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修】  【正文 修 共52章】17-20

章节字数:11115  更新时间:15-06-14 16: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21

    看着回来的人群里面没有王栎钧,邱棉的心情有些低沉,但还是笑着迎上去问黄戍年。“阿钧没回来?”

    “还要半小时吧。他带他朋友上云顶了。”黄戍年大大咧咧的拿起已经烤好的肉串,迅速解决掉掉一根,这才吊儿郎当的问道,“那男的长得挺不错的啊,以前没见过啊。叫什么?”

    “叫唐唐。阿钧说是他邻居。”陆洲杰没有感觉到邱棉心情的转变,活跃的给黄戍年解惑,“以前来咱店修过车子,说话挺和气的,应该很好相处。”

    “那敢情好!”黄戍年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等下他们回来了灌酒吧?”他摩拳擦掌兴致昂扬,“一人吹三瓶。不吹不给吃。”

    “好!”一帮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立刻起哄,反正牵头的是大老板。

    “这样不好吧。”同来的女伴到底于心不忍,“阿钧等下还要开车不能喝酒,阿钧那朋友看着温文儒雅的不像会喝酒的,”

    “不会喝酒更好啊。一两瓶下去就醉了,然后耍酒疯什么的最好玩了。像上次阿远喝醉酒之后,那力气大的,居然把一辆摩托车搬起来了。”

    被点名的阿远,“……”心里悲愤,就一次黑历史,有必要这样一次又一次的翻出来吗?

    因为王栎钧要开车,所以黄戍年也就放弃了灌他酒的念头。但是唐唐可不一样了,新朋友,不开车,怎么说也得喝一瓶意思意思。

    所以,当唐唐和王栎钧回到草坪上没多久,就有人把王栎钧叫过去烤东西拖住他,另几个以黄戍年为首的把唐唐围住,酒瓶子直接递过来了,说着什么“干了这一瓶,日后就是哥们”之类的话,唐唐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只好拿起酒瓶子一饮而尽。待王栎钧回过神来,唐唐已经配着烤肉喝了好几瓶下去了。

    王栎钧瞅着唐唐是个会喝酒的,又寻思着男人的友谊在酒瓶子之间是很容易建立起来的,抱着想让唐唐融入他朋友圈的念头,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谁知道,哎。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安安分分的只知道傻笑的唐唐,王栎钧挫败。这模样,晚上可不能放他一个人回家睡了,先带回自己那吧。他把唐唐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自己揽着他的腰往三楼走去。

    平日里白皙的脸颊此刻被酒精熏红了,眼睛闭着,睫毛轻颤,嘴巴里不知道在嘟囔什么。唐唐手紧紧的抓着王栎钧的衣服,毫不客气的把所有的力气都压上来。

    “真是小祖宗!”王栎钧扶正他的身子,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钥匙打开门。进门之后,王栎钧弯下腰伺候着唐唐脱鞋,唐唐乖巧的靠在门板上。一只脚抬起来一只脚放下去,理所当然的享受着。

    这模样应该不会吐吧?王栎钧来来回回估量好久,警告道,“要吐出来了我会把你赶出去的!”但是唐唐回他一个憨憨的笑,顺带着打了一个酒嗝。满屋子的酒气。王栎钧叹了一口气,伸手扶着唐唐回卧室。

    “好热好热。”坐到床上的唐唐突然就睁开眼睛,天真无邪,“阿君,我要洗澡。”

    阿钧?之前都没有听过唐唐这样叫过,这乍一听还真恍惚。王栎钧扭头过,挑了下眉头,是在叫自己?

    似乎不满意对方过了这么久都不给反应,唐唐仰面躺下去,踢蹬着脚弄得床板哗哗响,“阿君,我就要洗澡。我要你亲自帮我洗!”话说完,唐唐还很得意的笑,好像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

    真是被宠坏的孩子。王栎钧摇摇头,只得走回来扶着他进浴室。

    “站着别动。”王栎钧转身去拿沐浴露,可是嘱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唐唐已经跌跌撞撞的爬进了浴缸里头,打开花洒把自己淋得一身湿,然后打了一个哆嗦,“好冷啊。”

    他一个人和陆洲杰他们玩的时候到底被灌了多少酒啊?王栎钧赶紧的把花洒换成热水,“就不怕着凉啊?衣服也不脱!”

    唐唐就傻呵呵的笑着,手拍着水溅出浴缸,玩的不亦乐乎。好半晌才赏脸似得回了一句,“你帮我脱。”

    王栎钧无奈的把他的衣服脱掉,还不住的把他的手搭在浴缸上,“别沉下去啊。安静点。别闹。”

    原本只要十来分钟的澡硬是折腾了快半个小时,王栎钧拿浴巾帮唐唐擦干水珠,拿自己的衣服给他穿上,可是唐唐左扭右扭,死活不肯配合。

    “比养个小孩子还累。”王栎钧心里嘀咕着,也亏得唐唐面嫩,这一系列撒娇下来不会让人厌恶。“好了好了,不穿就不穿了。睡觉了。”王栎钧挫败的把衣服往旁边一丢,“睡觉了。别闹。”

    “嘿嘿。”唐唐就傻呵呵的笑,小唐唐还一翘一翘的。粉嫩粉嫩的,就和他的主人一样。

    “真不让人省心。”王栎钧顺手就在唐唐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轰他去床上睡觉。但是看着唐唐瞬间伸手捂住屁股,才反应过来,对方看着像个孩子,实际上也已经成年了。真是被他搞晕乎了。

    唐唐直愣愣的看着王栎钧。没搞清楚为什么自己莫名其妙就被拍屁股了。

    “看什么看?再看我就再拍喽!”王栎钧威吓道,“赶紧上床睡觉。”

    “哦。”唐唐无比迅速的钻进被窝里头。

    还是听得懂人话嘛,挺好。

    【和谐】

    在卫生间里头呆了十来分钟之后,王栎钧心有余悸的走出来,对自己的生理反应百思不得其解,而始作俑者,已经蜷缩着身体熟熟的睡过去了。梦里的睡颜更为纯真,完全看不出前半会儿他还在为自己的生理欲望喋喋不休。

    王栎钧站在床边看着唐唐的睡姿,他记得有一篇文章有说过,把身体蜷缩成一团的睡姿是人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现,他静默的看着,思索着,像唐唐这样看着大咧咧、乐天派的人也会缺乏安全感?

    叹了一口气,王栎钧走过去帮着唐唐把被子撩上。自己又从衣柜里搬了另一床被子盖在身上,两个人各占床位一角。

    怎么回事,怎么回想着唐唐的脸射出来呢?他又不是同性恋,王栎钧翻身。啧……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我擦!王栎钧烦躁的坐了起来,居然失眠了!

    一旁的唐唐往里头翻了个身,朝王栎钧的位置靠的更近了一点。

    王栎钧用一双通红的眼瞪着唐唐,不爽的伸手去戳唐唐的脸颊,尼玛的,睡得这么香!

    唐唐砸吧砸吧嘴,王栎钧又赶忙伸回手,屏住气息注视着唐唐,发现唐唐根本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又松口气。环顾四周,算了,还是睡吧。

    22

    唐唐睡到自然醒睁开了眼睛,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困倦的眨眨眼睛又闭上,十秒左右,又清醒的睁开。

    这是在王栎钧家里?他小心翼翼的偏过头,看见王栎钧还在睡,顿时有种颠覆认知的感觉,上一次一觉醒来身边还有个人是什么时候啊?拜自己爱睡懒觉所赐,一般情况下醒来的时候身边都是空荡荡的了。只不过,额,为什么要隔这么远啊?中间空出一大块空床位来。

    窗帘外面的光线还有些昏暗,现在是几点钟了呢?

    唐唐侧过身子,唔?触感不对。唐唐双腿交叉小小的摩擦了一下,然后伸着手往里头一抓,一路感觉着自己温热的皮肤,最后碰着自己的小唐唐。满脸黑线,他居然裸睡!

    不对啊,王栎钧那样憨厚老实的人不可能趁自己醉酒扒光自己的衣服的,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唐唐绞尽脑汁的回想,随着零碎的记忆片段涌上脑海,他整张脸都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了。

    貌似自己主动求欢了?

    被拒绝的后还死皮赖脸的撒娇?

    睡一半又醒过来又哭又闹的撒酒疯了?

    天哪!唐唐倏地坐起来,“砰。”大动静让床头柜跟着震动,桌子上的花露水瓶摇摇晃晃。唐唐几乎在同一时间把它托住,然后立马扭头看王栎钧,见床上的他没一点儿反应,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把花露水放好后,掀开被子垫着脚尖上厕所。

    轻手轻脚的,跟做贼一样心虚。甚至更甚。

    贼是偷东西,他是丢东西,丢的还是最重要的东西之一——脸。

    脑袋里涌上来的凌乱的片段羞得唐唐恨不得一头撞在墙壁上,唐唐走进厕所,背倚着厕所的门,对着镜子里的不着寸缕的自己竖了一个中指。我擦,唐唐,你真是够了。继而垂头丧气,等下要怎么面对醒来的王栎钧啊?他会觉得自己是变态吧?纠结了一会儿之后,唐唐对着小便池放水。自怨自艾的想,其实我本质还是一个很矜持的人,昨晚那都是酒精的作用!

    与此同时,唐唐以为没睡着的王栎钧睁开了布满血丝的眼睛。一向倒头就能睡的他昨晚愣是一晚上都没有睡着!满脑子都是唐唐憨憨的笑,还有高C时候的魅惑。

    “咯……”厕所的门被打开,王栎钧赶紧闭眼装睡。

    唐唐轻手轻脚的挪回床上,默默的用被子盖住脸,用背对着王栎钧。要是王栎钧问起这个事情,就装傻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吧?他心里头打着小算盘。

    两个人各怀鬼胎的躺在同一张床上,约半个小时之后,听到身边传来轻缓的呼气声的时候,王栎钧不可置信的爬起来,又睡过去了?这家伙细胞到底是粗到了什么程度啊?昨晚做了那样出格的事怎么还能跟没事人一样的继续呼呼睡觉?!还是说,唐唐根本不记得昨晚他做了什么事情?这不公平吧?!

    唐唐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太阳晒屁股的时候了,他在床上左右滚,闹腾了好一会儿才把手从被子里头伸出来,弓着身子舒畅的伸了一个懒腰。

    “醒来了?”王栎钧一宿没睡,看见唐唐现在舒服的跟猫崽一样心里就不舒坦,难得的带着点阴阳怪气的调。

    “咯。”蓦地出现的声音吓了唐唐一跳,“哎呦。”

    “又怎么了?”王栎钧的声音带着苦闷,这憋了一肚子的无名火没处发呢,现在又得硬生生熄灭。

    “扭着腰了。”唐唐龇牙咧嘴,打呵欠的眼泪还留在眼眶里头,现在顺着鼻梁留下来,看着倒是可怜兮兮的。

    王栎钧的火气只得被憋回去,“扭着哪了?”

    “腰,背后这边。”唐唐讨好的笑笑。

    王栎钧伸手进被子帮他揉着,“真是少爷命。”

    唔,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唐唐心里捣鼓着,面上仍旧一派无辜,是说现在呢还是把昨晚的所作所为都包括了?

    王栎钧的手上有很厚的茧子,摸在身上飒飒的感觉,有点痒。

    要不要试探一下口气呢?唐唐眼神飘忽着。

    “昨晚我闹酒疯了吗?”唐唐瞪大了眼睛无比真诚的开口,“我一喝醉酒记忆力就归为零了,要是做了什么傻事你见谅啊。”

    王栎钧瞅着他的脸色,也在琢磨,“没事,你醉酒后很安静,不会耍酒疯。”

    “是吗?”心里有鬼的唐唐更是在揣摩着王栎钧的话。

    “我也觉得我酒品应该还不错。”

    呵呵。王栎钧心里头冷笑,酒品不错……是还不错。大庭广众下还不错,可就会逮着他一个人疯。

    “你衣服湿了还没洗,我的衣服你先凑合一下?”王栎钧打开衣柜拿了一套自己穿的比较少的衣服。“那内裤?”

    “啊,谢谢啊。内裤就不用了。”唐唐掀开被子接过他给的衣服,迫不及待的穿好,快速的拉起来,脸上的表情瞬间就扭曲了。

    没有穿内裤结果毛被夹到的感觉只有男人才能够体会。

    “痛……”

    “夹到了?”王栎钧有些幸灾乐祸,“呼~”他还放肆的吹了一声口哨,毫不介意让唐唐知道他现在心情很不错。

    “帮一下……”唐唐对着他的方向挺了一下腰。

    这个动作让王栎钧想到昨晚上小唐唐擦着他的脸过去,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不自然。

    “你站直了。”

    “哦。”唐唐配合的让他帮自己把裤头拉紧,然后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把拉链拉下来。

    尽管王栎钧很小心,但还是扯断了唐唐一小戳毛,唐唐吸了一口冷气。

    王栎钧又帮着着他把裤头往外拉开,和毛发隔开一段距离之后帮唐唐拉上。

    裤子穿好之后唐唐就立刻和王栎钧保持了距离,毕竟这光天化日的,自家的宝贝被人这么近的瞅着了还是会羞涩的。

    “那个啥,我昨天忘记带手机了,昨晚上没和mom视频,mom会担心的,我先回去了啊。”

    “恩。”王栎钧也不做挽留,“那你的衣服我洗好后给你?”

    “嗯嗯嗯,你到时候敲门要是没人应挂我门把上就好了。”唐唐立马回答。

    “恩。早餐我也买好了,你带下去吧。”王栎钧跟着走出去,从厨房拿出一袋豆浆油条,还有小笼包。

    “恩恩。”唐唐穿着自己的鞋子,用小拇指勾住袋子,“我回去了啊。”继而点头哈腰,“你衣服我等下给你送过来?”

    “恩,早餐趁热吃。”

    王栎钧看着唐唐落荒而逃的模样,嘴角微笑,唐唐也不真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什么都不记得了吧?现在他估计心里也像被老鼠挠爪子那样坐立不安吧?

    这么一想,王栎钧顿时觉得公平的多了,总不能真只有自己一个人被昨晚的事情搅得心烦意乱。

    23

    王栎钧原本以为,经过醉酒那个晚上,他和唐唐会有挺长一段时间不碰面的,而事实也确实是那样,唐唐接下来几天经过三楼的时候,都是用像被一群疯狗追一样的速度。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唐唐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萎靡的生活节奏太对不起曾经在阅览室里头挑灯夜读为专业考试备战的自己了,遂发愤图强跑到了图书馆,捧着一本全英文的《国际服装鉴赏》陶冶情操。

    晚风习习,坐在窗户专注于啃晦涩拗口的英文的唐唐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被一群女孩子偷拍了。一直到晚上十点,图书馆的阿姨走过来敲敲唐唐的桌子,告诉他已经闭馆了,唐唐才恋恋不舍的收拾自己的背包。

    走下去取车的时候风有点儿大,而且很冰凉。

    唐唐裹紧了外套,这个时候他已经感觉得有点儿不舒服了。肚子有点儿反胃,有点儿恶心干呕。

    唐唐摸摸干瘪的肚子,觉得应该是饿了的原因或者是用脑过度了。

    U:ME家的面包唐唐一向都挺喜欢吃的,他记得图书馆附近就有一家,凭着印象拐过去之后,唐唐惊喜的发现U:ME还开着。

    起司有些凉了,但是配着绿茶但是吃完之后,他还是觉得肚子不舒服。也许睡一觉就好了吧?唐唐乐天派的想。

    但是事情的进展让唐唐有些崩溃,躺到床上之后,唐唐摸着肚子默念着,“我很困,身体很舒服,一点都没有想吐”不断地给自己催眠,但是接近十二点的时候,一种马上要吐出来的感觉迫使半睡半醒的他连滚带爬的从床上跳起来,捂着嘴巴堵住呕吐物,一直撑到马桶前面,“呕~”密闭的空间顿时充斥着一股酸味。晚上喝的奶茶还有面包全都吐出来了。

    唐唐扶着墙壁,觉得头有些昏眩。他按下抽水马桶,打开排气扇,接了一杯热水漱口。接下来三个多小时内身子也一点都不给唐唐喘口气的机会,差不多每隔半个多小时就要进一趟厕所,吐到最后唐唐觉得自己一张开嘴巴就是一股异味。

    一直磨蹭到了凌晨三点多,看着外面的天空总算不那么黑漆漆了,唐唐摸起手机给王栎钧打电话。

    “喂?”电话接通的时候唐唐其实还是有些犹豫的,王栎钧和自己非亲非故的,他会同意陪自己去医院吗?

    “恩?唐唐?怎么了?”正常情况下,太晚或者太早打来的事情都不是好事,王栎钧在接唐唐电话的时候就做好了心理建设。

    “那个,你有空吗?能跟我去一趟医院吗?”电话里的唐唐的声音有些苦闷,有些虚弱,王栎钧用手擦了一下脸,让自己清醒些,有条不紊的问,“怎么了呢?”

    “我也不知道,一直吐。”唐唐捂着自己的肚子,蜷缩成一团在床上。

    “好的,我马上上去,你开一下门。”王栎钧手脚麻利的给自己套衣服,走进厕所里头简单的洗漱一下,拿起手机还有钱包走了上去。

    唐唐扒在门框上探出半个脑袋往楼梯道瞧,看见王栎钧上来,把门打开。

    脸色有些惨白,情况看起来不大好。王栎钧打量着,“没发烧吧?”

    “没。就是一直吐。”唐唐把王栎钧领进门。

    “晚上吃什么了呢?”

    “也没吃什么。”唐唐就像是做错事情的小孩子,耷拉着脑袋,“我就去奶茶店喝了一杯热的奶茶还有一块面包而已。可能是晚上吹了风吧?”他耷拉着脑袋,没半点平日里的精神气,整个人就像气球被放了气一样,瘪了。

    “恩。”唐唐说着说着,就又觉得有些反胃,捂着嘴巴撒开脚丫子跑到厕所里头,蹲在马桶旁边不断的呕。到现在其实已经呕不出什么来了,就一些偏黄色的酸水而已。感觉五脏六腑都错位了,鼻孔中似乎也流出了什么。

    王栎钧有走过来看他的打算,但是被唐唐挥着手阻止了。呕吐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恶心,唐唐莫名的就不愿意让王栎钧看到。

    “我去给你倒杯水。”

    “恩。”

    厨房里有烧好的热水,王栎钧走进去倒了一杯拿给唐唐,“漱口一下。”

    咕噜咕噜。噗……

    “吐了几次了?”王栎钧皱着眉头。

    “不知道。”唐唐掰着手指算,“从十二点开始,五六次了吧。”

    “喝点盐水吧,你这样吐会把身子都吐虚掉的。”

    “不喝了,等下一喝又要吐。”唐唐拿毛巾捂着嘴巴,满脸的后怕。吐到最后什么都吐不出来,整个身子都会痉挛,感觉要把胃都呕出来了。

    “抿一小口就好了。”王栎钧没松口,“一点水都不喝会脱水。”

    “哦。”唐唐乖乖的接过去用舌头舔了一口。

    “怎么不早点去医院。”王栎钧拿起唐唐放在椅背上的厚外套给他披上。

    “我以为睡一觉它就会好的。”

    “走吧,这个时间点只能去急诊室了。”

    “恩。”

    王栎钧的手很温暖,搭在肩膀上感觉很安全。

    坐上王栎钧的车之后,唐唐忍不住困倦的趴在驾驶台上眯眼睛。一只手放在脸颊下面做枕头,一只手捂着肚子不断的轻轻按摩。

    “眯会吧,到了我叫你。”

    “恩。”

    “从什么时候开始?”三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医生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连半点情绪上的起伏都没有。应该是对这样的急诊司空见惯了。

    “也就今天晚上,十点多肚子开始不舒服。”唐唐的精神也不大好,说起话来病怏怏的。

    “就一直吐吗?有没有拉肚子?”医生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恩,主要是吐。就拉了一次。”

    “什么样的?”

    这个你得要问马桶……拉完了我就冲了,正常人怎么可能去关注粪便是什么样子的?当着王栎钧的面被医生问这些问题,唐唐觉得有些难为情。

    “就是拉稀。”

    “恩,躺床上去,把衣服撩开。”

    “哦。”

    唐唐的身材真的是非常的匀称,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唐唐的躶体了,但是王栎钧还是会忍不住把目光留在那上面。再往上撩开一点?

    男医生在唐唐的肚子上按了几下之后,回到电脑旁给唐唐开药单。“等下去点滴室挂一瓶点滴,补充一下葡萄糖。脱水脱得有些厉害。”

    “嗯嗯嗯。”唐唐就不住的点头,拿了医疗卡之后跟着王栎钧走了出去。晚上的点滴室虽然没有半天的人多,但是全是小孩子的哭啼声,搅得人心烦。王栎钧只是探头进去望了一眼,就和唐唐建议道,“我们坐到外面的走廊上去吧。”

    “恩。”

    唐唐的十指修长,白皙的皮肤衬得青色的血管,有种脆弱的美感。液滴一点一点的流进血管。

    “怎么了呢?”看王栎钧一直盯着自己的手,唐唐有些不大好意思。王栎钧也有些尴尬,他虚咳了一下,“会不会冰?”

    “还好。”

    “你等一下。”

    王栎钧走进点滴室,找护士要了一个崭新的可密封的塑料袋子,然后走到大厅往里头倒了一些热水,又把它重新密封起来。拿回来垫在唐唐的手下,“不要太用力。”

    “这是给小孩子用的吧?”唐唐有些赧然。不过手放在上面确实暖和。他好玩的移动手心,感受着水流在自己的手掌下面移动。

    “你不就跟小孩一样,关长个没长脑。”王栎钧在唐唐的头上摸了一把,“现在好点了吗?”

    又被讽刺了?唐唐心里头讪讪的,却没多生气,因为王栎钧的口气是那种熟稔的朋友间开玩笑的那种小抱怨。“还好。我也不是真的关长个没长脑。”王栎钧听唐唐这样一本正经的反驳,不由的就噗嗤笑出声,又揉了一把唐唐的脑袋。

    “男人的头女人的腰是不能乱碰的。”

    “男人?”王栎钧用调戏的眼神在瞄了一眼唐唐的下半身,“你还是男孩吧?”

    “我当然是男人了!”不满意自己被这样质疑,唐唐气哼哼的。但这模样在王立军眼里就跟炸毛的猫没啥两样。

    “你坐着,我去上一下厕所。”王栎钧把袋子放在唐唐旁边的椅子上,又检查了一下滴液的速度才离开。

    “诶,好。”一句话把就把竖起来的毛捋平了。唐唐乖顺的答应。

    王栎钧走后唐唐百无聊赖的开手机刷贴吧。入口却突然传来一阵吵杂声。一声比一声大的嘶吼,根本就不像是人类发出来的,一个中年男人被一群人压着躺在病床上被人推进点滴室。原本里头的人立刻被清空,门也立刻反锁。

    男人不断来回的吼着这几句话,还有一些听不大清楚的脏话。隔着玻璃唐唐只听着含糊的“给我……别管我”

    那男人看着削瘦,可是按着他的那几个青壮年看上去却还是很吃力。

    尼玛的,这是吸毒的吗?唐唐胆战心惊的拿起自己的滴瓶,用小拇指勾着袋子,一边警惕的看着玻璃里头的那个中年男人的动静,一边心急如焚的瞅着男厕的位置。

    唐唐心想,要是王栎钧再不来,他就要撤了。这五六个年轻人都压不住他,要是他跑出来了那不是死定了?真看不出来那皮包骨头的身子还有这么大的力气。

    索性,那一针管打进去后,被众人死死压制住的中年男人的反应逐渐的小了。穿白袍子的医生擦了一下额头,不知道在吩咐什么。

    “怎么了?”王栎钧走过来接过他手中的滴瓶,还有袋子,“也要上厕所吗?”

    “不是。”看见王栎钧,唐唐松了一口气,“那个人吸毒。”

    “恩。”王栎钧不怎么在意,“大晚上的在急诊室就跟看鬼片没什么两样。上次我来的时候有个舞女额头前的头发被人揪了下来,头皮都露出来了。”

    “好恶心。”唐唐一脸排斥,“咱们拿个铁架子去车上好不好?这里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王栎钧拎起袋子,带着唐唐走出去。医院外头比医院里头静谧,王栎钧把车座放平了让唐唐躺上去,“要睡一会儿吗?滴完了我叫你。”

    “不了,现在没什么睡意。”唐唐眨着眼睛,躺在椅子上,侧着头问王栎钧,“你的手机一直都是24小时开机的吗?”

    “恩,有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些紧急的事情要处理。”

    “哦。”唐唐坐了起来,“晚上真的麻烦你了。”

    “没事。都是朋友。”

    “那做你朋友还真好。”

    24

    几天前出去放松了一天之后,大家的精神面貌明显上了一个层次,干活的速度也飙升,积存的待修理的车子一扫而空。当王栎钧安置好唐唐来到车行的时候,陆洲杰几个人居然躲进员工的休息室斗地主去了。

    “工作时间拿来打牌?扣工资啊。”王栎钧走进来带着笑意骂道,“我一没来就偷懒?”

    “别说这么伤感情的话啊,王哥。”陆洲杰一边丢牌一边笑,“该干的活哥几个可都给您干完了。来,您接我的牌,我这局可是好牌!”他站起来把王栎钧按了下去,王栎钧也不推脱,接过他的牌替他打下去。

    “对了,一直没问你,那天唐唐回去有耍酒疯吗?”陆洲杰凑过来贼兮兮的问。

    “你们灌了他多少酒啊?”王栎钧没好气,随手丢出去一只小王。“回去打个嗝满屋子都是酒气。”

    “也没有多少,我也就灌了两瓶而已。树哥灌得比较多。”陆洲杰回忆道,“可能有三四瓶。”

    “他可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还是独生子,真灌出毛病看你拿什么赔。”

    “有钱人家的小孩?”另一个人插话,“家教还真不错,人没什么脾气。不像现在那些仗着手上有点钱就不把人当人看的孙子一样。”这话一出来,在座的都纷纷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大家夸唐唐,王栎钧心里也挺得意。

    一坐下来打牌就会叫人忘记时间,一直到外面收银员小茹不断的喊他名字的时候,王栎钧才发现自己已经打了将近三个小时,都快十二点了。

    “来了。”王栎钧应道,把手上的牌还给陆洲杰,自己走了出去,他原本以为是有客人,结果却是本应该躺在家里床上休息的唐唐。

    王栎钧瞅着唐唐汗流浃背的模样,皱皱眉头,递过去一包餐巾纸,领着他到休息室,“怎么来了呢?”

    “我忘记带钥匙了,给关外面了。”

    “关外面了?”王栎钧自然的从他手上拿过湿漉漉的餐巾纸丢到垃圾桶里头,“不是躺在床上睡吗?”

    “睡了一觉醒了。”唐唐摇摇头,“然后我看厨房的垃圾桶满了,就拿下去倒了,出来后发现忘记带你留给我的备用钥匙了。”

    倒垃圾,还挺勤劳的嘛。

    “走过来的?”

    “是啊。我没带钱啊。”唐唐憨憨的点点头。

    “笨蛋,不会打的到门口了叫我付啊。”

    “……”唐唐脑子迅速的转,立马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洗脱自己是笨蛋,“也才二十分钟的路程而已,走路能锻炼身体!”

    “吃东西了没?”

    “没。”王栎钧又看了一下表,“那去菜市场吧,这个时间点应该还有菜。”

    “好啊。”唐唐没意见的点点头。

    和小茹交代了一下,王栎钧开着自己的小车带着唐唐去了菜市场。

    正午的菜市场并不是很多人,王栎钧径直走向自己熟识的那几个摊位。唐唐好奇的跟在他身后,左瞅瞅右瞅瞅。他还真是第一次走进菜市场呢。他抓抓自己的手臂,那里被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花蚊子叮的起了好几个包。

    王栎钧在一个摊位上弯腰挑选,唐唐百般聊赖的跟着打量摊上的食品,蓦地眼睛一亮,兴奋的蹲下来。一只手还去扯着王栎钧的衣袖,“有活鱼!买一条吧。中午做红烧鱼!”唐唐兴致勃勃的伸手去挑鱼,鱼扑腾扑腾的溅他一身水,他也不在意。

    “好。”

    看着唐唐期待的目光,王栎钧答应的很爽快。他蹲下来伸手捞了一条鱼放进塑料袋里,唐唐立刻殷勤的接过去递给老板称重,但是随后王栎钧就拍拍唐唐的肩膀,“唔?”唐唐好奇的扭头,王栎钧一本正经的把一株中等大小的花菜塞到唐唐的手中。“不过你等下只能配这个。”

    那一刹那,唐唐脸上的表情当真是扭曲了。他不可置信,声音都结巴了,“我、我只能吃这个?为什么啊?”最后那四个字问的好委屈。

    王栎钧憋着笑,他想那句为什么的完整版应该是,为什么你做了红烧鱼我不能吃?

    “你身体还没好。”

    “我都已经好了啊。”

    “不是真的完全好了。起码今天不能吃荤的。还是说你比较喜欢去医院打点滴?”王栎钧又拎起一根小白菜在唐唐面前挥了挥,“或者你要吃这个也行。”

    唐唐立刻抱紧了手中的花菜,想了一下,又接过王栎钧手上的小白菜,期盼的微仰起头,“能不能两个都要啊?”

    “恩。这个可以有。”

    如果是在林君那里,他一定会叫厨师给自己做好吃的吧?比如可口的野菜粥?反正肯定不是像现在这样惨兮兮的只有一小碟花菜还有小白菜。唐唐有些哀怨的夹了一口花菜,往嘴巴里扫几口稀饭,不过,他肯定不会像阿钧这样亲自下厨。这个认知又让唐唐高兴起来。

    红烧鱼的香味就摆在斜前方,从刚出锅到现在那香喷喷的鱼肉味就一直涌入鼻子里面,唐唐偷偷瞄了一下王栎钧,很好,他正在很认真的吃自己的饭。心里头就好像被爪子挠啊挠,好不甘心啊!估摸着王栎钧没留意自己,唐唐拿起筷子迅速往红烧鱼伸过去,但是筷子到盘子的时候又被王栎钧的筷子夹起来,慢慢的转移到花菜的盘子里,“没得商量。”

    “可我是肉食动物啊。”唐唐打着商量,“就让我蘸一点点汁?一丢丢就好?”那口气,活像被饿了好几十天一样。再不答应好像自己虐待他一样,王栎钧无奈的摇摇头,他只能松口,“就蘸一下。”唐唐蘸着鱼肉的汁,把筷子放进嘴里,砸吧砸吧,一脸的享受。

    “好了,不能再吃了。等好了我再给你做。”

    “真的吗?”唐唐的心情被这句话哄的心情一下子放晴了,“我想吃烤鱼可以吗?那种皮烤得金黄金黄的,你会做吗?”

    “会的。”

    “真的诶!”唐唐喜滋滋的,“阿钧你真好!”

    王栎钧给他一白眼,“不叫大栎了?”

    “不叫了,阿钧比较好听。”唐唐识时务的抱大腿。

    两个人气氛融洽的吃饭,“对了,今天我过去的时候,车行好像没什么人,生意不好吗?”

    “最近生意还可以,上次出游之后阿杰他们几个做工的速度快了很多,积蓄的车辆都修完了。”王栎钧对唐唐还会去注意他车行客人多少感到有些诧异,“黄戍年他家有钱,开了一家4S店,店里头的车子都是到我那去维修的,固定的客户就有挺多的,所以车行的收入一直都还不错。”

    “哦。”唐唐也就那么随口一问,听王栎钧这样一说点点头,又安静的吃饭,但可能是因为菜太单一,他吃的很慢。

    一阵很雄浑的音乐突然响了起来,唐唐立刻把手上的碗筷放下来,站起来,开口说话后发现声音有些沙哑之后又捂着手机轻咳了一声之后才带着相当认真的开口。

    “彦姐?”

    换手机铃声了?王栎钧往嘴里扒了一口饭。听口气还挺正经的嘛。这个模样的唐唐王栎钧从来没有见过,就好像是昨天还在自己面前打滚撒娇的小孩子一日之间就长成了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王栎钧不由得多瞄了他几眼。电话那头是谁呢?难道是他爷爷?听内容也不像。

    “恩,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准时到的。谢谢彦姐。”挂完电话,唐唐回到餐桌上。

    “要去哪里吗?”王栎钧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是啊,要去一趟郯城。”

    “什么时候?”

    “等下就走。郯城挺远的,坐动车过去也要两个多小时。”

    “这么急,你身体还没好。”

    “小事小事。”唐唐不在意的摆摆手。他自己没有注意到,一贯喜欢用“没事没事”的自己,头一次用了王栎钧喜欢说的,“小事小事。”

    既然唐唐这么说了,王栎钧也不好继续说什么,“你要坐动车去吗?”

    “恩恩。”唐唐夹了一口小白菜,“票已经定好了,等下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就要走。时间挺赶的,是三点五十的车。”

    “你吃完了我送你去动车站吧?”

    唐唐把碗里的最后一口饭扒到嘴里,咽下去之后眨眨眼,“不麻烦吗?”

    “小事小事。”王栎钧想,和上次被你逼着帮你打手枪的事情比起来,哪件事情能称得上大事?“你一个人去吗?”

    “是啊。”

    “身体还没有好,去了郯城自己注意一点,不要乱吃东西。”

    “知道了。”唐唐应着,突然就自己一个人傻呵呵的笑起来,王栎钧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傻笑什么呢?”

    “嘿嘿,就是觉得,你这样唠唠叨叨唠唠叨叨就像mom一样。进了更年期的妇女。”

    进了更年期的妇女?王栎钧这一口饭差点就直接喷出来,他关心他才说那么多,居然说他是更年期的妇女!真是不知好歹。

    “小嘴巴挺毒的哈。”王栎钧伸手去扯唐唐的脸颊,唐唐也不躲,就那样让王栎钧扯了一下,看唐唐这样配合,王栎钧也不好继续扯下去,用食指在他的脑门上敲了一个暴栗,“什么更年期妇女,叫哥!”

    “恩~”唐唐拖着长音,揉着泛红的脸颊,“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