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修】  【正文 修 共52章】40-43

章节字数:12948  更新时间:15-06-14 16: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40

    既然和王栎钧确定了恋爱关系,两个人又是楼上楼下的距离,自然不可能各住各的。所以唐唐决定收拾一些衣服搬去王栎钧那里住。

    王栎钧也觉得唐唐搬到自己那里比自己搬到他那里方便,于是在电话里头就很自然的说,“你把衣服收一下,等下我帮你搬。”于是乎,半个小时之后,王栎钧看到唐唐家门口的玄关上立着两个一米高的行李箱,不由咋舌,“你这是把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收拾了吗?”

    “没啊。”唐唐挠挠头发,“大部分衣服都还在柜子里头放着呢。”

    好吧,这又是两个人生活的差距。王栎钧一年到头也就那十来套衣服,还大多是运动装。而唐唐,王栎钧在心里头琢磨了一下,好像到现在还没看见他穿同一套衣服。

    王栎钧一手提着一个箱子走下去,唐唐蹦蹦跳跳的在他的前头。

    “放一起吗?还是要我专门给你整个柜子出来?”

    “放一起就好了。”唐唐紧接着说。

    “那你整理,我去冲个澡。一身的汗。”

    “恩。好的。”

    衣橱的里头很宽敞,唐唐把王栎钧的衣服推到一侧,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挂上去。明天找个空闲的时间给王栎钧买一些衣服?唐唐脑袋里天马行空的想着。

    挂好衣服之后,唐唐换了一套宽松的睡衣爬上床。他习惯的把枕头支在床头,然后拿着手机开始刷微博。

    王栎钧冲澡出来之后看了一眼墙上的点钟,已经十点多了。可是看着唐唐的模样,颇有打算熬夜的阵势。这种晚睡的习惯得帮他改改。

    王栎钧只穿着一条内裤走出来。唐唐看着他,很没出息的咽了一下口水,那声音在安静的卧室倒是听得相当的清晰。看着王栎钧调侃的眼神,唐唐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羞得整个人钻到被窝里头。

    王栎钧也没想到唐唐会这么大反应,一下子觉得心理平衡多了。他冲着那鼓鼓的被窝拍了一下,“看呆了?”他把手伸进去,把唐唐揪了出来,“躲里头不觉得闷啊?”

    唐唐冲他调皮的吐了一下舌头。看着那樱红的舌头,王栎钧心头一热。他讪讪的避开眼,缓和了一下,从唐唐手中抽走手机,“都十点多了,睡觉。”

    “啊,我不困啊?”唐唐坐了起来,“我下午睡午觉了。”

    “你那作息白天黑夜乱颠倒,搞得饮食也不准时,怪不得会胃疼。”王栎钧招呼他睡觉,“闭上眼睛休息也好。”

    “好吧。”以前和林君在一起的时候也被管着,所以唐唐对被王栎钧管没有什么抵触的心理,他乖乖的钻进王栎钧的被窝。

    王栎钧伸手把电灯关掉之后,整个房间就陷入黑暗。

    唐唐瞪大眼睛,唔,什么都不做?单纯睡觉?!不至于啊,难道自己这么没有吸引力?

    两个人相拥而眠,但并没有面对这面。唐唐的背贴着王栎钧的胸膛,估摸着王栎钧睡过去之后,唐唐轻手轻脚的坐起来。

    王栎钧没有动静,应该是真的睡过去了。

    唐唐借着月光,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王栎钧的面部表情。恩,很安静的睡颜,很均匀的呼吸。

    【和谐】

    一般胃口好的人睡眠质量也不错,唐唐沾枕头没到五分钟,就睡过去了。而被撩起心火的王栎钧辗转反侧,好一会儿之后,他干脆的掀开被子走进卫生间,靠在墙壁上想着唐唐自己撸。

    解决完生理需求之后,王栎钧回到床上,把唐唐往自己身上搂的更紧。

    呼,这种盖被子纯睡觉的情况要不得啊~

    头一次这样揽着人睡,王栎钧连梦中都不安稳。短短的六个小时,他醒了七八次,看看屋内渐渐亮了,他干脆爬起来。这会儿才四点出头。

    “你要起了?”唐唐睁着惺忪的睡眼,勉强的问王栎钧。“几点了?”

    “恩。吵醒你了?”王栎钧有些懊恼的转过身来。“现在还早,你可以多睡一会儿。早餐我等下温在电饭煲里头了。”

    “恩。”唐唐打着呵欠坐起来,“没事,我也睡了有12个小时多了。再睡下去身子会累。”

    “恩。”

    “你中午要回来吗?”

    一般情况下他中午都是不回家的,但是现在?他有些歉意的看着唐唐,“看店里忙不忙,不忙的话就回来。”

    “没事啊。我又不需要你每时每刻都呆在我身边。”唐唐摆摆手,又打了一个呵欠,“我还是继续睡一会儿,感觉好困。”

    这前一秒还说自己睡了有12小时了呢?王栎钧摇摇头,“别睡太晚。记得吃早饭。”

    “知道了~大妈~”唐唐闭上眼睛的时候觉得自己漏了一件事情,可到底是什么又迷迷糊糊的想不出来。

    晚上回来的时候又是将近十一点。家里大厅的灯还亮了。虽然已经提前和唐唐发过信息讲过了,王栎钧还是觉得有些歉意。他看门进去后看到唐唐正蹲在大厅里头,听到他声音转过头打招呼道,“回来了?”

    “恩。今晚上店里比较忙,回来的晚了。”

    “没事。”唐唐转过头笑笑,王栎钧这才发现唐唐的面前多了两只毛茸茸的小狗。那狗一身棕色的毛,不大,小巧玲珑的。一看就是需要人去伺候的。

    “买的?”王栎钧一挑眉,走过去蹲下来,也拿了一块狗粮帮着喂食。

    看着王栎钧不嫌弃两小狗,唐唐松了一口气。

    “不是。是奶奶养的。”唐唐解释道,“这段时间自主招生,古川一中是S大自主招生的考点。她是S大法学院的教授,跟着S大去古川的几所学校监考去了。”

    奶奶?自主招生?S大法学院的教授?哎,王栎钧在心底里头叹了一口气,他和唐唐家庭的差距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那你奶奶这几天要住过来吗?”

    “不。他们自己有安排。”唐唐拍拍那两只小狗的头,把狗粮全塞给它们之后,又把装着水的碗摆正,“毛球,团团,自己待窝里去。”

    那两条狗和唐唐很亲昵,钻空儿就往唐唐身上跳。

    “他们很乖的不会捣乱的。”唐唐扭头看着王栎钧,“你养过狗吗?”

    “这个没事。只比巴掌大能闹什么事。土狗算不算?那,我们的事情你和你奶奶说了吗?”王栎钧站起来顺便拉了唐唐一把。

    唐唐摇摇头,“今天mom给我电话了,说她后天的飞机。然后由她和爷爷、奶奶提这件事情。”

    “恩,不怕。”王栎钧摸了一下鼻子,“我这个半路插进来的人才要害怕呢。”

    “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啊?”唐唐瞪大眼睛,“是我把你拉进这条断子绝孙的不归路的啊。”

    “噗……断子绝孙?说的这么凶残。”王栎钧大乐,“真计较起来也是你亏了,我还有一个弟弟,你可是独生的。”

    唐唐抽抽鼻子,没有接这句话,他瞅着王栎钧衣袖有些脏兮兮的地方。王栎钧注意到他的眼神,往后退了一步,“可能工作的时候没注意,沾了点机油。你衣服不要碰到了。”

    “那你去洗澡吧。衣服我帮你拿去洗衣机洗。”唐唐又紧跟着很认真的说了一句,“我不在乎家室这种东西的,你不要隔天和我说你觉得你配不上我之类的话,我会觉得很难过的。”

    王栎钧停顿了一下,“好。我答应你。”

    “恩。么么哒。”唐唐凑上去亲了王栎钧的脸颊一口,眉开眼笑,“mom今天说我就是一只白白胖胖的米虫,还说我居然把你这样好的男孩子给掰弯了。嘿嘿,我也觉得我运气很好,居然把你这样好的男人给掰弯了。”

    41

    前两天,王栎钧回来的比较晚,所以他们没有嘿咻嘿咻就直接睡觉了,可是今天回来才八点多啊,为什么王栎钧还是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啊。明明他们都已经确定关系了啊。

    唐唐上下瞄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之前温还夸过他身材好呢,不至于脱光光了都还引诱不了王栎钧吧?没有嘿咻嘿咻的日子都快两个月了,再不嘿咻嘿咻就老了!

    “今天这么早就要睡吗?”王栎钧从浴室走出来,看到唐唐难得的手机离手,有些诧异。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上次答应我也只是一时的冲动?”唐唐坐了起来,有些沮丧的问。

    “干嘛这么说。”刚洗完澡的王栎钧身上还带着水珠,他拿浴巾擦拭着,走到床边拍了一下唐唐的后脑勺,“总想些有的没的所以才吃不胖。”

    唐唐又呈大字型倒下去,闷闷不乐,“不是我总想些有的没的,你不是直男吗?又不像我天生是gay。哼哼,都这么久了,我们都还没嘿咻嘿咻呢!”

    “嘿咻嘿咻?”王栎钧眼珠子转了一下,把浴巾挂上去之后,就那样赤条条的钻进唐唐的被窝里头,顺着唐唐的肩胛骨一直往下面亲吻。“你是说这样子吗?”他撑起手问唐唐。

    唐唐怪痒的翻过身正对着他,拿脚丫子去勾他,“你难道不想要我吗?”

    “想啊。”王栎钧捏了一把唐唐的屁股,用下半身蹭蹭唐唐,“只是就你现在这个小身板,先吃到一百三了再说吧!”

    “吃到一百三我就失业了!”唐唐嘀咕道。

    王栎钧的手游走到前头抓住小唐唐,很坦然的提建议,“真这么迫不及待我用嘴帮你?”

    唔?“用嘴帮我做?”唐唐有些心动,像一只偷腥的猫不住的点头,“好啊好啊。来吧来吧。”他翻身上王栎钧胸膛,按住王栎钧的肩膀,小唐唐活力十足的在王栎钧的嘴巴前面晃啊晃。

    王栎钧伸手在上面一弹。

    “而且。”王栎钧索性双手一摊直接和唐唐坦白,“你平时有看点正常的吗?我去下了一些GV学习,不过都太重口了。连NP人兽都出来了,看那里面的人哭的挺厉害的,我不觉得那样你会有快感。你要自己平时有看什么好片,让我观摩观摩啊。我没经验,怕弄伤你。”

    唐唐眼睛咕噜噜转了一圈,“你偷偷去看GV了?”

    “恩。下载在手机里头躲车子里面看了。”

    唐唐趴在王栎钧的胸膛上闷头笑,“还要看什么GV呢,现学现用不就好了。”

    【我们都是纯洁的孩子】

    唐唐似乎积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喷出来的时候相当的浓。有一些躲闪不及还直接喷到王栎钧的脸上去了。王栎钧默默抽了一张纸巾,心想,以前还以为被颜射只会发生在女人身上,没想到……

    晃过神的唐唐不大好意思的拿着纸巾帮王栎钧擦拭,还带着很稚气的笑反问道,“你要礼尚往来吗?”

    回应唐唐的,是小王栎钧相当有生命力的立正敬礼。

    唐唐餍足的趴在王栎钧的胸膛上,白皙的身躯现在布满了一块块吻痕。

    “这周六我弟弟要过来。”

    “什么?”唐唐立刻直起腰,又因为刚才运动的太剧烈立马就萎蔫了,哎呦哎呦的叫唤,抓着王栎钧的手使唤他帮自己揉腰,王栎钧力道均匀的帮他按摩。他的脸上立刻露出舒服的表情。

    “你弟弟要过来?”

    “是啊。”王栎钧点点头,一手扶住还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唐唐,歪着身子去拉床头柜,从里头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然后递给唐唐。

    唐唐看着那精致的小盒子,心里头隐隐约约有个想法,但是又觉得不大可能,他期期艾艾的开口。“这……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手带上了点儿微颤,唐唐咬着下唇打开锦盒。是两枚戒指。

    没有什么夸张的大钻石,只是在指环的外围镶嵌着细小的碎钻。里侧刻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繁体字,里头伴随的花纹认真辨认是交叉在一起的T和W。

    唐唐瞪大了眼睛,看看戒指又看看王栎钧,看看王栎钧又忍不住再看回戒指。

    “好了,知道了你眼睛大,不要再瞪了。”王栎钧摸出一枚较小的,然后拿起唐唐的左手,“按中国的传统,是男左女右,不过咱们两男的,就都带左边吧?”

    “诶……”

    “这样会不会太不正式了啊。”王栎钧抬起唐唐左手的无名指,慢慢的把戒指戴进去,然后把自己的左手往唐唐面前一放,“轮你了。”

    “跟做梦一样,你都没告诉我你买了戒指。”唐唐抓住王栎钧的手,像模像样的也把戒指戴进王栎钧的无名指中。

    “说出来了不就没有惊喜了吧?”王栎钧搂住唐唐,“原本还想见完家长再给你,谁知道你这样迫不及待。”王栎钧调侃道。

    唐唐忿忿的低头去咬他的乳头,把整个头都埋下去,“别说了。”

    “不要没有安全感了啊,要真追究起来,你还是下嫁呢。”

    唐唐立马抬头,“为什么是我下嫁不是你入赘啊?”

    王栎钧捧住唐唐的脑袋,让他左右扫一圈,“我的房子。”又抓住唐唐的左手,“我买的戒指。”最后手掌在唐唐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我的人。”

    “……”

    42

    唐心的飞机是下午三点到达的,唐唐去接机。

    “uncle呢?”唐唐左顾右盼,也没有看到传说中的后爸的模样,猜测,“他帮你去提行李了吗?”

    “他没有跟我回来,他还有工作要交接。”唐心挽着唐唐的手,除了一个装着必要品的手提包以外,她没有带其他东西回来。

    “哦哦,这样啊。”唐唐不住的点头,然后凑过去和唐心商量,“mom,你可要帮我啊。”

    “……”唐心倍感任务艰巨,她费解的看着唐唐,下定论,“我还是搞不懂你怎么会和那孩子在一起。”

    “他不好吗?”唐唐笑眯眯的,他手上还张扬的带着王栎钧给他买的戒指,“我觉得他人很好呢!”

    “他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呢?!”唐心摇摇头。

    一出机场就看到唐唐的车子了,唐心坐在副驾驶座上,侧着头问唐唐,“咱们等下是要去接奶奶吗?”

    “恩。你给奶奶打个电话问她在哪里,咱们去接她。”

    “恩。”

    柏涵在基层法院刑一庭看庭审,当唐唐他们开车过去的时候审判已经结束了。

    因为S大的法学院是全国有名的法学示范点,绝大部分选择法学专业的人哪怕在考大学的时候没有考上S大,在靠研究生或者硕士博士的时候,都会再次冲刺S大,所以导致南方这一片地域走出来的法学生多是S大出来的。

    唐唐记得之前奶奶有开过一个玩笑,就是说古川打官司,整个法庭的人全部认识。从法官到书记员,还有检察官以及原被告律师,都是同学。有的时候还可能是同一级的同学!

    当唐唐把车子开进法院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奶奶正在和两个年轻人说话,后面还围了一群人。

    那两个和奶奶讲话的人唐唐都认识,一个叫乔华,一个叫木辰,唐唐以前在家里见过他们。他们都是奶奶比较得意的弟子,对于木辰,唐唐一直搞不懂为什么像他那些内敛安静的性格会选择做一名律师。他一直觉得律师是一个相当需要口才的职业啊!

    “奶奶。”唐唐和唐心走过去,“乔华哥。木辰哥。”

    “恩,唐唐。”两个人都和唐唐颔首打招呼。

    “这段时间好好休息。”柏涵把手搭在木辰的肩膀上,“下次介绍一个小师弟给你带。”

    “好的,老师。”木辰恭敬的答应下来。他的气色看上去不大好,整个人瘦的厉害,脸色也苍白了很多,好像经历了什么打击,整个人看上去没什么生命力。

    “阿华你看着他点,不要让他做傻事。”乔华站在木辰的身后,脸色非常的凝重,点点头,“我会的,老师。”

    “阿辰,给我振作起来,我柏涵的学生不是这样不堪一击的。”柏涵最后一句话说的有些严厉。唐唐搞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安分的坐在车子里面,真的很难得看到奶奶这样严厉的训话呢。

    “好了。就这样吧。”柏涵摇摇手,从一开始就下车的唐心挽住她。后面那一批人这个时候都围了上来,领头的那个看上去比柏涵还要老的男人双手递了一张纸给柏涵,也很恭敬的说,“老师,我们订了位置,后天在海龙王有一场同学聚会,您老一定要来。我们都很想您。”

    “会的。”柏涵接过来后摆摆手,“都回去吧。”

    柏涵坐上了唐唐的车,唐唐从后视镜看到,一直等到他们开出了门,奶奶的那些学生都还是一直站在原地。奶奶真的很受她的学生的欢迎啊。

    “奶奶,我好想你啊。”唐唐讨好的开口,一想到过一会儿要和奶奶坦白,他的压力好大啊。唐唐看了一下内后视镜,和mom对上眼,眨眨眼,意思不言而喻。

    唐心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为什么要那么轻易的答应唐唐啊。

    “哼,想我怎么就没见你去找我呢?”柏涵毫不留情的戳穿唐唐的话。

    “……”唐唐聪明的转换话题,“对了。木辰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看他的精神不是很好呢。”

    “恩,他被起诉过失致人死亡。”

    “开玩笑吧?”唐唐不可置信,“木辰哥那样温和的人,里面有什么误会吧。”

    “都是命。”

    “妈,你要回屋里休息会儿吗?”柏涵看着异常殷勤的女儿,给了一个白眼。使唤道,“给我倒杯水来。”

    “好的,奶奶。”唐唐屁颠屁颠的端了一杯温开水递给柏涵。

    “你,还有你。”柏涵指着对面的沙发,对着唐心和唐唐下命令,“你们两个坐下,我有话要问。一路上都奇奇怪怪的。”

    两人立刻背挺直的并排坐上去。

    “唐唐,刚才在车上我就想问你了,但是担心会影响你开车的情绪就一直没开口。”柏涵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你不给奶奶解释一下无名指上的戒指是怎么回事吗?”

    “咳咳。”唐唐有些赧然的把左手往大腿下塞,情绪太high都把这茬忘记了,“奶奶,我有一个事情要和你坦白。”

    “说。”柏涵迅速在心里面做好建设。从小到大唐唐以“奶奶,我有一个事情要和你坦白。”为开头的就不是好事,要么就是把自己的金鱼喂撑死了,要么就是把自己一万多一小瓶的香水当做花露水了,总之,唐唐在这方面的黑历史太多了。

    “我有爱人了。”

    “这是件好事啊!干嘛扭扭捏捏的。是哪家的姑娘?奶奶有见过吗?”柏涵一听心里头这个乐啊,先前因为自己学生的事情而满心的烦躁一扫而空,把水杯放下来,笑眯眯的招呼唐唐,“来来来,做奶奶这边来,有照片吗?哎呀,你早该结婚了。这点千万别学你妈那没出息的……”

    “不过性别是男。”唐唐小心翼翼的抛炸弹。

    一看柏涵面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唐心忙不迭的坐到她的身边给她顺气,帮唐唐说好话模式全开,“妈您别生气,那孩子我见过了,比唐唐要懂事多了。人也长得好,性格也好。而且就算唐唐是gay也是我的儿子你的孙子,他还是一个好孩子……”

    “行了行了,乱伦的案子我都接过一打了,同性恋什么的又不是没见过。”柏涵受不了这嘈杂挥挥手,她认认真真的端详唐唐。唐唐无辜蹲在柏涵的身边抬起脸。

    “你怎么会是gay呢?你小时候不是经常和女生玩吗?我记得你大学那会儿,还经常有人递情书呢。”

    “可能是因为gay通常都比较有异性缘?”就像上次和mom坦白一样,唐唐在一边心惊胆战的给答案。

    “……”

    “有报告说过gay一般情况下都是某一个领域的杰出人物。”唐唐腆着脸为自己身上贴金。

    “就你?杰出人物?”柏涵嗤笑着用食指推了一下他的脑袋,“也好意思说出口?”

    “嘿嘿。”唐唐摸摸脑门,拖长了声音撒娇,“奶奶……”

    “这件事情你撒娇也没用。”柏涵揉着唐唐的脑袋,“你给我先说说你找的那个人怎么样?”

    唐唐立刻精神起来,帮王栎钧说好话模式全开,“他很好的。勤劳能干,性格好,胸襟宽广,有责任心,会在我生病的时候陪我去医院,还会做饭……哎,跟他在一起让我觉得很舒服。”

    “你这是找伴儿还是找保姆啊?你们认识多久了?”

    “额,一个月了……”

    柏涵恨铁不成钢的又戳了一下唐唐,“在一起多久了?”

    “一个星期了……”唐唐的声音低下去了。

    “发生过关系了?”

    “恩……”

    “见过他家人了?”

    “没有……他只有一个奶奶还有弟弟,他父母去世了。这周就要见他弟弟了。”

    “他的交友情况你知道吗?”

    “见过他朋友了……”

    “你们周围的朋友知道你们的情况吗?”

    “对这个事情我们的态度是不到处宣扬,但是要是别人主动问了也会承认。”

    “他家庭背景怎样?”

    “没问……”

    “你们考虑过未来的生活吗?”

    柏涵连珠炮似的发问,唐唐一点一点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考虑过一些。”

    “传宗接代的问题呢?”

    “妈妈不是给我找了一个uncle吗?他家不是还有弟弟吗?”唐唐无意间提前出卖了唐心。柏涵闻言瞅了一眼唐心,看这藏着掖着的模样,估计也是叫人头疼的。“你的事情先搁着,等下都给我说清楚。”

    “诶,就是要和您说的。”

    “那你们两个人的养老问题呢?”

    “唔,领养一个?您不是常说生恩不如养恩大吗?”

    “那财产问题呢?签字问题呢?要是你们其中一方突然发生意外事件,你们要以什么身份出面处理呢?中国可不承认同性婚姻。可别说要移民别国,咱家可不承认外国的结婚证。”

    唐唐头疼的看着柏涵,“奶奶,总是有解决的办法的,慢慢来嘛。”

    “这些事情都没有考虑清楚你就想和他过一辈子?到时候相处了又发现两个人根本不合适怎么办?”

    “我觉得阿钧是好人。”唐唐嘀咕着。

    “唐唐,这可不是由你说了的算。”柏涵拍拍唐唐的肩膀。“你也是大人了,做事情不能这样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你和他的事情除非先拿出一个规划来,要不然奶奶是不会同意的。本来过日子就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又不是过家家。如果你真的要和一个男人组建家庭,你得先把你的决心拿出来给奶奶看。你得要让奶奶知道,你们在一起能够过得很好,要不然,免谈!”

    从小在柏涵的耳濡目染之下唐唐已经锻炼出在必要时刻能够迅速接话的本领了,柏涵话音未落他就立刻接话,“那如果我能证明我们能过的很好,奶奶你就要站在我这边哦!爷爷那边你要帮我啊!”整个家里面,最难搞定的就是严肃的爷爷了!

    “你证明了再说吧。”柏涵没好气。顺藤摸瓜得寸进尺的本领倒是越用越得心应手了。

    “那你呢?”柏涵看着自己女儿,要是她只是找了一个爱人,那是天大的好事啊。一直单身的女儿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这是可以放鞭炮庆贺的事情啊!“你这一路上扭扭捏捏的又是为什么呢?”

    “我也有爱人了,德国人……”

    “不过性别是女?”柏涵面无表情的接话。

    “不不……维希是纯爷们、纯爷们!”唐心难为情的笑笑,“不过,我和他可以抱四块金砖。”说罢,唐心端端正正的坐好,正儿八经的等待柏涵的反应。

    柏涵坐下来无奈的按揉着眉心,女大三,抱金砖。这抱四块金砖,不就是整整大了十二岁吗?本来跨国婚姻就有文化差异,现在还加上年龄差异。而且对方又是事业有成,怎么可能一直守着自己的女儿呢?

    “你怎么会找这么年轻的?”柏涵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会有那么年轻的看上你呢?这个世界上又不是没女人了!”

    唐心很委屈的看着自个母亲,“谁让你把我的脸生得这么嫩呢?”

    按照维希自己说的,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最多是三十岁出头,谁知道自己已经步入了四十岁的大关。

    这下子轮到唐唐伏低做小的给柏涵捏肩膀。左捶捶,右捶捶。帮mom说好话模式全开,“可是没有多少女人像mom这样才貌双绝啊!爷爷,奶奶你们基因太好了没办法啊。”

    柏涵看看插科打诨的唐唐,再看着自己这个从小没受过什么苦的女儿。“你也给我说说你找的那个人怎么样?”

    柏涵为维系说好话模式全开,掰着手指,“他人长得好,脾气好,工作能力好,人际关系好……”

    “得,全天下就没几个人比得上他了是吧?”柏涵不耐烦的打断她。

    “呵呵。”唐心干笑,随即有些惆怅,“这么多年了他是第一个对我这样直白示爱的人了。妈妈你不知道,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一个一米九的男人居然还会局促不安,他的爷爷是研究所的所长,看到他这样气的给了他一拐子。第二次在外面见到了,他帮我提了一路的袋子,要分开的时候,他用汉语跟我表白,讲的结结巴巴的。我忍不住笑出来了,他还直接敲碎了应急箱,把里头的玫瑰送给我。整条街的人都停下来吹口哨给他鼓掌……”,唐心咽了一口唾沫,“其实我也没把握能和他走多远。能走多远是多远吧。反正我还有唐唐和你们呢。可是,可是万一要是成了的话……”

    柏涵沉默的看着唐心,其实归根到底,女儿的问题并不是特别的大。她就是怕女儿在感情上再一次走入死胡同。女儿是个重感情的人,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因为初恋情人出车祸而一个人把唐唐生下来。只是,情深不寿……不过,要是万一成了呢?

    “你什么时候带他来见见我们吧。”柏涵对唐心的问题妥协了。

    (⊙o⊙)凭什么啊!凭什么mom的事情就这么容易的解决掉了。唐唐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瞪什么瞪,你们两个人的性质能一样吗?”柏涵拍了一下唐唐的后脑勺,“你的事情别想混过去。”

    “我没想要混过去啊。”唐唐摸摸脑袋,“那我可以下去去找他商量吗?”

    今天知道自己要去接奶奶,王栎钧也很早就从店里回来了。刚才手机有震动,偷偷摸出来看了一下,是王栎钧发来的信息,告诉自己他已经回来了。

    “下去?”

    “是啊,他就住在楼下。”

    真是的,男大不中留。

    “去吧去吧。”柏涵柏涵挥苍蝇一样把唐唐拍到一边去,眼不见心为净。

    “那我下去了。”唐唐走之前还再次确认了一下。“有事情你们可以给我电话啊,我就在楼下。”

    “去吧去吧。”柏涵走过去把唐唐整个人推出门外,呼,这个世界安静了。她负手走回来,“晚上要煮什么?”

    唐心内心纠结了半天,慢慢的给出了三个字,“额,外卖?”

    柏涵审视着她,“你还不会做饭?!”

    “嘿嘿,嘿嘿。”

    “得了得了,赶紧嫁出去算了。也省的看见你就来气,多大的人了。”

    唐心一点都不把柏涵的话放在心上,她拎起包,亲亲热热的挽起柏涵的手,“我真的嫁出去了您就会想我的。就跟以前我自己一个人搬出来住一样。走吧,我带您去吃大餐。”

    唐唐看着手机上发来的信息,蹭到王栎钧的身上,放松的长叹一口气,“奶奶被mom带去养生馆了,她说要咱们好好想一想奶奶问的那些问题。”唐唐把脑门和王栎钧脑门贴在一起,“怎么办呢。”

    43

    原本王栎诚只打算自己坐车回去就好了,学校虽然在郊区,但是每个周末也有固定的路车直达城区。但是上一周的自主招生王栎诚破格被S大法学院直接录取了,也就是说,他没有必要再留在古川一中了。

    王栎诚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不多,总共连被单什么的也就一箱而已。还有一箱比较小的里头装的是这三年来的学习笔记。其实学习笔记这种东西,不是人人都能共用的,王栎诚记录的内容往往言简意赅,只有自己看得懂罢了,留下给同学也没有什么意义。而它们又是青春的见证,王栎诚打算全部都带回去,以后做个回忆也好。

    只是,自己这样没有提前和哥哥说一声就搬回去住好吗?王栎诚收拾书本的动作停了下来。哥哥现在不是找了一个男朋友吗?自己现在搬回去长住合适吗?还是说,仍旧呆在学校宿舍里面会比较合适?

    “我说你真不够意思,就这样直接抛下我们走了。”亚琛开着玩笑,“连毕业证都办好了。完全没有高考压力啊你!”

    王栎诚随意的坐在行李箱上,一摊手,“你的加分不也下来了吗?”

    这不是玩笑话。对乡下高中的学生来说,高考意味着考上或者落榜;对城里普通高中的学生来讲,高考意味着一本还是二本;对古川高中的普通班来讲,高考意味着重点大学和普通大学;而对古川高中的重点班的学生来讲,高考不过意味着能不能争得一个状元而已。

    “哼。”亚琛捶了他一拳,“真搞不懂你怎么会报法学。我还以为你会报数学系或者物理系呢。”

    “和教授投缘。觉得法学也挺不错的。”王栎诚正要解释下去,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收敛起欢愉的心情,很恭敬的接通电话朝着阳台走过去。

    亚琛心里头奇怪,因为从上高中到现在,从来就没有听王栎诚讲过家里的事情。他们私下还八卦他是不是孤儿呢,没想到半路上冒出一个亲哥来。

    很快,王栎诚挂了电话,亚琛热情的问道,“要不要我帮忙?”

    “一人一箱吧。”亚琛果断的拉起装着衣物的行李箱,那箱子看着大,实际上不会特别重。而装书的那个箱子,看着不大,实际上密度大。根据质量等于密度乘以体积,嘿嘿……

    王栎诚赶紧的把柜子上的书全部塞进去,跟着亚琛一前一后的走下宿舍楼。

    这一回秃头保安没有再拦着王栎钧了,大方的为他放行。两兄弟走在半路上就撞见了。

    “哥。”王栎诚先是叫了一下王栎钧,然后对着亚琛说,“麻烦你了。”

    “嘿,没事。”亚琛笑眯眯,,王栎钧自然的接过亚琛手上拉着的的那个行李箱。

    “我舍友,亚琛。我哥。”亚琛和王栎钧打了一个招呼,王栎钧也招呼道,“以后有空可以请同学来家里玩。”

    亚琛双眼放光,传说中的学霸的家里啊!他不懂得两兄弟之间的情况,很自然的勾住王栎诚的肩膀,“那舍搓就定在你家怎么样?”

    王栎诚有些犹豫,王栎钧代他应下来,“没问题,你们可以通宵。我们那里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

    “那就这么定了!”宿舍楼和大门口本来也就几步路的距离,三人边走边说话没几步就到了,亚琛道了声再见,也不回宿舍了,直接往教学楼里头走去。

    门口的保安看到王栎诚都热情的打了招呼,王栎诚笑笑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到王栎钧的车子后箱。

    “怎么这么重?”王栎钧有些咋舌。

    王栎诚挠挠头,“我接下来都不用去学校了。”

    “什么?”王栎钧扭头看着他,“怎么了?”

    “上一周学校自主招生,我被直接录取了。”

    “好小子。”王栎钧笑乐了,“真有你的。”

    王栎钧揽着王栎诚上车,但是他没有提到一个让王栎诚很忧心的问题,以后他都住在家里吗?那不是天天看到大哥还有“大嫂”吗?!这样不会尴尬吗?

    王栎诚被直接大学直接录取了这个消息让王栎钧打心底里高兴,“哪个大学。”

    “S大。”王栎诚中规中矩的戴上安全带。

    “什么学院?”

    “法学院。”王栎钧的心咯噔一跳,不会这么巧吧?!唐唐的奶奶不就是S大法学院的教授吗?而且也有去古川一中进行自主招生……

    “法学不是文科专业吗?”王栎钧纳闷的问王栎诚,“你数学物理不是很强吗?怎么不选数学系什么的?”

    “法学它也有收理科专业的学生。”王栎诚解释道,“以后我主要学习非诉那一块。在自主招生的时候,S大法学院有一个教授对我印象很好,她和我说如果我选择法学,她可以做我的导师。那个教授一般都是收博士生的。而且,教育部承认S大的双学位,我到时候主修法学,辅修经济学。而那个教授的爱人,也是S大经济学院的教授。”

    什么是非诉王栎钧没有概念,就算王栎诚跟他解释了他也听不懂。他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那个教授叫什么名字?”

    “柏涵。”

    还真是……王栎钧在心里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那个啥,唐唐的奶奶,多半就是你的教授。”

    “……”

    王栎诚对和唐唐的见面感到很紧张,唐唐亦如是。王栎钧知道他喜欢睡懒觉的性子,就没有让他早起和自己一起去古川一中,但是唐唐破天荒的在早晨失眠了。王栎钧一走后他在床上左滚右滚,就是再也无法入睡,屁颠屁颠的翻出自己给王栎诚买的礼物好好的看了看,免得送出去的时候发现哪里有瑕疵。

    唐唐很认真的准备了给王栎诚的礼物。因为王栎钧说王栎诚可能喜欢打篮球,他跑去suki广场给王栎诚买了整套的篮球用品。从球衣球鞋到护腕护膝,还买了成套的浴巾毛巾还有一个篮球,上上下下花了五千多。

    为了纾解自己紧张的情绪,唐唐跑到大厅玩游戏。但是又害怕音乐太大了没有听到王栎钧他们回来的声音,干脆把音乐关掉了。心里头有事情,根本没有办法投入到游戏里头,唐唐在第一关的大门口被杀死就足足有六次!

    等到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的时候,他更是像被踩着尾巴一样的放下游戏机往屋里头跑。走了两步又觉得太窝囊,如临大敌的转身对进门的王栎钧招呼道,“你回来了啊。”

    “恩。”王栎钧脱掉鞋子。

    王栎诚和唐唐互相打量着。王栎诚完全没有想到唐唐看上去会这么年轻。

    “你好,我叫王栎诚。”作为年纪比较小的,他率先和唐唐打招呼。

    “我叫唐唐。”

    蠢不拉几的自我介绍。然后两个人就讪讪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一家人这么拘束干嘛?”王栎钧问道,“有没有吃早饭?”

    “有的有的。”唐唐点点头。

    “把冷盘端出来,还有水果什么的。”王栎钧吩咐唐唐。

    “恩。好的。”

    “你把东西放一下,出来吃点东西。”王栎钧又扭头对王栎诚开口。

    “原来的房间吗?”王栎诚问道

    “恩。”

    很多东西都是昨晚上就已经准备好了的,只等下锅热一下就好了。第一碗上来的是焖豆腐,用来填饱肚子。那上面王栎钧加了肉,干杯,虾仁之类的,闻着就让人拇指打动。

    “直接保送到S大?好厉害啊。”唐唐真心称赞道。

    王栎钧和王栎诚都互相对视了一样,王栎钧咳了一下,“以后要带他的教授,可能就是你奶奶柏教授。”

    “咳……”唐唐连忙扭头,用纸巾捂住嘴巴。把气顺畅了,才诧异的反驳,“不可能啊,奶奶带的学生连研究生都很少。她是博导啊。”

    “柏教授说如果我选法学,她就带我。”怪不得当时和柏教授来的那几个学生听到这句话连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原来是利诱……”唐唐如此总结,然后同情的看着王栎诚,“那你以后好辛苦,奶奶的书每一本都比红楼梦还要厚!”唐唐用调羹舀了一口焖豆腐,吞下去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那你还要高考吗?”

    王栎钧好奇的看了一眼唐唐,这都被直接录取了干嘛还要高考。

    “目前不确定。”王栎诚摇摇头,“可能会可能不会。”

    “那我建议你去高考哦。”唐唐很认真的放下筷子。

    “是为了不留遗憾吗?”王栎诚和他开玩笑着说。

    “不留遗憾?”唐唐挠挠头,“我倒是没有想过,我想的比较市侩。能保送到S大,你成绩应该很好吧?”

    “恩。年段前五十。”因为他的主要是专攻数学和物理,还经常去各地参加比赛,所以有些科目算不上顶尖。

    “那很好啦。”唐唐掰着手指给王栎诚数道,“如果你去参加高考,学校这边到时候有一笔奖学金,大概有五千左右,市里面有好几个助学奖学金,前五十大概有三个奖学金都能沾上边,大概有五六万,然后省里面也有奖学金,不过多少我不清楚……然后S大也有一笔新生奖学金……”唐唐的声音越说越小,“我是不是很俗啊?”他不确定的往王栎钧那边看一眼。

    王栎钧习惯性的摸他的头,“怪不得人常说会读书就是给家里头挣钱。”他冲着王栎诚看过去。

    被唐唐这样一说,王栎诚也有些心动。如果这样的话,也算是给家里头挣钱啊,那样哥哥就不用那样辛苦了。

    “你自己看着吧,想考就去考,不想考也没什么的。接下来这段时间好好玩一玩。”

    唐唐弱弱的说了一句话,“才不会轻松呢。奶奶一定会很快给他安排作业的,那天我去接奶奶的时候她好像就有说要让木辰哥来带一个小师弟,也不知道是不是你。”

    “再多也不会有高三的作业多吧?”王栎诚不是很确定的问道,不是说高三时学生时代最黑暗的一刻吗?度过了就是黎明?!

    唐唐默默的瞥了他一眼,毫不留情的戳穿泡沫,“那都是骗人的!大学的课不多,但是就跟南孚电池一样。”

    南孚电池,一节更比六节强!

    唐唐紧接着说,“我当初上的是美院,但是我记得我们当初有一门军事理论课,教授一节课把一本书讲完了……”他不懂得察言观色的继续开口,“而且你去的是S大,只会比高中更要辛苦。S的图书馆和几个大自习室是通宵的,也不分寒暑假,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爆满!”

    看着弟弟的脸色一下子从云端跌了下去,王栎钧无奈的敲了一下唐唐的碗,“好了,吃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