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修】  【正文 修 共52章】33-36

章节字数:12131  更新时间:15-06-14 16: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33

    如果你知道一个人的家庭地址,只要不是在深山老林荒郊野岭,大中国坐飞机再转车,撑死也就一个星期的事情。

    如果你知道一个人的工作岗位,定时派人过去蹲坑,迟早有一天会被你撞上的,谁都要混口饭吃。

    如果你知道一个人的私交好友,电话挨个挨个打过去,全面撒网,至少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去处,就算他在躲你一个人也不可能躲一群人。

    但是林君一问三不知。

    所以当唐唐吃着热腾腾辣乎乎的水煮活鱼,眼泪被呛得直流却还是没心没肺的和王栎钧嘻嘻哈哈大笑的时候,林君一个人坐在宽敞的办公椅上,划着手机屏幕,看里面和唐唐的合照,回想着他们以前一次次出游玩乐的场景。

    次数不多,但每次真的都很开心。

    唐唐在游船上开怀大笑,唐唐在凹凸镜前做鬼脸,唐唐抓着过山车的栏杆张着嘴巴尖叫……

    唐唐,你到底去哪里了?你现在到底是身体倍儿棒的在哪个角落潇洒,还是病怏怏的躺在哪个角落里面哭闹?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林君再次挂掉电话,这几天他的脸色已经越发阴沉了。他的眼睛盯着手机大屏幕恨不得盯出一个洞来。

    每一个来电提醒每一条未读短信都让他如同惊弓之鸟,奢求着,万一这个就是唐唐呢?

    一次次的失望,却不愿意放手。

    关机?他自嘲的笑。唐唐还是不愿意接他的电话。

    林君把手机往桌子上一丢,一下子突然觉得真的很对不住唐唐。

    曾经他说过的话自己都没有用心去记,他的抱怨自己不曾耐心的去理解,发生过的矛盾也总是觉得可以被解决。

    真正应了那句话,“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现在到了自食其果的地步。

    并且自从上次和唐笑詹正面交锋之后,这段时间排查背后总有人在搞鬼。好多条线索查到最后不是断掉就是虚假的,人力物力上就花费了好大一笔。

    实在是没法子了,只能尝试着最原始的方法,联系了交警大队,要了唐唐小区的几个交叉路口的监控路线,结合着小区物业提供的监控视频,叫人连夜查看。

    林君忍不住又拨了内线电话,直通王成航办公室。“查到了吗?”

    “老板,还有几辆车主正在排查。十分钟”王成航让自己的小助手把风油精往自己的额头上拍,一边借助着在公安户籍科工作的朋友提供的便利。“过会儿给你送去。”

    资料还在打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就连这十分钟也不愿意等。王成航在心底吐槽林君的迫不及待,下巴一抬,“小区的监控录像已经核实了,并没有发现唐唐或者唐唐母亲的车子。医院去的确实是第一医院,不过进的是VIP贵宾通道,所以前台没有登记手续。那晚有一个女士叫唐心,应该是唐唐的母亲了。她的户籍是在三江镇华夏大道后董村。要过去找人吗?”

    林君按揉着太阳穴,想想这几天的案子,基本上没有必须他本人到场的,王成航一人可以坐镇。

    林君的食指蜷曲,有规律的轻敲桌子,“你去订一下机票,让小路和我一道,明天出发。”

    “好的。”王成航干脆利落的应下来。

    同一座城市的另一间房,唐笑詹看着被自己篡改过的地址,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其实,也不算欺骗了,这确实是他们老家的地址啊。只是,这十几年来都没怎么回去就是了。

    “Butonlylovecanstaytryagainorwalkawaytryagainorwalkaway……”林君接电话,听完之后表情严肃了起来。“小敏在家摔了一跤。”

    “那老板,机票还要订吗?”王成航咋舌,这跤摔得,还真是……

    “机票的事……”林君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订,你替我去一趟吧。”

    王成航心里头翻江倒海,尼玛的,我果然又是一个跑腿的命么?王成航做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双手一摊,“老板,我其实真的不是介意替你跑腿,只是,你确定唐豹子见到我不会更生气吗?”

    “唐豹子?”

    “没,唐唐!唐公子。”王成航无辜的重复了一遍,“我说的是唐公子啊。”

    “那你的意思是?”林君顺着他的话头说下去,“我的意思是,良心建议,你最好还是亲自去一趟比较有诚意。”王成航笑得和煦。

    “我也这么觉得,可要是唐唐根本不在三江镇,我不是白跑了吗?”林君瞅着王成航,一锤定音,“所以,我觉得你先替我去一趟这真是再好不过的了。反正你也没什么事,有事也都交给助理吧。你现在就是订机票吧?”

    凸。

    小路是专业军人,负责公司的安保。王成航坐在车上订机票,吃惊,“这地方,居然没有飞机场?!”

    “那就定动车票吧?”小路建议道。

    “动车倒是有,不过要坐八个小时啊!”

    “那也没办法啊。”

    凸。

    车站永远是一个能够反映中国是一个拥有13。7亿人口的大国的最好地方。被人流挤得不止一次偏离自己路线的王成航再一次抱怨道,“今天又不是春节,怎么人也这么多?!”

    “今天是周五,可能赶着回家吧?”

    “为什么没有直达飞机呢!坐飞机多好啊!就没有这么多人了!”

    随行的小路也只能再一次耐心的解释,“三江镇不是省会城市也不是经济大市,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也没有必要修建机场。”

    关于这点,他们在看路线的时候已经讨论过不止一遍了,但是王成航还是想要垂死挣扎。“那干嘛不先先做飞机去省会城市再转动车呢?”

    “那样花的时间会更多,而且那样的话就没有动车只有大巴了。”小路看着他的脸色,“要改吗?”

    “坐大巴要多久?”王成航瞅着他。

    “保守估计也要五个小时吧。”

    这真是一个再糟心不过的答案了!想着林君此刻美人在怀,他却在外面奔波劳累,王成航心头的怒火蹭蹭的往上窜。

    小路伸手护住王成航,用手臂给王成航划出一道人体隔离带。“而且过几天就是清明节了,大家可能都回来扫墓了。还有半个小时动车就要到了,你先去进口那边的座位等吧。我去买的零食在动车上吃,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吗?”

    王成航想也不想,口气暗沉,“挑好的买,挑贵的买,公司会给报销的。”

    三江镇的早晨很清朗,一点都没有翼城冷飕飕的感觉。王成航下动车的时候还没有多大感觉,等到走出动车站,被外面的太阳晒的汗流浃背的时候,才后悔自己为什么穿了一件夹棉的里衣。

    “这温度有上三十了吧?”王成航抱怨道,不断地以手为扇扇风。

    小路穿着和他差不多,但一副心静自然凉的模样,好脾气的接过王成航手上的公文包和西装外套,建议道,“要不然你先去肯德基坐一坐?我去超市给你买一件衬衣。”

    “好,我要Charve的。”王成航理所当然的吩咐道。

    小路一顿,苦笑,“超市可能只有大众均码的。”

    “这样啊。”王成航脸上的表情一滞,他是没有逛过超市啦,只有大众均码?好吧。“那随便吧。”这样说完,王成航突觉要求太宽泛,忙加上一句,“不过我要细平布。”

    “好的。”小路领着王成航进肯德基,帮他找了一个位置,又点了一杯巧克力圣代放在王成航的面前,这才走去超市。

    小路的动作很快,大约十分钟之后他就马上拿着两盒衬衣回来了。“您看一下可以吗?”

    王成航拎起来看了半天,又摸了摸布料,一脸的挑剔但也没有办法,大众货总是比不上定制的来的精细,“我要这件条纹的,纯白的太素了。”

    王成航消灭好圣代,又在肯德基的厕所里头换好衬衫之后,一身清爽的走出门。

    熟料,突然之间却又刮来一阵冷风,整片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了下来,乌云翻滚,远方的天空随即就是一道破空的银色闪电,过了一会儿,闷重的雷声接二连三的想起。

    尼玛的,王成航打了一个寒颤,止步面无表情的看着小路。“这是又冷下来了吗?”王成航此刻只有一个想法,回去一定要叫林君给自己加薪!一定要!!

    小路苦笑,把手中的西装拿给王成航,“您披上吧,小心着凉。”

    两人说话之间,暴雨就倾盆而下。噼里啪啦的震得人耳膜疼,动车站外围的草地上瞬间就亮晶晶一片。

    因着风向,有些冰雹直接往动车站的方向刮过来,零零散散的砸在王成航和小路的面前,王成航弯下~身子拾起一粒大拇指节大的冰块,不可置信,“这是下冰雹?!”

    他掏出手机开始查询,小路伸手过来拿过他的手机,把王成航重新带进动车站的候车室里头,“雷这么大,先不要用手机。”

    这场暴雨来的迅猛去的也迅猛,半个小时之后,雨就停了。王成航和小路再一次出发了。

    熟料,华夏大道听着很高端大气,实际上是一条修建了三年都还没有修剪完的石头路。一听王成航他们的目的地是三江大道,的哥们都不愿意了。可是要王成航坐摩的,那是不可能呢。

    在动车上根本没有休息好,看着王成航连连打呵欠的模样,小路提议,“要不先去酒店休息一会儿,然后我们自己租辆车子开过去?”

    “准了。”

    当在场的只有林君和王成航的时候,王成航是那只任劳任怨的黄牛。

    当在场的是王成航和小路的时候,王成航理所应当的傲娇了,什么苦活累活都只要挥挥手,交给任劳任怨还一副好脾气的忠犬小路了。

    小路同志在这一次“出差”中,包揽了一切苦活累活,什么问路啊,提东西啊全都是他一个人做的。原本的万能助理王成航,他只要坐在车子里面里面动动手指头滑滑ipad就好了。

    但是,小路一脸严肃的回来了。

    “什么?”王成航放下ipad,“唐唐他根本就不住在这里?”

    “是啊。”小路坐进车子里头,“居委会的主任说他们十几年前就搬走了,连扫墓都很少回来了。”

    “那有没有他家人的联系号码?手机或者固话都可以。”

    “也没有。”小路摇摇头,询问道,“那我们是要马上回郯城吗?”

    “回去做什么啊?急什么。汇报工作流程之后再休息一晚上。”

    “都行,你决定就好了。”小路憨厚的答应了。

    34

    林君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恪守这么一条真理,作为家里的主心骨,不能把自己内心的愤怒烦躁转移到家里的女人身上。所以林敏贞根本不知道林君这个月来已经为唐唐的失踪发了多少次火气,砸了多少东西。

    在她看来,这个月的日子真是过得太完美了!

    她可以在林君的面前换穿一套一套的晚礼服,让他挑选出一款最中意的去参加慈善晚会;她可以每天晚上敲书房的门端一杯牛奶给林君,然后等他在自己额头上印个晚安吻。

    虽然这段时间林君大部分还是在书房睡的,但是她坚信,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回到以前的模式。

    早晨起床被林君的动作吵醒了,偷偷睁开眼睛瞄着,等林君洗漱过后坐起来,林君就会轻柔的摸着自己的头发,在额头上轻轻碰一下,然后说,“时间还早,再多睡一会儿。”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不用怕失眠,林君有力的臂膀会揽住她。

    林敏贞猜到唐唐可能是因为那一天早上的事情在和林君闹别扭,她不止一次的为自己那天早晨的做法欢呼。哪怕自己后来淋了雨,又有何妨?只要能让唐唐从林宅彻底消失,要她打一个月的吊瓶她都愿意!唐唐离开后,她每天晚上多了一门必修课,双手合拢,虔诚的祈祷,神啊,让那个可恶的小三就这样滚啊滚的没踪影吧!

    看着林君接完电话之后面色就沉下来,林敏贞的情绪也在一瞬间有些低沉,她咬住嘴唇,真是的,人都不在了,却偏偏还能影响着林君的情绪。

    “小敏。”林君突然把视线投过来,“那天唐唐走了之后你有和他联系过吗?”

    “没有,怎么了?”林敏贞有些糊涂,她怎么会和唐唐有联系?

    “唐唐不见了。我想知道,他的不见,和你有没有关系。”林君的口气很平淡,但是林敏贞却听得心惊,不见了?是什么意思?难道唐唐这段时间没有出现在老宅不是因为在和林君闹别扭,而是不见了?

    “那天上午之后,我没有再和他联系过。”林敏贞摇摇头。

    “好,那你早点休息,我去处理一些事。”

    林秉笙洗好的被套刚晾晒好,就听见门铃“叮咚”的响起来。

    “唐笑詹,有人找!”他对着屋里喊了一声,唐笑詹正在淋浴,声音含糊着传出来,“你看一下对方你打得过就开门。”

    “……”林秉笙透着猫眼望外瞧,看着对方西装革履不像是来打家劫舍的,就把门打开。

    “你?”林君打量着他,这个人他认识。

    商场上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林秉笙,东区林家的私生子,却爆冷门成为林家最大股东。而后把股份又全部转让给外姓人的行为更是让大家津津乐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唐唐家里。

    林秉笙对人的目光很敏感,他心下意识到来者应该是认出了他。可是自己对对方却没有任何印象。会是林家那些兄长派来交涉的吗?他有些后悔这样轻易开门。

    “你好,你是?”

    “我找一下唐笑詹先生,我叫林君。”林君说话客气,林秉笙也没有为难他。

    “那你先进来坐着等吧。”林秉笙关上门,“要喝点什么吗?”

    “不用了,谢谢。”

    林君站着打量屋子里的布局,这里他之前都没有好好看一看。现在才发现,大厅的墙壁上挂着许多书画作品,落款都是“唐”。

    最中央的那副,题的不是“家和万事兴”“家和福顺”之类的,而是李白的一首诗的节选,“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是草书。

    唐唐平时的字体偏于行楷,林君一时也无法确认留名的“唐”是不是他自己。

    林秉笙见他颇有兴致,也就没有打搅他。

    唐笑詹也没让他多等,很快就出来了。

    “你先进屋吧。”唐笑詹对着林秉笙柔声道,两个人之间亲昵的对话让林君侧目。

    “坐。”唐笑詹难得对林君好声好气,“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唐唐他现在的联系方式是?”

    没想到林君到现在还没有放弃,唐笑詹低眉又抬头,却起了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话题,“你觉得这些作品怎样?”

    “还不错,挺好的。”林君客观的回答。

    “这些都是唐唐的作品。他的的书画从小就是魏书珐老师教导的,一直学到现在也没有断过。高考的时候凭借的就是从小到大取得的书法比赛名次赢得S大自主招生的加分,要不他当时那成绩怎么考的上?”

    林君心里茫然,这些唐唐从来都没有和他说过。

    “我听说你,也调查过你。平心而论,你确实很优秀。但你和我弟弟不适合。”唐笑詹平淡的叙述着,“我们唐家虽说不上大富大贵,但是我们父辈祖辈,在他们各自的行业也都是说的上话的。全家也就唐唐一个不务正业的。”

    这话看似在批评唐唐,可是林君却听出了浓重的袒护之意。

    “他不是个会勾心斗角的,也没事。有我们这些家人给他挡着。除非我们都不在了,要不让我们看着他受欺负,那是不可能的。唐唐心软,那我就替他心硬。他自己一个人傻乎乎的离开,那我就帮他当面拒绝你。林先生,话已至此,请回吧。唐唐他要的一世一双人,你给不了。那就别再纠缠他了。这样没准以后遇见,还能笑笑做朋友。”唐笑詹打开大门,“你也不要再过来了。明天我就会离开郯城了。慢走不送,开车小心。”

    35

    几天之后,唐唐已经回到自己的家里去住了。但是王栎钧总觉得自己的床铺上还留着唐唐的温度。

    王栎钧瞪着镜子,看着自己脸上那两个明显的黑眼圈。这个节奏太不对劲了!

    他一向倒头就能入睡的,结果昨晚上又失眠了!失眠的次数只手可数,还都是因为唐唐。

    开门上班的时候王栎钧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楼上,这个点儿唐唐还在睡觉吧?不行,怎么又是唐唐!王栎钧一边唾弃自己一边拉开一楼的防盗门,刚抬头,就看到树底下站着明显化过妆的邱棉,也不知道在下面站了多久了。

    王栎钧心里头咯噔一下,暗骂,卧槽黄戍年,你确定你不是在帮倒忙?这绝对是在报复我昨晚半夜吵醒你吧?怎么说邱棉也是认识多年的朋友,王栎钧不能视而不见,只能走上前去,“邱棉,你怎么来了?”

    “老板说今天早上放假,我就顺路来找你了。”邱棉笑得很温婉,“这还是我第一次来你们小区呢,能带我逛逛吗?”

    “当然可以啊。”

    两个人并排走着,这个时间点小区还有老夫妻在慢悠悠的走着,腰间挂了一个小型的收音机,放着咿咿呀呀的戏曲。

    “你们小区风景真好。”

    “恩,以前的小区开发的时候比较注重人文,不像现在有块巴掌大的地就拿来盖高楼。”

    单独和邱棉漫步在小区里面,王栎钧总是觉得有些别扭。他猜得到邱棉来的目的,为了不冷场,他绞尽脑汁的想话题。

    “假山前面有凉亭,还有喷泉什么的,咱们过去看看吧?”

    “好的。”

    早晨假山这边只有空荡荡的自然风景,看不到小孩子在草地上打滚放风筝的人文风景。

    邱棉的食指和大拇指不断的摩擦,最后用大拇指指甲掐了食指指节,出口唤道,“阿钧。”

    有种时光倒流回到那一天晚上,唐唐坐在床铺上憨憨的喊着“阿钧”的错觉。王栎钧有些恍惚,随即就感觉到嘴唇上传来温润的热感。

    唔(⊙o⊙)……

    王栎钧的手掌张开又并拢,并拢又张开,却迟迟没有搂上邱棉的腰。半晌之后,他轻轻的推开邱棉。“小棉。”

    邱棉的本性偏向于文静内敛的,刚才在公众场合亲吻王栎钧已经算得上是她这辈子做的最出格的事情了,可是对方几乎没有回应还把她推开。这让邱棉有些窘迫。

    她记得自己之前看过这样一个段子,男人和女人告白,除非女人心有所属,不然多半都会成功的;女人和男人告白,除非女人惨不忍睹,不然也多半都会成功的。自己对王栎钧来说,难道是属于惨不忍睹的那一类吗?

    邱棉心里头难受垂头看着太阳照下来的阴影,“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喜欢的人吗?王栎钧喉结上下动了动,刚才邱棉吻他,他除了觉得嘴唇湿润了一下,完全没有心跳加快的感觉。甚至于,他还想后退一步避开邱棉的吻。只是碍于情面而没有动作。

    “对不起。小棉。”王栎钧低下头看着邱棉。

    “没事。反正做不成恋人我们还能做朋友,不是吗?”邱棉擦了一下眼睛,强撑出笑容,“回去帮我好好教训一下大老板,害我出这么大的乌龙!”但下一秒眼泪还是留了出来,她捂着嘴呜咽,声音有些破碎,“我真的不行吗?”她直接扑进了王栎钧的胸膛前,王栎钧只能伸手安抚着她。

    隐约觉得有一道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王栎钧抬头搜寻着,愕然发现唐唐就在假山的后面看着他。

    他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怪异,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子的心理。也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不知道他刚才的那一幕看见了多少。

    明明自己和唐唐只是朋友,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唐唐看见,王栎钧总觉得有点小尴尬,好像出轨被另一半逮住了一样。手臂顿时有千斤重了,就只能放在邱棉的背后,再也不能像先前那样自然的做出安抚的动作了。

    邱棉趴在王栎钧的肩头哭了多久,王栎钧和唐唐就这样遥遥的对视了多久。当邱棉从王栎钧的身上退下来的时候,唐唐也转身离开了。王栎钧想出声喊住唐唐,但是最终只是眼神复杂的看着他渐行渐远的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小棉,我送你回去吧。”王栎钧收回视线,对着哭画了妆容的邱棉开口。他手上也没有纸巾,只能干站着。

    “不用了。”邱棉从自己的包里拿出纸巾,擦拭着。声音还有些沙哑,“走出小区正好有路车,我一个人回去就好。”

    这样的场面还真尴尬。

    “那你,那你一个人路上小心点。”目送着邱棉离开之后,王栎钧绕到假山后面,那里还支着一个画板,上面还有一张还没有画完的素描。唐唐早起是来画画吗?地板上还有一个画夹,是上次在车行看到的、唐唐放在膝盖上的那个黑色的画夹。

    真是粗心大意。王栎钧叹了一口气,把画夹从草坪上捡起来翻看。唔?这张图画……王栎钧的大拇指滑过白纸,上面有用黑笔勾勒的一个简单的图像。王栎钧咽了一口唾沫,抿了一下嘴唇,上面的人,是他。是他在修车时的模样。完全没有想到唐唐会把那一幕画下来。继续把画夹往后翻,再翻过几张风景画之后他又看到了好几张自己的画像。唐唐这是什么意思呢?

    “Butonlylovecanstaytryagainorwalkawaytryagainorwalkaway……”看着手机屏幕,唐唐真心不想接。虽然他和王栎钧现在还是相当纯洁的朋友关系,但是看到王栎钧和一个女人关系那样亲密,心里头就是堵得慌,不舒服,闷闷的。但是不接电话又显得有些矫情,唐唐挣扎了半天,接通了电话。

    “喂?”

    死气沉沉的音色。

    “唐唐,我在你门口,出来开个门。”

    “我不在家。我刚出门去了。”

    ……你说你在厕所里头洗澡不方便出来也比这个借口好啊。王栎钧心里头默默划过黑线。“我有东西要给你。”

    “什么东西?”唐唐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标准的挺尸状态。不是和女人约会吗?跑回来做什么呢?!

    “你的画夹。你落在假山后面了。我帮你拿回来了。”

    啊?唐唐立刻坐起来,在想出门拿回自己的画夹和不想和王栎钧碰面之间为难,最终不想在这个时间点和王栎钧见面的念头占了上风。

    “你放门口的长富牛奶箱上吧。我真的不在家。”

    听这口气唐唐是不会出来给自己开门了。

    这是再闹哪门子脾气啊?王栎钧叹了一口气,“那我放你门口了,回来的时候记得拿进去。”

    “嗯嗯嗯。谢谢。”

    挂完电话之后,唐唐懒洋洋的爬起来,也不穿拖鞋,就这样踩着地毯走到门口。他在门上透过猫眼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会儿,确定王栎钧已经离开之后才打开门,拿了放在长富牛奶箱上的画夹还有靠在墙壁上的画架子。

    关上门之后,唐唐没什么精神的倚在门上。好烦哪好烦哪。

    还真是好久都没有这样爬墙了,希望以前半夜翻墙出去打游戏的手脚还灵活。

    王栎钧打量着自己家阳台和唐唐家阳台的距离,打开玻璃窗户之后,一脚踩在洗衣池上面,然后跨上窗户的铝合框边沿,再一脚踩在唐唐家放空调的位置上,一手抓着防盗栏杆一手去推唐唐家的阳台窗户,幸好窗户没有锁,轻轻一推窗户就打开了,最后整个人攀上窗户钻了进去,王栎钧轻易的上了唐唐家阳台。

    后门的门是关着的,不过这个王栎钧不担心,走到洗手台那边的托起窗户,果然在那上面看到了用塑料袋子包着的钥匙,他拿起钥匙,堂而皇之的打开了唐唐家后阳台门。

    “好烦哪好烦哪~”幽怨的声音就这样传进耳朵里。

    听到唐唐的声音,王栎钧没好气,你有什么好烦的?!他抬脚,又硬生生收了回来,里头的地上全部都铺着地毯。他抬高了声音,“唐唐!唐唐!”

    倚在门板上一脸咬牙切齿的唐唐倏地立直起来,这是出现幻听了吧?他狐疑左顾右盼。

    “唐唐!”

    唐唐顺着声音寻过去,看见王栎钧就站在自己家小阳台里头,一脸见鬼的表情,“你,你怎么上来的!”

    “爬阳台。”王栎钧不以为然,“帮忙拿一双拖鞋过来吧,难道你要让我一直伫在这里吗?”

    “哦。”唐唐听话的走向玄关去帮他拿拖鞋,还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这是什么样的人种的,居然爬阳台,不怕摔下去吗?

    换好拖鞋之后王栎钧跟着唐唐走进他房间,“你刚才是在躲我?”王栎钧的问话开门见山。

    “没有啊。”唐唐装傻充愣,“什么时候啊?”

    “你上楼的时候我叫你你没应。”

    “隔太远了吧?我没听见。”

    “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你说你不在家。”

    “……是啊,我刚回来。”唐唐对答如流,脸不红气不喘。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那个绮梦的原因,王栎钧心里头开始有一个很不可思议的想法在冒泡。难道唐唐对他也有想法?

    36

    “唐唐。”王栎钧喉结上下动了一下,不知道要怎么问出口。唐唐低头瞅枕头,大有要把枕头瞪出一个洞的气势来。

    “今天,今天在公园里你看见我和她在一起你不高兴?”

    “没有。你和你女朋友在一起我挺为你高兴的。她长得不错。”唐唐否认的很干脆,心里偷偷加一句,不过皮肤明显没我好!

    “她不是我女朋友。真没有?”王栎钧又问了一遍,这下子轮到唐唐纠结了,他是想怎样啊卧槽。

    赌一把吧。

    “是有点不高兴。”说这话时,唐唐胆战心惊的看着王栎钧的面部表情,力求不放过一滴一点的波澜。

    听到这个答案,王栎钧心里头也长舒了一口气。下一个问题更不好开口了。

    “你对我,咳咳,有想法?”

    面瘫状唐唐,这次真的是出现幻听了吧?王栎钧他在问什么?问我是不是对他有想法?

    “你听不懂?”两个人都在揣摩着对方的真实意思,王栎钧豁出去了的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唐唐绞尽脑汁,很费劲的开口,“哪种喜欢啊?”

    “你爸对你妈的那种。”

    “我没爸……”

    这侧重点偏离的……

    这种细节有什么好纠结的?!反正最难问出口的话都问出来了,王栎钧也不介意自己的话更直白一点。“男人对女人那种。”

    唐唐觉得自己真的都要哭了,难道又要再出柜一次吗?尼玛的王栎钧你太过分了,和女人甜甜蜜蜜约会完之后就来折腾我!这么一想,唐唐的小宇宙爆发了,他把枕头一把丢开,拍着床吼了一声,“我喜欢的人性别确实是男,怎么着的了?!我看你和那女的在一起确实不爽,有意见?!难道她长得有我好看?我皮肤比她好多了呢!你瞪眼睛干什么,我难道说错了?!”

    面对唐唐张牙舞爪的模样,王栎钧一句话秒杀,“也就是说,你对我确实有感觉了?”

    “恩……啊”细弱蚊呐。

    “唐唐,你之前有谈过恋爱吧。”简单的陈述句口气问出了反问句的意思。

    唐唐在王栎钧带着点了然的目光下有些口干舌燥。

    王栎钧这句话一问出来,他原本的底气一点一点的泄掉。

    “嗯。”他不怎么情愿的应下来。

    “他名字叫阿Jun?”王栎钧这个问题有些咄咄逼人。

    唐唐犹豫了会儿,从喉咙口发出闷闷的“嗯”声。他低着头扯自己的枕头。四边形的枕头边上被他扯得皱巴巴的,王栎钧也不阻止。

    “之前那个晚上你是把我当做他了吧?”

    唐唐瞳孔紧缩了一下,不说话了。

    那个晚上,他完全喝醉了,他也搞不清楚,他那时候想喊的到底是阿钧还是阿君了。不过多半是阿君。他那时候和王栎钧只比陌生人好一点点。

    王栎钧站着,摸摸他柔软的头发,好像是在安慰他。

    “那个晚上,我也不知道。”唐唐期期艾艾的开口,“但是我现在是清醒的,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王栎钧笑笑,没有反驳。

    “唐唐,你是真的喜欢我吗?还是只是因为觉得很……孤单?”他原本是想说寂寞的。但是话到嘴口,又换了个词。“你可能就是孤独了吧,然后我又正巧出现在你身边,照顾了你,你就把这种感觉当做是喜欢了。”

    “不是的。”唐唐摇摇头反驳,他很费解仰头,“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的感觉,这不就是喜欢吗?”

    “你喜欢我照顾你的感觉?”

    “是啊。”唐唐坦然的点点头。

    王栎钧心里头苦笑,“那要是以后有人也这样照顾你,你是不是就会喜欢他。”

    “为什么你要做这样的假设?我周围没有人像你这样子对我过啊?哎,不是!”唐唐觉得自己越说越纠结,觉得自己在王栎钧的带动下有些偏离自己的真正意思,有些气恼,“我喜欢你,因为你是王栎钧啊!别人不可能跟你一模一样啊!你总有别人怎么也复制不来的东西。”

    王栎钧被他那句“我喜欢你,因为你是王栎钧啊”小小怔住了。

    “我虽然之前有谈过恋爱,但我不可能把你们两个搞混啊。你们两个根本不一样啊!”唐唐有些莫名其妙。

    但是,两个性格迥异,生活环境截然不同的人,有可能生活在一起吗?当爱情的余热消散之后,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考验下,能够维持两个人的不就是共同的兴趣,爱好,理想什么的吗?

    “唐唐,你平时空闲的时候喜欢做什么?”王栎钧又问了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比刚才的那些都好回答的多了。“我会去蚁巢。”

    “蚁巢?”又是一个从来没有听过的名称。

    “蚁巢是一家咖啡厅。”唐唐划开自己的手机拿自己拍的照片给王栎钧看,“这家咖啡厅的气氛很好的,他会放轻音乐舒缓客人的心情。”唐唐又滑动了几张照片给王栎钧看,“他们书架上的书都是新的,而且都是按类别摆放的。不像一些咖啡厅摆放的杂志都是过时的。”

    “这凹槽里的橙子是真的吗?”

    “是啊,他们会挑新鲜的橙子摆放,每个橙子都是精挑细选的,瞅着很漂亮吧?它旁边这是彩笔,让人在橙子上画画写字的。”

    还真是浪费。王栎钧伸手盖住唐唐的手机屏幕,在吸引住唐唐抬头后,他慎重的开口,“我是个修车的,那家车行的收入不错,每个月分下来利润能有2—3万,起码是不会为生活担忧的。但是,我以前从来不会把钱花在这些上面,我没有那么多浪漫情怀。咱们两个人其实就是属于两个世界的人,你觉得咱们合适吗?”

    “怎么就不合适了。又不是找自己的影子。干嘛非要一模一样的,那多没意思啊。”唐唐嘀咕着,“我觉得和你在一起感觉很舒服啊。当然,如果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去骚扰你什么的。把一个直男掰弯是要遭雷劈的。”

    王栎钧苦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不嫌弃我没情调,那我们试试吧。”

    这转变来的太大了,唐唐有些不可置信。他傻傻的看着王栎钧,居然摇摇头,“不行,你、你早上不是在约会吗?”

    那还不是被你搞得。

    王栎钧坐了下来,“好几个晚上我想着你那什么了。”他平静的开口,“如果你说你喜欢照顾你的感觉,那么我喜欢你的长相,喜欢你的性格,我乐意照顾你,跟你在一起我很放松,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挺想试试的。”

    “试试?就是只是玩玩吗?”唐唐咬咬嘴唇,他要的可不是一时的兴起而已。

    “不是。我家有个优良的传统,一世一双人。”

    “啊?”唐唐嗫嚅,“你不是异性恋吗?到时候迫于现实的压力还不还是要和女人结婚传宗后代吗?”

    王栎钧靠近,在唐唐慢慢瞪大的眼睛的注视下,慢慢的亲上了他的嘴唇。只是亲亲的碰了一下就松开了,但是对王栎钧而言,心脏却嘭嘭的跳。明明没有任何剧烈的运动,两个人的呼吸却都粗重了。

    “我父母两年前出车祸去世了,家里只有弟弟和奶奶。我弟在年高三,奶奶住我姑那。不管这事,所以,你放心,我不会有来自家庭的压力。至于社会的压力,呵,我又不是什么大众人物,谁会来注意呢?也许免不了一些有色眼光,但是,”王栎钧抿了一下嘴唇,“我不在乎。”

    王栎钧拉开和唐唐间的距离,等待着唐唐的反应。

    好半晌之后,房间里响起“啊~哦~咦~唔~”的诡异声音,好好的告白被唐唐的语气词破坏的一塌糊涂。

    王栎钧没好气的扯了一下唐唐的脸颊,“干脆来个吁~得了,你当你小学生学拼音哪?”

    “吁~”唐唐配合的吁了一声,摸着自己的脸颊,小声的嘀咕,“我不就是觉得太不现实了吗?”

    不现实?“你掐自己大腿一把看疼不疼。”王栎钧体贴的给建议。

    唐唐听话的把魔爪伸向王栎钧的运动裤上,准备狠狠的拧一把,谁知道王栎钧大腿肌肉壮实,手拧上去一直打滑。

    王栎钧抓起唐唐搞怪的手放在他自己的大腿上,逗弄道,“怎么不捏自个儿呢?”唐唐嘿嘿一笑没有回答,“那个。”他颇感羞涩的抬头冲着王栎钧笑,“我们这个算是开始交往吗?”

    “不算。”话音刚落,唐唐立刻警惕的看着王栎钧,眼睫毛飞快的眨着。

    王栎钧这才慢悠悠的开口,“等你答应和我交往了咱们才算。”唐唐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嘴里还是嘀咕着,“还是感觉轻飘飘的。”

    王栎钧突然用了一把力,把唐唐托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唐唐下意识的就去抓他的手臂。“干什么呢唔……”

    又是措手不及的一个吻。唐唐一边配合的张开嘴巴,一边心里暗想,吻上瘾了这是?这次的吻不同于刚才的浅尝即止,王栎钧的舌尖先是轻柔探入,随即逐步的用力。唐唐扫清了脑袋里头杂七杂八的想法,专注的和他接吻。看着唐唐迟迟不肯闭眼,就一直瞪大着眼睛注视着自己,王栎钧感到有些无奈。

    他退了出来,“闭眼,恩?”

    唐唐默默的闭上眼睛,嘴唇微微张着。

    这才乖~

    王栎钧的吻顺着嘴唇慢慢下移,在唐唐的脖颈处轻轻的啃咬,带着轻微的疼痛,带着巨大的酥麻。王栎钧的手也慢慢的探到衣服里头,他手上那些伤痕还有茧子,划在身上让人忍不住战栗。唐唐觉得自己的力气都被抽走。

    一吻过后,王栎钧用大拇指轻轻的摩擦唐唐的面颊,“还觉得很梦幻吗?”

    虽然王栎钧的欲望到现在还没有树起一顶小帐篷,但隐隐也有了抬头的趋势。而且位置太暧昧,正好抵在了唐唐的臀瓣处,唐唐扭动了一下身子,发现抵住自己棍子有变硬的趋势,连忙安分下来。

    他尴尬不已,眼神不知道往哪里飘,撑着床铺想要下来,但却被王栎钧执着的按下来。

    王栎钧半强迫的让他抬头,暗哑的声音一直在他的耳边呢喃,“还觉得很梦幻吗?这是我第一次和男人交往,我不知道要怎么给你安全感,你教我?”

    唐唐忿忿的抬头瞪了他一眼,眼神明明白白的述说着一句话:你还想要几次?

    看懂了含义,王栎钧带笑的保证。“恩,有你就够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