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修】  【正文 修 共52章】44-47

章节字数:11820  更新时间:15-06-14 16: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44

    除却几道主菜之外,王栎钧准备的多是一些配酒的小菜。比如炸的跳跳鱼、白切羊肉、炸肉之类的。

    王栎诚一开始还挺拘束的,但是和唐唐呆了一会儿就发现唐唐这人根本让人拘束不起来。他没有那种框架感,从头到尾都笑眯眯的。根本看不出来他已经进入社会了。不过,也是,柏教授那种家境,应该让他从小到大做什么都一路顺风顺水的吧?

    王栎诚偷偷的打量着唐唐,再没见到真人之前完全想不到自己大哥会喜欢这一款。他以前一直觉得大哥会喜欢那种温柔的会持家的女人,可是唐唐完全的南辕北辙的款,如果叫他去厨房做饭,多半会把厨房烧了吧?

    唐唐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正被王栎诚揣摩着,他正投身于吃的大业中了。

    “我也是古川一中的哦,我也是S大的哦。”讲了一会儿唐唐的小尾巴就翘起来了,“按理来说你还得叫我一声学长的。”

    “恩,学长。”王栎诚没压力的喊了一声,喊学长总比喊大嫂来的简单。

    “诶~”

    全部都扫荡一空之后,唐唐摸着圆滚滚的肚子,一脸的惬意,哈,这真是神仙般的日子啊……

    王栎诚帮忙着收拾餐盘呢,唐唐走进卧室里头拎出他给王栎诚买的礼物。他大方的递给王栎诚,“阿钧说你喜欢打球。这个是给你买的,希望你喜欢。”

    王栎诚怔了一下才道谢,不过不是因为唐唐给他准备礼物,而是因为他说是自己哥哥说自己爱打球。

    唐唐有给王栎诚买礼物这件事情王栎钧还真的不知道,听唐唐这样说起,他才记得有个晚上唐唐戳他的背后问过他王栎诚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他记得他们哥俩有一起去篮球场打过篮球,就随口说了。也不知道三年过去了,栎诚是否还会喜欢打篮球。一时间他也有些尴尬,“也不知道你现在还会不会打球。”

    “啊,喜欢的。经常有空就和舍友去球场打球。”王栎城又添了一句,“一直都很喜欢。”

    很久没见面的兄弟两个还是有点儿尴尬的,都早早的进房间缓和情绪去了。

    王栎诚把书放在书架上后刷了一会儿网就上床了,但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突然隐隐约约的就觉得有呻吟的声音传过来,立马整个人从床上蹦起来,不是吧?!他凝神细听,蹑手蹑脚的爬起来贴耳朵在靠近主卧室的那面墙上,才发现隔壁间只有若有若无的谈话声,刚才那声音难道是自己想的走火入魔了意淫出来的?

    “你给栎诚买礼物怎么也没有和我说一声?”王栎钧趴在床上,唐唐跨坐在他的后背上帮他按摩。因为王栎钧从事的是体力劳动,有时难免长时间保持通一个动作,身体有些部位会酸痛,而因为奶奶、爷爷上了年纪身子骨有时候太僵硬的原因,唐唐特地去学了按摩,这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啊,要说吗?”唐唐凑过去问。

    “花了多少?”王栎钧问道。

    “也没多少,我用mom的贵宾卡去买的,有打八折,还好吧。”唐唐捏捏他的肩膀,“会不会痛?”

    “你可以用力一点没事,恩,左边,上边,对……恩~”王栎钧很舒服的呻吟了一下。“好了,今晚就到这吧。明天你奶奶就要回来了,早点睡。”

    “恩。”唐唐顺从的从他的身上爬下来钻进被窝。

    王栎钧拉开衣柜,发现里头自己挂衣服的这一侧多了很多衣服,有些奇怪的拿了一件出来,“你买的?”

    “是啊,我觉得你穿起来合适就一起买了。”唐唐笑眯眯的,“你衣服都是运动装不会太单调了吗?你放心,尺码绝对合身~”

    王栎钧瞄了一眼,多了六七套的样子,眼神蓦地幽深,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哪怕昨晚再迟睡着,王栎诚都已经习惯了在早晨六点起床。他下意识的抓床头的衣服,抓了个空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回家了。

    王栎诚重新躺回床上,看着洁白的天花板,不知道亚琛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可能是一边刷牙一边咒骂自己吧?他不由的笑了一下。躺了半天也不见睡意重新上来,王栎诚干脆抹了把脸爬了起来,用手机打开央视的晨间新闻报道,开始洗漱。他轻手轻脚的打开门打算去楼下慢跑一圈,但是刚准备换鞋子就看见王栎钧穿着睡衣走了出来。

    “起得这么早?睡不着吗?”

    “恩,习惯这个时候起来了。”王栎诚有些歉意,“声音太大了吗?”

    “没。”王栎诚还是有些心结在,在自己家里头倒像在别人家里头一样拘束。反观唐唐,到哪儿都是自来熟。王栎钧心里头叹了一口气,有些事还是说开了好。他想了一下,“你这是要去晨练?”

    “恩,学长也醒了吗?”叫唐唐有些太随意,叫唐唐又很别扭,王栎诚干脆就称唐唐为学长,反正也是名符其实。

    “没,他睡得跟猪一样呢。”王栎钧打了一个哈欠。

    “你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下去。”

    “好的。”

    晨练的人不少,多是老人或者中年人,像王栎钧兄弟两这个年纪的几乎没有。兄弟俩默默无言的绕着小区跑了一会儿。

    王栎钧率先开口了,“你觉得唐唐怎么样?”

    王栎诚有些腼腆的笑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评价,“我觉得学长长得真的很嫩,然后脾气很好。没有框架感,很好相处。挺好的。”

    “你给哥说说柏涵教授的性格吧,这两天就要见面了。心里还是挺紧张的。给哥先说一说。”

    “柏教授啊,她在问问题的时候超级严肃,讲话语速挺快的,反应很快。不过带她逛校园聊天的时候,发现她人很好,给出的很多建议都很一针见血。没什么架子,很温和。”

    两兄弟聊着天,之前的隔阂也在慢慢的消散。

    “她还会站在球场看篮球比赛,还会捡起球丢给同学。和那样的老师在一起学习应该会很舒服,可以说她个人的魅力也是我选择法学的一个理由吧。”

    “这样啊。”王栎钧若有所思。

    “学长没有和你说吗?”

    “他?他觉得家里最难搞定的是爷爷,不过爷爷由奶奶和妈妈搞定就好了。他觉得奶奶这边只是过个场而已。”

    “学长在家里应该很受宠吧?”

    “没想到就这样误打误撞被我给拐到手了。”王栎钧调侃着。

    两个人都跑的汗流浃背,“走回去吧。”王栎钧搭着王栎诚的肩膀,“回去看他起来了没有,昨晚交代他早起的。”

    唐唐还没有醒,王栎钧去了卧室。

    王栎诚兜了一圈,把厨房的还半满的垃圾打包提到楼下。丢进垃圾桶转身就发现远远走过来的老人很眼熟,他额头一把冷汗流下来,“柏教授。”听哥哥说了唐唐的奶奶就是柏涵之后,王栎诚再看到柏涵就觉得有些奇怪。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她。以往,他面对老师这种角色向来不觉得拘束,可现在确实束手束脚的。

    “栎诚呦。”柏涵看到王栎诚心里头挺高兴的,招呼道,“你也住这啊。”

    “是啊。”王栎诚硬着头皮和她打交道。

    “这就是我和你说的,破格录取的那个学生,老头知道了非妒忌我不可。”柏涵得意洋洋的对着唐心介绍自己的新弟子。

    “唐阿姨好。”王栎诚下意识的打招呼。

    “……”场面一时间出现静谧,唐心眨眨眼和柏涵对视,这小孩怎么知道我姓唐?

    王栎诚想了一下,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支吾道,“我哥哥,额,就是您孙儿,额……”

    好了,话说到这个程度了柏涵心里头已经明了。不过因着对王栎诚的好印象,他对未谋面的王栎钧的印象分倒是不错了,在父母去世之后含辛茹苦养大弟弟的好哥哥?这样的孩子挺不错的啊。

    她挥挥手,不为难王栎诚,“你哥和唐唐都在楼上?”

    “恩。”王栎诚点点头。

    “唐唐睡醒了吗?”作为唐唐的奶奶,柏涵还是很了解自己的孙儿的坏习惯的,以爱睡懒觉为首。

    几个人一前一后的往楼上走。

    “我下楼丢垃圾的时候唐唐哥已经在吃早饭了。”不清楚唐唐劣根性的王栎诚老实的回答。

    “你叫他们上来吧。”柏涵示意了一下,倚着唐心的手往楼上走。王栎诚深呼一口气,顿时觉得压力真大。

    45

    柏涵看着面前的晚辈,见面后的第一印象也还是不错的,穿着很简单,不花哨,看上去就是个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短碎发发型,看上去觉得很自然大方。

    再看看自个孙儿,一头栗色的头发,虽然没有夸张的打理成爆炸头什么的,但是就是没有原来纯黑的看着顺眼。还有耳朵上的的耳钉,手腕上的饰品,这要让老头看到了铁定又是一顿训斥。柏涵叹了一口气,这两孩子怎么看都不像会走到一起的啊。就说现在两人的态度,自家孙儿随随便便,可是王栎钧就一本正经的,态度很认真。

    唐心端了四杯麦茶上来,四个人面对面坐着。柏涵轻啜一口,“你随意说说吧。你们两个人真准备好在一起了吗?”

    “恩。”王栎钧点点头,“如果没有什么大变故的话,我觉得就这样过日子也不错。”

    “大变故?”柏涵挑眉头,这话说的还是有余地的。

    “我能保证的就是我和唐唐之间我不会做那个先放手的人。”王栎钧心想,唐唐之前还有一个恋人来着,而他们是怎么分手的他到现在也还没有和自己说过。“我会把他当做我这一生的伴侣。好好对他,好好照顾他。”

    “唐唐?”柏涵的眼神扫过去。

    一看这阵势,唐唐立马挺直了背,往王栎钧那里靠靠,义正言辞的表明自己的态度。“我也是很专一的。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他又挺挺胸脯,“咱们家的好传统,奶奶你放心吧!”

    这个时候了还耍宝?柏涵真想好好拧拧唐唐的耳朵。

    “那你家人的意见呢?”已经从王栎诚那里知道了他们父母去世的消息了,要是再问父母意见未免有些无趣,柏涵换了一个说法,“我听栎诚说过你家里还有一个奶奶的,老人家会接受的了吗?”

    “我爸妈去世之后奶奶就住在姑姑那边了,对于我的事情,她不会管太多。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做得了主的。”

    “同性恋婚姻在中国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想过怎么保护你们的权益?很可能你们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在法律上的关系却比不上一些不常来往的亲戚深,怎么办呢?比如说在医院需要家属签字的时候,你们现在这种身份,是没有权利为对方签字的。”

    果然是学法律的吗?王栎钧心里头默默划过黑线……幸好这个问题他有请黄戍年咨询过律师。

    唐唐也是一怔,这个问题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他一直在想,感情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法律不承认就算了,可是被奶奶这样一说,好像不被法律承认真的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啊。他扭头瞅了一眼王栎钧,心里头有些忐忑,奶奶之前可没有说会问这类的问题啊。

    “我知道您是从事这方面的,有些问题考虑的会比较周到。”王栎钧逐字逐句的斟酌着,“我有向朋友请教过。”

    柏涵心里头点点头,还是有很认真的为两个人的未来打算过的嘛。

    “但也只是很浅的交谈过这个问题,他给我的意见是平时的可以立一些这方面的民事合同,还有立遗嘱,财产受益人写上另一半人的名字之类的。”

    这也比唐唐强多了。柏涵在心里头想,看着唐唐祈求的眼神其他的问题也问不下去了,明明是在替他考虑,倒好像是自己在做坏人硬要强拆了他们一样。

    柏涵有些无力,“算了算了,过日子的是你们两个,我们说多了也没有用。也就一点,过日子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是些琐碎的小事情。谈恋爱的时候可能觉得很美好,真在一起了大大小小的摩擦也就都来了。彼此间多宽容一些,别在小问题上太较真。”

    “知道了知道了。就是前世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一过嘛,要珍惜彼此,我知道的。”唐唐凑过去撒娇,老实的坦白,“奶奶,其实我没有考虑那么多,我只是在想,既然我们都觉得和对方在一起很舒服就好了啊,干嘛要考虑那么多嘛。承诺也就是口头说说而已,要真的过不下去了之前讲过的那些话根本就起不了作用的。就算有法律保护,离婚的不还照样离婚,养小三的不还照样养小三?”

    “满嘴胡言!”嘴巴上是训斥着,但柏涵手上已经开始爱怜的揉揉唐唐的脸颊。

    “本来就是这样子嘛。而且,有法律保护也有坏处啊。我记得您之前有做过一个案子,丈夫伪造妻子的姓名向银行借巨款养小三,因为钱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而且借钱的时间是在婚姻存续阶段,法院后来判女方也得一起还钱,这多冤哪。”唐唐忿忿不平。

    “你啊,还越说越带劲了?”柏涵没好气的戳他的额头,“就你这样,我都搞不懂栎钧怎么会看上你。”

    “他喜欢我嘛。”唐唐回头冲着王栎钧笑了一下,“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恩。”王栎钧点点头接下去,“我觉得唐唐这样挺好的。”

    听到王栎钧这样说,唐唐更是放肆的表现出嘚瑟的神情来,柏涵瞅着也不知该好气还是好笑,终究就是又用食指推了一下唐唐的脑门,唐唐被推的多了也习惯了,头往后一偏就又慢悠悠的移回去。

    “你也大了,道理什么自己心里头也清楚,奶奶就不多说了。”柏涵站起来,“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恩。”唐唐凑过去挽住柏涵的手臂,期期艾艾,“那,那爷爷那边……”

    “你要自己去说?”柏涵似笑非笑的看着唐唐。唐唐立刻把头扭得跟拨浪鼓一样,拖着长音唤了一声,“奶奶,你答应好的~”

    “你这冤家,和你妈妈一样。”柏涵拍掉唐唐的手,和蔼的对着王栎钧开口,“唐唐这孩子就交给你了,平时也不要太惯着他了。你要是惯着他他会越来越没边的。”

    这就跟教小孩子一样,谁都知道不能太宠着,可是当小孩子很无辜的对着你笑的时候,只要你爱他,那就根本狠不下心来惩罚他。王栎钧一想到唐唐憨憨笑的模样,就觉得自己只有缴械投降的份了,哪能不惯着他呢。所以王栎钧只是笑,“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唐唐的。”

    “mom也要走吗?”唐唐问唐心。

    “我陪奶奶一起。”唐心想到什么了连忙转身,“对咯,唐唐啊,mom已经把钱打进卡里面去了,要什么都可以买啊,要是钱不够再和mom说。”

    闻言,王栎钧觉得有些怪异的感觉,唐唐的反应倒是习以为常,“恩呢,知道了。”

    王栎钧和唐唐送着柏涵和唐心走出门,“就这样吧。”柏涵挥了一下手,蹙了一下眉交代道,“唐唐,你等下把木辰的号码给栎诚,让他过一个星期后打个电话给木辰,关于他学习的安排木辰会给他布置。”

    唐唐咋舌,“这么快就进入学习状态啊。”

    “栎诚是个好苗子,你以为人人都像你?”

    柏涵刚起了一个头,唐唐连忙挥手,“拜拜奶奶~拜拜mom~biu~biu~”

    46

    林君坐在黑色的办公椅上,窗帘全部拉上不留一点缝隙。书房里的灯也没有开着,他就这样定定的注视着自己的手机。

    虽然花费了一些功夫,但是唐唐隶属的经济公司已经找到了,他的新的手机号码也拿到了。只要愿意,林君现在就可以打过去问唐唐人在哪里。但是他犹豫了。

    桌子上有一叠照片,那全是唐唐走秀的时候意气风发的样子。他就像是一个小王子一样,无忧无虑。还有一些照片,是其他模特偷拍的,唐唐垂头丧气挨骂的模样。

    林君近乎贪婪的翻看每一张照片。他从来不知道,唐唐的职业是模特。他知道他有的时候会跑出去整整一个多月,但是他从来没有告诉自己,他是去走秀。如果当时知道了,他会让唐唐辞了工作的吧?

    他的爱人,何必那样抛头露面?他的爱人,何必因为一个无心的错误姿势去挨别人的训?他的爱人,何必去看别人的脸色?

    他又不是养不起,他有能力让唐唐真的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王子。

    在没拿到号码之前他想过要问唐唐好多个问题,但是拿到号码之后,他却害怕了。王成航说的那些话总是如同魔咒一般在他的脑海里面回响,唐唐那样性格的人,怎么可能会在他结婚后还和他在一起呢?如果唐唐不愿意,他还真的能把他捆回来不成?可是,他又是真的爱唐唐,那种想要独占唐唐的心思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开始发酵。

    小敏虽爱他,却也怕他。从小的教育让她在私下里面对自己的时候不敢有太大的放肆。她从来不会像唐唐一样肆无忌惮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她的行事一向是最稳妥的最柔和的。

    小敏会在他熬夜看文件的时候端一杯牛奶进来,然后劝他说要早些时间睡;唐唐会嘲讽的问他钱重要还是生命重要,但是却又不肯一个人先去睡觉,只会黑着脸拿一件厚一点的衣服给自己披上,然后蜷缩成一团呆在书房的大沙发上刷着贴吧等着他。

    林君知道林敏贞的好,但是他不可遏制的去怀念唐唐的好。小敏会激起他疼的心思却无法激起爱的念头。

    他对小敏,更确切的说只是一种责任。小敏是父母挚友的孩子,从小生活在自己家里面。他们这种人,婚姻更多的只是一个形式罢了。只要能够换来利益最大化,跟谁结不是结?红颜知己照样可以成堆的找,没人会去多说什么的。

    唐唐并不是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格,小敏也不是那种时刻都要缠在他身边的女人。他原本以为,他真的可以把两个人的关系处理好的。

    “叩叩。阿君。”

    “进来吧。”林君把手机收起来。

    “你怎么不开灯。”林敏贞蹙着眉头把电灯开起来。

    “在想一些事情。”林君把椅子往后推了些,空出一个地方来。林敏贞自然的坐到他的大腿上。“要吃饭了。”

    “恩。”

    “肚子慢慢大了,我听说在孕12周的时候宝宝已经慢慢成形了。”林敏贞摸着自己的肚子,“阿君,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去见见爸妈?”她仰头看着林君,笑的恬美。

    林君看着她的肚子,在宽松的孕妇装的遮蔽下,其实看不出肚子是否有隆起。他把手放在去感受,林敏贞肚子里的孩子会是他的第一个孩子。都说初为人父的心情很奇妙很复杂,但是林君却只感觉很平静,并没有那种很欣喜的感觉。

    林君的反应让林敏贞有种把握不住的慌乱,“阿君?”她又小声的唤了一声。

    林君看着林敏贞,他记得之前她都是唤自己君哥的,好像是在唐唐走了之后,才逐渐的开始用“阿君”这个词来唤自己。

    阿君阿君,耳边似乎又回响着唐唐的声音。他会很恼怒的喊着“阿君!”然后劈头盖脸砸过来一个枕头,就算自己瞪过去也不起作用,要是惹得他脾气上来了还能好言好气的再去哄;他也会软糯糯的讨好的喊着“阿君”然后过来上下其手,只为缠着他陪着一起出去玩;更多的时候,他还会暗哑的喊着“阿君”求自己慢点动。

    唐唐唐唐,满脑子都是唐唐。

    “没什么,看哪天有空了就去吧。现在下去吃饭吧。”林君扶着林敏贞从自己的大腿上下来,然后揽着她的肩膀往楼下走。

    虽然吃饭的时候林君一向不爱说话,但是林敏贞还是从这一如既往的安静中嗅到了异样的味道。她讨好的夹了一筷子菜放到林君的碗里,挑起了话头,“你这段时间又瘦了。”

    林敏贞希望借由着林君的回答来揣测他现在的心情,但是林君还是只是言简意赅的“恩。”了一声。

    “最近很忙吗?”林敏贞斟酌着又问了一句。

    “还好。”

    林敏贞止住了话头,咬着嘴唇。

    林君瞅了她一样,拿着筷子的手用了一下力,他不是不知道林敏贞心里头在想什么,但是他就是刻意的去忽视了。这其中带着一点报复的感觉,他不能明着把火气撒到林敏贞身上,但是却克制不住的去恼怒。

    如果那一天小敏没有把唐唐叫出去,没有那样子骂唐唐,没有让唐唐在雨中淋雨,之后的那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但是,看着林敏贞委屈的样子,林君又狠不下心来,还是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最近比较忙。得要先把公事处理掉,婚期不是快到了吗?”

    是啊,婚期快到了。

    林敏贞摸着自己的肚子,长舒了一口气。左右她现在有了孩子,就算唐唐回来了又能怎样。她不声不响,只要把孩子往他面前一带,照样能膈应他。也许,第一年争不过,第二年争不过,那么第三年第四年呢?唐唐他又能跟自己争多久呢?反正林君终究会找到唐唐,自己何不大方点表个态度呢?

    “阿君,你是不是找到他了。”林敏贞又夹了一筷子菜给林君,笑得纯真,“如果你找到他了,带回来吧。这次我不会和他吵了。

    说这话的林敏贞,已经觉得自己是站在退让的角度了,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的话里头,依然含着高傲的心态。“我不介意了。”

    “我会和他为上次的事情道歉……”

    “我会好好和他相处……”

    一场雨过后,街道上的树开始慢慢的抽出新芽,空气清新了许多,一眼看过去,似乎整座城市都变绿了。温度慢慢回暖,有种直接越过春天迎来夏天的趋势。但对郯城来说,每一年明显的季节只有夏天和冬天,春天和秋天总是只有那么转瞬即逝的几天。

    街道上的人也都把伞收了起来,小孩子有三三两两的跑出来玩。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挺愉悦的,没有人会去记得,两个月前,曾经有人为这座城市黯然神伤过。

    “不是吧,你真的要去找他?”王成航不可置信的放下手上的文件。他的声音在车子里面回响,吵得人耳膜疼。

    “我只是要过去监督一下那个合并案。”林君口气波澜不惊。

    “笑话,那不过是一个文化公司的收购而已,哪用得着你亲自过去。”王成航用鄙视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我说,你真的铁了心要把他找回来?!”

    “我到时候跟他去外面住就好了,小敏说她不介意。”不知道是不是近人情怯,林君这几天心情有些烦躁。

    “啧……”王成航的脸上一脸的为难,这不是正常的剧本的发展走向啊!哪里可能真的不介意呢?那都是胡扯啊!“敏贞那些朋友的老公在外面有养人的也不少,如果你和她结婚了她不介意也挺正常的,但是唐唐呢?你难道要瞒着他?”

    “先见到他人了再说,我现在只想知道他这段时间过得好不好。”林君的口气有些冲,他知道唐唐的态度是这件事情的关键,但是他到现在为止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安慰自己,唐唐还是会回心转意的。

    “要知道他过得好不好那还不简单。”王成航直接拿起手机,调出唐唐的新号拨了过去。林君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待反应过来之后几乎是扑过去把电话掐断。

    “咳……反应这么大。”王成航心虚的笑,“你不是要知道他过的怎么样吗?”

    但是下一秒,“passionissweetlovemakesweak……”

    两个人面面相觑,上面显示的可不就是唐唐两个大字吗?是要挂断还是接起来?王成航把这个决定权交给了林君,然后自己默默的拿起文件盖在脸上做躺尸状。

    手机很烫,能烧灼人的皮肤一样的热度。林君磨挲着屏幕,半晌还是把电话接通,却没有开口说话。

    “喂?请问你找谁?喂?”唐唐困惑的瞅着手机,他以为是自己嘴巴里面还含着炸肉吐字不清晰的原因,连忙咽下然后再开口,“喂,你听的到我说话吗?”

    林君直接按断了手机,一脸的阴沉,“他问我是谁。”

    “这不是废话吗?你用的是我的号码啊,他没存我的号码很正常啊。”王成航拿回手机,“比如司机老李的号码你记得吗?”

    “……”

    “你也不记得不是吗?”王成航一摊手,“你看,虽然老李天天接送你,但是你也没有去记他的号码。我保证,如果刚才那个号码你是用自己的手机打过去效果肯定不一样。”

    “……”

    “怎么样,要不要试一试?”王成航拿着林君的手机在他面前挥了挥。心里头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可能性,动作立马一顿,效果不一样这是肯定的,因为林君的号码唐唐肯定会去记。那要是导致的后果是唐唐连接都不接呢?那可怎么收场?!

    “我才没有你那么无聊。”林君夺回手机,面色仍旧不怎么好看。

    王成航默默的为自己松了一口气。呼,幸好……下次这种家务事还是不要掺合了……

    47

    似乎真的是因为怀孕的缘故,林敏贞这段时间觉得自己很嗜睡。这一觉醒过来看了一下钟表已经八点半了。林敏贞理一理头发,床铺的另一侧还是冷冷的,昨天晚上,林君也依旧没有回来。她摸着肚子,心情有些糟糕。

    “吱……”卧室的门被推开。

    “诶,阿君,你回来了?”林敏贞欣喜的抬头。

    “恩,醒过来了?”林君神色如常,虽然这几天他对林敏贞总是倦倦的提不上心情来。他打开衣橱,从里头拿下几套衣服,背对着林敏贞,“洗一洗下去吃饭吧,饿着肚子不好。”

    “你这是要出门吗?”林敏贞走下床从背后搂住他的腰,林君的身子定了一下,口气平淡,“恩,要去谈一起公司收购的案子。”

    “那要什么时候回来?”林敏贞的口气有些失落。

    “看看吧,目前不是很清楚。”林君抽出一个行李箱,林敏贞蹲下来想要帮林君整理,但是还没有弯下去就被林君托起来,“我来就好了,你小心点身子。”

    “放心。”林敏贞飞快的在林君的脸颊上啄了一口,“我会照顾好我和宝宝的。”

    “恩,洗一洗下去吃饭吧。小路已经在楼下等我了,我先走了。”林君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好好照顾自己。”

    “恩。”

    一楼的大厅,小路站的笔直在等着林君。“走吧。”林君朝他颔首。小路把行李箱弄到车后备箱之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车。

    “卡买好了吗?”坐上车后,林君开口。

    “买好了。”小路从置物篮里头拿出一个手机,递给坐在后座的林君。林君接过手机,把隔离窗按了起来。他靠在靠背上,手上把玩着手机,过了十几分钟后,林君拨通了唐唐的号码。

    “Butonlylovecanstaytryagainorwalkawaytryagainorwalkaway……”

    “唐唐,电话。”王栎钧朝卧室唤了一声。

    “来了来了。”唐唐一蹦三跳的从卧室出来,“咦,又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啊。”他接听起来,“喂?你好。”

    林君闭上眼睛,那种很莫名其妙的酸涩的情愫又在胸腔里头回荡,他还是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

    “喂喂喂喂喂?”唐唐困惑的看了一下手机,“没人说话啊。”

    “那就挂了吧,可能打错电话了。”王栎钧不以为然。

    林君瞬间睁开眼睛,眼神狠厉,电话里头还有一个人的声音!

    “恩。”唐唐应着。

    “嘟……嘟……嘟……”

    那个人到底是谁?林君拽紧手机,他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唐唐的身边又出现了谁?!

    “Butonlylovecanstaytryagainorwalkawaytryagainorwalkaway……”

    又来电话了。看到上面写着“小米”两个字,唐唐在接听的同时很有先见之明的把话筒移到一米远,“大神~”

    尖锐的女高音,连王栎钧都忍不住看过来。唐唐长舒一口气,战战兢兢的把电话移近,“怎么了呢?”

    “上次画展之后比较忙,一直没有和你说。那天来的很多糖果给你带了礼物,什么时候你有空过来拿一下吧。”

    唔?(⊙o⊙)哇!礼物?!唐唐瞬间心花怒放,“恩,好,知道了。谢谢小米!”

    “不客气,么么哒!”

    当惊觉唐唐的身边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的时候,林君不冷静了,他一个劲的拨打唐唐的号码。但是话筒那边却总是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Sorry,thenumberhavedailedisbusy,pleasetryagainlate……”这到底是唐唐不愿意接电话,还是真的正在通话中呢?林君不愿意细究,挂断电话之后再一次拨了出去。

    “Butonlylovecanstaytryagainorwalkawaytryagainorwalkaway……”

    唐唐刚挂断小米的电话,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今天还真忙。王栎钧瞟了一眼过去。

    唐唐低头看着手机屏幕,是刚才那个打过来没有说话的号码。他划开屏幕接通,“喂……”

    “唐唐。”这一回电话一接通林君就立刻开口。

    那端迟迟没有开口,只有急促的呼吸声。

    “唐唐。”林君又开口,口气带着急迫,“你说话。”

    “嘟……嘟……”电话居然挂掉了?!

    这边唐唐手忙脚乱的,蓦地听到林君的声音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手上的动作倒是比脑子要快一步,直接掐断了电话。然后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通话时长“00:12”秒出神。

    是阿君。他居然拿到自己的新号码了。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唐唐看了一眼手机又茫然的抬头,再扭过头愣愣的看着王栎钧。

    “Butonlylovecanstaytryagainorwalkawaytryagainorwalkaway……”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看唐唐情绪有些不对劲,王栎钧放下手上的事情走过来,摸着唐唐的头,“怎么不接电话?”

    唐唐没有直视王栎钧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脚丫子,嗫嚅,“他找来了。”

    “谁?”王栎钧怔了一下,皱着眉头,猜测着说出口,“你之前的男朋友?”

    “恩。”

    “叮咚~”

    “唐唐,接电话。”很简洁明了的一句话。唐唐看完之后就立刻删除了。

    看这表情不像是和平分手,倒和偷了东西被主人发现了有点像。

    “唐唐。”王栎钧斟酌着开口,“我一直没有问你之前的那段感情是因为什么结束的,我觉得那是你的隐私,但是,现在,我想知道,你可以和我说说吗?”

    唐唐看看王栎钧,又垂下头沉思了一下,“我们去卧室吧,我说给你听。”

    “我和他在一起大概有半年多,他对我也很好。”唐唐咬了一下嘴唇,“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女朋友。”

    (⊙v⊙)嗯?这句话的信息量很大啊?!王栎钧控制着表情,尽量让自己表现的风轻云淡。“后来知道了所以分手吗?”

    “不是。”唐唐咽了一口唾沫,不大敢看王栎钧,眼神飘忽,“知道之后我还和他在一起。因为他说他对林敏贞只是兄妹之情,我当时舍不得,也不甘心就那样放弃,所以我留了下来。”

    这算是小三了吧?唐唐当时的做法也是人之常情,没有谁会那样干脆的放弃自己曾经爱过的人的。王栎钧看着唐唐的表情有些复杂了。

    “他是异性恋吗?”

    “额,应该是双性恋吧……”唐唐不确定,默默回忆,“之后大部分时间他也都是和我在一起的。差不多每天晚上都是和我一起睡的。有时候忙起来是在书房,倒没看见他去林敏贞房间过。”

    “那为什么?”

    “……”唐唐咬着下唇,又松开,挣扎了几次,“我受不了了。”

    唐唐自暴自弃的开口,“我受不了我的感情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不管是用什么理由。我也受不了自己尴尬的位置。虽然喜欢男人不被社会认同,但是我又没有杀人又没有放火,我只不过是喜欢男人罢了。我又不是真的那么十恶不赦。”

    王栎钧连忙搂住唐唐安抚道,“别激动,放松一点。”

    唐唐缓和了一下情绪,“我受不了他说爱我,可是在发生一些事情之后又总是把林敏贞看的比我重。我不想要一直忍着一个人……”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王栎钧摸着唐唐的头发,“你还……咳咳”王栎钧深呼了一口气,“还爱他吗?”

    唐唐小眼神瞥了一下王栎钧,闷声闷气,“要是说完全没有感情肯定是假的,我之前以为可以和他过一辈子的。”在说这句话的同时,唐唐紧紧的拽着王栎钧,一副害怕王栎钧听完就立刻走人的样子,他飞快的接下去说,“但是,我知道我现在的爱人是你,放心我不会爬墙的!”

    “噗……”王栎钧喷笑,明明是一个挺严肃的话题,但是被“爬墙”两个字瞬间逗乐了。“好了,唐唐,总之但是你现在是我的,对不对?”

    “……恩。你也是我的!”唐唐嘟嚷着强调所有权,“都见过家长了啊。”他忿忿的抬头,“要是你敢不要我,我会咬你哦!”

    “咬?”王栎钧拖长了这个字,有些意味深长。

    唐唐瞬间反应过来,炸毛似得从王栎钧的手臂里挣脱出来。“我说的是用嘴咬你!”

    “用嘴咬我?”前一秒王栎钧还在调侃唐唐,下一秒——“我靠,你真咬啊。松口松口,属狗的啊!!!”王栎钧跳起来,手忙脚乱的把唐唐从自己的肩膀上推开。唐唐死死的咬了十几秒,才松开,王栎钧的衣服上赫然是一摊水渍还有一个牙印。

    “哼……活该啊。”

    “属狗的啊!”王栎钧掐着唐唐的双颊往两边拉,“真敢咬啊!”

    “当然了……”一句话说的支离破碎。

    “红了红了,松手松手!”唐唐用手拼命的拍王栎钧的手臂,“哎呦哎呦!脸肿了啊脸都肿了啊脸真的要肿了啊!”

    说话就跟没牙齿一样漏风,王栎钧松了手,“那就别想这么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