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回 寒声碎 梦魇困 (上)

章节字数:2163  更新时间:19-07-10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因着有着处理手臂的经验,这一次医女不再像刚开始一样慢悠悠的,而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迅速而轻柔的将白秦胸下的伤口擦洗、上药、包扎,把薄毯给白秦重新盖上,然后开始整理自己的药箱。

    听到收拾东西的声音,嬴政回过头来,伸手用帕子擦了擦白秦额头上的汗,看到嬴政的动作,莫提拿手帕的手顿了顿,怎么办,他感觉自己在这里毫无用处,所有的活都被太子殿下承包了,而且他觉得站在这里的自己有些碍眼,想了想,莫提轻声的走了出去,准备将托盘上的东西扔掉。

    “太子殿下,药已上好,那我便回王后宫里复命?”收拾好药箱,医女行礼请示道。

    头未曾抬起,嬴政语气清淡:“去吧。”下一次倒不若他亲自上药,定然比这医女好得多。

    见到太子对待自己的态度,对照方才太子对那宫女的态度,或许平日里觉得很正常,但是今日在有了对比之后,医女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心里不平衡。偷偷看了嬴政一眼,医女默默的退下了。

    白秦身上疼的厉害,闭着眼睛,不想动,也不想说话,现在做什么都觉得累得慌,缓了一会儿,睁开眼,开口:“我想睡了,怎么办?”现在天色还早,他这么早睡觉是不是不太好?可是不知为何,突然袭来的睡意浓重。

    “那便睡吧。”嬴政顺顺白秦的长发,温柔的开口。

    “那我可就真的睡了。”白秦的声音越来越低,含含糊糊,眼睛渐渐闭上。

    “恩,睡吧,我在这里守着你。”看着白秦瞌睡的样子,嬴政轻声说道。

    兴许是傍晚时想的太多,这一晚,白秦竟然梦到了自己的前世,梦到了他在现代的最后一天,他仍是一名大四的学生,本在寝室赶毕业论文,却被室友喊着去图书馆看书,而他在自己的梦中似乎只是一个旁观者,站在一旁看着自己一步步走进图书馆,靠近那排书架,拿起那本泛黄书,他想喊住自己,不让自己去碰那些书,却无能为力。

    只能站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翻开那泛黄的书页,一页一页的向后翻去,皆是空白,渐渐翻得有些不耐,又翻过一页,站起来身来,身子有些不稳的晃了晃,闭上眼睛,靠在书架上,缓了一会儿后,睁眼,低头看向手中的书。

    不同于方才的空白,书上画着三个纹路独特的像是图腾一般的东西,旁边密密麻麻的写着小字,白秦努力的想要看清,却发现只是枉然,无论他靠的多近,那书上的字仍是模糊,看不清楚,心中着急,白秦使劲揉揉眼睛,继续尝试。

    然,无论怎样努力,书上的字仍是模糊不清,明明那么近,却就是无法看到上面的字,只能看到那三个图腾。

    白秦正在努力,却看到梦中的自己蓦地合上书,若有所思,然后扭头看向白秦的方向,似乎穿过虚空见到了白秦一般。

    白秦向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撞到了身后的书架,书哗哗的落了一地……

    一个激灵,白秦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睛,看向头上的承尘①,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伸手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心跳快的不正常,这梦太怪异。

    睁着眼睛看着头顶上方的承尘,莫不是因为今日傍晚见到了平安符上的纹路,晚上才会做这个梦。不过今天的事情倒也有些蹊跷,白日时,自己曾考虑离去的事情,结果晚上便让他见到了书上的图腾之一。

    这事情赶得太凑巧,他倒是觉得有些玄乎,再加上今天晚上的梦,更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一时之间,他倒是有些弄不清自己的现状了。扑朔迷离,庄生梦蝶,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梦中的自己是真实地,还是现在的自己是真实的?这个时空中的他只是他的妄想,亦或是他当真出现在这个的时空中。

    揉揉额角,白秦想不透,因着这个梦,他都觉得现在的自己似乎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这一切只是梦一场,可是他所经历的一切,他所见到的一切,却又分明存在着,这一切都真切的提醒他一件事实,他是真实地存在于这个时空中。若只是梦,着周围的一切又怎么如此真实。

    闭上眼睛,白秦决定不再纠结于这件事情,再想下去便上升成为哲学问题了,对他而言,哲学这一领域玄之又玄,不是他能触碰的了得,与其在这里纠结于这些莫须有的事情,倒不如安心养好伤,等过些时间便去寻找图腾。

    答案,总归会有的。

    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将脑海中的一切地徐清空,白秦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和周公相会。因着一向睡眠质量较好,所以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白秦便进入到梦乡中了。

    白秦看到梦中的自己望向他站立的方向,似乎是穿过虚空见到了本人,半晌之后,梦中的自己开口道:“你在么?”

    见梦中的自己在和他对话,白秦惊讶的捂住嘴,脚不受控制的向旁边挪动了两步,却发现梦中自己的眼神也随之移动,半晌之后,梦中的自己开口道:“我知道你在的。”语气肯定,无丝毫的怀疑。

    白秦晃了晃手,却发现梦中的自己并没有看到,双眼依然直直的盯着他现在站立的位置,只见他将书放回到书架上,手指在一本本的书上轻轻擦过,薄唇轻启:“你知道么,有时,你拼了命的努力,中间几多艰辛,可到头来,却发现那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

    “到那时,想要回头,却再也找不到来路。”声音悠远沧桑,似乎是看破红尘的老者。

    “随心而处,安于彼处。”扭头,看向白秦站的方向,他面色认真的说道。说完之后,从书架上拿下三本书,施施然的转身、离开,无一丝留恋。

    “哎……”白秦想要喊住自己,却发现无论如何努力都发不出声音,想要走几步追上,可是无论他走的多么快,和前面的自己还是差着不近不远的距离,近在咫尺,却难以触碰。

    无奈,白秦停下脚步,看他一步步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最后连背影也不见了。

    本是夏季,周边却簌簌的下起了雪,不过一会儿,便落了片白茫茫的大地。

    ①承尘:《释名释床帐》解释为,承尘,施于上,以承尘土也。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