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修】  【正文 修 共52章】48-50

章节字数:9932  更新时间:15-06-14 16: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48

    林君连夜赶到古川,匆忙的在酒店住了一个晚上之后,直接驱车去唐唐家里面,但是门铃按了半天还是没有人来开。林君给小路让了一个位置,打开一个居民楼的锁对小路来说不成问题。

    怎么说和唐唐也是见过面的,这样撬他家的门不大好,小路犹豫道,“老板,这样不好吧?如果家里面还有其他人的话,这样子做不尊重。”

    林君微恼,却也不能不承认小路说的在理。可是自从昨天那通电话之后,唐唐的电话就再也没有打通过了。不管他用谁的手机给唐唐打电话,得到的回复永远都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还有,您确定唐先生住这里?”

    “地址是成航给的。”林君往楼下走去,按响了三楼的门铃,很快里头有人出来开门了。

    “你好。”如果愿意,林君还是可以整出一副温文尔雅的成功人士的面目的,尤其他有一张好面孔,配上礼貌的问候,绝大部分人不会直接拒绝他的。

    “哦,你好。”王栎诚把门开大了一些,“有什么事情吗?”

    林君拿出手机,翻出和唐唐的合照给王栎诚看,“这个人是住在四楼的吗?”

    王栎诚惊诧的看着照片里头林君和唐唐亲昵的样子,又看看林君,心里头捣鼓着,学长和这个人是什么关系啊?两个人的举止好暧昧啊……

    “你认识吗?”林君观察着他的表情,敏感的发现眼前的孩子应该是认识唐唐的,起码是见过的。“我是他的朋友,我来找他有事情。”

    搞不清楚林君和唐唐是什么关系,王栎诚也不知道是否应该说真话,他含糊不清的开口,“我之前都在学校里面,我也是刚搬回来的。你等一下,我进去问一下家里人。”

    “好,麻烦了。”林君点点头。

    王栎诚把门关上,走进去拿手机给唐唐打电话。电话很快接通,“喂,栎诚?有事吗?”

    “学长,外面有个男人在找你,问你是不是住在四楼?”

    唐唐开车的手颤了一下,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来,“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嘟……嘟……”王栎诚惊愕的眨眨眼睛,唔?“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这是什么答复,学长还没告诉他他要怎么处理呢?可是就算自己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也不能把人一直晾在外面,王栎诚只好再一次打开门,一脸的为难,“对不起,我家人说他们也不清楚。”

    这不是摆明了的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林君不说话了看过去,那眼神瞅着王栎诚有些心虚,“不好意思没有帮到你。”他飞快的把门关上,然后靠在门上。学长认识的到底是什么人啊。

    “叮咚。”

    林君划开手机。

    “你在古川?……唐唐。”

    他立刻回拨过去,这一回等待的时间虽然有点长,但是在最后还是接听了起来。

    唐唐那边不说话,好像在等着他这边先开口。

    “唐唐,我在古川。就在你家门口。”林君拿着手机走到三楼和四楼中间那个平台上,小路仍旧站在三楼。“出来开门,好吗?”

    好半天之后,那边才传过来一句,“我不在家。”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然后呢?”唐唐忍不住问道,“找到了又能怎样。”唐唐的手握紧方向盘,“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你不是都要结婚了吗?”

    “唐唐,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咱们有什么事情都见面再说,好吗?”林君放软了口气,几乎可以谈得上是恳求了。

    “我现在在外面。等事情忙完了再说吧。”

    逼急了唐唐反而不好,左右他现在已经找到了,林君想,这几天的耐心他还是有的。“好。”

    有了林君那一通电话,一直到进入小米的办公室唐唐的精神都还集中不起来。

    “唐唐你来了啊?”小米还是那样精力充沛,“你看你看,这些都是糖果给你寄来的。”

    “这么多啊?”唐唐诧异的看着箱子里的物品,不可置信,“我还以为都是信件呢,居然还有礼物?”

    箱子里装着明信片,各种各样的小饰品,还有两只萨摩耶犬的玩偶,浑身都是白毛,个头有到膝盖大,包装在一个精致的透明袋子里,唐唐担心一取出来那上面的毛就会被灰尘弄脏。更夸张的是一个盒子,上面红艳艳的一个友情提醒:请勿在人多的地方拆封。送礼物的署名唐唐有印象,是一个很活跃的糖果,貌似还有过把自己当做主角写进她的同人文里头的前科,瞬间头皮发麻。

    “是啊,都把我办公的位置占满了。”小米弯腰又拉出一个箱子,“还有一箱。呶。”

    “这么多啊?”唐唐蹲下来翻看。他完全没有感觉到,隔着五米之外的茶色玻璃后面,有一个人一直在死死的盯着他。

    那样专注的眼神,那样炽热的眼神。

    林君目不转睛的看着唐唐。他无比庆幸的想,幸好他抱着先把工作上的事情解决掉了再和唐唐慢慢的磨的心思,要不然,这一次,他和唐唐是不是又要这样的错过了?!

    “里面的那个人,是你们的工作人员?”

    陪着林君下楼参观的领导连忙扭头问秘书,“那个人是咱们这里的?”

    秘书扭头看这一个部门的管理人,部门管理人站前一步,条理清晰的解释道,“里面那个女的是我们这里的漫画编辑,男的是签约的漫画作者。”

    “他和公司签约很久了吗?”

    “是的,从我们一开始成立的时候就加入我们这个团队了。”

    林君攥紧了拳头紧紧的看着唐唐的笑颜。那种发自内心的愉悦还有感动还有惊喜自己有多久没有在唐唐的脸上看到过了?

    林君有些恍惚,他还能回忆起最初的时候,唐唐连见到一只金黄色的两指节大的蟑螂都会很惊讶,因为他说自己只见过小蟑螂。他也记得被唐唐拉去吃大排档的时候,走在小巷子里头,有一只老鼠突然从下水道里钻出来时唐唐合不拢嘴的样子,嘴里还喃喃自语,“天哪,郯城真是个奇葩的地方,物种全部是变异过得。老鼠的尾巴居然有筷子那么长!”凑过去细听的自己当时只有哑然失笑的份。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唐唐这种随意的相处越来越少了呢?

    林君的喉结上下移动,是自己把唐唐带回大宅子之后吧?

    林君回神看着唐唐戳着那两只玩偶的鼻子,一脸纠结的表情。

    自从唐唐离开之后,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林君不得不承认,他对唐唐的了解真的不够。他知道唐唐的饮食习惯,知道唐唐的兴趣爱好,他知道唐唐很多事情,但总是止于表面,他没有深入的去了解过唐唐的性格脾气,没有去了解过唐唐的家人,唐唐的过往,唐唐的工作。他总是觉得唐唐以前发生过什么都不重要,只要他的人是在自己的身边就好了,这到底是基于对唐唐的尊重和信任,还是真的是不够重视?

    唐唐离开了,他才发现维系着他和唐唐之间关系的纽带一直是唐唐的主动;如果唐唐不主动了,他甚至连找到他都很困难。

    到底是什么让自己对唐唐这样忽略,是自己的自负吧?自己自大的觉得唐唐离不开自己,自己自大的觉得唐唐不会离开自己。可这一些又是凭借着什么,不就是唐唐对自己的爱吗?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觉得唐唐爱自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吗?太过于把对方的爱当做是理所当然,所以才认为让他承受因为自己而带来的委屈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所以当唐唐不说一声的离开自己之后,他才会发现,以前认为的那些无懈可击从来都是因为唐唐不曾放弃过他。

    唐唐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展现他最本能的反应,却也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自己就在五米之外贪婪的注视着他。林君忍不住了,推门进去,“唐唐。”

    声音沙哑。

    背着身子看着箱子里面礼物的唐唐身体顿时僵住了。不明所以的小米抬头看到自己责编的暗示之后,连忙离开。几个人把办公室的空间留个两个人。

    林君快步走过去,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唐唐。”

    唐唐的姓和名一模一样,但是仔细去听,还是能够听出不同的人叫名字的时候的亲昵程度。普通的朋友两个字念起来没有什么轻重音,熟稔的叫起来却是明显的前重后轻。

    “唐唐。”林君的手抚在唐唐的肩膀上,用了点力气,让唐唐不得不直视他的眼睛,“我们需要谈一谈。”

    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林君清晰的感觉到唐唐的削瘦。他心疼的用大拇指磨挲着下面温热的肌肤,唐唐却猛地站起来往后退了一步。带着明显的拒绝。

    “唐唐。”林君敏感的发现唐唐的变化,“我们需要谈一谈。谈一谈,好吗?”林君声音低沉,甚至给唐唐带来了他是在哀求的感觉。

    唐唐带着错愕的表情飞快的扫视了一样林君,从认识到现在,林君从来没有在他的面前这样低声下气过。

    “你怎么在这?”唐唐左顾右盼,就是不愿意去直视林君。

    “你不是不肯见我吗?我想把工作的事先忙完,然后去等你。”林君抓住唐唐的右手,“你不说一声就跑走,我很担心你。”

    不说一声就跑确实是自己的错,但是那个时候难道要知会林君说我受不了你的偏心了!再见!恐怕就算这样说了,林君也只会当这是一场胡闹吧?

    “你担心我?”唐唐有些负气的甩开林君的手,“你担心林敏贞去吧。我才不要你的担心呢!”

    林君苦笑,“唐唐,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一谈,好吗?”

    唐唐的左手握拳,感受到金属硌手的感觉之后,飞快的抬眼看了一眼林君,他所有的注意力都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脸,到现在似乎还没有发现自己的手上多了戒指。唐唐把左手放进口袋里头,“我也有事情要告诉你。”

    49

    走到大厦负一层的停车场的时候,林君打开车门招呼着唐唐过去。唐唐摇摇头,“我也有开车过来。”

    “坐我的车,唐唐。”林君的口气堪称温和,更确切的说,是用哄小孩的口气在和唐唐说话。唐唐抿了一下唇,没有和林君争执下去,弯下腰坐进副驾驶里头,率先就把安全带系好。林君上车,瞄了一眼唐唐系好的安全带没有说话。

    林君定位了酒店的路线之后,按着GPS给出的路线开车。唐唐侧着脸看街景。曾经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在林君工作的时候踩着小板凳爬到他肩膀上去咬耳朵,现在却连独处都觉得相顾无言。有些事情,终究是变了。

    两个人一直沉默,车厢里压抑的厉害。

    “你……”

    “你……”

    异口同声。唐唐立刻噤声,林君叹了一口气,“你先说吧。”

    “这是要去哪里?”唐唐看着外面不断倒退的街景。

    “我住的酒店。”

    “远吗?我等下还要赶回家。”

    林君的手指僵了一下,这是完全没有想和自己一起走的意思吗?“再开十分钟就到了。”

    “哦。”唐唐继续看窗户,做出一副自己完全沉浸在看街景的乐趣之中。心底的那股烦闷却挥之不去。你不是要结婚了吗?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你都有孩子了啊,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你瘦了。”

    “前一段时间胃口不好。”

    “唐唐,这段时间你在躲我?”林君目视前方,口气平静,“为什么不说一声就走了。我很担心你,你知道吗?”

    “那天回去之后就发烧了,mom带我去医院,然后就跟她回家了。”唐唐尽然淡然的叙述那一天的事情。

    “烧的严重吗?”林君的口吻带上了自责,那一天应该拦住唐唐的,如果他妈妈没有去公寓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不知道,我没概念。醒过来就在医院了。”唐唐扭过头,口气总是提不上精神。

    “是阿姨叫你离开的吗?”那一天,原本自己也是要跟着

    “不是,是我自己要走。”唐唐停顿了一下,“也不是突然想走,我想了很久。”其实后面一句话没有必要说出来,但是唐唐就是忍不住说了出来。莫名其妙的,就是想刺激一下林君。看,没了你我也照样能过活的好好的!

    “唐唐。”林君扭头加重了口气叫了一声,“你还在为那天的事情生气吗?”

    “没有,都过去了。”明显的口是心非。唐唐握紧拳头,感觉到戒指的花纹,心情慢慢平复,“我现在过得很好。”

    有人对我很好,我也愿意和他很好的把这一辈子过下去。

    再说也说不出什么来了,林君不说话了,加快了车速。

    他看到唐唐的瞬间浑身的细胞都运作起来了,他是用了百倍的毅力才克制住自己低下头吻唐唐的冲动。关在心底的那一头野兽在咆哮,呼之欲出,他多想抱抱唐唐,亲吻他,告诉他自己多么想念他。可是唐唐疏离的态度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来,他知道,有什么东西改变了。这让他的心情相当的焦躁。

    林君把车钥匙交给酒店的泊车小哥之后,领着唐唐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之后,林君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唐唐按在墙壁上,凑过去要吻他,唐唐挣扎开来,声音有些暗哑,轻咳了一下,“我说过,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你说。”林君的手抵着墙将唐唐禁锢在手臂之中,“你说,我听。”

    “分手吧。”唐唐垂下头。

    两个人的气氛因为这句话直接降到了冰点。林君强迫着唐唐抬起头看着自己,有些气恼,“就因为那一天的事情吗?”

    “那天的事情只是导火索而已。而且,”唐唐立直了身体抬头,“我们根本走不下去了。”

    “为什么走不下去?小敏说她不介意。”

    “她不介意我介意!”唐唐的尾巴被这句话猜着了,几乎是跳着脚吼出这句话。“我介意我的感情是三人行!我介意我的爱人总是偏袒其他人!我介意!我介意!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唐唐。”

    吼完那句话之后,唐唐的精神也颓废了下去,“没意思了,这样子纠缠下去真的没意思了。而且,我结婚了。”

    “什么意思?和女人结婚?”林君气昏了头脑,讽刺道,“对着女人,你还硬的起来?”

    “是,我不是你。”唐唐一把甩开他的手,一字一顿,“我知道自己喜欢男的。所以,我找的是男人。”唐唐把从一开始就遮遮掩掩的左手递给林君看,“他见过我家人了,我们的关系已经确定了,所以,我不可能再回头了。”

    唐唐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这比唐唐和女人结婚还更刺激林君的理智!“是那天电话里的那个人?”

    “恩。”唐唐试着要离开林君的束缚,但是又一次被林君强迫着按在墙上。“他比我好?”林君的眼神已经有些疯狂,唐唐别过脸不说话。“你放开我。”

    “你和他做过?”林君掰正唐唐的脸颊。

    “你弄疼我了。”唐唐伸手去推开林君的手,那上面亮闪闪的戒指看着异常的刺眼,林君忍不住伸手去脱那枚戒指。唐唐立刻握紧了拳手把手缩起来,反抗的力道也变大了。

    “你放开我,阿君,你理智点!”

    “你让我怎么理智?!”林君用不亚于他的音量吼回来,“唐唐,你说我要怎么理智?!”他推挤着唐唐按在床上,整个人压了上去。他的力气大,一只手钳制着唐唐的双手,另一只手扯自己的领带开始去缠绕唐唐的手腕。

    “阿君,你要干嘛,你放开我。”唐唐踢蹬着,发狠了干脆一口咬上了林君的肩膀,林君让他咬,口气凶狠,“你咬,你干脆把连皮带肉的咬下来。”他甚至都不躲避,就让唐唐咬着。

    红色的血渍透着白衬衫渗出来,唐唐甚至都尝到了那铁锈味。他慢慢的松口。抬头怔怔的看着林君。

    “不咬了?”领带已经在唐唐的手腕上绑了一个死结,林君从唐唐的身上扯下来,把外套和衬衣脱掉,拿纸巾随便的擦拭了一下伤口。

    “阿君,你放开我。”唐唐坐起来,手腕扭动着想要解开领带。看着林君把衣服脱掉,立刻警觉的抬头,“你要干嘛?”

    “你不知道?”林君嗤笑着压住唐唐开始解开唐唐的衣服。唐唐立刻蹬起脚要去踹林君,被林君压制住之后忍不住吃痛的叫了一声,林君放松了一些力道,结果手下的力刚收,唐唐那一脚就冲着他的命根子踹过去。

    林君险险的避开,那力道踢在了大腿内侧,林君闷哼了一声,看着唐唐的眼神越发不客气。直接不管唐唐的呻吟压着他的腹部解开了皮带把唐唐的休闲裤拉了下去。

    “你发什么疯,我都说了我不跟你好了。”

    “单方面说了不算。”林君熟练的脱掉唐唐的内裤,单膝跪在床上,用一边膝盖分开唐唐的双腿,另一只手去拉抽屉,从里头拿出一瓶KY。

    “不可以!”唐唐立马坐直起来,但是被林君强制的又按着躺下去。林君带着势在必得的表情看着,对唐唐的反抗不以为然。他只是钳制着唐唐,等着唐唐大栎挣扎过后的无力阶段。

    这种反抗无效的感觉实在是很让人挫败。唐唐抓狂,回去之后当真得好好练练体力。几下之后,看身下的力气小了之后,林君开始不紧不慢的翻过唐唐的身子给他做润滑。

    “林君!”唐唐气急了只能开始叫,“我说了我不做!我们现在没关系!”

    “有没有关系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卧槽……”唐唐气的跳脚,“我是认真的跟你说,我现在真的有爱人了。我和他见过家长了,我不能爬墙!”

    林君只是瞅着小唐唐微翘的模样,口气平淡,“你有反应了。”

    我有没有阳痿我当然有反应!唐唐心里头叨唠着,“我自己撸也有反应!我们现在真的没关系了。”

    林君也是在压抑着,从再一次见面到现在,唐唐和他强调的最多的就是他们两个人没关系。他有新的爱人了。感情这一个多月来他为唐唐的失踪劳神伤财,唐唐的日子倒是过得有滋有味啊!

    “Butonlylovecanstaytryagainorwalkawaytryagainorwalkaway……”突然响起来的铃声让两个人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林君压着唐唐,伸手从唐唐衣服的口袋里头掏出手机,上面写着“阿钧”,他冷笑,“阿钧?”唐唐无声的摇头,不要把他们现在的情形说出去……

    林君接通按了扩音,“唐唐,你什么时候回来?”王栎钧的声音一如常态。

    唐唐僵直着身体,无声的比着口型,带着点哀求的感觉,“挂掉。”

    “真不好意思,唐唐现在正在和我做爱。”他一字一顿的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带着雄性占有地盘后的得意之情。

    那边顿时没了声音。

    身下的唐唐,整个人的神采在一瞬间全部抽空了。他绝望的瞄了一眼林君,闭上眼睛侧着脸压在枕头上一动也不动。

    唐唐闭眼前的那眼神让林君心里有些无措。他挂掉电话,把电池剔出来之后把手机丢在一边,凑上去吻唐唐,“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保证这一次回去之后绝对不会让你再受一丁点儿的委屈。”

    唐唐直接避开了,他喉咙哽咽的难受,却把声音全部都咽下去,一点哭腔都没有露出来。他胸腔大幅度的起伏了几下,睁开眼睛,“现在你满意了吧?他对我失望了让你很得意是吧?”

    林君想要解释什么,却发现自己无从开口。只能开口叫着唐唐的名字,“唐唐……”

    “下去。”唐唐干脆的开口。之前还有的那些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在林君接完那通电话之后全部都烟消云散,“下去,别逼我恨你。”他讥讽的翘起嘴角,“当然如果你要继续用强我也没有办法,但是,你有可能对我一直用强吗?”

    恨……这是唐唐第一次对他说这样重的话。林君抽出下身,在唐唐身体两侧撑着双手直视着身下的唐唐。

    “我不会和你回去的。绝对!”唐唐的眼神慢慢的坚定起来。

    “你觉得他会不计较今天的事情?”林君的问话带着点残忍的意味。

    “那是我和他的事情。就算他不原谅,那也是我和他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唐唐抬起眼,一字一顿,“我、和、你、结、束、了。彻底的结束了。”

    “唐唐。”

    “不要叫我名字。从我身上下去。”唐唐甩开林君抚在他脸的手,“我要回去。”

    “唐唐。”

    “我都说了我要回去!”唐唐突然进入歇斯底里的狂躁状态,“你知不知道我刚在奶奶面前承诺过会和他好好的走下去?你那样说了要他怎么想我?!”

    “唐唐。”林君几次三番出口唤唐唐的名字,均被唐唐打断了,唐唐把手伸到林君的面前,原本领带柔软的布料是不会勒出什么伤痕来的,但是在唐唐的挣扎下,那上面出现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痕。“解开。”

    “林君,我是认真的。解开,我要回去。你别逼我以后连见到你都觉得烦。你别逼的让我去否认以前爱过你。”

    “唐唐。”

    唐唐闭上眼,直接把手腕伸到林君的面前。摆明了除了解开手腕上的束缚,没有任何谈话的余地的表现。

    50

    唐唐在一楼的咖啡厅点了一个包厢,趴在玻璃桌上等王栎钧的时候已经懊恼的恨不得拿头去撞墙了。

    刚才把电池装进去后,一开机提示音就嘀嘀嘀的响个不停。几十个未接电话叠加着冒出来,全部都是王栎钧打过来的。他给王栎钧回拨电话的时候整个手都是颤着的。今天发生的事情根本没有办法用误会或者只是愚人节玩笑去和王栎钧搪塞,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很王栎钧坦白。但是,坦白之后王栎钧的反应,唐唐实在是心虚的不敢去揣测。

    他在给王栎钧讲电话的时候,都时不时的就出现哑音。他问王栎钧能不能来悦华酒店这边接自己,王栎钧在那边也很平静的应下来了,只是交代他不要关机。但是,越是这样平静的反应就越让唐唐心里没底。暴风雨前的宁静么?

    唐唐唉声叹气,用手握拳捶自己的脑袋。自我嫌恶模式开启,真是的,蠢到家了,为什么要和阿君进房间呢?真是的,挖个坑自己跳下去得了。

    王栎钧按着门号推门进来的时候,唐唐的身子抖了一下,心跳不可遏制的加速,感觉整个房间都充斥着扑通扑通的声音。手指甲下意识的握拳刮着掌心,唾液腺的分泌感觉也在瞬间增加。

    王栎钧关上门,走过去摸了一下唐唐的头发,“唐唐。”唐唐的反应是把头埋得更深,实在是没脸见人。

    “唐唐。”王栎钧口气加重的叫了一声,他不是圣人,下午电话里说的听到的那件事情他不可能不计较。要是当真听完了还心如止水,他都要怀疑他对唐唐的感情是不是真的了。“你叫我来就是看你现在这模样吗?”

    他站在唐唐的面前,身子在桌子上投下一片阴影。

    这口气有些重了。唐唐不得不抬头,有些难堪,“我……”

    眼眶有些红,额头上全是压出来的红印子。

    “还没想好怎么说吗?”王栎钧俯视着他,到底不忍逼他太紧,叹了一口气,有些失望,“那回去再说吧。还能走吗?”

    “恩。”唐唐先是下意识的去回答王栎钧的问话,然后才意识到这话的含义,脸一下子涨的通红,脱口而出,“我和他没做。”

    王栎钧瞥了他一眼,目光里是明显的质疑。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解释。”唐唐咻的站起来,伸手去拉王栎钧。袖子自然的往手肘处滑落,王栎钧看着那上面一道一道的红痕,皱着眉抓起来,“怎么回事?”

    “领带绑的。”唐唐不在乎手上那点红痕,“我真的没有爬墙。你听我解释好吗?”

    “回去再说吧。”王栎钧松开他的手,“身上还有吗?”

    唐唐吞吐着开口,“一些些。”

    油然而生的烦闷,挥都挥不去。王栎钧摸了一根烟出来点燃,大口的抽了两口,又按灭在桌子上的烟灰缸里头。

    唐唐就在一边干站着看着,也没有出声,更确切的说,是不敢出声。这种有点接近暴走状态的阿钧,也还是认识到现在第一次看到过。

    “走吧。”

    “哦。”唐唐立刻小步快走的跟在他的身后。

    王栎钧的步伐刻意有些大,看着唐唐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他心里头也在捣鼓。这要是真的做了的话,可看唐唐走路也挺稳健的;可要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唐唐也不至于一脸做错事情的模样。

    “我要开车,别一直看我。”在等红灯的间隙,王栎钧忍不住开口了。饶他定力再不错,也受不了唐唐隔三差五的偷偷拿眼神瞥他。而且他现在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被唐唐这样一直看着有点儿火大。闻言,唐唐讪讪的低下头不说话了,右手不断的去摁左手的那一枚戒指。阿钧好像很生气……

    王栎钧按开车窗透气,外头的喧嚣一下子涌进来了。车子开了一公里左右之后,王栎钧察觉到后面有一辆黑色的车子保持着十米左右的距离一直在跟着自己。他心念一动,瞄了一眼副驾驶上的唐唐,但因为刚才自己那句交代,唐唐现在整个人处于极度低迷状态,连自己看他都没有察觉。

    接近傍晚的风挺冰凉的,看了一眼唐唐身上单薄的着装,王栎钧又把车窗按起来。

    “今天开车出去就是和他见面吗?”

    “啊?”唐唐慢了一拍,才意识到王栎钧是在和自己说话,“不是的,是去杂志社取东西。然后正好撞见的。”他看着王栎钧的表情,补了一句,“如果是和他见面我会提前和你说一声的。”

    这是在讨好吗?王栎钧没好气,“那今天怎么就不知道说一声?”

    “……”唐唐默默的垂头,“对不起。”

    “最近不是有吃鱼吗?怎么还是没长脑子?”

    “……”唐唐有些郁闷的看了一眼王栎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默默的垂下头摆弄戒指。

    接下来十几分钟王栎钧没有再开口,还没有到下班高峰,路上的车子并不是很多。王栎钧加快了速度,很快就回到了家。停好车子之后,唐唐维持着先前亦步亦趋的情况跟在王栎钧的身后,看着王栎钧没有想要在三楼停下来的打算,唐唐心中的警钟立刻敲响,这是不愿意带他回家了吗?他忍不住在后面拉了一下王栎钧的手,“不进去吗?”

    “栎诚在家,有些事情不好说。先上你那。”

    “哦。”唐唐悻悻然。

    唐唐家的钥匙王栎钧那里也有一份,打开门之后,两个人换好鞋子走进唐唐的房间。王栎钧按开灯之后走到窗台去拉窗帘,在拉窗帘的时候他往楼下扫视了一眼,刚才那辆车子果然跟着他回来了。

    王栎钧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把窗帘拉严实了,纽扣看着唐唐,口气琢磨不出喜怒,“躺上面去把衣服脱了?”

    “你要检查?”

    “……”王栎钧去翻柜子里面药膏的手顿住了,检查?这个词怎么就那么怪异呢?气不打一处来,直接走回床铺,示意着唐唐趴在自己大腿上,“检查?我还要惩罚!惩罚不知检点的王唐氏。”

    “惩罚”这个词让唐唐瞬间想到自己画的那些耽美插画,攻检查了受的身子,然后等着受的就是被按在大腿上啪啪啪的打屁股的画面。菊花顿时一紧。有些难为情,但是又不能拒绝……“额……哦。”

    唐唐把自己脱得赤条条,战战兢兢的朝着床铺走过去。

    唐唐趴在王栎钧大腿上,王栎钧看着他腰间那几块青紫,说不出是什么心情。生气吧,又有些心疼。心疼吧,又有些愤怒。

    “翻个身。”王栎钧示意了一下唐唐。

    唐唐翻过身子,正面对着王栎钧。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王栎钧看到裸体,但却是第一次自己一丝不挂而对方却衣冠整齐,他下意识的就想伸手去遮住小唐唐,手伸到一半又觉得没必要,又讪讪的缩回来;习惯的支起一条腿但在王栎钧的注视之下又慢慢的放平。

    大腿内侧也是一片青。等唐唐的小动作都结束了之后,王栎钧撩起被子的一角帮他遮住肚脐眼。

    “没什么要说的吗?”

    就这样?没想到王栎钧说的惩罚这么简单……唐唐拉着被子盖在身上坐起来。

    “我今天去杂志社拿东西,开车在路上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他那个时候可能就在门外给我打的。本来不想见的,但是觉得他都找来了不能一直拖着不见,就答应他等我这边忙完了再和他见面。然后不知道怎么搞的他正好去杂志社那里处理工作,就遇见了。然后我就和他一起走了。然后起了争执,我力气没他大。你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我被他压着,我怕你误会就让他把电话挂掉,然后就……”唐唐看着王栎钧仍旧面无表情,声音也低了下去,唐唐停了一下,“然后就什么也没做了。就是这样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