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 深秋季节连阴雨 李可然借住月香家

章节字数:2989  更新时间:19-11-27 14: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次梅月香找到了李先生,李先生给她念了那封信,那是完家宝写给她的一封信,那封信上完家宝告诉梅月香,完家宝投案自首以后,政府给了他宽大处理,只是判了他八年有期徒刑,他随着修兰新铁路的大军进了新疆,现在就住在新疆的大戈壁滩上。他们一直都在修铁路,听说一直要把铁路修到新疆的乌鲁木齐。他们修铁路的活很重,但是,生活很好,每天都要吃一顿麦面馍馍,三顿饭都能吃饱,总的来说,一切都很好,请嫂子和侄女放心,等到他刑满以后自然会回家看望嫂子和侄女的。梅月香听了这封信以后,放心得多了,其实,她一直挂念着完家宝,因为完家宝是一个惯匪,她听说惯匪是反革命,罪大恶极的反革命都是要枪毙的,她总是担心完家宝会被枪毙。现在知道完家宝没有死,她就很高兴了,知道了完家宝吃得好,睡得好,自然也就放心了。

    自从酸枣要找李先生借种以后,梅月香就很少见到李先生了,李先生也在有意识的躲着梅月香,梅月香也不好意思见李先生,也在有意识的躲着李先生,毕竟人们传说梅月香爱上了李先生,虽然这都是酸枣造谣生事,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捕风捉影,但是,人言可畏呀,寡妇门前是非多,梅月香是一个寡妇,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完家村的人给寡妇说事,那是由来已久的事情了,谁也不当回事了,只能当做开心的作料。李可然开始听到这些事情,心里很不好受,特别是听到人说他和梅月香有染,心里更不是滋味,自己是一个男人,说了就说了,可人家梅月香是一个寡妇,怎么能受的了呀。但他看到梅月香那无所谓的样子,也就放心的多了,他也没有被这些流言蜚语所压倒,还是在完家村继续当他的教师。时间长了,人们也觉得说这也没有意思了,慢慢的这些闲言碎语也没有人说了,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完家村这个地方到了每年的秋天,都是要下很长时间的连阴雨,下的人们心烦,这一年的连阴雨下的时间还很长,从八月底下起,一直下到了九月底,连阴雨下的到处都是潮不呼呼的,人们心头很是不舒服。不光是人们的心情不舒服,下的时间长了,有的人家的窑洞就有坍塌的危险,所以村里要求大家各自找好一些好的窑洞暂时躲避危险,自己家里没有好的窑洞,就暂借别人家的窑洞,千万不要出什么危险。完家村里的人,已经习惯了,早早的搬到了好一点的窑洞里了,大家都互相借用着,这是自然的事情。

    李可然住在学校里的一只斜窑洞里,本来就比较危险,这一个月的连阴雨自然就更危险了,想要找别人家好一点的窑洞,但是完家村的人都嫌李先生不近人情,连借种这种积德行善的事情他都不干,谁还愿意给他借窑洞呀,就是窑洞闲放着也不借。梅月香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但是考虑别人的传言,实在不便叫李先生到她家住,可是做谁家的工作都做不通,她每天都感到十分焦虑。

    就在有一天的晚上,完家村的人们听见小学校那边轰隆一声巨响,人们知道出事情了,赶紧打起火把,冒雨来到了学校,看见李先生住的窑洞塌了,人们吃了一惊,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个时候,梅月香大喊一声:“还站着干什么呀,赶紧救人。”

    完家村的男女老少全部动手,很快在上面的塌方处挖了一个洞口,大家往里面一看,李先生正在往外爬。

    人们赶紧把李先生拉了出来,梅月香上前抱着李先生的头哭了起来。大家都默默的站在雨中不做声,完家村的人知道自己错了。

    梅月香缓过神来以后,只说了一声:“完家村的人,你们亏了良心了,你们不要李先生住到自己家,我这个寡妇要了,谁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你们就去说吧,就去说那些亏良心的话吧,说那些烂舌头的话吧。”说完以后拉着李先生走了。漆黑的夜里,完家村一片寂静,静的让人胆怯。人们悄无声息的回家了,雨还在不住的下着。

    梅月香把李先生带回家后,李先生的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这时的李先生经过惊吓以后,再加上已经接近深秋的季节,天气也很冷了,所以在瑟瑟发抖,浑身抖得几乎站不住了。梅月香赶紧让李先生上到自己的炕上,然后又把完世宝穿过衣服拿了出来说道:“这是我那死鬼男人穿过的衣服,本来要烧掉的,又觉得还没有烂舍不得烧,就留了下来,如果你不嫌弃,就先穿上,把你的是衣服换下来,我现在去把厦子收拾出来,以后你就住在厦子里面。”说完以后转身出去了。

    当梅月香把厦子收拾出来,回到自己住的窑里的时候,看见李先生还是坐在炕沿上,湿衣服还没有换下来,还是在哪里冻的哆嗦,梅月香知道李先生是嫌是死人的衣服,所以不穿,梅月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梅月香看到李先生那可怜的样子实在心疼。

    梅月香一边帮助李先生脱衣服,一边说道:“那就不穿吧,你现在把衣服脱下来,赶紧钻进被子里面,炕很热,暖和暖和,我去给你做些吃的。”

    李先生赶紧拦住梅月香说道:“我还是到你家厦子里去吧。”

    梅月香说道:“不行,厦子里还不热,你不能去。”

    李先生难为情地说:“睡在你的炕上我不好意思。”

    梅月香笑了,笑的是那么的甜,说道:“谁让你睡在我的抗上呀,我是说你先睡在我的炕上,等你的衣服干了,厦子里面炕烧热了,你就去厦子里面。”

    李先生又说:“当着你的面我怎么脱衣服呀。”

    梅月香笑着说:“你不就是一个男人吗,我又不是没有见过男人,我先出去,你赶紧脱,我一会儿进来。”

    梅月香出去以后,李先生赶紧脱了衣服,急急忙忙钻进了被子里面,他觉得舒服极了,感觉到了梅月香的体温,心里不由得一阵激动。

    那天夜里,李先生先生瞌睡极了,睡在梅月香的炕上不一会就睡着了,梅月香坐在李先生的跟前,看着李先生呼呼大睡,心里一阵热乎乎的。

    梅月香虽然也结过婚,跟男人睡过觉,生过娃,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仔细的看着一个男人睡觉,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坐在一个男人的跟前这么长时间的看着一个男人。他看着看着,觉得这个男人就是好看,怪不得酸枣想借这个男人的种,一个女人能和这样的男人睡在一起也没有白活一辈子。这天夜里,梅月香一直就这么看着李先生,一夜没有合眼,心里觉得美极了。

    李先生住的窑塌了,就在李先生塌窑的第二天,天晴了,太阳早早就从天边上露了出来,是那么的红,又是那么的大,人们的心也敞亮了。

    吃过早饭以后,李先生就像往常一样夹着书本向着学校走去,这个时候很多的人都站在门口,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李先生,李可然不知道怎么躲过这些人的那种目光,不过,他也不想躲这些人的目光,完家村实在没有什么可以猎奇的事情,这也许就是完家村可以猎奇的事情吧,既然他们喜欢好奇,就让他们好奇吧。

    当李可然快要到学校的时候,突然,酸枣挡住了李可然的去路,使他大吃一惊,抬起头吃惊的看着酸枣。

    酸枣好奇地看着李可然,然后问道:“李先生,夜来你就住在梅月香家吗?”

    李可然点点头说道:“是呀,昨天夜里我就住在梅月香家,怎么了,不行吗?”

    酸枣说道:“你住她家不是不行,可是,她是一个寡妇,你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能住在一个寡妇家呀。”

    李可然若有所思的说道:“哦,住在一个寡妇家不行,那你不是寡妇,我就住在你们家吧,反正我住的窑洞塌了,没有地方住,住在谁家都是住,我下课以后就搬到你们家去住,你看行吗?”

    酸枣摇摇头说道:“那不行,借种那事没有弄成,人家都知道,你现在搬到我家我公公不愿意,只有长辈同意借种,那还差不多。”

    李可然说道:“现在不是说我住的事情吗,怎么又然到了借种上来了。”

    酸枣笑着说道:“咱们现在不说了,我等着你,我给你留着呢,没有让别的男人碰过我的身子,你什么时候想要,我就给你,最好能给我弄出个娃来。”然后笑着跑了。

    这让李可然哭笑不得。

    从自后李可然就在梅月香家住下了,从自以后李可然就可以不愁洗衣做饭了,心里舒坦的多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