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开心果

章节字数:4560  更新时间:15-02-09 22: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可实际却不是这样,瑾儿不知道这个人出现自己的世界是对是错,也不知道自己对他的那种感觉到底是真是假,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他当作一个替代品……

    而程涛就是一门心思的想要进入瑾儿的世界,他想了解眼前这个有些柔弱,老是受伤,眼里又藏了很多东西的女孩……

    程涛想要看着瑾儿笑,看到她清澈的心底,看她没心没肺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将自己的忧伤藏在欢乐的外表之下……

    程涛忙完一切后,刚一屁股拍在床边,萌萌就站在病房门口大喊:“放下那个女孩!让我来……”

    程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萌萌一把拽到了病房门口!

    “谁让你碰我家瑾儿了?不是让你走了嘛?怎么又回来了?”萌萌咆哮着。

    怎么这人就是赶不走,越不让他靠近怎么他反而越来越近呢?总觉得瑾儿不能靠近他,心里总有一个预感,感觉这个人会伤瑾儿更深,比那个陶海,更深……

    虽然这样的预感毫无道理,但是萌萌也不想瑾儿靠近这个人,这种生意人的孩子可能会无情,将来绝对很难对瑾儿一心一意,再说,他又是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暴脾气,瑾儿脾气那么软,将来绝对受欺负……

    所以萌萌一定要让瑾儿远离这个人……

    程涛也不反抗,跟瑾儿招招手,就帅气的离开了。

    萌萌一屁股坐下,拿起程涛买的吃的就吃起来,嘴里还骂骂咧咧:“这臭小子品味还是不错滴嘛,好ci好ci……”

    瑾儿无语,能不能有点出息,“你给我留点啊!”瑾儿大吼!

    等秦姐姐辛辛苦苦的拎着一堆吃的跑回来,发现萌萌和瑾儿已经坐在床上吃开了,垃圾扔了一地,她们满嘴的薯片屑,萌萌不知道吃了啥,嘴圈黑乎乎的,特别搞笑……

    可是此时的秦姐姐却笑不出来了……

    秦姐姐站在门口,此时满脑子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招式,什么佛山无影脚,九阴白骨爪,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葵花点穴手,葵花宝典,排山倒海,一阳指,隔空点穴……

    好吧,这些秦姐姐都不会,那就照顾好我七舅姥爷……

    秦姐姐拎着吃的使出了最后的绝招,泰山压顶……

    啊啊啊啊啊啊……

    病房里立马传出了两个杀猪般的咆哮……

    天空立马日月无光……

    虽然是大中午呢!

    最后的状态是,秦姐姐在一旁的板凳上躺着妖娆的姿势,吃山芋也可以吃辣么销魂?恐怕只有秦姐姐能hold住了……

    萌萌鼻青脸肿的坐在那里哀怨的看着秦姐姐,但是嘴里还没有忘记吃秦姐姐带回来的烤山芋……

    瑾儿继续躺在床上发呆,刚才只是额头痛,刚才被压的,现在浑身都痛,表示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所以继续躺会吧,反正今天的住院费已经付过了,不躺白不躺……

    秦姐姐突然说:“瑾儿,总感觉这个程涛对你不一样啊,都赶走了还送来一堆吃的?要不要那么痴情……”

    瑾儿听到秦姐姐说的话,也反应过来,之前自己光在乎自己的想法了,之前老是想着,自己到底把他当作了谁?是陶海的替代品还是程涛本身自己?每次见到他时的心跳到底是因为陶海,还是因为程涛……

    瑾儿一直在纠结,到底自己把他当作是程涛本身,还是陶海,都忽略了他对自己的感觉……

    也许自己潜意识的把他当陶海看待,所以觉得他做的一切理所应当,可是他最终不是,也不知道上天派下来代替陶海保护自己的人。

    可是自己有必要搞清了,他对自己是不一般的好,如果没什么目的是不可能的,所以瑾儿要弄清他想干嘛,不然对于程涛,也是不负责任的……

    瑾儿摇摇头,说:“我跟他不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就是你们军训我不用军训那几天他有时候会过来打招呼,但是每次就说一两句就走,生怕跟我会聊起来似的……然后之后就没有交集了,哦……上次吃饭遇到了,当时你们都在啊……”

    萌萌撅撅嘴,打趣道:“记那么清楚了……”

    秦姐姐瞥了萌萌一眼,替瑾儿解释道:“人家是文科生,哪像我们俩理科生,连袜子放在哪里都不知道……”

    萌萌不服气的哼哼哼哼……

    瑾儿看的出来,萌萌对程涛有非常大的成见,于是连忙解释道:“也许程涛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玩世不恭,也许他不军训是真的身体不舒服,你们不能凭那些小道消息就判断一个人的生死啊,我觉得这样不公平……”

    萌萌听到这就急了,连忙回嘴说:“我怎么没看出他有什么病,你没看见他刚才那个傲娇的样子噢!还什么‘以我爸的财力把这条炒成热点完全没问题,到时让整个赭山公园都玩蛋……’,很大爷的感觉了,而且跟我们说话都是命令的语气,我跟你说我都气死了……”

    瑾儿看向秦姐姐,想证实萌萌说的是不是真的,秦姐姐委屈的点点头。

    看来是真的了……

    瑾儿的心一下子落了千丈,为什么事情会是这个样子?为什么他是这样的人?

    陶海,原来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比过你,即使是外表像你的人,内心也不如你呢……

    病房里随着瑾儿的无话,渐渐陷入了沉默,就连萌萌吃东西的声音都渐渐小了,空气静的发慌,秦姐姐终于受不了了,就找借口说要去上厕所……

    萌萌忙说:“我也去,秦姐姐等我啊!”

    泥煤,不是刚去的厕所嘛萌萌……

    于是,病房里又只剩下瑾儿一个人了。

    聚会,是一群人的寂寞。

    寂寞,是一个人的狂欢。

    瑾儿一个人时,除了陷入深深的回忆,就再也没有其他了……

    想起《梦里花落知多少》里的一两句话:

    记忆想腐烂的叶子,那些清新、那些嫩绿早已埋葬在时间刻度的前段,惟有铺天盖地的腐烂气味留在时间刻度的尾部。

    当我倔强地独自背上行囊开始我全新的路程,我知道,只要仅有的几个朋友站在我身后凝望。他们的眼神像落日一样苍茫而深远,让我觉得沉重。

    不过,当我们决定了孤独地上路,一切的诅咒一切的背叛都丢在身后,我们可以倔强地微笑,难过地哭泣,可是依然把脚步继续铿锵。

    瑾儿想起那些发生在高中时段的事情,像是退色的电影。放映了三年,她票都还留着……

    再给我两分钟

    让我把记忆结成冰

    荒草被时间无尽地焚烧而过,剩下曾经照片里清瘦的男孩和悲伤的女孩……

    没人记得,也没人会问。

    他们何时走的,他们何时再来?

    迷藏,那些年代,淹没在人海,曾经唱过的歌,有几首剩下来,我们站在汹涌的人海,有多少还在开?

    风空空洞洞地吹过。一个月又这么过去。

    而下个月,还要这么过去。我不知道是安稳的背后隐藏着沮丧,还是沮丧里终归有安稳。只是我们,无法找到。

    遗忘,是我们不可更改的宿命。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没有对齐的图纸,从前的一切回不到过去。就这样慢慢延伸一点一点的错开来。

    也许错开了的东西,我们真的,应该遗忘了……

    瑾儿躺在床上,脑海里回想的一直是陶海的声音……

    “猪嘛你?都发烧了还上什么课?还有你位置在空调底下,空调又开那么低,你不能跟其他人换一下位置嘛?或者披一件外套也好啊!傻不傻啊你,就在那里干冻着!哎呦我也是醉了……”

    瑾儿娇嗔道:“你真醉了啊,醉了还会买粥啊,醉了还会翘课啊,你那么强,你爸妈知道嘛?我也是醉了……”

    瑾儿躺在床上,虽然身体好虚弱,头又晕的厉害,但是看到陶海那么紧张自己,还是觉得心里很甜很甜……

    陶海拿她没办法,又接着唠叨说:“我不逃课怎搞?叔叔阿姨上班去了,又没下班,不能让你一个人在床上躺着等死啊,所以就过来喽!反正下午是英语政治和地理,本来就是听了要睡觉恩课,还不如回来玩玩呢……”

    瑾儿坏笑着说:“啊啊啊……我知道了,原来你是不想上课,然后借过来看我的理由安慰自己,好让你逃课逃的心安理得是吧,哼哼!不要理你了……”

    陶海也不解释,直接说:“不理我正好,哪个生病的人像你这么啰嗦,给我闭上嘴巴,安心躺着!”

    陶海命令似的说道,瑾儿立马乖乖听话了,但是眼睛滴溜滴溜一直跟着陶海转悠……

    陶海虽然一直跟瑾儿在说着废话,但是手上的工作一直没停,又是帮瑾儿量体温,又是倒开水,又是用凉毛巾敷着瑾儿额头,又是将药片都按照规定剂量放好,又是吹粥让瑾儿先垫肚子……

    空腹吃药对胃不好,吃病了吃清淡的粥不容易出现呕吐,发烧时在被子里多捂一会,出汗就好。夏天就记得不要贪凉,风扇都不能吹,冬天记得在家呆着,不能出门喝冷风……

    陶海叽里咕噜的说着一堆生活小常识,不厌其烦的劝瑾儿吃粥喝药,本就是秋天,瑾儿还没捂出汗,可陶海已经忙的出汗了……

    瑾儿那时望着陶海鼻尖的一颗汗珠子,晶莹剔透,瞬间觉得他真的是太帅了,也太好了……

    瑾儿当时眼泪都快要下来了,但是瑾儿机智的闭上了眼睛,以防自己的小情绪被发现了……

    陶海以为瑾儿吃完药困了,这时很正常现象,于是就催着瑾儿赶紧睡一会,他把这里收拾一下……

    瑾儿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假装呓语般说:“你不要走……不要走……”

    瑾儿感觉到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然后轻声说了一句:“放心吧,我绝对会等到你爸妈回来再走,否则李旭打死我了,没照顾好你这个妹妹……”

    瑾儿假装翻身,翻到另一个方向,可眼泪却止不住的继续流淌……

    妹妹……

    李旭妹妹还是你的妹妹……

    如果我不愿意当你的妹妹,可以嘛?

    你会同意嘛?

    秋天的黄昏充满了寂静与悲凉,更在静美中透着对美好的憧憬。

    凝视往昔痴傻的目光,动情地让思念爬入诗行,于是,一股失落回荡在心腔,让安静的心湖慨叹悠长……

    年轻的落滨绚丽于岁月的扉页,逝去的光阴珍藏起过去的日子。

    春去秋来,耳畔的风声吹拂了一年又一年,路边的景色荏苒了一季又一季,而黄昏也周而复始地诠释着四季中不同的内涵。

    秋水共长天一色,晚霞铺洒在云朵旁,秋天的黄昏是一杯氤氲的佳酿。忘了有多久,未曾静静的品味黄昏的风情,仿佛白日的喧嚣也被这暮色洗涤得格外悠远,举目四望间缭乱的心境也被疏淡了几分。

    四季轮回中,黄昏是永恒的首唱,它始终于岁月中轻轻的悠扬,飘洒着淡淡的惆怅,抬头仰望那满天的血红,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不问烟尘,不语天荒,在近乎漂泊的岁月历程中,能深切体味黄昏的,莫过于飘乡异地的游子们了。

    随着光阴的流逝,生命里沉淀的记忆越来越多,懵懂的年岁已然走向了另一个起点。

    但昨日的故事似乎还难以挥洒在记忆的角落……

    曾有的美好都在不觉中同我们挥了手送了行。但是我们却不忍离去,紧跟其后,而后头破血流,而后心灰意冷。

    不知是在怎样一段漫长的岁月里,我发现身边的爱人竟剩余的可怜,以后的时光,不知会不会再次出现在属于我的生命里。

    逝去的时光,总会带来许多的无奈,留下些许暗殇,而后它们绝尘而去,而后我们黯然神伤……

    诗曰: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黄昏的美丽,让心忧伤;黄昏的沉郁,令人怅惘。

    望着孤凄的黄昏在灰蒙间飘扬,怀旧的情怀瞬间流淌,而思念的情愫又该如何把蔓延的感伤来阻挡。

    望长空飞雁,看云来云往,入眼处,残阳脉脉,松柏依依,远山亦显得格外苍凉。

    往昔的点滴在黄昏下清晰,岁月的痕迹在黄昏下酝酿。也许黄昏注定要压抑得人满腹惆怅,浓郁中俯瞰着静默的山河,沧桑中沉淀着遥远的情怀

    一袭秋尘,掠过身旁,随风的衣袖多了份凉。

    夕阳下,瑾儿想:任凭孤单的背影,老在转身的地方……

    而此时门外的秦姐姐和萌萌看着病房内小声啜泣的瑾儿,有些慌了神……

    “她不会喜欢上那个程涛了吧?”秦姐姐问萌萌。

    萌萌吃惊的看着秦姐姐,不可思议的说:“不会吧,你逗我?我不同意,看着他我就烦,竟然还要做310的上门女婿!怎么我都不会同意的……哼哼哼哼……”

    秦姐姐无语,这孩子,怎么问她一句,她能回答十句!关键是这十句都跟你问的问题没有关系……

    秦姐姐要哭了,跟萌萌已经不能愉快的交谈了……

    秦姐姐又继续说:“其实我也猜不可能,这才认识几天啊……再说瑾儿脑袋里不都是那个什么陶海嘛?怎么可能一下子变心……”

    萌萌一拍脑门,说道:“对哦!那是瑾儿的初恋哎……虽然还没开始就灰飞烟灭了,但是毕竟是第一个伤瑾儿的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没那么容易忘记的……程涛算个pi啊!以后都不要跟我提他……哼哼哼哼……”

    秦姐姐担心的看着瑾儿,完全不管萌萌猪一般的乱哼哼……

    也许瑾儿是想到以前的事情了吧,要快点好起来啊,我们的小开心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