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修】  【正文 修 共52章】25-28

章节字数:11834  更新时间:15-06-14 16: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25

    “在走T台的时候,你们被要求不能有太丰富的面部表情,因为你们只是一个衣架子,不要把自己卖出去了衣服反而留下来了。但是,在拍照片的时候,我要求你们释放你们的肾上腺素,有点激情,不要死气沉沉的!”kand在幕布前面呵斥道,“静茹你除了一个硕大的臀部和两个球一样的胸部你还展现了什么?放松一点,妖娆一点,把头发往左边撩开,把性感展现出来啊!”

    被指责只有一个硕大臀部的女孩有点儿尴尬,毕竟其他人说的从来都是前凸后翘。

    kand砰砰的敲打着桌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走进陆彦给的工作室地址的时候,里头正热火朝天的在忙活。唐唐扫了一圈没有看到陆彦,只好先站在过道上等着。

    “唐唐你来了。”kand对着他挥了一把手,“陆彦出去了,你先去换一套衣服过来客串一下。”

    Kand是熟识的人了,唐唐双手一摊,爱莫能助。“我还没有上妆。”

    “你没看大家都没怎么化吗?我这拍的是大学生生活组照。他们这边都是大四的实习生而已,你进来带动一下气氛。”kand笑骂,“别磨磨蹭蹭的了。”他眼神一扫,助理立刻送上去一份休闲服。

    左右陆彦还没有回来,唐唐拿着衣服进了更衣室。刚出来就被kand赶鸭子上架了。

    这一张照片是一群闲暇的大学生坐在树荫下的是桌子上的画面。

    “林瑛你只管吹你嘴巴里的泡泡,手往后撑着看天空,漂亮!唐唐你的腿随意的交叉搭着就好,手上的书随便翻动几页,脸上的表情再不耐烦一些。安冉你手上的动作不要停,很好!相信我,你肯定能把那条裤子卖出去。”

    “很好,太棒了!”Kand咔咔的拍了十几张之后才让他们准备下一个动作,安冉小心的走下来,忍不住自嘲,“真没想到我还穿的进去。真是黑历史。”安冉身上那是一条偏粉色的牛仔裤,还是女款。难为了安冉一个一米八的男人,穿着紧绷的牛仔裤,小心翼翼的怕撑破。

    “不,换了我可能还镇不住这条裤子呢!”那个叫林瑛的女生笑眯眯的勾住安冉的手臂。

    唐唐就在一旁看着,身体还没有完全好,他并不是太有精神去蹦蹦跳跳。更何况面前这帮人他还都不认识。

    “唐唐你来了?”陆彦踩着十五公分的高跟鞋摇曳生姿的走过来。

    这一年职业女性大多都穿起了粗高跟,走起路来不像以前细高跟那样发出清脆的“哒哒哒”声,一个个都是雄浑的“咚咚咚”声。

    “Tyra来了,你跟我一起去见他吧。”陆彦本就有一米七五的高挑身材,穿上高跟鞋之后,唐唐一米七八的个子根本就不够看。跟她站在一起硬生生矮了一大截。

    “是我想的那个Tyra?”唐唐有些惊讶。

    “下个月要推出一批新的饰品,公司很重视,请来了总公司的摄像师。”陆彦犹如女王一般在前面开路,“看过America“sNextTopMode吧?他在里面有客串过。”

    “真的是他?”唐唐惊喜的叫,那可是公司里头数一数二的摄影师啊。唯一在America“sNextTopMode露脸过的亚洲摄像师。

    不过他向来只给一线的模拍照,自己这个二线的模特居然有这个殊荣。但是,如果真的是他,哎,唐唐思索着,要拍摄的照片貌似很具有挑战性。

    业内的摄影师有的不喜欢顶级的美人,因为美人她不管从哪个角度来拍往往最夺目的都是她的美,他们会喜欢有个性的模特,这会让他们有更多的空间,可以驾驭各种的角色,展现出各种风采;有的喜欢有瑕疵的模特,奉行的是“瑕疵更能衬托完美。”而Tyra,他喜欢拍摄边缘化的图片。他的图片,乍一看往往都背离大部分人的一般观念,却总是让人爱不释手。会诱发人心底欲望。

    “嗯嗯嗯。我们这边争取过来的,你自己可要好好把握啊。”陆彦三言两语带过,“他的个性不是特别好,要是冲你发火什么的听听就过去了,你可别有自己的脾气。”

    “放心!”唐唐保证道,“绝对骂不还口!必要时他打我左脸我主动送上右脸。”

    “恩。具体的拍摄时间是明天早上八点,等下就是去见个面而已。”

    “Tyra。他就是唐唐,你接下来的模特。交给你了。”当唐唐和陆彦走进Tyra的拍摄间的时候,他已经在调整自己的单反相机了,闻言,“恩。”了一声。陆彦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把唐唐介绍给Tyra之后就离开了。

    “你好,Tyra。我是唐唐。”唐唐毕恭毕敬。

    Tyra微微扬了一下下巴,算是打招呼。

    有些高傲啊。唐唐心里头想。他扫视了一眼拍摄间,房间的木桌子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项圈手链脚链,唐唐心里咯噔一跳,顿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这一期展示的主体是臣服和支配。”tyra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你去挑一个带上试试。”

    唐唐脱了鞋子,踩上粗糙的地毯上。

    Tyra打量着他,“把袜子也脱了。”

    “哦。”

    光着脚踩上去,脚心被刺的有些疼还有点痒。真搞不懂Tyra为什么不选一个软一点的地毯来铺。

    项圈五花八门,有皮革的也有金属的,甚至还有大理石材质的,摸上去冰凉冰凉的。唐唐认真的看了一圈,挑了一个黑色的、上面镶着碎钻的皮革项圈,项圈的里头毛茸茸的,带在脖子上应该不会难受吧?唐唐这样想着,拎起那个皮革项圈对着Tyra开口,“就这个吧。”

    Tyra收回打量他脚踝的视线,眯着眼睛看了一下,笑出声。“好眼光。一挑就挑了BDSM专用的项圈。”

    尼玛的……唐唐手上的项圈顿时成了能烧灼人皮肤的存在。拿也不是放也不是……不过Tyra的笑倒是让现场的氛围缓和了一些。

    “换上那件白色的衬衫,还有那条纯黑的棉裤子,然后随意的摆几个姿势我看一下。”

    “好的。”

    “咔擦。”Tyra抓拍了一张照片,投射到大屏幕上,“自己看看,觉得怎么样?”

    背后是一堵斑驳的墙,唐唐垂着眼,逆着光线,黑暗中那部分脸庞显得非常安静。继续往下,白色的衬衫,原本该是衣扣的位置是精致的褶皱型花纹,敞开的衣服裸露出他削瘦结实的胸膛。而他脖颈住带着的那个项圈,成了照片的主要卖点,在刻意的拍摄下更夺人眼球。

    “少了点什么。”

    “恩。少了什么?”Tyra就闲适的靠在桌子上,把玩着项圈,连头也没抬。

    “韵味。我觉得脸上的表情要么应该是彻底的臣服,表现出乖顺;要么得要带点桀骜不驯的感觉,让人想去征服。”唐唐说着自己的想法。

    “既然知道怎么不表现出来?”

    “……”

    “我要的是生命力,张力。别那么呆板。这张照片,你应该把脖子抬高一点,脸上的表情要么表现出享受,要么表现出痛苦,挣扎的感觉。我个人倾向于第二种,除非你是天生的M那我也没意见。”Tyra走近,伸手拉了一下唐唐脖颈上的项圈,唐唐不可避免的往他身上靠,但又要克制住这种惯性,这样一来,脖颈顿觉得被勒住了。他皱了一下眉头。

    “对,就是这个表情。”Tyra松开手。“像这种BDSM专用的项圈,是用在奴隶的身上。想象一下,如果有人让你在他的脚边,这和你的本意完全违背,但是碍于各种原因你又不得不向他低头,什么感觉。我要你表现出矛盾。”

    Tyra又拿起一个项圈,“像这个,它只是纯粹的装饰品,你用你自身的气质去衬托它就好了。还有这个,明显是情侣之间的,那你就要演绎出沉浸于爱情的感觉来。懂?”

    “……懂。”

    “再去走一个动作,给你一分钟酝酿,我要彻底的臣服,由里到外。”Tyra走回摄像机后面。

    唐唐抓好自己的项圈,完全的臣服,他现在能够想到的就是跪下了;但是这肯定不是Tyra想要的。不管怎么样,完全的臣服总是带有点孺慕的感情吧?还是说觉得对方高高在上,自己微小如尘埃,所以发自内心的臣服?我又不是天生的M,要怎么表现出彻底的臣服呢?

    唐唐就带着这样混乱的想法重新站在那堵斑驳的墙面前。他绞尽脑汁的在想要怎么演绎出那种由里到外的彻底臣服,突然就听见Tyra开口,“可以了。”

    唔?唐唐抬头,难道直接被否定了?

    “比刚才好一些。”

    呼……这算是误打误撞?唐唐走下台站到Tyra的面前。

    “你失恋了?”

    “啊?没有?”

    “家里有谁住院了?”

    “也没有。”这样无厘头的问话让唐唐搞不清楚Tyra到底想表达什么。只能小心翼翼的回答。

    “那你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是怎么回事?”Tyra没有等唐唐答话,接着说下去,“我给你两天时间,大后天不要再让我看到现在这样一点诱惑力都没有的你。懂?”Tyra毫不留情,“到时候把自己整成妖精的模样给我看。如果到时候你做不到,那么我可以跟你保证,你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懂?”

    “懂。”

    “很好。”Tyra很满意的弯腰从桌子底下拉出一摞书,“这是这些饰品的详细介绍,这两天时间把它吃透。懂?”

    “好的,我知道。”

    26

    为了不在拍摄那一天被Tyra骂到臭头,接下来两天,除了外出吃饭,唐唐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那一摞书籍上。

    原本以为Tyra是一个相当高傲的人,但是在第一天晚上,为了一口气把书籍都看完,唐唐没有去吃晚饭,直接定了一份外卖,当他下楼领pizza的时候,被正在吧台上悠闲的喝酒的Tyra叫住了。

    可能那时候Tyra已经喝多了,居然和唐唐聊起了各地的风土人情。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气氛还挺融洽。见Tyra那时候心情不错,唐唐抱着碰碰运气的想法,把自己不知道如何演绎的饰品意境问了出来,Tyra眯着细长的眼睛打量了他小半会儿,懒洋洋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都切中要点,让唐唐有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经此一役,唐唐认定Tyra的本质其实很闷骚,就像他自己的本质其实很矜持一样~

    恶补了两天之后,唐唐对准确的演绎饰品的精髓的把握大大的提升了。唯恐自己的手机闹钟再次出问题,拍摄前一天晚上,唐唐一下子设置了三个闹钟。从早晨从六点半开始,一直到七点,每隔十分钟响一次,连续轰炸半个小时。

    可能是心理暗示的原因,拍摄当天早晨六点过一刻,唐唐就自发的清醒过来了。当六点半准时响铃的时候,他悠哉的划掉闹钟,继续闭目养神等待着第二个闹钟。当六点四十的闹钟响的时候,唐唐仍旧相当的有精神,再次伸手划掉闹铃,这个时候的他在闭目养神之际还能清醒的琢磨着要怎么和Tyra打招呼。

    但是!当第三个闹钟响起来的时候,唐唐觉得自己的上下眼皮在打架,好困啊。他恋恋不舍的在床上来回翻动,却忘记床的宽度只有0。8米,幅度太大了一时没注意直接裹着被子滚下床了。

    他龇牙咧嘴的摸着摔到的屁股爬起来,这下可好,瞌睡虫却都跑了。也幸好这床只有半米高,还裹着被子,并没有磕着碰着。如果顶着一张淤青的脸去见Tyra,唐唐有百分之百的预感,一进门Tyra就会毫不客气的直接对他说滚的。

    约定拍摄的时间是上午八点半,唐唐在八点到达摄影室门口。摄影室的门就那样敞开着,难道昨天工作人员忘记关门了?唐唐好奇的探头进去,直接和Tyra对上眼了。他立刻立直身体,恭敬的打招呼,“Tyra老师。”

    “恩,来的挺早的嘛。”Tyra摆弄他的摄像机,“进来吧。”

    唐唐根本不敢说自己来的早,因为Tyra到的时间比他还要提前。

    Tyra往幕布后面随意的喊了一声,“温,模特来了。”幕布动了动,立刻就有一个胖乎乎的四十多岁的女人探出个头,她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腔调,带着热忱的微笑和唐唐打招呼。

    “精神很好。”她夸了一句,又缩回幕布之后。唐唐只看见幕布抖抖索索,却不知道里面的人在做什么。大概三十秒左右,温手上拿着一套衣服走了出来,“把这套服装换上吧。”

    那是一套黑色的紧身皮衣,以及一条淡棕红色绣着精致花边的麻织品裤子。唐唐用双手接过服装,和温道了一声谢之后走向更衣室。换好之后瞅着镜子里的自己,黑色的紧身皮衣只有两个扣子,大概在胸口的位置。颈部大片白皙的皮肤显露无疑。左手的衣袖长到手掌处,右手的衣袖仅仅过手臂大约一分米。

    唐唐有些忐忑,这样的打扮简直颠覆他一直演绎的贵公子的角色。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的驾驭。走出来之后唐唐特地的瞅了一眼Tyra,发现Tyra对他点点头之后,心里放松了不少。

    “皮肤很好。”温赞叹,示意唐唐坐上化妆台前面。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看着镜子里头自己那张雌雄莫辩的脸蛋,还有那头及腰的淡金色假发,有些蛋疼。如果不是自己熟识的人,肯定认不出来吧?

    “看傻啦?”Tyra嗤笑,拿过来一个皮革袖套,大拇指上还有银色的拇指套。他帮唐唐带在右手手臂上,。“等下坐在地毯上,把假发撩到胸前,左手支撑在身后,右手自然的放在眉眼处。懂?”

    这个动作不难,唐唐肯定的点点头。“懂。”

    “大致动作是这样,具体要怎么发挥随你。”Tyra走到摄像机前面,开始调节光亮。

    “恩。”

    “反正也认不出来是谁?你要放松一点,大胆一点,不要拘束。把你骨子里妖媚的那一面全部都表露出来。”

    一开始唐唐还放的不是很开,看到Tyra皱眉头的模样,他一咬牙,左右就像Tyra说的那样,反正都认不出来了,就豁出去吧。心理这一关一过,面部表情就自然而然的更加带感。

    这一天的拍摄总共要演绎六种风格,上一秒刚卸了妖孽妆,下一秒温又把他改造禁欲气息十足的白领。

    唐唐的妆容换了再换,三个人连午饭都是直接定外卖配着白开水解决的。吃饭的时候唐唐发现手机有一条来自王栎钧的短信,问他这几天身体好了没有。想想这两天混乱的作息,唐唐心虚,回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还行”回去。王栎钧的回复倒是很快,两三分钟之后他就回了一条,“如果回来的时候身体还没好,允诺好的烤鱼作废。”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唐唐恨不得把手机屏幕瞪出一个洞来。

    午餐的时间只给了半个钟头,点儿一过,Tyra就吆喝着赶紧开工。唐唐放下手机赶忙回到化妆台前让温帮自己补妆。紧接着马不停蹄的一直工作到晚上七点多,这一天的拍摄才画上句号。

    换好自己的便装之后,唐唐走出来把衣服交给温。Tyra随意的坐在拍摄室拍摄用的夸张的豹纹沙发上,食指和中指指尖还夹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

    这是想自己体验一下模特的感觉吗?唐唐心想。

    “接着。”Tyra却突然抛过来一个长方形的盒子。“算是我对你的礼物。”

    真是不按照常理出牌,哪有摄像师给自己的模特准备见面礼的?温看着唐唐不知道当接不当接的困窘时,笑眯眯的解围,“没事,收下吧。Tyra经常这样讨好模特,他希望你以后飞黄腾达的时候继续找他拍照好让他不被淘汰。”

    听着这样挤兑自己的话,Tyra嗤笑,说出来的话傲慢十足,“我还用得着他来照顾我的生意?笑话!”

    唐唐笑眯眯的,非常谦虚的接下话,“能和Tyra老师合作是我的荣幸。”

    一听唐唐这话,温一脸恨铁不成钢,反之Tyra顿时得意洋洋的炫耀,“知道了吗?老女人,能和我搭档是你的荣幸!”

    对女人来讲,年龄永远都是一个硬伤,温一听这话跳脚了,她咬牙切齿,“什么老女人!我还风韵犹存。”

    “嗯嗯嗯,风韵犹存的老女人!”Tyra敷衍的应和着温,转头一本正经的对唐唐开口,“你知道我为什么选中你作为我的模特吗?”

    这是唐唐一直有疑惑的地方。照理来说,像Tyra这样的摄像师不是应该选择一线的模特来作为他的模特吗?怎么会找二线的呢?

    “那是因为你太中规中矩了。”Tyra洋洋自得的解惑,“你难道没有发现你的风格很固定吗?一直都是乖乖牌那一款,看久了会给人造成视觉困扰的。而我相信我有能力改造你,所以就挑你了。”

    如果放在古代,Tyra现在的表情活脱脱就一个意思,“怎样,我够意思吧?还不快快谢恩。”

    “……”真心没有想到是这个原因,唐唐心里头划过黑线,他出道的第一年,公司给他的定位就是那种款。“真的很谢谢Tyra老师,因为这一次的写真拍摄,让我有挑战其他风格的勇气了。”

    “嗯嗯嗯。不要拘束于过去扮演的角色,你才能够有更好的发挥。”Tyra不擅长说这种语重心长的话,说完一句之后就不知道该怎么端着架子继续指导下去,干脆的挥挥手对唐唐说,“好了,忙活了一天你也累了。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照片的定稿出来,工资会打到你的账户上。”

    “好的。Tyra老师,温老师,再见。”

    27

    钥匙插进孔之后根本就旋不开,林君他确定自己没有带错钥匙,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门锁被换掉了。在林君犹豫着要不要敲门的时候,门被拉开了。

    唐笑詹穿着一件低腰牛仔裤,里头黑色的内裤都骚包的外露着。林君蹙眉头,似乎唐家人的打扮习惯都差不多?

    唐笑詹格子衬衫上的纽扣一颗都没有系,露出的胸膛和唐唐相比都是天壤之别,精壮的六块腹肌瞅着很明显。

    “呼~”唐笑詹倚靠着门吹了一个口哨,“有事?”

    “我找一下唐唐。”

    因着对方是唐唐的家人,林君的口气相较于平日里是客气了许多,甚至可以说是平易近人,但是唐笑詹完全不买账,“不认识。”

    林君瞥了他一眼,性格果然如唐唐所说的欠揍。“你是他堂哥吧?唐唐和我说过你。”

    唐笑詹心理承受能力超S级,被林君这样揭破也没有什么不自然。他仍旧堵着门,完全没有让林君进门的意思。

    “哦~”这一声抑扬顿挫,内里涵义甚是意味深长,“原来你们不只是partner,还是friends啊。”很明显的嘲讽。

    唐唐并不是会在背后嚼舌根的人,林君对唐笑詹的表现出来的敌意有些诧异。“他人呢?”

    “他留下来干嘛呢?”唐笑詹护短的反问道,他眼睛直视着林君,但是手指却轻快的点击着手机屏幕。“有一份文件我发到你邮箱了,查收一下吧。”

    林君皱了一下眉头,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手机震动着通知有一封新邮件。不过寄件人的地址被屏蔽掉了。

    唐笑詹微笑,“虽然你们林家垄断了郯城好多产业,但是,我们唐家也不是软柿子。我也跟你把话放这里了,我就唐唐一个弟弟,他虽然有点傻,但也不是好欺负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林君不乐意了,什么叫欺负?

    “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之福这种事情,还是省省吧。”唐笑詹耸肩,“我这人脾气不好,喜欢清静。如果你在上门的话,邮箱里的信息就会公之于众。”

    第二次提到邮箱了,林君点开看了几眼,脸色有些难看。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在总公司,大家对规章制度比较遵守,但一层层下去,总会出现那么几个滥用职权收受贿赂的人。唐笑詹发给他的,就是类似于这样的信息。

    “这样的资料我这里有很多。我不介意和大众共享。”唐笑詹在一边有些幸灾乐祸。

    “我只是想知道唐唐现在好不好罢了,他那天回来的时候有些发烧。”

    林君不提这个倒也罢,一提这个唐笑詹也客套的笑容都没有了。“是吗,那还真是托福。他那天烧到快40摄氏度,要不是姑姑及时到,小命都要交代了。”

    “那他现在?”林君脸色明显变了。

    “他现在很好,我们全家人都不希望你再和他扯上关系。毕竟,你是准新郎官嘛。”言毕,唐笑詹右手手掌上扬,做了一个请自便的手势,啪的把门关上了。

    在门后,他摇摇头,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又要做孝子,又要求爱情。这世上哪来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事情呢?

    揣着Tyra给的小礼物,唐唐在半路上就好奇的躲进一个没人的角落打开看。里头是一条粗狂的手链型手链,在Tyra给的那一摞书中有它的照片,手链的上半部分是柔软的皮绳编制成繁复的花纹,中间镶嵌的黑曜石围绕着一颗红玉,红玉雕刻成貔貅的模样,下半部分是柔软的黑色皮革,上面是一个简单的表盘。

    这个手链适合硬汉型的男人戴。唐唐看到手链的第一眼,下意识的就想到了王栎钧。他直觉这款手链和王栎钧会很适合。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唐唐的气质较为儒雅,Tyra今天并没有让他佩戴这个首饰。

    手链的价格在两万到三万之间,没有想到Tyra会这么大方,唐唐暗自咋舌,他估摸着自己下午的酬劳可能也就这个数了。

    唐唐小心的收好礼物,脚步轻松的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这次的酬劳比唐唐想象中的还要好。借助着Tyra的名声,有8张照片以每张2400的费用将所有权转让给杂志作为实体书的宣传,有42张以每张1800的费用作为网站宣传。扣掉版税还有九万左右进账。看着手机信息的银行提示,唐唐高兴的在床铺上打了个滚,哼着小调开始打包行李。

    因着上次离开郯城太过匆忙,很多东西都落下了。再者,香喷喷的晒龙虾太诱人,唐唐决定顺路回一趟自个儿家。

    不是吧,唐唐再试着旋钥匙,唐笑詹这个暂住的居然敢擅自换门锁?!唐唐极度不爽的给唐笑詹打电话。

    “呦呵。”唐笑詹开门,摇摇头,一脸感慨。“果然是情侣啊,你怎么就不提前几分钟过来呢?或者还能撞上你男友。”

    “前男友。”唐唐硬是从他身边挤了进去,“我都说我们分手了!”

    “那就好。我可是威胁他不要再靠近你了,万一你对他旧情复燃我岂不是棒打鸳鸯?”

    “你就不要再讽刺我了好不好。”唐唐转身就喜滋滋的打开冰箱的冷冻柜,从里面拿出一大袋的晒龙虾。

    其余的海产品都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就剩下晒龙虾。封口处一如既往是死结,其他的打的都是活结。

    唐心从来都不会打活结,每一次唐唐都得要重新换一个袋子把唐心带给他的东西装进去。

    唐唐表情复杂的看了一眼唐笑詹,想不到唐笑詹居然一个都没有吃。

    唐笑詹诧异于唐唐对自己一下子就友善起来的态度,但是和吃货不在同一个频率上的脑电波完全想不到只是一袋晒龙虾干在起作用罢了。

    “晚上要住下吗?”唐笑詹一摊手。

    “不了,我还要会古川呢。我买了回程的动车票。”唐唐嘴巴里面嚼着一个,手上忍不住再掰一个,掰到一半想到王栎钧告诫自己的话,看看大龙虾,相当不舍得的把它塞进唐笑詹的嘴巴里,嘚瑟,“赏给你了。”

    “怎么这么好心?”唐笑詹咬了一半,把剩下的壳剥掉然后利索的丢进嘴里嘎嘣嘎嘣的吃掉。

    “赏给你的。”唐唐往自个儿房间摇摆过去,“我拿了手机就要走了。”

    看上去心情真的很好。唐笑詹打量着他的背影,又从袋子抓了几只龙虾,顺便帮唐唐换了个袋子系了一个活结。

    28

    回到家之后,唐唐简单的冲了一个澡,套上卫衣之后就揣着礼物走到王栎钧家门口。

    “叮咚……”没有人开门。

    “叮咚……”还是没有人开门。

    “叮咚……”迟迟没有人开门。

    难道没人在家?不至于啊,在楼下的时候就有看到三楼的灯亮着,唐唐把耳朵贴到门板上,隐隐能听到里头还有声音。难道去厕所了?因为下楼太急,唐唐也没有带手机,只能又跑到楼上去。

    “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来电铃声被游戏的音乐盖住了,但是裤子里手机疯狂的震动还是引起了王栎钧的注意,他摘下耳机,摸出手机,一看是唐唐的来电,忙暂停游戏把电话接起来。

    “你在家里吗?”唐唐的声音有些喘。

    “恩啊,怎么了吗?”

    “那你给开个门呗,我按了好几下门铃你都不开。”唐唐抱怨着兜着礼物走下楼。

    “刚才在打游戏没听到。”王栎钧收回手机看着唐唐,这才两天不见,他又换了一个发型,颜色也从原来的纯黑变成了栗色。

    “换发型了?”王栎钧倚靠在门框上,光着脚踩在瓷砖上,嘴角带笑的调侃。

    “嗯嗯嗯。”唐唐抓抓自己的头发,对这个不在意,他拿起手上的小袋子递到王栎钧的面前,“送你。”

    唔?王栎钧站直姿势,完全没有想到唐唐会给自己礼物,他有些吃惊的从唐唐的手上接过。

    “打开看看?”唐唐有些期待王栎钧的反应。这可是他在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就觉得很适合王栎钧的饰品哦。

    王栎钧打开盒子看了一下,是一条很有个性的男款手链,做工很精细,目测价钱不会低。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复杂了,他把盒子又退了回去。“唐唐,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这礼物我不能要。”

    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答复,唐唐的脸一下子垮下来来。他的笑容挂不住了,“为什么啊?”

    “太贵重了。”王栎钧又接着解释,“而且你知道我修车的,手腕上不适合带饰品。”

    “啊……”确实没有考虑到这个因素。唐唐咬了一下下唇。不是吧……

    “偶尔出去玩的时候也可以带带啊。”

    “算了,太贵重了。”王栎钧摇摇头,“唐唐你的心意我领了就好了。中国不是有句话说,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吗?”

    “那你连鹅毛都没有接啊。”唐唐嘀咕着。

    “好了,唐唐。”王栎钧欲跳过这个话题,“我在打游戏,要一起吗?”

    “不了。”唐唐摇摇头,“我先回去了。”

    拒绝了唐唐的礼物,看着唐唐闷闷不乐的走回楼上之后,王栎钧的心里也有些后悔。也许,刚才应该收下来的,反正对唐唐那样的家境来讲,也许那真的算不上多昂贵。就算那是一件昂贵的礼物,自己也可以在平日里在回礼回去,实在没必要拒绝。越想王栎钧越懊恼,不就是一份礼物吗,真是少见多怪。搅合的两人的好心情都没有了。

    他回到大厅,直接关了原本玩的津津有味的魔兽世界,满心烦躁的回卧室。躺在床上,打开电视机,来回换台,脑袋里面总是唐唐那张一下子沮丧下去的脸。啧,啧,啧!真烦!王栎钧坐直,拿着枕头发泄的揍了一顿。靠靠靠!

    “mom……”回家之后,唐唐有些难受的拿着手机和唐心视频。

    “怎么了呢?不是说这次的拍摄很成功吗?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啊?”唐心一边化妆一边和唐唐对话。

    “我给王栎钧买了一个礼物,可是他嫌太贵重了不要。”

    “这样啊。”唐心放下描眉笔,相当热忱的帮唐唐支主意,“你就把礼物挂在他的门把上,然后对他说,礼物已经挂在门口上了,要不要随便你。”

    “这样好吗?”唐唐有些犹豫,“他要是再拿回来给我怎么办?”

    “你就装憨卖萌,反正这不是你最擅长的吗?”

    “……”虽然自己确实挺擅长装憨卖萌的,但是被自己mom这样说出来,就觉得不是什么夸奖人的话。唐唐一脸的黑线,“那我试试吧。”

    “手链我挂门把上了。”信息发送出去之后,唯恐王栎钧没有看见信息,唐唐又赶紧的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待王栎钧这头接起之后,他又一句话都不说的掐断手机,然后偷偷摸摸的趴在四楼的栏杆上透着缝隙瞅楼下的动静。

    “喂?”听着话筒传来嘟嘟嘟的忙音,王栎钧无奈的挂掉。翻开刚才那条还来不及看的短信,很简单的一句话——“手链我挂门把上了。”王栎钧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嘴角下意识的就勾起来了,真是唐唐的风格啊。

    王栎钧掀开被子,披上睡衣趿着拖鞋走出去。打开大门,门把上挂着一个精致的小袋子,还有一个小卡片,上面一行娟秀的字体,“只是路边的地摊货,一点都不贵!”上面还有简单的一副图,一只拟人化的憨萌小狗,前爪子交叉在一起,刻意画大的眼睛里头是期盼。

    王栎钧拿着袋子走出门,看到楼上倏地有一道黑影跑过,然后就是砰的关门声。

    哎,算了。收下吧。这都第二次送上来了。

    王栎钧收好礼物走进屋,拿手机给唐唐打电话,“嘟……嘟……”

    唐唐站在玄关上看着不断响铃的手机,掐断掉,要是王栎钧还和他说礼物太贵了的话,真是太叫人生气了!

    呦呵,还闹脾气了?王栎钧摇摇头,编辑短信,“礼物很喜欢,谢谢哈!”

    “叮咚……”

    “礼物很喜欢,谢了!”

    唐唐眼神一亮,要是这个时候他有尾巴,绝壁是翘起来的,他得意洋洋的回拨过去,这一回王栎钧接起来之后没有掐断,“那是,我特意给你挑的,你戴起来绝对适合的!”

    “嗯嗯嗯嗯。”王栎钧看着礼物给他顺毛,“我知道你眼光最好了!”

    “那是!”怎么觉得声音是从外面传进来的呢?

    唐唐透过猫眼往外看,一个巨大的眼珠子出现在那上面,“啊……”唐唐拍着自己的胸脯,吓死了。他一把推开门,正把眼睛凑在猫眼上的王栎钧和被猛地推开的门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他捂着额头深吸了一口气往后退,“谋杀呢你这是?”

    “你那大眼睛吓死我了。”唐唐不甘示弱的吼回去。

    “哼哼……”王栎钧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声音只在喉咙里面。

    “你没事吧?”唐唐有些心虚,又有些不知从何而来的不大好意思。他低着头看自己的脚趾头。

    “也不穿鞋子?踩在上面不凉吗?”王栎钧站在门口,“身子还没完全好吧?”

    “啊?还好吧。”唐唐摸摸肚子,“不疼了。”十几分钟前两个人之间的尴尬在几句简单的问话中消散,王栎钧像街头小混混调戏良家妇女一样,突然伸手勾了一下唐唐的下巴,“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完全没有去想过王栎钧会对自己做这样的动作,唐唐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脸倒是没有红,耳垂却慢慢的涨红起来。“进……进来啊。”

    唐唐蹲下来从鞋柜子里头拿了一双室内拖鞋,王栎钧脚上穿的也是室内拖鞋,换了鞋子反客为主,揽着唐唐的肩膀关上门往里头走。

    唐唐脑袋里面突然的就想起自己画过的一个场景,攻揽着受的肩膀走,走一步,西装外套掉地板了,走两步,衬衣扣子解开了,走三步……

    暧昧的气氛在发酵,两人双眸对视一秒,两秒,三秒,吻得天雷勾动地火。

    满屋子春光,窗帘拉上了,但是窗户却忘记关了,嗯嗯啊啊的声音借助了空气若有似无的传递着……唐唐蹲下来从鞋柜子里头拿了一双室内拖鞋,王栎钧脚上穿的也是室内拖鞋,换了鞋子反客为主,揽着唐唐的肩膀关上门往里头走。

    唐唐脑袋里面突然的就想起自己画过的一个场景,攻揽着受的肩膀走,走一步,西装外套掉地板了,走两步,衬衣扣子解开了,走三步……

    暧昧的气氛在发酵,两人双眸对视一秒,两秒,三秒,吻得天雷勾动地火。

    满屋子春光,窗帘拉上了,但是窗户却忘记关了,嗯嗯啊啊的声音借助了空气若有似无的传递着……

    “你还会弹钢琴?”王栎钧看着摆在大厅一角的钢琴,咋舌,扭头却看到唐唐神游太虚的模样,伸手在他的面前挥过,没有反应,再挥,还是没有反应。恶作剧的心思突然上来,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唐唐的鼻子,没几秒钟,唐唐咳嗽着回神,“你干嘛?”眼泪都被呛出来了,小眼神委屈的。

    “你想什么那么入神。”王栎钧逗他。

    “没,你要吃什么水果?哈密瓜可以吗?”唐唐躲闪着,脸色涨的通红。

    “随便。”王栎钧吸吸鼻子,“你是不是煮什么东西啊?好像有烧焦的味道。”

    “啊,我的汤圆!”唐唐火烧屁股一样往厨房跑,电磁炉已经嘟嘟两声自动停止工作了,原本加了满满一锅水的煮汤圆已经干了,汤圆黏在锅底,唐唐拿筷子捅了一把才让他们分开。

    圆滚滚的小粒汤圆成了扁平的大汤圆,里面的花生馅早就溢了出来,随着水被蒸发掉了。

    “都是你的错……”唐唐端着烧焦的电磁锅,脑海里的遐想顿时丢回爪洼国。

    “我?”王栎钧无语,“我做什么了?”

    “要是你一开始就把礼物拿走,我现在都坐这里吃汤圆了呢。”

    “……”

    桌子上还有一瓶已经开盖的辣椒酱,那味道闻着就让人鼻子痒痒的,“你原来是想配着这个吃?”

    唐唐缺根筋的回答,“不是。是打算晚一点的时候煮方便面的时候加到方便面里头。这样特别有滋……”

    话还没有说完,脑门就被王栎钧轻推了一下,“胃肠炎刚好就敢吃这些?不要命了?”

    “可是其他的我不会煮啊,又正好买了一袋火腿肠回来……”唐唐无辜的微仰头看着王栎钧。

    真是败给他了。王栎钧叹口气,认命,“煮米粉吃不吃?”

    “吃!”

    “走吧……以后要是我有煮的话,你就过来蹭吧”

    唐唐欢快的跟在后面,心道,我绝对不会告诉你我说了那么多话都是为了你这句话做铺垫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