要是困先睡一会儿。”

    “已经睡饱了。”唐唐抽噎着鼻子,“有没有吃的啊,我肚子好饿。”他咬着嘴唇,不好意思的努了一下嘴。

    “你真是……”唐心用食指推了一下唐唐的头,“先躺下睡一会,我去给你买。”

    “辛苦mom了!”

    医院这边也没有什么可口的饭菜,唐唐嘴巴无味的吃完一碗白米粥之后,无聊的打量着还在滴水的吊瓶。

    “要不然调快些吧?”

    “调快你手背会肿。”

    唐心收拾好碗筷,去厕所打了盆热水出来给唐唐洗脸。唐唐配合的仰头,声音含糊不清,“可是这速度好慢,要等好久。我想带您去逛逛郯城。”

    “瞎折腾,好好养病。”

    吃饱睡足,又擦了把脸,唐唐看上去精神了很多。衣服没有换,仍旧是从林宅出门时候那身,唐唐摸摸口袋,手机不在里头,出声问道,“mom,我手机呢?”

    唐心自个儿也是个电子产品控,所以倒没有呵斥唐唐病还没好就想着玩手机。她从包里拿出iPad递给唐唐,:“没注意,可能还在家里头。”

    “密码是什么?”

    “8264。”

    “呵,mom,人家都是上下左右,您这是反过来,下上右左。”

    “是唐的拼音。”唐心打着呵欠回答。

    “mom,要不你先睡吧。反正滴完了我叫护士。”

    “恩。要身体不舒服记得叫我啊。”

    “恩恩。”

    因为一只手还挂着吊瓶,唐唐只是在浏览自己的官方贴吧。原本以为这凌晨三点多人不多,可是当他闲着无聊刷了一条微博,写着“下雨了心情就不好,心情一不好就不想画画”,立刻有几十个糖果都被炸了出来。哭喊着“不要啊”嗡嗡嗡的询问唐唐画册的进展程度。

    关于画册这件事,倒是无心插柳。

    唐唐原本只是帮着一个二次元的好朋友配图,寥寥几笔一个人物的画像,配上几个对话框,走的是卖萌风,没想到一炮走红。好友的文章占据着排行榜前三,自己的插画也被更多人所知。后来出定制,珍藏版就干脆附赠一本全文卖萌画册。

    唐唐调出草稿,大方的晒了一个章节的图。下面很快就哗啦啦的涌出一大堆“糖大,求双更”的留言。

    唐唐拍了自己正在打点滴的手,写到,“求放过。”

    图片一上传,大家的话风就转了,纷纷慰问唐唐。唐唐在三次元中受伤的心在二次元中稍稍得到了安慰。

    和糖果互动的唐唐很开心,眉梢都带着笑意。

    当唐心醒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原本还想打探一下唐唐是不是受了什么情伤,看他这没心没肺的模样又咽了回去。

    算了,出了事不当事,也就不是事了。

    见唐心一醒,唐唐就嚷嚷着要出院。

    “再住一天观察吧。”

    “医院里味道很难闻。”唐唐执拗道。

    唐心没辙,只能给他办了出院手续。

    7

    因着昨天那场雨,郯城的温度下降了五六度。

    唐唐缩缩身子,迅速的钻进车内。手上拎着的那一袋医院的药,琳琅满目的,他看着就心烦,直接往后座一丢,自个儿优哉游哉的靠在副驾驶座上。

    “药不能这样乱丢的。”唐心为难的皱眉头,又不知道该怎么样说唐唐,只能自己再打开后车座的门把药品放好。

    “mom,我们吃完饭直接走吧。”唐唐瓮声瓮气的开口,鼻子堵住了用嘴巴呼吸……呼哧呼哧呼哧……

    “你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吗?”唐心坐进车里,从抽屉里取出一条围巾把唐唐严严实实的捂住,“做事情还是这样随性子。想一出是一出,也不知道是遗传谁的。”

    “遗传你啊!”唐唐拉下围巾,不舒服的扭扭脖子。

    唐心凑过身又帮他捂好,唐唐又拉下,并振振有词,“这里头热,等下下车了再围上才不会着凉。”

    他和唐心的相处就像姐弟一样,也许在外人看来似乎有些没大没小,但母子俩都已经习惯了。唐心一想唐唐这样说也没有错,就不再帮他围围巾了。

    唐唐趴在车窗上看外面不断倒退的街景,闪烁的霓虹灯,往来的人群,或笑或哭或喜或悲,这座城市的人在明天就都要说拜拜了。

    “没有要再见面的朋友吗?”唐心平稳的开着车,踌躇,“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会不会没有礼貌啊?”

    “mom,我从小到大都是在古川长大的你忘记了吗?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也都是在古川念的,我的朋友都在古川啊!”

    “那在这里都没有交到新朋友吗?”唐心紧张的问,“那你还骗我说生活的很好,连新朋友都没有交到怎么会生活的好呢?”

    “哎呀,mom,我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心里有数。”唐唐抓抓头发。“有啦,打开QQ跟他们说一声就好了。”

    “你心里有数就是把自己折腾到医院里面去,还和小时候被哥哥藏了裤子后光着屁股一样大哭了!”唐心翻了一个白眼。

    唐唐记得自己在书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恋上一座城,无非是恋上了城里的那些人;逃离一座城,无非是逃离这座城的那些人。在没有遇到某个人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想过离开一座城市会那么叫人无法割舍。”

    不到三年的时间,虽然只占他生命的十分之一左右,却是给他现有的记忆留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半夜睡不着去看星星,夕阳西下时漫步衢江,还有一起逛街角漫画店的场景,以后都不会再有了吧?

    但是不得不离开。唐唐想,他是无法再回去面对一个永远偏袒着林敏贞的林君了,处也处不下去了,还是离开吧。再留下来,唐唐都不知道自己会因为林敏贞而扭曲成什么样。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林君挂了电话,站在窗台上远眺,应该是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吧?也不知道今天唐唐和他妈妈吃饭吃的怎么样了?

    “咚咚。”书房传来敲门声之后,林敏贞穿着睡衣端了一杯牛奶走过来,温柔的笑,“你今天晚上还要忙吗?”

    “着凉都还没有好就穿的这么少。”林君在她进门的同时关上窗,接过牛奶,咕噜咕噜几口喝完之后随手放在桌子上,然后把手搭在林敏贞的肩膀上把她往卧室带,“晚上还有一份文件要处理,你先睡吧。”

    林敏贞被他带着上了床铺,扯住林君的衣服,“我这几个晚上总是失眠……”

    林敏贞的言下之意很明显了。

    今天晚上唐唐不在,难道林君还要一个人睡在唐唐的房间不成?果真如此,等唐唐回来之后她还不被嘲笑死?

    看到林君有松动的表情,林敏贞再接再厉,“自从唐唐来了之后,你就不和我睡一屋了。君哥,你是不要我了吗?”林敏贞眼睛眨一眨,眼睫毛上就带上了几滴晶莹的泪珠,楚楚可怜。

    毕竟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林君狠不下心来,柔声的安慰,“乖,等我处理完公事。”

    “真的吗?”林敏贞扯着林君的衣角没敢松开,一脸忐忑的模样。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乖,早点睡身体才会好。”

    “恩。”林敏贞乖顺的躺回去闭上眼睛,林君在她的身边坐了一会儿,摸着她的长发,直到林敏贞发出舒缓的呼气的时候,才蹑手蹑脚的走出去。

    林君说要处理公事,并不是借口,这几天刚谈妥一门生意,要查看的后续文件有很多,等桌上那一摞的文件从左边全部都被一本本的移到右边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林君扭扭脖子,看看手机,上面还是没有任何信息,打开emai或者微信也没有唐唐发过来的讯息。

    “他不生气了?我接他的时候看他积了一肚子的火气呢!”

    林君的脑子里回想着下午王成航说的话,拿着钢笔的尾部敲击着桌面,不会真的还没有消气吧?算了,哄哄吧。他记得唐唐之前说过一直很想要库米思的画册?

    林君打开网页登陆自己的账号,粗粗的浏览了一遍,把自己之前没有买过的画册又搜罗了十几本进购物车,并点击了确认购买,加急送款后,这才拿出手机给唐唐发信息。

    “唐唐,睡了没有?你之前一直想要的那款画册我已经帮你买了,算是赔礼。不管什么时候看到短信都在第一时间给我回复。晚安。”

    林君处理起公事来没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当他放下文件看了一眼手机,才发现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透过书房的玻璃,黑夜已经强大到可以吞噬任何一眼望向屋外的眸了。

    林君扭扭脖子,自从和唐唐在一起之后,倒真的很久没有这样熬过夜了。想起唐唐,他又看看手机,还没有信息……

    林君觉得自己手机可能出了点问题,又纳闷的看了十来秒,最终有些咬牙切齿的卸下手机电池,从抽屉里翻出准备好的备用电池换上。

    十秒开机,但是上面还是没有半点儿提示。

    林君又拨了一次唐唐的电话,还是那个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君心里冒出一个念头,唐唐会不会不是不接他电话,而是不能接?

    “林君,我淋了整整2个小时的雨。”

    耳畔突然很清晰的回荡起唐唐的话,林君霍的站起来,披了一件外套往楼下车库跑去。

    01年的住宅小区商业气息还不像现在这么浓厚,每一座楼之间的楼间距也足够长。绿化设施做的堪比现在的一些高级住宅小区,癞蛤蟆呱呱叫的声音搅和的林君脑门儿疼。

    唐唐住在六楼,林君先是两个台阶两个台阶的爬了一层楼,到后面干脆就迈开了步子奔跑上去。把钥匙插进孔里面的时候手没有抖,但是额迹却有汗液不受控制的落下来。防盗门是上了锁的,顺时针转了两圈之后,林君也没顾得上脱鞋,直接大步迈进卧室。

    卧室空无一人。

    唐唐的手机明晃晃的放在床头柜上。

    “这混蛋!”林君又是气又是好笑。放宽心之后这才开始打量,柜子上都起了一层灰了,蹙眉,唐唐到底有没有回来过?按照他的性格,应该是会立刻就进行大扫除的啊。才放下的心又提上去了。

    8

    林敏贞浅眠,又一心想要等着林君一起入睡,根本就没有真正的睡过去。她聚精会神的等待着卧室的门被推开的那刹那,从满心的希望到失落,最后竟听见车子启动的声音,当下脸色大变,掀开被子赤着脚打开卧室的门。

    书房的灯灭了……

    这个时候出门的人除了林君又还能有谁呢?林敏贞姣好的面孔扭曲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她一个内外兼修的女人就比不过一个吃软饭的男人!

    林敏贞走进浴室,把花洒开到冷水位。

    就算是夏日炎炎,乍一接触冷水人的身体也会受不了,更何况快要入冬了。白天的一场雨让夜晚的温度骤降。

    林敏贞身体素质本来就不好,这会儿还生病,冷水刚打下来她就冷不住打哆嗦。哈欠一个接着一个,但她却坚持了好几分钟。当她关掉花洒时,只觉得头晕眼花。等她定定神,换好衣服钻进被窝时,体温开始不可控的升高。

    林敏贞想她从小到大和林家人的回忆,她想林母一直挂在嘴边的要林君好好照顾她的那些话,她想她们一家人一起顶着落日余晖爬脊鸣山然后野餐的欢歌笑语。她们还一起走过草原,一起经历大漠和戈壁滩。

    她原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会漫长到她膝下有子孙打闹。可是一场车祸夺去了林父林母的生命,原本还会温文尔雅的笑的林君开始冷酷的处理纷繁复杂的公事。

    她为了能够在事业上帮助林君,她放弃了自己喜欢的音乐专业,转而攻读商法。大家默认男人在商业上较女人更敏锐,但她却单枪匹马的在股市在创造了好几个奇迹。

    林君的脸渐渐的不那么紧绷,他开始游刃有余的处理公事了,有时候无端的还会出神露出笑容。

    她还一直以为那是自己的功劳。直到旅游回来发现家里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个唐唐。

    思及此,林敏贞攥紧了拳头。这几天是关键时期,她不可以让林君待在唐唐的身边安抚唐唐的情绪。只要她再加把劲,唐唐就会对林君失望,林君就会是她的了。

    林敏贞拿着体温计测了一下温度,已经高达38℃了。

    她按响床头铃,待在林宅照顾林敏贞的护士在第一时间赶到卧室,看林敏贞满脸通红,她手脚麻利的给林敏贞倒了一杯热水,“林小姐,您先暖一下胃。我给您测一下温度。”

    “我刚才测过了,38℃。”林敏贞口气温和有礼。

    “那先吃半片退烧药?”护士建议道,她心里其实挺纳闷的,白天的时候温度明明都降下来了,按理说晚上好好睡一觉就好了,怎么就突然又升起来了呢?!

    “嗯。”林敏贞点头,她哆嗦着,把被子捂紧。

    林敏贞病情加重,这肯定是要通知林君的。

    林君打量着唐唐的屋子,客厅的桌子上还堆放着大大小小的袋子,里面装着零食和特产,看样子唐唐的母亲已经到了,那么,唐唐是和母亲出去逛还没回来吗?林君思忖着,下次要不给唐唐买一个智能腕表?也不至于会出现被小敏丢在半路上却联系不了人的窘迫情境。

    “내주윌맴돌았나요그대가느껴지네요……”

    “小敏发高烧?好的,我马上回去。”林君皱眉头,折回卧室,从抽屉翻出便签和纸张,在上面龙飞凤舞写着:唐唐,看到纸条的第一时间给我电话。

    原本是想贴在入门的镜子上,可是又想起他和唐唐的关系唐唐母亲还不知情,林君把纸条压在了唐唐的手机下面。

    原本以为只是发高烧,但是当林敏贞吃过退烧药之后,整个人却感觉更提不起精神。她只觉得反胃的厉害,侧着身子扒着床呕吐。

    半个小时前吃的药片,更早一些的晚饭,全部都吐了出来。到后来实在吐不出什么来了,也还是时不时的就侧过身干呕着。好像要把整个胃都吐出来一样的难受。

    距离林宅比较近的周医生也被连夜叫过来了,他给林敏贞把脉,来回几次之后脸上的表情有些惊疑。

    林敏贞看着周医生的表情,心也跟着提起来。紧张的问道,“周医生,怎么了吗?”

    “林小姐,您这几个月的经期正常吗?”

    “啊?”林敏贞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随后意识到了周医生这样问的用意,一时间涌上来的是狂喜,她克制着回答,“上个月没有来,不过,医生,你的意思是我可能有了吗?”

    “这个还不确定。家里有验孕棒的话可是试一下,如果真的怀孕的话,阿司匹林就不要用了,这个有副作用。”周医生的话带有一定的保留程度。

    林敏贞紧跟着焦急的问,“那如果真的有了,我这时候生病对宝宝会不会有影响。”

    有可能怀上林君的孩子这个事实让林敏贞整个脑袋都晕乎乎的,如果真的有小孩,那她刚才故意让自己着凉发烧的行为就是得不偿失。

    有了孩子,唐唐拿什么跟她比较?

    “这个现在还不能确定。药是尽量不要吃,免得对小孩子有影响。但您现在高烧……”周医生的脸色也有些为难。

    “没事,这个我可以喝水。我捂捂,热了就好。”林敏贞一点也不在意。

    周医生没有走,他指挥着护士拿着热毛巾给林敏贞擦拭着,厨房也端来了热腾腾的姜汤给林敏贞喝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心理作用真的能够发挥很关键的作用,没过多久,林敏贞的额头已经有汗水流出来。

    护士拿着温度计给林敏贞测体温,温度明显的下来了。

    林敏贞示意着,让照看她的护士扶着她去了一趟厕所。等她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洋溢着明媚的笑容,眼神是那样的澄澈,那样的虔诚,温婉的气质由内而外,叫人感动。

    “周医生,两条紫红色线是怀上了,对吧?”她咽了一口唾沫,揪着心确认。

    “是的,恭喜恭喜,您要做妈妈了。”周医生看了一眼验孕棒,尾随着说着祝福的话。

    “把电话给我,我要给君哥打个电话。”林敏贞喜气洋洋。

    “내주윌맴돌았나요그대가느껴지네요……”林君看了一眼手机,“小敏,怎么了?烧退了吗?”

    “君哥,你要做爸爸了……”

    第一感觉不是惊喜,是茫然。

    林君张开嘴,甚至都发不出声音来,做爸爸?

    林敏贞没有感觉到林君这边奇异的情绪,她沉浸在怀孕的喜悦中不可自拔。她滔滔不绝的继续往下讲,基本上林君都没有听清楚林敏贞到底在说什么。

    “你要回来了吗?我真的好高兴。”

    “君哥,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高兴……”

    “你自己先照顾好自己,我马上就回去。”林君挂掉电话,脸上的表情相当的丰富。

    头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不知所措的情绪。

    真是相当的罕见。

    像林君这种人,很少有事情能够令他不知所措,就拿这次唐唐的事情来说,唐唐的失踪让林君感到担忧烦躁,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竭尽全力,把唐唐找回来。他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可是,孩子?爸爸?

    林君蹙眉头,这个孩子来的太突然了,根本不在他的计划之内。对他来说,责任感远远多于幸福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