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修】  【正文 修 共52章】29-32

章节字数:10915  更新时间:15-06-14 16: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29

    很模糊的画面,王栎钧想着,长这么大好像还没见过古川有这么大的雾。前面那个坐在河边的人看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唐唐。他试探着抬高声音,“唐唐。”

    “哎!”果然是唐唐,他正把脚放在河水里头,踢淌的玩的不亦乐乎。

    “河水冰,这样会感冒的。”王栎钧忍不住出口。

    “没事,就玩一会儿而已。”唐唐不在乎的摆摆手,笑得有些没心没肺。

    真是一刻也不肯消停,真着凉进医院了又有他受的了。脑补了一下病怏怏的唐唐,王栎钧觉得心里不大舒服,强硬的命令道,“听话,不要玩了,把鞋子穿上。”

    唐唐鼓起嘴巴,然后把嘴巴里的气都放出来,虽然一脸不情愿,但还是听话的把脚从水里拿出来。

    “行了吧?”

    “恩。唐唐……”

    “嗯?”唐唐转过头瞅着他,一脸的大方。

    “你为什么要给我手链呢?”纠结了半天,王栎钧还是问了出来。

    自从唐唐把礼物挂在了门把上之后,这个问题就一直困扰着王栎钧。他憋不住,问了出来。

    “你不知道?”唐唐笑着站起来,一步一步的逼近,湿漉漉的脚丫子在草丛上留下水珠,在晨光的映衬下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亮。

    王栎钧从来不觉得唐唐能给他造成这样大的压力,一步一步的后退。一直到背靠着一棵大树上,后无退路,只能低头看着唐唐。

    “因为我喜欢你啊。”唐唐笑眯眯的开口。

    “你喜欢我?”王栎钧只觉得眼前一白,耳朵一空,世间万物就在那一瞬间归为虚无。

    “难道你不喜欢我吗?”唐唐蹲了下来,像个小孩子一样打量着小栎钧,恶作剧的故作无辜的抬头,“它有感觉”

    “你看错了。”王栎钧有些懊恼自己的感觉来的这样不合时宜。

    “上次你用手帮我,那我今天也用手帮你怎么样?”没有等王栎钧发表意见,唐唐那只用来拿画笔弹钢琴的手就伸进了王栎钧的牛仔裤里头。

    裤子没有完全卸下来,手指在紧绷的牛仔裤里头不好活动,但是王栎钧却觉得自己被极大的取悦了。那只在指腹部位长着一层薄薄的茧的手指头灵活的在上面拨弄。

    “这样子,你会舒服吗?”唐唐蹲在下面,高昂起头,带着诱惑的口吻问道,“还是说?”

    “啊……”

    王栎钧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内裤里头湿淋淋的。而且还隐隐的感觉有热乎乎的东西压在那上头。

    尼玛,只有一个可能,王栎钧伸手往下边一抓,把唐唐的大腿从自己身上推下去。真是……

    今天吃过饭之后,唐唐打了一会儿游戏,就干脆在自个家睡下了。

    王栎钧咬牙切齿的看着唐唐因为他的动作翻了一个身子,拿后背对着自己,还砸吧眨巴嘴,不知道又梦到什么好吃的。

    他用胳膊挡住眼睛,这都活到二十八岁了,居然像个十八岁的毛孩子一样梦遗了。而且,还是想着一个相同性别的人射出来的,这是要闹哪样子啊。

    难道是因为睡在一起的缘故吗?

    王栎钧侧着身子看躺在床铺另一侧的唐唐,他把眼睛都瞪累了也不见唐唐来个心灵感应什么的。真是睡猪!吃了睡睡了吃!

    王栎钧烦躁的掀开被子走进浴室里头,对着洗漱镜子,看着里头的自己,通红的双目,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恶狠狠的呵斥道,“王栎钧,你对喊自己哥的唐唐有着这样龌龊的心思,你家长知道吗?!真是够了!”他挫败的撑着洗手台,看来,有必要谈个女朋友来分散一下自己这多余的无处发泄的精力了。

    在浴室里面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王栎钧内心的燥热才慢慢的平息下来,他裹了一个浴巾走出来,借着外头路灯昏暗的光从衣橱里头拿睡衣,却听见唐唐啊的一声惊醒过来。

    “你干嘛?”王栎钧自然而然的开口问。

    “唉呀妈呀,你吓死我了。”唐唐摸了一下脑袋,喃喃自语,“头发还在。”

    “你干嘛啊?”王栎钧打开灯,唐唐不适应的拿手臂遮住眼睛。王栎钧解下浴巾开始穿睡裤,作为一个纯受,猛地看到这样完美的身材,唐唐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有些大。

    王栎钧没有其他的想法,瞥了一眼唐唐,“嘴干?”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人口干舌燥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恩……”唐唐干笑。

    “要喝水吗?”

    “恩……”完全的条件反射……

    “我去给你拿。”

    “……”

    王栎钧往外头走,唐唐拿着脑门不断的砸在柔软的枕头上,你个二货你个二货你个二货……

    “你干嘛呢?”

    “没……”唐唐抓耳挠腮的,终于想出了一个答案,打了一个响指,“刚才做了一个噩梦!”

    我刚才还做了一个春梦呢……王栎钧爬上床,把水杯递给唐唐,“说来听听……”

    “我跟你说啊,我去一家理发店,那个店主给我剪头发,他剪得很快,剪完就走了,让我付五十元就好了。我扭头一看,发现我后脑勺的头发全部没有了。”

    “噗……然后呢”

    “然后我就很生气,我跟收银员说,店主把我头发剪成这样,我才不付钱呢!你们得要赔钱给我。再过了一会儿,他们拿了一个帽子还有十块五毛钱给我,说是赔偿!我就不同意了……他赔太少了,对吧。”

    “恩。”王栎钧忍俊不禁,“然后呢?”

    “我跟她说你们至少得要赔一千!”

    还懂得讨价还价?这个梦境挺有意思的嘛。王栎钧心里头闷笑。

    “然后……又是因为我?”

    唐唐做梦也梦到我了?这个认知让王栎钧的心里头痒痒的,“我又做什么了?”

    “然后你也来那家店了,从后门出来的。我觉得你要是看到我的头发了肯定会笑话我!”

    要是唐唐变成了秃头,王栎钧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都忍不住捧腹大笑。

    唐唐越说越激动,“所以我就拿了那十块五毛钱,戴了帽子跑走了。”

    “你也真是……这么保护你这啊头发。”王栎钧伸手去摸唐唐的头发。唐唐咕噜咕噜几口把水喝完,擦了一下嘴唇,“还没完。然后那家理发店的员工就被以很残忍的手段杀死了。”

    “你做的?”

    “不是!”唐唐立刻否认,“按照梦境的情形,我是最大嫌疑人。但是,我知道不是我。但是警察不信啊,他们要抓我,然后我就醒了。”

    “你做的这是什么梦啊。”王栎钧摇摇头,“天还没亮,继续睡吧。”

    “恩。”唐唐配合的躺下来,王栎钧关下灯的同时,他突然反应过来,王栎钧刚才没穿内裤诶!直接就套了睡裤诶!

    唐唐鬼鬼祟祟的蹭到王栎钧身边,心里也有鬼的王栎钧端的四平八稳,“又怎么了?”

    “你大半夜的怎么跑去换睡裤啊,是不是?是不是?”唐唐笑的贼兮兮的。

    “睡觉!”王栎钧把唐唐整个搂过来,用力的在唐唐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嗷呜~恼羞成怒什么的最不要脸了!”

    30

    “今天这么早就要回去啊?”陆洲杰搭着王栎钧的肩膀,“不科学啊。”

    王栎钧笑笑没回答,从抽屉拿了自己的车钥匙往外走,“好好看店。”

    “本来就是啊,你以前都是八点后才回去的,现在才四点啊啊啊。”陆洲杰一脸绝对有奸情、求分享的模样,见王栎钧不搭话,干脆把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上去,还吹上了口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今天怎么就早退了?”

    “因为我是老板啊。”王栎钧笑着把搭在身上的陆洲杰推开,“我早退没人扣我工资啊!毫无压力啊!”

    “……”

    等着由王栎钧发工资的陆洲杰直接被秒杀。

    因为还没有到下班高峰期,大马路上的车流量不多。王栎钧从修车行开车到家里面只花了十来分钟。

    想到家里的唐唐,王栎钧心情大好。

    唐唐一直嚷嚷着要吃大餐,自己就干脆让他准备食材,不过,连菜市场都没有进过的人,不晓得能不能分辨的出葱和韭菜来?

    但是,当王栎钧刚把钥匙插进门里头,里头的人却快他一步,然后兴奋的拉着他进门。看到桌子上摆的整整齐齐的塑料袋,王栎钧震惊了。这是,要满汉全席的节奏吗?!

    “你让我自己挑想吃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你会煮什么,就照着我的口味买了。”唐唐讨好的蹲下身子从鞋柜里面拿出拖鞋,然后把拖鞋摆在王栎钧的面前。仰着头,“如果你都会煮那就更好了。”

    这模样,就像是一只萨摩耶。

    这样的姿势,让王栎钧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摸唐唐的脑袋。软软的,听说头发软的人性格也好。

    “这么多,一个晚上哪里吃的晚,你差不多买了一个星期的食材啊。”王栎钧翻了翻袋子,里头的食材都是用保鲜膜包的整整齐齐的。“你去超市买的?”

    “不是啊,用微信订购的。”唐唐突然想起什么来,整个人立直了身子,左摇右晃,企图挡住王栎钧的视线。

    微信订购?还没有消化这个名词,王栎钧被唐唐这股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心虚模样郁闷到了,食指往下压压,示意唐唐偏过头。

    唐唐企图挡住的那几袋零食暴露无遗。

    王栎钧走过去翻翻,薯片,蛋卷,鸭翅膀,果冻,巧克力……

    第一眼见到的时候可没看出这是个吃货啊!王栎钧瞅着唐唐,唉了一声,感慨道,“你还真能吃。”

    “难得购物嘛。”唐唐摸摸鼻子。

    “怎么没见你发胖?”王栎钧揶揄,“吃这么多零食,不怕上火?”

    “小爷天生丽质,吃不胖,不长痘,不上火。”唐唐嘚瑟,似想到什么的又转身走到厨房,打开锅盖,套了塑料手套之后从里头抓了一只鸭翅膀递到王栎钧的嘴边。

    这样喂食是不是太亲密了一些?王栎钧有些犹豫。

    唐唐没领会到这层,很坚持的又往他嘴边递,“我带着手套了。这家鸭翅膀味道超级正,加热后的味道更棒。”

    王栎钧咬了一口,感觉确实比平时在超市买的泡椒凤爪之类的好吃。

    唐唐收回手,亦步亦趋的跟着去厨房洗手的王栎钧后面。等他洗过手拿纸巾擦拭后把咬了一口的鸭翅膀递给他。

    王栎钧砸吧眨巴嘴,麻中带辣,确实很有味道。看电影看电视剧的时候很好的消遣品。

    “那你晚上要吃什么呢?”

    “我买了芋头,那种炸芋头,薄薄的一层,外面还裹着糖浆的那个。”唐唐描述了一会儿,“我有菜单和图片。”他调出自己的收藏页面给王栎钧看,做摇尾巴状,“你会做吧?”

    “恩。这个不难。”

    “太棒了!”唐唐上前一步滑动手机,“还有这几样。我很早之前就想吃了。这个,糖醋肉,鱼香茄子,金钱果,炝三鲜,温烫羊肉……”

    “一顿吃得了这么多吗?”王栎钧轻轻的弹了唐唐脑袋一下,“炸芋头、金钱果都是甜点,二选一。羊肉要处理时间不够,就做糖醋肉、鱼香茄子,炝三鲜,再加一份鸡卷。”

    唐唐已经觉得很幸福了,脑袋不住的点点点,“你是大厨你做主。都是荤菜,要不再炒一道小白菜吧?”

    “恩。”

    王栎钧话音未弱,唐唐整个人就窜上去手脚并用的抱住他,“真是爱死你了!”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感觉明显不一样。

    之前阿杰窜上来的时候,王栎钧只觉得是哥们之间很正常的一个动作,但是当唐唐也跟着手脚并用的窜上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觉得轻飘飘的,好像在云端似的。

    唐唐窜上去之后,触碰到王栎钧温热的皮肤时,蓦地觉得自己的动作不妥当。真要计较起来,自己和王栎钧才见过几次面,可自己就扑上去了,总觉得有点轻浮。唐唐自个儿脸上发烫,也就没察觉到王栎钧心跳的加速,讪讪的从他身上跳下来,“我去拿食材过来洗。”

    呼,王栎钧惆怅的看了一下厨房的天花板,这个节奏有些不对啊~

    晚餐太过丰盛,吃完之后唐唐已成挺尸状。王栎钧收拾着碗筷,晚饭王栎钧做的,洗碗这种粗活怎么着也该轮到自己了,但是实在是吃的太饱了,唐唐不想动弹,只能看着王栎钧撩起眼皮,郁闷道,“要马上洗吗?”

    被他这么一问,王栎钧也不大想动手了。吃的饱饱的,只想躺下来好好休息一会儿。

    “算了,过会再说吧。”王栎钧把碗筷放进电饭煲,擦了下手回到餐桌旁边。“今天吃饱了没有?”

    唐唐摸摸肚子,作忧郁状,“娃都三个月了。”

    “……”肚皮白嫩嫩的,王栎钧强迫自己把视线移开,这看久了心魔就上来了。“现在还没到夏天,怎么短袖就穿上了?又想进医院?”

    “这几天不是高温吗?都快三十度了。冷了我会披外套的。”唐唐不以为然,大街上穿超短裙的生物都出来了,他的体力还会比不过女人?

    “不作死就不会死。”王栎钧意有所指,“要真进医院了有你受的。”

    “nozuonodiewhyitry?Itryidieneveraskwhy!”

    “……???”王栎钧决定直接忽略这句话。“小区的风景不错,你去逛过吗?”

    “没。”唐唐看了一眼手表,快八点了。“要下去走走消食吗?”

    “恩,吃饱了一直坐着对身体也不好。”

    散步消食?坐着消食?散步消食?坐着消食?

    如果只是唐唐一个人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坐着消食,但是这个建议是王栎钧提出来的,天平慢慢的,慢慢的,最终落在了散步消食上面。

    “走吧。我住进来也快一个多月了,还真的没有好好逛逛。”

    两个大男人兴致勃勃的逛小区,在白天可能会被巡逻的保安多留意那么两下,心想着是不是来看房子的,但是大晚上的,压根没有人去注意。

    “白天看这灯柱子一朵花的形状挺漂亮的,晚上一点都不给力。暗摸摸的,还不如路灯亮堂。”

    “这本来就是装饰的成分居多一点。也不需要它多亮,能看清路就是了。”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闲聊,“那边那个是喷泉吗?”唐唐有些兴奋。

    “恩,往边上走走还有假山,凉亭。”

    “好意境啊!白天的时候可以过来画画。”唐唐感慨道,又顺手往自己手臂上拍了一巴掌,因为只穿着短袖,所以蚊虫尽往上面叮。走下来还没有到五百米,手臂上已经多了好几个包。

    “这里蚊子好毒!一咬就肿一个包。”唐唐一边抱怨一边把手臂伸给王栎钧看,但是介于灯光太过昏暗,王栎钧没看清楚。

    “你肉比较嫩,我这边就没感觉到。”

    “真是,吸血还分肉嫩不嫩。Pia。”

    “这里草坪多,可能……”王栎钧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唐唐的身子一个趔趄,他下意识伸手抓,但还是慢了一拍,唐唐整个跪了下去。

    “没事吧?”王栎钧连忙扶着唐唐站起来。

    他们走的地方是草地,上面被草掩着,再加上光线的原因,没注意到这里有个坑。唐唐一脚踩空,整个人就直接栽下去了。

    唐唐抽气,“没事。”他抿了一下嘴唇,拿手去碰了一下,“有带纸吗?嘴唇好像磕破了。”

    “先坐这边来。”王栎钧搀扶住他的手臂,“走慢点。”

    喷泉那边有路灯,也有供行人休息的椅子。唐唐坐上去之后立刻去摸手机,但是口袋空空。他连忙扬起脸庞,“我脸没事吧?没划到吧?”

    这个仰头的姿势,再加上满眼的紧张,让王栎钧晃了一下神,“没事,就是嘴角磕破了。”

    “没破相就好,我可是靠这个吃饭的。”虽然说,对模特来说,身材比长相更重要。但是,一个脸长得好的模特总是会更受青睐。

    明显的感觉到下唇还在流血,唐唐又看向王栎钧,“我这样像不像电视剧演的那样,主人公中毒身亡的时候,唇角有一丝红的发黑的血就那样流着?”

    还红的发黑呢?王栎钧没好气的拿出餐巾纸抵在唐唐还在流血的下唇上,唐唐自然的接过来自己压在唇角上,然后拿开,看着上面的血渍,他有些嫌弃的啧了一声。

    “摔下去的时候可能被我的大门牙顶到了。”

    “膝盖也摔了。”王栎钧蹲下去看,一左一右,两膝盖的牛仔裤都破了一个洞,只是左膝盖的洞更明显一些,可能是因为摔下去的时候是着力点。

    唐唐低头有些郁闷的看着自己的膝盖,伸长脚,把自己的紧身牛仔裤往外拉了拉。真倒霉,好好的下来消消食,走走路,结果把自己赔上了。

    “这样子要赶紧处理一下,要不到时候会留疤。”

    “我不要留疤!”唐唐对这个特别的敏感。

    “这可由不得你。”王栎钧看了一下手表,九点一刻。小区的诊所可能还没有关门,“走吧,去诊所处理一下。”

    “真倒霉。”唐唐一瘸一拐的走着,“也不知道这样子能不能找物业要个赔偿费什么的。”

    “你想多了。”

    31

    小的诊所不需要挂号之类的,当唐唐走进门的时候,低头玩手机的医师抬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磕着了,帮他处理一下伤口。”王栎钧再一次担任起家长的角色。

    “先坐着吧。”那医生往摆放着药品的柜子走了过去。

    白炽灯下,唐唐白皙的手臂上那一个个红块就显得有些惨不忍睹,粗粗一瞄,就有十几个。

    “还真被叮了这么多个啊。”王栎钧乐了,一开始他还以为唐唐是在夸大其词。他和唐唐一起走着,他半点感觉都没有。

    “对啊。”刚开始被叮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现在手臂上瘙痒着,唐唐忍不住去挠,忍不住再一次抱怨,“这蚊子不是一般的毒。”

    “也就你这样,细皮嫩肉的才会被叮。我看女人的皮肤都没有你白。”

    “说什么呢你!”唐唐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幸灾乐祸的家伙。

    “好了,别挠了,越挠越痒。”王栎钧拦住他的手,问走出来的医师,“有清凉油吗?”

    医师顺手就拿了一罐没有开封的清凉油递给王栎钧,然后手上拿着碘酒等瓶瓶罐罐走过来。

    “把裤子拉起来。”那医师蹲下来一边弄棉签一边吩咐。

    唐唐低头开始撩,最多撩到小腿,他无奈的耸了一下肩膀,“紧身裤。拉不起来。”

    “剪掉没事吧?”

    剪掉?唐唐瞅瞅自己还没穿过几回的牛仔裤,有些舍不得。但看上面已经磕破了两个洞,再者他又不可能把整条裤子都脱下来,只能点点头,“恩。”

    那医师似惯了这种事情,剪刀拿在手上咔擦咔擦两下,一条牛仔裤直接报废。原本磕破的牛仔裤还有种刻意追求的落魄的美感,被咔擦咔擦两下之后,直接成名副其实的破裤子了。

    “怎么黑黑的?”红中带黑色膝盖看着有些狰狞。

    “牛仔裤布料渗进去了。”医生拿起棉签按上去轻轻的刮。

    卧槽,唐唐心里面咒骂,手指握成拳。酒精碰到没破皮的皮肤,凉凉的,碰到伤口,就觉得火辣辣的。

    “酒精消毒一下,要不然会发炎。”

    “我知道,又不是小孩。”

    王栎钧用手指头蘸了一指头清凉油,涂抹在唐唐被叮的红块上,薄荷味道散发出来。他用了力道抹匀,没几秒瘙痒的感觉就不见了。

    唐唐一开始只关注于膝盖,没发觉到王栎钧在给自己涂药膏。等发现的时候,整个手臂都已经觉得冰凉冰凉的。心里头顿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有些羞涩有些欢喜的,有点儿像是初恋的感觉。

    初恋这个词刚从脑海里冒出来就一道闪电霹雳下来,他和王栎钧?不可能不可能,错觉错觉错觉,王栎钧他可是直男诶!

    但有些念头不能有,一旦有个开头,相似的想法就会从四面八发个围攻过来。

    王栎钧有没有可能是个gay呢?和他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面他和照顾自己啊!唐唐偷偷的瞄了一眼。

    “恩?看什么?”王栎钧敏感的注意到了唐唐打量他的视线。

    “没有。”唐唐立刻眼观鼻鼻观心,所有遐想都立刻烟消云散,注意力再次回到膝盖。他把腿伸长,方便医师帮自己上药,“这样会留疤吗?”

    “恩。”医师漫不经心的应下来。

    “啊?”唐唐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获得医师白眼一枚。“这伤口挺大的啊,留疤很正常啊。看一两年后会不会消吧?好了。这几天注意不要沾水。嘴巴上我给你开了一瓶氯化钠。”

    “喝吗?”这绝对是一个吃货下意识的想法。

    “……”医师怪异的看了一眼唐唐,憋笑,“漱口。”

    王栎钧闷笑,唐唐觉得自己被鄙视了。

    “总共多少。”

    “二十三。”

    唐唐伸手摸口袋,僵了,然后把求助的目光看向王栎钧,你懂得。王栎钧任劳任怨,大方的再一次为唐唐掏腰包。付完钱之后,王栎钧扶着唐唐站起来,拿着桌子上的药袋子就往门外走。

    “诶,清凉油忘拿了……”医师在背后喊。

    “这也算钱了?”

    “当然。”那医师再次怪异的看了一眼王栎钧,今晚上这两个人真的不是来搞笑的吗?

    怪不得会是一瓶没有开封的……唐唐闷笑,这下轮到王栎钧觉得自己被鄙视了,抓起清凉油往袋子里一丢,“走吧。”

    “我原来是想消食碗帮你洗碗来着的。”唐唐深一步浅一步的往回走。

    “算了吧?”王栎钧低头看他,“我还不至于欺负一个残疾人。”

    “哪有残疾?!只是摔破膝盖罢了。”唐唐一下子炸毛了。

    “那谁刚才大呼小叫的?”王栎钧嘲笑道,然后不怕死的加了一句,“你还是乖乖坐着吧,总共我就没买几个碗。”

    唐唐对他做了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我之前帮你洗过诶!有碎吗?”

    “有吗?!”

    “没有吗?”

    “没印象了,我就记得你很能吃……”

    两个人沉默的走了一段路。

    “哎。”唐唐嘀咕着,没多大的把握,有些发愁,“你说真的会留疤吗?”

    “你一个男人,留疤也没什么的。”

    “你不懂!”唐唐想,我可是靠脸蛋和身材吃饭的!起码绝大部分的生活费都是!

    “好好好,我不懂。”王栎钧手臂换了一个姿势,“不至于吧。打球摔倒的时候磕的伤口更重也没见它留疤。”

    “我也这么觉得。”

    “晚上住我那?”

    “恩,麻烦你了~”

    两个人絮絮叨叨的往家里走,天空的乌云慢慢的挪开,月亮羞怯怯的露出来,为他们照亮着回去的路。

    32

    因着腿伤,唐唐正大光明的留宿于王栎钧家中,痛快的打游戏。他带着耳麦,音乐大的连王栎钧站在门口都能听见。

    “耶耶?”唐唐只是觉得门口好像有人随意往那边瞄一下,没想到看见了王栎钧,摘下耳机诧异的叫唤,然后耳麦里传来“啊”的一声惨叫后,唐唐也跟着叫唤,“啊~”手忙脚乱的拯救他操纵的角色,但是还是被乱刀砍死。

    腿上的伤口虽然不大,但是走起路来还是有点儿疼。唐唐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向王栎钧,扒着柜子从雕刻的花纹中探头问,“怎么回来这么早?不是说五点吗?耶?你手怎么了?”

    王栎钧的右手好像提不起劲,单单用左手解鞋带的动作看着就觉得怪异,还有蹲下来的姿势。

    唐唐紧张兮兮的绕过去,健步如飞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膝盖也手上了。“你没事吧?”他把手递给王栎钧,“我扶你?”

    “走慢点。”王栎钧安慰他,“没什么大事,就是起身的时候被工具砸到了,肩膀青了,明天就好了。

    “肩膀看着有点儿肿起来了。”唐唐比王栎钧要担心,“你先躺到床上去吧?上次你给我揉脑袋用的蛇油呢?我给你揉揉?”

    王栎钧和他一前一后的走进卧室,唐唐手脚麻利的把早上折好的被子往一边推,“你把上衣脱了吧。”

    他看着王栎钧略显艰难的动作又指挥到,“你先坐下来,抬左手,脑袋伸过来,右手,好了。”

    被衣服挡着的肩膀看着只是微肿,可是脱了衣服才发现那一整块都淤青了,青的发黑。

    唐唐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摸,“疼不疼啊?”然后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废话,也不等王栎钧回答又道,“你先躺下吧先躺下吧。蛇油在哪我来拿。”

    王栎钧瞅着唐唐平时跟个孩子一样,没想到这会儿倒像个幼儿园老师一样指挥自己,有些新奇也有些好笑。

    肩膀是疼,但并不是不能忍。修车的,平时难免磕磕碰碰,久了也就习惯了。就是车行的女人有的时候被锤子砸到脚也都不掉眼泪了。

    但既然唐唐这样殷勤,王栎钧也就不客气了。他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趴着,“在柜子里。”

    “装备好齐全。”唐唐咋舌,一整个医药箱都拎过来。“先用哪个?”

    “药酒。倒一些在肩膀上然后轻轻的揉。”

    唐唐往他肩膀上倒了点药酒,那味道一下子就充斥整个房间。

    “痛不痛?”唐唐一开始不敢大力,动作就像摸刚出生的小孩子一样轻柔。

    “没关系,用力点……啧。”试探几种力道之后,唐唐差不多就知了深浅,他一边揉一边抱怨,“你也不小心点。这被砸到该有多痛啊。”

    “干这行的难免,没事,就是看着恐怖,其实还好啦。”王栎钧反过来安慰他,“好了你用力顺着血管的流向揉,看皮肤红了就好。”

    “都黑了。哪还看得到红啊?”唐唐抱怨,但手上的动作却非常到位。

    十来分钟后,王栎钧觉得自己皮肤微微发烫后,叫唤道,“好了,过会儿再来。”

    “恩。”唐唐应着,手指顺着他背脊往下滑。

    手指头划过的感觉痒痒的,王栎钧忍不住动动,“干嘛呢?”

    “你身体好僵硬,我给你按摩放松吧。”唐唐毛遂自荐,“我按摩技术很不错哦。我大学四年都是选修按摩。”

    “好啊。”王栎钧应下,“不过你怎么会选修按摩?”

    “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肩膀有的时候会酸。”唐唐坐在他身子一侧,不大好用力,干脆就跨过王栎钧的身子跪着给王栎钧按摩。扯到了自己的伤口,忍不住小声的吸了口气。

    王栎钧注意到他的动作,随口道,“没事,你可以坐在我身上。”

    “不会太重吗?”唐唐戳着他身上的肉,为什么就是这样简单的躺着都能感觉到肌肉的存在。

    “还好,我可以负重80公斤。”王栎钧扭头冲着他笑,虽然还是看不到唐唐的脸。

    “那我就坐下了。”唐唐做免责申明,“压得喘不过气了要提醒我。”

    坐在腰部距离太近不好按摩,坐在大腿上距离太远也不好按摩。

    唐唐抉择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王栎钧屁股上,伸长了腿。但这么一坐下来两个人都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了,具体哪儿不对劲又说不出来。

    “嗯、”王栎钧这声音有些怪异。

    唐唐俯视着,发现自己的坐姿已然形成将两只脚丫子放到王栎钧面前。慌忙的缩回脚,一只踩上房间的地板,一只尽量和王栎钧的脸形成较大的弧度。

    唐唐的脚形状很漂亮,上面浮现出的两三根青紫色的血管,更突显了皮肤的白皙。之前做梦的那次,王栎钧甚至还起了把玩唐唐的脚踝的冲动。

    而眼下被唐唐一惊一乍吓到,王栎钧才反应过来。“脚那样放没事。”王栎钧不在意的笑笑,他刚才那声音不是因为唐唐的脚丫子,而是因为自己屁股和小唐唐接触到了。

    这种触碰对两个男人来讲太过亲密了,很怪异,但是王栎钧又不排斥。

    “力气可以再大些没事。”王栎钧脸颊换了一个方向压着枕头,声音有些含糊。

    “这样摆着大腿不会抽筋?”王栎钧看着唐唐搁在床铺上那只脚都要和自己的身子形成九十度了。

    “不会啊。”唐唐口气很轻松,“我可以劈一字马哦。”

    “身体柔韧性不错。”

    这对话怎么这么怪异?

    两个人同时停嘴了。

    唐唐忽略着内心的异样感,挪动着身子伸手去按摩。低头的时候看到小唐唐竟微微抬头,才顿悟自己意识到的不对劲在哪里。

    他是个gay啊!看到身材棒棒的男银就跟直男看到36D一样,是会产生无关感情的兴奋啊!怎么就这么蠢的靠王栎钧这么近了呢?!

    完蛋了完蛋了,王栎钧一定也是感觉到了,所以刚才那声“恩”才会那么奇怪。

    完了完了,这会儿爬下来是不是有掩耳盗铃的意味呢?

    唐唐骑虎难下,并且意识到之后,他浑身上下每一处不难受起来了。愈发想要保持静止,却在一分钟内挪动的比之前所有加起来的次数都要频繁。

    “怎么了呢?”王栎钧自己也不好受,唐唐在他身上小幅度的挪动,勾的他口干舌燥,连说出的话都比平时沙哑。

    所幸唐唐也心里有鬼,完全没有注意。

    唐唐看着王栎钧蜜色背脊冒出来的汗珠,忙不迭的给自己找借口从王栎钧身上下去。

    “你在流汗啊。我去给你拧毛巾。我记得淤青也要用热水敷来着。”

    “好。”

    唐唐面对着镜子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深呼吸好几个回合觉得自己已经调整好心态之后才拎着条热毛巾走出来。他给王栎钧擦汗后又帮王栎钧按摩,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回就没有再次坐到王栎钧身上。

    王栎钧也有些心悸,也没有再提这件事。

    不过唐唐的按摩技术确实不错,十几分钟下来王栎钧觉得浑身都放松了很多。

    “你技术确实不错。”王栎钧懒洋洋的,脸贴着枕头夸赞。“辛苦一天按摩一下骨头都舒服了。”

    要放在平时,唐唐肯定会顺杆子往上爬,但碍着前十几分钟的事情,他难得带着点不好意思,“熟能生巧吧。”

    “你从小就都是和阿姨一个人住吗?”

    只有两个人的空间是感情最容易升温的时候,如果想要使关系更加亲密,交谈中很容易开启探索对方家庭的问题。

    “没有,还有爷爷奶奶。小的时候和爷爷奶奶住,后来就没有了。其实他们工作也很忙。有的时候一年到头也都在各地跑。”唐唐的手指做螺旋形的揉动,以便带动王栎钧的皮下组织。

    爷爷奶奶也都是公职人员?

    “你家人都是做什么的?”

    “爷爷奶奶都是大学教授,爷爷还有兼职一些大公司的投资顾问,然后奶奶有开一个律所。mom是做财会这块的。”其实要真认真回想起来,唐唐也不是特别清楚自己家人都是具体做些什么,隔行如隔山啊。

    “那你自己呢?就是模特吗?”

    “这个,怎么说呢。模特的约我签到二十八了其实也就没有了。以后肯定会转啊,爷爷对我做模特也很不满意的。我还是和他争取了好久才争取过来的呢。我们家吧,差不多就算是那种书香门第,爷爷管我是管的最严的,从小就让我琴棋书画都要培养。”

    “琴棋书画?”王栎钧噗嗤一声笑开了,“那不是古代小姐学的吗?你家是不是还要管你笑不张口”话还没有说完背后就被唐唐用力拧了一把,王栎钧求饶着,“开个玩笑啦。”

    唐唐又把手卡在他脖子上摇晃了几下才作罢。力不大,但是王栎钧配合的做了一个受不了啦的表情。

    “琴是钢琴啦,不过我没有考级,因为坚持不久,但是简单的看着琴谱练习几遍还是会的。”

    “再用力点,往边上一点。”

    “哦,不过我堂哥和我一起学的倒是考了。棋是围棋,不过我爷爷说我没有那个天赋。”

    “中国象棋你会吗?”

    “国际象棋我会一点点。哎,坚持下来的只有国画和书法,从会握笔就开始学了。也是爷爷找他朋友教的,除了高二的时候偷偷报名去报考播音艺术生那段时间没有去之外,就是现在每个月都会去。然后有些酒店开张嘛,就会需要一些书画来撑场啊。但又不可能每一副都是名家大作,所以,我就凑份子咯。”

    “那也挺好的,我就糙人一个了。”

    “唔……反正我觉得你挺好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