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修】  【正文 修 共52章】9-12

章节字数:11275  更新时间:15-06-14 15: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9

    金灿灿的太阳光拥簇着洒下,肆意的徜徉在各座现代建筑之间。

    林君把弄着手上的MP3,里边的存的歌曲全部都是唐唐平时自己哼的。有一首歌的旋律林君格外的钟爱,他没听懂歌词,只知道那是用法语唱出来的。

    他一首歌重复的听着,只觉得烦躁的心情逐渐的平复下来。然后就莫名的想听听唐唐的声音,他拨打唐唐的电话,电话那头还是一层不变的“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林君按了一下通讯器,“成航,你进来一下。”

    王成航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这是二期的规划……”他一站定就顶了一下鼻梁的眼镜,有条不紊的要和老板商量公事。

    “先放着。”林君难得打断王成航报告工作。“你帮我做个事。”

    “什么事?”王成航面对这种临时起意的挑战已经处变不惊了,他淡定的放下文件,掏出ipad,“你说。”

    “打电话问一下小吴,他那天有亲自把人送回屋吗吗?”王成航调出小吴的电话,立马拨了一个过去。

    小吴接到电话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避重就轻,隐瞒了那时候唐唐身体状态不大好的情况,强调了唐唐不愿意他跟着上楼的事实。

    唐唐执拗起来连林君都没有办法,更何况是小吴呢。王成航觉得自己很能理解小吴的心情,挂了电话之后摇摇头,“小吴说唐唐不肯让他送。”

    “你帮我去唐唐那小区找一下他,把他给我拎回来。”林君无奈的苦笑,“还真给我闹脾气了。”

    看到林君吃瘪的模样,王成航忍不住调侃,“这唐豹子终于开始挥爪啦?”

    “……”

    “好,我马上去。”王成航看着林君的脸色见风使舵,这么简单的事情用脑子记就绰绰有余了,“对了……”

    “什么?”

    “没。”王成航觉得夫妻之间床头吵架床尾和,还是不要掺合的好,就又把心里的话咽下来。

    “有什么话你就说,拖拖拉拉的像个娘们!”林君不耐烦。

    我像个娘们?我特么的为你忙前忙后忙公事忙私事你居然说我像个娘们?王成航冒火,二话不说居高临下的双手撑着桌子俯视林君,阴测测的开口,“老板,我不过是想问你一声,你有问过唐唐那天为什么大小姐把他丢在马路上的原因吗?”

    “没有。小敏怀孕了,昨晚上又发了高烧,我等她身体好些了再和她了解一下情况。”

    怀孕?!王成航心里暗暗吃惊。

    林君接着反问,“那你那天去接他,他说什么了吗?”

    “也没说什么。”王成航注意着林君的脸色,“就是被淋了两个多小时的雨,心情那时候有些不好,说了一些泄愤的话而已。”

    “说什么?”林君食指敲了一下桌子,“他说什么了。”

    “……”王成航翻了一个白眼,“不扣我工资?”

    “……说!”

    “就是说你再让他受委屈就和你掰了呗。”王成航凉薄的说,“叫你平时不对人家好,现在他跑了你又后悔了吧?”

    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林君长呼一口气,带着鄙视的口气,“我说,你真的越来越娘们了。说话比娘们还刻薄。”

    “对了,汉子,问你个事。敏贞既然怀孕了,你会和她结婚吗?”

    林君拿起茶杯,大拇指和食指相互磨挲着。“恩,总得要给她和孩子一个名分。”

    “那还要找唐唐吗?”王成航犹豫的问出口。

    “找啊。”林君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唐唐是唐唐,小敏是小敏。”

    “如果我是唐唐,我不会回来。没必要,也没意思。”

    林君一个眼刀子杀过来,王成航漫不经心,现在的林君就是纸糊的老虎,一戳就破,没杀伤力的。

    “你别瞪我,瞪我也没用。原来你还没结婚,现在你都结婚了,唐唐还回来做什么,做小三啊?他又不是外面的鸭子,本来也就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干嘛要回来看敏贞脸色。”

    “我可以在外面给他安置一个房子。”

    要让唐唐和林敏贞见不到面,这不是一件难事。

    “那你要怎么和敏贞说?人现在可还怀着你的种呢。”王成航叹气,“阿君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人情商真不是一般的低!”

    “那你说怎么办?”林君黑着脸。

    “要我说,唐唐走了也好,你别再找了,就这样吧。”王成航一摊手,“反正闲乏味的时候出去撩拨几株野草,敏贞也不会和你吵。”

    “唐唐他不一样。”

    “就是因为唐豹子不一样,所以你才不要去找。省省吧,啊!”

    王成航的话翻涌的林君脑门疼,他使出杀手锏,“你要再不去找人的话我直接扣工资了。”

    被林君以扣工资威胁不得不跑腿的王成航一路上把车开的飞快,在没有电子眼的监控路段,不断地超车,在有电子眼的监控路段,按限制车速的最高速度行驶。

    一路上被他超车气的牙咬咬的司机们探头想骂娘,可是看到宾利的标志时,又无一例外的缩头回去,晦气的骂一声,妈的,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能乱超车吗?

    王成航开车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保安给他放行的时候还好奇的瞅了几眼,多半是在奇怪一个开宾利的怎么会住在这里。

    待王成航到一楼的时候,才发现底下的门是需要钥匙或者刷卡的。

    上次林君运气好,来得时候大敞着,所以他没有被拒之门外。但是王成航这次的运气就比较差了一点,打电话给林君问,林君也没有概念,他只好在楼下等了一会儿。直到一个阿婆买菜回来,王成航才跟着进门。

    当王成航发现阿婆按得楼层也是六楼的时候,他套近乎道,“阿姨,您是602的吗?”

    阿婆对他还挺警惕,反问道,“小伙子你干嘛呢?”

    “我朋友是601的,他前几天回来了,但是这几天我们一直没有联系上他。就想问您见没见过?”

    “601的啊。”阿婆的话一下子多起来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王成航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了,“他怎么了吗?”

    “前天大晚上把他妈妈急得,都要哭了。发烧整个脸都红了,还是我们扶着把他送下去的呢。”阿婆道,“可能现在还在住院吧。”

    “那您知道他去的是哪家医院吗?”王成航紧追着问。

    “这个不晓得嘞。”阿婆摇摇头。

    能问到这个消息已经很难得了,王成航连忙感谢阿婆。

    电梯门开了,王成航敲着601的门,仍旧是没有人开门。

    王成航情急之下只能拿了林君给的钥匙自己开门进去,屋子的布置还是上次林君来得模样,卧室里头林君留的那张纸条也仍旧压在手机之下。

    这些线索指着一个现实:唐唐还没有回来!

    王成航立马给林君打电话,林君那边也很快接起来。

    “怎么样,人回去了吗?”

    “情况有些棘手,唐唐那晚上好像被家人送去医院了,我现在马上查一下这附近大医院的就诊记录。”

    林君那里一下子没了声音,他原本还在对唐唐这种不说一声就玩失踪的状态颇为恼怒,心想着,要是找到了,非关上门脱下裤子好好教训一下不可。可现在却全是愧疚,那天就不该让唐唐一个人回去。愧疚之中又夹着庆幸,幸好唐唐的母亲过去了,要不然烧一个晚上,唐唐都该烧糊涂了。

    林君性格内敛,纵是愧疚表情也不会多么外露,他道,“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和你汇合。”

    “你不是……”

    “先找到唐唐再说。”林君一锤定音。

    王成航一方面让人查附近医院的就诊记录,自己又开车到保安室掉监控录像。

    监控室里有一个老头在看报纸,上了年纪,听王成航讲了即便才明白它的意思,带着浓重的口音紧张的问道,“丢东西了吗?”如果进小偷了,那么他们这个月的奖金可就没有了。

    “没有,阿伯,我们要找一个人。”王成航的话让老伯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又慢吞吞的道,“这个违反规定啊。我做不了主。”老伯摇摇头。“而且总的控制的在值班室里面。”

    王成航耐心的和老伯做这种拖沓的交流的,接着问,“值班室在哪里?”

    “在11号楼那边。”

    10号楼和11号楼很近,所以值班室的人对那晚上的喧嚣也有印象。

    一听是要找人,很痛快的调出了这二十几个小时的监控视频,不过负责人很抱歉的说,“小区的监控录像只有几个点,大门,还有几个转弯路口而已。像几个后门都没有设监控像头的。”

    “有几个小后门?”

    “两个。10号门后面一个和3号楼后门一个。”

    “那天送去急救的车?”

    “是从10后门后面送出去的。这个门出去离第一医院近。”

    这样一说,查监控录像也就没有意义了。“

    那你们对送病人的车有印象吗?车牌号?颜色?”

    在王成航的问话中,对方努力的回忆,“车子是宝马的,颜色晚上太黑看不清楚,不知道是银白的还是白的,是浅色。车牌号还真没印象了。那时候太乱,时间又短隔得又远,实在没印象了。”

    对方的态度很恳切,王成航也没话说了。

    不过对唐唐可能去的医院又有了新的了解,他联系手下人主要排查一下市第一院的就诊情况。

    通过电脑去筛选就诊人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是唐唐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是第一医院的排查情况最先传送到王成航的手上,急诊室或者门诊大厅都没有出现唐唐的就诊记录,紧接着附近几个医院的记录也都出来了,也奇怪的没有病人名为“唐唐”的就诊情况。

    怎么说也和唐唐认识快有一年了,就算两人没有交心过,但也勉强可以算是朋友了。现在唐唐下落不明,王成航心里头也很着急。

    10

    王成航在林君到达市第一医院之后就上了林君的车子。

    “怎么样,有消息吗?”

    王成航汇报了情况,他的眉头紧蹙到一团。

    “那天晚上情况紧急,可能用的不是唐唐的身份证,可能是唐唐母亲的身份证,阿君,你有印象他妈叫什么名字吗?”王成航收集着信息。

    “没印象。他没有和我说过。”

    “还有一个棘手的地方……”王成航硬着头皮继续开口,“这里是医院的老区,监控设备有很多死角……虽然我们对送他过来的车子的外观有一定的了解,但是……”

    林君的脸色又黑了,他明白王成航要表达的意思,就算是要排查进出的车辆,也不是一件可行的事情。

    “急诊室的见惯了大半夜送过来抢救的,问那天值班的人员,他们也没有太大的印象。”王成航斟酌着道,“要不然就再等等消息?唐唐他家人在,应该不会让他出问题的。唐唐也不是小孩子,也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

    王成航开口却没能缓和气氛,林君收敛了面部所有的表情,按照唐唐的话来说,就是一张标准的僵尸死人脸。

    林君暗敛着眉,“这几天你先把其他的事情放一放,先把唐唐找出来吧。”

    虽然平时唐唐看上去没有脾气,但他其实心眼也很小,也是个很会记恨的人。如果他这个时候不努力把唐唐找回来,或许,可能就真的会出问题。

    林敏贞喜欢下雨时淅淅沥沥的声音,也喜欢雨过天晴之后花园飘来的混杂着花朵和碧草的芬芳。她此时坐在阳台的藤椅上看一本母婴的杂志。上面胖乎乎的小男孩,水灵灵的小女孩,毛茸茸的虎头帽,只有一指长的小鞋子,无不让她整个心都柔成一江春水。

    此刻的林敏贞心无杂念,几天前还困扰着她的有关于唐唐的问题在此刻已经烟消云散。因为孩子的存在,她不再害怕林君会因为唐唐有可能得唆使而和她分手。

    在之前,看见唐唐脸上流露出的笑容她就觉得刺眼。和唐唐擦肩而过的时候她会刻意的抬高头,因为这样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阻止泪水流出,她很怕她会在唐唐面前展现出脆弱的一面。她希望她留给唐唐的永远都是傲气的背影以及胜券在握。

    母婴杂志中还夹杂着一些夫妻间亲昵的情话,诸如《十里红妆》中的“待我长发及腰,少年你娶我可好?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

    林敏贞拔下自己的发簪,她披散在背后的头发也早已及腰,就是不知她的情人是否也愿铺十里红妆娶她?

    “身体好些没有?”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林敏贞一大跳,她回过神看到是林君惊喜道,“走路都没有声音,吓我一跳!”

    “是你太专注了,看什么呢?”林君从沙发上拾了条披肩搭在林敏贞的肩膀上,又拿起她手上的杂志,看是母婴杂志又觉得有些没意思的放下来。对这个孩子的出生的期待,他远不如林敏贞那般。

    “你看,这些小孩子都好可爱。我们的宝宝以后也会这样的吧。”林敏贞带着憧憬的口气。

    “恩。”林君应了一声。

    林敏贞丝毫不受林君平淡的口气的影响,她继续热忱着,“君哥,你今天回来的好早。”

    “恩。”林君不置可否,唐唐的失踪让他根本没办法静下心工作。

    “你吃过午饭了吗?要叫厨房端上来吗?”林敏贞体贴的倒了一杯麦茶递给林君。

    “吃过了。”林君接过她手中的茶杯,“收拾一下咱们去医院做个检查吧。看接下来需要注意些什么事项。”

    “好的,那你等我换身衣服。”

    林君接着又状似不在意开口,“对了,那天早上你和唐唐出门做了些什么啊?”

    林敏贞心里咯噔一跳,难道唐唐和林君告状了?虽然说告状这种行为很为人不耻,但不可否认这个行为相当的有效。尤其是她既不希望在林君的心里留下善妒的印象。

    林敏贞眼神飘忽,“也没有做什么啊,就是聊了一会儿天。他说什么了吗?”

    林君嘴角勾了一下,没有回答,“怎么下雨天把他丢路边了?”

    “我……”

    “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

    “嗯。不会了。”林敏贞讷讷的应下来,有些担心的问,“君哥你生气了吗?”

    林君摇摇头,“没有。不要再有下次了。”

    “恩,我会和他道歉的。我那天做法太偏激了。”林敏贞言不由衷的说着场面话。

    林君走过去摸着林敏贞的头发,“你也不要想太多。这段时间你就呆在家里吧,公司就不要去了。要是觉得无聊就可以和管家商量一下,看看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婚礼。”

    “婚礼?”林敏贞不可置信的抬头,这是什么意思呢?

    “是的,总不能等孩子都生下来之后才给你名分。”林君在林敏贞的额头上印刻下一个吻。“去吧。我到楼下去等你。”

    礐石高速的入口在农村,当车子开出城区之后沿路的风景就只剩下两排的白杨树了,看上去显得格外萧瑟。

    唐唐塞了耳机,车窗开着,从外边吹进来的风吹得鼓膜轰轰的响。

    唐唐看着窗外的风景偶尔跟着哼哼歌,心情也慢慢的变好。

    “身体还没好不要吹风。”

    “哦。”唐唐乖顺的关掉车窗,好似不经意的开口问道,“mom,你觉得什么是爱情呢?”

    “爱情?”唐心好笑的看了他一眼。

    唐唐有些赧然,“对啊,你觉得什么是爱情呢?”

    唐心思考了一下,“这要看情况的,有的爱情就是门当户对,个人感情搁置一边,家庭背景是参考的首要条件。有的爱情就像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背个包就觉得能和他浪迹天涯。有的爱情细水长流,煲汤做饭,相夫教子,为他洗尽铅华。在夕阳落日余辉下徜徉,在漫天飞雪下散步,一不小心就白头,一起迎接日出,相约明天更美好。”

    唐心这一大段听得唐唐一愣一愣的,憋了半天吐出一句,“好文艺腔啊……”

    “恩,知音上看到的。”

    “那你和爸爸之间的爱情呢?”

    “恩?”唐心轻飘飘的看了唐唐,“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我就想知道。”唐唐露出讨好的表情。

    “我和他啊。”唐心目视前方,脸上的表情很平淡,“没什么好讲的啊。唔,我就记得他妈妈很嫌弃我。”

    “为什么啊?”一提起八卦唐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觉得城市女孩娇惯干不了农活啊,我就不明白了,我干嘛要干农活啊?还有就是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是他做的家务,有一次他妈妈撞见了就很不高兴。”唐心回忆着,“也想不起什么了。后来我们闹别扭分手了,这期间他出警殉职,后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就把你生下来了呗。”唐心凉薄的瞥了一眼唐唐,“真不好意思,我和你爸就这么狗血……”

    “生活本来就是一出狗血剧啊。”唐唐跟着感叹了一句,心里默默想,他不就很狗血的被人当做是插足幸福生活的小三吗?!

    唐心补刀道,“你这次是失恋了吗?”

    “……mom,你好讨厌……”

    母子俩个默默无言的开了一段路。

    “对咯,唐唐,赶紧给爷爷打个电话,要不然他们会担心的。”

    “知道了……我吃饭的时候就和奶奶聊过了。”

    再开几分钟就到礐石高速了,但是唐心的车速却越来越慢,最后干脆直接停了下来。

    “mom?”唐唐挑眉头,“车子没油了吗?”

    “我这次来是有件很重要的事要交代你的,但因为你生病的事情给搅和了。”唐心为难的开口,“你之前不是交代我带特产给你解馋吗?……”

    “反正也还没有上高速,我们折回去拿呗。”唐唐不以为然,对特产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是霞浦那边晒干的虾仁吗?我好久都没有吃了。”

    “这个不是关键。是你堂哥过几天要来郯城,还没找到落脚点,就想先在你这里住些日子。我就同意了。你现在跟我回去了你堂哥怎么办啊?”

    “啊?”唐唐脑回路转不过来,一个劲的眨眼睛,悲愤的回答,“你怎么能越过我答应呢!”他心里头由衷的庆幸自己提出要回古川的事情。 

    “因为你们两个从小的感情就好啊。”唐心理所当然的回应。

    唐唐的心里顿时觉得有爪子在挠啊挠,mom,你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我们两个从小感情好啊。难道在你眼里,我被堂哥用五花八门的鬼点子整的很狼狈等价于我们感情好吗?!

    唐唐唯恐唐心一个主意之下就把他打包又送回去,连忙道,“那正好啊。现在我那套房子就空出来给哥哥住,这样他也自由点。”

    “可是和笑詹通电话的时候,他说他很久没看到你很想你啊。”唐心踌躇不定,“要不,我们和他……”

    “不不不……这样就很好了!真的!”唐唐捂着额头,“哎呀,mom,我头好痛啊……好痛……好困好困……眼睛都睁不开了……”

    正文·卷二

    11

    唐心属于响应国家计划生育的要求的第一代人,而后,唐唐作为唐心的唯一儿子,也荣升为唐家第二代独生子女。从小被爷爷奶奶还有不着调的母亲宠着,也算是蜜罐里养成的孩子了。

    回到古川的这几个星期,唐唐的精神状态还没有迅速恢复过来,整天窝在家里画一些小插画。

    唐心在容声会计所工作,前几年又取得了国际的会计证,半日制的工作,月薪保底四万八,也完全不在意这段时间在家里养个老小孩。

    但是看唐唐在家里都快闲的发霉了,心里面也挺惆怅,难道唐唐还没有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

    某一天早晨,唐心瞅着自己老早老早前就给唐唐买的那辆别克君威还在车库里睡着,清晨的朝阳又暖暖的倾洒着光,心生一念,小步快跑到唐唐的房间门口嘭嘭的敲门。

    “mom?”好半会之后,唐唐耷拉着脑袋开门,“怎么了?现在才七点呢!”他抓抓自己鸡窝似得头发,一脸的睡意朦胧。

    “唐唐哦,mom听说失恋的人不能一直呆在屋子里面,会得抑郁症的。”唐心有些歉疚的眨眨眼睛,“你应该多出去转转的!”

    “你敲我门就为了说这个?我昨天晚上给一本小说画插画到凌晨呢!”唐唐扒着门框,无力吐槽,“mom,到底谁才是那个想一出是一出的人哪!”

    唐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画到那么晚啊?我又不知道。”她先为自己撇清了关系,然后拉着儿子的衣袖,一副郑重其事的表情,“现在外面的天气很适合踏青!下午约朋友去恒海花园玩吧?然后画几张漂亮的画给我好不好啊?”

    “恩恩恩~”唐唐小鸡啄米一般点头,“会的会的。”

    得到了儿子的允诺,唐心这才笑眯眯的松开手,也不嫌弃唐唐还没有洗脸,在上面啄了一下,高兴的拎着包去上班。

    唐唐目送着唐心离开之后,关上门又躺回床上。闭上眼睛没到十分钟,屋子里又响起均匀的呼吸声。

    十二点多的时候,唐唐这才一副神清气爽的表情从房间里走出来,他走进厨房,叼着一块葱油饼走出来,盯着贴在门板上的便利贴,“唐唐,记得出去踏青哦!中午去楼下阿伯家的餐厅吃午饭,不要忘记了~”还附上了唐心画的笨拙的笑脸。

    三两口咽下葱油饼,唐唐撕掉便利贴,对着全身镜拍拍自己的脸颊,mom是真的还担心自己的状态吧?呼,自己不应该让她这样担心。今天确实是个好天气,那就出门踏青吧!

    楼下的阿伯相当的和气,操练着一口不纯熟的普通话和唐唐打招呼,唐唐笑了笑,用古川话和阿伯交流,阿伯明显笑容变大了,夸赞着唐唐不像现在的一些小年青,连自己的家乡话都忘了。他一高兴,连带着给唐唐的红烧牛肉盖浇饭都比别人多了不少分量。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唐唐划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给古川这边的哥们发信息,“要不要去恒海公园啊?……唐唐”

    “你回来啊?小资本家,今天要上班啊!……大胖。”

    唐唐不死心,又换了一个号码。

    “你今天有空吗?咱们去恒海公园踏青吧?……唐唐”

    “唐王子你终于回来祸害古川的妹妹们啦?晚上请你喝酒,下午还要上班呢。没空。……小幺。”

    再来!

    “学霸,你今天下午有课吗?要不要去恒海踏青啊……唐唐”

    “唐唐?你又换号码啊!好啊,在哪里集合啊?……老鹰”

    “两点恒海公园门口?去吃烧烤。……唐唐”

    “OK!……老鹰”

    唐唐喜滋滋的扒掉剩下的饭,然后哼着小曲儿去车库取车。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惩罚唐唐太过于悠闲的生活,他的车子,在半路上,爆!胎!了!

    听到砰的一声之后,唐唐赶紧的把车停靠在路边下车检查,一脸的悲愤的瞅着后轮胎上面的十几枚铁钉,这是谁啊,这么没有公德心,大马路上还有这玩意?左顾右盼,没有修车行,这可怎么办?

    唐唐掏出手机拨给智鹰,“喂,老鹰?”

    林智鹰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图书馆,小声的回了一句“等下。”三两步走出门,声音大起来,“恩?”

    “我车胎在爆了,你有没有哪家熟识的车行啊,帮我打个电话叫过来拖一下车子?”

    “你在哪里?”

    唐唐扭头看看附近的标志,“汇通酒店这边的红绿灯口。”

    “好的,我帮你查一下你附近车行的电话。”

    “那今天下午不能去了。”

    “没事。你要在古川呆多久?”

    “应该是不走了。”

    “那时间还长呢。不急不急。”

    唐唐把车子停一边之后,百般聊赖的坐在车子里面刷微博,过了十几分钟之后,手机终于响起来了。

    “你好,我们是幸福车行的。先生你车在那里?”

    唐唐四处瞄了瞄,看到一辆大货车,上面赫然五个大字,幸福修车行,“这边这边。”他挂了电话招呼道,“你们终于到了。”

    “麻烦您久等了。”

    服务态度很赞呢!唐唐思忖,坐上了那辆大货车。

    幸福修车行装潢不错,店面里也挺大,里面还有等候厅。

    地处交通便利路段,待修的车辆在外面的场地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还有用铁链锁着的二手车代售。

    一批年轻人干劲十足的光着膀子在外面干活,汗水顺着他们的肩胛骨流下来,唐唐一眼瞄过去挨个点评,这个太瘦,连脊梁骨都出来了;这个太胖,浑身都是肉……

    “阿钧。”领他进门的小伙子扯开了嗓子喊。紧跟在他身后的唐唐猛一震,受了惊吓的僵住身子不敢往前走。阿君?

    一个男人从车底滑了出来。“干嘛?”

    “你先把这车看一下。”小伙子招呼道,并用工具把唐唐的车架起来。

    “好的。”那个被唤做阿钧的男人直起腰站了起来,先放下了手上正在修的车辆。

    “车胎被扎了?”王栎钧走过来,他穿着蓝色的工作服,手上带着乌黑的带着机油污渍的手套。他蹲下来,轿车已经架空了,王栎钧转两三下车轮,“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你有空等吗?”他冲着唐唐问到。

    只是同一个称呼罢了,唐唐嘲笑了一下自己的大惊小怪,在心里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林君怎么可能这幅打扮出现在这里?“没事,我一下午都有空。”

    “嗯,那有椅子,你可以坐着等。”王栎钧手上的动作可没有慢下来,他熟练的把钉子拔出来。然后脱下一只手套往上面泼水检查。

    长相只能打七十分,不过身材嘛,能打九十五分。

    唐唐饶有兴趣的观察王栎钧。挽起工作服露出的那一段手臂是长期在太阳底下晒出的小麦色,衣服下面是拱起的健壮的肌肉。作为一个纯gay的生理敏感性和一个模特的职业敏感性,唐唐忍不住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

    “大学生?”王栎钧手脚麻利的给他补胎,瞅了唐唐一眼开口。脸蛋白皙,又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摆明了还不知人间疾苦。看打扮估计是个富二代。

    唐唐还分心在刷贴吧,一听这话乐了,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保养的还不错嘛!“我都工作两年了,”

    “还真看不出来。”王栎钧中肯的评价,“也是在汇通那边扎的?”

    “你怎么知道?”唐唐觉得真倒霉,“这车我还是第一次开呢!”

    “汇通那边的铁钉也不知是那辆车落下的,这几天都扎破了不少车了。”

    “那不正好嘛,给你们增加客源。”唐唐调侃道。

    王栎钧闻言憨厚的笑笑,“里面桌子上有瓜子,你可以拿一些出来磕。”

    “不用,刚吃过午饭。”唐唐摆摆手,王栎钧也不再勉强,闷头开始修理。

    唐唐靠着椅子,把小型画板架在了自己的腿上,就着王栎钧修车的模样,拿着铅笔随意的勾勒。耳朵还塞着耳机,脚板有一下没一下的动。

    12

    “Butonlylovecanstaytryagainorwalkawaytryagainorwalkaway……”

    “喂,mom?”

    “唐唐啊,和朋友在恒海花园玩的高兴吗?”唐心的声音很小,旁边还有众人吵杂的声音。

    “车子在路上被铁钉扎了,现在正在修呢~”唐唐手上的动作没有停,“这里车行的人很好呢。”尾音还带着上翘的撒娇感觉。

    唐唐没有压低声音,王栎钧听到他打电话的声音忍不住瞅了他一眼。他还是头一次看到二十几岁的男人用撒娇的口气打电话。不过长得好就是有优势啊,起码不会让人觉得矫情做作。

    “这样啊?”唐心的声音有些沮丧,“对了,我和干妈在逛街,你要一起来吗?”

    “不了不了,我自己安排。”唐唐慌忙的拒绝,陪mom逛街绝对是一场灾难!

    从第一家店逛到最后一家店,如果时间充足的话,还会倒过来再来一遍!所以唐唐相当怀疑为什么唐心大学成绩单体侧那一栏中12分钟跑中为什么会补考了2次。他觉得,凭这体力,哪怕不能拔头筹,闯进前三甲应该是绰绰有余啊!

    “那晚上要记得按时吃饭啊!钱不够的话跟mom说。”

    “够的够的。”唐唐用铅笔尾巴挠挠自己的头发,“你要逛到晚上几点啊?”

    “不知道?十一点?”唐心的声音透着自己也不确定的心虚。

    “如果超过十点就给我打电话,我到时候去接你。”

    “不用了,唐唐你要早睡!”

    “哎呀,反正你没有回来我也睡不着。”唐唐不在意。

    王栎钧又朝他这边看了一眼,是在和女朋友打电话吗?嘴巴真甜,两人感情应该很好吧?

    “恩,好,拜拜。”耳边又自动切换成了周传雄的寂寞沙洲冷,唐唐跟着小声的哼,捕捉到王栎钧瞅过来的眼神,不好意思的摘下耳机,身体前倾,“我唱的太大声了?”

    “没有,你唱的很好听。”王栎钧站起身子,“车好了。”

    “这儿快?”唐唐咋舌。这才不到半个小时。

    “不是什么大问题。”

    “多少啊?”唐唐把画夹收起来塞包里,也跟着站了起来。

    “50。”王栎钧摘下手套,“收银台在那边。”

    “谢谢。”

    修完车子已经接近下午两点了,唐唐开车进了SUKI买了一大袋零食之后欢欢喜喜的打道回府。

    一折腾回到家里面都已经快六点了。

    刷微博,头条热点都是娱乐圈里面谁和谁又开始扯脸撕逼,没意思。

    看新闻,这个点讲得都是国外多么多么动荡,国内多么多么欣欣向荣奔小康,没意思。

    看剧,“傲骨贤妻”和“生活大爆炸”都被禁了,说好的“吸血鬼检察官”第三季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没意思。

    听歌,首页推荐的那几首歌词都太低俗了,更没意思。

    做什么都感觉没意思,唐唐裹着毛毯子靠在床板上。

    其实,之前没有和林君在一起的生活也照样能乐呵呵的;现在只是重新回到起点罢了。寂寞寂寞就好了,只是时间问题。

    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就要走台了,要不看看相关的节目?唐唐点开了全美模特大赛最新的一期。

    全美超模大赛是唐唐很喜欢的一档节目,因为它能够给人带来实现梦想的机会。每一位参赛的选手都为了能够竞得超模候选人的头衔而不断努力。

    在参赛的过程中,他们能够得到世界顶级造型师和摄影师的指导。得到他们手把手传授理论知识以及表演技能。

    看着一开始平凡的普通人在逐步的训练中变成一个超有范的模特,那期间有充斥着全是让人感动的符号。

    听着JaniceDickinson略带刻薄的评价“Idon“twannaseethepicturebecauseitsucks。““Itlikesahook。“,唐唐心里头同情那个被打击的当场哭出来的女孩子。

    好像有什么声音混杂进来了,唐唐摘掉耳机,外面好像有人在敲门。走出屋门,那声音更清晰了。唐唐一边走一边感到莫名其妙,这个时间点会是谁啊?

    “叮咚叮咚”门铃又被按了一下。

    难道mom自己回来了?

    “来了!”唐唐扬声,唐唐趴在猫眼眯着左眼看了半天,唔?下午修车的那个?

    唐唐把门完全打开,不知所以然的抓抓后脑勺,“是你啊?怎么了?”

    他穿着宽松的棉衣,赤裸的脚踝在黑色的棉布的衬托下更为白皙和精致。头发蓬松,眼神无辜,看的王栎钧一时都忘了开口。

    “你住这?以前怎么都没见过?”王栎钧回神。脸有点红,居然看一个男人看愣住了。

    “哦,我刚搬过来住。怎么了吗?”唐唐客气的回答。

    “那个,你家小阳台的水龙头是不是没关紧啊?我就住你楼下,水积了一地。”

    “啊?那我去看看。”唐唐吃惊,“你等一下。”

    打开阳台的门,自家的小阳台也蓄积了一层水,“滴答滴答”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格外清亮,开灯才发现白色的水管漏了一个小缝,不断的顺着管道往楼下流。

    唐唐走出去,王栎钧还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也挺平和,唐唐不由的感到歉意,“水管漏了,对不起啊。不知道总开关在哪里,我打电话问一下,你稍等一下。”

    “在厨房水龙头的下面,你把柜子打开,里面有个总开关。”每层楼的构造都一样,王栎钧喊住唐唐告诉他。

    “哦。”唐唐应着,往回走进厨房,打开柜子,看着两个生锈的大开关眨眨眼之后,干脆利落的把两个都扭上。然后又打开水龙头,确定了一下没水。这才站起身子走出来,

    “抱歉啊,那有没有把什么东西弄坏掉?有的话你说,我们照价赔偿。”

    “哦,那倒不至于。”王栎钧摆摆手,“小事,小事。”

    对方这样好脾气,唐唐更觉得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再次不大好意思的抓抓后脑勺,“真的很对不起啊……”

    “小事小事,邻里邻外的。那我先下去了。”王栎钧对唐唐颇有好感,再度摆摆手表示自己真的完全不在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